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108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一百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一百八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一百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一百八卷目錄

 荒政部紀事五

 荒政部雜錄一

食貨典第一百八卷

荒政部紀事五编辑

《江南通志》:「金華為崑山丞,委勘災傷,至鄉,見百姓貧 苦,流涕不食,曰:『民如此,何以辦秋徵』?乃以荒白曰:『脫 有罪,華自任之』。」是歲得准災,民不告饑。

《松江府志》:「萬曆壬子,朝廷因直、浙水災,出內帑十萬, 太僕寺馬價二十萬,遣給事中楊文舉賑濟。時餓殍 盈路,而文舉乘樓船,擁優伶,所至張樂宴飲。在松經 旬,第遍游九峰間,貧民無一被澤者,郡縣則裒所齎 金餽之,名曰羨餘。民大失望。後言官論劾,降邊方雜 職。」

《江西通志》:「鄧以誥,萬曆甲辰,擢衡州守。郴大饑,饑民 萬餘人闌入礦山為盜,格殺官兵。鄒參知學柱議大 舉進勦,誥曰:『此愚民為救饑計,非敢為亂也。當一面 持檄招安,俟其解散徐賑之』。賊得檄,果如約解散。俄, 常寧又大饑,黠徒誘饑民數萬復入礦為盜,參知欲 以前所治郴盜策治之,誥曰:『事安可膠柱,饑民所以 敢復為盜者,度吾又必招安之也』。」乃遣揮使姚應禎 等率銳卒,出其不意,直趨至寧。凡七閱月,罪人斯得 梟首惡三十輩,餘黨悉散,於是流亡麇集,乃大發倉 賑之,寧境平。

劉一爌萬曆間筮仕祁門令。邑狹不足饟其民,一爌 捐俸括贖。平糴外,復勸民出穀,多方預儲,置社倉以 待歲歉。準朱紫陽、陸象山法,鄉各建倉倉各責成於 鄉老之樂義耐事者,凶荒得不告匱。

《陝西通志》:「劉璞知鄠縣,萬曆乙巳冬至任。是歲鄠,自 四月至七月不雨,長吏遍走禱雨,萬眾嗷嗷。璞至,承 施粥之檄,庾廩空乏,自輸粟五百為之倡。於是義民 王輔世等輸粟一千二百有奇,粥事克濟。又以社倉 一事,原額五千六百有奇,內穀麥兼備,貯穀猶易,貯 麥為難,乃循行阡陌而區畫之,廢寢食,歷丙夜,亦不」 以為疲,刊為《條例》,不期年而釐然修舉。

徐三畏萬曆中知扶風縣。歲大侵,郡下《荒政條例》曰: 「救荒無奇策,可為者,省事、止訟、停徵爾。諸款條目,以 俟異日與民休息,歲不為災。」

《江南通志》:「周孔教巡撫江南。萬曆三十六年大水,孔 教條上荒政,一緩徵,一緩解,一弛榷。又奏請改折漕 米百五十萬,并請留榷稅及漁課諸銀二十餘萬以 賑。奏上,未報。孔教先發倉濟貸,并括公帑羨金,至荊、 襄市粟,方舟相濟,米價頓平。」

陸完學,萬曆間備兵杭、嚴。歲饑,米價騰踴,民情洶洶。 或議減價,完學獨謂:「吾正欲昂價以來之。杭不產米, 必資外輓,若減價則商裹足矣。」越數日,商舟踵至,價 果平,民賴以安。

《畿輔通志》:「許宗會,萬曆時知慶都。歲大水,餓殍橫路, 繪圖請賑,得粟八千餘石,全活甚眾。」

焦源溥萬曆間任沙河縣。會歲歉,多方賑濟,請蠲歲 額五百兩。時親王發粟賑饑,詔下各邑自運,他邑皆 派。大戶有車牛者,源溥曰:「欲以救民,反以擾民,吾不 忍也。」遣吏以官錢覓送,吏胥舞文者,雖一錢必置之 法。

王麟趾,萬曆間知內黃縣。下車即值年荒,例應謁府 道上官。公曰:「民朝夕望賑,而吾可奔走蒲伏上官前 乎?」急發倉粟賑貸,建立粥廠,所全活不下數萬。先是 流移者聞之,爭復業焉。

《江南通志》:「劉世光,萬曆間令沈丘。沈久侵,乃仿古常 平法為社倉,以預儲糈,查庾羨以抵歲逋,全活數千 命。」

《山西通志》:「侯世卿,萬曆間分巡冀南道。值大歉,開廠 煮粥,借無礙官銀,乞糴於河東以平價,全活甚多。 楊果知費縣,歲大熟,勸富民出粟,每社立倉,秋斂春 散,稍收其息以備歲饑。」

李成名,萬曆間巡撫南贑。時苦旱,人情洶洶,首議救 荒,如正賦減三徵七,改折南漕二糧免徵加派。疏請 遼餉停徵,又發倉括庫,省訟輕刑,興工廣販,防奸禁 暴,以及勸借勸輸,給銀給穀,官買平糴等事,殫心竭 力,務在實惠,所屬存活者以十數萬計。百姓相慶,為 之歌曰:「兄弟哥子與女婆,歲值凶荒無奈何。惟幸都」 爺金身到。人人復命笑呵呵治虔八月前,條畫事宜, 已行者六十九,則政通人和,教化大行。

《湖廣通志》:「唐興仁,萬曆間知寶豐。會歲大饑,民相食, 他邑不敢報,興仁獨以人相食報,繼以父子相食報撫按動色,具題賑濟。尋坐興仁等救荒無策,落職降 調。」

《陝西通志》:「姚三讓,萬曆間以御史出按陝西,值歲大 侵,發粟勸貸,迄無餘術。忽有老父教以石為糗糧,人 多食之,精誠感格神明云。」

劉復,萬曆間初出守上黨。歲大饑,民多轉徙。時苦地 差之征,乃會計庫藏餘金補之,歲減萬餘金,又省站 銀歲千兩,以牛種給民,墾田萬餘畝,積粟至二千石, 郡乃饑而不害。

王之寀,萬曆間蒞慶雲。邑方大侵,民不聊生。之寀一 意拊循,聽訟不罰一鍰。勸民耕織,鑿井種樹,採薪煮 鹽,隨力所營。招復逃戶,輕其丁差,又踵前任熊令買 牛墾荒,捐俸買牛,給與有地貧民,民多安業。春旱,夏 苦水,秋復蝗,三時有害。每單騎下鄉,星出星入,條陳 荒狀,申請賑濟,全活甚眾。

袁應泰,萬曆進士。為淮徐兵備道。山東大饑,流民十 餘萬聚河上。應泰悉令渡河,安集州縣,設粥廠千餘 所贍之。請諸臺,使得銀米以萬計,不足則留漕折銀 四萬。漕使難之。應泰繪圖上疏,請擅留之罪。得旨動 支。應泰晝夜在廠中,食必與同寢處,藥餌無不周詳, 流民皆全活。

《廣東通志》:「汪起鳳,天啟間官廣東左布政使。時值歲 荒,合郡饑民洶洶,起鳳下車即為調濟,首率諸司捐 賑,人心遂安。又通西粵米商請督憲各給符牒,俾稅 關毋得榷及粟米。於是販商大集,米價日減。」

《廣治平略》:「天啟四年,兩浙大水,杭州推官蔡懋德建 議,請有司稍捐羨贖,富戶隨力捐貲,修建社倉,倣朱 子法而變通之,令社倉分隸各里,不似昔之總隸於 官;令官府多方措置,不似昔之止勸好義輸納;令倉 穀司之約長,隨時斂散生息,不入查盤,不似昔之一 經封貯,即入查盤。惟有年年減耗,令散穀只在本里 賑貸。先定極貧、次貧,按冊可稽,不似昔之遇荒議賑, 貧民擁擠難稽。時署錢塘縣者,匝月修復社倉三十 所,積粟九百餘石,撫按頒其法於通省,民賴以濟。」 《畿輔通志》:「郭凝鼎,崇禎初知遵化時,邑當殘破之後, 村落空墟,城市瓦礫,士來謁者,率皆短褐不完。凝鼎 見之,欷歔泣下,力請上臺發粟,賑濟邑」民以活 《荒政考略》:徐光啟,上海人,歷官大學士,諡「文定。」所著 《農政全書》五十餘卷。通水利,重田功,分別耕耘、蠶織、 種植、畜養之類,皆便於民,最為詳悉。其言備荒、救荒, 俱諄切可行。圖繪百草,名曰《救荒本草》註其應食、不 應食,蓋慮饑民食草根、樹皮,有誤用而傷生者。於此, 亦見仁民愛物之一端。

《江南通志》:「金光辰,崇禎戊辰進士,授行人,考選御史。 京師饑,發帑五城賑粥。光辰督理有方,上遣內使潛 視之,歎曰:『此真御史也』。」

陸自巖崇禎丁丑進士,知湖州。歲饑,每米一鍾值萬 錢。民群聚掠食,自巖諭以仁義禍福,立捕其渠魁杖 殺之,餘黨驚散。歲饑故例,郡國災傷,必臺使者上之, 自巖謂轉請勢緩,恐不濟,即破例。自草疏奏請糴秈 兌漕,饑民受其利。

《畿輔通志》:「南洙源,崇禎時出守保定,歲大侵,人相食, 洙源不請上官發倉賑救,曰:『家有薄產,可鬻以補,倘 俟請之,民命休矣』。」

《江南通志》:「張瑋,崇禎中應天丞。時大旱,公私交詘,米 價石至三兩有奇,瑋悉心賑濟,活數十萬人。辛巳又 饑,瑋踵行不倦,經理荒政,精悉無遺。」

周光霽崇禎中令高淳。歲大旱,儲積皆盡。民間屑榆 為粥,掘白土以食,稱《觀音粉》,斗米千錢而上。督漕急 時,負圩諸鄉尚有薄收,光霽自立印券貸之,輸將如 期。明歲秋登,悉還無逋,人稱其才略。

牛若麟崇禎間,知吳縣。時旱荒,饑民倉卒蜂聚。若麟 設法先賑而後治其首,難變遂息。

《畿輔通志》:「周命世知任丘縣,崇禎辛巳大饑,請免本 年租賦。上司屢檄督催,卒抗不徵。」

《廣治平略》:「崇禎十三四年間,連歲旱荒,中書舍人陳 龍正創舉社倉法於本鄉,每區將附近各村居人,挨 次畫圖,列名置簿。當插青之際,力稍不足者,每戶貸 米五斗,多者一石,至冬加息二分納還。但借貸之時, 須貼鄰五家共立一票,稍寓保結之意。其間倘有不 守本業,浪游花費,到冬無出,難於清楚者,不得姑作。 人情如此,不惟社倉規矩可久行而不廢,且將回心 守分,皆為良民矣。至於收放,不論米價高低,總用本 色,亦不於例息二分之外,稍有參差,諸縣俱倣行之。」 御史李悅心上其法於朝。

《松江府志》:荒年減價糶米,其名甚美,然在官有穀則 可,若以此禁民,則人人閉糴求減而反增。苟苛求積 粟之家,則奸民生心,貽地方之禍矣。崇禎辛巳四五 月亢旱,米驟至三兩一石。某孝廉議抑米價,方公岳 貢以為然。六月朔聚議於城隍廟,方公欲減至二兩, 時人情洶洶,莫敢可否。姜中翰雲龍曰:「日者始議減價,市肆無從轉買,小民雖持貴值,無從得米。今過抑 之,恐有米之家愈不肯售,請姑減五錢。」方公不答,竟 出還府。於是游手數千,群往毀姜之室,刦其貲。方公 素威嚴,聞變而至,民亦不復畏。會姜又出愬,言衙役 亦掠取,方公遽還府,尋遣練兵楊某出擒搶奪者眾 共毆殺之。乃集隸卒民壯,分護獄囚倉庫,俱罷午衙 不視事。薄暮,姜氏之貲既盡,猒所欲而歸者過半。華 亭知縣李茹春從數十人佩刀而出,步行諭之,示若 驅逐者,始盡散去。明日,知縣復出西門,封民間倉厫, 游猾復群隨之,又掠取民家陸姓米。奸民至肆中,輒 曰:「官已減價,爾何不賤賣?」遂皆罷市,蜩沸者數日,幸 而漸息。後訪首惡三、四人,撫軍檄令梟斬,皆就獄中 殺之;不顯,棄於市。

《玉露》:近時莆陽一寺規建大塔,工費鉅萬。或告侍郎 陳正仲曰:「當此荒歲,寺僧剝斂民財,興無益之土木, 公為此邦之望,盍白郡禁止之?」正仲笑曰:「子過矣。建 塔之役,寺僧能自為之乎?莫非傭此邦之人為之也。 斂之於富饒之家,散之於貧窶之輩,是小民藉此以 得食,而贏得一塔耳。當此荒歲,惟恐僧之不為塔也」, 子迺欲禁之乎?

《湖廣通志》:「傅乃根筮仕鳳陽,值歲歉民流,力請弛征 省役,擢戶部主事。崇禎壬午,省直旱蝗,公卿議蠲逋 賦,根曰:救荒不如薄斂,請蠲不如勿加。今新餉日增, 而舊欠是卹,何異止沸而添薪也。在廷韙之。」

《陝西通志》:「汪喬年為陝西按察使,時歲凶,斗米二千 錢,廛市閉糶。喬年集諸紳富有粟者,令減半糶以食 貧民。城中立五市,市日出粟百石,貧富兩贍。又煮粥 親視民之饑且餒者,民賴以活。」

《畿輔通志》:「常在知河間府時,兵燹之餘,且值歲歉,民 不聊生。在發粟賑恤,遣吏四出作糜粥以給老稚之 不能行者,遺孤滿路,令收養者人給千錢,存活數萬 人。」

荒政部雜錄一编辑

《書經舜典》:帝曰:「棄,黎民阻饑,汝后稷,播時百穀。」 益稷禹曰:「洪水滔天浩浩,懷山襄陵,下民昏墊。予乘 四載,隨山刊木,暨益奏庶鮮食。予決九川,距四海,濬 畎澮,距川暨稷播,奏庶艱食。鮮食懋遷,有無化居。烝 民乃粒,萬邦作乂。」

《禮記·檀弓》:「公叔文子卒,其子戌請諡於君。君曰:『昔者 衛國凶饑,夫子為粥與國之餓者,是不亦惠乎』?」 《王制》:「祭豐年不奢,凶年不儉。」

《月令》:「季春之月,天子布德行惠,命有司發倉廩,賜貧 窮,振乏絕。」

《禮器》:「年雖大殺,眾不匡懼,則上之制禮也節矣。」 《郊特牲》:「八蜡以記四方,四方年不順成,八蜡不通,以 謹民財也。順成之方,其蜡乃通,以移民也。既蜡而收, 民息已。故既蜡,君子不興功。」

《國語》:越大夫種倡謀曰:「今吳民既罷,而大荒薦饑,市 無赤米而囷簏空虛,其民必移就食蒲蠃于東海之 濱。」

《汲冢周書·文傳解開望》曰:「土廣無守可襲伐,土狹無 食,可圍竭。二禍之來,不稱之災。天有四殃,水旱饑荒, 其至無時,非務積聚,何以備之?」《夏箴》曰:「小人無兼年 之食,遇天饑,妻子非其有也。大夫無兼年之食,遇天 饑,臣妾輿馬非其有也。國君無兼年之食,遇天饑,百 姓非其有也。戒之哉!弗思弗行,至無日矣。」

《管子·入國篇》:「所謂振困者,歲凶,庸人訾厲,多死喪,弛 刑罰,赦有罪,散倉粟以食之,此之謂振困。」

《家語》:孔子在齊,齊大旱,春饑。景公問於孔子曰:「如之 何?」孔子曰:「凶年則乘駑馬,力役不興,馳道不修,祈以 幣玉,祭事不懸,祀以下牲。此賢君自貶以救民之禮 也。」

《史記貨殖傳》計然曰:「歲在金穰,水毀木,饑火旱。旱則 資舟,水則資車,物之理也。六歲穰,六歲旱,十二歲一 大饑。夫糶二十病農,九十病末。上不過八十,下不減 三十,則農末俱利。平糶齊物,關市不乏,治國之道也。」 《漢書貨殖傳》「卓氏曰:『吾聞㟭山之下沃壄,下有踆鴟, 至死不饑』。」師古曰:「踆鴟,謂芋也。其根可食,以充糧, 故無饑年。」

《春秋繁露五行變救篇》:「木有變春凋秋,榮秋。」一無秋字《木 水》,春多雨,此繇役眾,賦斂重,百姓貧窮叛去,道多饑 人。救者省繇役,薄賦斂,出倉穀,賑困窮矣。

《白孔六帖:水旱免稅令》曰:「諸田有旱、蟲、霜處,拘見營 田州縣,檢實具帳申省。十四損已上免租稅調,七已 上課役俱免。若桑麥損盡,各免其所輸,聽折來年。經 二年後,不在折限。其應免者,通計麥用為分數。」 韓愈《平淮西碑》:「士飽而歌,馬騰於槽。蔡人告饑,船粟往哺。」

《富鄭公救荒》文移,請頒常平之法,將一路所有錢會 同應副,一路之中不得偏聚一州,一州之境不得偏 聚一縣,京東青、淄、濰、登、萊五州豐熟處,逐處散在城 郭鄉村不少。當司雖已諸般擘畫採取事件,指揮逐 州官吏多方安泊,存恤救濟施行。本使體量,尚恐流 民失所,尋出給告諭文字送逐州給散諸縣,令逐耆 長將告諭指撝鄉村等第人戶并客戶,依所定石斗 出辦米豆,數內近州縣鎮,只於城郭內送納。其去州 縣鎮城遠處,只於逐耆令耆長置曆受納,於逐耆第 一等人戶處,圓那房屋盛貯,收附封鎖施行去訖。自 後據逐州申報,已告諭到斛米數目,受納各有次第。 今體量得饑餓死損,須至令上項五「州,一例於正月 一日委官分頭支散上件勸諭到斛斗救濟饑民。」 一、請本州才候牒到,立便酌量逐縣耆分多少差官。 每一官令專十耆或五七耆,據耆分合用員數,除逐 縣正官外,請於見任并前資寄居及文學、助教、長史 等官員內,須是揀擇有行止清廉、幹當得事、不作過 犯官員。仍勘會所差官「員本貫將縣分交互差委支 散,免致所居縣分親故顏情不肯盡公,及將封去帖 牒書,填定官員職位、姓名,所管耆分去處,給與逐官 收執,火急發遣往差定縣分,計會縣司畫時,將在縣 收到贓罰錢或頭子錢,并檢取遠年不用故紙賣錢, 收買小紙,依封去式樣字號,空歇雕造印板,酌量流 民多少」,寬剩,出給印押曆子頭,各於曆子後粘連空 紙三兩張,便令差定官員,令本縣約度逐耆流民家 數,分擘曆子與所差官員,便令親自收執,分頭下鄉, 勒耆壯引領排門點檢抄劄。流民每見流民逐家,盡 底喚出本家骨肉數目,當面審問的實人口,填定姓 名口數,逐家便各給曆子一道,收執照證,准備請領 米豆,即不曾差委公人耆壯抄劄,別致作弊,虛偽重 疊,請卻《曆子》

一、指揮「差委官抄劄給曆子時,子細點檢逐處流民, 如內有雖是流民,見今已與人家作客,鋤田養種,及 有錢本機織販舂,諸般買賣,圖運過日,不致失所人 更不得一例抄劄姓名,給與曆子,請領米豆。」

一、應係流民,雖有屋舍,權時居住,只是旋打刈柴草, 日逐旋求口食人等,並盡底抄劄,給與曆子,令請領 米豆。

一、應有流民,老小羸疲,全然單寒及孤獨之人,只是 尋討乞丐、安泊居止不定等人,委所差官員擘畫歸 著耆分,或神廟寺院安泊,亦便出給曆子,令請米豆。 不得謂見難為拘管,輒敢遺棄,卻致拋擲死損。請提 舉官常切覺察。

一、應係土居貧窮年老殘患孤獨,見求乞貧子等,仰 抄劄流民官員躬親檢點,如別不是虛偽,亦各依《曆 子,令》依此請領米豆。

一、指揮差委官員,須是於十二月二十五日已前抄 劄集定流民家口數,給散曆子了當,須管自皇祐元 年正月一日起首,一齊支給,不得拖延有誤至日支 散,不得日數前後不齊。

一,「流民所支米豆,十五歲以上每人日支一升,十五 歲以下,每日給五合;五歲以下男女不在支給。仍曆 子頭上分明細算,定一家口數,合請米豆都數,逐旋 依都數支給,所貴更不臨時旋計者。」

一、緣已就門抄劄,「見流民逐家口數及歲數,則支散 日更不令全家到來,只每家一名親執曆子請領。」 一、逐官如管十耆,即每日支兩耆,逐耆并支五日口 食,候五日支遍,十耆即卻從頭支散。所貴逐耆每日 有官員躬親支散。如管五、七耆者,即將耆分大者每 日支散一耆,其耆分小者每日支散兩耆,亦須每日 一次支遍,逐次併支五日口食。仍預先於村莊別出 曉示,及令本耆壯丁四散告報流民,指定支散日分 去處,分明開說甚字號耆分。仍仰差去官員,須是及 早親自先到所支斛斗去處,等候流民到來,逐旋支 散。才候支絕,一耆速往下次合支耆分,不得自作違 慢,拖延過時,別至流民歸家,遲晚道塗凍露。

一、指撝差委官員,相度逐處受納下米豆,如內有在 耆分遙遠第一等戶人家收附,恐流民所去請領遙 遠,即勒耆壯量事圖那車乘般赴本耆地分中心穩 便人家房屋室內收附,就彼便行支散。貴要一耆之 內,流民盡得就近請領。

一、指撝,所差官員,除抄劄籍定給散流民外,如有逐 旋新到流民,並須官員親到審問,子細點檢本家的 實口數,安泊去處。如委不是重疊虛偽,立便給與曆 子,據所到口分起請。如有已得曆子,流民起移,仰居 停主人畫時,令流民將元給曆子於監散官員處毀 抹。若是不來申報,及稱帶卻曆子,並仰量行科決,不 得鹵莽重疊。給印曆子,亦不得阻滯流民。

一、逐耆盡各均勻給下斛斗,切慮流民於逐耆安泊 不均,仰縣司勘會,據流民多處耆分,酌量人數發遣趲,併於少處耆分安泊,令逐耆均勻支散救濟。若是 流民安泊處穩便,不願起移即趲併別耆斛斗就便 支俵,不得抑勒流民,須令起移。

一、州縣鎮城郭內流民,只差委本處見任官員,亦先 且躬親排門抄劄逐戶家口數,依此給與曆子,每一 度併支五日米豆,候食盡挨排日分接續支給米豆, 一般施行。

「一、逐州除逐處監散官員,仍請委通判,或選差清幹 職官一員,住本州界內,往來都大提舉諸縣支散米 豆官吏。仍點檢逐耆元納并逐官支散文曆,一依逐 件鈐束指撝施行。仍親到所支散米豆處,子細體問, 流民所請米豆,委得均濟,別無漏落。如有官員弛慢, 不切用心,信縱手下公人作弊減剋,流民合請米豆, 不得均濟」,即密具事由申報本州,別選差官充替訖 申當司不得蓋庇。

「一、所支斛斗,如州縣內支絕已納到告諭斛斗外,有 未催到數目,便且於省倉斛斗內權時借支。據見欠 斛斗立便催納,依數據填。其鄉村所納斛斗,如未足 處,亦逐旋請緊切催促,不得闕絕支散,閃誤流民。 一、每官一員,在縣摘差手分、斗子各一名,隨行幹當, 仍給升斗各一隻,及差本縣公人三兩人當直。如在 縣」公人數少,即權差壯丁,亦不過三人。

一、所差官員,除見任官外,「應係權差請官,如手下幹 當人并耆壯等及流民內有作過者,本官不得一面 區分,具事由押送本縣勘斷施行。」

一,權差官每月於前項贓罰頭子等錢內支給食直 錢五貫文,見任官不得一例支給。

一、權差官已有當司封去帖牒,若差見任官員,即請 本州出給文字幹當,其賞罰一依當司封去《權差官 帖牒》內事理施行。

一、才候起支,當司必然別州差官,遍詣逐州、逐縣、逐 耆點檢。如有一事一件違慢,本州承牒手分并縣司 官吏必然勘罪嚴斷,的不虛行指撝。

一,逐州縣鎮候差定官員,將印行指揮畫一抄劄一 本,付逐官收執,照會施行。

一、勘會二麥將熟,諸處流民盡欲歸鄉。尋指揮逐州 并監散官員,將見今籍定流民,據每人合請米豆數 目,自五月初一日算至五月終,一并支與流民充路 糧,令各任便歸鄉。

一指揮,「出榜青、淄等州河口,曉示與免流民稅渡錢, 仍不得邀難住滯。」

一指揮青、淄等州,曉示道店,不得要流民房宿錢。 右具如前事,須各牒青、淄、濰、萊、登五州,候到各請一 依前項逐件指撝,施行訖報。所有當司封去帖牒,如 有剩數,卻請封送當司,不得有違。

《朱子大全集》措置賑卹糶糴事件:「竊見軍境久闕雨 澤,深慮細民將來艱食,合預行招誘客販米船就軍 出糶,并勸誘上戶停蓄,以備饑急。」措置事件下項: 「如遇客販米到岸,欲就軍出糶,仰赴務陳狀看驗稅 物訖,令就石寨內捎泊出糶,即與免在城稅錢三分。 或有糶不盡之數,欲載往他處,須再經本務出給關 引」,方得起離前去,庶可關防欺隱透漏之弊。今帖城 下稅務遵依施行。

尋常客人糶米,必經由牙人方敢糶,常被邀阻,多抽 牙錢,是致不肯住糶。合嚴立榜賞約,許從民旅之便, 情願交易,庶得牙人不敢騷擾。使軍今立賞錢一千 貫,榜市曹張掛曉示,如遇客旅興販米斛到軍,聽從 民旅之便,自行糶糴。如牙人不遵今來約束,輒敢邀 阻,解落牙錢,許被擾人畫時具狀,經使軍陳訴。切待 勾收犯人,重行勘斷,追納賞錢,入官施行。

米船到岸,雖欲出糶,然貧民下戶不過斗糴,卒難轉 變,錢物未免留滯。須當勸諭上戶,及時收糴,不惟他 時可濟荒歉,於停蓄之家,豈無宜利,可謂兩便。合帖 委官敦請上戶說諭。

「措置兩縣到岸米船事:照得旱傷細民闕食,合行出 糶常平米斛,應接細民食用。切慮向去日久,有誤不 測賑濟。況今鄰郡州縣收成,正是客旅興販米斛之 際,本軍已行措置不行收稅,仍放免本船雜物稅錢, 招納米船住岸出糶,接濟民戶日食。其兩縣務亦合 依此措置,招誘米船,候有米船到岸,即將常平米斛 住糶,準備將來支用。」七月十一日帖《都昌縣》。

「招誘客販米斛,免收《力勝》雜物稅,曉諭照對:本軍并 管屬縣,近日以來,闕少雨澤,見今祈禱,未獲感應,米 價漸高。本軍已行下城下稅務,都昌、建昌縣招誘客 販米斛前來,從便住糶,免收《力勝》雜物稅錢,不得邀 阻減剋牙錢之類外,竊慮客人未能通知,須至曉諭」 并帖縣依此施行。七月十五日

再勸修築陂塘。契勘今歲旱傷,蓋緣人戶不修陂塘, 積水灌溉田禾,致令乾死。使軍已節次行下三縣及 散榜給印榜,曉示人戶,陂塘淺漏處,亦合併力開掘 修築,如有欠闕工料支費,并諸軍縣借米喫用修築次年送納。如陂塘廣闊,用工力數多,亦當計料工食 申軍,切待具申提舉衙撥米借貸。

措置客米到岸,民戶收糴不盡,曉諭,照對管內田禾 多有旱損,切恐民間闕食,已措置合稅務,多方招誘 客人米船住岸出糶,接濟民間收糴食用,與免收納 雜物稅錢。今來漸有客旅興販米斛到來,如有民戶 收糴不盡之數,許令牙人并有力之家收糴停頓,準 備接濟,合行出榜曉示。

「曉示鄉民,物貨減饒市稅。照對近城鄉民,全藉將些 小係稅之物入城貨賣,辦糴口食。若依遞年收稅,切 慮無所從出,合將客旅步擔興販紗帛、藥草、絲綿雜 物,依舊收稅外,其餘鄉民應有些小土產物貨,入城 轉變,並與減饒三分之一,合行約束,不得作弊。」 約束「不許偷竊禾穀,照對三縣管下,田禾雖是旱損, 其間有水源及可車戽去處,今來漸次成熟,切慮有 不守行止之人聚集偷竊禾穀,合行下巡慰司嚴行 禁約。」

「約束諸縣泛催官物,各給憑由。訪聞逐縣尋常文引 勾追欠戶吏,不於引內批鑿少欠是何年分官物名 色若干數目,泛稱積年拖欠,及追人戶到官,多是人 吏作弊,不問所欠多寡,例將斷罪,是致小民憂疑,不 能安跡。合行下諸縣約束,如有人戶少欠官物,各給 憑由,明言批鑿所欠是何年分官物,立限給付。少欠」 之人依限赴官送納。

《免流移民船力勝》照對:「有流移之民船至軍岸,合行 下稅務審實,並與蠲免《力勝》放行。」

禁旅店不許遞傳單獨。訪聞管下旅店,遇有單獨因 病或流移之人到店,多是慮其死亡,更不容留,遂行 遞傳,馳逐出界,因此喪命。合行下諸縣,多印榜文於 旅店約束,遇有過往單獨饑餓困病之人,即仰所到 店戶不得遞傳扛抬送出外界,許就便米場驗實,量 給口食,候安痊日遣去。萬一有死亡之人,即時報都 「保審實,申縣行下,如法埋葬。」

取會管下都分富家及闕食之家。契勘管界久闕雨 澤,田禾旱損,使軍已行委官措置,招誘客人興販米 斛,蠲免力勝雜物稅錢,禁戢減剋牙錢之弊,勸諭前 來出糶。目今日逐有米不闕,軍司亦已行帖都昌、建 昌縣及委官依使軍所行措置,招誘客米赴縣住糶, 及勸諭上戶,將所有米斛各逐鄉村開倉,依時價出 糶,應接民間食用去訖。切慮向去富實戶將米斛停 頓,不行出糶,使細民闕食不便,合行立式,預先委官, 取會管下都分蓄積米穀上戶及闕食之家,如后 某都共幾家,

一富家有米可糶者幾家。除逐家口食支用供贍地 客外。有米幾石可糶開客戶姓名米數并佃客地客 姓名

一、富家「無餘米可糶者」,計幾家而僅能自給。其地客、 「佃客不闕,仍各開戶姓并佃客、地客姓名。」

一、中產僅能自足,而未能盡贍,其佃客地,客者計幾 家,并開戶名,取見佃客地客所闕之數。

一下戶合要糴米者幾家

作田幾家,各開戶名。大人幾口,小人幾口?別經營甚 業次。

「不作田幾家,各開戶名?大人幾口,小人幾口?」經營甚 業?次

「作他人田幾家,各開戶名,係作某人家田大人幾口? 小人幾口?兼經營甚業。」次

右件如前,並是著實,即無隱漏。其闕食之家,亦無詐 冒重疊,仍五家結一保。如將來使軍委官審實挑覆, 卻有不實去處,甘伏重罪不辭。

施行旱傷委官驗視,照會本軍並管屬星子、都昌、建 昌三縣,自六月以來,天色亢暘,闕少雨澤,田禾乾枯。 本軍恭依御筆處分,嚴禁屠宰,精意祈禱,及行下諸 縣,精加祈禱去處。今據星子、都昌、建昌三縣申,依應 遍詣寺觀神祠及諸潭洞,建壇祭祀,請水精加祈禱 雨澤,並無感應。今來諸鄉旱禾多有乾損,及備據稅 「戶陳德祥等狀披訴所佈田禾,緣雨水失時,早禾多 有乾槁,不通收刈,申乞委官檢視。」本軍今檢準《淳熙 令》,諸私田災傷秋田,以七月聽經縣陳訴,至月終止。 本軍除已依條施行及具奏聞申省部、監司外,須至 出榜。三縣管屬鄉村都保,各仰通知。

「施行旱傷住催官物一月。契勘本軍三縣遭此旱災, 早禾乾損,已出榜曉諭人戶,依期投訴旱狀。將來檢 踏奏減秋稅外,有去年秋糧零欠甚多,及今年夏稅 全未納及分數,緣其所欠並係起發上供及本軍軍 糧之數,雖是今年早田不熟,在法無緣免放,然而訪 聞諸縣催科無術,不免決撻保長,騷擾人戶。當此闕 雨之時,深慮重困民力。除已行下各住催一月色役, 保長人戶奔走期限,例遭刑責,費去車水工夫。今仰 人戶各依此意,遞相告報,於住催一月限內,自備所

欠錢糧,各赴倉送納,上以應副官司起發綱運,供贍
考證.svg
軍兵,下亦使本戶不被追呼,得以一意車水救田,別

作營求,用備將來闕食之患,公私兩便,各仰知悉。」 《諭上戶承認賑糶米數目》。「契勘本軍管下,今歲旱傷 田禾,切慮細民闕食,使司已行下三縣,推舉管下富 實有米上戶,并自能贍給地佃客富家姓名,各家見 蓄米穀數目,或有田產而不多,或無田產卻有營運 蓄積米穀錢物之家。敦請赴官,以禮勸諭承認賑糶 米穀數目,申軍所委官并三縣勸諭到上戶承認賑 糶米共七萬三千二百六十八碩五斗,已檢準前項 《條令》,出給公據,付人戶收糴米斛,回軍賑糶。 在城 上戶二十五名,共認賑糶米一萬一千六百三十五 碩,每升價錢一十七文足。 星子縣諭勸到上戶三 十一名,共認賑糶米一萬一千九百三十五碩,每升 價錢一十七」文足。 都昌縣「勸諭到上戶五十九名, 共認賑糶米二萬八千九百八碩五升,每升價錢一 十四文足。」 建昌縣「勸諭到上戶九十一名,共認賑 糶米一萬八百碩,每升價錢一十二文足。」

約束鋪兵。本軍蓋緣旱傷,遂置曆及黃旗綠匣,速急 前去兩縣追會旱傷事件,須管遵依台判日限時刻, 仰鋪兵連夜走傳至縣,仍仰本縣於曆內批鑿承受 日時、手分、姓名,即時依限回報。亦仰批發離縣日時, 責付鋪兵,連夜依限赴軍投下,以憑稽考。違遲去處, 根究重作施行。

「檢坐乾道指揮,檢視旱傷使軍,照對管屬星子、都昌、 建昌縣人戶陳訴,秋田旱傷,使軍已立式出榜三縣, 曉示人戶,赴縣投帳繳申使軍切待依條差官檢視 減放苗米,所有近水鄉分可以車戽注蔭得熟田段, 切慮人戶將旱傷田段袞同得熟之田,影帶披訴。今 檢準乾道六年六月二十七日敕,戶部曹尚書劄子」 奏:「契勘州縣每遇災傷,依法聽人戶經官陳訴,差官 檢視,蠲放稅租。訪聞近來往往多被豪戶計囑鄉司 將豐熟去處一例減放,其實被旱澇去處,所委官憚 於往來檢視,則貧乏下戶不得蠲減。臣愚欲望聖慈 特降睿旨,委諸路漕臣散出榜文,於鄉村曉諭,應有 災傷去處,仰民戶依條式於限內陳狀,仍錄白本戶 砧基田產數目,四至投連狀前,委自縣官將砧基點 對坐落鄉村四至畝步,差官覈實檢放。如輒敢妄移 豐熟鄉分,在旱傷地分僥倖減免,許諸色人陳告,依 條斷罪。仍將妄訴田畝並拘沒入官,以一半給告人 充賞施行。若州縣奉行滅裂,從漕臣按治,重寘典憲。」 取《進止》。六月二十七日,三省同奉聖旨「依兼檢踏災 傷在法,差官同令佐詣田所,先檢見存苗畝,次檢災 傷田段。合委官前去三縣鄉村,究實得熟田段,具帳 申軍,已行帖出榜星子、都昌、建昌縣約束人戶從實 投帳,以備差官檢放。如有將得熟田段影帶披訴,卻 致被人戶陳告,定依條斷罪,追賞施行。」

施行下諸縣,躬親遍詣田段相視使軍。契勘「今歲三 縣田禾旱傷,間有邊臨山源溪澗或有得雨去處自 熟田段,其稅賦合全行輸納。又有邊臨大港,并有積 水陂塘,可以車戽接救,田段皆是人戶,自入夏一乾 之後,合家老幼,舉債辛勤,用工車水救得,其禾稻十 中只有三五分熟者,即行比倣自熟之田,究其見數, 勘量輕重,別作一等優卹。兼有無水車戽全然旱死 田段,切慮人戶將來一概投訴旱傷。欲將各縣鄉分 分委縣官,趁此未曾收刈之際,躬親下鄉,遍詣田段 地頭,親自相視,仍關叫耆保并人戶指證供給罪賞。」 攢類開具供申。

禁「戢人從不許乞覓使軍照對所委官下鄉。切慮將 帶合干等人因而生事,乞覓騷擾,事屬不便,合令縣 給口食與隨行人,不得騷擾保正寺觀等人。」仍立賞 降,給文榜付檢旱官隨行張掛約束。

放免官私房廊白地。照對星子,「都昌、建昌縣軍,自六 月以來,天色亢暘,闕少雨澤,見據人戶經軍縣陳訴 旱傷,切慮細民不易,理宜寬恤。所有人戶承賃官私 房廊白地錢,自八月初一日為頭,以十分為率,權行 減免二分,候至來年麥熟日仍舊。」

《諭》「人戶種蕎麥、大小麥,仰人戶趁此雨潤,多種蕎麥 及大小麥,接濟食用。」

施行,人戶訴狀乞覓,據學生馮椅《劄子》述照對,今歲 旱荒,民戶已是投詞星子,見行委官檢踏。其在都昌, 舊來踏旱之弊,名色非一,不敢不以告者。凡押旱狀, 官中所收,則謂之「醋息錢;直日司乞覓,則謂之接狀 錢。已下案案吏乞覓,則謂之買紙錢;及投旱帳,則謂 之投帳錢。官員下鄉檢踏供帳,民戶著押社司乞覓, 則謂之著字錢;檢踏官員隨從人吏於保正名下乞 覓,則謂之俵付錢;官司行下,蠲放所納米斛,社司隨 斗敷數乞覓,則謂之苗頭錢。凡此之類,皆蠹民之尤 者。官中所放,本以裕民,而民之糜費,乃至於是。人戶 既已困窮,坐受其弊,無力赴愬,委實切害。合行下星 子、都昌、建昌縣嚴行約束,及出榜各」縣門,并檢踏官 隨行張掛,曉示人戶知悉。如合干人依前乞覓前項逐色錢數,仰人戶不以早晚,具狀經縣陳愬,從本縣 拘收犯人申解軍,切待根勘,依條施行。各令知委 施行,專攔牙人不許妄收力勝等錢,照對本軍近出 榜於上江州軍,曉諭客販米斛前來從便住糶,免收 力勝雜物稅錢及約束,「不得邀減牙錢」之類外,切慮 牙人并稅務專攔,不依先來約束,仍前收納力勝等 稅錢,及牙人妄有邀阻減剋牙錢之類,今立賞錢三 十貫文,省榜市曹并稅務檢稅亭張掛,曉示客人知 委廣行興販米斛,前來出糶,嬴落利息。如稅務專攔 等人并米牙人,輒敢收納力勝等稅錢,及邀阻減剋 牙錢之「類,仰各人不以早晚,具狀赴軍陳論。切待追 收犯人,斷罪追賞施行。」

禁豪戶不許盡行收糴。「照對本軍管下,今歲旱傷,訪 聞目今外郡客人興販米穀到星子、都昌、建昌縣管 下諸處口岸出糶,多是豪強上戶拘占,盡數收糴,以 待來年穀價騰踴之時。倚收厚利,更不容細民收糴, 事屬未便。如遇客人販到穀米,仰上戶不得獨行拘 占,盡數收糴,許細民皆得從便食用。」

「管下縣相視約束,及開三項田段使軍契勘在法檢 視災傷,先檢見存苗畝,次檢災傷田段,蓋欲趁得人 戶未及收刈之際,略見荒熟大概的實分數,然後豁 出熟田,細檢荒旱去處,不致猾吏奸民通同作弊。本 軍近緣荒旱,檢坐上項條法,行下諸縣遵依施行。」除 星子知縣王文林躬親下鄉,兩日之內,多歷都分見 「得荒熟田段分明,民間咸樂其來,不以為擾。都昌權 縣孫迪功亦巳申到,躬親行視,所見災傷等第,人情 苦樂,皆有條理。獨有建昌一縣,地理稍遠,未遽申到, 卻訪聞得本縣官吏誤認法意,欲將熟田一址一角 逐一看視,委是繁碎。不惟重擾災傷人戶,亦恐枉費 日月,不能了辦。合行約束。且如一坂之田,大約百坵 內有三、五十坵成熟,即指定是何人田段,約計畝角, 抄入熟田數內,不在將來檢放之限。」如一坂百畝,只 有一、二十畝稍稍成熟,即不須逐畝抄劄,留與人戶 充收半槁口食。仍令人戶一面收刈犁翻種麥,量留 根查,聽候檢放。或有田面大概黃熟,而其中有未出 者、有出而青空者、有「出而白死者,並係荒損,然其根 查,卻與熟田無異。切恐將來收刈之後,誤被抄入熟 田數內,不得檢放,尤為不便。」今請便行貌約多少,定 下荒熟分數,令人戶一面犁翻種麥。如今來所檢熟 田數內,將來續有死損,即仰人戶量留穗穡,候檢旱 官到,別行陳訴,續與檢放。

乞行下江西從便客旅興販米穀。契勘本軍并管屬 諸縣,今歲旱傷,全藉江西豐熟州軍客旅興販米斛, 出糶接濟細民。本軍已行散出文榜,招誘興販前來, 與免附載雜物稅錢,行下城下稅務約束,及出榜曉 示米牙人,不得減剋分文牙錢,令客人自行出糶。切 慮向上州軍阻截,不令穀米下河,致使商旅不通,及 間有興販米穀舟船州軍,妄以雜物為名,倚收稅錢, 是致商賈不肯搬販米穀,前來出糶,細民失望,為害 非輕。欲望鈞慈速賜行下江西豐熟州軍,許令商賈 從便興販米穀向下以來出糶應接民間食用。仍乞 嚴行禁戢,場務不得妄作名色收納稅錢,庶得客旅 通行,米價不致騰踴。

「約束米牙,不得兜攬搬米入市等事。」「契勘諸縣鄉村 人戶搬米入市出糶,多被米牙人兜攬,拘截在店,入 水拌和,增抬價值,用小升斗出糶,贏落厚利,遂致細 民艱食,情實切害,合行約束。」

《約束質庫,不許關閉等事》。契勘質庫戶平時開張庫 店,典質錢物,利息所入,不為不多。纔值旱傷,歲時輒 以闕錢關閉邀阻,遂至細民急切闕用,無處質當。兼 目今闕雨澤,城市古井,多被有錢之家拘占夾欄,不 令眾人汲運,情理切害。合行告示,約束施行。

「戒約上戶體認本軍寬卹小民。契勘本軍并諸縣今 歲旱傷,民間理宜寬卹。今訪聞乾道七年放債,豪強 之家為緣旱傷,人無以償,多被強取去豬羊,以至入 其家搜奪種子豆麥之類,及抑令將見住屋宇并桑 園田地低價折還,人無所歸,遂至流移,有至今尚未 能歸業之人。本軍雖已行下三縣,曉諭上戶體認本 軍寬卹之意,量度欠債人戶,如粗有收成、有力可還 之人,隨宜取索外,其貧乏之人見闕口食,委實無可 償還,仰上戶且與寬容,俟民力少蘇,卻行取索。如將 來人戶恃頑不還,官司即為理索外,上戶乘此旱傷 細民闕食之際,強以些小錢作合子文字借貸,遂空 頭年月價,貫立契字,未及踰時,即行」填掗,預先月日 經官投印,及有吞圖婦女顧充奴婢,致細民受苦不 一,理合禁約。

施行張廷諫訴旱傷事,據學生張廷諫《劄子》述「夫旱 暵之歲,朝廷檢放秋苗,成法具在。而上中等戶,無不 力陳,必求其放免而後已。縱使官吏有弊,亦須及半。 下戶無力陳告,憚於所費,故皆不投帳。守令慮不及 此,則有帳者次第減放,無帳者多致全催。糧食之儲既絕望於其前,追租之吏,又驅迫於其後。回視屋宇 器皿、布帛不可食者皆不可售,進退皇皇,朝暮不能 相保。今若不待投陳檢視,凡下等之苗先次全免放, 則見存者其志益堅,而已逃者各思返其鄉里矣。」遂 行下當縣,取會五㪷以下米單名申軍,不待檢視,先 次並與除放施行。

施行。邵艮陳訴踏旱利害,使軍今照近據管屬星子、 都昌、建昌三縣人戶陳訴田禾旱傷,已帖委縣官躬 親下鄉,先次檢視熟田,具帳供申去後據進士邵艮 劄子,「竊見官吏下鄉檢視田段,略不問及人戶旱傷 去處,惟於每戶帳狀供具所熟田畝,亦不問所熟分 數,但勒令供作全熟田段。鄉民不知官吏深意,皆相」 顧駭惑。夫都昌田禾,例宜旱秈,非若星子早田,十居 七八,安有五月中旬一雨,至今而有全熟之理?雖陂 塘腳下及近容水去處,間有熟者,然賴車戽之勤,所 得不償所費,而又如此便利去處,其實無幾。且以所 居一都言之,惟麥坊、劉坊、大寧、余于之旱為尤慘。雖 或一二分熟者,然大概顆粒不收,然「則熟田實不能 當旱田二十分之一,誠恐官司他日以所供熟田多 少,而定通放秋苗分數,則些少熟處,適所以累及旱 傷之家,有大不均之病。」聞之鄉老,皆以為「今歲之旱, 酷於辛卯,蓋彼時人家尚有歲備,自夫一旱之後,加 以連年暗折,民間例無蓋藏。自前月來,鄉曲上戶小 民流離,已覺相踵,且今此正收刈之際,人家尚有一 二分早禾可恃而已。如此者雖亦餬口迫之,誠以催 科之窘,且深為後日慮,而畫此至無賴計耳。比年以 來,都昌上戶多為小人誣賴,故闕乏之際,有力之家 至不敢與交易,由是貧乏下戶愈覺坐困而無告。今 鄉曲猶未雨,油麻粟豆並歸烏有,赤地未畊二麥,且 有失」時之慮,嗣歲之計,彼將何措?此蠲租之惠,尤鄉 民之所深望也。昔唐制旱,七分租庸調皆免彼三分 之收,非不知取捐之蓋有深意也。本軍遂作《訪聞》行 帖三縣檢視官約束。

委官置場循環收糴米斛。照得本軍管界,久闕雨澤, 旱死田禾。目今在市闕米出糶,切慮細民闕食,合行 借撥官錢,委官就軍置場措置循環收糴米斛,出糶 應接細民食用。

「約束遊手,不詐脅持良民。契勘今歲旱傷,委官下鄉 檢踏成熟田段外,有旱田人戶,一面犁翻種麥,量留 根查,聽候別有官前來檢放。切慮游手脅持之人見 人戶旱田已經犁翻耕種,妄作鄉村,虛聲首熟,欺詐 乞覓,使良善人戶不敢犁翻,以至種麥失時,不能安 業。今仰人戶知委,若實有旱田,即依條量留根查,以」 備檢放。一面犁翻種麥,免致失時。如有以此脅持,妄 稱陳訴欺詐之人,仰被擾人戶,經官陳理,切待追取 送獄根勘,斷罪施行。

「援例乞撥錢米照對本軍。今歲旱傷,細民闕食,已行 下星子、都昌、建昌縣委官抄劄合賑糶、賑濟戶口人 數申軍。及照對乾道七年旱傷,係蒙提舉常平使司 支撥到池州、太平州、蕪湖、繁昌等縣常平米五萬碩, 差官管押前來本縣分撥下三縣賑糶賑濟。」遂申常 平提舉使司乞支撥米斛,差官管押前來本軍,賑糶 「賑濟,續蒙提舉使司支撥信州貴溪縣常平米五千 碩,差人前去搬取,及支撥池州常平錢五千貫省,付 軍收糴米斛賑糶。」

「再諭人戶種二麥,使軍累行勸諭人戶耕種二麥,蓋 為今年荒旱,不比常年,須是併力加工,救濟性命。今 訪聞多有未施工處,顯是頑慢,已帖檢旱官并行催 趣,將頑慢惰農量行決罰。先此曉諭,各仰知悉, 行下三縣抄劄賑糶人戶照對。」近委官抄劄三縣管 下賑糶人戶姓名、大小口數申軍,尋將已申到帳拖 照得「合賑糶人戶並不見聲說見住地名去處,恐有 漏落增添情弊,難以稽考。合行下逐縣,將逐都塌畫 地圖畫出山川水陸路徑、人戶住止去處,數內不合 賑糶人戶用紅筆圈欄,合賑糶人戶用青筆圈欄,合 賑濟人戶用黃筆圈欄,逐一仔細填寫姓名、大小口 數,令本都保正長等參考詣實繳申。切待」差官點摘 管實。

「行下三縣置場,照對見委官抄劄三縣,賑糶、賑濟人 戶大小口數,畫圖結申,務要實惠及民,無致妄冒。所 有置場去處,委官勘量地里遠近,分定置場去處,各 縣水陸地里若干,其勸諭到上戶賑糶米斛,亦合撥 隸近便赴場去處,以憑施行。」續據三縣申:置場共三 十五處,星子縣置場七處,都昌縣置場十一處,建昌 「縣置場」一十七處。

「約束,許下戶就上戶借貸。契勘今歲旱傷非常,得熟 處少,本軍已節次行下三縣,散榜曉諭人戶,趁此土 脈未乾,并力耕墾,廣種二麥,接濟將來食用。如有惰 農畊種失時之人,即請照已行《榜示》行遣。其貧乏無 種糧之家,請諭上戶借貸。如要官司文曆,即印給,令 上戶收執,遇有下戶借貸麥種、糧食,即令就曆批領將來還足,對行勾銷;如有不還,官為理索。

再諭「上戶卹,下戶借貸。契勘今年荒旱非常,得熟處 少,本軍多方救卹,務使人戶不致饑餓流移。及行勸 諭人戶,多種二麥,接濟喫用,非不叮寧。當職近因出 郊,相視陂塘,見得麥田多有未施工處,蓋緣人戶打 穀未了,亦是官司勸諭未至,其得熟處,不闕種糧,可 以佈種。然其人既無饑餓之憂,便乃懶惰,其荒旱處 合更勤苦,又以難得糧種,遂致因循。今仰人戶速將 所收禾穀日下打持,趁此土脈未乾,并力耕墾。其高 田堪種麥處,即仰一面種麥;其水田不堪種麥處,亦 仰趁早耕翻,多著遍數,務要均熟,庶得久遠,耐旱宜 禾。其得熟人戶當念幸得收成,常生慚愧,不可便致 惰怠。趁此餘力,多種二麥,將來可以博得他處物貨。 其遭旱人戶,當念既遭此難,尤當勤力多種食物,方 可養贍老小,不致饑餓流移。其下戶無種糧者,上戶 當興憫惻之心,廣加借貸。目今施惠,既可以結鄰里 之歡,將來收成,亦自不失收息之利,庶幾過此荒年, 各保安業。今恐前來勸諭未明,再此榜示,仰人戶知 委。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