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171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一百七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一百七十一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一百七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一百七十一卷目錄

 漕運部彙考十七

  圖書編一河運海運總敘 海運圖 海運考 一計程限 一察潮汐 八卦時

  風 占晴門 占風門 占風雨 占雨門

食貨典第一百七十一卷

漕運部彙考十七编辑

《圖書編一》
编辑

河運海運總敘编辑

王者宅中圖治,必輓天下財賦,以給經費。我朝河運 海運,繼由陸運,凡三變乃改今河運。然地勢高,南北 迤邐就下,乏水以濟。濟水伏流齊魯,隨地溢出為泉, 泉在東郡凡二百八十有奇,各以近入汶泗洸沂諸 水,東流赴海。文皇帝命工部尚書宋禮修復會通河, 伐石起堰,東遏諸水,西注漕渠,南北分流。不流者會 漳會衛,上接白河。南流者會河會淮,下接寶應、高郵 諸湖漕渠。遂亙南北濟泉,以廣其源,建閘以節其流, 築堤堰以防其潰,決列鋪舍以通其淤淺,闢湖瀦水 以時其蓄洩,引水灌洪以平其險阻,備夫以供其役, 銓官以司其事。董之以主事八,各有專職。臨之以郎 中三,各有分地。監司守令,亦有責焉。又以事廣地劇, 役眾費繁,統宗不可以無人,乃敕差大臣一人,總理 於上。爰集眾思,以舉群策,歲輓東南四百萬石,萬艘 鱗次而進。時當盛夏,維揚迤北,乘風揚帆,南旺迤北, 順流放舟。既脫海運之險,又免陸輓之勞。四方萬國, 五材百貨,罔不畢集。民命永賴,國計斯裕。文皇帝開 濟之功,同於天地。諸臣弼成之績,要亦不可泯也。或 曰:漕河之盡制,以帝都之在燕也。前代都平陽,都關 中,都洛陽,都大梁,並以黃河為運道,寧有此勞費哉。 曰:是不然。夫東南以海為險,西北以山為險,愬海肆 逆為難,而乘高犯順為易。故西北世有夷狄之患,自 遼左至甘涼六鎮,皆守山外,去中原千有餘里。惟幽 薊一鎮,獨守山內,中原內地,與虜僅隔一山。而山復 中缺,為虜所窺。安史之盜唐,契制之盜晉,金元之盜 宋,率由此首難。自昔有天下而以此地屬人,未有能 久寧者。竊謂扼強虜而障中原,據上游而制六合,孔 子復生,必從文皇帝之見矣。曰:都燕之地,則既聞命 矣。海運由浙西,不旬日可達都下,較之河運,費省而 功倍。丘文莊《衍義補》言之詳矣。近年言者亦多厭河 運之勞,而欲舉文莊之策。子顧極言河運之利,而欲 移諸臣之功,示諸久遠,何也。曰:海運之法,作俑於秦, 效尢於元,祖宗已棄之策。三代以前,未聞也。文莊計 漂溺之米,而不計漂溺之人,故以海運為便。不知米 漂,而載米之舟,駕舟之卒,管卒之官,能獨免乎。考之 《元史》至元二十八年,海運漂米二十四萬五千六百 有奇。至大二年,漂米二十萬九千六百有奇。即如文 莊言,每舟載米千石,用卒二十人,則歲溺而死者,殆 五六千人。此夷人之所忍於華人也,奈何華人亦忍 於華人哉。河運之費費於人,所謂人亡人得者,損上 益下者。王者以天下為家,又奚恤哉。曰:海運誠不可 復矣。今之河運築堤建閘,並以人勝,時不常泰,人不 皆良,能保無意外之變乎。曰:變不可保也。海湖可蹈 哉。今之黃河,經行河南之祥符者,去衛河僅七十里。 鑿而通之,萬夫一月之力也。議者徒以衝決為難,竊 以為黃河之難,不難於海也。二道並設,而各從其便, 常可也,變亦可也。是則可為也。曰:此尢不可之大者, 先朝河決張秋,運道梗塞,罄數省之力,捐不貲之費, 再歷寒暑,乃克底寧。眾方幸其南,子欲引之北,如子 之言,且將為運道憂矣。曰:今之黃河,固古之運道也。 昔固北行,而今始南遷也。民間舟楫往來,如織未嘗 一日廢。在古則宜,在今則否。在南則利,在北則否。在 民則可,在公則否。在海則易,在河則難。吾不知其何 說也。

海運圖

海運圖

海運圖

海運圖

海運考编辑

夫自平江伯開濬會通河以來,海運之不講已久。其 後科道之條陳,鄉會之策試,名臣之著書,欲舉行者, 不一而足。然卒莫之能用也。近臣備員山東,嘗條斯 議,適巡撫都御史梁夢龍經濟抱才,忠誠體國,毅然 以米試行,底績無壅,事獲上聞。恭遇陛下聖明英斷, 輔臣恢張廟謨,遂出帑銀,委督漕司,募載而四方始 知海道之可通行矣。然議立於刱,見之時則群心未 信。而法復於久廢之後,則不免更張。故今縉紳之慮, 不過云海上風波。爾風波在海三尺,童子知之矣。然 其事有可言者,古語云:天不滿西北,地不滿東南。故 東南之海,天下之水之委也。渺茫無山,則迴避靡地。 近南水煖,則蛇龍窟。居是以風波足畏,傳聞可駭。昔 元人海運之有損壞,以其起自太倉嘉定而北也。若 自淮安而東,引登萊以泊天津,則原名北海,中多島 嶼,可以避風。又其地高而多石蛟龍,有往來而無窟 宅,故登州有海市,以石氣與水氣相搏映日而成,石 氣能達於水面,以石去水近故也。北海之淺,是其明 驗。即以舟與米行於登萊,因其曠達,以取其速,而標 記島嶼,以避其患,則名雖同於元人,而利實專其便 易。佐河運之缺,計無便於此者。然此猶舉時宜之緒 論,非臣條議之初圖。若語其全,則有稍進於是者。而 其說有三。一曰天下大勢,二曰都燕專勢,三曰目前 急勢。請以唐宋之事明之,唐人都秦,右據岷涼,而左 通陜渭,是有險可依,而無水通利也。有險則天寶興 元乘其便,無水則會昌大中受其貧。宋人都梁,背負 大河而面接淮汴,是以水通利,而無險可依也。有水 則景德元祐享其全,無險則重和宣和受其病。若國 家都燕,北有居庸巫閭以為城,而南通大海以為池, 金湯之固,天造地設,以拱衛神京,聖子神孫,萬年之 全利也。而乃使塞不通焉,豈非太平之遺慮乎。此臣 所謂天下大勢也。夫三門之險,天下所謂峻絕也。然 唐人裴耀卿劉晏輩,百計為之經營者,以彼都在關 中故也。粟不能飛,則途有必由。是三門者,秦都之專 路也。若夫都燕則面受河與海矣,一河自安山涉汶 濟,即今之會通河。一河自淮入汴入衛,而俱會於天 津。然終元之世,未嘗事河,而專於海者,彼以夷陋紛 攘,終歲用兵,固無暇於事河也。彼又以為河亦間有 不如海者,入閘則兩舟難並,是不可速也。魚貫逆愬, 一舟壞則連觸數十舟,同時俱靡,若火則又甚焉,是 不可避也。一夫大呼,則萬櫓皆停,此腰脊咽喉之譬。 先臣丘濬,載在衍義補者,是不可散也。若我朝太平 重熙,累洽主於河而協以海,自可萬萬無慮。故都燕 之受海,猶憑左臂從腋下取物也。元人用之百餘年 矣,梁秦用之,所不得望也。此臣所謂都燕專勢也。黃 河西來,禹之故道,雖不可考,然不過自三門,而東出 天津入海,是腹雖稍南,而首尾則東西相衡也。至宋 時直獵大名,則已稍南矣。我朝弘治二年,決張秋奪 汶入海,是其首猶北向也。乃今則直南入淮,而去歲 之決閻家口,GJfont出小河,近符離靈壁,則又幾正南西 北,而直東南。途益遠,而合諸水益多,則其勢大而決, 未可量也。故以漢武之雄才,尚自臨決塞。王安石之 精博,且開局講求河之為立國病詎。直今日然哉。且 如去年之漂,大臣之與國同休,及小臣之有志於世者,聞之有不變色於河之梗,而又不能無難色於海 之通,則計將安出歟。富人之造宅,則旁啟門焉。防中 堂有客,而肴核自旁入也。此臣所謂目前急勢也。臣 誠愚淺,如該科條議慮之應熟,豈其肯誤聖明,乃風 波係天數,臣亦何能逆睹。其必無然。臣以為趨避占 候,使其不爽,當不足以妨大計,故敢緣科臣建議,而 詳布其愚。有所請銀造舟,張官改額,皆係更革,統乞 聖明采擇。

一計程限编辑

第一程自淮安府開船至八套口,共計三百餘里,係 河道為一程。第二程自八套口開船至鶯遊山,共約 二百四十里。用東南風,一日為一大程。如風不便,九 十里可投五丈河,又西北一百餘里,可投狹口灣,泊 容船五百餘隻。第三程自鶯遊山起,東北遠望瑯琊 山,前投齋堂島灣泊,約四百里。用西南順風,一日可 到,為一大程。島西面泥灘三里,可容船百餘隻。如船 多,島東北三十里有龍灣口,可泊船二百餘隻。中間 所過水面,東北濤落口約一百九十里,可容船十餘 隻。又至夾倉口二十里,可容船二十隻,迴避望海石。 又東至石臼海口三十里,可容船六七隻迴避石臼 攔、胡家攔、曲伏桃花攔。又東至龍王口四十里,可容 船三十隻,迴避黃石攔。又東至龍潭二十里,可容船 百餘隻。木瓜島又東至二十餘里,迴避胡家山。以上 堪灣泊海口五處,應迴避七處,俱用西南風,迴避西 北風。其餘滴水口、沙灣口二處,係西南徑過避路,如 遇緊急,亦可灣泊。第四程自齋堂島等處,開船正東, 由膠州靈山島,東北望遠勞山,前投福島灣泊,共約 二百餘里。用西南順風,半日可到,為一大程。此島方 圓二十里,西南有泥灘二里半,可灣船六七十隻。如 船多,島迤西五十里董家灣闊大,堪灣船三百餘隻。 中間所過水面,東四十里回古鎮海口,可容船三百 餘隻,迴避海子嘴。又東至靈山島五十里,島西南嘴 可容船二十隻,迴避東北正東風。島東北鼓樓圈容 船十餘隻,迴避正北西北風。此處雖可容船,不宜久 住。有東北至唐島六十里,可灣二百餘隻,避東北正 東北風,迴避露明石。又東至小青島五十里,可容船 三十隻,避正北東北風。又至董家灣六十里,迴避捉 馬嘴。以上堪灣泊海口五處,應迴避三處,俱用西南 風,避西北正北東北風。第五程自福島開船,東二里, 迴避老君石,遠望田橫島,約一百五十里,用西南順 風,為一大程,半日可到。此島方圓三十里,可容船二 百餘隻。如船多,島東北十里有闊落灣,容船二百餘 隻。中間所過水面,東北由小管島六十里,可容船二 十隻。又東大管島十里,可容船十餘隻。又東至田橫 島七十里。以上堪灣泊二處,迴避一處,餘有淮口港, 可容船十餘隻,係背路,遇緊急,亦可灣泊。第六程自 田橫島,由青黃島遠望槎山,前投元真島灣泊,共約 四百餘里,用西南順風,一日可到,為一大程。島東西 長五里,遇北風灣南面,遇東風灣北圈,可容船百餘 隻。東北岸下水底三孤石,旁多隱石,該迴避。遇船多, 島迤西五里朱家圈,可容船百餘隻。又西五里宋家 圈,與草島前可容船五六十隻。中間所過水面,東十 二里,闊落灣容船二百餘隻。又東至楊家溝三十里, 可容船三十餘隻,又東至十里,迴避劉家嶺。又東至 草島嘴三十里,可容船五六十隻。又東至青島三十 里西圈,可容船十餘隻。又東至黃島三十里西南灘, 可容船十餘隻。又東北至官家島三十里,可容船三 四十隻。又東徑過蘇王島,至元真島朱家等圈一百 五十里,迴避朱家圈、西柳蒲與沙嘴元真島西嘴、與 島東岸三孤石。以上灣泊六處,迴避五處,其餘行村 寨、馬公島,與何家馬頭、乳山寨、上港口及靖海衛北、 張濛島,皆是背路去處。如遇緊急,亦可灣泊,迴避靖 海排叉、石裡島、娘娘廟嘴。第七程自元真島開船,稍 放洋行東,轉杵島嘴,北過城山頭,西北望威海山,前 投劉公島,灣泊二百四十餘里,用南風為順風,一日 可到,為一大程。容船六七十隻。如船多,島迤西十里 威海東門口教場頭塢口,可容船三四百隻,中間所 過水面,東至鏌GJfont島,西頭季家圈三十餘里,可容船 二三十隻,避東北東南風。南三里,迴避礬石。又東三 里,鹿島可容船一二十隻,避北風與東風。又東七八 里,迴避凹屋港。又東十五里,迴避黑石島。又北十餘 里,迴避楊家墳。又北二里,迴避餓狼鴟石。又西北四 十餘里養魚池,可容船二百餘隻,避東風與東北風。 又東北二十餘里,黃埠嘴可容船二百餘隻,避東北 與北風。又東南一里,迴避成山頭。又東七八里,迴避 殿東頭。此二處稍險,須放洋遠避。過此轉西三十餘 里,駱駝口圈裡東岸下,可容船七八十隻,避東北風。 又西三里李叢嘴,可容船二三十隻,避西北風。又西 十五里柳GJfont海口,可容船五六十隻,避西北東北風。 又西七八里,迴避青雞島與雞鳴島,相連水底礁石。 又西直至劉公島一百里,迴避島東南礁石嘴。又西六七里黃泥崖,可容船二三十隻。又西六七里沙嘴 兒,可容船二三十隻,俱避東北正北風。又西二里小 黃島口,可容船三十隻,避四面風。又西十里衛東面 口、教場頭、塢口灣,可容船四百隻,避西北風。以上灣 泊十處,迴避十處,其餘寧津所、西北GJfont、山海口、尋山 所、西南青魚灘、家雞汪,皆是背路去處。如遇緊急,亦 可灣泊。第八程自劉公島開船,西北十餘里,迴避王 家嘴。又西十餘里,迴避靖子嘴。又西十餘里,迴避小 杵島、遶遶嘴。西南遠望芝罘島,灣泊共約二百餘里, 為一大程。用東風東北風為順風,半日可到。島東西 長二十里,東頭迴避勝子嘴圈。又西大口、婆婆口,可 容船百餘隻,避東北西北風。又西三里,迴避宅窠。如 船多,島迤東三十餘里崆峒島前,可容船二三十隻, 迴避東南沙港。又北三里夾島,可容船六七十隻。避 北風。中間所過水面,迤西一百四十里養馬。島東柄 上老鴉港,可容船三四十隻,避西北風。又島西頭迴 避煉石嘴,又轉島龍王廟前,可容船二三百隻,避西 北東北正北風。又西北五十里,係崆峒島。又西三十 里,係芝罘島。以上灣泊四處,迴避六處。第九程自芝 罘島,開船西六十里,過龍洞,直西遠望長山島,西投 沙門島,灣泊共約一百八十里,為一大程,用東南風, 一日可到。島東南汪周圍二三里,可容船一百餘隻, 避西北東北正北風。如船多,島迤六十里,新河海口 可容船五六十隻。口外不宜住船口,裡避四面風,中 間所過水面,西六十里八角嘴,可容船六七十隻,避 西北正北風。又西五里,迴避龍洞嘴。又西五十里,迴 避四石。又一二里,入劉家汪海口,可容船百餘隻,避 四面風。又西二十里,迴避灣子口、東北沙港。又西二 十里,迴避抹直口、金嘴礁石。又西三里,入新河海口, 迴避觀音嘴石。西北四十里,迴避長山島、東南嘴沙 港。又西十里,係沙門島。以上灣泊三處,迴避六處。第 十程自沙門島開船,西南遠望三山島,約二百餘里, 為一大程,用東風為順風,半日可到。島南面黑港,可 容船三四十隻,避北風。中間所過水面,南三十里迴 避大石攔。又西六十里桑島前面,可容船五六十隻, 避東北西北正北風,迴避島東北二處礁石。又西四 十里,屺島,迴避島東西北三處礁石,島南宋港,可 容船四五十隻,又西四十五里,迴避羊攔礁石。又西 十五里,係三山島。以上灣泊二處,迴避四處。第十一 程自三山島開船,過芙蓉島,直西投開船,過芙蓉島, 直西投大青河口灣泊,共約四百餘里,為一大程,用 東風與東北風,為順風,一日可到,可容船五百餘隻, 避北風與東北風。中間所過水面西五十餘里,芙蓉 島,迴避東沙港,轉西南面,可容船四五十隻,避東北 風。又西五十餘里,迴避虎頭崖,與東北碎石。又西五 十餘里,迴避海倉口、樁木閘石。又西一百一十里,係 洱河口,外有沙嶺,船難進。又西四十餘里,係小青河, 船難進泊。以上灣泊二處,迴避三處,還有三處小河 口,俱不堪灣泊。第十二程,自大青河開船,投大溝河, 約一百六十里,用西南風一日可到,為一大程,可容 船一百餘隻。如風不便,六十里投降河,可容船二百 餘隻。又至大沙河三十里,可容船一百五十隻,利北 岸,有沙岡迴避,以上灣泊三處,迴避一處。第十三程, 自大溝河開船,投大沽河,灣泊約二百餘里,可容船 二百餘隻。如風不便,七十里投乞溝河灣泊,可容船 一百餘隻。俱無迴避。其桑句河窄小,不堪灣泊。

自淮安府起至張家灣止,海道水程,共計三千四百五十里。

一察潮汐编辑

竊惟潮汐,雖天地呼吸之氣,亦波濤消長之機。舟人 泛洋,不可不察。以南海而言,每月二十七日潮生漸 長,至初一日寅時大潮,辰時潮退。大潮自初一初二 初三初四日漸消,至初五日,潮落小信。潮至十三日 十四日潮生,子時潮滿,丑時潮退,長至十五日,大潮 寅時潮滿,辰時潮退。十六日、十七日、十八日,大潮。十 九日漸消。二十日小信,潮午時滿,未時退,每年如此, 東海亦然。以北海而言,與二海稍異,每月十三日大 潮漸長,十七日午時潮滿,申時退,二十日退潮。至二 十七日為小潮,二更潮滿,寅時退,至二十八日,又漸 長為大潮,至初一日、初二日午時長滿,未時退。初三 日漸進,初四十二日退為小潮。二更潮滿,寅時退。週 而復始,每月如此。

八卦時風编辑

乾 辰、未、申、巳、午吉,寅、卯時凶。

坎 辰、未、寅、卯、申吉,巳午、未時凶。

艮 寅、卯、巳、午吉,辰、未時凶。

震 亥、午、子、吉,辰、戌、丑、未時凶。

巽 寅、卯、辰、吉,申、酉時凶。

離 子、丑、寅、卯、辰吉,申、酉時凶。

坤 寅、卯、巳、午吉,亥、子時凶。

兌 巳、午、辰、戌、未吉,寅、卯時凶。以上看定風旗,風從何方來,查驗防避,吉凶先知。

占晴門编辑

早起滿天晴,日出漸漸明。早晨霧露雲,晌午日蒸曛。 日光明又彩,久晴定可待。暮日光燭天,晴明且又炎。 暮看西邊晴,明日主晴明。紅雲日暮起,晴明便可許。 夜觀魁斗淨,明日天色正。電光起西南,明日天炎炎。 遊絲天外飛,久晴定可期。白虹若下降,惡霧盡消亮。 西南北微風,可喜天光晴。

占風門编辑

魁罡氣白黃,隄防風勢狂。早間日曬耳,狂風即時起。 早白與暮赤,飛沙及走石。午前日忽昏,北方風怒嗔。 午後日昏暈,風起須當慎。日月忽然圓,風來不等閑。 雲掩日不動,風勢如山重。返照色黃光,明朝風必狂。 天道忽昏慘,狂風時下感。天色赤與黃,頃刻大狂風。 黑雲片片生,眼底主狂風。黑紫雲如牛,狂風急似流。 雲勢若魚鱗,來朝風不輕。黑雲北方突,暴頭風太毒。 黑雲半開閉,大颶隨風至。雲起亂行急,風勢難當底。 亂雲天頂絞,狂風來不少。辰闕電光飛,大颶必可期。 連日霧濛籠,必定起狂風。星辰若晝見,頃刻狂風變。 閃爍見星光,星下風大狂。螻蛄若放洋,大風必難當。 海泛海沙塵,颶風卻怎禁。風雨潮相攻,須防起颶風。 禽鳥沖霄漢,狂風時下見。面頰熱如紅,有雲天即風。

占風雨编辑

日出卯遇雲,無雨天必陰。日出紅雲暗,東風雨即見。 日暮若暗紅,無雨必生風。日暮黑雲接,風雨不可說。 朝暮起海雲,東風雨當晨。東風黑雲急,但犯雨傾滴。 雲暗遇東風,GJfont沱雨下傾。雲隨東風起,風定雨方止。 雲布滿山低,東風雨亂飛。雨過東風至,晚來越添巨。 午後遇雲遮,東風夜雨泄。雲從龍門起,颶風連急雨。 但犯起東風,雨下必相從。黑雲暮生西,半夜雨風催。 春夏遇陰涼,雨下把風防。秋後遇陰熱,雲雷風雨烈。 西北黑雲生,雷雨必聲訇。東南北海響,風雨漸漸長。 蝃蝀出自東,無雨必生風。斷虹當晚見,不明天必變。 電光若亂明,大雨隨風傾。汛頭風不長,汛後風雨狂。 滿海起荒浪,潮隨風雨漲。鳥鱗忽弄波,風雨急如梭。

占雨門编辑

魁罡潤雲氣,必定雨垂地。朝霞如墨灑,細雨紛紛下。 電光西北起,定然連夜雨。朝日光燭地,細雨必然至。 虹見被雲喫,當時雨傾滴。蝃蝀出自西,明日應雨垂。 中後日曬耳,明日定有雨。霧露夜不起,來朝必細雨。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