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180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一百七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一百八十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一百八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一百八十卷目錄

 漕運部藝文四

  清口靈運記       明蘇茂相

  請折運疏          汪敬

  釐漕弊裕關課疏      鄭三謨

  漕政解懸記        羅大任

  改運白糧疏        黃希憲

  復折奏疏序        侯峒曾

  白糧官運疏        陸清原

 漕運部藝文五

  送元中丞轉運江淮     唐王維

  奉送劉相公江淮催轉運    錢起

  漕舟           宋劉攽

  贈漕幕趙居甫        劉宰

  通漕引          元王惲

  送浙省都事曹德輔運糧北上 明貝瓊

  運夫謠送方文玉督運     邊貢

  夜宿毗陵聞輓舟聲有感    萬表

  閱南旺湖有感       張文鳳

  漕渠奏績歌        賈三近

  寄謝餉部遼左       湯顯祖

  兌運歌為無為守紹渠何公賦 沙汝礪

  清口靈運詠        蘇茂相

  送王戶部督餉延綏     董應舉

  聞義士王補之輸米一千石助漕河大工走筆

  書此            徐篤

  新秋同郡寮南旺舟中作   石九奏

  漕河夕櫂         張茂節

  漕溪秋興         羅逢日

  糧夫謠           桑悅

 漕運部紀事一

食貨典第一百八十卷

漕運部藝文四编辑

《清口靈運記》
明·蘇茂相
编辑

國家歲轉東南數百萬之粟,以實天府,皆出淮安清 口,以達于北。清口者,黃與淮交會處也。黃濁淮清,必 淮定抵黃,流始無壅。天啟丙寅春,茂相奉璽書來董 漕務。五六月間,南旱北霪,淮勢弱,黃河挾雨驟漲,倒 灌清江浦,高郵之墟,久之泥沙淤澱,清口幾為平陸。 僅中間一泓如線,數百人日挽,不能出十艘。茂相大 恐。或曰:金龍四大王最靈,因遣材官周宗禮禱之。是 夜,水增一尺。翼日,雨,復增二尺。雨過,旋淤。茂相曰:非 躬禱不可。閏六月二十有五日,率文武將吏,詣清口, 禱於金龍四大王,及張將軍神祠。四大王,黃神也。祈 遜淮勿侵。張將軍,淮神也。祈捍黃勿縮。是時,旱日熾, 即一泓如線者,亦幾絕流。群議開天妃壩,開烏沙河。 張郡丞元弼來言曰:神憑人言,無事倉皇。還繇舊道。 眾未之信。越五日,七月朔,晨風清朗。已而涼風颼颼, 陰雲滃鬱。不移時,大雨如注,達夕不歇。初二日,雨如 之,河流澎湃,停泊千餘艘,懽呼而濟淮,遂強能刷黃。 迄秋糧艘盡渡,無淹者,眾始詫河神有靈。還繇舊道, 語非誣。儹漕徐夢麟侍御駐京,口正淤,是虞當午憑 几,河神見,夢詳具侍御清淮紀夢錄。嗚呼,我皇上以 聖明踐祚,水府百神,莫不受職。龍飛之歲,黃河清數 百里,而漳水之濱,傳國璽,韞泥淖中數千年者,且耀 采呈祥。矧河泊之浮漕艘,濟國儲,乃其歲歲而司存 者,受命如響,又何疑乎。方茂相禱時,言運濟如期,則 當為新廟貌,請加褒號。至是運竣,疏聞。乃命張郡丞 採堪輿家言,改其廟向而新之云。時天啟六年丙寅 重九日。

《請折運疏》
汪敬
编辑

臣聞國家之賦民也,取之於其地之所有,不責以其 地之所無。即責之以所有,而猶酌地之遠近以為等, 故則壤成賦,著之《禹貢》,而百里納總,二百里納銍,三 百里納秸,四百里粟,五百里米。其不概取,而無別如 此。此堯舜之治,所以如天,而百世稱君道之隆也。恭 惟太祖高皇帝,以至仁育天下,富有四海。當時定賦, 惟蘇、常為重。其餘若徽州、寧國,則不皆然。在徽州則 地磽土瘠,一畝所入,不彀六斗,而又米粒粗糙,米色 紅雜。幸而歲豐,所入可飽半年,餘皆取於浙江、江西 等處,率二鍾而致一石。太祖龍飛之時,親履其地,見 其土瘠若此,民苦若此。故於粟米常賦,以十分為率, 三分本色存留府縣,七分折收解京,而又下蠲租之 詔。首太平,次徽州,次寧國。七歲之間,詔為三下。民雖 艱食,而幸免流離。此太祖所以奠鴻基而裕畿輔也。 列聖相承守為祖制,邇以邊圉多事,京儲告急。六軍有脫巾之呼,責徽州所納折米,改作正米。每年差府 縣管糧官部,領糧長運米,至臨清京、通二倉上納。夫 徽,非米鄉也。民間之食,尚仰四方京倉之儲,豈能他 貸。故自改米而後,部糧之官,不及終任,往往以罷軟 見黜,而小民一當糧長,身亡家破,聯延扳累,并及親 鄰。甚至有賠GJfont難前,始而逃亡,繼而自斃。昔人所謂 十家而九者。臣竊謂其十家而十也,夫徽非謂不當 納米也,實不能納也。非有米不納也,實無米可納也。 臣以不才,蒙恩任使,日在臨清,拮据朝夕。見他郡之 苦納者,每為之惻然。平斛減量,俾受朝廷一分之賜。 及至收徽之交納,見部官之疲勞,糧長之狼狽,輒為 之屏食垂淚,歎小民欲愬,而無從用。是輒敢冒死,與 小民陳之。伏乞敕下該部詳議,將徽州近所改本色 糧米,豁為折色,改作輕齎。每石定銀若干,歲解戶部。 雖不得盡如國初折絹布之輕,而亦不至如今日供 本色之重。其於國計民生,實兩便焉。

《釐漕弊裕關課疏》
鄭三謨
编辑

奏為實據沿途所見,直陳雇募民運一款,因籌通漕 永利,以釐漕弊,以裕關課事。臣竊惟今日事勢,莫急 于漕。考先朝運法,因時制宜,凡幾變。自長運之法一 定,年完一年,軍民兩利。不謂近歲,漸至稽遲。臣本年 正月,以起復來京,比聞沿江一帶,奉官捉船,蓋為前 番運船未回,當事者因以雇募。一法為變通接濟之 計,尋聞船戶有颺帆走者,有棄船者,有沈河者。臣始 不信。及臣船近南京地方,有不知姓名者若干人,哄 擁。臣思漕事重大,以情理慰遣之,遂止。因歎此時民 困已極,我皇上無一念不以為民,無一事不以為民。 即令官家需船運糧,原出雇募,不謂州縣奉行無法, 遂至搶攘。且近日沿江征兵,捉船裝送,已自難堪。此 等窮民,不識忠義,不曉權宜。一日見父母妻子衣食 無賴,豈得不逃。且臣鄉自蕪關,至留都宣課司,至許 墅,凡三關,每年該稅額銀若干。若船隻一逃,商載必 減。商載一少,國課必虧。此法之必不可不罷,亦不得 不罷,所不俟再計者也。然則為漕計者,奈何凡行法 必考其初,壞法必覈其故。同一漕艘也,同一漕官也, 昔何以蚤,今何以遲。謂河乾而昔年未嘗加溢,謂船 少而昔年未嘗加多。今有司,果能實實遵冬兌春開 之制乎。沿河諸臣,果能實實行掘泉撈淺之法乎。督 運官,果能實實使官旗沿途效命,過洪如期,到灣如 期,回空如期乎。數者,皆漕之大利大害,一有差池,遂 致淹滯。今漕撫實心任事,稱一時廉正名臣。伏乞皇 上申諭專委,除本年變通接濟完糧外,以後停止雇 募,察通漕船數若干,額設急急蚤修,新添急急併議。 興除聽其斟酌,出入聽其便宜。要必使年完一年,以 復舊制也。至于災傷殘破地方,因時因地,議折議蠲, 是又漕政通融,潤澤之大端。而臣猶有請焉。臣鄉江 南北,各屯運軍,其領兌水次撥本處者,猶知守法。一 撥他處,其臨兌橫索,辱官毒民,不可問。併乞皇上敕 下漕撫,察照先年改撥事例,令本處軍運本處糧,庶 軍家無遠地變亂之憂,民家無客軍刁難之苦。臣敢 因籌漕之事,而併及之,臣在戶言戶,不敢不據沿途 所見,實實奏聞。臣曷任惶悚待命之至。

《漕政解懸記》
羅大任
编辑

蓋在漢高帝時,運山東芻粟給中都,武帝因之,乘富 強之資,取縣菟樂浪城,朔方輦四方金粟從,而甘心 焉。維時鄭當時,始議引渭入河,而漕運以興。唐開元 以後,歲運至百什萬計。臣劉晏饑,惄為懷江渭安流, 國用贍足。汴宋漕政,分為四路。理宗朝,益泗漕餉邊 軍,而漕渠以開。高皇帝定基金陵,給餉薊遼,猶行海 運。至永樂九年,潘叔正議復會通河,運道告成。朝廷 仰東南轉輸,歲數百萬,而北漕遂什伯於南漕,此漕 事關國家大計至亟也。江以西置令長者七十六,州 邑而漕額浮于他道,其在吾豐,尢稱為繁。爰是豪民, 因緣為姦,揆厥從來有更僕未易數者,郡司馬陳公 之來視邑事也。問民所疾苦,于南北漕利弊,為之目 曰:苦累偏枯等之,GJfontGJfont羸,宜補元氣。蓋邑中踐更 之役,數困于南北二漕。先是,民家編是役者,一艱于 衛軍胥役,一艱于涉江遠運。民之豪且力者,壁而觀, 若奪晉鄙軍,而得志于東諸侯。若江黃小國,不能達 于王,而負其尺籍,以列蒲璧。然利害雖不相償,猶獲 以玉帛見焉。近歲以來,每遇權衡徭役,當事者不能 卻請託,蓋設兵增餉,勢不得不倍編倍。編則役重于 產,役重于產,則轉徙而破產。破產不足以供公私之 費,身家性命,與歲役俱盡,而無良之民,又蟊賊藂姦, 反覆在手。且繼之興戎。公用是奮然曰:若憚言興除, 不著遠覽之見,將見民困,而上無獲矣。於是進豐人 士,為條為計,一定以官解民收,改絃易柱而張之,利 興害革,綱舉目張,數十年來,蠹者剔,囂者息,舞文骫 法者,斂跡縮手,盤辟而戢于威。乃具列其事於省,大 僚罔不復曰:汝戕虐是懼施,實德於民,民悉銘感知, 報若崩厥角。曰:大夫實植我,噓黍谷而春日,我吾儕小人,弗戡其世歌舞焉。屬者,旱魃為虐,秋將無禾。公 法甫出,而甘霖隨霈,遂大有秋。所謂神之聽之,好是 正直非歟。善乎襄城董子之論養馬也,曰:去其害馬 者而已。夫燒剔刻烙,羈GJfont橛飭,孰與去其甚者之為 利也。公之於漕政,意蓋如是耳。況吾邑歲困兩漕,如 聾盲痿痺,煩冤潰眊,其患之成,而積之久也。若安於 其數,一遇盧扁,為之撤蔽去翳,還聰明運動之,用始 知聾盲痿痺之去體也。向非公發良策於熟計,去宿 弊於一朝,亦安見其算無遺策,樂袞衣,美誨植耶。漢 郡都尉秩比二千石,以云倨,則然矣。然多任郎佐 史察舉吏,又武健自將,故都尉之賢無傳。公起家郡 貳,丰采經術,號稱長者,可以傳矣。其他美政,班班為 烈。行且以上計入告,將有如龔少卿、黃次公徵為治 行第一者。比歲以來,國家多故,東南之民,敝於轉漕。 天子或思鄭當時、劉晏、潘叔正其人,公當在儲言儲, 曰:臣昔經理漕政於豫章劇邑也。藉手以獻,必有可 否。達時務,巨細中機宜者,余願得一次第其事。如今 時之紀頌不忘者爾。

《改運白糧疏》
黃希憲
编辑

切白糧為上供急需,遞年僉點糧解,舂辦兌納,相沿 久矣。邇因民窮財盡,百弊叢生,半為包棍侵漁,半為 胥役掯索,以及剝淺守凍,赴京交納等費,動以千計。 一承此役,鮮不家破人亡。遂至靡歲不遲,無邑不欠。 院道府縣,降罰頻仍,咨檄提催,絡繹踵至。官民並受 其困,公家正額,究無完結之期。若不亟為變計,不幾 淪胥以亡乎。近奉聖諭渙頒,凡可寬恤吾民者,無不 周悉。臣撫此財賦重地,目擊苦役顛連,敢復隱忍膠 柱,不求為恤民裕國之長策乎。近行蘇松道,會同常 鎮道,通盤打算,徹底講求,思甦民裕國之策,莫善于 均徵米而官運之。官運則民無雇倩之費,一便也。官 無僉役之難,二便也。錢糧既自官支,吏胥無從抽扣, 三便也。在船皆官役,船戶無敢凌虐,四便也。催儹皆 官事,沿途無敢拋撇,五便也。況米屬均徵,則苦樂之 形不立,巧拙之情自化。糧不必詭寄飛灑,差不必就 易避難,民心以厚,民風以淳,六便也。然其中有當議 者,五焉。凡白糧正耗、舂辦、夫船等米,一概算入平米 之內派之,此派糧之公,可行也。原編耗米之外,另編 加二,以補沿途之消損,以平米一石計之,不過合勺 而已。此加耗之輕,可行也。民間辦糧,盡數交倉,無此 漕彼白之分。縣官就完米中,擇其乾潔者,交協部官, 動支舂辦,交割總部,完辦啟行,先可免漕艘阻壓之 患,此徵辦之速,可行也。運船向係民雇,官運則必用 官船,計每船管船頭柁水手,各安家衣資等項,以及 買辦包索過淺起剝,遇溜添GJfont等項,計每船用米五 十石,用銀三百二十五兩。以原編夫船貼役米計之, 除支外米,尚有餘,以原編夫船貼役銀計之,除儘支 外,銀尚不足。以有餘之米,當不足之銀,臨時調劑,是 經費不煩增設矣。至於管押起交,侵盜漂失,每船各 有責成。遇有虧欠,立勒賠補,懸大法以繩其後,蓋既 不可以復問糧里,則人未有不愛惜性命者。是責成 不患無人矣。茲據蘇、常兩道臚列具詳,臣亦無容更 益,而臣緯恤杞憂,尚有不能已於言者。語曰:一法立, 一弊生。外而衙蠹包棍,內而部胥積歇,引戶每視糧 解為奇貨,今改為官解,未免拂其狼心,必至多方阻 撓。或包棍潛入京師,串通積役,仍肆把持。或引戶交 搆外姦,偽造訛言,動搖耳目。有一於此,皆足為害。乞 敕五城御史,及緝事衙門,凡遇此等,即置重典。庶蟊 賊一清,而美利可久。伏願皇上軫此孑遺,毅然乾斷, 敕部立覆舉行,異日書之史冊,曰:崇禎十六年,江南 苦役得甦,復睹太平景象。將皇上如天好生之德,與 穹壤俱無極矣。

《復折奏疏序》
侯峒曾
编辑

國家下數萬艘,以轉漕江南。惟嘉定得免,蓋其地無 一粒之產,無大河之通,故終弗可以漕漕之敝,而民 皆流亡。議欲廢縣者,自成弘之後也。縣不可廢,漕不 可免,而姑議以鏹代者,自萬曆初也。蓋自我啟家以 來,歷見邑漕因改之情,于今三世。自萬曆之二十一 年,始定,永折為令。而先曾祖參政公敘之,又至于天 啟之四年。議者復欲改漕,以備軍興。父老哀請中免, 而先府君太常公敘之。又至于今天子之十五年,復 議漕復折如初,而予又得序之。此六十年以來,民生 之休戚,略可睹,而予齒且衰矣。方萬曆之言漕也,當 是時法令疏闊,府庫尚充。鄉薦紳先生,盛于朝邑。舊 令或仕于京師,熟知而畢圖之,宜其易也。今天下蕭 然繁費,天子焦思竭慮於上,大司農廁足避罪于下, 一邑之利害,彼非不知,顧有所不暇恤者也。譬如四 體焦糜,而呼一指之痛,人必不以為然。是故皆難之。 初復漕之詔下,闔邑震恐,莫不思掘屋壞田,奔走驅 竄。司理伯屏倪公來署吾邑,謀所以卒圖之。則曰:斯 事體大,非熟識窾綮,而悉忠以圖,勢必不能得。于是 特請諸生張子石行,張子行而上其書,天子以為然,下諸職者熟議之。議上,竟得復免,著為令。他邑勿得 比焉。嗚呼,蓋聖人之心,視通萬里,其恤之備,其察之 詳,旋議旋復,一惟乎民命之安危,而初不以成言定。 是故反覆推較,寧暫緩關門五萬餘石之餉,而終不 奪我嘉。然則吾輩今日猶得以長男字女,守有此土 者,皆朝廷始終覆蓋之仁,賢使君竭蹶圖救之心,江 南劬勞安宅之福,輻輳交會,而得以保此也。以守關 之重不易吾嘉,則其他軍興之緩于此者,可知矣。以 粟芻繁亟之時,而終無所累,則異日寇平,天下無事, 其蠲除給復,又可知矣。是豈不尤幸也歟。若張子者, 千里叫閽,炊煙斷絕,不避勞險,絜誠濟公,要為難能 也。詩曰:凡民有喪,匍匐救之。是可不謂之匍匐者歟。 夫為民請命功成,而不言賢,豪長者之業也。導揚聖 明,宣悟閭里,鄉大夫之事也。鑒其所以因,察其所以 革,永守成憲,無輕建易,計臣之責也。予原夫因改利 害而為之序,非獨論其世,亦將以告後之人。

《白糧官運疏》
陸清原
编辑

雲南道監察御史臣陸清原,謹題為北運業有經久 長策。臣鄉冀邀一視之仁,仰祈聖明,廣推浩大,以蘇 積困,以惠窮黎事。臣閱邸報,見應天巡撫黃希憲北 運當極敝之時一疏,奉聖旨,白糧僉點,滋擾包棍胥 役,歲滋侵蠹,種種積弊,委宜釐正。奏內照畝均派,專 官督解,及覆近裁員缺等議,誠裕國便民長策。該部 速與議覆,欽此。臣捧讀忭舞,有以仰窺皇上之周悉 民隱,恩覃蔀屋也。夫北運至今日,而疲困甚矣。如僉 點之鑽營,而漏富坐貧也。如包棍之盤踞,而誤公蝕 私也。如抽扣之侵漁,而名存實亡也。如總協之公費, 而科派多端也。如胥舍之虎視,而勒索不休也。如船 戶之凌詐,而逼借無厭也。如引戶之包納,而違制橫 加也。如漕壓之難越,而剝費浩繁也。百千艱苦,誠有 繪圖難盡者。至邇年以來,在在起剝,節節提淺,一解 數年,浮費不貲,室家如洗,性命隨之。總捕魏通判因 糧無措而仰藥,聶同知續委受事而掛冠,官之慘至 此,民之痛可知。今幸應撫詳計,聖聽如流,特允照畝 均派,專官督解,釐從前之積弊,畫百世之長算。載在 簡編,光乎史冊。行見蘇、松、常三郡之遺民,欣欣有起 色矣。但嘉、湖與三府,其糧派大約相同,而罷累亦彼 此不異。今三郡特蒙官解,而嘉、湖尚仍民運,是受困 不與三郡異,而受恩未與三郡同。當亦聖明所不靳 均施者。臣備員侍從,目擊雨露洪敷,而能不為桑梓 請命乎。謹比例上陳,乞敕該部,將嘉、湖二府,照蘇、松、 常一體議覆官解,併移咨撫按確核,經久良規。庶聖 明惠養窮黎之德意,遍滿東南矣。抑臣更有請者,十 三年分,嘉、湖二府糧解一運三年,時日既久,起剝復 多。米之在途者,偷竊去其半,溽爛去其半。彼十二年 以前,已蒙蠲免。十四年未經起解,亦蒙改折三分。獨 十三年分介在兩年之間,奇荒異苦,跋涉到京,欲終 事而不得。仰丐聖明矜憫,俯照十四年改折之例,量 與蘇息。在皇上正是改本為折,不虧國課。在窮民各 得以銀代米,生還有日。於以再生兩郡,非淺鮮也。事 關民生大計,謹瀝誠上告。伏祈聖明俯鑒施行。

漕運部藝文五编辑

《送元中丞轉運江淮》
唐·王維
编辑

薄稅歸天府,輕徭賴使臣。歡霑賜帛老,恩及卷綃人。 去問殊官俗,來經石GJfont春。東南御亭上,莫使有風塵。

《奉送劉相公江淮催轉運》
錢起
编辑

國用資戎事,臣勞為主憂。將徵任土貢,更發濟川舟。 擁傳星還去,過池鳳不留。唯高飲水節,稍淺別家愁。 落葉淮邊雨,孤山海上秋。遙知謝公興,微月上江樓。

《漕舟》
宋·劉攽
编辑

漕舟上太倉,一鍾且千金。太倉無陳積,漕舟來無極。 畿兵已十萬,三陲戍更多。廟堂萬濟帥,將奈東南何。

《贈漕幕趙居甫》
劉宰
编辑

儀真在昔發運司,承平舊事猶可稽。歲漕東南六百 萬石米,自淮入汴趨京師,周原六轡光陸離,建臺想 像因遺基,水浮陸走舟車輳,轉輸十九資殘寇,古今 事異雖可悲,民力已困國不支,長才入幕宜深思,皇 華使者須良規。

《通漕引》
元·王惲
编辑

漢家鼎定天,西北萬乘千。官必供億近,年職貢仰江。 淮海道轉輸,多覆溺東阿。距泉二百八,瀹濟西來與。 清合安流取,直民力省積。水浮綱纔兩,閘自昔河防。 爭橫議秪辦,薪芻不勝計。宣房瓠子至,今悲以彼方。 茲功極細役,徒三萬期可。畢一動雖勞,終古利裹糧。 荷鍤去莫遲,行看連檣東。過薊休說春,潭得寶歌長。 笑韋郎空侈,麗從今粒米。斗三錢狼藉,都城樂豐歲。

《送浙省都事曹德輔運糧北上》
明·貝瓊
编辑

屯田未開歲未熟,白粲一金纔一斛。將軍初下山東城,使者復轉江南粟。颶風五月西南回,黃龍朱雀一 時開。雷霆夜搥海若死,雲霧晝合天妃來。黑洋北去 五千里,直沽近接金河水。內廷傳敕賜宮壺,侍臣出 報龍顏喜。

《運夫謠送方文玉督運》
邊貢
编辑

運船戶來何,暮江上旱風。多春濤不可,渡運船戶來。 何暮裡有閘,外有灘斷篙。折纜愁轉盤,夜防蟲鼠日。 防漏糧冊分,明算升斗官。家但恨倉廩,貧不知淮南。 人食人官家,但知征戍苦。力盡誰憐運,船戶運船戶。 爾勿哀司農,使者天邊來。

《夜宿毘陵聞輓舟聲有感》
萬表
编辑

歲漕萬艦涉關河,險阻身親勞慮多。今日毘陵成病 臥,不堪夜聽輓舟歌。

《閱南旺湖有感》
張文鳳
编辑

一坡新漲此來遊,往事還驚父老眸。三日甘霖如雨 玉,萬夫抃舞欲椎牛。復湖本自宸衷斷,蠲稅頻分赤 子憂。漕事告成民告病,璽書專重若為酬。

《漕渠奏績歌》
賈三近
编辑

憶昔沛中雲色愁,驚濤萬頃隨陽侯。漂沙坼岸留孤 樹,風雷競怒滄江秋。蛟龍近郭鸕鶿喜,一望洪川暮 煙紫。郡國尺書走飛電,帝寵司空導河水。天上秋馳 元武車,遙分劍履臨淮徐。旋沈白馬投玉璧,登山重 啟元彝書。元彝使者授真訣,為掃徐關白浪滅。金繩 照日生榮光,獨抱元圭奏芳烈。留侯祠前煙水平,歌 風臺下野雲晴。中流飛輓自來去,河洛千年同頌聲。

《寄謝餉部遼左》
湯顯祖
编辑

中郎萬里寄軍儲,海餉登萊似國初。若道全遼堪郡 縣,只消家令幾行書。

《兌運歌為無為守紹渠何公賦》
沙汝礪
编辑

濡須九月閒人少,舟車絡繹鳳陽道。運米中都給羽 林,萬GJfont全資一州飽。陸地無倉吏不收,風吹雨濕民 懷憂。米若浥爛倍徵急,富者賣田貧賣牛。六詔何公 官鳳倅,目擊民艱思釋累。中都亦有解北漕,遠輸河 濟民劬勞。易地兩宜人莫講,兩地呻吟天聽高。一時 天子選循良,拜公太守臨州堂。鳳民濡民皆赤子,計 令易地輸倉箱。兌運殷勤訴民苦,公牘上陳幸報可。 兩郡疲民就便宜,萬口歡呼公活我。濡民舟出花林 津,往返不過半日程。昔何勞苦今何逸,轉移只在賢 侯心。

《清口靈運詠》
蘇茂相
编辑

河靈果不欺,風馬載雲旗。川漲連朝雨,信符五日期。 漕艘浮浩蕩,國庾裕京坻。捍患應崇報,封章奏玉墀。

《送王戶部督餉延綏》
董應舉
编辑

延綏舊在綏德,控制河套為易,今在榆林,失險矣。

米珠草桂駱駝城,一線魚河百萬兵。不信受降終隔 虜,可能綏德更移旌。黃沙漠漠笳聲壯,朔氣凄凄鐵 騎鳴。誰繼舊時崔少保,直將輸輓作長纓。

《聞義士王補之輸米一千石助漕河大工走筆書此》
徐篤
编辑

旋鑿漕河役萬夫,司農告匱少良圖。誰期義士千金 散,直使貧民一旦蘇。憂國豈同食肉者,汗顏應奈守 錢徒。山人聞此嫣然笑,起舞茅堂自倒壺。

《新秋同郡寮南旺舟中作》
石九奏
编辑

皇家輸輓浮千舸,水國蒹葭寄一旌。燈火窺鄰群語 細,星辰滿座片懷明。舟師計候家全載,估客喧風夜 半行。不寐每思波浪惡,徒慚祿食一身輕。

《漕河夕櫂》
張茂節
编辑

會通東帶雀城流,輸輓頻年不得休。銜尾自隨舟子 便,開頭惟任舵師遊。飛帆遠趁長風急,柔櫓輕搖落 照悠。款乃一聲心境豁,殘鴉數點度前洲。

《漕溪秋興》
羅逢日
编辑

漕粟當年事不虛,幾人帶甲宿通渠。山鑱石足分吳 楚,水溯源頭到六舒。煙火久曾迷市井,風雲無復護 儲胥。沙中尚有英雄在,歲歲寒濤為掃除。

《糧夫謠》
桑悅
编辑

閒行練川村,路逢龐眉叟。邀余入室坐,日晚時近酉。 大兒運糧回,賽神有鵝酒。酒白浮蓮花,郎君能飲否。 我問運糧事,父子開笑口。往年一船夫,二十去八九。 其去心不平,官粟入私瓿。金吾羽林府,揭債十分厚。 索錢人下鄉,彼此遭毒手。兒女虛畜養,田宅浪看守。 債根生利葉,均被他人有。今年運糧好,皆賴邑父母。 子視鄉邑民,一一親訓誘。餘夫出資糧,行夫出奔走。 居止若無事,行者惟恐後。京城貨土宜,還家送親友。 出門身更肥,餘粟各升斗。快樂連妻孥,安靜及雞狗。 傳聞朝進士,宰邑不能久。秋將轉風憲,心神惄如搊。 我聞野叟言,爽氣自生牖。黔黎不難活,一惠萬家受。 陳詩繼國風,采詩官盍取。

漕運部紀事一编辑

《史記·秦本紀》:繆公十二年,齊管仲、隰朋死。晉旱,來請 粟。丕豹說繆公勿與,因其饑而伐之。繆公問公孫支, 支曰:饑穰更事耳,不可不與。問百里傒,傒曰:夷吾得 罪於君,其百姓何罪。於是用百里傒、公孫支言,卒與 之粟。以船漕車轉,自雍相望至絳。

《趙世家》:秦以牛田之水通糧。正義曰:秦從渭水漕 糧東入河、洛,軍擊韓上黨也。

《漢書·嚴安傳》:安,以故丞相史上書,曰:秦使蒙恬將兵 以北攻彊胡,避地進境,戍於北河,飛芻輓粟以隨其 後。又使尉屠雎將樓船之士攻越,使監祿鑿渠運糧, 深入越地。十餘年,丁男被甲,丁女轉輸,苦不聊生。 《主父偃傳》:偃,拜郎中。數上疏言:事盛言朔方地肥饒, 外阻河,蒙恬築城以逐匈奴,內省轉輸成漕。

《史記·秦二世紀》:二世常居禁中。公卿希得朝見。盜賊 益多,而關中卒發東擊盜者毋已。右丞相去疾、左丞 相斯、將軍馮GJfont進諫曰:關東群盜並起,秦發兵誅擊, 所殺亡甚眾,然猶不止。盜多,皆以戍漕轉作事苦,賦 稅大也。請且止阿房宮作者,減省四邊戍轉。

《秦本紀贊》:陳涉攻秦。斬木為兵,揭竿為旗,天下雲集 響應,嬴糧而景從。

《項羽紀》:楚漢久相持未決,丁壯苦軍旅,老弱罷轉漕。 《漢書·高祖紀》:高祖曰:鎮國家,撫百姓,給餽饟,不絕糧 道,吾不如蕭何。

《張良傳》:良封留侯。劉敬說上都關中,上疑之。左右大 臣皆山東人,多勸上都雒陽:雒陽東有成皋,西有殽 黽,背河鄉雒,其固亦足恃。良曰:雒陽雖有此固,其中 小,不過數百里,田地薄,四面受敵,此非用武之國。夫 關中左殽函,右隴蜀,沃野千里,南有巴蜀之饒,北有 胡苑之利,阻三面而固守,獨以一面東制諸侯。諸侯 安定,河、渭漕輓天下,西給京師;諸侯有變,順流而下, 足以委輸。此所謂金城千里,天府之國。劉敬說是也。 於是上即日駕,西都關中。良從入關。

《枚乘傳》:乘,為吳王濞郎中,奏書曰:漢并二十四郡,十 七諸侯,方輸錯出,運行數千里不絕於道,其珍怪不 如東山之府。轉粟西鄉,陸行不絕,水行滿河,不如海 陵之倉。

《食貨志》:衛青比歲十餘萬眾擊胡,漢軍士馬死者十 餘萬,兵甲轉漕之費不與焉。

《卜式傳》:式,為成皋令,將漕最。

《趙充國傳》:充國,為後將軍,少府屯邊郡。上狀曰:至春 省甲士卒,循河湟漕穀至臨羌,以視羌虜。

《王尊傳》:尊,為護羌將軍轉校尉,護送軍糧委輸。而羌 人反,絕轉道。師古曰:絕轉運之道。

《朱博傳》:博,為護漕都尉。

《後漢書·鄧晨傳》:晨為常山太守。會王郎反,光武擊邯 鄲,晨遣委輸給軍不絕。

《張堪傳》:堪,為謁者。史送委輸縑帛,詣大司馬吳漢伐 公孫述。

《臧宮傳》:宮為輔威將軍,將兵至中盧,屯駱越。是時公 孫述將田戎、任滿與征南大將軍岑彭相拒於荊門, 彭等戰數不利,越人謀畔從蜀。宮兵少,力不能制。會 蜀縣送委輸車數百乘至,宮夜使鋸斷城門限。令車 聲回轉出入至旦。越人候伺者聞車聲不絕,而門限 斷,相告以漢兵大至。其渠帥乃奉牛酒以勞軍營。 《龐參傳》:參坐法輸作。永初元年,涼州先零種羌反畔, 遣車騎將軍鄧騭討之。參於徒中使其子俊上書曰: 臣愚以為萬里運糧,遠就羌戎,不若總兵養眾,以待 其疲。會御史中丞樊準上疏薦參,召拜謁者,使督三 輔諸軍屯,而羌寇轉盛,兵費日廣,且連年不登,穀石 萬餘。參奏記於鄧騭曰:比年羌寇特因隴右,供徭賦 役為損日滋,官負人責數十億萬。今復募發百姓,調 取穀帛,衒賣什物,以應吏求。外傷羌虜,內困徵賦。遂 乃千里轉糧,遠給武都西郡。塗路傾阻,難勞百端,疾 行則鈔暴為害,遲進則穀食稍損,運糧散於曠野,牛 馬死於山澤。縣官不足,輒貸於民。民已窮矣,將從誰 求。名救金城,而實困三輔。三輔既困,還復為金城之 禍矣。

《虞詡傳》:詡,為武都太守。先是運道艱險,舟車不通,驢 馬負載,僦五致一。詡乃自將吏士,案行川谷,由沮至 下辯數十里,皆燒石翦木,開漕船道,以人僦直雇借 傭者,於是水運通利,歲省四千餘萬。

《三國·魏志·武帝紀》:初平四年春,軍鄄城。荊州牧劉表 斷袁術糧道,術引軍入陳留。

《吳志·劉繇傳》:繇,為振武將軍。進討笮融。融敗走入山, 為民所殺。笮融者,丹陽人,初聚眾數百,往依徐州牧 陶謙。謙使督廣陵、彭城運漕,遂放縱擅殺,坐斷三郡 委輸以自入。

《魏志·夏侯淵傳》:淵字妙才,惇族弟也。太祖居家,曾有 縣官事,淵代引重罪,太祖營救之,得免。太祖起兵,以 別部司馬、騎都尉從,遷陳留、潁川太守。及與袁紹戰於官渡,行督軍校尉。紹破,使督兗、豫、徐州軍糧;時軍 食少,淵傳饋相繼,軍以復振。

《武帝紀》:建安五年,汝南降賊劉辟等叛應紹,略許下。 紹使劉備助辟,公使曹仁擊破之。備走,遂破辟屯。袁 紹運穀車數千乘至,公用荀攸計,遣徐晃、史渙邀擊, 大破之,盡燒其車。公與紹相拒連月,雖比戰斬將,然 眾少糧盡,士卒疲乏。公謂運者曰:卻十五日為汝破 紹,不復勞汝矣。冬十月,紹遣車運穀,使淳于瓊等五 人將兵萬餘人送之,宿紹營北四十里。紹謀臣許攸 貪財,紹不能足,來奔,因說公擊瓊等。

《荀攸傳》:太祖以攸為軍師,太祖與紹相拒於官渡。軍 食方盡,攸言於太祖曰:紹運車旦暮至,其將韓銳 而輕敵,擊可破也。太祖曰:誰可使。攸曰:徐晃可。乃遣 晃及史渙邀擊,破走之,燒其輜重。會許攸來降,言紹 遣淳于瓊等將萬餘兵迎運糧,將驕卒惰,可要擊也。 眾皆疑,唯攸與賈詡勸太祖。太祖乃留攸及曹洪守。 太祖自將攻破之。

《袁紹傳》:紹為地道,欲襲太祖營。太祖遣奇兵襲擊紹 運車,大破之,盡焚其穀。太祖與紹相持日久,百姓疲 乏,多叛應紹,軍食乏。會紹遣淳于瓊等將兵萬餘人 北迎運車,沮授說紹:可遣將蔣奇別為支軍於表,以 斷曹公之鈔。

《武帝紀》:建安九年春,攻鄴,為土山、地道。武安長尹楷 屯毛城,通上黨糧道。

《于禁傳》:禁,拜虎威將軍。後與臧霸等攻梅成,張遼、張 郃等討陳蘭。禁到,成舉眾三千餘人降既降。復叛,其 眾奔蘭。遼等與蘭相持,軍食少,禁運糧前後相屬,遼 遂斬蘭、成。

《李典傳》:太祖擊譚、尚於黎陽,使典與程昱等以船運 軍糧。會尚遣魏郡太守高蕃將兵屯河上,絕水道,太 祖敕典、昱:若船不得過,下從陸道。典與諸將議曰:蕃 軍少甲而恃水,有懈怠之心,擊之必克。軍不內御;苟 利國家,專之可也,宜亟擊之。昱亦以為然。遂北渡河, 攻蕃,破之,水道得通。

《冊府元龜》:魏太祖將征烏丸蹋頓。患軍糧難致,魏郡 太守董昭鑿平虜、泉州二渠入海通運。

《永平府志》:魏太祖征蹋頓從泃口鑿渠逕雍奴泉州 以通河海

《三國·魏志·鄭渾傳》:太祖征漢中,以渾為京兆尹,渾運 轉軍糧為最。太祖嘉之。

《杜畿傳》:畿為河東太守,崇寬惠,與民無為。太祖征漢 中,遣五千人運,運者自率勉曰:人生有一死,不可負 我府君。終無一人逃亡,其得人心如此。

《吳志·孫堅傳》:堅屯梁東,大為卓軍所攻。堅收兵,合戰 於陽人,大破卓軍,梟其都督華雄等。是時,或間堅於 術,術懷疑,不運軍糧。陽人去魯陽百餘里,堅夜馳見 術,畫地計校,曰:所以出身不顧,上為國家討賊,下為 將軍家門之私讎。堅與卓非有骨肉之怨也,而將軍 受譖潤之言,還相嫌疑。術踧踖,即調發軍糧。堅還屯。 《江表傳》載堅語曰:大勳垂捷而軍糧不繼,此吳起 所以嘆泣於西河,樂毅所以遺恨於垂成也。願將軍 深思之。

《玉海》:諸葛亮屯沔陽以轉漕回遠使子喬親帥諸將 子弟傳運於谷中

《三國·魏志·陳群傳》:群為司空。太和中,曹真表欲數道 伐蜀,從斜谷入。群以為太祖昔到陽平攻張魯,多收 豆麥以益軍糧,魯未下而食猶乏。今既無所因,且斜 谷阻險,難以進退,轉運必見鈔截,多留兵守要,則損 戰士,不可不熟慮也。帝從群議。

《曹真子爽傳·漢晉春秋》曰:司馬宣王謂夏侯元曰: 《春秋》責大德重,昔武皇帝再入漢中,幾至大敗,君所 知也。今興平路勢至險,蜀已先據,若進不獲戰,退見 徼絕,覆軍必矣。將何以任其責。元懼,言於爽,引軍退。 費褘進兵據三嶺以截爽,爽爭嶮苦戰,僅乃得過。所 發牛馬運轉者,死失略盡,羌、胡怨嘆,而關右悉虛耗 矣。

《陳群傳》:群子泰,嘉平初,代郭淮為雍州刺史,加奮威 將軍。蜀大將軍姜維率眾依麴山築二城,使牙門將 句安、李歆等守之,聚羌、胡質任等寇偪諸郡。征西將 軍郭淮與泰謀所以禦之,泰曰:麴城雖固,去蜀險遠, 當須運糧。羌夷患維勞役,必未肯附,今圍而取之,可 不血刃而拔其城;雖其有救,山道阻險,非行兵之地 也。淮從泰計,使泰率討蜀護軍徐質、汝南太守鄧艾 等進兵圍之,斷其運道。

《晉書·文帝紀》:甘露二年夏,鎮東大將軍諸葛誕殺揚 州刺史樂綝,以淮南作亂,遣子靚為質於吳以請救。 議者請速伐之,帝進軍丘頭,吳使將朱異帥兵萬餘 人,留輜重於都陸,輕兵至黎槳。監軍石苞、兗州刺史 州泰禦之,異退。泰山太守胡烈以奇兵襲都陸,焚其 糧運。苞、泰復進擊異,大破之。異之餘卒餒甚,食葛葉 而遁,吳人殺異。帝曰:異不得至壽春,非其罪也,而吳人殺之,適以謝壽春而堅誕意,使其猶望救耳。因命 合圍,分遣羸疾就穀淮北,廩軍士大豆,人三升。欽聞 之,果喜。帝愈羸形以示之,多縱反間,揚言吳救方至。 誕等益寬恣食,俄而城中乏糧。石苞、王基並請攻之, 帝曰:誕之逆謀,非一朝一夕也,聚糧完守,外結吳人, 自謂足據淮南。欽既同惡相濟,必不便走。今若急攻 之,損游軍之力。外寇卒至,表裡受敵,此危道也。今三 叛相聚於孤城之中,天其或者將使同戮。吾當以長 策縻之,但堅守三面。若賊陸道而來,軍糧必少,吾以 游兵輕騎絕其轉輸,可不戰而破外賊。外賊破,欽等 必成擒矣。

《三國·吳志·陸遜傳》:遜子抗,拜鎮軍將軍,都督西陵。晉 車騎將軍羊祜率師向江陵。初,江陵平衍,道路通利, 抗敕江陵督張咸作大堰遏水,漸漬平中,以絕寇叛。 祜欲因所遏水,浮船運糧,揚聲將破堰以通步軍。抗 聞,使咸亟破之。諸將皆惑,屢諫不聽。祜至當陽,聞堰 敗,乃改船以車運,大費損功力。

《晉書·劉弘傳》:弘,都督荊州諸軍事。時益州刺史羅尚 為李特所敗,遣使告急,請糧。弘移書贍給,而州府綱 紀以運道懸遠,文武匱乏,欲以零陵一運米五千斛 與尚。弘曰:諸君未之思耳。天下一家,彼此無異,吾今 給之,則無西顧之憂矣。遂以零陵米三萬斛給之。尚 賴以自固。

《王澄傳》:澄為荊州刺史、持節、都督。會王如寇襄陽,澄 前鋒至宜城,遣使詣山簡,為如黨嚴嶷所獲。嶷偽使 人從襄陽來而問之曰:襄陽拔未。答云:昨旦破城,已 獲山簡。乃陰緩澄使,令得亡去。澄聞襄陽陷,以為信 然,散眾而還。既而恥之,託糧運不贍,委罪長史蔣俊 而斬之。

《祖逖傳》:逖為奮威將軍、豫州刺史。屯於江陰,帝使運 糧給之,而道遠不至,軍中大饑。進據太丘。蓬陂塢主 陳川,自號寧朔將軍,掠豫州諸郡。逖率眾伐川,石季 龍領兵五萬救川,逖設奇以擊之,季龍大敗,收兵掠 豫州,徙陳川還襄國,留桃豹等守川故城,住西臺。逖 遣將韓潛等鎮東臺。同一大城,賊從南門出入放牧, 逖軍開東門,相守四旬。逖以布囊盛土如米狀,使千 餘人運上臺,又令數人擔米,偽為疲極而息於道,賊 果逐之,皆棄擔而走。賊既獲米,謂逖士眾豐飽,而胡 戍饑久,益懼,無復膽氣。石勒將劉夜堂以驢千頭運 糧以饋桃豹,逖遣韓潛、馮鐵等追擊於汴水,盡獲之。 豹宵遯,退據東燕城。

《蔡豹傳》:豹,遷建威將軍、徐州刺史。是時太山太守徐 龕,以太山叛。詔征虜將軍羊鑒、武威將軍侯禮、臨淮 太守劉遐等與豹,以時進討。鑒及劉遐等並疑憚不 相聽從,互有表聞,故豹久不得進。尚書令刁協奏曰: 臣等伏思淮北征軍已失不速,今方盛暑,且涉山險, 山人便弓弩,習土俗,一人守阨,百夫不當。且運漕至 難,一朝糧乏,非復智力所能禦也。書云寧致人,不致 於人。宜頓兵所在,深壁固壘,至秋不了,乃進大軍。 《刁協傳》:協,遷尚書令,加金紫光祿大夫。悉力盡心,志 在匡救,帝甚信任之。以奴為兵,取將吏客使轉運,皆 協所建也。

《劉引傳》:引為平南將軍、都督江州諸軍、領江州刺史。 時朝廷空罄,百官無祿,惟資江州運漕。而引商旅繼 路,以私廢公。有司奏免引官。

GJfont鑒傳》:鑒,咸和初,領徐州刺史。祖約、蘇峻反。中書令 庾亮宣太后口詔,進鑒為司空。鑒去賊密邇,城孤糧 絕,人情業業,莫有固志,奉詔流涕,設壇場,刑白馬,大 誓三軍。乃遣將軍夏侯長等閒行,謂平南將軍溫嶠 曰:今賊謀欲挾天子東入會稽,宜先立營壘,屯據要 害,既防其越逸,又斷賊糧運,然後靜鎮京口,清壁以 待賊。賊攻城不拔,野無所掠,東道既斷,糧運自絕,不 過百日,必自潰矣。

《石季龍載記》:季龍,稱居攝趙天王。以租入殷廣,轉輸 勞煩,令中倉歲入百萬斛,餘皆儲之水次。令刑贖之 家得以錢代財帛,無錢聽以穀麥,皆隨時價輸水次 倉,及僭稱大趙天王。謀伐昌黎,遣渡遼曹伏將青州 之眾,戍於海島,運穀三百萬斛以給之。又以船三百 艘運穀三十萬斛詣高句麗,使典農中郎將王典率 眾萬餘屯田於海濱。又將討慕容皝,具船萬艘,自河 通海,運穀豆千一百萬斛於安樂城。

《王羲之傳》:羲之,為右軍將軍、會稽內史。與會稽王牋 陳浩不宜北伐,并論時事曰:千里饋糧,自古為難,況 今轉運供繼,西輸許洛,北入黃河。雖秦政之弊,未至 於此,而十室之憂,便以交至。今運無還期,徵求日重, 以區區吳越經緯天下十分之九,不亡何待。而不度 德量力,不弊不已,此封內所痛心歎悼而莫敢吐誠。 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願殿下更垂三思,解而更 張,令殷浩、荀羨還據合肥、廣陵,許昌、譙郡、梁、彭城諸 軍皆還保淮,為不可勝之基,須根立勢舉,謀之未晚, 此實當今策之上者。若不行此,社稷之憂可計日而待。安危之機,易於反掌,考之虛實,著於目前,願運獨 斷之明,定之於一朝也。又遺尚書僕射謝安書曰:頃 所陳論,每蒙允納,所以令下小得蘇息,各安其業。若 不耳,此一郡久以蹈東海矣。今事之大者未布,漕運 是也。吾意望朝廷可申下定期,委之所司,勿復催下, 但當歲終考其殿最。長吏尢殿,命檻車送詣天臺。三 縣不舉,二千石必免,或可左降,令在疆塞極難之地。 又自吾到此,從事常有四五,兼以臺司及都水御史 行臺文符如雨,倒錯違背,不復可知。吾又瞑目循常 推前,取重者及綱紀,輕者在五曹。主者GJfont事,未嘗得 十日,吏民趨走,功費萬計。卿方任其重,可徐尋所言。 江左平日,揚州一良刺史便足統之,況以群才而更 不理,正由為法不一,牽制者眾,思簡而易從,便足以 保守成業。倉督監耗盜官米,動以萬計,吾謂誅翦一 人,其後便斷,而時意不同。近檢校諸縣,無不皆爾。餘 姚近十萬斛,重斂以資姦吏,國用空乏,良可嘆也。 《毛寶傳》:寶子穆之,領建平太守、假節,戍巴郡。以子球 為梓潼太守。穆之與球伐苻堅,至於巴西郡,以糧運 乏少,退屯巴東。

《江GJfont傳》:GJfont,為吏部郎,長兼侍中。穆帝將修後池,起閣 道,GJfont上疏曰:今者二虜未殄,神州荒蕪,舉江左之眾, 經略艱難,漕揚越之粟,北餽河洛,兵不獲戢,運戍悠 遠,倉庫內罄,百姓力竭,軍國之用無所取給。方之往 代,豐弊相懸。損之又損,實在今日。伏惟陛下,登覽不 以臺觀,游豫不以苑沼。

GJfont鑒傳》:鑒子超,桓溫辟為征西大將軍掾。溫遷大司 馬,又轉為參軍,溫將伐慕容氏於臨漳,超諫以道遠, 汴水又淺,運道不通。溫不從,遂引軍自濟入河,超又 進策于溫曰:清水入河,無通運理。若寇不戰,運道又 難,因資無所,實為深慮也。今盛夏,悉力徑造鄴城,彼 伏公威略,必望陣而走,退還幽朔矣。若能決戰,呼吸 可定。設欲城鄴,難為功力。百姓布野,盡為官有。易水 以南,必交臂請命。但恐此計輕決,公必務其持重耳。 若此計不從,便當頓兵河濟,控引糧運,令資儲充備, 足及來夏,雖有賒遲,終亦濟剋。若舍此二策而連軍 西進,進不速決,退必愆乏。賊因此勢,日月相引,僶俛 秋冬,船道澀滯,且北土早寒,三軍裘褐者少,恐不可 以涉冬。此大限閡,非惟無食而已。溫不從,果有枋頭 之敗,溫深慚之。

《苻堅載記》:尚書令苻丕久圍襄陽,御史中丞李柔劾 丕以師老無功,請徵下廷尉。堅因遣其黃門郎韋華 持節切讓丕等,仍賜以劍,曰:來春不捷者,汝可自裁, 不足復持面見吾也。初,丕之寇襄陽也,將急攻之,苟 萇諫曰:今以十倍之眾,積粟如山,但徙荊楚人內於 許洛,絕其糧運,使外援不接,糧盡無人,不攻自潰,何 為促攻以傷將士之命。丕從之。及堅讓至,眾咸疑GJfont, 莫知所為。

丕在鄴進退路窮,乃謀於群寮。司馬楊膺唱歸順之 計。乃為表,遣焦逵以結殷勤。及慕容垂復圍鄴城。焦 逵既至。固陳丕款誠無貳,并宣楊膺之意,乃遣劉牢 之等率眾二萬,水陸運漕救鄴。

《郭瑀傳》:瑀,隱於臨松薤谷,鑿石窟而居。及苻氏之末, 略陽王穆起兵酒泉,以應張大豫,遣使招瑀。瑀歎曰: 臨河救溺,不卜命之短長;脈病三年,不豫絕其餐饋; 魯連在趙,義不結舌,況人將左衽而不救之。乃與敦 煌索嘏起兵五千,運粟三萬石,東應王穆。

《慕容超載記》:超,僭嗣偽位,引見群臣於東陽殿,議距 王師。公孫五樓曰:吳兵輕果,所利在戰,初鋒勇銳,不 可爭也。宜據大峴,使不得入,曠日延時,沮其銳氣。可 徐簡精騎二千,循海而南,絕其糧運,別敕段暉率兗 州之軍,緣山東下。腹背擊之,上策也。

《沮渠蒙遜載記》:蒙遜,僭即河西王位。遣其將運糧於 湟河,自率眾攻剋乞伏熾磐廣武郡。以運糧不繼,自 廣武如湟河,度浩亹。熾磐遣將乞伏魋尼寅距蒙遜, 蒙遜擊斬之。

《南齊書·文學傳》:祖沖之,為婁縣令,謁者僕射。以諸葛 亮有木牛流馬,乃造一器,不因風水,施機自運,不勞 人力。

《梁書·劉坦傳》:坦,除輔國長史、長沙太守,行湘州事。坦 嘗在湘州,多舊恩,道迎者甚眾。下車簡選堪事吏,分 詣十郡,悉發人丁,運租米三十餘萬斛,致之義師,資 糧用給。

《張惠紹傳》:惠紹,為中兵參軍,高祖使與軍主朱思遠 遊遏江中,斷郢、魯二城糧運。郢城水軍主沈難當帥 輕舸數十挑戰,惠紹擊破之。

《馬仙GJfont傳》:齊永元中,仙GJfont為豫州刺史。義師起,四方 多響應,高祖使仙GJfont故人姚仲賓說之,仙GJfont於軍斬 仲賓以殉。義師至新林,仙GJfont猶持兵於江西,日鈔運 漕,建康城陷,仙GJfont號哭經宿,乃解兵歸罪。高祖勞之 曰:射鉤斬袪,昔人弗忌。卿勿以戮使斷運,苟自嫌絕 也。《昌義之傳》:義之,天監二年,遷北徐州刺史,鎮鍾離。四 年,以州兵受節度,為前軍,攻魏梁城戍,克之。五年,高 祖以征役久,有詔班師,眾軍各退散,魏中山王元英 乘勢追躡,攻沒馬頭,城內糧儲,魏悉移之歸北。議者 咸曰:魏運米北歸,當無復南向。高祖曰:不然,此必進 兵,非其實也。乃遣土匠修營鍾離城,敕義之為戰守 之備。是冬,英果率眾,來寇鍾離。

《侯景傳》:太清二年八月,景發兵反。十二月,乞和。初,彭 城劉邈說景曰:大將軍頓兵已久,攻城不拔,今援眾 雲集,未易而破;如聞軍糧不支一月,運漕路絕,野無 所掠,嬰兒掌上,信在於今。未若乞和,全師而返,此計 之上者。景然其言,故請和。

《陳書·孔奐傳》:奐,山陰人。梁元帝即位,徵奐補揚州治 中從事史。時高祖作相,齊軍至後湖,四方壅隔,糧運 不繼,三軍取給,唯在京師,乃除奐為貞威將軍、建康 令。時累歲兵荒,戶口流散,勍敵忽至,徵求無所,高祖 剋日決戰,乃令奐多營麥飯,以荷葉裹之,一宿之間, 得數萬裹,軍人旦食,遂大破賊。

《高祖紀》:梁紹泰元年,詔授高祖侍中、大都督中外諸 軍事。齊遣安州刺史翟子崇、楚州刺史劉仕榮、淮州 刺史柳達摩領兵萬人,于胡墅渡米粟三萬石、馬千 匹,入于石頭,高祖遣侯安都領水軍夜襲胡墅,燒齊 船千餘艘,周鐵虎率舟師斷齊運輸,擒其北徐州刺 史張州,獲運舫米數千石。 二年,高祖遣錢明領水軍出江乘,要擊齊人糧運,盡 獲其船米。

《韋載傳》:載,京兆人。梁元帝時,授信武將軍、義興太守, 以眾降于高祖。高祖厚加撫慰。齊軍濟江,據石頭城, 高祖問計于載,載曰:齊軍若分兵先據三吳之路,略 地東境,則時事去矣。今可急于淮南即侯景故壘築 城,以通東道轉輸,別命輕兵絕其糧運,使進無所虜, 退無所資,則齊將之首,旬日可致。高祖從其計。 《任忠傳》:忠,為吳興內史。隋兵濟江,忠自吳興入赴,屯 軍朱雀門。後主召蕭摩訶以下于內殿定議,忠執議 曰:兵家稱客主異勢,客貴速戰,主貴持重。宜且益兵 堅守宮城,遣水軍分向南豫州及京口道,斷寇糧運。 待春水長,上江周羅GJfont等眾軍,必沿流赴援,此良計 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