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198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一百九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一百九十八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一百九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一百九十八卷目錄

 貢獻部紀事四

 貢獻部雜錄

 貢獻部外編

食貨典第一百九十八卷

貢獻部紀事四编辑

《金史阿疏傳》:「阿疏星顯,水紇石烈部人。父阿海勃菫, 事景祖、世祖。世祖破烏春還,阿海率官屬士民迎謁 于雙宜大濼,獻黃金五斗。」

世宗《昭德皇后烏林荅氏傳》:睿宗伐宋,得白玉帶,蓋 帝王之服御也。睿宗沒後,世宗寶畜之。后謂世宗曰: 「此非王邸所宜有也,當獻之天子。」世宗以為然,獻之 熙宗,于是悼后大喜。熙宗晚年頗酗酒,獨于世宗無 間。然海陵篡立,深忌宗室,烏帶譖秉德以為意在葛 王。秉德誅死,后勸世宗多獻珍異,以說其心。如故遼 骨睹犀、佩刀、吐鶻良玉、茶器之類皆奇寶也。海陵以 世宗恭順畏己,由是忌刻之心頗解。

《趙興祥傳》:「興祥為左宣徽使,近臣獻琵琶,世宗卻之, 謂興祥曰:朕憂勞天下,未嘗以聲技為心,自今勿復 有獻,宜悉諭朕意。」

《移剌道傳》:道為西北路招討使,故事,招討使到官,諸 部皆獻駝馬,多至數百,道皆卻之。數月皆復貢職。 《世宗紀》:「大定十年閏五月,夏國任得敬脅其主李仁 孝使上表,請中分其國。上問宰臣李石,石等以為事 係彼國,不如許之。上曰:『彼劫于權臣耳』。詔不許,并卻 其貢物。」

十一年正月,尚書省奏:「汾陽軍節度副史牛信昌生 日受饋獻,法當奪官。」上曰:「朝廷行事,苟不自正,何以 正天下尚書省、樞密院生日、節辰饋獻不少此,而不 問小官饋獻,即加按劾,豈正天下之道自今宰執、樞 密饋獻,亦宜罷去。」

十七年正月,有司奏高麗所進玉帶,乃石似玉者。上 曰:「小國無能辨識者,誤以為玉耳。且人不易物,惟德 其物,若復卻之,豈禮體耶?」

《黃久約傳》:「久約為賀宋生日副使,終禮而還,道經宿、 泗,見貢新枇杷子者,州縣調民夫遞進,還奏罷之。」 《完顏安國傳》:「安國以營邊堡功,召簽樞密院事,進拜 樞密副使,封道國公,卒。安國在軍旅,號令嚴明,諸部 入貢,安國能一一呼其祖先弟姪名字以戒諭之,諸 部皆震悚甚為鄰國所畏服。」

《世宗諸子傳》:「永成判平陽府事。承安改元,以覃恩進 封豫。明年冬,進馬八十匹,以資守禦之備。上賜詔獎 諭曰:卿夙有雋望,時惟茂親,通達古今,砥礪忠義。方 分憂於外服,來輸駿於上閑,欲助邊防,以增武備。惟 盡心於體國,乃因物以見誠。載念懇勤,良深嘉獎。」 《元史太祖紀》:「初,帝貢歲幣於金,金主使衛王允濟受 貢」於靜州,帝見允濟不為禮。允濟歸,欲請兵攻之。會 金主璟殂,允濟嗣位,有詔至國,傳言當拜受。帝問金 使曰:「新君為誰?」金使曰:「衛王也。」帝遽南面唾曰:「我謂 中原皇帝是天上人做,此等庸懦亦為之耶?何以拜 為!」即乘馬北去。金使還言,允濟益怒,欲俟帝再入貢, 就進場害之。帝知之,遂與金絕。

《也罕的斤傳》:「的斤,匣剌魯人。祖匣荅兒密立,以斡思 堅國哈剌魯軍三千來歸於太祖。又獻羊牛馬以萬 計。」

《阿沙不花傳》:阿沙不花者,康里國王族也。初,太祖拔 康里時,其祖母苫滅古麻里氏新寡,有二子,曰曲律、 牙。牙皆幼,國亂家破,無所依,欲去而歸朝廷。念無以 自達,一夕有數駝皆重負,突入營中,驅之不去,旦乃 繫駝營外,置所負其旁,夜復納營中,候有求者歸之。 如是十餘日,終無求者,乃發視其裝,皆西域重寶,驚 曰:「殆天欲資我而東耶?不然,此豈吾所宜有。」遂驅馳, 載二子越數國至京師。時太祖已崩,太宗立,盡獻其 所有,帝深異之。

《梁曾傳》:至元二十九年,令曾使安南。三十年八月還 京師。詔陳其方物,象鸚鵡於庭,而命曾引所獻象。曾 以袖引之,象隨曾轉,如素馴者。復命引他象亦然。帝 以曾為福人,且問:「汝亦懼否。」對曰:「雖懼君命,不敢違。」 帝稱善。

《仁宗紀》:詹事院臣啟金州獻瑟瑟洞,請遣使采之。帝 曰:「所寶惟賢,瑟瑟何用焉。若此者,後弗復聞。」淮東宣 慰使撒都獻玉觀音、七寶帽頂、寶帶、寶鞍,卻之。 《癸辛雜識》:伯顏丞相嘗至于闐國開省,於其國中開 井得白玉佛一,身高三四尺,色如截肪,照之皆見筋 骨脈胳,即貢之上方。

《元史文宗紀》:至順二年,燕鐵木兒言:「賽因怯列木丁
考證.svg
英宗時嘗獻寶貨於昭獻元聖太后,議給價鈔十二

萬錠,故相拜住奏酬七萬錠,未給。泰定間,以鹽引萬 六百六十道折鈔給之,今有司以詔書奪之還官。臣 等議,以為寶貨太后既已用之,以鹽引還之為宜。」從 之。

《癸辛雜識》:「近有貢獅子者,首類虎,身如狗,青黑色。官 中以為不類所畫者,疑非真其入貢之使,遂牽至虎 牢之側,虎見之,皆俯首帖耳不敢動。獅子隨溺於虎 之首,虎亦莫敢動也。以此知為真獅子焉。」

《明外史何真傳》:「真元末,累進江西福建行省右丞,仍 治廣贑州。時中原大亂,嶺表隔絕,有勸真效尉佗故 事者,不聽。累遣使由海道貢方物於朝。累進資德大 夫、行省左丞。」

《明通紀》:方國珍以金玉飾馬鞍轡來獻。上曰:「吾方有 事四方,所需者文武才能,所用者穀粟布帛,其他寶 玩,非所好也。」悉卻之。金華有民獻一女子,年方笄,能 作詩。上怒曰:「我取天下,豈以女色為心耶?」命誅於市, 以絕進獻。

《明外史明玉珍傳》:「玉珍僭即皇帝位,卒,子昇嗣。嗣位 之三年,是為明洪武元年。其明年,太祖遣使求大木, 昇遂獻方物。」

《太平清話》:太祖高皇帝常誦唐李山甫《上元懷古詩》, 吟哦不絕,且大書屏間。又極喜顧渚茶,定額貢三十 二斤,歲以為常。

《明外史趙秩傳》:「沈秩,烏程人。以福建行省都事使渤 泥。其王馬合謨沙辭曰:『渤泥數被蘇祿侵擾,國事不 靖,俟三年後入貢』。秩曰:『皇帝登大寶有年矣,東則日 本、高麗,南則交趾、占城、闍婆,西則土番,北則蒙古諸 部落,貢使接踵於道。王遣使已晚,何謂三年?王許之』。」 《方國珍傳》:「國珍聚眾為亂,盡有慶元、溫、台之地。太祖」 已取婺州,使主簿蔡元剛使慶元。國珍謀於其下曰: 「江左號令嚴明,恐不能與抗,況為我敵者,西有吳,南 有閩。莫若姑示順從,藉為聲援,以觀其變。」眾皆以為 然。國珍遣使奉書進黃金五十斤、白金百斤、文綺百 疋,太祖遣鎮撫孫養浩報之。

《李叔正傳》:「叔正為禮部侍郎,進尚書。日本國王良懷, 遣僧如瑤等,貢方物及馬疋。帝卻其貢,命叔正移書 責之。」

《蜀憲王椿傳》:洪武十一年封。二十三年,就藩成都。有 司私市蠻中物,或需索啟爭。椿請繒錦香扇之屬,從 王邸定為常貢,此外悉免宣索,蜀人由此安業。 《曾魯傳》:魯授禮部主事,安南陳叔明篡其主日熞位, 懼討,遣使入貢,以覘朝廷意。主客曹已受其表,魯取 副封視之曰:「尚書。」詰使者曰:「前王日熞今何驟更名?」 使者不敢諱,具言其實。帝曰:「島夷乃狡獪如此耶?」卻 其貢不受,由是器重。

《李原名傳》:「原名,為禮部尚書。安南國歲貢方物,帝念 其勞,民原名以帝意諭之,令三年一貢,為定制。」 《名山藏日本傳》:「丞相胡惟庸得罪懼誅,謀借倭不軌, 奏調金吾衛指揮林賢備倭明州,陰遣宣使陳得中 諭賢送日本,使出境,則誣指為寇以為功。賢聽惟庸 計,事覺,惟庸佯奏賢失遠人心,上謫居之倭中。既,惟 庸請」宥賢復職,上從之。惟庸以廬州人《李旺》充宣使, 召賢,且以密書奉日本王,借精銳人為用,王許之。賢 還,王遣僧如瑤等率精銳四百餘人來,詐獻巨燭,燭 中藏火藥兵器,比至,惟庸已敗。

《太平清話》:宋朝握團扇,其摺疊扇一名「撒扇」,自永樂 朝鮮貢始。

《明外史。仁宗誠孝皇后張氏傳》:「宣宗立時,海內泰寧, 帝入奉起居,出奉遊宴,四方貢獻,雖微物必先上皇 太后。」

《徐廷璋傳》:「廷璋,景泰初,舉進士,授工科給事中。四年 上言,蠻方屢貢金銀寶石、火雞白鹿之屬,未足為珍, 徒擾道路,請一切停罷。帝嘉之。」

《續己編》:福建布政使朱彰,交阯人而寓於蘇。景泰初, 謫為陝西莊浪驛丞。有西蕃使臣入貢一貓,道經於 驛,彰館之,使譯問貓何異而上供。使臣書示云:「欲知 其異,今夕請試之。」其貓盛罩於鐵籠,以鐵籠兩重納 著空屋內。明日起視,有數十鼠伏籠外盡死。使臣云: 「此貓所在,雖數里外,鼠皆來伏死。蓋貓之王也。」 《明外史朱英傳》:「成化二十年,英掌都察院事。明年正 月,星變,疏請禁邊節旦獻馬,四方分守監倉內官,勿 進貢品物,執政多持之不行。」

《彭韶傳》:「韶為四川副使,進按察使。時,雲南鎮守太監 錢能進金燈,擾道路,韶劾之不報,遷廣東左布政使。 中官奉使紛遝,鎮守顧恆,市舶韋眷,珠池黃福皆以 進奉為名,所至需求,民不勝擾。韶先後論奏最後,梁 方弟錦衣鎮撫德,以廣東其故鄉歸採禽鳥花木,害 尢酷。韶抗疏極諫,語侵方。方大怒,搆於帝。帝亦怒,命」 調之貴州。

《王恕傳》:「恕巡撫江南時,中官暴橫,四方輸上供物,監收者率要羨入織造,繒綵采花卉禽鳥者,絡繹道路。 恕先後論列,皆不納。妖人王臣夤緣授錦衣千戶,隨 中官王敬南行,採藥物珍玩,所至騷然,長吏多被辱。 勒蘇州諸生寫妖書,諸生王順等不勝憤,率眾擊之, 敬臣皆走匿,毆其從者。敬遂奏諸生抗命,恕亟疏言, 『當此凶歲,宜遣使賑濟,顧乃橫索玩好。昔唐太宗諷 梁州獻名鷹,明皇令益州織牛臂褙子,進琵琶桿撥、 鏤牙合子諸物,李大亮、蘇頲不奉詔。臣雖無似,有慕 斯人』。」因盡列敬等罪狀。

《憲宗貴妃萬氏傳》:「妃機警譎變,佞倖錢能、覃勤、汪直、 梁芳、韋興輩皆假貢獻,科斂民財,傾竭府庫,邀結貴 妃歡。」

《梁璟傳》:「孝宗嗣位,璟遷右副都御史,巡撫湖廣。帝登 極,詔書已罷四方額外貢獻,而提督武當山中官復 貢黃精、梅筍、茶芽諸物。璟力請停免,帝頗從其言。」 《周經傳》經,弘治二年擢禮部右侍郎。吐魯番貢獅子, 不由甘肅,假道滿剌加浮海至廣東。經卻貢,並不與 通。

《傅瀚傳》:「瀚弘治十三年,代徐瓊為禮部尚書,保定獻 白鵲,疏斥之。陝西巡撫熊翀以鄠縣民所得白玉璽 來獻,色微青,文曰:『受命于天,既壽永昌』。」背有螭紐,周 廣一尺四寸,厚二寸。翀等以為秦璽復出也。瀚率仝 列言:秦璽完毀,具載簡策。今所進璽,篆、紐皆不類,與 宋元所得璽色又殊,蓋後人倣為之。且帝王受命,在 「德不在璽。太祖製六璽,列聖相承百三十餘載,天休 滋至。受命之符,不在秦璽明矣。請姑藏內府。」帝是其 言,薄賞得璽者。

《耿裕傳》:「裕拜禮部尚書。初,撒馬兒罕及土魯番皆貢 獅子,甘肅鎮守太監傅德先圖形以進,巡按御史陳 瑤請卻之。裕等乞從瑤請,而治德違詔罪,帝不從。後 番使再至,留京師,頻有宣召。裕等言:番人不道,因朝 貢許其自新。彼復潛稱可汗,興兵犯順。陛下優假其 使,適遇倔強之時,彼將謂天朝畏之,益長桀驁。且番 人狡黠,不宜令出入內廷。獅子野獸,無足珍異。」帝即 遣其使還。

《周廣傳》:「曹琥為廣信同知,寧王暨鎮守中貴託貢獻, 頻有徵斂。琥攝府事,堅持不予,士民頌之。」

《戴銑傳》:「銑授兵科給事中,調南京戶科。武宗嗣位,言 四方歲辦,多非土產,勞費滋甚,宜蠲其所無。」

《徐文溥傳》:「王鑾為武昌知府,鎮守中官李景儒歲進 魚鮓,多科率,鑾疏請罷之。帝為飭景儒。」

《劉春傳》:「春正德八年拜禮部尚書。有綽吉我些兒者, 出入豹房,封大德法王,遣其徒二人還烏思藏,請給 國師誥命,如大乘法王例,歲時入貢,且得齎茶以行。 春持不可,帝命再議,春執奏曰:『烏思藏遠在西方,性 極頑獷,雖設四王撫化,其來貢必有節制,使不為邊 患。若許其齎茶,給之誥敕,萬一假上旨以誘羌人,妄 有請乞。不從失異俗心。從之則滋害』。」奏上,罷齎茶,卒 與誥命。已春,又奏:「西番俗信佛教,故祖宗承前代舊, 設立烏思藏諸司及陝西洮、岷、西川、松潘諸寺,令化 導番人,許之朝貢。貢期、人數,皆有定制。比緣諸番僻 遠,莫辨真偽。中國逃亡罪人,習其語言,竄身在內,又 多刱寺請額。番貢日增,雖罄民財,充賞不給,乞嚴核 以尊國體。」報可。廣東布政使羅榮等入覲,各言鎮守 內臣入貢之害。春列上累朝停革貢獻詔旨,且言四 方水旱盜賊,軍民困苦狀,乞罷諸鎮守臣。不納。 《沂陽日記》:韓苑洛性剛直,初舉進士,值劉瑾亂政,朝 士奪氣,同年多往謁之。有約公者,公卒不往。為浙江 按察僉事,分巡杭、嚴,獨持風裁。鎮守太監王堂并織 造中官有所求為于有司,率裁抑之。積忤既久,後因 富陽縣產茶與鰣魚二物皆入貢,採取時,民不勝其 勞擾。公目擊其患,作歌曰:「富陽山之茶,富陽江之魚。 茶香破我家,魚肥賣我兒。採茶婦,捕魚夫,官府考掠 無完膚。皇天本至仁,此地獨何辜?魚兮不出別縣,茶 兮不生別都,富陽山,何日頹?富陽江,何日枯?山頹茶 亦死,江枯魚亦無。山不頹,江不枯,吾民何以甦?」後被 鎮守奏,公作歌怨謗,阻絕進貢,逮至京,下錦衣獄,褫 其官。公初被逮時,杭府縣贈錦衣官校金,祈途中寬 挺。公斥之曰:「死則死耳,何以金為?」及府縣贈公路費, 公悉揮之挺,挺不屈,真烈丈夫哉!

《明外史席書傳》:「書以右副都御史巡撫湖廣。中官李 鎮、張暘假進貢及御鹽名,斂財十餘萬,書疏發之。」 《趙錦傳》:「錦家居十五年,穆宗即位,進光祿卿。江陰歲 進子鱭萬斤,奏減其半。」

《張翀傳》:翀起戶科,世宗即位,詔罷天下額外貢獻。其 明年,中都鎮守內官張陽復貢新茶,禮部請遵詔禁, 不許。翀言:「陛下詔墨未乾,旋即反汗,人將窺測朝廷, 玩侮政令。且揚名貢茶,實雜致他物,四方效尢,何所 底極。願守前詔,毋墮奸謀。」不聽。寧夏歲貢紅花,大為 軍民害。內外鎮守官蒞任,率貢馬謝恩,翀皆請罷之。

帝雖是其言,不能從
考證.svg
《黎貫傳》:貫授御史,世宗登極,詔書禁四方貢獻,後鎮

守中貴貢如故。貫上言:「陛下明詔甫頒,而諸內臣曲 說營私,希恩固寵。其假朝命以徵取者謂之額,而自 挾以獻者謂之額外。罔虐百姓,致朝廷之澤壅而不 流,非所以昭大信,彰君德也。」

《夏良勝傳》:「陳九川為主客郎中正,貢獻名物。會天方 國貢玉石,九川簡去其不堪者。通事胡士紳假番人 詞,訐九川盜貢玉。獄成,九川戍鎮海衛。」

《蔣瑤傳》:瑤為荊州知府,調揚州,傳旨徵異物,瑤具對 非揚產。帝曰:「苧白布亦非揚產耶?」瑤不得已,為獻五 百匹。

《王廷相傳》:「廷相為南京兵部尚書。初,有詔省進貢快 船,守備太監賴義復求增,廷相請酌物重輕,以定船 數,而大減宣德以後傳旨非祖制者。」

《歐陽重傳》:「重嘉靖六年巡撫應天,尋改雲南。雲南歲 貢金千兩,費不貲。大理太和蒼山產奇石,鎮守中貴 遣軍匠工鑿山崩,壓死無算。重皆疏論浮費,大省,山 得永閉。」

《鄭一鵬傳》:「一鵬官至戶科左給事中,魯迷貢獅子、西 牛、西狗、西馬及珠玉諸物。一鵬引漢閉玉門關,謝西 域故事,請敕邊臣量行賞賚,遣還國,勿使入京,彰朝 廷不寶遠物之盛德。不聽。」

《解一貫傳》:「張錄擢御史。嘉靖初,西域魯迷貢獅子、西 牛方物,言所貢玉石計費二萬三千餘金,往來且七 年,邀中國重賞。錄言:明王不貴異物,今二獅日各飼 一羊,是歲用七百餘羊也。牛食芻菽,今乃食果餌,則 食人之食矣。願返其獻,歸其人,薄其賞,以阻希望心。 帝不能用。」

《蜀憲王椿傳》:正德三年,成王讓栩嗣。嘉靖二十年,建 太廟,獻黃金六十斤,白金六百斤,酬以玉帶幣帛。 《張原傳》:原授吏科給事中,疏陳汰穴食,慎工作,禁貢 獻、明賞罰,廣言路,進德學六事,中言:「天下幅員萬里, 一舉事而計臣輒告匱,民貧故也。民何以貧,蓋守令 之裒斂,中臣之貢獻為之。比年軍需雜輸,十倍前制, 皆」取辦守令。守令假以自殖,又倍於上供。民既困矣, 而貢獻者復巧立名目,爭新競異,號曰「孝順」,彼豈損 己之財以娛陛下哉?不過取之民耳。取於民者十百, 進於上者一二,朝廷何樂於此而受之?至人君馭下, 惟賞與罰。邇者庸才廝養,莫不封侯腰玉。禦敵者竟 未沾恩,覆軍者多至逃罪。或足不出門「而受賞,身不 履陣而奏功,此士卒所由解體也。」疏入,權倖惡之,傳 旨謫新添驛丞。

《葉向高傳》:「吳道南擢禮部右侍郎。遇事有操執,明達 政體。朝鮮貢使歸,請市火藥,執不予。土魯番貢玉,請 勿納。」

《張四維傳》:「四維累至吏部尚書,中極殿大學士。雲南 貢金後期,帝欲罪守土官,又詔雲南舊貯礦銀二十 萬,皆以四維言而止。有詔,江西陶磁器十萬,多奇巧 難成,四維亦力諫。」

貢獻部雜錄编辑

《詩經豳風七月二》之日,「其同載纘武功。言私其豵,獻 豜于公。」

《魯頌泮水》「憬彼淮夷,來獻其琛。元龜象齒,大賂南金。」 《商頌殷武》:「昔有成湯,自彼氐羌,莫敢不來享。」享,獻 也。

《禮記·郊特牲》:「大夫有獻弗親,君有賜不面拜,為君之 答己也。」

《管子山國軌》篇:「女貢織帛,苟合於國奉者,皆置而券 之。」

《輕重篇》:「桓公召管子而問曰:『安用金而可』?管子對曰: 『請以令使賀獻。出正籍者必以金,金坐長而百倍,運 金之重以衡萬物,盡歸於君。此陰王之謀』。」

《越絕書》:「殷湯遭夏桀無道,殘賊天下,於是湯用伊尹, 行至聖之心,見桀無道虐行,故伐夏放桀而王道興 躍,革亂補弊,移風易俗,改制作新,海內畢貢,天下承 風,湯以文聖,此之謂也。」

《風俗通義三皇篇》:「伏者,別也,變也;羲者,獻也,法也。伏 羲始別八卦,以變化天下,天下法則,咸伏貢獻,故曰 伏羲也。」

《中論爵祿篇》:「『舜為匹夫,猶民也,及其受終于文祖,稱 曰『予一人』。則西王母來獻白環』。周公之為諸侯猶臣 也。及其踐明堂之祚,負斧扆而立,則越裳氏來獻白 雉。故身不尊則施不光,居不高則化不博。《易》曰:『豐亨, 無咎,王假之,勿憂,宜日中』。身尊居高之謂也。」

《博雅》《釋言》:「奉,貢獻也。」

《博物志·周書》曰:「西域獻火浣布,昆吾氏獻切玉刀。」火浣布汙,燒之則潔。刀切玉如䗶布,漢世有獻者,刀則 未聞。

《抱朴子·君道篇》:「靈禽貢于彤庭,瑤環獻自西極。」 《巴志》:「巴國,其地東至魚服,西至僰道,北接漢中,南極 黔、涪。桑蠶紵、魚、鹽、銅、鐵、丹、漆、茶、蜜、靈龜、巨犀、山雞、白 雉、黃潤鮮粉,皆納貢之。」

《蜀志》:「郪縣有山原田富國鹽,井濮出好棗。宜君山出 麋尾,特好,入貢。」

《竹譜》:箘簬《載籍》,貢各荊鄙。箘簬二竹,亦皆中矢,皆出 雲夢之澤。《禹貢》篇「出荊州。」《書》云:「底貢厥名。」言其有美 名,故貢之也。大較故是會稽箭數耳,皮特黑澀,以此 為異。《呂氏春秋》云:「駱越之箘。」然則南越亦產,不但荊 也。

《吳錄》:宜春泉水《地道記》曰:宜春縣出美酒,隨歲貢上。 《述異記》:南海山出千步香,佩之香聞於千步也。今海 嵎有千步草,是其種也。葉似杜若而紅碧。《雜貢籍》曰: 「南郡貢千步香。」

《酉陽雜俎》:「左行草使人無情。范陽長貢。」

《嶺表錄異記》:「廉州海水之中有洲島,島上有大池,謂 之珠海,每年刺史修貢,自監珠戶入池采珠,以充貢 賦。」《耆舊傳》云:「太守貪珠即逃去。孟嘗還,珠之池,皆生 老蚌,剖而取珠。池在海上,其底與海通。又池水至深, 無可測也,取小蚌肉貫之篾曝乾,謂之珠母,容桂人 率如脯,燒之以薦酒,內有細珠如梁粟。」乃知珠池之 蚌,隨其大小,悉胎中有珠矣。

《吳地記》:餘杭山有白土,如玉,甚光潤,吳中每年取以 充貢,號曰「石脂」,亦曰「白堊白。」 《老學庵筆記》:《宋白集》有《賜諸道節度觀察、防禦、團練、 刺史知州以下賀登極進奉詔書》云:「朕仰承先訓,纘 嗣丕基。眷命曆之有歸,想寰區之同慶。卿輒由俸祿, 恭備貢輸。遙陳稱賀之誠,知乃盡忠之節。省覽嘉歎, 再三在懷。實真廟登極時詔書也。」乃知是時貢物,皆 守臣以俸祿自備。今既以庫金為貢,而推恩則如故, 可謂「厚恩」矣。

《容齋隨筆》:東坡作《石砮記》云:「《禹貢》荊州貢礪、砥、砮、丹 及箘、簬、楛。梁州貢砮、磬。至春秋時,隼集於陳廷,楛矢 貫之。石砮長尺有咫,問於孔子,孔子不近取之荊梁, 而遠取之肅慎。則荊梁之不貢此久矣。」顏師古曰:「楛 木堪為笴,今豳以北皆用之。」以此考之,用楛為矢,至 唐猶然。而用石為砮,則自春秋以來莫識矣。按《晉書· 邑婁傳》有石砮楛矢國,有山出石,其利入鐵。周武王 時獻其矢砮。魏景元末亦來貢。晉元帝中興,又貢石 砮,後通貢於石虎,虎以夸李壽者也。《唐書黑水靺鞨 傳》:「其矢石鏃,長二寸。」蓋楛砮遺法。然則東坡所謂「春 秋以來莫識」,恐不考耳。予家有一砮,正長二寸,豈黑 水物乎?

《容齋續筆》:湯問伊尹,使為四方獻令。伊尹請令正東 以魚皮之鞞、鰂醬、鮫瞂、利劍,正南以珠璣、玳瑁、象齒、 文犀,正西以丹青、白旄、江歷、龍角,正北以橐駝、騊駼、 駚騠、良弓為獻。湯曰:「善。」凡此皆無所質信,姑錄之以 貽博雅者。唐太宗時,遠方諸國來朝貢者甚眾,服裝 詭異,顏師古請圖以示後,作《王會圖》蓋取諸此。 明皇初即位,以風俗奢靡,制乘輿服御金銀器玩,令 有司銷燬,以供軍國之用。其珠玉錦繡,焚于殿前,天 下毋得復采織。罷兩京織錦坊。予謂金玉錦繡勿珍 而尚之可也,何必焚之殿前,明以示外,使家喻戶曉 哉!其後楊貴妃有寵,織繡之工專供妃院者七百人, 中外爭獻器服珍玩。嶺南經略使張九皋、「廣陵長史 王翼,以所獻精靡,九皋加三品,翼入為戶部侍郎」,天 下從風而靡。明皇之始終,一何不同如此哉!

《容齋四筆》:唐太宗時,吐蕃祿東贊上書,以謂「聖功遠 被,雖鴈飛于天,無是之速。」鵝猶鴈也,遂鑄金為鵝以 獻。

《唐書·地理志》:「襄州土貢漆器庫路真二品,十乘花文 五乘庫。」路真者,漆器名也,然其義不可曉。《元豐九域 志》云:「貢漆器二十事。」

《朱子語類》:問:《周禮》五服之貢,限以定名,不問其地之 有無,與《禹貢》不合,何故?曰:一代自有一代之制,他大 概是近處貢重底物事,遠處貢輕底物事,恰如《禹貢》 所謂「納銍納秸」之類。

《清波雜志》:自熙寧後始貴密雲龍,每歲頭綱修貢,奉 宗廟及供玉食外,賚及臣下無幾,戚里貴近丐賜尢 繁。宣仁一日慨歎曰:「令建州今後不得造密雲龍,受 他人煎炒不得也。」出來道:「我要密雲龍,不要團茶,揀 好茶吃了,生得甚意智。」此語既傳播于縉紳間,由是 密雲龍之名益著。淳熙間,親黨許仲啟官蘇沙,得《北 宛修貢錄》序以刊行。其間載歲貢十有二綱,凡三等, 四十有一名。第一綱曰龍焙,貢新止五十餘夸貴重 如此,獨無所謂密雲龍。豈以貢新易其名,或別為一 種,又居密雲龍之上耶?葉石林云:熙寧中,賈青為福 建轉運使,取小團之精者為密雲龍,以二十餅為斤而雙袋謂之雙角,大小團,袋皆緋,通以為賜。《密雲龍》 獨用黃云。

李氏《刊誤》:「戊戌歲閱報狀,見潤州節度進應天節白 金二千六百五十七兩。臣下獻壽,國有常儀。少曷不 曰二千兩,多曷不曰三千兩。奇零微纖,無異償債,豈 臣子之禮哉!」

《碧雞漫志》:《菩薩蠻》,《南部新書》及《杜陽雜編》云:大中初, 女蠻國入貢,危髻金冠,纓絡被體,號「菩薩蠻隊,遂製 此曲。」

荔枝香《唐史·禮樂志》云:「帝幸驪山,楊貴妃生日,命小 部張樂,長生殿奏新曲,未有名。會南方進荔枝,因名 曰《荔枝香》。」《脞說》云:「太真妃好食荔枝,每歲忠州置急 遞上進,五日至都。天寶四年,荔枝滋甚,比開籠時,香 滿一室。供奉李龜年撰此曲進之,宣賜甚厚。」《楊妃外 傳》云:「明皇在驪山,命小部音樂於長生殿奏新曲,未」 有名。會南海進荔枝,名曰《荔枝香》。

《物類相感志》:東夷木,《晉起居注》云:「大始中,東夷獻一 木,青白色,燒之不盡而炎出。帝臨軒,集百僚以視之, 異時常之火。」《大荒經》云:「此肅慎木不可力致。其落棠 國中有木,名曰落棠,中國有聖主明王。此木茂盛,愈 常則來獻貢,不來則疲中國矣。」

《誠齋雜記》:遼東人以白頭豕為奇異,獻之天子。 《讀書鏡》:為吏最忌作俑。自古有一小物獻貢,遂貽地 方無窮之害者,東京交趾七郡貢生荔枝,十里一置, 五里一候,晝夜奔騰,有毒蟲猛獸之害。臨武長唐羌 上書言狀,和帝詔太官省之。我朝各鎮戍鎮內官競 以所在土物進奉,謂之「孝順。」陝西有木,實名「榲桲」,肉 色似桃,而上下平正如柿。其氣甚香,其味酸澀,以蜜 制之,歲進貢,然終非佳味也。太監王敏鎮守陝西時, 始奏罷之,省費頗多。常熟知縣郭南,上虞人。虞山出 軟栗,民有獻南者,南亟命種者悉拔去,云「異日必有 以此殃害常熟之民。」其為民遠慮如此。東坡《荔枝嘆》 注云:「大小龍茶始於丁晉公,而成於蔡君」謨。歐陽永 叔聞君謨進《小龍團》,驚嘆曰:「君謨士人也,何至作此 事?」乃知始作俑者,不特興厲階,且至壞人品。故曰:「無 為福先,無為禍始。」

《太平清話》:「宋奉宸庫有玻璃母一篚,初不知其美,諸 璫分去,後爇之作花,香氣清郁可愛,詔收集之。」此大 食國所獻,即于闐古名也。今產不見志。

《雲煙過眼錄》:「閻立本《西旅貢獅子圖》」,獅子黑色,類熊, 而猴貌大尾,殊與今時獅子不同。聞近者外國所貢, 正此類也。

閻立本《職貢獅子圖》。大獅二,小獅數枚,虎首而熊身, 色黃而褐,神采粲然,與世所畫獅子不同。胡王倨坐 甚武,傍有女妓數人,各執胡琴之類,傍有執事十餘 人,皆沈著痛快。高宗題閻立本《職貢獅子圖》,前有「睿 思東閣」大印。

貢獻部外編编辑

《拾遺記》:「顓頊時,溟海之北有勃鞮之國,人皆衣羽毛, 無翼而飛,日中無影,壽千歲,食以黑河水藻,飲以陰 山桂脂,憑風而翔,乘波而至。中國氣暄,羽毛之衣稍 稍自落。帝乃更以文豹為飾,獻黑玉之環,色如淳漆, 貢元駒千匹。帝以駕鐵輪騁勞殊鄉絕域,其人依風 泛黑河以旋其國也。」

高辛氏時,有《丹丘》之國,獻瑪瑙甕,以盛甘露。帝德所 洽,被於殊方,以露充於廚也。

員嶠山有冰蠶,長七寸,以霜雪覆之,然後作繭,長一 尺,其色五彩,織為文錦,入水不濡,以之投火,經宿不 燎。唐堯之世,海人獻之,堯以為「黼黻。」

帝堯時,有秪支之國獻重明之鳥,一名「雙睛。」言雙睛 在目,狀如雞,鳴似鳳,時解落毛羽,肉翮而飛,能搏逐 猛獸虎狼,使妖災群惡不能為害。

《說苑權謀篇》:「湯欲伐桀,伊尹請阻乏貢職,以觀其動。 桀怒,起九夷之師以伐之。伊尹曰:『未可。彼尚能起九 夷之師,是罪在我也』。湯乃謝罪請服,復入貢職。明年, 又不供貢職。桀怒,起九夷之師不起。伊尹曰:『可矣』。湯 乃興師伐而殘之,遷桀南巢氏焉。」按伊尹事湯斷無此事皆戰國奸人

之言故入外編

《拾遺記》:「成王四年,旃塗國獻鳳雛,載以瑤華之車,飾 以五色之玉,駕以赤象,至於京師,育於靈禽之苑。飲 以瓊漿,飴以雲實。二物皆出上元仙方。鳳初至之時, 毛色文彩彪發。及成王封泰山,禪社首之後,文彩炳 燿,中國飛走之類,不復喧鳴,咸服神禽之遠至也。 五年,有因祇之國,去王都九萬里,獻女工一人,體貌輕」潔,被纖羅雜繡之衣,長袖修裾,風至則結其衿帶, 恐飄颻不能自止也。其人善織,以五色絲內於口中, 手引而結之,則成文錦。其國人來獻,有雲崑錦文,似 雲從山岳中出;有列堞錦文,似雲霞覆城,雉樓堞;有 雜珠錦文,似貫珠佩也;有篆文錦文,似大篆之文也; 有列明錦文,似列燈燭也。幅皆廣三尺。其國丈夫勤 於耕稼,一日鋤十頃之地。又貢嘉禾,一莖盈車。故時 俗《四言詩》曰:「力勤十頃,能致嘉穎。」

六年,《燃丘》之國獻比翼鳥,雌雄各一,以玉為樊。其國 使者皆拳頭尖鼻,衣雲霞之布,如今朝霞也。

《述異記》:「周昭王二十四年,塗修國獻青鳳丹鵲,各一 雌一雄。孟夏之時,鳳鵲皆脫易毛羽,聚鵲翅以為扇, 緝鳳羽以飾車蓋也。」扇一名遊飄,二名條翮,三名虧 光,四名仄影。時東甌獻二女,一名延娟,二名延娛。使 二人更搖此扇,侍於王側,輕風四散,冷然自涼。此二 人辯口麗辭,巧善歌笑,步塵上無跡,行日中無影。 《國語》:穆王征犬戎,得四白狼、四白鹿以歸,自是荒服 不至。

《海內十洲記》:「周穆王時,西域獻夜光常滿杯,受三升。 杯是白玉之精,光明夜照,冥夕出杯於中庭以向天, 比明而水,計已滿於杯中。」

《拾遺記》:「周靈王時,有韓房者,自渠胥國來獻玉駝,高 五丈,虎魄鳳凰,高六尺。火齊鏡,廣三尺,闇中視物如 晝,向鏡語則鏡中影應聲而答。」

祖梁國獻蔓金苔,色如黃金,若縈聚之,大如雞卵,投 於水中,蔓延於波瀾之上,光出照日,皆如火生水上 也。乃於宮中穿池,廣百步,時觀此苔,以樂宮人。宮人 有幸者,以金苔賜之,置添盤中,照耀滿室,名曰「夜明 苔。」著衣襟則如火光。

方丈山左右種恆春之樹,葉如蓮花,芬芳如桂,花隨 四時之色。昭王之末,仙人貢焉,列國咸賀。王曰:「寡人 得恆春矣,何憂太清不至。」恆春一名沈生,如今之沈 香也。

孝惠帝二年,四方咸稱車書同文軌,天下太平,干戈 偃息,遠國殊鄉,重譯來貢。時有道士姓韓名稚,則韓 終之裔也,越海而來,云是東海神,使聞聖德洽乎區 宇,故悅服而來庭。孝惠何德而海神遣使其妄可知 《洞冥記》:「波祇國,亦名波弋國,獻神精香草,亦名荃蘼, 一名春蕪。一根百條,其間如竹,節柔軟,其皮如絲,可 為布,所謂春蕪布,亦名香荃布,堅密如冰紈也。握一 片,滿室皆香,婦人帶之,彌月芬馥。」

元鼎五年,郅支國貢馬肝石百斤,常以水銀養之,內 玉櫃中,金泥封其上。國人長四尺,惟餌此石而已。半 青半白,如今之馬肝。舂碎以和九轉之丹,服之彌年 不饑渴,以之拂髮,白者皆黑。帝坐群臣於甘泉殿,有 髮白者,以石拂之,應手皆黑。是時公卿語曰:「不用作 方伯,惟須馬肝石。」

吠勒國貢文犀四頭,狀如水兕,角表有光,因名明犀。 置暗中有光影,亦曰影犀。織以為簟,如錦綺之文。 《拾遺記》:元封元年,浮忻國貢蘭金之泥。此金出湯泉, 盛夏之時,水常沸湧,有若湯火,飛鳥不能過。國人常 見水邊有人冶此金為器。金狀混混若泥,如紫磨之 色。百鑄其色變白,有光如銀,則銀燭是也。常以此泥 封諸匣及諸宮門,鬼魅不敢干。當漢世,上將出征 及使絕國,多以此泥為璽封。衛青、張騫、蘇武、傅介子 之使,皆受金泥之璽封也。武帝崩後,此泥乃絕焉。 《博物志》:「漢武帝時,弱水西國有人乘毛車以渡弱水, 來獻香者。帝謂是常香,非中國之所乏,不禮其使。留 久之,帝幸上林苑,西使至乘輿間,并奏其香。帝取之 看,大如鸞」卵,三枚與棗相似。帝不悅,以付外庫。後長 安中大疫,宮中皆疫病,帝不舉樂,西使乞見,請燒所 貢香一枚,以辟疫氣。帝不得已聽之。宮中病者,登日 並差。長安中百里,咸聞香氣芳積九十餘日,香猶不 歇。帝乃厚禮發遣餞送。一說漢制,獻香不滿斤,西使 臨去,乃發香氣如大豆者,拭著宮門,香氣聞長安數 十里,經數日乃歇。

《拾遺記》:董偃以玉精為盤,貯冰於膝前,玉精與冰同 其潔澈,侍者謂「冰之無盤,必融濕席。」乃合玉盤拂之 落階下,冰玉俱碎,偃以為樂。此玉精,千塗國所貢也, 武帝以此賜偃。

《洞冥記》:西域獻火龍,高七尺,映日看之,光如聚炬火。 有童子遙見有黃鵠白首鼓翅於帝前,即方朔著黃 綾衣,頭已斑白,漢朝皆異其神化,而不測其年矣。 元封三年,數過國獻能言龜一頭,長一尺二寸,盛以 青玉匣,廣一尺九寸,匣上豁一孔以通氣。東方朔曰: 「唯承桂露以飲之」,置於通風之臺上,欲往卜命朔而 問焉,「言無不中。」

元封三年,大秦國貢花蹄牛,其色駮,高六尺,尾環繞 其身,角端有肉,蹄如蓮花,善走多力。帝使輦銅石以 起望仙宮,跡在石上,皆如花形。故陽關之外花牛津

時得異石,長十丈,高三丈,立於望仙宮,因名「龍鍾石
考證.svg
武帝末,石自陷入地,唯尾出土上,今人謂「龍尾墩」也。

元封四年,修彌國獻駮騾,高十尺,毛色赤斑,皆有日 月之象。帝以金埏為鎖,絆,以寶器盛芻以飼之。 《述異記》:「漢武帝時,西方日支國有獻活人草三莖。有 人死者,將草覆面,即活之矣。」

《拾遺記》:「宣帝地節元年,樂浪之東有背明之國來貢 其方物,言其鄉在扶桑之東,見日出於西方,其國昏 昏常闇,宜種百穀,名曰融澤,方三千里,五穀皆良,食 之後天而死。有浹日之稻,種之十旬而熟。有翻形稻, 言食者死而更生,夭而有壽。有明清稻,食者延年也。 清腸稻,食一粒歷年不饑。有搖枝粟,其枝長而弱,無」 風常搖,食之益髓。有鳳冠粟,似鳳鳥之冠,食者多力。 有游龍粟,枝葉屈曲似游龍也。有瓊膏粟,白如銀,食 此二粟,令人骨輕。有繞明豆,其莖弱,自相縈纏。有挾 劍豆,其莢形似人挾劍,橫斜而生。有傾離豆,言其豆 見日則葉垂覆地,食者不老不疾。有延精麥,延壽益 氣。有昆和麥,調暢六腑。有輕心麥,食者體輕。有醇和 麥,為麴以釀酒,一醉,累月食之,凌冬可袒。有含露麥, 穟中有露,味甘如飴。有紫沉麻,其實不浮。有雲冰麻, 實冷而有光,宜為油澤。有通明麻,食者夜行不持燭。 是苣蕂也,食之延壽,後天而老。其北有草,名虹草,枝 長一丈,葉如車輪,根大如轂,花似朝虹之色。昔齊桓 公伐山戎,國人獻其種,乃植於庭,云霸者之瑞也。有 宵明草,夜視如列燭,晝則無光,自消滅也。有紫菊,謂 之「目精」,一莖一蔓,延及數畝,味甘,食者至死不饑渴。 有焦茅,高五丈,燃之成灰,以水灌之,復成茅也,謂之 「靈茅。」有黃渠草,映日如火,其堅韌若金,食者焚身不 熱。有夢草,葉如蒲,莖如蓍,採之以占吉凶,萬不遺一。 又有《聞遐草》,服者耳聰,香如桂,莖如蘭。其國獻之,多 不生實,葉多萎黃。詔並除焉。

地節二年,《合塗》國貢其珍怪。其使云:「去王都七萬里, 鳥獸皆能言語,雞犬死者,埋之不朽。」經歷數世,其家 人遊於山阿海濱地中聞雞犬鳴吠,主乃握取,還家 養之。毛羽雖禿落更生,久乃悅澤。

明帝陰貴人夢食瓜甚美,帝使求諸方國。時燉煌獻 異瓜種,恆山獻巨桃核。瓜名穹隆,長三尺而形屈曲, 味美如飴。父老云:「昔道士從蓬萊山得此瓜,云是崆 峒靈瓜,四劫一實。東王公、西王母遺核於此地,世代 遐絕,其實頗存。」又說巨桃霜下結花,隆暑方熟,亦云 仙人所食。帝使植於霜林園。

建安三年,胥徒國獻沈明石雞,色如丹,大如燕,常在 地中,應時而鳴,聲能遠徹。其國聞其鳴,乃殺牲以祀 之。當鳴處掘地則得此雞。若天下太平,翔飛頡頏,以 為嘉瑞,亦為寶雞。其國無雞犬,聽地中候晷刻。《道家》 云:「昔仙人桐君採石,入穴數里,得丹石雞,舂碎為藥, 服之者令人有聲氣,後天而死。」昔漢武帝寶鼎元年, 西方貢珍怪,有琥珀燕,置之靜室,自然鳴翔。蓋此類 也。《洛書》云:「皇圖之寶,土德之徵,大魏之嘉瑞。」

明帝即位二年,起靈禽之園。遠方國所獻異鳥殊獸, 皆畜此園也。昆明國貢嗽金鳥,《人》云「其地去燃州九 千里出此鳥,形如雀而色黃,羽毛柔密,常翱翔海上」, 羅者得之,以為至祥。聞大魏之德,被於遐遠,故越山 航海,來獻大國。帝得此鳥,畜於靈禽之園,飴以真珠, 飲以龜腦。鳥常吐金屑如粟,鑄之可以為器。昔漢武 帝時。有人獻神雀。蓋此類也。

因墀國獻五足獸,狀如獅子,玉錢千緡,其形如環,環 重十兩,上有「天壽永吉」之字。問其使者:五足獸是何 變化,對曰:「東方有解形之民,使頭飛於南海,左手飛 於東山,右手飛於西澤,自臍已下,兩足孤立。至暮,頭 還肩上,兩手遇疾風飄於海外,落元洲之上,化為五 足獸,則一指為一足也。其人既失兩手,使傍人割裏」 肉以為兩臂,宛然如舊也。因墀國在西域之北,送使 者以鐵為車輪,十年方至晉。及還,輪皆絕銳,莫知其 遠近也。

《杜陽雜編》:唐順宗時,西域進美玉二,一員一方,徑各 五寸,光彩凝冷,可鑑毛髮。時伊祁元解坐於上前,熟 視之曰:「此龍虎玉也。員生於水,龍寶之;方生於山,虎 寶之。」詢使人,果得之漁獵者。

《瑯嬛記》:王維為岐王畫一大石,信筆塗抹,自有天然 之致。王寶之,時罘罳間獨坐注視,作山中想,悠然有 餘趣。數年之後,益有精彩。一旦大風雨中,雷電俱作, 忽拔石去,屋宇俱壞,不知所以。後見空軸,乃知畫石 飛去耳。憲宗朝,高麗遣使言:「幾年月日,大風雨中,神 嵩山上飛一奇石,下有王維字印,知為中國之物,王」 不敢留,遣使奉獻。上命群臣以維手蹟較之,無毫髮 差謬。上始知維畫神妙,遍索海內,藏之宮中。地上俱 灑雞狗血壓之,恐飛去也。

《清波雜志》:「季才元大臨,元祐間知汝州。時辰州貢丹 砂,道葉縣遺其二篋,乃化為二雉,鬥山谷間,耕者獲 之。」

《癸辛雜識》:馬八二國進貢二人,皆女子,黑如崑崙,其陰中如火,或有元氣不足者,與之一接,則有大益於 人。又有二人能按摩百疾,不勞藥餌。或有心腹之疾, 則以藥少許塗兩掌心,則昏如醉,凡一晝夜始醒。皆 異聞也。或謂此數人至前途,因不服水土皆殂。 《芸窗私志》:「北胊國獻吸火水晶瓶,縱烈火野外,㩦瓶 口向」之,頃刻數頃之,火皆吸入瓶中,瓶亦不熱,亦無 餘煙。自是宮中無火患。惠文與華陽夫人滅燭皆用 之。

死,故凡馬皆畏之,名曰「馬見愁。」宣宗時,國人獻其皮, 帝賜群臣編為馬鞭,一揚即走,謂之「不須鞭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