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246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二百四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二百四十六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二百四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二百四十六卷目錄

 國用部彙考六

  宋四理宗端平一則 嘉熙二則 淳祐一則 寶祐一則 度宗咸淳一則

  金太宗天會一則 熙宗天眷一則 皇統一則 海陵正隆一則 世宗大定七則 章

  宗明昌二則 承安三則 泰和一則 宣宗貞祐二則 興定三則 哀宗正大二則

  元一總一則 世祖中統三則 至元二十九則 成宗元貞一則 大德九則

食貨典第二百四十六卷

國用部彙考六编辑

宋四编辑

理宗端平元年詔尚書省計簿房置局稽考國用編端平會稽錄臣僚請倣周制命相臣制國用编辑

按《宋史理宗本紀》不載 按《續文獻通考》。端平元年, 都省言,「近來戶部財賦。會計不明。用度無節。」詔令尚 書省計簿房置局稽攷。委都司官同樞密院編修官 編類《端平會計錄》。仍令條具來上。權置檢閱文字二 員。尋差宣教郎趙與時、承事郎趙汝暨。時。臣寮奏,「古 者冢宰制國用。必於歲杪。視年豐耗。量入為出。願陛 下特命宰臣兼制國用,以參知政事同知,使人主不 得越制過取,有司不得違制擅支,上下一心,君臣同 德,會計有局,檢閱有官,庶幾財用日益,則國用濟矣。」 從之。侍御史李鳴復奏,略曰:「古者冢宰制國用,必於 歲之杪,視年之豐耗,量入以為出。夫量入為出,一有 司事耳,而必為之制,必歸之冢宰,何也?」蓋天下之財, 其入也有豐耗之不常,則其出也有增損之各異,權 其多寡之數,酌其費用之宜,是之謂制。此制一定,雖 人主不得越制而過取,有司不得違制而擅支。制與 不制之間,而國計之盈虧,民生之休戚,天下之理亂 係焉,此豈一有司所能辦哉?《周官》天官之屬六十,宮 衛之賤士則領之,魚腊「醯醢之微物則領之,次舍幄 帟裘服之末用則領之,以至宮寺嬪御使令之冗役 則又領之。是王宮之事,無貴賤無巨細,皆隸之冢宰 也。」國朝財用,雖掌之三司使,而制國用之說,憂國者 每每及之。張方平論支費數廣,則乞下中書、樞密院 審加圖議;范鎮論財匱民困,則乞使中書、樞密院通 知兵民財利大計。至孝宗乾道間,則又特命宰相帶 兼制國用使,參政同知國用事,當時雖九重邃密之 地,亦未嘗不朝夕在念也。今日之財用匱矣,問之戶 部,戶部莫之知;問之宰相,宰相亦莫之知。戶部不以 白宰相,宰相不以告陛「下,府庫已竭而調度方殷,根 本已空而蠹耗不止,廟堂之上,縉紳之間,不」聞他策, 惟添一「撩紙局,以為生財之地。窮日之力,增印楮幣, 以為理財之術。楮日益多,價日益減,號令不足以起 其信,繼以稱提;稱提不足以強其從,重以估籍。估籍 之令行,而民不聊生矣。往者會計有局,檢閱有官,在 上者若致思于國計矣。然置郵旁午,徒撫空文,歲月 遷延,莫究實效,是雖為而何」益?論造楮有疏,論省費 有疏,在下者若致憂于國用矣。然位卑言高,聽之者 未必信;事大體重,聞之者未必行,是雖言而何補?臣 愚欲陛下遠體周人制國用之遺意,近法孝宗任宰 執之成規,明詔大臣條陳經畫,何道而可以足一歲 之用?何術而可以致九年之蓄?所入不足,于何而取 辦?所出不敷,于何而減損。揆事理之當然。度時宜而 裁酌。當必有轉移闢闔之用。以副陛下之責望者。

嘉熙元年初置財用司编辑

按《宋史理宗本紀》,不載 按《續文獻通考》,嘉熙元年 正月初置財用司。按太祖、太宗設三司主計,有度支 之目,又有提舉帳司、磨勘理欠等司,皆為會計財用 也。唐李吉甫嘗錄元和國計,著為成書。宋景德、皇祐、 治平、熙寧、元和主計者皆有錄上之。其戶口之籍,輿 地之圖,調度之多寡,錫予之厚薄,莫不畢具。各內藏 與「天下封樁,非三司所領者不與焉。」《元祐會計錄》,蘇 轍所著,蓋取元豐八年會計之實而別其五:曰「收支, 曰民賦,曰課入,曰儲運,曰經費」,謂一歲之入不足以 供一歲之出。且論宗室為節度、防禦、觀察者,數倍於 皇祐,百官為大夫者,數倍於景德,稍裁減宗室及百 官任子恩澤,見任者無損,方來者有限,亦至計也。自 罷三司,理財既無法,而渡江以來,典籍散漫,會計之 事,一切委而不講,苟支目前,議者惜焉。

嘉熙四年,以與懽提領戶部財用。

按《宋史理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嘉熙四年五月。與 懽以端明殿學士提舉萬壽觀。提領戶部財用。」

淳祐七年詔祀明堂概從省約编辑

按《宋史理宗本紀》。不載 按《續文獻通考》。淳祐七年 四月詔「今歲明堂。惟事神儀物。諸軍賞給。悉循舊制。 其乘輿服御。中外用度。並從省約。有司條具以聞。」

寶祐四年朱熠請汰冗員以節費從之编辑

按《宋史理宗本紀》,寶祐四年九月甲寅,監察御史朱 熠言,「境土蹙而賦斂日繁,官吏增而調度日廣。景德慶曆時以三百二十餘郡之財賦,供一萬餘員之奉 祿,今日以一百餘郡之事力,贍二萬四千餘員之冗 官。邊郡則有科降支移,內地則欠經常納解,欲寬民 力,必汰冗員。」帝納焉。

度宗咸淳三年趙殿院奏請痛裁浮費命施行之编辑

按《宋史度宗本紀》不載 按《續文獻通考》:咸淳三年, 趙殿院奏:「臣聞用度約者國必興,用度侈者國必亡。 今東南視渡江初疆宇尢狹,而又強敵臨邊,將士之 費視昔百倍。自非中外浮費,痛戒撙節,一旦財盡,其 能國乎?」上曰:「此疏極關治體,便可施行。」

编辑

太宗天會十一年八月甲申黃龍府置錢帛司编辑

按《金史太宗本紀》云云。

熙宗天眷元年四月丁卯命少府虞彥倫營建宮室止從儉素编辑

按《金史熙宗本紀》云云。

皇統七年十一月己卯詔減常膳羊豕五之二编辑

按《金史熙宗本紀》云云。

海陵正隆四年以修城造戰船兵器及汴宮大費國用编辑

按《金史海陵本紀》:「正隆四年二月丁未,修中都城,造 戰船於通州。三月丙辰朔,遣使分詣諸道總管府,督 造兵器。四月庚戌,詔諸路舊貯軍器並致於中都。時 方建宮室於南京,又中都與四方所造軍器財用皆 賦於民,箭翎一尺至千錢,村落間往往椎牛以供筋 革,至於鳥鵲狗彘,無不被害者。」

按《續文獻通考》:「海陵正隆時,恃其強,欲大肆征伐,以 一天下,乃造戰船於通州,又遣使分詣諸道總管府 督造兵器,又造汴宮,修燕城,民不能堪。」

世宗大定元年出內府財物及吏民捐輸以贍軍编辑

按《金史世宗本紀》:「正隆六年十月丙午,即皇帝位,改 元大定。丁巳,出內府金銀器物贍軍,吏民出財物佐 官,用者甚眾。」

大定二年,減宮中用度,以內府物贍軍。

按《金史世宗本紀》:二年「夏四月乙亥,詔減御膳及宮 中食物之半。六月庚午,詔出內府金銀給征契丹軍 用。」

大定八年,諭「宮中工役宴飲之事,悉從減省。」

按《金史世宗本紀》:八年正月辛未,謂祕書監移剌子 敬等曰:「昔唐虞之時,未有華飾,漢惟孝文務為純儉。 朕於宮室,惟恐過度,其或興修,即損宮人歲費以充 之,今亦不復營建矣。如宴飲之事,近惟太子生日及 歲元嘗飲酒,往者亦止上元、中秋飲之,亦未嘗至醉 耳。」五月甲子,詔戶工兩部,「自今宮中之飾,並勿用黃」 金。

大定十四年,諭尚食減膳品。

按《金史世宗本紀》:十四年十一月「戊戌,召尚食局使, 諭之曰,大官之食,皆民脂膏。日者品味太多,不可遍 舉,徒為虛費。自今止進可口者數品而已。」

大定二十六年,諭減膳。

按《金史世宗本紀》:二十六年十二月丁亥,上謂宰臣 曰:「朕年來惟以省約為務,常膳止四五味,己厭飫之, 比初即位,十減七八。」宰臣曰:「『天子自有制,不同餘人』。 上曰:『天子亦人耳,枉費安用』?」

按:《續文獻通考》:二十六年十二月,土謂宰臣曰:「朕日 膳亦減省,常有一公主至,而無餘膳可與,朕欲日用 五十羊何難哉?慮費用皆出於民,朕不忍為也。」 大定二十七年,上諭宮官賜予皆有常數,以訓民節 儉。

按《金史世宗本紀》:二十七年三月乙卯,上謂大臣曰: 「國初風俗淳儉,居家惟布衣,非大會賓客,未嘗輒烹 羊豕。朕嘗念當時節儉之風,不欲妄費,凡宮中之官 與賜之食者,皆有常數。」

大定二十九年。章宗即位。罷送宣錢及赦禮物錢 按《金史章宗本紀》。「二十九年春正月癸巳。即皇帝位。 五月庚戌。詔罷送宣錢。今後諸護衛考滿賜官錢三 千貫。六月甲辰。罷送赦禮物錢。」

章宗明昌五年夏四月己酉詔自今筐櫝床榻之飾毋以金玉编辑

按《金史章宗本紀》云云。

明昌六年。五月丙戌。命減萬寧宮陳設九十四所 按《金史章宗本紀》云云。

承安元年遣官勞賜北邊將士支用之數编辑

按《金史章宗本紀》:「承安元年十二月己酉,遣提點太 醫、近侍局使李仁惠勞賜北邊將士,授官者萬一千 人,授賞者幾二萬人。凡用銀二十萬兩,絹五萬疋,錢 三十二萬貫。」

承安二年,賣度牒以給軍用,罷瑤光殿工作。

按《金史章宗本紀》:二年夏四月甲子,尚書省奏,「比歲 北邊調度頗多,請降僧道空名度牒、紫褐師德號,以

助軍儲。」從之。六月庚戌,詔罷瑤光殿工作
考證.svg
承安四年,尚書省奏,減軍額學生員教授等,以省國

用。

按《金史章宗本紀》:「四年三月乙卯,尚書省奏減親軍 武衛軍額及太學女直、漢兒生員,罷小學官及外路 教授。詔學校仍舊,武衛軍額再議,餘報可。」

泰和六年奏減朝官承應人俸支编辑

按《金史章宗本紀》:「泰和六年十一月己丑,尚書省奏 減朝官及承應人月俸折支錢。」

宣宗貞祐二年冬十月丙辰諭大名行省貶損用度按金史宣宗本紀云云编辑

貞祐三年,減差委官芻糧、宮中歲給,罷「括田賜軍、織 造擾民」之令。

按《金史宣宗本紀》:貞祐三年三月「庚辰,御史臺言,在 京軍官及委差官芻糧券例悉同征行,乞減其給。樞 密院委差有俸人吏,非征行不必給。」皆從之。秋七月 己卯,裁省宮中歲給有差。十一月庚午,上與尚書左 丞汝礪商略遣官括田賜軍之利害,汝礪言不便者 數端。乃詔有司罷其令,仍給軍糧之半,其半給詣實 之價。庚辰,上謂宰臣曰:「朕恐括地擾民,罷其令矣。官 荒牧馬地,軍戶願耕者聽,已為民承種者勿敓。舊例, 點檢左右將軍、近侍局官、護衛、承應人,秩滿皆賜匹 帛,雖所司為之製造,然不免賦取於民。近亦罷之,止 給寶券。至於朕所服御,亦以官紆付太府監織之,自 今勿復及民也。」

興定元年尚書省請廢學生廩給弗聽编辑

按《金史宣宗本紀》:興定元年二月「壬戌,尚書省以軍 儲不繼,請罷州府學生廩給。上曰,自古文武並用,向 在中都設學養士,猶未嘗廢,況今日乎!其令仍舊給 之。」

興定三年,議行「募民入粟,以備防秋之糧。」

按《金史宣宗本紀》:三年「夏四月庚寅,高汝礪請備防 秋之糧,宜及年豐,於河南州郡驗直立式,募民入粟。 上與議,定其法而行之。」

興定五年十一月甲申,諭太府減損食品。

按《金史宣宗本紀》云云。

哀宗正大三年詔議省用度給陝西軍賞编辑

按《金史哀宗本紀》:「正大三年三月,詔尚書省議省減 用度。十一月丙子,詔諭陝西兩省,凡戎事三品以下 官,聽以功過賞罰之,銀二十五萬兩,從其給賞。」 正大六年秋七月,罷陜西行省軍中浮費。

按:《金史哀宗本紀》云云。

元一编辑

元制,諸王、皇后、公主、駙馬歲賜用物之數。

按《續文獻通考》:「元諸王、皇后、公主、駙馬,歲賜太祖叔 荅里真官人位,歲賜銀三十錠、段一百疋五戶,絲一 千八百一十二斤。江南戶鈔四百四十錠。」

太祖弟搠只哈撒兒大王子淄川王位,歲賜銀一百 錠,段三百疋五戶,絲三千六百五十六斤;江南戶鈔 一千二百錠。

太祖弟哈赤溫大王子濟南王位,歲賜銀一百錠,綿 六百二十五斤,小銀色絲五千斤,段三百疋,羊皮一 千張五戶絲九千六百四十八斤。江南戶鈔二千六 百錠。

太祖弟斡真那顏位,歲賜銀一百錠、絹五千九十八 疋,綿五千九十八斤,段三百疋,諸物折中統鈔一百 二十錠,羊皮五百張、金一十六錠四十五兩。五戶絲 一萬一千四百二十五斤;江南戶鈔二千八百五十 五錠。

太祖弟孛羅古䚟大王子廣寧王位,歲賜銀一百錠, 段三百疋五戶,絲一千三百五十九斤,江南戶鈔七 百二十錠。

太祖長子朮赤大王位:「歲賜,段三百疋,常課段一千 疋,五戶絲五萬一千三百二十斤,江南戶鈔二千四 百錠。」

太祖次子茶合䚟大王位,歲賜銀一百錠,段三百疋, 綿六百二十五斤,常課金六錠六兩,五戶絲六千八 百三十八斤。江南戶鈔二千六百九十三錠。

太祖第三子太宗子定宗位,歲賜銀二十六錠三十 三兩,段五十疋五戶,絲五千一百九十三斤。

太祖第四子睿宗子阿里不哥大王位,歲賜銀一百 錠,段三百疋五戶,絲五千一十三斤;江南戶鈔四千 一百六十錠。

太祖第六子闊列堅太子子河間王位,歲賜銀一百 錠,段三百疋五戶,絲四千四百七十九斤,江南戶鈔 二千一百五十七錠。

太宗子合丹大王位,歲賜銀一十六錠三十三兩,段 五十疋,五戶絲九百三十六斤,江南戶鈔一百錠。 太宗子滅里大王位,歲賜銀一十六錠三十三兩,段 五十疋,五戶絲九百九十七斤。

太宗子合失大王位,歲賜銀一十六錠三十三兩,段 五十疋五戶,絲一百五十四斤太宗子闊出太子位,歲賜銀六十六錠三十三兩,段 一百五十疋五戶,絲七百六十四斤。

太宗子闊端太子位,歲賜銀一十六錠三十三兩,段 五十疋五戶絲三千五百二十四斤,江南戶鈔一千 九百九錠。

睿宗長子:憲宗子阿速台大王位,歲賜銀八十二錠, 段三百疋。又泰定二年,「晃兀帖木兒大王改封井王」, 增歲賜銀一十錠,班禿大王銀八錠。又泰定三年,明 里忽都魯皇后位下,添歲賜中統鈔一千錠,段五十 疋,絹五十疋五戶,絲九百一十六斤。

睿宗子、世祖次子裕宗位:歲賜銀五十錠,江南戶鈔 一千一百九十錠。

裕宗子、順宗子武宗,五戶絲懷孟一萬一千二百七 十三戶。江南戶,鈔二千六百錠。

睿宗子旭烈大王位,歲賜銀一百錠,段三百疋。 睿宗子末哥大王位,歲賜銀五十錠,段三百疋五戶, 絲三百三十三斤,江南戶鈔三百二十四錠。

睿宗子撥綽大王位,歲賜銀五十錠,段三百疋五戶, 絲六百一十二斤;江南戶鈔二百一十三錠。

睿宗子《歲哥都》大王位,五戶,絲二十斤。

世祖次子裕宗后位,歲賜,段一千疋,絹一千疋,江南 戶鈔四千二百錠,又三百三十錠。

世祖次子安西王忙哥剌位,歲賜,段一千疋,絹一千 疋,江南戶鈔二千六百錠。

世祖北安王那木罕位,歲賜,段一千疋,絹一千疋,江 南戶鈔二千六百錠。

世祖次子平遠王《闊闊》出位,歲賜段疋物料,折鈔一 千六百五十六錠;銀五十錠,折鈔一千錠;江南戶鈔 五百四十四錠。

世祖次子西平王奧魯赤位,歲賜段疋物料,折鈔一 千六百五十六錠;銀五十錠,折鈔一千錠;江南戶鈔 五百四十五錠。

世祖次子奧牙赤大王位,歲賜銀五十錠,折鈔一千 錠;段疋物料折鈔一千六百五十六錠;江南戶鈔五 百四十五錠。

世祖次子鎮南王脫歡位,歲賜銀五十錠,段疋物料, 折鈔一千六百五十六錠,江南戶鈔五百四十四錠。 世祖次子雲南王忽哥赤位,歲賜銀五十錠,折鈔一 千錠,段疋物料,折鈔一千六百五十六錠,江南戶鈔 五百四十四錠。

世祖次子忽都帖木兒太子位,歲賜銀五十錠,折鈔 一千錠;段疋物料,折鈔一千六百五十六錠;江南戶 鈔五百四十四錠。

裕宗長子晉王甘麻剌位,歲賜段一千疋,絹一千疋。 又朵兒只年例,支中統鈔一千錠、五戶,絲益都二十 九戶,江南戶鈔二千六百錠。

順宗子阿木哥魏王位,江南戶鈔二千六百錠。 《順宗子》武宗子明宗位,江南戶鈔二千六百錠。 合丹大王位,五戶,絲七十七斤。

《阿魯渾察》大王,五戶,絲二斤。 《霍里極》大王,五戶,絲三十四斤。

太祖四大斡耳朵,歲賜銀四十三錠,紅紫羅二十疋, 染絹一百疋,雜色絨五千斤,針三千箇,段七十五疋, 常課段八百疋,五戶絲五千二百七斤,江南戶鈔八 百錠。

第二斡耳朵,歲賜銀五十錠,段七十五疋;常課段一 千四百九十疋,五戶絲六百五十七斤,江南戶,鈔六 百錠。

第三斡耳朵,歲賜銀五十錠,段七十五疋;常課段六 百八十二疋,五戶絲四十八斤;江南戶,鈔八百四十 錠。

第四斡耳朵,歲賜銀五十錠,段七十五疋五戶,絲四 十六斤,又絲二百四斤。

世祖四斡耳朵:大斡耳朵:歲賜銀五十錠,江南戶鈔 一千六百錠。

第二斡耳朵,歲賜銀五十錠,又七錠,段一百五十疋; 江南戶鈔一千六百八十錠。

第三斡耳朵,歲賜銀五十錠,江南戶鈔一千一百九 十錠。

第四斡耳朵,歲賜銀五十錠,江南戶鈔一千一百九 十錠。

順宗后位,歲賜,段五百疋,江南戶鈔三萬一千五百 錠。

武宗斡耳朵真哥皇后位,歲賜銀五十錠,鈔五百錠, 江南戶鈔一千六百八十錠。

完者台皇后位,歲賜銀五十錠,江南戶鈔一千一百 九十錠。

趙國公主位:五戶,絲二千三百九十九斤。江南戶,鈔 一千八十錠。

魯國公主位,五戶絲二千二百九斤,江南戶鈔一千 六百錠昌國公主位,五戶絲二千七百六十六斤,江南戶鈔 一千八十錠。

鄆國公主位:五戶,絲一千八百三十六斤;江南戶,鈔 一千六百錠。

塔出駙馬五戶、絲九十五斤

帶魯罕公主位,歲賜銀四錠八兩,段一十二疋五戶, 絲二百五十四斤。

大雷公主位五戶,絲七百二十二斤。

奔忒古兒駙馬五戶,絲二十二斤

獨木干公主位:五戶,絲二百二十四斤;江南戶,鈔五 十六錠。

勳臣、歲賜《木華黎》國王五戶絲三千三百四十三斤。 江南戶鈔一千六百四十錠。

《索羅》先鋒五戶、絲二十八斤

《行丑兒》五戶絲一十五斤

闊闊不花先鋒五戶、絲一十五斤

撒吉思不花先鋒五戶、絲一十五斤

《阿里侃》:斷事官五戶,絲一十四斤。

乞里反拔都五戶,絲四十斤。

《索羅海》拔都五戶,絲六十一斤

拾得官人五戶,絲八十四斤

伯納官人五戶,絲十八斤。

帶孫郡王五戶,絲七百二十斤。江南戶,鈔四百二十 八錠。

《笑》乃「帶先鋒五戶、絲三十一斤。」

慍里荅兒薛禪,五戶,絲二千四百二十五斤;江南戶, 鈔八百四十錠。

木赤台郡王,五戶,絲二千九百四十八斤。江南戶,鈔 八百四十錠。

阿里思蘭,官人,江南戶,鈔一百二十錠。

孛魯古妻佟氏,五戶,絲一十五斤。 《八荅》子,五戶,絲二千四百六斤,江南戶,鈔六百二錠。 右手萬戶、三投下孛羅台萬戶,五戶,絲一千七百三 十八斤,江南戶,鈔七百一十六錠。

忒木台「駙馬五戶,絲九百八十九斤。江南戶,鈔三百 九十五錠。」

斡闊烈闍里必:五戶,絲六百八十斤;江南戶,鈔六百 四十六錠。

左手九千戶:合丹大息千戶,五戶絲一百六十斤;江 南戶,鈔九錠。

也速不花等四千戶,五戶、絲二百二十三斤。

也速兀兒等三千戶,五戶絲二百八十八斤。江南戶, 絲一百八十八斤。

帖柳兀禿千戶五戶,絲二百六斤;江南戶,鈔四十九 錠。

和針溫兩投下一千二百戶,五戶,絲七百四十八斤; 江南戶,鈔四百二十錠。

忽都虎官人五戶,絲,「廣平等處四千戶,江南戶,鈔二 百一十二錠。」

滅古赤,五戶,絲一百三十戶,江南戶鈔二百錠。 搭思火兒赤五戶,絲一百五十五斤。

搭丑萬戶五戶,絲三十七斤

察罕官人五戶,絲二百二十四斤。

索羅渾:官人五戶,絲四百四十九斤;江南戶,鈔一百 六十錠。

速不台:「官人五戶,絲二百三十斤;江南戶,鈔六十四 錠。」

宿敦官人五戶,絲二十八斤

也苦千戶:五戶,絲一百一十八斤;江南戶,鈔五十六 錠。

阿可兒,五戶絲七十八斤

伯八千戶五戶,絲一百四十斤。

兀里羊哈歹,千戶五戶,絲一百九十一斤。

禿薛官人五戶,絲八十斤

搭察兒官人五戶,絲八十斤。

《折米》思拔都兒五戶,絲二十斤

《猱虎官人》五戶,絲二百四十斤

孛哥帖木兒五戶,絲二十三斤。

也速魯千戶,五戶,絲一十六斤。

《鎮海相公》、五戶、絲二十一斤

按察兒官人五戶,絲二十九斤。

按攤官人五戶絲一十六斤;

阿朮魯拔都,五戶,絲一百二十斤。

《索羅口》下裴太納五戶,絲一十二斤。

撒禿千戶,江南戶,鈔一百二十錠。

《也可太傅》,五戶,絲一百二十斤

迭哥官人五戶,絲五百七斤。

卜迭捏拔都兒五戶,絲一十六斤。

黃兀兒塔海五戶,絲四十斤。

怯來千戶,江南戶,鈔一百二十錠。

哈剌口溫,五戶,絲,真定三十二戶曳剌中書兀圖撒罕里五戶,絲一百十七斤。

《欠帖木》五戶。絲,曹州三十四戶。

《欠帖溫》歲賜絹一百疋,弓弦一千條。

扎八忽娘子,歲賜常課段四百七十疋。

魚兒泊八剌千戶、五戶,絲二百四十斤。

昔寶赤,江南戶,鈔一百六十錠。

八剌哈赤,江南戶,鈔一百六十錠。

阿塔赤,江南戶,鈔一百六十錠。

必闍赤,江南戶,鈔一百六十錠。

貴赤,江南戶,鈔一百六十錠。

厥列赤,「江南戶,鈔二十錠。」

八兒赤不魯古赤,江南戶,鈔二十四錠。 阿速拔都,江南戶,鈔一百三十六錠。

也可怯薛,江南戶,鈔二百錠。

忽都荅兒怯薛,江南戶,鈔二百錠。

帖古迭兒怯薛,江南戶,鈔二百錠。

月赤察兒怯薛,江南戶,鈔二百錠。

玉龍帖木兒千戶,江南戶,鈔一百二十錠。

別苦千戶,江南戶,鈔一百二十錠。

憧兀兒玉,江南戶,鈔二百錠。

《霍木海》《五戶絲》,《大明》等處三十三戶。

哈剌赤禿禿哈,江南戶,鈔一百六十錠。

添都虎兒,五戶。《絲》,真定一百戶。

賈荅剌罕,五戶。絲,大都一十四戶。

阿剌博兒赤,五戶。絲,真定五十五戶。

忽都那顏,五戶。《絲》大名,二十戶。

「忽辛火」者,「五戶。」絲,真定二十七戶。

大忒木兒五戶。《絲》,真定二十二戶。

布,八火兒赤五戶。絲大都八十四戶。

塔蘭官人五戶。絲,大寧三戶。

憨剌哈兒,五戶。絲,保定二十一戶。

昔里吉,萬戶,五戶。絲,大都七十九戶。

清河縣:達魯花赤也速,五戶絲,大名二十戶。 塔剌罕劉元帥,五戶絲,順德一十九戶。

怯薛台蠻子,五戶。《絲泰安州》,七戶。

必闍赤汪古台,五戶。絲,汴梁等處,四十六戶。

阿剌罕萬戶,五戶。絲:保定,一戶。

徐都官人,五戶。《絲》,大都三十一戶。

西川城左奕蒙古、漢軍萬戶脫力失,歲賜常課段三 十三疋。

伯安歹,千戶,歲賜,段二十四疋。

典迭兒,歲賜,常課段六十四疋。

燕帖木兒太平王,歲賜。天慶元年,定金十錠,銀五十 錠,鈔一萬錠,分撥江東道太平路地五百頃。

世祖中統二年立局掌御用織造又給賜諸王如歲例编辑

按《元史世祖本紀》:「二年十二月壬寅,立異樣局達魯 花赤,掌御用織造,秩正三品,給銀印,賜諸王金銀幣 帛如歲例。」

中統三年。十二月戊寅。賜諸王金銀幣帛。如歲例 按《元史世祖本紀》云云。

中統四年。十二月丙子。賜諸王金銀幣帛。如歲例 按《元史世祖本紀》云云。

至元元年發銀給沿邊歲用又給賜諸王如歲例编辑

按《元史世祖本紀》:「至元元年八月甲辰,詔秦蜀行省 發銀二十五萬兩,給沿邊歲用。是歲賜諸王金銀幣 帛如歲例。」

至元二年。給匠戶遷徙行費。又給賜諸王如歲例 按《元史世祖本紀》。「二年春正月癸酉。敕徙鎮海百里 八謙謙州諸色匠戶於中都。給銀萬五千兩為行費。」 是歲賜諸王金銀幣帛如歲例。

至元三年立制,「國用使」以其條畫諭中外官,給賜諸 王如歲例。

按《元史世祖本紀》:「三年春正月壬子,立制國用使司, 以阿合馬為使。二月壬午,以中書右丞張易同知制 國用使司事,參知政事張惠為制國用副使。乙酉,以 制國用使司條畫諭中外官吏。是歲,賜諸王金銀幣 帛如歲例。」

至元四年制,國用使司請節經用。從之。又給賜諸王 如歲例。

按《元史世祖本紀》,「四年冬十月丁丑。」制「國用使司請 量節經用。從之。」是歲賜諸王金銀幣帛如歲例。 至元五年,命耽羅別造船百艘備用,又給賜諸王如 歲例。

按《元史世祖本紀》:「五年秋七月丙子,高麗國王王植 遣其臣崔東秀來言,備兵一萬,造船千隻。詔遣都統 領脫朵兒往閱之,就相視黑山、日本道路,仍命耽羅 別造船百艘,以伺調用。是歲,賜諸王金銀幣帛如歲 例。」

至元六年。禁以黃金飾鞍靴等物。給賜諸王如歲例

按「《元史世祖本紀》。六年二月丁酉。敕鞍靴箭鏃等物
考證.svg
自今不得以黃金為飾。」是歲。賜諸王金銀幣帛如歲

例。

至元七年,罷制國用使司,復命許衡等為制國用使, 給河西行省歲費,又給賜先朝后妃及諸王如歲例 按《元史世祖本紀》,「七年春正月丙午,罷制國用使司, 以國子祭酒許衡為中書左丞,制國用使阿合馬平 章尚書省事,同知制國用使司事張易同平章尚書 省事,制國用使司副使張惠簽制國用使司事。閏十」 一月已巳,給河西行省鈔萬錠,以充歲費。是歲,賜先 朝后妃及諸王金銀幣帛如歲例。

至元八年,給河南行省歲用銀鈔,又給賜先朝后妃 及諸王如歲例。

按《元史世祖本紀》:「八年夏四月癸卯,給河南行中書 省歲用銀五十萬兩。九月甲子,給河南行省歲用鈔 二萬八千六百錠。是歲,賜先朝后妃及諸王金銀幣 帛如歲例。」

至元九年,令官給修築都城費,敕「預儲糧以備新徙 部民及西人內附廩給。又給賜先朝后妃及諸王如 歲例。」

按《元史世祖本紀》:「九年五月辛巳,敕修築都城,凡費 悉從官給,毋取諸民井。八月壬辰,敕忙安倉及靖州 預儲糧五萬石,以備弘吉剌新徙部民及西人內附 者廩給。」是歲,賜先朝后妃及諸王金銀幣帛如歲例。 至元十年,改資用庫為利用監,以軍興,賦軍匠諸戶 助財用,又給賜諸王如歲例。

按《元史世祖本紀》:「十年六月甲午,改資用庫為利用 監。十二月己巳,賜諸王金銀幣帛如歲例。」

按《續文獻通考》:「十年,河南宣慰司言,軍興轉輸煩重, 宜賦軍匠諸戶權助財用。從之。」

至元十二年,量給安西王相府軍需。以國用不足,復 立都轉運司,量增課額。

按《元史世祖本紀》:「十二年春正月戊寅,安西王相府 乞給鈔萬錠為軍需。敕以千錠給之。九月庚午,阿合 馬等以軍興國用不足,請復立都轉運司九,量增課 程元額。」

至元十三年,詔詰張惠「擅啟府庫,仍諭官吏檢覈錢 穀,給賜諸王如歲例。」

按《元史世祖本紀》:十三年十二月「庚寅,伯顏言張惠 守宋府庫,不俟命擅啟管鑰。」詔阿朮詰其事,仍諭江 之東西、浙之東西、淮之東西官吏等,檢覈新舊錢穀, 賜諸王金銀幣帛如歲例。

至元十四年十二月乙亥,賜諸王金銀幣帛等物如 歲例。

按:《元史世祖本紀》云云。

至元十五年,從阿合馬請,御史臺不得擅召倉庫吏, 究錢穀數,改「太倉及資成庫」名,以「皮貨局」入總管府, 置司供給軍需。又給賜諸王如歲例。

按《元史世祖本紀》,「十五年春正月戊申,從阿合馬請, 自今御史臺非白於省,毋擅召倉庫吏,亦毋究錢穀 數。六月丁卯,置甘州和糴提舉司,以備給軍餉,賑貧 民。秋七月丙午,改太倉為御廩,資成庫為尚用監,皮 貨局入總管府。十一月丁亥,以辰、沅、靖、鎮遠等郡與 蠻獠接壤,民不安業,命塔海、程鵬飛並為荊湖北道 宣慰使,置司常德路,餘官屬留荊南府,供給糧食軍 需。」十二月戊申,賜諸王等金、銀、幣帛如歲例。

至元十六年九月己巳,給河西行省鈔萬錠,以備支 用。

按:《元史世祖本紀》云云。

至元十七年,罷斂民聖誕元辰禮儀費用。中書省議 「賞賜多給幣帛」,制可。

按《元史世祖本紀》:「十七年十一月戊申,中書省臣議 流通鈔法,凡賞賜宜多給幣帛,課程宜多收鈔。制曰: 『可』。」

按《續文獻通考》:「十七年秋八月,帝如上都,以每歲聖 誕節及元辰日禮儀費用皆斂之民,詔罷之。」

至元十八年,增陜西營田糧以充常費,給河西行省 鈔以備經費。

按《元史世祖本紀》:「十八年六月己卯,增陝西營田糧 十萬石,以充常費。冬十月丁未,給鈔萬錠付河西行 省,以備經費。」

至元十九年,考覈各庫,遣官理算各司府出納,「以官 錢給戍軍費,以籍沒財物待給賜」,分禁中出納為三 庫。

按《元史世祖本紀》:「十九年夏四月乙巳,考覈諸處平 準庫,汰倉庫官。己巳,遣浙西道宣慰司同知劉宣等 理算各鹽運司及財賦府、茶場都轉運司出納之數。 秋七月壬戌,命以官錢給戍軍費,而以各奧魯所征 還官。冬十月丙申,敕籍沒財物精好者及金銀幣帛 入內帑,餘付刑部,以待給賜。」禁中出納分三庫,御用 寶玉、遠方珍異隸內藏,金銀、只孫衣段隸右藏,常課 衣段、綺羅、縑布隸左藏。設官吏掌鑰者三十二人,仍以宦者二十二人董其事。十一月戊午,上都建「利用 庫。」

至元二十年,併省衙門,以節虛費。

按《元史世祖本紀》:二十年春正月「乙丑,和禮霍孫言, 阿合馬專政時,衙門太冗,虛費俸祿,宜依劉秉忠、許 衡所定,併省為便。」從之。

至元二十二年,立規措所,經營錢穀。

按《元史世祖本紀》:「二十二年二月壬戌,中書省臣盧 世榮請立規措所,經營錢穀,秩五品,所用官吏以善 賈為之,勿限白身人。帝從之。」

至元二十三年,詔「勿徵百官俸入,以償諸王駙馬餉 給之費。」

按《元史世祖本紀》:二十三年三月丙子,中書省臣言, 「阿合馬時,諸王駙馬往來餉給之費,悉取於萬億庫, 後徵百官俸入以償,最非便。」詔在籍者除之勿徵。 至元二十四年,中書省請節賜賚。

按《元史世祖本紀》:二十四年二月壬子,中書省臣言: 「自正旦至二月中旬,費鈔五十萬錠,臣等兼總財賦, 自今侍臣奏請賜賚,乞令臣等預議。」帝曰:「此朕所當 慮。」仍諭玉速鐵木兒、月赤徹兒知之。

至元二十五年,營葺倉庫,鉤考錢穀,又備積儲,慎出 入。

按《元史世祖本紀》:二十五年五月乙未,桑哥言,「中統 鈔行垂三十年,省官皆不知其數,今已更用至元鈔, 宜差官分道置局,鉤考中統鈔本。」從之。秋七月甲申 朔,復葺興、靈二州倉。始命昔寶赤、合剌赤、貴由赤左 右衛士轉米輸之,委省官督運,以備賑給。丙戌,運大 同、太原諸倉米至新城,為邊地之儲。八月庚辰,分萬 億庫為寶源、賦源、綺源、廣源四庫。九月庚子,從桑哥 請,營五庫禁中,以貯幣帛。癸卯,尚書省臣言:「自立尚 書省,凡倉庫諸司無不鉤考,宜置徵理司,秩正三品, 專治合追財穀。」以甘肅等處行尚書省參政禿烈羊 呵、簽省吳誠並為徵理使。從之。陞寶鈔總庫、永盈庫 並為從五品。冬十月庚申,從桑哥請,以省、院、臺官十 二人理算江淮、江西、福建、四川、甘肅、安西六省錢穀, 給兵使以為衛。己卯,尚書省臣請令集賢院諸司分 道鉤考江南郡學田所入羨餘,貯之集賢院,以給多 才藝者,從之。十二月辛未,桑哥言:「有分地之臣,例以 貧乏為辭,希覬賜與。財非天墜地出,皆取於民,苟不 慎其出入,恐國用不」足。帝曰:「自今不當給者,汝即畫 之;當給者宜覆奏,朕自處之。」

至元二十六年,貯金珠以待貧乏。營府庫以入貲產 按《元史世祖本紀》,二十六年春正月「辛卯。沙不丁上 市舶司歲輸珠四百斤、金三千四百兩。詔貯之以待 貧乏者。」五月己亥。罷永盈庫,以所貯上供幣帛入太 府監及萬億庫。六月辛巳,大都增設倒鈔庫三所。乙 亥,立江淮等處財賦總管府,掌所籍宋謝太后貲產, 隸中宮。

至元二十七年,賞鉤考錢穀,有能鈔糜金繕寫《金字 藏經》,分萬億庫立富寧庫。

按《元史世祖本紀》:「二十七年六月庚辰,用江淮省平 章沙不丁言,以參政王巨濟鉤考錢穀,有能賞鈔五 百錠,繕寫金字藏經,凡麋金三千二百四十四兩。十 二月乙未,初分萬億為四庫,以金銀輸內府。至是立 提舉富寧庫,秩從五品以掌之。」

至元二十八年,徙外庫金銀入禁中,徵大同不當給 用米還官。

按《元史世祖本紀》:二十八年二月「辛未,徙萬億庫金 銀入禁中富寧庫。尚書省言,大同仰食於官者七萬 人,歲用米八十萬石,遣使覆驗,不當給者萬三千五 百人,乞徵還官。」從之。

至元二十九年,臣僚以賞賜不均,費用無節,奏請裁 酌,并陳出入之數。帝嘉納之。

按《元史世祖本紀》:二十九年冬十月「癸丑,完澤等言, 凡賜諸人物有二十萬錠者,為數既多,先賜者盡得 之,及後將賜,或無可給,不均為甚。今計怯薛帶、怯憐 口、昔博赤、哈喇赤,凡近侍人,上等以二百戶為率,次 等半之,下等又半之,於下等擇尤貧者歲加賞賜,則 無不均之失矣。一歲天下所入,凡二百九十七萬八 千三百五錠,今歲已辦者纔一百八十九萬三千九 百九十三錠,其中有未至京師而在道者,有就給軍 旅及織造物料館傳俸祿者。自春至今,凡出三百六 十三萬八千五百四十三錠,出數已逾入數六十六 萬二百三十八錠矣。」帝嘉納。

至元三十年,中書省臣以「給餉費繁,請止賞賜。」從之。 給皇后、諸王、公主歲賜如例。

按《元史世祖本紀》:三十年二月「丁酉,回回孛可馬合 謀沙等獻大珠,邀價鈔數萬錠。帝曰:『珠何為,當留是 錢以賙貧者』。」甲辰,中書省臣言,「今歲給餉上都、大都 及甘州、西京,經費浩繁,自今賞賜悉宜姑止。」從之。是 歲,賜皇后、親王、公主如歲例至元三十一年,成宗即位,定大會賞賜例,運諸路庫 銀至京師,以京儲充足。詔減漕運。又以諸王、藩戚費 耗繁重,准中書省臣酌量定擬。

按《元史成宗本紀》:「『三十一年夏四月甲午,即皇帝位。 六月壬辰,中書省臣言,朝會賜與之外,餘鈔止有二 十七萬錠。凡請錢糧者,乞量給之』。定西平王奧魯赤、 寧遠王闊闊出、鎮南王脫歡及也先帖木而大會,賞 賜例金各五百兩、銀五千兩、鈔二千錠、幣帛各二百 匹。諸王帖木而不花、也只里不花等金各四百兩、銀」 四千兩,鈔一千六百錠,幣帛各一百六十匹。八月己 丑,詔諸路平準交鈔庫所貯銀九十三萬六千九百 五十兩,除留十九萬二千四百五十兩為鈔母,餘悉 運至京師。冬十月乙未,朱清、張瑄從海道歲運糧百 萬石,以京畿所儲充足。詔止運三十萬石。十一月辛 亥,中書省臣言:「國賦歲有常數,先帝」嘗曰:「凡賜與,雖 有朕命,中書其斟酌之。」由是歲務節約,常有贏餘。今 諸王藩戚費耗繁重,餘鈔止一百十六萬二千餘「錠。 上都、隆興、西京、應昌、甘肅等處糴糧鈔,計用二十餘 萬錠;諸王五戶絲造作顏料鈔,計用十餘萬錠;而來 會諸王尚多,恐無以給。乞俟其還部,臣等酌量定擬 以聞。」從之。

成宗元貞二年定一切賜與分別之數编辑

按《元史成宗本紀》:二年二月乙亥朔,中書省臣言,「陛 下自御極以來,所賜諸王、公主、駙馬、勳臣,為數不輕, 向之所儲,散之殆盡,今繼請者尚多,臣等乞甄別貧 匱及赴邊者賜之,其餘宜悉止。」從之十二月癸卯,定 諸王朝會賜與太祖位金千兩,銀七萬五千兩,世祖 位金各五百兩,銀二萬五千兩,餘各有差。

大德元年十一月丁丑以河南行省經用不足命江浙行省運米二十萬石給之编辑

按:《元史成宗本紀》云云。

大德二年,諭中書省臣,會計每歲金銀、鈔幣出入之 數,丞相完澤以節用為請,帝嘉納焉。

按《元史成宗本紀》:大德二年二月丙子,帝諭中書省 臣曰:「每歲天下金銀鈔幣,所入幾何,諸王駙馬賜與 及一切營建,所出幾何,其會計以聞。」右丞相完澤言: 「歲入之數,金一萬九千兩,銀六萬兩,鈔三百六十萬 錠,然猶不足於用,又於至元鈔本中借二十萬錠。自 今敢以節用為請。」帝嘉納焉。

大德三年,停奏一切賜予,詔「中書出納,無券記者勿 與。」

按《元史成宗本紀》:三年春正月壬辰,中書省臣言,「比 年公帑所費,動輒鉅萬,歲入之數,不支半歲,自餘皆 借及別支,臣恐理財失宜,鈔法亦壞。」帝嘉納之,仍令 諭月赤察而等,自今一切賜與皆勿奏。十二月癸酉, 詔中書省貨財出納,自今無券記者勿與。

大德四年,詔「諸位下毋擅奏錢穀事。」

按《元史成宗本紀》:「四年五月癸未,左丞相荅剌罕遣 使來言,橫費不節,府庫漸虛。詔自今諸位下事關錢 穀者,毋輒入聞。」

大德六年,命官專領江、浙財賦,增諸王歲賜,又遣官 會計稱海屯田歲入之數。

按《元史成宗本紀》:「六年春正月丁未,命江浙平章阿 里專領其省財賦。庚戌,增諸王塔赤鐵木而歲賜銀 二百五十兩,雜幣百匹。九月乙未,遣阿牙赤、撒罕禿 會計稱海屯田歲入之數,仍自今令宣慰司官與阿 剌台共掌之。」

大德七年,諭中書省,勿以增羨作正數。罷江南財賦 府司。又諭「凡錢糧不經中書省議者,勿奏。」

按《元史成宗本紀》:七年二月壬午,帝語中書省臣曰: 「比有以歲課增羨希求爵賞者,此非掊刻於民,何從 而出自今除元額外,勿以增羨作正數。」罷江南財賦 總管府及提舉司。冬十月乙未,詔諸司「凡錢糧不經 中書省議者勿奏。」

大德八年,罷江淮財賦總管府,詔「諸王毋擅支貸泉 府規營錢。」

按《元史成宗本紀》:八年「秋七月辛酉,罷江淮等處財 賦總管府。九月癸酉,詔諸王,凡泉府規營錢,非奉旨 毋輒支貸。」

大德九年八月癸巳,復立制用院。

按:《元史成宗本紀》云云。

大德十一年,武宗即位,遵成宗之數,賜予朝會。立尚 書省,分理財用。詔「諸人毋得奏請賞賜,暫停中書省 臣所奏取給。」又停省佛事,罷收寶貨。

按《元史武宗本紀》:十一年五月甲申,皇帝即位于上 都。六月丁酉,中書右丞相哈剌哈孫荅剌罕、左丞相 塔剌海言:「前奉旨命臣等議諸王朝會賜與。臣等議, 憲宗、世祖登寶位時,賞賜有數,成宗即位,承世祖府 庫充富,比先例賜金五十兩者增至二百五十兩,銀 五十兩者增至百五十兩。有旨其遵成宗所賜之數」 賜之。八月甲午,中書省臣言:「以朝會應賜者,為鈔總三百五十萬錠。已給者百七十萬,未給猶百八十萬 兩。都所儲已虛,自今特奏乞賞者,宜暫停。」有旨:自今 凡以賞為請者勿奏。九月甲申,詔立尚書省,分理財 用。己丑,晉王也孫鐵木兒以詔賜鈔萬錠、止給八千 為言。中書省臣言:「帑藏空竭,常賦歲鈔四百萬錠,各 省備用之外,入京師者二百八十萬錠,常年所支止 二百七十餘萬錠。自陛下即位以來,已支四百二十 萬錠,又應求而未支者一百萬錠。臣等慮財用不給, 敢以上聞。」帝曰:「卿之言然。自今賜予宜暫停,諸人毋 得奏請。可給晉王鈔千錠,餘移陝西省給之。」辛卯,御 史臺臣言:「至元中,阿合馬綜理財用,立尚書省,三載, 併入中書。其後桑哥用事,復立尚書省,事敗,又併入 中書。粵自大德五年以來,四方地震水災,歲仍不登, 百姓重困,便民之政,正在今日。頃又聞為綜理財用, 立尚書省,如是則必增置所司,濫設官吏,殆非益民 之事也。且綜理財用,在人為之,若止命中書整飭,未 見不可。臣等隱而不言,懼將獲罪。」帝曰:「卿言良是。此 三臣願任其事,姑聽其行焉。」十二月,壬辰朔,中書省 臣言:「今國用甚多,帑藏巳乏,用及鈔母非宜。」又言:「太 府院為內藏,世祖、成宗朝,遇重賜則取給中書。今所 賜有踰千錠至萬錠者,皆取之太府。比者太府取五 萬錠,已支二萬矣,今復以乏告。請自後內府所用數 多者,仍取之中書。」帝曰:「此朕特旨,後當從所奏。」丁巳, 以中書省言國用浩穰,民貧歲歉,詔宣政院并省佛 事。中書省臣言:「驛戶貧乏,宜量事給驛。今經費浩大, 其收售寶貨,權宜停罷。」從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