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267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二百六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二百六十七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二百六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二百六十七卷目錄

 餅部彙考

  方言餅雜釋

  釋名釋飲食

  說文釋餅

  齊民要術餅法食經曰作餅酵法 作白餅法 作燒餅法 髓餅法 食次白粲

   膏環 雞鴨子餅 細環餅截餅  水引餺飩法 切麪粥麪粥法 粉餅法

  豚肉餅法 治麪沙墋法

  北戶錄米餅

  山家清供梅花湯餅 松黃餅 真湯餅 神仙富貴餅 通神餅 玉延索餅

  酥瓊葉 玉灌肺

  餅餌閑談餅餈

  弘君舉食檄茶餅

  本草綱目蒸餅

  遵生八牋松子餅方 椒鹽餅方 酥餅方 風消餅方 肉油餅方 素油餅方

   雪花餅方 芋餅方 韭餅方 白酥燒餅方 黃精餅方 捲煎餅方 肉餅方 麻膩

  餅子方 光燒餅方 復爐燒餅法 豆膏餅方

 餅部藝文一

  餅賦           晉束晳

  餅說           梁吳均

  謝魯元翰寄暖肚餅     宋蘇軾

 餅部藝文二

  寄胡餅與楊萬州     唐白居易

  寄餾合刷餅與子由     宋蘇軾

  對食戲作          陸游

  油餅詩          明吳寬

  次韻桂餅詩         顧清

  立春日賜百官春餅     申時行

 餅部選句

 餅部紀事

 餅部雜錄

 餅部外編

食貨典第二百六十七卷

餅部彙考编辑

《方言》
编辑

《餅雜釋》
编辑

餅謂之「飥」,或謂之《餦餛》。

《釋名》
编辑

《釋飲食》
编辑

餅,并也,溲麪使合并也。 胡餅,作之大漫沍也,亦言以胡麻著上也。蒸餅、湯餅、 蝎餅、髓餅、金餅、索餅之屬,皆隨形而名之也。

《說文》
编辑

《釋餅》
编辑

餅麪餈也。

《齊民要術》
编辑

《餅法》
编辑

《食經》曰:「作餅酵法。」

酸醬一斗,煎取七升,用粳米一升煮,著醬,遲下火,如 作粥。六月時,溲一石麪著二升;冬時著四升作。

作白餅法编辑

麪一石,白米七八升,作粥,以白酒六七升,酵中著火 上,酒魚眼沸,絞去滓以和麪,麪起可作。

作燒餅法编辑

麪一斗,羊肉二斤,蔥白一合,豉汁及鹽熬令熟,炙之, 麪當令起。

髓餅法编辑

以髓脂蜜合和麪,厚四五分,廣六七寸,便著胡餅罏 中,令熟,勿令反覆,餅肥美可經久。

《食次》
白粲一名亂積
编辑

用秫稻米絹羅之,蜜和水,水蜜中半以和米屑,厚薄 令竹杓中下,先試不下,更與水蜜。作竹杓,容一升許, 其下節穊作孔,竹杓中下瀝五升,鐺裏膏脂煮之,熟 三分之一,鐺中也。

膏環一名粔籹编辑

用秫稻米屑水蜜溲之。強澤如湯餅麪。手搦團可長 八寸許。

屈令兩頭相就。膏油煮之。

雞鴨子餅编辑

破,瀉甌中,少與鹽鍋鐺中膏油煎之,令成團餅,厚二 分,全奠一

細環餅截餅環餅一名寒具截餅一名蝎子编辑

皆須以蜜調水溲麪。若無蜜,煮棗取汁。牛羊脂膏亦 得。用牛羊乳亦好。令餅美脆。截餅純用乳溲者。

入口即碎脆如凌雪

起麪如上法编辑

盤中水浸劑於漆盤背上,水作者省,脂亦得,十日軟然久停則堅。乾劑於腕上,手挽作,勿著勃入脂浮出, 即急翻以杖周正之,但任其起,勿刺令穿,熟乃出之。 一面白,一面赤,輸緣亦赤,軟而可愛,久停亦不堅。若 待熟始翻杖刺作孔者,洩其澗氣,堅破不好。法須甕 盛濕布蓋口,則常有潤澤,甚佳。任意所便,滑而且美。

水引餺飩法编辑

細絹篩麪。以成調肉臛汁。待冷溲之。水引挼如箸大。 一尺一斷。盤中盛水浸。宜以手臨鐺上挼。令薄如韭 葉。逐沸煮。

餺飩挼如大指許,二寸一斷,著水盆中浸,宜以手向 盆旁挼,使極薄,皆急火逐沸熟煮,非直光白可愛,亦 自滑美殊常。

切麪粥一名棋子麪盧貨反蘇貨反粥法编辑

剛溲麪,揉令熟,大作劑挼餅,粗細如小指大,重縈於 乾麪中。更挼如粗箸大,截斷切作方棋,簸去勃甑裏 蒸之氣饀勃盡,下著陰地淨席上,薄攤令冷,挼散勿 令相黏,袋舉置,須即湯煮,別作臛澆,堅而不泥。冬天 一作「得十日。」麪以粟餅饋水浸,即漉著麪中,以手 向簸箕,痛挼,令均如胡豆。揀取均者,熟乾曝乾,須即 湯煮。籬漉出,別作臛澆。甚滑美。得一月日停。

粉餅法编辑

以成調肉臛中汁,沸油豆粉。

若用粗粉,脆而不美,不以湯皮,則主不中食。

如環餅麪,先剛溲,以毛痛揉,令極軟熟,更以臛汁溲, 令擇鑠鑠然。割取牛角似匙面大,鑽作六七小孔,僅 容粗麻線。若作水引形者,更割牛角,開四五孔,容韭 葉,取新帛細細兩段,各方半下,依角之小,鑿去中央, 綴角著紬。

以鑽鑽之。密綴。勿令漏粉。用訖洗舉。得十二年用。

裏盛溲粉,斂四角,臨沸湯上搦出。熟煮臛澆者,酪中 及胡麻飲中者,真類玉色稹,稹著與好麪不殊。

一名「帽餅。」 著酪中者,直用白湯溲之,不須肉汁。

豚肉餅法一名撥餅编辑

湯溲粉令如薄粥大。鐺中煮湯,以小杓子挹粉,著銅 缽內,頓缽著沸湯中,以指急旋缽,令粉悉著缽中四 畔,餅既成,仍挹缽,傾餅著湯中,煮熟令漉出,著冷水 中,酷似豚皮臛澆。《酪》任意,滑而且美。

治麪沙墋初飲反法编辑

簸小麥使無頭角,水浸令液,漉出去水,寫著麪中,抨 使均調,於布巾中,良久,挻動之,土抹悉著麥於麪無 損。一石麪,用麥三升。

《北戶錄》
编辑

《米䴵》
编辑

廣州南當米䴵,合生熟粉為之,白薄而軟。按,劉孝威 《謝官》,「賜交州米䴵四百屈。」詳其言屈,豈今之數乎?

《山家清供》
编辑

《梅花湯餅》
编辑

泉之紫帽山,有高人嘗作此供。初浸白梅、檀香末,水 和麪作餛飩皮。每一疊用五出鐵鑿如梅花樣者鑿 取之,候煮熟,乃過於雞清汁內,每客上二百餘花,可 想一食亦不忘。梅後留玉堂元剛亦有詩:「恍如孤山 下,飛至浮西湖。」

《松黃餅》
编辑

暇日過大理寺,訪秋岩,陳評事,留飲。出二童歌淵明 《歸去來》,辭以松黃餅供酒。東方平羹有超俗之標,飲 此味使人灑然起山林之興,覺駝峰熊掌皆不若矣。 春來松花黃和蜜模作餅狀,不惟香味清,亦有所益 也。

《真湯餅》
编辑

瓜圃翁訪凝遠居士話聞命僕作真湯餅來。翁訝天 下安有假湯餅?及見,乃沸湯泡油餅,人一杯耳。翁曰: 「如此,則湯泡飯亦得名真泡飯乎?」居士曰:「稼穡作甘, 無勝食氣,則真矣。」

《神仙富貴餅》
编辑

煮木菖蒲,暴為末,每一斤用蒸山藥末三斤,煉蜜水 調,入麪作餅,暴乾,候客至,蒸食作條,亦可羹。《章簡公 詩》云:「木薦神仙餅,菖蒲富貴花。」

《通神餅》
编辑

薑薄切,蔥細切,各以和稀麪,宜以少國老細末和入 麪,庶不惡。入淺油煠,能已寒。朱氏《論語注》云:「薑通神 明,故名也。」

《玉延索餅》
编辑

山藥名薯蕷,秦楚間名玉延。白細如棗葉,青銳於牽 牛,夏日溉以黃牛矢則蕃。春冬采根,白者為上。以水 入礬少許,經宿洗淨去涎,焙乾,磨篩為麪,宜亟作湯 餅。如用作索,研濾為粉,入竹筒中,溜於淺醋盆內,出 之於水,浸去醋味,如煮湯餅法。如煮食,惟刮去皮,蘸 鹽蜜皆可。其性溫無毒,且有補益,故陳簡齋有玉延, 取香、色、味以為三絕。陸放翁亦有云:「久緣多病鍊雲 液,近為長齋進玉延。」比於杭都多見,而名佛手藥者, 其味尢佳也

《酥瓊葉》
编辑

宿蒸餅薄切,塗以蜜,或以油就火上炙,鋪紙地底上, 散火氣,甚鬆脆,且止痰化食。《楊誠齋》云:「削成瓊葉片, 嚼作雪花聲。」

《玉灌肺》
编辑

真粉、油餅、芝麻、松子、胡桃、蒔蘿,六者為末,拌和入甑 蒸熟,切作肺樣,塊用棗計供今後苑名曰「御愛玉灌 肺」,要之不過素供耳。然以此見九重崇儉不嗜殺之 意,居山者豈宜後乎?

《餅餌閑談》
编辑

《餅餈》
编辑

餅搜餈,麥麪所為,或合為之。入爐熬者,名「熬餅」,亦曰 「燒餅」;入籠蒸者,名「蒸餅」;入湯烹之,名「湯餅。」其他豆屑 雜糖為之,曰「環餅」;和乳為之,曰「乳餅。」

《弘君舉食檄》
编辑

《茶餅》
编辑

催廚人作茶餅,熬油、煎蔥,瀝茶以絹,當用輕羽拂取 飛麪,剛軟中適,然後水引,細如委綖,白如秋練。

《本草綱目》
编辑

《蒸餅》
编辑

《釋名》
编辑

李時珍曰:按:劉熙《釋名》云:「餅者,并也。溲麪使合并也。 有蒸餅、湯、胡餅、索餅、酥餅之屬,皆隨形命名也。」

集解

李時珍曰:「小麥麪修治食品甚多。惟蒸餅其來最古, 是酵糟發成,單麪所造,丸藥所須,且能治疾。而《本草》 不載,亦一缺也。惟臘月及寒食日蒸之,至皮裂,去皮 懸之風乾,臨時以水浸脹,擂爛濾過,和脾胃及三焦 藥,甚易消化。且麪已過性,不助濕熱。其以果、菜、油膩 諸物為饀者,不堪入藥。」

氣味

甘平無毒。

主治

李時珍曰:「消食,養脾胃,溫中化滯,益氣和血,止汗,利 三焦,通水道。」

發明

李時珍曰:按:《愛竹談藪》云:宋寧宗為郡王時,病淋,日 夜凡三百起,國醫罔措。或舉孫琳治之,琳用蒸餅、大 蒜、淡豆豉三物搗丸,令以溫水下三十丸,曰:「『今日進 三服,病當減三之一』。明日亦然,三日病除。」已而果然, 賜以千緡。或問其說,琳曰:「小兒何緣有淋,只是水道 不利,三物皆能通利故耳。」若琳者,其可與語醫矣。

附方

積年下血:寒食蒸餅、烏龍尾各一兩,皂角七挺去皮, 酥炙,為末,蜜丸,米飲每服二十丸。聖惠方

下痢赤白治榮衛氣虛。風邪襲入腸胃之間。便痢赤 白。臍腹痛。裏急後重,煩渴脹滿,不進飲食。用乾蒸 粉蜜拌炒二兩,御米殼蜜炒四兩,為末,煉蜜丸芡子 大。每服一丸,水一盞,煎化熱服。傳信適用妙方 崩中下血:陳年蒸餅燒存性,米飲服三錢。

盜汗自汗:每夜臥時帶飢吃蒸餅一枚,不過數日即 止。醫林集要

一切折傷寒,食蒸餅為末。每服二錢,酒下,甚驗。肘后方 湯火傷灼:「饅頭餅燒存性,研末,油調塗傅之。」肘后方

《遵生八牋》
编辑

《松子餅方》
编辑

松子餅計一料,酥油六兩,白糖滷六兩,白麪一斤,先 將酥化開,溫入瓦合內,傾入糖滷擦勻,次將白麪和 之,揉擦勻淨,置桌上捍平,用銅圈印成餅子,栽松仁 入拖盤,熯燥用。

《椒鹽餅方》
编辑

「白麪二斤,香油半斤,鹽半兩,好椒皮一兩,茴香半兩。 三分為率,以一分純用油、椒、鹽、茴香和麪為穰。更入 芝麻粗屑尢好,每一餅夾穰一塊,捏薄入爐。」又法,用 湯與油對半,內用糖與芝麻屑并油為穰。

《酥餅方》
编辑

油酥四兩,蜜一兩,白麪一斤,搜成劑,入印作餅上爐。 或用豬油亦可,蜜用二兩,尤好。

《風消餅方》
编辑

用糯米二升。搗極細為粉。作四分。一分作。一分「和 水作餅,煮熟,和見在二分粉一小琖,蜜半琖。正發酒 醅兩塊,白餳同頓溶開,與粉餅捍作春餅樣,薄皮破 不妨。熬盤上煿過,勿令焦,掛當風處。遇用,量多少入 豬油中煠之。」煠時用著撥動,另用白糖炒麪拌和得 所,生麻布擦細糝餅上。

又一方「只用細熟粉少許同煮,捍扯攤於篩上,曬至 十分乾。凡粉一斗,用芋末十二兩」,此法簡妙。

《肉油餅方》
编辑

白麪一斤熟油一兩羊脂豬脂各一兩,切如小豆大。 酒二盞,與麪搜和,分作十劑,捍開,裹精肉,入爐內煿

考證.svg

《素油餅方》
编辑

白麪一斤,真麻油一兩,搜和成劑。隨意加沙糖,饀印 脫花樣。爐內炕熟。

《雪花餅方》
编辑

用十分頭羅雪白麪,蒸熟,十分白色。凡用「麪一斤,豬 油六兩,香油半斤,將豬脂切作骰子塊,和少水鍋內 熬烊,莫待油盡,見黃焦色,逐漸笊出。未盡再熬再笊。 如此則油白和麪為餅底熬。盤上略放草柴灰面,鋪 紙一層,放餅在上熯。」

《芋餅方》
编辑

生芋嬭搗碎,和糯米粉為餅,油煎,或夾糖、豆沙在內 亦可。或用椒、鹽、糖拌,核桃、橙絲俱可。

《韭餅方》
编辑

帶臕豬肉作燥子,油炒,半熟,韭生用,切細,羊脂剁碎, 花椒、砂仁、醬拌勻,捍薄餅兩箇,夾饀子熯之。虀菜同 法。

《白酥燒餅方》
编辑

麪一箇,油二兩,好酒醅作酵,候十分發起,即用揉令 十分似芝麻糖者,如前法。每麪一箇糖二兩,可做十 六箇熯。

《黃精餅方》
编辑

用黃精蒸熟者,去衣鬚和炒熟。黃豆去殼搗為末。加 白糖滷揉為團。作餅食,甚精。

《捲煎餅方》
编辑

餅與薄餅饀,用豬肉二斤,豬脂一斤,或雞肉亦可。大 概如饅頭饀,須多用蔥白或筍乾之類,裝在餅內,捲 作一條,兩頭以麪糊粘住,浮油煎令紅焦色,或只熯 熟,五辣醋供、《素饀》同法。

《肉餅方》
编辑

每麪一斤、用油六兩,饀子與捲煎餅同拖盤熯用餳 糖煎色刷面

《麻膩餅子方》
编辑

肥鵝一隻,煮熟去骨精肥,各切作條子,用「焯熟韭菜、 生薑絲、茭白絲焯過,木耳絲、筍乾絲,各排碗內蒸熟, 麻膩并鵝汁熱滾澆餅,似春餅稍厚而小。每捲前味 食之。」

《光燒餅方》
编辑

燒餅每麪一斤,入油兩半,炒鹽一錢,冷水和溲《骨魯》 槌研開,鏊上煿,待硬,緩火內燒熟用極脆美。

《復爐燒餅法》
编辑

核桃肉退去皮者一斤,剁碎,入蜜一斤,以爐燒酥油 餅一斤,為末,拌勻捏作小團,仍用酥油餅劑包之,作 餅入爐內燒熟。

《豆膏餅方》
编辑

大黃豆炒去皮為末,入白糖、芝麻、香頭和勻,為《印餅》 食之。

餅部藝文一编辑

《餅賦》
晉·束
编辑

《禮》:「仲春之夏,天子食麥,而朝事之籩,煮麥為麪,《內則》 諸饌不設餅」,然則雖食麥而未有餅䴵之作也,其來 近矣。若夫安乾、粔籹之倫,豚耳狗舌之屬,劍帶案成, 髓燭,或名生於里巷,或法出乎殊俗。三春之初, 陰陽交際,寒氣既消,溫不至熱,於時享宴,則曼頭宜 設。於是炎律方回,純陽布暢,服絺飲冰,隨陰而涼。此 時為餅,莫若薄壯。商風既厲,大火西移,鳥獸毨毛,樹 木疏枝,肴饌尚溫,則起溲可施。元冬猛寒,清晨之會, 涕凍鼻中,霜凝口外,充虛解戰,湯餅為最。爾乃重羅 之麪,塵飛雪白膠黏。著。溔柔澤。肉則羊膀豕脅, 脂膚相半,臠若蜿首,珠連礫散。薑枝蔥本,蓬切瓜判; 菌桂剉末,椒蘭是灑;和鹽漉豉,攬和膠亂。於是火盛 湯涌,猛氣蒸作,攘衣服,振掌握,仰搦俯搏;麪彌離於 指端,手縈回而交錯,級級駁駁,星分雹落。籠無迸肉, 餅無流麪。姝《媮洌》,欶薄而不綻。臇味內和,䑋色外見, 柔如春綿,白若秋練,氣㪍鬱以揚布,香飛散而遠遍。 行人垂涎於下風,童僕空噍而斜盼。擎器者舐脣,立 侍者乾咽。爾乃濯以元醢,鈔以象箸。要虎丈叩膝 遍據,槃案財投而輒盡,庖人參潭而促遽。手未及換, 增禮復至。脣齒既調,口習咽利。三籠之後,轉更有吹。

《餅說》
梁·吳均
编辑

宋公至長安,得姚泓時故大官丞程季者,了了人也。 公曰:「今日之食,何者最先?」季曰:「仲秋禦景,離蟬欲靜, 燮燮曉風,凄凄夜冷。臣當此景,惟能說餅。」公曰:「善。」季 乃稱曰:「安定噎鳩之麥,洛陽董德之磨,河東長若之蔥,隴西舐背之犢,枹罕赤髓之芉,張掖北門之豉。然 以銀屑,煎以金銚。洞庭負霜之橘,仇池連蔕之椒,調 以濟北之鹽,剉以新豐之雞。細如華山之玉屑,白如 梁甫之銀泥。既聞香而口悶,亦見色而心迷。」公曰:「善。」

《謝魯元翰寄暖肚餅》
宋·蘇軾
编辑

公昔遺余以《暖肚餅》,其直萬錢。我今報公以《暖肚餅》, 其價不可言。中空而無眼,故不漏;上直而無耳,故不 懸。以活潑潑為內,非湯非水;以赤歷歷為外,非銅非 鉛;以念念不忘為項,不解不縛;以了了常知為腹,不 方不圓。到希領取,如不肯承當,卻以見還。

餅部藝文二编辑

《寄胡餅與楊萬州》
唐·白居易
编辑

胡麻餅樣學京都,麪脆油香新出爐。寄與飢饞楊大 使,嘗看得似「《輔興》無。」

《寄餾合刷餅與子由》
宋·蘇軾
编辑

老人心事日摧頹,宿火通紅手自焙。小甑短瓶良具 足,稚兒嬌女共燔煨。寄君東閣閑蒸栗,知我空堂坐 畫灰。約束家僮好收拾,故山梨棗待翁來。

《對食戲作》
陸游
编辑

春前臘後物華催,時伴兒曹把酒杯。蒸餅猶能十字 裂,餛飩那得五般來。

《油餅詩》
明·吳寬
编辑

膩滑津津色未乾,聊因佳節助杯盤。畫圖莫使依寒 具,書信何勞送月團。曾見范公登《雜記》,獨逢吳客勸 加餐。當筵一嚼誇甘美,老大無成憶膽丸。

《次韻桂餅詩》
顧清
编辑

寶鈿和露壓金英,為趁秋光一日成。月殿有人留素 影,花林無物稱佳名。攜來不覺鄉關遠,吟罷猶令客 夢清。茗碗酒杯皆可意,好將新歲作《傳生》。

《立春日賜百官春餅》
申時行
编辑

紫宸朝罷聽傳餐,玉餌瓊肴出大官。齋日未成三爵 禮,早春先賜五辛盤。迴風入仗旌旗暖,融雪當筵匕 箸寒。調鼎十年空伴食,君恩一飯報猶難。

餅部紀事编辑

《三輔舊事》:「太上皇不樂關中,高祖徙豐沛屠兒、沽酒、 賣餅、商人立為新豐縣,故一縣多小人。」

《漢書。宣帝紀》:「帝,武帝曾孫,遭巫蠱事,繫獄,得赦,取許 廣漢女,因依倚廣漢兄弟及祖母家史氏。每買餅,所 從買家輒大讎,亦以是自怪。」

《百官公卿表》:「少府屬有湯官。」湯官主餅餌。

《抱朴子》:「莽之世,賣餅小人,皆得等級;斗筲之徒,兼金 累紫。」

《後漢書樊曄傳》:「曄字仲華,南陽新野人也。與光武少 游舊,建武初,徵為侍御史,遷河東都尉,引見雲臺。初, 光武微時,嘗以事拘於新野,曄為市吏,餽餌一笥,帝 德之不忘,仍賜曄御食及乘輿服物。因戲之曰:『一笥 餌得都尉,何如』?曄頓首辭謝。」 《東觀漢記》:「光武問第五倫曰:『聞卿為市掾人,有遺卿 母一笥餅,卿從外來見之,奪母笥,探口中餅出之,有 之乎』?倫對曰:『實無此。眾人以臣愚蔽,故為此言耳』。」 《李固別傳》:質帝暴得疾,云:「食煮餅,腹中悶」,遂崩。 《後漢書。趙岐傳》:岐為皮氏長,會河東太守劉祐去郡, 而中常侍左悺兄勝代之,岐恥疾宦官,即日西歸。京 兆尹延篤復以為功曹。先是,中常侍唐衡兄玹為京 兆虎牙都尉,郡人以玹進不由德,皆輕侮之。岐及從 兄襲又數為貶議,玹深毒恨。延熹元年,玹為京兆尹, 岐懼禍及,乃與從子戩逃避之。玹果收岐家屬宗親, 陷以重法,盡殺之。岐遂逃難四方,江淮、海、岱,靡所不 歷。自匿姓名,賣餅北海市中。時安丘孫嵩年二十餘, 游市見岐,察非常人,停車呼與共載。岐懼失色。嵩乃 下帷令騎,屏行人,密問岐曰:「視子非賣餅者,又相問 而色動,不有重怨,即亡命乎?我北海孫賓石,闔門百 口,埶能相濟?」岐素聞嵩名,即以實告之,遂以俱歸。嵩 先入白母曰:「出行乃得死友。」迎入上堂,饗之極歡,藏 岐複壁中。數年,岐作《戹屯歌》二十二章。後諸唐死滅, 因赦乃出。三府聞之,同時並辟。

《京兆舊事》:「蕭彪為巴郡守,父老歸供養。父嗜餅,從至 市,立車下自進之。」

廷尉決事張桂私賣胡餅,後為蘭臺令
考證.svg
《續漢書》:「靈帝好胡餅,京師皆食胡餅。」後董卓擁胡兵

破京師之應。

《翰林志》:「漢制,尚書郎主作文書起草,更直于建禮門。 大官供食,湯官供餅餌五熟果,五日一美食,下天子 一等。」

《太平御覽》:李叔節與弟進先共在乘氏城中,呂布詣 乘氏城下,叔節從城中出詣布,進先不肯出,為叔節 殺數頭肥牛,提數十石酒,作萬枚胡餅,先持犒軍。 《魏略》:丁斐封列侯,坐免官。後太祖啁斐曰:「『文侯印綬 何在』?斐對曰:『以易餅』。太祖大笑。」

《諸葛恪別傳》:「孫權嘗饗客設餅,恪停食,索筆作《麥賦》。」 裴啟《語林》:「何平叔美姿儀而絕白,魏文帝疑其著粉。 夏月與熱湯餅,既啖,大汗出,隨以朱衣自拭,色轉皎 然。」

《三國魏志盧毓傳》:「毓為吏部尚書時,舉中書郎。詔曰: 『得其人與否,在盧生耳。選舉莫取有名,名如畫地作 餅,不可啖也』。」

《元晏春秋》:衛倫以郎應會于京師,過予而論及于味, 倫稱魏故侍中劉子揚食餅知鹽生精味之至也。予 曰:「昔師曠識勞薪,易牙別淄澠,子揚之妙抑末乎?」倫 曰:「師曠齊牙,古之精也;魏之子揚,今之妙也。子何間 焉?」

《晉書王長文傳》:「長文,廣漢郪人也。少以才學知名,而 放蕩不羈,州府辟命皆不就,州辟別駕,乃微服竊出, 舉州莫知所之。後於成都京都市中蹲踞齧胡餅。刺 史知其不屈,禮遣之。」

《抱朴子道意篇》:汝南彭氏墓近大道,墓口有一石人, 田家老母到市買數片餅以歸。天熱,過蔭彭氏墓口 樹下,以所買之餅暫著石人頭上,忽然便去,而忘取 之。行路人見石人頭上有餅,怪而問之,或人云:「此石 人有神,能治病愈者,以餅來謝之。」如此轉以相語云: 「頭痛者,摩石人頭;腹痛者,摩石人腹。亦還以自摩,無」 不愈者。遂千里來就石人治病。初但雞肋,後用牛羊。 為立帷帳,管絃不絕。如此數年。忽日前忘餅母,聞之 乃為人說,始無復往者。

《晉書何曾傳》:「曾性奢豪,務在華侈,帷帳車服,窮極綺 麗,廚膳滋味,過於王者。每燕見不食太官所設,帝輒 命取其食,蒸餅上不坼,作十字不食。」

《惠帝紀》:「帝因食䴵中毒而崩。」 王隱《晉書》:「王羲之幼有風操,郗虞卿,聞王氏諸子皆 俊才,令使選婿,諸子皆飾容以待客,羲之獨坦腹東 床,食胡餅,神色自若。使具以告,虞卿曰:『此真吾婿也』。 問為誰,果是逸少,乃妻之。」

《趙錄》:石勒諱胡,胡物皆改名胡餅曰「博爐」,石虎改曰 「麻餅。」

石虎好食蒸餅,常以乾棗、胡桃瓤為心,蒸之,使坼裂 方食。及為冉閔所篡,幽廢,思其不裂者不可得。 《晉陽秋》:「王歡耽學貧窶,或人惠蒸餅一枚,以充一日, 妻子常有菜色。」

《幽明錄》:「姚泓叔父大將軍紹總司戎政,召胡僧問以 休咎。僧乃以麪為大胡餅形,徑一丈,僧坐在上,先食 正西,次食正北,次食正南。所餘卷而吞之,訖便起去, 了無所言。是歲五月,楊盛大破姚軍於清水。九月,晉 師北討,掃定潁、洛。明年,遂席卷酆鎬,生禽泓焉。」 《南史王悅之傳》:「悅之為吏部郎,鄰省有會同者,遺悅 之餅」一甌,辭不受,曰:「此費誠小,然少來不願當之。」 《南齊書·何戢傳》:「戢授司徒左長史,太祖為領軍,與戢 來往,數置歡燕。上好水引餅,戢令婦女躬自執事,以 設上焉。」

《南史齊宗室傳》:衡陽元王道度無子,高祖以第十一 子鈞繼。鈞年五歲,所生區貴人病,便知慘悴,左右依 常以五色餅飴之,不肯食,曰:「須待姨差。」

《南齊書禮志》:永明九年正月,詔太廟四時祭,薦宣帝 麪起餅。 《明帝紀》:太官進御食有裹蒸,帝曰:「我食此不盡,可四 片破之,餘充晚食。」

《南史蔡廓傳》:廓孫撙,累遷吏部尚書。武帝嘗設大臣 餅,撙在坐。帝頻呼姓名,撙竟不答,食餅如故。帝覺其 負氣,乃改喚「蔡尚書。」撙始放著,執笏曰「爾。」帝曰:「『卿向 何聾,今何聰』?對曰:『臣預為右戚,且職在納言,陛下不 應以名垂喚』。」帝有慚色。

《魏書胡叟傳》:「叟不治產業,常苦飢貧,然不以為恥。養 子字螟蛉,以自給養。作布囊容三四斗,飲噉醉飽,便 盛餘肉餅以付螟蛉,見車馬榮華者,視之蔑如也。」 《周書王羆傳》:「羆字熊羆,魏孝武西遷,拜驃騎大將軍, 鎮河東。羆性儉率,不事邊幅。嘗有臺使,羆為其設食, 使乃裂其薄餅緣羆,曰:『耕種收穫,其功已深,舂爨造 成,用力不少。乃爾選擇。當是未饑』。」命左右撤去之。使 者愕然大慚。

《儒林傳》:「樊深,河東人。魏孝武西遷,樊、王二姓舉義,為 東魏所誅。深父保周被害,深因避難,墜崖傷足,絕食再宿,於後遇得一簞餅,欲食之,然念繼母年老患痺, 或免虜掠,乃弗食。夜中匍匐尋母,偶得相見,因以饋 母。還復遁去,改易姓名,游學於汾、晉之間。」

《北史慕容儼傳》:厙狄伏連,冬至日親表稱賀,其妻為 設豆餅,問豆餅得處,云「於馬豆中分減。」伏連大怒,典 馬掌食人並加杖罰。

《北齊書庫狄干傳》:「干子士文,隋文帝受禪,拜貝州刺 史。性清苦,不受公料,家無餘財。其子嘗噉官廚餅,士 文枷之於獄累日,杖之二百,步送還京。」

《唐書王世充傳》:「世充為秦王所圍,糧盡,人相食,至以 水汨泥去礫,取浮土糅米屑為餅,尚書郎皆餓死。」 《隋唐嘉話》:「太宗使宇文士及割肉,以餅拭手,帝屢目 焉。士及佯為不悟,更徐拭而便啗之。」

《南部新書》:「李英公為相,有鄉人過宅,為設食。客去餅 緣公責之,客大慚。」

《雲仙雜記》:于琮班中,有時袖餅而食,或以遺同列。 許康年謁劉遜,贈遜鳴牙餅千枚,曰:「雖微物也,助廚 中兩日之費。」

《朝野僉載》:周張衡令史出身,位至四品,加一階,合入 三品,已團甲。因退朝,路旁見蒸餅新熟,遂市其一,馬 上食之,被御史彈奏。則天乃降敕:「流外出身,不許入 三品。」遂落甲。

《原化記》:賀知章嘗謁賣藥王老,問黃白術,持一大珠 與之。老人得珠,即令易餅以與賀食,賀心念寶珠何 以市餅,口不敢言,老叟曰:「慳吝未除,術何日成。」 《雲仙雜記》:開元中,長安物價大減,兩市賣二儀餅,一 錢數對;胡桃炙,十金一柈。

《唐書后妃傳》:元宗皇后王氏始以愛弛,不自安,承間 泣曰:「陛下獨不念阿忠脫紫半臂易斗麪為生日湯 餅邪?」帝憫然改容,阿忠后呼其父仁皎云。

《明皇雜錄》:武惠妃生日,上與諸公主按舞於萬歲樓 下。上乘步輦,從複道窺見衛士,食畢以餅餌棄水竇 中,上大怒,命高力士杖殺之。上方震怒,左右莫敢言 者,寧王從容謂上曰:「從複道窺見護衛士之過而殺 之,恐人臣不能自安,又失大體。陛下志在勤儉愛物, 惡棄於地,奈何性命至重,反輕於殘餐乎?」上蹶然大 悟,遽命赦之。

《柳氏舊聞》:肅宗為太子,常侍膳,尚食置熟俎,有羊臂 臑,上顧使太子割。肅宗既割,餘污漫在手,以餅潔之, 上熟視不懌,肅宗徐舉餘餅啖之,上甚悅,謂太子曰: 「福當如此愛惜。」

辟寒劉晏五鼓入朝,時寒中路見賣蒸胡處,熱氣騰 輝,使人買,以袍袖包裙褐底啗之,謂同列曰:「美不可 言。」

《唐書逆臣傳》:「朱泚僭即帝位,帝至奉天,泚圍城,圍久, 食且盡,以蘆秣帝馬,太官糲米止二斛。圍解,父老爭 上壺餐餅餌。」

《酉陽雜俎》:「寶曆二年,明經范璋居梁山讀書。夏中深 夜,忽聽廚中有拉物聲,范慵省之。至明見束薪五寸 餘,齊整可愛,積於竈上,地上危累蒸餅五枚。」 《杜陽雜編》:「同昌公主薨,上哀痛之,自製挽歌詞,令百 官繼和。及葬,上賜酒一百斛,餅餤三十,駱駝各徑闊 二尺,飼役夫也。」

《唐書高元裕傳》:元裕兄少逸為陝虢觀察使,中人責 峽石驛吏供餅惡,鞭之,少逸封餅以聞。宣宗怒,召使 者責曰:「山谷間是餅豈易具邪?」謫隸恭陵,中人皆斂 手。

《摭言》:「韋澳、孫宏同在翰林,懿宗賜銀餅饀,食之甚美, 皆乳酪膏腴所製。」

段維嗜煎餅,一餅熟成一韻詩。

《洛中紀異》:僖宗幸興慶池,泛舟方食餅餤。時進士在 曲江,有聞喜宴,上命御廚各賜一枚,以紅綾束之。故 徐演詩云:「莫欺老缺殘牙齒,曾喫紅綾餅餤來。」 《清異錄》:僖宗幸蜀,乏食,有宮人出方巾所包麪半升 許。會村人獻酒一偏提用酒溲麪煿餅以進。嬪嬙泣 奏曰:「此消災餅,乞強進半枚。」

《酉陽雜俎》:東平未用兵,有舉人孟不疑客昭義,夜至 一驛,方欲濯足,有稱淄青張評事者,僕從數十,孟欲 參謁,張被酒,初不顧,孟因退就西間,張連呼驛吏索 煎餅,孟默然窺之,且怒其傲。良久,煎餅熟,孟見一黑 物如豬,隨盤至燈影而立,如此五六返,而張竟不察, 孟因恐懼無睡。

《避暑錄話》:唐御膳以紅綾餅餤為重,昭宗光化中放 進士榜,得裴格等二十八人,以為得人。會燕曲江,乃 令大官特作二十八餅餤賜之,盧延讓在其間。後入 蜀為學士,既老,頗為蜀人所易。延讓詩素平易近俳, 乃作詩云:「莫欺零落殘牙齒,曾喫紅綾餅餤來。」王衍 聞知,遂命供膳,亦以餅餤為上品,以紅羅裹之。至今 蜀人工為餅餤,而紅羅裹其外。公廚大燕,設為第一。

此與洛中紀異載徐演詩相同

《雲溪友議》:興元縣西墅有蘭若上座僧,常飲酒食肉群輩皆效焉。一旦多作大餅,招群徒眾入屍院,林以 餅裹腐屍肉而食,數啖不已,眾僧掩鼻而走,上座曰: 「汝等能食此肉,方可食諸肉。」自此緇徒因成精進也。 此事柳僕射仲郢在興元日親驗之也。

《雞肋編》:余嘗見唐小說載:有翁姥共食一餅,忽有客 至,云:「使秀才婪泥。」於是二人所啖甚微,末乃授客,其 得甚多,故用「貪婪」之字。

《耕餘博覽》:唐劍南節度使鮮于叔明嗜臭蟲,每採拾 得三五升,浮於微熱水,洩其氣,以酥及五味熬卷餅 食之,云「天下佳味。」

《十國春秋·吳太祖世家》:「行密之圍廣陵也,凡半載,與 彥師鐸大小數十戰。城內無食,以堇泥為餅食之,餓 死者過半。」

《清異錄》:「天成中,帝令作同阿餅法,用碎肉與麪搜和 如臂刀截,每隻二寸厚,蒸之。」

《宋史太祖紀》:「宣祖弘殷,領岳州防禦使。顯德三年,督 軍平揚州,與世宗會壽春。壽春賣餅家,餅薄小,世宗 怒,執十餘輩,將誅之。宣祖固諫,得釋。」

《清異錄》:居士李巍求道雪竇山中,畦蔬自供。有問巍 曰:「日進何味?」答曰:「以醉貓三餅。」

郭進家能作蓮花餅饀,有十五隔者,每隔有一折枝 蓮花,作十五色,自云周世宗。有故宮婢流落,因受雇 於家。婢言宮中人號「蕊押班。」

湯悅逢士人於驛舍,士人揖食,其中一物是爐餅各 五事,細味之,饀料互不同。以問,士人歎曰:「此五福餅 也。」

《歸田錄》:太宗時親試進士,每以先進卷子者賜第一 人及第。孫何與李庶幾同在科場,皆有時名。庶幾文 思敏速,何因苦思頗遲。會言事者上言:舉子輕薄為 文,不求義理,惟以敏速相誇。因言庶幾與舉子於餅 肆中作賦,以一餅熟成一韻者為勝。太宗聞之大怒。 是歲殿試,庶幾最先進卷子,遽叱出之,由是何為第 一?

《晏元獻》清瘦如削,每拆半餅以著卷之,抽著就內,捻 頭一莖食之。此亦異於人也。

《續聞見近錄》:「王荊公領觀察使歸金陵,居鍾山下,出 即乘驢,欲止即止,以囊盛餅十數枚,相公食罷,即遺 牽卒,牽卒之餘即飼驢矣。蓋初無定所,或數步復歸, 近於無心者也。」

《老學庵筆記》:呂周輔言:東坡先生與黃門公南遷,相 遇於梧藤間。道旁有鬻湯餅者,共買食之。觕惡不可 食,黃門置著而歎,「東坡已盡之矣。徐謂黃門曰:『九三 郎,爾尚欲咀嚼耶』?大笑而起。秦少游聞之曰:『此先生 飲酒,但飲濕而已』。」

《夢溪筆談》:「世有奇疾者,江南逆旅中,一老婦啖物不 知飽。徐德占過逆旅,老婦愬以饑,其子恥之,對德占 以蒸餅啖之,盡一竹簣約百餅,猶稱饑不已。日食飯 一石米,隨即痢之,饑復如故。京兆醴泉主簿蔡繩,予 友人也,亦得饑疾。每饑立須啖物,稍遲則頓仆悶絕。 懷中置餅餌,雖對貴官遇饑,亦便齕啖。」

《春渚紀聞》:宗汝霖尹開封,初至而物價騰貴,至有十 倍於前者,郡人病之。公密使人問米麪之直且市之, 計其直,與此太平時初無甚增。乃呼庖人取麪,令作 市肆籠餅,大小為之。及估其直,籠餅枚六錢足。出勘 市價,則餅二十也。公先呼作坊餅師至,訊之曰:「自我 為舉子時,來往京師,今三十年矣。籠餅枚七錢而今 二十,何也?豈麥價高倍乎?」餅師曰:「自都城經亂以來, 米麥起落,初無定價,因襲至此。某不能違眾獨減,使 賤市也。」公即出兵廚所作餅示之,且語之曰:「此餅與 汝所市重輕一等,而我以日下市直會計新麪工直 之費,枚止六錢,若市八錢,則已有兩錢之息。今為將 出令,止作八錢,敢擅增此價而市者,罪應處斬,且借 汝頭以行吾令也。」即斬以徇。明日餅價仍舊,亦無敢 閉肆者。

龔彥和正言,自貶所歸衛城縣,寓居一禪林,日持缽 隨堂供。暇日偶過庫司,見僧雛具湯餅。問其故,云:「具 殿院晚間藥食。」龔自此不復晚餐云。

《雞肋編》:楚州有賣漁人,姓孫,頗能言時災福,時呼孫 賣魚。宣和間,上皇聞之,召至京師,館於寶籙宮道院。 一日懷蒸餅一枚,坐一小殿,時日高拜跪既久,上覺 微餒,孫見之即出懷中餅云:「可以點心。」上皇雖訝其 意,然未肯接,孫云:「後來此亦難得食也。」時莫悟其言, 明年遂有沙漠之行,人始解其識。

《括異志》:「東林施水院本定菴居士白蓮道場,寺有藏, 歲久弊甚,住持僧智祥力鳩眾緣為之,僅成規模,其 中實無所有。始寺有轉藏,不問多寡,僧以一餅啖之, 由是至者甚眾。人有病祟,必以東林藏轉之即愈。蓋 寺有神,姓施,封護國公,為之打供,僧徒得以濟。」 《卻掃編》:「趙畯字德進,宋城人,少治《易》,時龔深甫《易解》 新出」,世未多見。畯聞考城一士人家有之,則徒步往 見,獨攜餅十數枚以行。既至其門,求見主人,問以借書之事,意頗以為難而命之飯。畯辭曰:「所為來者,欲 見《易解》耳,非乞食也。」主人嘉其意,方許就傳。因館之 一室中,畯闔戶,晝夜寫錄,飢則啖所攜之餅,數日而 畢,歸書主人,長揖而還。

《翦勝野》聞太祖微時,甚見愛於郭子興。郭氏五男惡 焉,乃以他事幽之空室中,絕其漿食,馬后竊以餅餌 遺之。一日,煎餅釜中,將修供,為郭氏親信所窺,遂納 懷中,膚有傷痕。

《見聞錄》:侍郎長洲孔公鏞,字韶文。為諸生時,家赤貧, 至饔飧不給,每詣學,則買二餅充饑。五聖閣有道,媼 見其旦晚經門。一日迎入問故,公以實告。媼心憐之, 謂曰:「吾家晝則有齋,夜則有燈,秀才肯僑居此乎?」公 從之,遂得肆志於學。後舉進士歸,媼已卒,公斬衰冠 送葬焉。

《大政紀》:嘉靖十四年夏四月,初賜百官食麥餅。初緣 佛氏說,是月八日,賜群臣食「不落夾。帝厭其名不馴, 命於五日薦新麥於內殿,因為麥餅,賜群臣食。自是 歲以為常。」

餅部選句编辑

晉束晳《近游賦》:「格餅正於三播。」 宋蘇軾詩:「青浮卵碗槐芽餅,紅點冰盤藿葉魚。」《餅 詩》:「炊裂瓊肌十字香。」

餅部雜錄编辑

《范子餅》出《三輔》。

《太平御覽》魯陽文君云:「有人于此牧羊,芻豢不可勝 食也。見人作餅,即還然竊之。楚四境之田,蕪廣不可 勝闢,見宋、鄭之門邑,則還然竊之。與彼異乎?」

雜《五行書》:「十月亥日食餅,令人無病。」《食經》有髓餅法, 以髓脂合和麪。 崔寔《四民月令》:「立秋無食煮餅及水溲餅。」

繆襲《祭儀》,「夏祀以蒸餅。」

《拾遺記》:江東俗,正月二十四日為天穿日,以紅縷繫 煎餅置屋上,謂之「補天穿。」

《吳錄》:「交阯有欀木,其內有白米屑,就水淋之如麪,可 作餅。」

盧諶《祭法》,「春祠用曼頭湯餅、髓餅、牢丸,夏秋冬亦如 之。夏祠別用乳餅,冬祠用環餅。」

徐暢《祭祀記》:「五月麥熟,薦新,作起漱白餅。」

《齊民要術》:「立秋無食煮餅及水引餅。夏月食水時,此 二餅得水即堅強難消,不幸便為宿食傷寒病矣。試 以此二餅置水中,即可驗。唯酒引餅,入水即爛矣。」 《荊楚歲時記》:「六月伏日並湯餅,名為辟惡。」

《嘉話錄》:「《晉書》中有飲食名『寒具』」者,亦無注解處。後於 《齊民要術》并《食經》中檢得,是今所謂「環餅。」桓元嘗盛 陳法書名畫,請客觀之。有客食寒具,不濯手而執書, 因有污處。元不懌,自是命賓不設寒具。

《雲仙雜記》:洛陽人家重九作羊肝餅,臘日造脂花餤。 《資暇錄》:「石鏊餅,本曰喭餅,同州人好相喭,將投公狀, 必懷此而去,用備狴牢之糧。後增以甘辛,變其名質, 以為貢遺矣。」

《清異錄》:「金陵士大夫,鼎鐺有七妙餅」,可映字其一也。 《歸田錄》:「湯餅,唐人謂之不托,今俗謂之餺飥。」

《嬾真子》、東坡詩云:「剩欲去為湯餅客,卻愁錯寫弄麞 書。」弄麞乃李林甫事。湯餅,人皆以為明皇王后故事, 非也。劉禹錫《贈進士張盥》詩云:「憶爾懸弧日,余為座 上賓。舉著食湯餅,祝辭添麒麟。」東坡正用此詩,故謂 之湯餅客也。必食湯餅者,則世所謂長命麪者也。 《涪翁雜說》,醢人云:「羞豆之實,酡食糝食。」鄭司農云:「酡 食,以酒為餅。」賈公彥云:「酡,粥也。以酒酡為餅,若今起 膠餅。」鄭司農云:「糝食菜,餗蒸。」賈公彥云:「若今煮菜,謂 之蒸菜。」起膠餅蓋今炊餅,蒸菜蓋今裹鯖邪?蜀人凡 果蔬皆漬之醢,以為蒸餗。《周官》:「醢人掌五齊七葅,王 舉則供齊葅醯物六千甕。」齊即虀也,豈蜀人尚有古 風耶?

《緗素雜記》:煮麪謂之湯餅,其來舊矣。按《後漢·梁冀傳》 云:「進鴆加煮餅。」《世說》載何平叔美姿容,面至白,魏文 帝疑其傅粉,夏月令食湯餅,汗出以巾拭之,轉皎白 也。又按吳均稱餅德,曰「湯餅為最。」又《荊楚歲時記》云: 「六月伏日,並作湯餅,名為辟惡。」又齊高帝好食水引 麪。又《唐書王皇后傳》云:「獨不念阿忠脫紫半臂易斗」 麪為生日湯餅耶?《倦游雜錄》乃謂今人呼煮麪為湯 餅,誤矣。《嬾真子錄》謂「世之所謂長命麪即湯餅也」,恐 亦未當。余謂凡以麪為食具者,皆謂之餅,故火燒而 食者,呼為燒餅,水瀹而食者,呼為湯餅,籠蒸而食者, 呼為蒸餅,而饅頭謂之籠餅宜矣。然張公所論市井

有鬻胡餅者,不曉名之所謂,乃易其名為爐餅,則又
考證.svg
誤矣。按《晉書》云:「王長文在市中齧胡餅。」又《肅宗實錄》

云:「楊國忠自入市,衣袖中盛胡餅。」安可易胡為爐也? 蓋胡餅者,以胡人所常食而得名也。故京都人轉音 呼胡餅為胡餅,呼骨切;胡桃為胡桃,亦呼骨切,皆此 義也。余按,《資暇集》論畢羅云:「蕃中畢氏,羅氏好食此 味,因謂之畢羅。後人」加食。旁為字非也。又云:元 和中,有姦僧鑒虛,以羊之六府,特造一味,傳之於今, 時人不得其名,遂以其號目之曰鑒虛。往往俗字又 加食旁為鑒虛字,然則胡餅謂之胡,義可知矣。又《玉 篇》從食從固,為䭅字。戶雅切。註云:餅也,謂之䭅餅。疑 或出此。余故併論,使覽者得詳焉。

《竹坡詩話》:東坡詩云:「君欲富餅餌,會須縱牛羊。」殊不 可曉。河朔土人言:河朔地廣,麥苗彌望,方其盛時,須 使人縱牧其間,踐蹂令稍疏,則其收倍多。是縱牛羊 所以富餅餌也。

《猗覺寮雜記》:北人食麪名餺飥。揚雄《方言》:「餅謂之飥。」 《齊民要術》:「青麪、麥麪堪作飯及餅飥,甚美,磨盡無麩」, 則飥之名已見於漢魏《五代史。李茂貞傳》:朕與宮人, 一日食粥一日食。不托俗語,當以《方言》為正。作「餺飥」 字。

《老學菴筆記》:楊朴處士詩云:「數箇胡皴徹骨乾,一壺 村酒膠牙酸。」《南楚新聞》亦云:「一楪氈根數十皴,盤中 猶自有紅鱗。」不知皴是何物,疑是餅餌之屬。

《演繁露》:「世言餛飩,是虜中渾氏、屯氏為之。」案《方言》:「餅 謂之餛。」徒見反或謂之「餦」,或謂之「餛。」音渾則其來久矣,非 出「渾氏」、《屯氏》也。

《癸辛雜識》:「回回國所經道中,有沙磧數千里,不生草 木,亦無水泉,塵沙眯目,凡一月方能過此。每以麪作 餅,各貯水一榼於腰間,或牛羊渾脫皮盛水置車中。 每日略食餌餅,濡之以水。或路迷水竭,太渴則飲馬 溺,或壓馬糞汁飲之。其國人亦以為如登天之難。」 《溪蠻叢笑》:「漚榔牛榔木多漿貓猺歲饑闕食,則先以 火」窖地,掘根置窖中,壓以石。又用火漚熟搗作餅餌, 名《漚榔》。

鼠璞。《績釋常談》引《資暇錄》云:「餛飩以象渾沌。」不正書 「混沌從食」,不載故事。《事物紀原》并無此名件。《唐佚史》 載:李宗回,客知人飲饌,將同謁華陰令。客曰:「與公喫 五般餛飩。」及見果然。《酉陽雜俎》云:「今衣冠家有蕭家 餛飩,漉去湯肥,可以瀹茗。」是舊有此名。《本草》載:「艾葉 療一切鬼氣,炒作餛飩,吞三五枚,以飯壓之,取混沌」 之義信矣。俱從食邊,何耶?

山家清供。晉桓元喜書畫,客有食寒具,不濯手而執 畫帙者,偶涴。自茲後不設寒具,此必用油蜜煎者。《要 術》并《食經》皆只曰環餅,世疑饊子也。巧夕餕,蜜食也。 杜甫十月一日,乃有「粔籹作人情」之句。《廣記》則載寒 食事,總三者俱可疑。乃考朱氏注《楚辭》「粔籹蜜餌,有 餦餭些。」謂以米麪煎熬作之寒具是也。以是知《楚辭》 一句,自是三品。粔籹乃蜜麪之乾也,十月開爐餅也。 蜜餌乃蜜麪少間者乃蜜食也。餦餭乃寒食寒具,無 可疑者。閩人會婣名煎餔,以糯粉和麪油煎沃以糖, 食之不濯手,則能汙物,且可留月餘,宜禁煙用也。吾 翁和靖先生《山中寒食》詩云:「方塘波綠杜蘅青,布穀 提壺似足聽。有客初嘗寒具罷,據梧痛飲散幽襟。」信 乎此為寒食具矣。

《病榻手欥食經》:五色小餅,作花卉禽獸珍寶形。按抑 成之盒中累積名曰鬥釘,今人猶云「釘果盒釘春盛」 是也。俗書作鬥釘,非也。

《熙朝樂事》:「八月十五日謂之中秋。民間以月餅相遺, 取團圓之義。」

元亭涉筆「牢丸」,今湯餅也,見《束晳餅賦》。

餅部外編编辑

葛洪《神仙傳》:「壺公者,從遠方來賣藥,常懸一壺於坐 上,每日入後,跳入壺中。市掾費長房於樓上見之,知 非常也,身為掃除,并進餅。公令長房共跳入壺,但見 樓觀五色,重門閣道,侍者數十人。」

《酉陽雜俎》:僧萬迴年二十餘,貌癡不語。其兄戍遼陽, 久絕音問。或傳其死,其家為作齋。萬迴忽卷餅茹大 言曰:「兄在,我將饋之。」出門如飛馬馳不及暮而還。得 其兄書,緘封猶濕,計往返一日萬里,因號焉。

《廣異記》:有道人持湯餅語人曰:「此玉英粉,食之七日 當羽化。」

《東坡志林》:蔣仲甫聞之孫景脩,近歲有人鑿山取銀 礦至深處,聞有人誦經聲。發之,得一人,云:「吾亦取礦 者,以窟壞不能出,居此不知幾年。平生誦《金剛經》自 隨,每有飢渴之念,即若有人自腋下以餅餌遺之。殆 此經變現也。」

《閑居錄》:宋之末年,姑蘇賣餅家檢所鬻錢,得冥幣焉。 因怪之,每鬻餅必識其人與其錢,久之,乃一婦人也跡其婦,至一塚而滅。遂白之官,啟塚,見婦人臥柩中, 有小兒坐其側,恐其為人所覺,必不復出,餓死。小兒 有好事者收歸養之。既長,與常人無異,不知其姓,鄉 人呼之曰「鬼官人。」元初猶在,後數年方死。

《冥寥子》遊卷上高門大第,王公貴人置酒為高會,金 釵盈座,玉盤進醴,堂上樂作,歌聲遏雲。老隸守門,拄 杖在手。道人闖入乞食焉。雙眸炯碧,意度軒軒,而高 唱曰:「諸君且勿喧,聽道人歌《花上露》。」歌罷,若有一客 怒曰:「道者何為?吾輩飲方歡,而渠馨來敗人意。」亟以 胡餅遣之,道人則受胡餅趨出。一客謂其從者曰:「急 追還道者。」前一客曰:「飲方歡,恨渠來,溷人以胡餅逐 之,善矣,何故追還?」後一客曰:「僕察道者有異,欲令還 而熟視之。」前一客曰:「乞兒也,何異之有?彼渠意所需, 一殘羹冷炙而足。」又一客曰:「味初,歌詞小不類乞者。」 座上若有一紅綃歌姬,離席曰:「以兒所見,此道者天 上謫神仙也。兒察其眉宇清淑,音吐」俊亮,謬為乞兒 狀,而舉止實微露。其都雅,歌辭深秀,乃金臺宮中語, 固非人間下里之音,況吐乞兒口哉!令從者追之,則 化為烏有先生矣。從者返命,前一客曰:「吾固知其不 可測也。」紅綃者愀然曰:「是甫出門而即烏有耶?惜哉 失一異人。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