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295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二百九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二百九十五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二百九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二百九十五卷目錄

 茶部藝文四詩詞

  嘗雲芝茶        元劉秉忠

  煮茶圖并序       袁桷

  題蘇東坡墨蹟        虞集

  元統乙亥余除閩憲知事未行立春十日參政

  許可用惠茶寄詩以謝    薩都剌

  雪煎茶          謝宗可

  煮土茶歌         洪希文

  土銼茶煙         李謙亨

  茶GJfont石          蔡廷秀

  龍門茶屋圖         倪瓚

  煮茗軒          謝應芳

  竹窗            馬臻

  綠窗詩           孫淑

  采茶詞          明高啟

  過山家           前人

  送翰林宋先生致政歸金華   孫蕡

  白雲泉煮茶         韓奕

  送茶僧           陸容

  煎茶圖          徐禎卿

  秋夜試茶          前人

  是夜酌泉試宜興吳大本所寄茶

              明文徵明

  和茅孝若試GJfont茶歌兼訂分茶之約

               汪道會

  贈歐道士賣茶        施漸

  某伯子惠虎丘茗謝之     徐渭

  雨後過雲公問茶事      居節

  題唐伯虎烹茶圖為喻正之太守三首

               王稚登

  暮春偶過山家        吳兆

  題書經室         僧德祥

  品令詠茶      宋黃庭堅

  一斛珠前題       前人

  阮郎歸前題       前人

  前調煎茶        前人

  解語花題美人捧茶  明王世貞

  前調前題       王世懋

  蘇幕遮夏景題茶     前人

  百字令穀雨試茶    黃遐昌

 茶部選句

 茶部紀事一

食貨典第二百九十五卷

茶部藝文四詩詞编辑

《嘗雲芝茶》
元·劉秉忠
编辑

鐵色皴皮帶老霜,含英咀美入詩腸。舌根未得天真 味,鼻觀先通聖妙香。海上精華難品第,江南草木屬 尋常。待將膚腠侵微汗,毛骨生風六月涼。

《煮茶圖》并序
袁桷
编辑

《煮茶圖》一卷,仿石窗史處州燕居故事所作也。石窗諱文卿,字景賢,外高祖忠定王曾孫。儀觀清朗,超然綺紈之習。聚四方奇石,築室曰山澤居。而自號曰石窗山樵。此圖左列圖卷,比束如玉筍,錦繡間錯,旁有一童,出囊琴拂塵以俟命。右橫重屏,石窗手執烏絲,闌書展翫,疑有所搆思。屏後一几,設茶器數十,一童傴背運碾,綠塵滿巾。一童篝火候湯,蹙眉望鼎口,若懼主人將索者。如意麈、尾巾、壺、研紙皆纖悉,整具羽衣、烏巾玉色絢,起望之真飛仙人余意。永和諸賢放浪泉石,當不過是而其泊然宦意,翰墨清灑,誠足以方駕而無媿。甲午冬十月,其孫公疇出以相示,因記而賦之,以發千古之遠想云:

石窗山樵晉公子,獨鶴蕭蕭煙竹裡。月湖一頃碧琉 璃,高築虛堂水中沚。堂深六月生涼秋,萬柄風搖紅 旖旎。遵南更有山澤居,四面晴峰插天倚。憶昔王門 豪盛時,甲族丁黃總朱紫。曉趨黃閣袖香塵,俯首脂 韋希雋美。一官遠去長安門,德色欣欣對妻子。豈如 高懷脫榮辱,妙出清言洗紈綺。郡符一試不挂意,岸 幘看雲臥林墅。平生嗜茗茗有癖,古井汲泉和石髓。 風回翠碾落晴花,湯響雲鐺袞珠蕊。齒寒意冷復三 咽,萬事無言歸坎止。何人丹青悟天巧,落筆毫芒研 妙理。黃粱初炊夢未古,舊事凄零誰復記。展圖縹緲 憶遺蹤,玉珮珊珊響秋水。

《題蘇東坡墨蹟》
虞集
编辑

老卻眉山長帽翁,茶煙輕颺鬢絲風。錦囊舊賜龍團 在,誰為分泉落月中。

===
《元統乙亥余除閩憲知事未行立春十日參政許可用惠茶寄詩以謝》
薩都剌
===春到人間纔十日,東風先過玉川家。紫薇書寄斜封

印,黃閣香分上賜茶。秋露有聲浮薤葉,夜窗無夢到 梅花。清風兩腋歸何處,直上三山看海霞。

《雪煎茶》
謝宗可
编辑

夜掃寒英煮綠塵,松風入鼎更清新。月團影落銀河 水,雲腳香融玉樹春。陸井有泉應近俗,陶江無酒未 為貧。詩脾奪盡豐年瑞,分付蓬萊頂上人。

《煮土茶歌》
洪希文
编辑

論茶自古稱壑源,品水無出中GJfont泉。莆中苦茶出土 產,鄉味自汲井水煎。器新火活清味永,且從平地休 登仙。王侯第宅鬥絕品,揣分不到山翁前。臨風一啜 心自省,此意莫與他人傳。

《土銼茶煙》
李謙亨
编辑

熒熒石火新,湛湛山泉洌。汲水煮春芽,清煙半如滅。 香浮石鼎花,淡鎖松窗月。隨風自悠揚,縹緲林梢雪。

《茶GJfont石》
蔡廷秀
编辑

仙人應愛武夷茶,旋汲新泉煮嫩芽。啜罷驂鸞歸洞 府,空餘石GJfont鎖煙霞。

《龍門茶屋圖》
倪瓚
编辑

龍門秋月影,茶屋白雲泉。不與世人賞,瑤草自年年。 上有天池水,松風舞淪漣。何當躡飛鳧,去采池中蓮。

《煮茗軒》
謝應芳
编辑

聚蚊金谷任葷羶,煮茗留人也自賢。三百小團陽羨 月,尋常新汲惠山泉。星飛白石童敲火,煙出青林鶴 上天。午夢覺來湯欲沸,松風初響竹爐邊。

《竹窗》
馬臻
编辑

竹窗西日晚來明,桂子香中鶴夢清。侍立小童閒不 動,蕭蕭石鼎煮茶聲。

《綠窗詩》
孫淑
编辑

小閣烹香茗,疏簾下玉鉤。燈光翻出鼎,釵影倒沈甌。 婢捧消春困,親嘗散莫愁。吟詩因坐久,月轉晚妝樓。

《采茶詞》
明·高啟
编辑

雷過溪山碧雲暖,幽叢半吐鎗旗短。銀釵女兒相應 歌,筐中摘得誰最多。歸來清香猶在手,高品先將呈 太守。竹爐新焙未得嘗,籠盛販與湖南商。山家不解 種禾黍,衣食年年在春雨。

《過山家》
前人
编辑

流水聲中響緯車,板橋春暗樹無花。風前何處香來 近,隔崦人家午焙茶。

《送翰林宋先生致政歸金華》
孫蕡
编辑

紅綎金帶荔枝花,三品詞林內相家。歸去山中無個 事,瓦瓶春水自煎茶。

《白雲泉煮茶》
韓奕
编辑

白雲在天不作雨,石罅出泉如五乳。追尋能自遠師 來,題詠初因白公語。山中知味有高禪,採得新芽社 雨前。欲試點茶三昧手,上山親汲雲間泉。物品由來 貴同性,骨清肉膩味方永。客來如解喫茶去,何但令 人塵夢醒。

《送茶僧》
陸容
编辑

江南風致說僧家,石上清香竹裡茶。法藏名僧知更 好,香煙茶暈滿袈裟。

《煎茶圖》
徐禎卿
编辑

惠山秋淨水泠泠,煎具隨身挈小瓶。欲點雲腴還按 法,古藤花底閱茶經。

《秋夜試茶》
前人
编辑

靜院涼生冷燭花,風吹翠竹月光華。悶來無伴傾雲 液,銅葉閒嘗紫筍茶。

《是夜酌泉試宜興吳大本所寄茶》
编辑

明文徵明

醉思雪乳不能眠,活火沙缾夜自煎。白絹旋開陽羨 月,竹符新調惠山泉。地爐殘雪貧陶穀,破屋清風病 玉川。莫道年來塵滿腹,小窗寒夢已醒然。

《和茅孝若試GJfont茶歌兼訂分茶之約》
编辑

汪道會

昔聞神農辨茶味,功調五臟能益思。北人重酪不重 茶,遂令齒頰饒羶氣。江東顧渚夙擅名,會稽靈荈稱 日鑄。松蘿晚歲出吾鄉,幾與虎丘爭市利。評者往往 最吳興,清虛淡穆有幽致。去年春盡客西泠,茅君遺 我GJfont一器。更寄新篇賦GJfont歌,蠅頭小書三百字。為言 明月峽中生,洞山廟後皆其次。終朝采擷不盈筐,阿 顏手澤柔荑焙。急然石鼎GJfont惠泉,湯響如聆松上吹。 須臾縹碧泛瓷甌,茀然鼻觀微芳注。金莖晨露差可 方,玉泉寒冰詎能配。頓浣枯腸淨掃愁,乍消塵慮醒 忘睡。因知品外貴希夷,芳馨穠郁均非至。陸羽細碎 摶紫芽,烹點雖佳失真意。常笑今人不如古,此事今 人信超詣。馮公已死周郎在,當日風流猶未墜。君之 良友吳與臧,可能不為茲山誌。嗟予耳目日漸衰,老 失聰明慚智慧。君能歲贈葉千片,我報隃糜當十劑。 涼颸杖策尋黃山,倘過陸家茶酒會。

《贈歐道士賣茶》
施漸
编辑

靜守黃庭不煉丹,因貧卻得一身閒。自看火候蒸茶熟,野鹿銜筐送下山。

《某伯子惠虎丘茗謝之》
徐渭
编辑

虎丘春茗妙烘蒸,七碗何愁不上升。青箬舊封題穀 雨,紫砂新罐買宜興。卻從梅月橫三弄,細攪松風灺 一燈。合向吳儂彤管說,好將書上玉壺冰。

《雨後過雲公問茶事》
居節
编辑

雨洗千山出,氤氳綠滿空。開門飛燕子,吹面落花風。 野色行人外,經聲流水中。因來問茶事,不覺過雲東。

《題唐伯虎烹茶圖為喻正之太守三首》
编辑

GJfont

太守風流嗜酪奴,行春常帶煮茶圖。圖中傲吏依稀 似,紗帽籠頭對竹爐。

靈源洞口採旗槍,五馬來乘穀雨嘗。從此端明茶譜 上,又添新品綠雲香。

伏龍十里盡香風,正近吾家別墅東。他日千旄能見 訪,休將水厄笑王濛。

《暮春偶過山家》
吳兆
编辑

山村處處採新茶,一道春流繞幾家。石徑行來微有 跡,不知滿地是松花。

《題書經室》
僧德祥
编辑

池邊木筆花新吐,窗外芭蕉葉未齊。正是欲書三五 偈,煮茶香過竹林西。

《品令》詠茶
宋·黃庭堅
编辑

鳳舞團團餅恨分破教孤另金渠體淨。隻輪慢碾,玉 塵光瑩。湯響松風,早減二分酒病。 味濃香永醉鄉 路成佳境恰如燈下。故人萬里,歸來對影。口不能言, 心下快活自省。

《一斛珠》前題
前人
编辑

紅牙板歇韶聲斷。六GJfont初徹,小槽酒滴,真珠竭。紫玉 甌圓,淺浪泛春雪。 香芽嫩蕊,清心骨醉。中襟量與 天闊。夜闌似覺歸仙闕。走馬章臺,踏碎滿街月。

《阮郎歸》前題
前人
编辑

歌停檀板舞停鸞,高陽飲興闌。獸煙噴盡玉壺乾,香 分小鳳團。 雲浪淺,露珠圓,捧甌春筍寒。絳紗籠下 躍金鞍,歸時人倚闌。

《前調》煎茶
前人
编辑

烹茶留客駐金鞍。月斜窗外山。見郎容易別郎難,有 人愁遠山。 歸去後憶前歡,畫屏金博山。一杯春露 莫留殘,與郎扶玉山。

《解語花》題美人捧茶
明·王世貞
编辑

中泠乍汲,穀雨初收,寶鼎松聲細。柳腰嬌倚,熏籠畔, 鬥把碧旗碾試。蘭芽玉蕊,勾引出,清風一縷。顰翠蛾, 斜捧金甌,暗送春山意。 微裊露鬟雲髻,瑞龍涎尤 自,沾戀纖指。流鶯新脆,低低道,卯酒可醒還起。雙鬟 小婢,越顯得,那人清麗。臨飲時,須索先嘗,添取櫻桃 味。

《前調》前題
王世懋
编辑

春光欲醉,午睡難醒。金鴨沈煙細,畫屏斜倚銷魂處, 漫把鳳團剖試。雲翻露蕊,早碾破,愁腸萬縷。傾玉甌, 徐上閑階,有個人如意。 堪愛素鬟小髻,向璚芽相 映,寒透纖指。柔鶯聲脆香飄動,喚卻玉山,扶起銀瓶。 小婢偏點綴。幾般佳麗,憑陸生空,說茶經,何似儂家 味。

《蘇幕遮》夏景題茶
前人
编辑

竹床涼,松影碎。沈水香消,尤自貪殘睡。無那多情偏 著意。碧碾旗槍,玉沸中泠水。 捧輕甌,沽弱醑。色授 雙鬟,喚覺江郎。起一片金波誰得似。半入松風,半入 丁香味。

《百字令》穀雨試茶
黃遐昌
编辑

春風著意,助才華又有,一番新致。花褪殘紅添綠葉, 正是困人天氣。燕尾翩躚,鶯喉宛轉,粧點遊春記。此 時此景,誰念孤清風味。 幸有翠葉初抽,瓊枝細碾, 竹裡爐聲沸。謖謖松風多逸興,諒亦黨家不試。雅沁 詩脾,幽來琴韻,更浣愁人胃。名花美酒,于中作何位 置。

茶部選句编辑

唐李嘉祐《秋晚招隱寺東峰茶宴》詩:萬畦新稻傍山 村,數里深松到寺門。幸有香茶留釋子,不堪秋草送 王孫。

嚴維奉《和獨孤中丞游雲門寺》詩:異跡焚香對,新詩 酌茗論。

陸羽《六羨歌》:不羨黃金罍,不羨白玉杯,不羨朝入省, 不羨暮入臺。千羨萬羨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來。 于鵠《贈李太守》詩:擣茶書院靜,講易藥堂春。劉禹錫《送蘄州李郎中赴任》詩:薤葉照人呈夏簟,松 花滿碗試新茶。

張籍《贈姚合少府》詩:為客燒茶GJfont,教兒掃竹庭。 姚合《宿友人山居》詩:摘花浸酒春愁盡,燒竹煎茶夜 臥遲。

章孝標《方山寺松下泉》詩:野客偷煎茗,山僧惜淨床。 《送饒州張蒙使君赴任》詩:日暖持筐依茗樹,天陰 抱火入銀坑。

杜牧《題禪院》詩:茶煙輕颺落花風。

許渾《送人歸吳興》詩:春橋懸酒幔,夜柵集茶檣。 喻鳧《送潘咸》詩:煮雪問茶味,當風看鴈行。

薛能《閑居新雪》詩:茶興留詩客,瓜情想戍人。《寄終 南山隱者》詩:飯後嫌身重,茶中見鳥歸。

溫庭筠《宿一公精舍》詩:茶爐天姥客,棋席剡溪僧。 《贈隱者》詩:採茶溪樹綠,煮藥石泉清。

鄭愚《茶詩》:嫩芽香且靈,吾謂草中英。夜臼和煙搗,寒 爐對雪烹。惟憂碧粉散,常見綠花生。

司空圖《重陽日訪元秀上人》詩:別畫長懷吳寺壁,宜 茶偏賞霅溪泉。

方干《山中言事》詩:日與村家事漸同,燒畬掇茗學鄰 翁。《初歸鏡中寄陳端公》詩:雲塢採茶常失路,雪龕 中酒不開扉。

鄭谷《題興善寺》詩:蘚侵隋畫暗,茶助越甌深。《雪中 偶題》詩:亂飄僧舍茶煙濕,密灑高樓酒力微。

曹松《山中寒夜呈進士許棠》詩:讀易明高燭,煎茶取 折冰。

李洞《贈昭應沈少府》詩:華山僧別留茶鼎,渭水人來 瑣釣船。《寄淮海慧澤上人》詩:他日願師容一榻,煎 茶掃地習忘機。

釋無可《送邵錫及第歸湖州》詩:橘青逃暑寺,茶長隔 湖溪。

皎然《陪盧判官水堂夜宴》詩:愛君高野意,烹茗酌淪 漣。

宋魏野《書友人屋壁》詩:洗硯魚吞墨,烹茶鶴避煙。 黃庭堅《新喻道中寄元明》詩:喚客煎茶山店遠,看人 秧稻午風涼。

張載《登成都樓》詩:芳茶冠六清,溢味播九區。

元張憲《送哲古心往吳江報恩寺》詩:花雨隨風散,茶 煙隔竹消。

周砥《玉山草堂》詩:細雨茶煙清晝遲。

謝應芳《煮茗軒》詩:三百小團陽羨月,尋常新汲惠山 泉。

明周憲王《有燉》詩:消愁茶煮雙團鳳,縈恨香盤九篆 龍。

詹同《寄方壺道人》詩:臥雲歌酒德,對雨著茶經。 高啟《送董湖州》詩:山籠輸茶至,溪船摘芰行。《臨頓 里》詩:穀雨收茶早,梅天曬藥忙。

楊基《即景》詩:小橋小店沽酒,新火新煙煮茶。《春江 對雪》詩:莫煮清貧學士茶。《立夏前一日》詩:蠶熟新 絲後,茶香煮酒前。

徐賁《題周伯陽所居》詩:花盡纔收蜜,煙生正焙茶。 魏觀《寧國溪上》詩:鼎沸茶初煮,爐香栗自煨。

陳汝言《睡起》詩:漠漠茶煙當戶起,丁丁樵響隔林聞。 王彝《GJfont江漁者歌》:明朝擬入五湖裡,且載茶GJfont尋龜 蒙。

韓奕《白雲泉煮茶》詩:山中知味有高禪,采得新芽社 雨前。欲試點茶三昧手,上山親汲雲間泉。《山院》詩: 入社陶公寧止酒,品泉陸子解煎茶。

陳憲章《南歸途中先寄諸鄉友》詩:酒為老夫開甕盎, 茗和春露摘旗鎗。

魏時《敏殘年書事》詩:待到春風二三月,石罏敲火試 新茶。

陸容《送茶僧》詩:石上清香竹裡茶。

馬中錫《早春自述》詩:一碗午茶鏖醉北,半溪春水帶 愁東。

邵寶《病起山行》詩:漫道坐來多渴思,一茶還待老僧 還。《寒日懷臥雲上人》詩:載酒定須三宿返,送茶時 復一僧來。

顧清《北野同南村訪北花園廢址》詩:消憂滿貯北海 酒,破悶亦有南山茶。

唐寅《題畫》詩:春風修禊憶江南,酒榼茶罏共一擔。 王守仁《登憑虛閣和石少宰韻》:松間鳴瑟驚棲鶴,竹 裡茶煙起定僧。

浦瑾詩:陽羨紫茶團小月,吳江白苧剪輕霜。《閒居 漫興》詩:草堂幽事許誰分,石鼎茶煙隔戶聞。

文徵明《初夏次韻答石田先生》詩:方床睡起茶煙細, 矮紙詩成小草斜。《初夏遣興》詩:小窗團扇春寒盡, 竹榻茶杯午困醒。《雪夜鄭太吉送惠山泉》詩:青箬 小壺冰共裹,寒燈新茗月同煎。《酌泉試宜興吳大 本所寄茶》詩:醉思雪乳不能眠,活火沙缾夜自煎。白 絹旋開陽羨月,竹符新調惠山泉。《與次明道復汎舟出江村橋飲白雪亭》詩:殘酒未醒春困劇,汲溪聊 試雨前茶。《過道復東堂時雨後牡丹狼籍存葉底 一花感而賦》詩:矮紙凝霜供小草,淺甌吹雪試新茶。 《夏日閒居》詩:羽扇茶甌共晚涼。

蔡羽《與陸無蹇宿資慶寺》詩:春隨落花去,人自採茶 忙。

徐渭《謝惠虎丘茗》詩:虎丘春茗妙烘蒸,七碗何愁不 上升。

GJfont登《題唐伯虎烹茶圖為喻正之太守》詩:太守風 流嗜酪奴,行春常帶煮茶圖。靈源洞口採旗槍,五 馬來乘穀雨嘗。

黃居中《有渚軒宴集》詩:茗渚抽煙鳥報春。

袁宏道《皇甫仲璋邀飲惠山》詩:白石青松如畫裡,臨 流乞得惠泉茶。《正月四日張次公先生過遇琴館 留宿對雪即事》詩:松蘿頻潑小春茶。

吳兆《法海寺》詩:煙起炊茶GJfont,聲聞汲井甌。 吳鼎芳《寄趙凡夫》詩:十里寒山路,香風正採茶。《前 溪》詩:何處茶煙起,漁舟繫竹西。

方登《自述》詩:山雲茶屋暖,海月竹窗虛。

釋良琦《莫春雍熙寺訪沈自誠不遇》詩:爐存散微篆, 茗熟獨成斟。

德祥《許起宗見過》詩:雨氣來山北,茶香過竹西。《春 雪有懷湛然禪師》詩:寂寞南山下,茶煙出樹林。《竹 亭》詩:花溝安釣艇,蕉地著茶瓶。

維則《山居四景》詩:茶罷焚香獨坐時。

道衍《茶軒》詩:晴旭曉微烘,遊蜂掠芳蕊。澹香勻蜜露, 繁艷照煙水。

宗林《題鍾欽禮所畫雲山江水隱者圖》詩:道人家住 中峰上,時有茶煙出薜蘿。

茶部紀事一编辑

《搜神後記》:桓宣武時,有一督將,因時行病後虛熱,更 能飲複茗,必一斛二斗乃飽。纔減升合,便以為不足。 非復一日。家貧。後有客造之,正遇其飲複茗,亦先聞 世有此病,仍令更進五升,乃大吐,有一物出,如升大, 有口,形質縮縐,狀如牛肚。客乃令置之於盆中,以一 斛二斗複茗澆之。此物GJfont之都盡,而止覺小脹。又加 五升,便悉混然從口中涌出。既吐此物,其病遂差。或 問之:此何病。答云:此病名斛二瘕。

世說晉司徒長史王濛好飲茶,人至輒命飲之。士大 夫皆患之,每欲往候,必云今日有水厄。

《伽藍記》:王肅字恭懿,憶父,非理受禍,常有子胥報楚 之意。畢身素服,不聽音樂,時人以此稱之。肅初入國, 不食羊肉及酪漿等,常飯鯽魚羹,渴飲茗汁。京師士 子見肅一飲一斗,號為漏卮。經數年已後,肅與高祖 燕會,食羊肉酪粥,高祖怪之,謂肅曰:即中國之味也, 羊肉何如魚羹。茗飲何如酪漿。肅對曰:羊者,是陸產 之最;魚者,是水族之長。所好不同,並各稱珍,以味言 之,是有優劣。羊比齊魯大邦,魚比邾莒小國。唯茗不 中與酪作奴。高祖大笑因舉酒曰:三三橫兩兩縱,誰 能辨之,賜金鍾。御史中丞李彪曰:沽酒老嫗甕注GJfont, 屠兒割肉與稱同。尚書右丞甄琛曰:吳人浮水自云 工,妓兒擲繩在虛空。彭城王勰曰:臣始解此是習字。 高祖即以金鍾賜彪,朝廷服彪聰明有知,甄琛和之 亦速。彭城王謂肅曰:卿不重齊魯大邦而愛邾莒小 國。肅對曰:鄉曲所美,不得不好。彭城王重謂曰:卿明 日顧我為卿設邾莒之食,亦有酪奴。時給事中劉鎬 慕肅之風,專習茗飲。彭城王謂鎬曰:卿不慕王侯八 珍,好蒼頭水厄。海上有逐臭之夫,里內有學顰之婦。 以卿言之,即是也。其彭城王家有吳奴,以此言戲之。 自是朝貴燕會,雖設茗飲,皆恥不復食,唯江表殘民 遠來降者飲焉。後蕭衍子西豐侯蕭正德歸降,時元 義欲為設茗,先問卿於水厄多少,正德不曉義,意答 曰:下官雖生於水鄉,而立身已來未遭陽侯之難。元 義與舉坐之客大笑焉。

《隋書》:文帝微時夢神易其腦骨,自爾腦痛。忽遇一僧 曰:山中有茗,草煮而飲之,當愈。帝服之有效,由是競 采。天下始知飲茶,茶有贊,其略曰:窮春秋演河圖,不 如載茗一車。

《景龍文館記》:三月上巳日,上幸司農少卿王光輔莊, 駕還朝後,中書侍郎南陽岑羲設茗飲葡萄漿,與學 士等討論經史。

《大唐新語》:右補闕毋,博學有著述才,上表請修古 史,先撰目錄以進。元宗稱善,賜絹百匹。性不飲茶,製 《代茶飲序》,其略曰:釋滯消壅,一日之利暫佳;瘠氣侵精,終身之累斯大。獲益則歸功茶力,貽患則不謂茶 災。豈非福近易知,禍遠難見。

《唐書·陸贄傳》:贄,字敬輿,蘇州嘉興人。十八第進士,中 博學宏辭。調鄭尉,罷歸。壽州刺史張鎰有重名,贄往 見,語三日,奇之,請為忘年交。既行,餉錢百萬,曰:請為 母夫人一日費。贄不納,止受茶一串,曰:敢不承公之 賜。

《隱逸傳》:陸羽,字鴻漸,一名疾,字季疵,復州竟陵人。不 知所生,或言有僧得諸水濱,畜之。既長,以《易》自筮,得 《蹇》之《漸》,曰:鴻漸於陸,其羽可用為儀。乃以陸為氏,名 而字之。幼時,其師教以旁行書,答曰:終鮮兄弟,而絕 後嗣,得為孝乎。師怒,使執糞除圬塓以苦之,又使牧 牛三十,羽潛以竹畫牛背為字。得張衡《南都賦》,不能 讀,危坐效群兒囁嚅若成誦狀,師拘之,令薙草莽。當 其記文字,懵懵若有遺,過日不作,主者鞭苦,因歎曰: 歲月往矣,奈何不知書。嗚咽不自勝,因亡去,匿為優 人,作詼諧數千言。天寶中,州人酺,吏署羽伶師,太守 李齊物見,異之,授以書,遂廬火門山。貌侻陋,口吃而 辯。聞人善,若在己,見有過者,規切至忤人。朋友燕處, 意有所行輒去,人疑其多嗔。與人期,雨雪虎狼不避 也。上元初,更隱苕溪,自稱桑苧翁,闔門著書。或獨行 野中,誦詩擊木,裴回不得意,或慟哭而歸,故時謂今 接輿也。久之,詔拜羽太子文學,徙太常寺太祝,不就 職。貞元末,卒。羽嗜茶,著經三篇,言茶之原、之法、之具 尢備,天下益知飲茶矣。時鬻茶者,至陶羽形置煬突 間,祀為茶神。有常伯熊者,因羽論復廣著茶之功。御 史大夫李季卿宣慰江南,次臨淮,知伯熊善煮茶,召 之,伯熊執器前,季卿為再舉杯。至江南,又有薦羽者, 召之,羽衣野服,挈具而入,季卿不為禮,羽愧之,更著 《毀茶論》。其後尚茶成風,時回紇入朝,始驅馬市茶。 《雲仙雜記》:陸鴻漸採越江茶,使小奴子看焙。奴失睡, 茶燋爍,鴻漸怒以鐵繩縛奴投火中。

《續博物志》:楚人陸鴻漸為茶論并煎炙之法,造茶具 二十四事,以都統籠貯之。常伯熊者,因廣鴻漸之法。 伯熊飲茶過度,遂患風氣,或云北人未有茶,多黃病。 後飲病,多腰疾偏死。

《事詞類奇》:德宗好煎茶,加酥椒之類。李泌戲曰:旋末 翻成碧玉池,添酥散作琉璃眼。

《唐國史補》:常魯公使西蕃,烹茶帳中。贊普問曰:此為 何物。魯公曰:滌煩療渴,所謂茶也。贊普曰:我此亦有。 遂命出之,以指曰:此壽州者,此舒州者,此顧渚者,此 蘄門者,此昌明者,此GJfont湖者。 《因話錄》:兵部員外郎李約,天性嗜茶,能自煎,謂人曰: 茶須緩火炙,活火煎。活火謂炭火之焰者也。客至不 限甌數竟,日執持茶器不倦。曾奉使行至陝州硤石 縣東,愛渠水清流,旬日忘返。

《玉泉子》:昔有人授舒州牧,李德裕謂之曰:到彼郡日, 天柱峰茶可惠三角。其人獻之數十斤,李不受,退還。 明年罷郡用意精求,獲數角投之。德裕閱而受曰:此 茶可以消酒食毒。乃命烹一甌沃於肉食內,以銀合 閉之。詰旦因視其肉,已化為水。眾服其廣識。

《蠻甌志》:樂天方入關,劉禹錫正病酒。禹錫乃餽菊苗 虀蘆菔脯,換取樂天六班茶二囊以醒酒。

《唐書·庾敬休傳》:敬休以戶部侍郎兼魯王傅。初,劍南 西川、山南道歲征茶,戶部自遣巡院主之,募賈人入 錢京師。太和初,崔元略奏責本道主當歲以四萬緡 上度支。久之,逗留多不至。敬休始請置院秭歸,收度 支錢,乃無逋沒。

《舊唐書·宣宗紀》:大中三年,東都進一僧年一百三十 歲。宣宗問服何藥而致,僧對曰:臣少也賤,素不知藥。 性惟嗜茶,凡履處惟茶是求。或遇百碗,不以為厭。因 賜名茶五十斤,命居保壽寺,名飲茶所曰茶寮。 《杜陽雜編》:同昌公主,上每賜饌其茶,則有綠華紫英 之號。

《唐書·隱逸傳》:陸龜蒙嗜茶,置園顧渚山下,歲取租茶, 自判品第。張又新為《水說》七種,其二慧山泉,三虎丘 井,六松江。人助其好者,雖百里為致之。

《茶譜》:甫里先生陸龜蒙嗜茶,置園於顧渚山下,歲入 茶租,自為品題,以繼《茶經》。

《唐書·循吏傳》:何易于為益昌令。鹽鐵官榷取茶利,詔 下,所在毋敢隱。易于視詔書曰:益昌人不征茶且不 可活,矧厚賦毒之乎。命吏閣詔,吏曰:天子詔何敢拒。 吏坐死,公得免竄邪。對曰:吾敢愛一身,移暴于民乎。 亦不使罪爾曹。即自焚之。觀察使素賢之,不劾也。 《劉建鋒傳》:建鋒為武安軍節度使。建鋒死,將吏推馬 殷為留後,其屬高郁教殷。民得自摘山,收茗筭,募高 戶置邸閣居茗,號八床主人。歲入筭數十萬,用度遂 饒。

《藩鎮傳》:劉仁恭為盧龍軍節度使。禁南方茶,自擷山 為茶,號山曰大恩,以邀利。

《雲仙雜記》:覺林院志崇收茶三等;待客以驚雷莢,自奉以萱草帶,供佛以紫茸香。蓋最上以供佛,而最下 以自奉也。客赴茶者,皆以油囊盛餘瀝以歸。

《五代史·楚世家》:馬殷初兵力尚寡,與楊行密、成汭、劉 龑等為敵國,殷患之,問策於其將高郁,郁曰:成汭地 狹兵寡,不足為吾患,而劉龑志在五管而已,楊行密, 孫儒之仇,雖以萬金交之,不能得其懽心。然尊王仗 順,霸者之業也,今宜內奉朝廷以求封爵而外誇鄰 敵,然後退修兵農,畜力而有待爾。於是殷始修貢京 師,然歲貢不過所產茶茗而已。乃自京師至襄、唐、郢、 復等州置邸務以賣茶,其利十倍。郁又諷殷鑄鈆鐵 錢,以十當銅錢一。又令民自造茶以通商旅,而收其 筭,歲入萬計。由是地大力完。

《清異錄》:吳僧文了善烹茶,游荊南。高保勉白於季興, 延置紫雲菴,日試其藝。保勉父子呼為湯神,奏授華 定水大師上人,目曰乳妖。

《十國春秋·吳睿帝本紀》:順義四年春,王遣右衛上將 軍許確進賀郊天細茶五百斤於唐。秋遣右威衛將 軍雷峴獻新茶於唐。

六年夏四月,唐主殂。李嗣源即皇帝位,改元天成,是 月王遣使獻新茶於唐。

《十國春秋·閩康宗本紀》:通文二年,國人貢建州茶膏, 製以異味,膠以金縷,名曰耐重兒,凡八枚。

《吳越·皮光業傳》:天福二年,國建拜光業丞相,美容儀, 善談論,見者或以為神仙中人。性嗜茗,常作詩,以茗 為苦口師,國中多傳其癖。

《清異錄》:皮光業最耽茗事。一日中表請嘗新柑,筵具 殊豐,簪紱叢集,纔至未顧,尊罍而呼茶甚急。徑進一 巨甌,題詩曰:未見甘心氏,先迎苦口師。眾噱曰:此師 固清高而難以療饑也。

有得建州茶膏,取作耐重兒八枚,膠以金縷,獻於閩 王。曦遇通文之禍,為內侍所盜,轉遺貴臣。

偽閩甘露堂前兩株茶,鬱茂婆娑,宮人呼為清人樹。 每春初,嬪嬙戲摘新芽,堂中設傾筐會。

《十國春秋·南唐·元宗本紀》:保大四年二月,命建州製 的乳茶,號曰京挺GJfont。茶之貢始罷,貢陽羨茶。 《清異錄》:和凝在朝,率同列遞日以茶相飲,味劣者有 罰,號為湯社。

顯德初,大理徐恪見貽卿信鋌子茶,茶面印文曰:玉 蟬膏,一種曰清風使。恪建人也。

符昭遠不喜茶,嘗為御史同列會茶,嘆曰:此物面目 嚴冷,了無和美之態。可謂冷面草也。飯餘嚼佛眼芎, 以甘菊湯送之,亦可爽神。

孫樵送茶與崔刑部,書云晚甘侯。十五人遣侍齋閣。 此徒皆請雷而摘,拜水而和。蓋建陽丹山碧水之鄉, 月澗雲龕之品,慎勿賤用之。

饌茶而幻出物象於湯面者,茶匠通神之藝也。沙門 福全生於金鄉,長於茶海,能注湯幻茶,成一句詩,共 點四甌,共一絕句,泛乎湯表。小小物類,唾手辦耳。 《資暇錄》:始建中,蜀相崔寧之女以茶杯無襯,病其熨 指,取楪子承之,既啜而杯傾,乃以蠟環楪子之央,其 杯遂定。即命匠以漆環代蠟,進於蜀相。蜀相奇之,為 製名而話於賓親。人人為便,用於代是。後傳者更環 其底,愈新其製,以至百狀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