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316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三百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三百十六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三百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三百十六卷目錄

 絹部紀事

 絹部雜錄

 絹部外編

 練部彙考

  釋名釋綵帛

  說文釋練

 練部藝文

  擣練圖          元范GJfont

 練部選句

 練部紀事

 練部雜錄

 羅部彙考

  釋名釋綵帛

  老學菴筆記越羅

 羅部藝文一

  謝趙王賚皂羅袍褲啟   北周庾信

 羅部藝文二

  羅            唐李嶠

  高氏姊惠素羅      元鄭允瑞

 羅部選句

食貨典第三百十六卷

絹部紀事编辑

《後漢書·輿服志》:公、卿、列侯、夫人。入廟佐祭者皁絹上 下,助蠶者縹絹上下,皆深衣制,緣。

《王丹傳》:丹隱居養志。資性方潔,疾惡強豪。時河南太 守同郡陳遵,關西之大俠也。其友人喪親,遵為護喪 事,助賻甚豐。丹乃懷縑一匹,陳之于主人前,曰:如丹 此縑,出自機杼。遵聞而有慚色。

《杜詩傳》:詩為南陽太守,坐遣客為弟報仇,被徵,會病 卒,喪無所歸。詔使治喪郡邸,賻絹千匹。

《鍾離意傳》:意為尚書僕射。詔賜降胡子縑,尚書案事, 誤以十為百。帝見司農上簿,大怒,召郎將笞之。意因 入叩頭曰:過誤之失,常人所容。若以懈慢為愆,則臣 位大,罪重,郎位小,罪輕,咎皆在臣,臣當先坐。乃解衣 就格。帝意解,使復冠而貰郎。

《獨行傳》:戴封遇賊,財物悉被略奪,惟餘縑七匹,賊不 知處,封乃追以與之,曰:知諸君乏,故送相遺。賊驚曰: 此賢人也。盡還其器物。後舉孝廉。

《三輔決錄》:平陵士孫奮,家貲至一億七十萬,富聞京 師而性儉GJfont從子端辟梁冀掾,奮送絹五匹食以乾 魚。

謝承《後漢書》陳留夏馥避黨事遁,跡黑山弟靖載絹 往餉之於深陽縣。客會見馥,顏色毀不復識聞聲乃 覺之。

《神仙傳》:張道陵七度試趙昇。第五試昇於市,買十餘 匹絹付直訖,而絹主誣之云未得。昇乃脫己衣買絹 而償之殊無GJfont色。 《後漢書·陳寔傳》:寔在鄉閭,平心率物,有盜夜入其室, 止於梁上。寔命子孫,訓之曰:不善之人未必本惡,習 以性成,遂至于此。梁上君子者是矣。盜驚,自投于地。 寔徐譬之曰:視君狀貌,不似惡人,宜深剋己反善。然 此當由貧困。今遺絹二匹。自是一縣無復盜竊。 華嶠《後漢書》李傕等大戰弘農,百官士卒死者不可 勝數。董承密詔白:波帥李樂等率眾來共擊傕等大 破之,乘輿乃得進承夜。潛過曰:先具舟船為應帝,步 出營臨河岸高不得下時,中官伏德扶,中宮一手持 十匹絹,乃取德絹,連續挽而下餘人匍匐岸側,或自 投死亡。

《後漢書·后紀》:獻帝伏皇后,興平二年,立為皇后。帝東 歸,李傕、郭汜等追敗乘輿,帝潛夜度河走,六宮皆步 行出營。后手持縑數匹,董承使符節令孫徽以刃脅 奪之,殺傍侍者,血濺后衣。既至安邑,御服穿敝,唯以 棗栗為糧。

《三國·魏志·趙儼傳》:儼為朗陵長。時袁紹舉兵南侵,遣 使招誘豫州諸郡,多受其命。惟陽安郡不動,而都尉 李通急錄戶調。儼見通曰:方今天下未集,諸郡並叛, 懷附者復收其綿絹,小人樂亂,能無遺恨。且遠近多 虞,不可不詳也。通曰:紹與大將軍相持甚急,左右郡 縣背叛乃爾。若綿絹不調送,觀聽者必謂我顧望,有 所須待也。儼曰:誠亦如君慮;然當權其輕重,小緩調, 當為君釋此患。乃書與荀彧。

魏武帝令東曹掾田疇言前以無功橫被封賞之,賜 以寔自歸教從所執昨到下車見絹三千匹,穀五千 斛,驚愕GJfont懼未敢自寧乞,還藏府以為軍儲。今清時但當盡忠於國,效力王事,雖私結好於他人 用千匹絹萬石穀猶無所益。

《魏志·陳思·王傳·世語》曰:太子以車載廢簏,內朝歌 長吳質與謀。楊修以白太祖,未及推驗。太子懼,告質, 質曰:何患。明日復以簏受絹車內以惑之,修必復重 白,重白必推,而無驗,則彼受罪矣。世子從之,修果白, 而無人,太祖由是疑焉。

《魏略》:文帝在東宮,常從曹洪貸絹百匹,洪不稱意。及 洪犯法,自分必死,後遂得原。

魏文帝詔今與孫驃騎和通商旅,當日月而至而百 賈偷利,喜賤其物,平價又與其絹,故官逆為平準耳 官豈少此物輩耶。

《蜀志·趙雲傳·雲別傳》曰:箕谷軍退。雲有軍資餘絹, 諸葛亮使分賜將士,雲曰:軍事無利,何為有賜。其物 請悉入赤岸府庫,須十月為冬賜。亮大善之。

《晉書·食貨志》:魏明帝世,人間巧偽漸多,競濕穀以要 利,作薄絹以為市,雖處以嚴刑而不能禁也。

《魏志·倭人傳》:景初二年,賜倭女王白絹五十匹。 《孫禮傳》:禮為揚州刺史。吳大將全琮帥數萬眾來侵 寇,時州兵休使,在者無幾。禮躬勒衛兵禦之,戰於芍 陂。禮獨蹈白刃,馬被數創,手秉枹鼓,奮不顧身,賊眾 乃退。詔書慰勞,賜絹七百匹。

《田豫傳·魏略》曰:鮮卑素利等數來客見,多以牛馬 遺豫;豫輒送官。胡以為所遺豫物顯露,不如持金。乃 密懷金三十斤,謂豫曰:願避左右,勿看所遺。豫從之, 胡因跪曰:我見公貧,故前後遺公牛馬,公輒送官,今 密以此上公,可以為家資。豫張袖受之,答其厚意。胡 去之後,皆悉付外,具以狀聞。於是詔褒之曰:昔魏絳 開懷以納戎,今卿舉袖以受狄,朕甚嘉焉。乃即賜絹 五百匹。豫得賜分以其半藏小府,後胡復來,以半與 之。

《魏略》:田豫罷官歸,居魏縣。會汝南遣健步詣征北,感 豫宿恩,過拜之。豫為殺雞炊黍,送詣至陌頭,謂之曰 罷老,苦汝來過。無能有益。若何。健步愍其貧羸,流涕 而去,還為故吏民說之。汝南為具資絹數千匹,遣人 餉豫,豫一不受。

《世語》:王經字彥聿,初為江夏太守。大將軍曹爽附絹 二十匹,令交市於吳,經不發書棄官歸母,問《歸狀經》 以實對母以經典兵馬而擅去,對送吏杖經五十爽, 聞不復罪經。

《吳志·孫休傳·襄陽記》曰:李衡為丹陽太守。每欲治 家,妻輒不聽,後密遣客十人於武陵龍陽汎洲上作 宅,種甘橘千株。臨死,敕兒曰:汝母惡吾治家,故窮如 是。然吾州里有千頭木奴,不責汝衣食,歲上一匹絹, 亦可足用耳。衡亡後二十餘日,兒以白母,母曰:此當 是種甘橘也,汝家失十戶客來七八年,必汝父遣為 宅。汝父恆稱太史公言,江陵千樹橘,當封君家。吾答 曰:人患無德義,不患不富,若貴而能貧,方好耳,用此 何為。吳永,衡甘橘成,歲得絹數千匹,家道殷足。 吳錄袁博為太守。黃君奉為孝廉,後為葉令以俸祿。 市縑絹餉黃君家黃氏負鄉里債,債家到門輒應云 待葉令家餉。

《先賢行狀》:范郃字孝悌,少時曾省外家逢掠者。驅其 牛取衣物去郃,還車知賊不得席綾三匹絹,乃追呼 令取之。賊知長者,悉還所取而辭謝焉。

《晉書·羊祜傳》:祜出軍行吳境,刈穀為糧,皆計所侵,送 絹償之。

王隱《晉書》:劉實為伐蜀人作爭功文書得千匹絹。 蘇節從兄韶亡,後著《黃絹單衣》來與節言。

《虞預晉書》:武帝論平吳功唯羊祜,王濬張華三人各 賜絹萬匹,其餘莫得此比。

《晉書·良吏傳》:胡威父質之為荊州也,威自京都定省, 家貧,無車馬僮僕,自驅驢單行。每至客舍,躬放驢,取 樵炊爨,食畢,復隨侶進道。既至,見父,停廄中十餘日。 告歸,父賜絹一匹為裝。威曰:大人清高,不審于何得 此絹。質曰:是吾俸祿之餘,以為汝糧耳。威受之,辭歸。 質帳下都督先威未發,請假還家,陰資裝於百餘里, 要威為伴,每事佐助。行數百里,威疑而誘問之,既知, 乃取所賜絹與都督,謝而遣之。後因他信以白質,質 杖都督一百,除吏名。其父子清慎如此。

晉陽秋有司奏,依舊調編絹,武帝不許。

《晉書·何攀傳》:攀為散騎侍郎。以豫誅楊駿功,封西城 侯,賜絹萬匹。

《華陽國志》:武庫災百官皆赴火,何攀獨以兵衛宮賞 絹五百匹。

《晉書·王尼傳》:尼詣東海王越云:公負尼物。越大驚曰: 寧有是也。尼曰:昔楚人亡布,謂令尹盜之。今尼屋舍 資財,悉為公軍人所略,尼今飢凍,是亦明公之負也。 越大笑,即賜絹五十匹。

《華譚傳》:譚字令思,為廬江內史。時鎮東將軍周馥與 譚素相親善。及甘卓討馥,百姓奔散,謂譚已去,遣人視之,而更移近馥。馥歎曰:吾嘗謂華令思是臧子源 之疇,今果效矣。甘卓嘗為東海王越所捕,下令敢有 匿者誅之,卓投譚而免。及此役也,卓遣人求之曰:華 侯安在。吾甘揚威使也。譚荅不知,遺絹二匹以遣之。 使反,告卓。卓曰:此華侯也。復求之,譚已亡矣。

《孔舒元在窮記》:大安二年六月,賊來入門時,見家有 絹布三千餘匹及衣被器物,皆令婢使輦出著庭中 恣其所取。

四王起事,張方移惠帝於長安。兵入內殿取物,人持 調御絹二匹,幅自魏晉之積將百餘萬匹,三日揵之 尚不缺角。

《惠帝於鄴與》:咸都王還洛陽,出城倉卒,上下無持資 食之,調道中有驅羊二百餘口者,勒便將至洛,得以 為種,至洛盧志啟以右藏絹,倍還羊主。

《晉書·隱逸傳》:翟湯字道深,尋陽人。篤行純素,仁讓廉 潔,不屑世事,耕而後食,人有餽贈,雖釜庾一無所受。 永嘉末,寇害相繼,聞湯名德,皆不敢犯,鄉人賴之。司 徒王道辟,不就,隱於縣界南山。始安太守干寶與湯 通家,遣船餉之,敕吏云:翟公廉讓,卿致書訖,便委船 還。湯無人反致,乃貨易絹物,因寄還寶。寶本以為惠, 而更煩之,益愧嘆焉。

《石勒載記》:勒偽稱趙王。令公私行錢,而人情不樂,乃 出公絹市錢,限中絹匹一千二百,下絹八百。然百姓 私買中絹四千,下絹二千,巧利者賤買私錢,貴賣於 官,坐死者十數人,而錢終不行。

《趙書》:石勒參軍周雅為館陶令,盜官絹數百匹下獄。 後每設大會,使與俳兒著介幘絹。單衣優問曰:汝為 何官在我俳。中曰:本館陶令因斗藪。單衣曰:政坐是 耳,故入汝輩中以為大笑。

《鄴中記》:石虎以伏辰日,臘子日祀祖於殿庭,立五仙 人,高數丈,五采幢蓋大會群。臣於太武殿上曰:探乃 有絹百匹,有得數十匹者,有得一二匹者,虎輒大笑 以為樂。

《晉書·庾亮傳》:亮弟冰天性清慎,嘗以儉約自居。中子 襲嘗貸官絹十匹,冰怒,捶之,市絹還官。臨卒,謂長史 江虨曰:吾將逝矣,恨報國之志不展,命也如何。死之 日,斂以時服,無以官物也。及卒,無絹為衾。又室無妾 媵,家無私積,世以此稱之。

晉陽秋桓溫入蜀,聞有善星人招致之獨,執其手於 星下,問國祚修短。星人曰:太微紫微、文昌三宮氣候, 決無憂虞五十年外不論耳。溫不悅,送絹一匹錢五 千與之。

《世說》:范宣年八歲,後園桃葉,誤傷指,大啼。人問:痛耶。 荅曰:非為痛也,但身體髮膚,不敢毀傷,是以啼耳。宣 潔行廉約,韓豫章遺絹百匹,終不肯受。後韓與范同 車,就車裂二丈,韓云:寧可使婦無GJfont也。范笑而受之。 《晉書·王恭傳》:恭為安北將軍。樵王尚之兄弟專弄相 權。恭欲圖之,以謀告殷仲堪、桓元。元等從之,推恭為 盟主,剋期同赴京師。時內外疑阻,津邏嚴急,仲堪之 信因庾楷達之,以斜絹為書,納箭簳中,合鏑漆之,楷 送於恭,恭發書,絹文角戾,不復可識,謂楷為詐。 晉公卿禮秩品第一者春賜絹百匹,秋賜絹二百匹。 《南史·羊欣傳》:欣少靖默,善容止。泛覽經籍,尤長隸書。 父不疑為烏程令,欣年十二。時王獻之為吳興太守, 甚知愛之。欣嘗夏月著新絹裙晝寢,獻之入縣見之, 書裙數幅而去。

《宋書·孔覬傳》:覬弟道存,從弟徽,頗營產業。二弟請假 東還,覬出渚迎之,輜重十餘船,皆是綿絹紙席之屬。 覬見之,偽喜,謂曰:我比困乏,得此甚要。因命上置岸 側,既而正色謂道存等曰:汝輩GJfont預士流,何至還東 作賈客邪。命左右取火燒之,燒盡乃去。

《沈懷文傳》:懷文遷尚書吏部郎。齋庫上絹,年調鉅萬 匹,錦亦稱此。期限嚴峻,民間買絹一匹,至二三千,綿 一兩亦三四百,貧者賣妻兒,甚者或自縊死。懷文具 陳民困,由是綿絹薄有所減。

《南史·沈慶之傳》:慶之年八十,夢有人以兩匹絹與之, 謂曰:此絹足度。寤而謂人曰:老子今年不免矣。兩匹, 八十尺也,足度,無盈餘矣。

《南齊書·劉懷珍傳》:宋孝武世,太祖為舍人,懷珍為直 閣,相遇早舊。懷珍假還青州,上有白驄馬,齧人,不可 騎,送與懷珍別。懷珍報上百匹絹。或謂懷珍曰:蕭君 此馬不中騎,是以與君耳。君報百匹,不亦多乎。懷珍 曰:蕭君局量堂堂,寧應負人此絹。吾方欲以身名託 之,豈計錢物多少。

《南史·恩倖傳》:阮佃夫泰始時執權,亞於人主。大通貨 賄。人有餉絹二百匹,嫌少不答書。

《李安人傳》:安人行南徐州事。城局參軍王回,素為安 人所親,盜絹二匹。安人流涕謂曰:我與卿契闊備嘗, 今日犯王法,乃卿負我也。於軍門斬之。

《齊高帝諸子傳》:豫章文獻王嶷。武帝遣拜陵。過延陵 季子廟,觀沸井,有水牛突部伍,直兵執牛推問,嶷不許,取絹一匹,橫繫牛角,放歸其家。

《南齊書·蕭赤斧傳》:赤斧遷給事,太子詹事,卒。家無儲 積,無絹為衾,上聞之,愈加惋惜。

《南史·梁吉士瞻傳》:土瞻少時常於南蠻國中擲博,無 褌褰露,為儕輩所侮。及平魯休烈軍,得絹三萬匹,乃 作百褌,其外並賜軍士,不以入室。

《恩倖傳》:周石珍,建康之廝隸也,世以販絹為業。 《任昉傳》:昉為義興太守。及被代登舟,止有絹七匹,米 五石。至都無衣,鎮軍將軍沈約遺裙衫迎之。

《梁書·傅昭傳》:昭為臨海太守。縣令常餉粟,寘絹于薄 下,昭笑而還之。

《裴邃傳》:邃假節、明威將軍、西戎校尉、北梁、秦二州刺 史。復開創屯田數千頃,倉廩盈實,省息邊運,民吏獲 安,乃相率餉絹千餘匹。邃從容曰:汝等不應爾;吾又 不可逆。納其絹二匹而已。

《劉孝綽傳》:孝綽為吏部郎,坐受人絹一束,為餉者所 訟,左遷信威臨賀王長史。

《陳書·張譏傳》:譏,字直言。梁大同中,召補國子《正言》生。 梁武帝嘗于文德殿釋《乾》、《坤》文言,譏與陳郡袁憲等 預焉,譏諮審循環,辭令溫雅。帝甚異之,賜裙襦絹,云 表卿稽古之力。

《隋書·刑法志》:梁時議定律令。有髡鉗五歲刑,笞二百 收贖絹,男子六十匹。

《南史·陳武帝紀》:徐嗣徽、任約等領齊兵還據石頭,帝 遣侯安都領水軍襲破之,拔石頭南岸柵,移度北岸 起柵,以絕其汲路。又堙塞東門故城中諸井。齊所據 城中無水,水一合貿米一升,一升米貿絹一匹。 《魏書·帝紀》:昭成皇帝雅性寬厚,智勇仁恕。時國中少 繒帛,代人許謙盜絹二匹。守者以告,帝匿之,謂燕鳳 曰:吾不忍視謙之面,卿勿泄言。謙或慚而自殺,為財 辱士,非也。

《公孫表傳》:表子軌,為虎牢鎮將。初,世祖將北征,發民 驢以運糧,使軌部詣雍州。軌令驢主皆加絹一匹,乃 與受之。百姓為之語曰:驢無強弱,輔脊自壯。眾共嗤 之。

《趙柔傳》:柔以德行才學知名。嘗有人與柔鏵數百枚, 柔與子善明鬻之于市。有從柔買,素絹二十匹。有商 人知其賤,與柔三十匹,善明欲取之。柔曰:與人交易, 一言便定,豈可以利動心。遂與之。縉紳之流,聞而敬 服。

《陸俟傳》:俟子GJfont為相州刺史。發姦擿伏,事無不驗。百 姓以為神明,無敢劫盜者。在州七年,家至貧約。徵為 散騎常侍,百姓乞留GJfont者千餘人。獻文不許,謂群臣 曰:GJfont之善政,雖古人何以加之。賜絹五百匹。 《慕容白曜傳》:白曜進討東陽,築圍攻擊,日日交兵,雖 士卒死傷,無多怨叛。督上土人租絹,以為軍資,不至 侵苦。三齊欣然,安堵樂業。

《食貨志》:舊制,民間所織絹、布,皆幅廣二尺二寸,長四 十尺為一匹,六十尺為一端,令任服用。後乃漸至濫 惡,不依尺度。高祖延興三年秋七月,更立嚴制,令一 準前式,違者罪各有差,有司不檢察與同罪。

《薛野GJfont傳》:野GJfont子虎子。除開府、徐州刺史。時州鎮戍 兵,資絹自隨,不入公庫,任其私用,常苦饑寒。虎子上 表曰:在鎮之兵,不減數萬,資糧之絹,人十二匹,即自 隨身,用度無準,未及代下,不兔饑寒。徐州良田十萬 餘頃。若以兵絹市牛,分減戍卒,計其牛數,足得萬頭。 興力公田,必當大獲粟稻。一年之收,過於十倍之絹。 《韓麒麟傳》:麒麟為齊州刺史,卒。立性恭慎,恆置律令 於坐傍。臨終之日,惟有俸絹數十匹,其清貧如此。 《景穆十二王傳》:陽平王新成子衍。位梁州刺史。轉徐 州刺史,至州病重,帝敕徐成伯乘傳療。疾差,成伯還, 帝曰卿定名醫,賚絹三千匹。成伯辭,請受一千。帝曰: 《詩》云人之云亡,邦國殄瘁。以是而言,豈惟三千匹乎。 其為帝所重如此。

《袁翻傳》:翻除豫州中正。議選邊戍事,曰:自廣開戍邏, 多置帥領。其勇力之兵,驅令抄掠。其羸弱老小之輩, 苦役百端。此等祿既不多,資亦有限,皆收其實絹,給 其虛粟,綿冬歷夏,加之疾苦,死於溝瀆者常十七八 焉。

《北史·楊播傳》:播弟津。除岐州刺史,巨細躬親,孜孜不 倦。有武功人齎絹三匹,去城十里,為賊所劫。時有使 者馳驛而至,被劫人因以告之。使者到州,以狀白津。 津乃下教,云有人著某色衣,乘某色馬,在城東十里 被殺,不知姓名。若有家人,可速收視。有一老母行哭 而出,云是己子。於是遣騎追收,并絹俱獲。自是闔境 畏服。以母憂去職。延昌未,起為華州刺史。先是,受調 絹度尺特長,在事因緣,共相進退,百姓苦之。津乃令 依公尺度其輸物,尢好者賜以盃酒而出;其所輸少 劣者,為受之,但無酒以示其恥。於是競相勸勵,官調 更勝。

《邢巒傳》:巒為散騎常侍,兼尚書。宣武時,巒奏曰:先皇以紙絹為帳扆,銅鐵為轡勒,訓朝廷以節儉,示百姓 以憂矜。

《魏書·皇后傳》:宣武靈皇后。肅宗踐阼,尊后為皇太后。 後幸左藏,王公、嬪、主已下從者百餘人,皆令任力負 布絹,即以賜之,多者過二百匹,少者百餘匹。唯長樂 公主手持絹二十匹而出,示不異眾而無勞也。世稱 其廉。儀同、陳留公李崇,章武王融並以所負過多,顛 仆於地,崇乃傷腰,融至損腳。時人為之語曰:陳留、章 武,傷腰折股。貪人敗類,穢我明主。

《北史·盧同傳》:同,累遷尚書左丞。時相州刺史奚康生 徵百姓歲調,皆長七八十尺。同於歲祿,官給長絹。同 乃舉案康生度外徵調。書奏,詔科康生罪,兼褒同在 公之績。

《魏書·景穆十二王傳》:任城王雲子澄。澄子順除征南 將軍。參朱榮之奉莊帝,召百官悉至河陰。素聞順數 諫諍,惜其諒直,謂朱瑞曰:可語元僕射,但在省,不須 來。順不達其旨,聞害衣冠,遂便出走,為陵戶鮮于康 奴所害。家徒四壁,無物斂屍。令史王才達裂裳覆之。 帝敕侍中元祉曰:宗室喪亡非一,不可周贍。元僕射 清苦之節,死乃益彰,特贈絹百匹。

《北史·李靈傳》:靈曾孫元忠,魏清河王懌為營明堂大 都督,引為主簿。遭母憂去任,歸。孝莊時,盜賊蜂起,清 河有五百人西戍;還經南趙郡,以路梗,共投元忠,奉 絹千餘匹。元忠惟受一匹,殺五牛以食之,遣奴為導, 曰:若逢賊,但道李元忠遣。如言,賊皆舍避。

《房謨傳》:謨為兗州刺史,魏朝以河南數州,鄉俗絹濫, 退絹一匹,徵錢三百,人庶苦之。謨乃表請錢絹兩受, 任人所樂,朝廷從之。

《魏書·食貨志》:孝靜時諸州調絹不依舊式,齊獻武王 以其害民,興和三年冬,請班海內,悉以四十尺為度。 天下利焉。

《王靈傳》:靈,字羅漢。為南兗州刺史,取官絹,因染逐有 割易,御史糾劾。會赦免。

《宋鴻傳》:鴻,為定州北平府參軍,送戍兵於荊。坐取兵 絹四百匹,兵欲告之,斬兵十人。

《北齊書·元坦傳》:坦為冀州刺史。每百姓納賦,除正稅 外,別先責絹五匹,然後為受。

《循吏傳》:孟業,少為州吏。性廉謹,同僚諸人侵盜官絹, 分三十匹與之,拒而不受。

《杜弼傳》:弼從高祖破西魏於邙山,命為露布,弼手即 書絹,曾不起草。

《北史·元景安傳》:景安為襄縣令,累遷兼七兵尚書。時 初築長城,鎮戍未立,詔景安與諸將緣塞以備守,所 部軍人富於財物,遂賄貨公行。文宣聞之,遣使推檢, 惟景安纖毫無犯。帝深嘉嘆,乃以所斂贓絹五百匹 賜之,以彰清節。

《崔挺傳》:挺族孫暹為尚書右僕射、儀同三司。時調絹 以七丈為匹,暹言之,乃依舊焉。

《北齊書·王昕傳》:昕弟晞,昭帝時,拜太子太傅,兼中庶 子。百官嘗賜射,晞中的,當得絹,為不書箭,有司不與。 晞陶陶然曰:我今可謂武有餘文不足矣。

《儒林傳》:石曜,以儒學進。居官至清儉。武平中黎陽郡 守,值斛律武都出為兗州刺史,武都即丞相咸陽王 世子,皇后之兄,性甚貪暴。先過衛縣,令丞以下聚斂 絹數千匹以遺之。及至黎陽,令左右諷動曜及郡治 下縣官。曜手持一縑而謂武都曰:此是老石機杼,聊 以奉贈。自此來並須出於吏民,吏民之物,一毫不敢 輒犯。武都亦知曜清素純儒,笑而不責。

《周書·寇GJfont傳》:GJfont性廉恕,不以財利為心。家人曾賣物 與人,而剩得絹五匹。GJfont於後知之,乃曰:惡木之陰,不 可暫息;盜泉之水,無容誤飲。得財失行,吾所不取。遂 訪主還之。其雅志如此。

《韋敻傳》:敻,志尚夷簡,澹於榮利。武帝嘗與敻夜宴,大 賜之縑帛,令侍臣數人負以送出。敻惟取一匹,示承 恩旨而已。帝以此益重之。

《北史·李賢傳》:賢弟穆。再轉汝陽太守。遇水澇人饑,上 表請輕租賦。帝從之,遂陽一郡,聽以小絹為調。 《乞伏慧傳》:慧,領潭桂二州總管,躬行朴素,風化大洽。 曾見人以GJfont捕魚者,出絹買而放之,其仁心如此。 《隋書·庫狄士文傳》:士文為貝州刺史。嘗入朝,遇上置 酒高會,賜公卿入左藏,任取多少。人皆極重,士文獨 口御絹一匹,兩手各持一匹。上問其故,士文曰:臣口 手俱滿,餘無所須。上異之,別加賞物,勞而遣之。 《經籍志》:開皇三年,祕書監牛弘表請分遣使人,搜訪 異本。每書一卷,賞絹一匹,校寫既定,本即歸主。 《舊唐書·裴矩傳》:矩,累遷太子詹事,檢校侍中。太宗初 即位,風聞諸曹案典,受賂,乃遣左右試以財物遺之。 有司聞令史受餽絹一匹,上將殺之,裴矩進諫曰:此 人受賂,誠合重誅。但陛下以物試人,則行極法,所謂 陷入某罪,恐非道德齊禮之義。上善之。

《長孫順德傳》:順德監,收受人餽絹事發,太宗惜其功,不忍加誅,遂於殿庭賜絹數十匹,以媿其心。

《唐書·馬周傳》:周拜監察御史。上疏云:往貞觀初,率土 荒儉,一匹絹纔易斗米,而天下帖然者,百姓知陛下 憂憐之,故人人自安無怨讟也。五六年來,頻歲豐稔, 一匹絹得粟十餘斛,而百姓咸怨,以為陛下不憂憐 之。何則。今營為者,多不急之務故也。

《韓思彥傳》:思彥,客汴州。張僧徹者,廬墓三十年,詔表 其閭,請思彥為頌,餉縑二百,不受。時歲凶,家窶甚,僧 徹固請,為受一匹,命其家曰:此孝子縑,不可輕用。 《許景先傳》:開元十三年,帝自擇刺史,凡十一人。治行, 詔宰相、諸王、御史以上祖道洛濱,賚絹三千遣之。 《唐六典》:開元二十五年,敕:河南、河北不通水運,州宜 折租造絹,以替開中。

《獨異志》:唐富人王元寶,元宗問其家財多少,對曰:臣 請以一縑繫陛下南山一樹,南山樹盡,臣縑未窮。時 人謂錢為王者,以有元寶字也。

《唐書·食貨志》:劉晏鹽法既成,商人納絹以代鹽利者, 令每緡加錢二百,以備將士春服。

《舊唐書·代宗紀》:永泰元年冬十月,市絹十萬以賞迴 紇。

《唐書·卓行傳》:陽城隱中條山。山東節度府聞城義者, 發使遺五百縑,戒使者不令返。城固辭,使者委而去, 城置之未嘗發。會里人鄭俶欲葬親,貸於人無得,城 知其然,舉縑與之。俶既葬,還曰:蒙君子之施,願為奴 以償德。城曰:吾子非也,能同我為學乎。俶泣謝,即教 以書,俶不能業,城更徙遠阜,使顓其習。學如初,慚,縊 而死。城驚且哭,厚自咎,為服緦麻瘞之。

《權德輿傳》:德輿真拜侍郎。言:大曆中,一縑直錢四千, 今止八百,稅入加舊,則出於民者五倍其初。

《張弘靖傳》:弘靖,雅厚信直,為河南參軍。杜亞辟佐其 府。亞疑牙將令狐運劫餉絹,弘靖直其枉,亞怒,斥出 府。

《舊唐書·憲宗紀》:元和十三年六月,出內庫絹三十萬 匹,付度支供軍。九月,出內庫絹十萬匹給東軍。 《敬宗紀》:寶曆元年,鹽鐵使王播進羨餘絹一百萬匹。 《李靖傳》:靖五代孫彥芳。太和中,為鳳翔司錄參軍,敕 賜絹二百匹、衣、笏一副,并還。先奏高祖太宗書,詔衣 物等。

《文宗紀》:開成三年,日本國貢真珠絹。

《雲仙雜記》:開成中物價至微村落買魚肉者,俗人買 以胡絹半尺,士大夫買以樂天詩一首兼之。

《唐書·卓行傳》:司空圖無意於世,遂隱不出。王重榮父 子雅重之,數饋遺,弗受。嘗為作碑,贈絹數千,圖置虞 鄉市,人得取之,一日盡。

《演繁露·唐志》:租絹長四丈二尺。

《畫史·古畫》:至唐初,皆生絹至,後來皆以熱湯半熟入 粉搥,如銀板故作人物精彩入筆。

《後唐史》:賜宰相李愚絹百匹,錢百緡,鋪陳物一十三 件。時愚病上令中使宣問愚所居寢室,蕭然四壁臥 斃氈而已中使具言其事。上曰:嘻宰相月俸錢,幾何 而委頓如此。故有是賜。

《南唐近事》:昇元初,許文武百僚觀內藏,隨意取金帛, 盡重載而去。惟蔣廷翊獨持一縑還家餘,無所取士, 君子以是而多之終尚書郎。

《遼史·耶律室魯傳》:宋和議成,特進門下平章事,賜推 誠竭節保義功臣以本部俸羊多闕,部人空乏,請以 羸老之羊及皮毛,歲易南中絹,彼此利之。

《宋史·張錫傳》:錫為京東轉運使。淄、青、齊、濮、鄆諸州人 冒耕河壖地,數起爭訟。錫命籍其地,收租絹歲二十 餘萬。

《王氏談錄》:公言丁謂前敗之一夕,買竭都市中金餘 產籍沒後官斥賣人有買其綵荐一析之得,絹凡三 百餘端。

《宜春傳》:信錄李公衢明道中通判筠州有婦人。輸官 絹以兩段縫合為一匹,吏執詣公,公詢其故。惻然良 久,遣其婦人去謂主吏曰:封絹於庫內俟,支春衣下 官自要,筠人謂之李佛子。

《宋史·仁宗紀》:皇祐二年二月,出內庫絹五十萬,下河 北、陝西、河東路,以備軍賞。閏十一月,出內藏絹四十 萬匹付本路,使措置是歲芻糧。

《春明退朝錄》:京城士人,舊通用青絹涼傘。祥符五年, 惟許親王用之。

《雲笈七籤》:會稽崔希真,嚴冬之日,有負薪老叟,立門 外,崔清晨見之,顧其狀貌不凡。延坐,自促令備饌。時 崔張絹,欲召畫工為圖,叟取几上筆墨,畫一株枯松, 一採藥道士,一鹿隨之。食畢,致謝而去。

墨莊漫錄梓州織八丈闊幅絹獻宮禁前世織工,所 不能為也。

《宋史·高宗紀》:建炎元年秋,徽宗自燕山密遣閣門宣 贊舍人曹勛至,賜帝絹半臂,書其領曰:便可即真,來 援父母。帝泣以示輔臣。《食貨志》:建炎元年,知越州翟汝文奏:浙東和預買絹 歲九十七萬六千匹,而越乃六十萬五百匹,以一路 計之,當十之三。望將三等以上戶減半,四等以下戶 權罷。尋以杭之和買絹偏重,均十二萬匹於兩浙。 《高宗紀》:建炎四年,宣撫處置使始令四川民歲輸激 賞絹三十三萬匹有奇。

《食貨志》:建炎四年秋,遂盡起元豐以來諸路常平司 坊場錢。次科激賞絹。次奇零絹估錢。

紹興四年十有一月,免淮南州軍大禮絹。

《高宗紀》:紹興八年二月甲申,減紹興府和市絹萬匹。 《張昭允傳》:昭允,提總左右藏金銀錢帛。昭允以諸州 絹常度外長數尺,請裂取付工官備他用,歲獲羨餘。 既而士卒受冬服,度之不及程,出怨言,昭允坐免官。 《王居正傳》:居正為起居舍人。和州請蠲進奉大禮絹, 居正言:大禮進奉,乃臣子享上之誠,初非朝廷取於 百姓之物,若察民力無所從出,不能預降旨蠲之,至 使州縣自陳,已為非是,乞速如所請。

《食貨志》:乾道六年,知徽州郟升卿代還,奏:州自五代 時陶雅守郡,妄增民賦,至今二百餘年,比鄰境諸縣 之稅獨重數倍,而雜錢之稅科折尢重,請賜蠲免。九 年,詔徽州額外刱科雜錢一萬二千一百八十餘緡, 及元認江東、兩浙運司諸處絹一萬六千六百餘匹, 並蠲之。

淳熙五年,詔夔州路九州百姓科買上供金、銀、絹,自 淳熙六年為始盡免。

淳熙十一年,祕書監楊萬里奏:輸帛於官謂之稅,舊 以正絹為稅絹,今正絹外有和買矣。

《光宗紀》:淳熙十六年二月,帝即位。九月,減紹興和買 絹歲額四萬四千餘匹。

《元史·楊大淵傳》:大淵,拜東川都元帥。至元二年,進紅 邊絹百五十段。

《世祖紀》:至元二十年冬十月,給水達達鰥寡孤獨者 絹千匹。

二十四年春正月,西邊歲饑民困,賜絹萬匹。

絹部雜錄编辑

《唐書·地理志》:河北道。魏州魏郡。土貢:絁、絹。

江南道。越州會稽郡。土貢:吳絹。

劍南道。陵州仁壽郡。土貢:鵝溪絹。

《五代史·四夷附錄》:回鶻婦人總髮為髻,高五六寸,以 紅絹囊之;既嫁,別以氈帽。

《宋史·地理志》:滄州,上,景城郡。貢大絹。

博州,上,博平郡。貢平絹。

晁氏墨經醇煙擣訖當以細絹篩堈內此物至輕微, 不宜露篩恐飛去。

《畫史》:真絹色淡雖百破,而色明白精神彩色如新。 裝背畫不須用絹,絹新時似好展卷,久為硬絹抵之 卻於不破處破大可惜。

《洞天清錄唐人畫》:或用搗熟絹為之然,正是生搗令 絲褊不礙筆,非如今煮練加漿也。

《金史·地理志》:大名府,上,天雄軍。產縐、縠、絹。

畫竹譜油絲絹并藥粉絹,先須用熱皂莢水刷過便 乾依前上礬位置。

《輟耕錄》:唐及五代絹素麤厚宋絹輕細望而可別也。

絹部外編编辑

《孝子傳》:董永父歿貧不遂葬,以身質錢一萬既喪。就 役逢一女子,求為永妻,云能織絹永,詣主人,主人令 織一旬三百匹債足。女辭曰:我天之織女也。帝見君 孝,使我共債耳,因遂不見。

《搜神記》:蜀先主病,遣人於門,觀不祥巫啟見一鬼,著 絹布似是大臣將相。其夜先主夢見魯肅來入衣巾 如之。

永嘉中,有天竺胡人,能取絹,與人各執一頭,剪斷之; 已而取兩段合持之,則復還連絲可練,無異故體也。 《集異記》:清河崔基寓居,青州朱氏女咨容絕倫崔傾 懷招攬,約女為妾。後三更中,忽聞扣門聲,崔披衣出 迎,女兩淚嗚咽,云適得暴疾,喪亡忻愛永,奪悲不自 勝女於懷中,抽兩匹絹與。崔曰:近自織此絹,欲為君 作襌衫,未得裁縫。今以贈,離崔以錦八尺答之。女取 錦曰:從此絕矣,言畢豁然而滅至旦,告其家。女父曰: 女昨夜忽然暴病亡。崔曰:君家絹帛無零失耶。答云 比女舊織餘絹兩匹在箱中,女亡之始婦出絹,欲裁為送終衣轉。盼失之崔因此具說事狀。

《稽神錄》:金鄉徐明府者有道術莫能測。河南劉崇遠 崇龜從弟也,有妹為尼居。楚州常有一客,尼寓宿忽 病,勞瘦甚且死其姊省之,眾共見病者身中有氣,如 飛蟲入姊衣中,遂不見病者死,姊亦病俄著。劉氏舉 院皆病,病者輒死。劉氏既亟崇遠求於明府,徐曰:爾 有別業在金陵,可致金陵絹一匹。吾為爾療之如言, 送絹訖翌日。劉氏夢一道士執簡而至,以簡編撫其 身,身中白氣,騰上如炊,既寤遂輕爽能食異於常日。 頃之,徐封絹而至日置絹席下寢其上即差矣,如其 言,遂愈已而神其絹乃畫持簡道士如所夢者。

練部彙考编辑

《釋名》

《釋綵帛》
编辑

練,爛也。煮,使委爛也。

《說文》
编辑

《釋練》
编辑

練,繒也。

練部藝文编辑

《擣練圖》
元·范GJfont
编辑

深宮佳人白日長,夜感蟋蟀鳴中房。起視河漢心回 皇,雲鬢籠鬆分作行。清水如天收素練,翠娥帶月杵 寒霜。轆轤無繩金井悄,邊頭不見梧桐黃。裁縫熨帖 坐在床,載元載黃公子裳。製成不遠煩寄將,但見寒 暑彫三光。身體甚適平時康。君不見,古來邊庭士雪 壓關河,征戰多拆盡,衣裘淚如水。

練部選句编辑

晉陸機為周夫人贈車騎詩:碎碎織細練,為君作 繻。

宋南平王鑠三婦艷樂府:大婦裁霧縠,中婦牒冰練。 齊謝朓元會曲:分階赩組練,充庭羅翠旗。

唐喬知之詩:曲房理針線,平砧擣文練。

劉希夷擣衣篇:欲向樓中縈楚練,還來機上裂齊紈。 杜甫詩:天清山城擣練急。

韓愈詩:長姬香御四羅列,縞裙練帨無等差。

李賀詩:寒砧能擣百尺練,粉淚凝珠滴紅線。

白居易詩:擣練蛾眉婢,鳴榔蛙角奴。秋霽詩:月出 砧杵動,家家擣秋練。

宋陸游立夏詩:日斜湯沐罷,熟練試單衣。

元吳萊詩:戟頭吹火光,旗幟舞秋練。

杜本秋興詩:月冷誰家頻擣練,風清何處細吹簫。 明王叔承詩:若有羊家練,淋漓醉墨題。

練部紀事编辑

《禮記·檀弓》:將軍文子之喪,既除喪而后越人來弔,主 人深衣練冠,待于廟。

《左傳》:昭公三十一年春,季孫意如會晉荀躒于適歷, 荀躒曰:寡君使躒謂吾子,何故出君,有君不事,周有 常刑,子其圖之,季孫練冠麻衣跣行,伏而對。

《韓詩外傳》:顏回望吳門馬見一匹練。孔子曰:馬也,馬 之光景長一匹爾。

《漢書·王莽傳》:莽欲以虛名說太后,白言親承孝哀丁、 傅奢侈之後,百姓未贍者多,太后宜且衣繒練,頗損 膳,以視天下。繒練帛無文者。

《後漢書·虞延傳》:延初生,其上有物若一匹練,遂上昇 天,占者以為吉,後至太尉。

《后紀》:明德馬皇后,身服大練,無香薰之飾,欲身率下 也。

《恭王彊傳》:彊子政。政子肅。肅子臻。臻及弟儉並有篤 行,母卒,皆吐血毀眥。至服練紅。

《三國·魏志·司馬芝傳》:芝為大理正。有盜官練置都廁 上者,吏疑女工,收以付獄。芝曰:夫刑罪之失,失在苛 暴。今贓物先得而後訊其辭,若不勝掠,或至誣服。誣 服之情,不可以折獄。

《吳志·甘寧傳》:寧攻皖,為升城督。手持練,身緣城,為吏 士先,卒破獲朱光。計功,呂蒙為最,寧次之,拜折衝將 軍。

《晉書·王敦傳》:敦與錢鳳為逆謀。帝欲討之,詔曰:朕親 御六軍,被練三千,組甲三萬,總統諸軍,討鳳之罪。 《王導傳》:導為司徒,進位太保。蘇峻平,宗廟宮室灰燼。時帑藏空竭,庫中惟有練數千端,鬻之不售,而國用 不給。導患之,乃與朝賢俱制練布單衣,於是士人翕 然競服之,練遂踊貴。乃令主者出賣,端至一金。其為 時所慕如此。

《陳書·姚察傳》:察為吏部尚書。自居顯要,甚勵清潔,且 廩錫以外,一不交通。嘗有私門生不敢厚餉,止送南 布一端,花練一匹。察謂之曰:吾所衣著,止是麻布蒲 練,此物於吾無用。既欲相款接,幸不煩爾。此人遜請, 猶冀受納,察厲色驅出,因此伏事者莫敢饋遺。 《舊唐書·武后紀》:長壽三年,詔應天下尼當用白練為 衣。

《唐書·文藝傳》:開元中,張說與徐堅論近世文章。張九 齡如輕縑素練,實濟時用,而窘邊幅。

《唐國史補》:韓晉公滉聞奉天之難以夾練囊緘盛茶 末,遣健步以進御。

《五代史·雜傳》:劉守光僭號大燕皇帝,晉王攻破其城, 械守光并其父仁恭以從軍。晉王至太原,仁恭父子 曳以組練,獻於太廟。

練部雜錄编辑

《禮記·檀弓》:練練衣黃裡,縓,緣。練,小祥也。小祥而著 練冠練。中衣故曰:練也練衣者以練為中衣。

《鹽鐵論》:繭紬縑練者,婚姻之嘉飾也。

《齊民要術》:六月。命女工織縑練。可燒灰,染青、紺雜色。 《唐書·地理志》:建州建安郡。土貢:蕉、花練、竹練。

羅部彙考编辑

《釋名》

《釋綵帛》
编辑

羅文疏羅也,纚簁也,粗可以簁物也。令辟經絲貫杼 中一間并一間疏。疏者,苓苓然并者,歷辟而密也。

《老學菴筆記》
编辑

《越羅》
编辑

遂寧出羅,謂之越羅,亦似會稽尼羅而過之。

羅部藝文一编辑

《謝趙王賚白羅袍褲啟》
北周·庾信
编辑

懸機巧,紲變GJfont奇文。鳳不去而恆飛,花雖寒而不落。 披千金之暫,暖棄百結之長,寒永無黃葛之嗟方見 青綾之重,對天山之積,雪尚得開。襟冒廣夏之長風, 猶當揮汗白龜報主,終自無期,黃雀謝恩竟知何日。

羅部藝文二编辑

《羅》
唐·李嶠
编辑

妙舞隨裙動,行歌入扇清,蓮花依帳發,秋月鑒帷明。 雲薄衣初捲。蟬飛翼轉輕,若珍三代服,同擅綺紈名。

《高氏姊惠素羅》
元·鄭允瑞
编辑

雪色香羅照眼明,阿兄寄贈見深情。明朝急為裁春 服,相約麻姑禮上清。

羅部選句编辑

周《宋玉風賦》:躋於羅幃經於洞房。

漢《司馬相如·美人賦》:女以玉釵挂臣冠,羅袖拂臣衣。 班婕《妤自悼賦》:感帷裳兮發紅羅。

張衡《南都賦》:羅襪懾惵而容與。

魏曹植《洛神賦》:披羅衣之璀璨羅襪生塵。

梁《江淹別賦》:送愛子兮沾羅裙。

陳後主《上巳禊酌賦》:面玉同釵玉衣羅異草蘿。 《古樂府》:大婦織綺羅,中婦織流黃。紅羅覆斗帳,四 角垂香囊。

《古詩》:明月何皎皎,照我羅衣帷。

魏曹植詩:有美一人被服纖羅。

晉阮籍詩:西方有佳人被服纖羅衣。

梁武帝擣衣詩:輕羅飛玉腕。

唐孟浩然詩:畫堂初點燭,金幌半垂羅。

李白詩:羅衣曳紫煙。

韋應物詩:春羅雙鴛鴦。

杜甫詩:越羅與楚練,照耀輿臺軀。花羅封蛺蝶。 舊隨漢使千堆寶,少荅胡王萬匹羅。

錢起早夏詩:鸝黃好鳥搖深樹,細白佳人著紫羅。 王建織錦曲:錦江水涸貢轉多,宮中盡著單絲羅。 白居易詩:正抽碧線繡紅羅,忽聽黃鶯斂翠蛾。 許渾詩:待月西樓捲翠羅,玉杯瑤瑟近星河。

段成式詩:百媚城中一個人,紫羅垂手見精神。 宋梅堯臣詩:剪羅作舞衣,奉君歡莫窮。

楊萬里詩:餘香猶在織金羅。

朱子詩:徘徊起梁塵,綷縩紛衣羅。蔣捷詞:偷把翠羅香被,展無眠,卻又頻翻轉。

元趙孟頫詩:閨中美人動裁剪,故羅衣袂生秋香。 素羅衣裳照青春,眼中若有梨園人。

馬祖常詩:袷羅半臂麝臍香《上京詩》龍沙秋淺雲 光薄,畫羅宮衣侵曉著。《擬唐宮詞》不恨長門冬夜 永,小奴休報襪羅單。

《迺賢京城春日》詩:新樣雙鬟束御羅,疊騎驕馬粉牆 過。

薩都剌詩:昨日官家清宴罷,御羅輕帽插珠花。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