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318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三百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三百十八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三百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三百十八卷目錄

 緞部彙考

  天工開物倭緞

 緞部藝文一

  謝衣段啟        宋張元晏

 緞部藝文二

  答任昉          梁到溉

 緞部選句

 緞部紀事

 緞部雜錄

 錦部彙考

  書經禹貢

  釋名釋彩帛

  說文彩錦

  鄴中記

  杜陽雜編神錦 朝霞錦

  元費著蜀錦譜

  戚輔之佩軒客談

  本草綱目

 錦部藝文一

  與群臣論蜀錦書      魏文帝

  謝敕賚魏國獻錦等啟   梁簡文帝

  為妾夏玉安豐謝東宮賚錦啟  元帝

  謝東宮賚辟邪子錦白褊等啟  同前

  為定王謝賜錦表      唐李嶠

  海人獻文錦賦       李君房

  蜀江春日文君濯錦賦     張何

  迴文錦賦         張仲素

  錦賦            闕名

 錦部藝文二

  錦            唐李嶠

  前題            薛瑩

  前題二首        鄭谷

  織錦詞           張昱

 錦部紀事

 錦部雜錄

 錦部外編

食貨典第三百十八卷

緞部彙考编辑

《天工開物》
编辑

《倭緞》
编辑

凡倭緞制起東夷,漳、泉海濱效法為之。絲質來自川 蜀,商人萬里販來,以易胡椒歸里。其織法亦自夷國 傳來。蓋質已先染,而斮綿夾藏經面,織過數寸即刮 成黑光。北虜互市者見而悅之。但其帛最易朽污,冠 弁之上頃刻集灰,衣領之間移日損壞。今華夷皆賤 之,將來為棄物,織法可不傳云。

緞部藝文一编辑

《謝衣段啟》
宋·張元晏
编辑

某啟。某伏奉手誨,伏蒙相公十九兄特以某初叨宸 獎,賜及衣服段等。捧戴尊念,感激伏深。況鶴紋價重, 龜甲樣新。纖華不讓於齊紈,輕楚能均於魯縞。掩新 蒲之秀色,奪寒兔之秋毫。莫稱頑姿,難勝縟旨。倍切 肝腸之感,永為裼襲之榮。謹啟。

緞部藝文二编辑

《荅任昉》
梁·到溉
编辑

《南史》:「溉為建安太守,任昉寄詩求二衣段。溉荅云。」

予衣本百結,閩中徒八蠶。假令金如粟,詎使廉夫貪

緞部選句编辑

漢張衡《四愁詩》:「美人贈我錦繡段,何以報之青玉案?」 唐杜甫《陪柏中丞觀宴將士詩》:「繡段裝簷額,金花帖 鼓腰。」

《白居易詩》:「一章錦繡段,八韻瓊瑤音。」

李商隱詩:「金錢饒孔雀,錦段落山雞。」

溫庭筠詩:「欲將紅錦段,因夢寄江淹。」

項斯詩:「錦段裁衣贈,麒麟落剪刀。」

唐彥謙詩:「宮妝臨曉日,錦段落東風。」

徐夤詩:「宮詞裁錦段,御筆落銀鉤。」

宋張憲《大都即事》詩:「襖色搖紅段,鞶香鬥蠟茶。」

緞部紀事编辑

《唐書太宗九王傳》:「濮王泰奏撰《括地志歷》,四期成,詔 藏祕閣,所賜萬段。」

《珊瑚鉤詩話》:「初,明皇命五坊小兒分曹鬥雞,勝者纏 以錦段。」

《冊府元龜》:憲宗元和六年,詔「天下公私交易,十貫錢 已上,即須兼用匹段。」

《十國春秋·前蜀高祖紀》:「帝幸龍華禪院,召僧貫休坐, 賜茶葉綵段。」

《金史五行志》:「承安元年六月,平晉縣民利通家蠶自 成錦段,長七尺一寸五分,闊四尺九寸。」

緞部雜錄编辑

《唐書南蠻傳》:「驃國婦人,衣青娑裙,披羅段。」

《席上腐談》:北方毛段細軟者曰「子氄子。」

錦部彙考编辑

《書經》。

《禹貢》
编辑

兗州厥貢「漆絲,厥篚織文。」

蔡傳織文者,織而有文,錦綺之屬也。以非一色,故以「織文」總之。

揚州「厥篚織貝。」

織貝,錦名,織為貝文,《詩》曰「貝錦」是也。今南夷木綿之精好者,亦謂之吉貝。《大全》。臨川吳氏曰:「染其絲五色,織之成文者曰《織貝》;不染五色而織之成文者曰《織文》。」

《釋名》
编辑

《釋綵帛》
编辑

綈似。蟲之色綠而澤也。 錦,金也。作之用功,重於其價如金,故其制字帛與「金」 也。

綺,攲也,其文敧邪,不順經緯之縱橫也。有杯文,形似 杯也。有「長命」,其綵色相間,皆橫終幅,此之謂也。言長 命者服之使人命長,本造意之意也。有棋文者,方文 如棋也。

《說文》
编辑

《釋錦》
编辑

《錦襄》,織文也。

《鄴中記》
编辑

《錦》
编辑

錦有大登高、小登高、大明光、小明光、大博山、小博山、 大茱茰、小茱茰、大交龍、小交龍、蒲桃文錦、斑文錦、鳳 凰朱雀、錦、韜文錦、桃核文錦。或青綈,或白綈,或黃綈, 或綠綈,或紫綈,或蜀綈。工巧百數,不可盡名也。

《杜陽雜編》
编辑

《神錦》
编辑

元和八年,大軫國貢神錦衾。其國以五色彩石甃池 塘,采大柘葉,飼蠶於池中,蠶經十五月成繭,自然五 色,繅之,以織神錦。

《朝霞錦》
编辑

「女王國有朝霞錦」,鍊水香麻為之,光耀芬馥,五色相
考證.svg
間。

《元費著蜀錦譜》
编辑

《序》
编辑

蜀以錦擅名天下,故城名以錦官,江名以濯錦。而《蜀 都賦》云:「貝錦斐成,濯色江波。」《遊蜀記》云:成都有九璧 村,出美錦,歲充貢。宋朝歲輸上供等錦帛,轉運司給 其費,而府掌其事。元豐六年,呂汲公大防始建錦院 於府治之東,募軍匠五百人織造,置官以涖之,創樓 於前,以為積藏待發之所,榜曰「錦官。」公又為之記,其 略云:「設機百五十四,日用挽綜之工百六十四,用杼 之工五十四,練染之工十一,紡繹之工百一十而後 足役。歲費絲權以兩者十二萬五千,絲藍紫茢之類 以斤者二十一萬一千而後足用。織室,吏舍出納之 府,為屋百一十七間而後足居。自今考之,當時所織 之錦,其別有四:曰上貢錦,曰官告錦」,曰「臣僚襖子錦」, 曰「廣西錦」,總為六百九十匹而已。渡江以後,外攘之 務,十倍承平。建炎三年,都大茶馬司始織造錦綾被 褥,折支黎州等處馬價,自是私販之禁興。又以應天、 北禪、鹿苑寺三處置場織造,其錦自真紅被褥而下, 凡十餘品,於是中國織紋之工,轉而衣衫椎髻鴃舌 之人矣。乾道四年,又以三場散漫,遂即舊廉訪司潔 己堂、刱錦院悉聚機戶其中。猶恐私販不能盡禁也, 則倚宣撫之力,建請於朝,併府治錦院為一,俾所隸 工匠各以色額織造。蓋馬政既重,則織造益多,費用 益夥,隄防益密,其勢然也。今取承平時錦院與今茶 馬司錦院所織錦名色著於篇,俾來者各以時考之。

轉運司「錦院織錦」名色:即成都府「錦院。」

上貢錦三匹,《花樣》:

《八、荅暈錦》:

《官告》錦四百匹花樣:

盤毬錦      簇四《金鵰錦》。

葵花錦      八《荅暈錦》

《六荅暈錦》     《翠池獅子錦》;

《天下樂》:「錦     雲鴈錦」

臣僚襖子錦八十七匹花樣:

簇四金鵰錦、    《八荅暈錦》:

「天下樂」《錦》

《樂西錦》二百匹花樣:

真紅錦一百匹

大窠獅子錦、    大窠馬、《大毬錦》

雙窠雲鴈錦,    宜男百花錦。

青綠錦一百匹

「宜男百花錦」,    《青綠雲鴈錦》。

茶馬司錦院織錦名色

《茶馬司須知》云:「逐年隨蕃蠻中到馬數多寡以用折 傳,別無一定之數。」

黎州

《皂大被》。      《緋大被》。

《皂中被》。      《緋中被》。

四色中被     七八行錦。

瑪瑙錦:

敘州

真紅大被褥,    真紅雙連椅背。

真紅單椅背。

南平軍

真紅大被褥,    真紅雙窠錦。

《皂大被褥》。     《青大被褥》。

文州

犒設《紅錦》。

細色錦名色

「《青綠瑞草》雲鶴錦。」  《青綠如意牡丹錦》。

真紅《宜男百花錦》,  《真紅穿花鳳錦》。

《真紅雪花毬露錦》。  《真紅櫻桃錦》。

真紅水林檎錦。   《秦州細法真紅錦》。

鵝黃、《水林檎錦》   《秦州中法真紅錦》。

《紫皂段子》,     「秦州粗法真紅錦。」

真紅天馬錦,    真紅湖州大百花孔雀錦。 真紅飛魚錦    四色,湖州百花孔雀錦。 真紅《聚八仙錦》,   二色,湖州大百花孔雀錦。 真紅六金魚錦。

《戚輔之佩楚軒客談》
编辑

蜀時製十樣錦名

《長安竹》,      天下樂,《鵰團》宜男。

窯界地      方勝。

《獅團       象眼》。

《八》。韻:      「鐵梗」《襄荷》

《本草綱目》
编辑

《錦》
编辑

釋名

李時珍曰:錦以五色絲織成文章,故字從帛、從金諧 聲,且貴之也。《禹貢》「兗州,厥篚織文」是也

主治

陳藏器曰:「故錦煮汁服,療蠱毒。燒灰傅小兒口中熱 瘡。」

李時珍曰:「燒灰,主失血下血,血崩,金瘡出血,小兒臍 瘡濕腫。」

附方

吐血不止:「紅錦三寸,燒灰水服。」聖惠方

上氣喘急:故錦一寸,燒灰茶服,神效。普濟方

錦部藝文一编辑

《與群臣論蜀錦書》
魏·文帝
编辑

前後每得蜀錦,殊不相比,適可訝而鮮卑,尚復不愛 也。自吾所織如意、虎頭、連璧錦,亦有「金薄蜀薄」,來至 洛邑皆下惡,是為下工之物,皆有虛名。

《謝敕賚魏國獻錦等啟》
梁·簡文帝
编辑

山羊之毳,東燕之席。尚傳《登高》之文,猶見北鄴之錦, 胡綾織,大秦之草,戎布紡。元之花。

《為妾夏玉安豐謝東宮賚錦啟》
元·帝
编辑

舒將並石,堪來暮雨。榮持結纜,剩可蕩舟。秦川書字, 妙能八體;鄴縣登高,真堪九日。宋姬贈馬,未足為榮; 馮媛乘車,方茲非寵。

《謝東宮賚辟邪子錦白褊等啟》
同前
编辑

江波可濯,豈藉成都之水;登高為豔,取映鳳凰之文。 至如鮮潔齊紈,聲高趙縠,色方藍浦,光譬靈山。試以 「照花,含銀燭之狀;將持比月,亂含璧之輝。」

《為定王謝賜錦表》
唐·李嶠
编辑

《臣攸暨》言:「伏奉恩旨,以臣昨扈遊上苑,執轡還官,特 賜臣瑞錦一匹,臣某」中謝承輝日月,漸潤雲霄,叨符 聖慈,累延宸照,遂得入陪金殿,出捧玉輿,瑤水參八 駿之遊,璿臺翊三龍之舉。榮兼侍從,寵冠宗枝。捧日 無以儷其歡,登天未足儔其樂。昔蟻封啟繇,不迴參 乘之恩;駟馬從良,寧承附輿之澤?在臣叨忝,實邁古 今。徒欣不世之榮,豈望非常之賜。況臣地兼臣子,職 奉君親,蹔尋咫尺之途,纔捧神仙之馭,有何殊效,合 降隆私。陛下恩愛曲成,綢繆累洽,俯迴珍異,猥及庸 微。跪開緘題,伏視文彩,爛若朝霞之初起,曄如春華 之競發。成都濯具,本自非儔;朝鮮製衣,制如難擬。方 且裁而學政,希勉勵於天工;服以晝遊,庶光榮於戚 里。「人微施廣,徒益慚惶;恩重命輕,罔知酬答。無任悚 佩之至,謹」詣閤奉表陳謝以聞。

《海人獻文錦賦》
李君房
编辑

彼潛織兮,泉室之人。曳文綃兮結冰縷,灼錦彩兮照 花新。背窮海以入貢,望君門而效珍。於以獻之,爰彰 至德。非同㡛氏之湅,更異仙家之織。臨風始啟,全含 琪樹之芳;向闕爰開,遙寫蜃樓之色。固奇工之所就, 豈常情之可識。當其綵縷方織,鳴梭靜聞;絢霞光於 陰火,綴縟藻於卿雲。舞鳳翔鸞,乍徘徊而撫翼;重葩 「疊葉,紛宛轉以成文。疑映地之花折,似飲渚之虹分。 《弄杼》斯成,既呈妍於泉客;垂衣可仰,欣有奉於明君。 啟瑤緘而駭視,方霧縠而難擬。離披耀彩,臨玉砌以 蓮舒;燦爛生姿,映金門而霞起。固將保其所異,孰能 識其所以。投熾焰而靡燎為灰,濯清流而不濡於水。」 原夫獻琛方至,捧篋圓來。臨虛庭而障倚,俯洞戶以 屏開。蝶翩翩而誤起,鳥眄睞以驚迴。物無情而自感, 化有孚而斯應。以文為貴,寧同巷伯之詩;表德方來, 且異美人之贈。非同禹貢,不謝堯時。對天庭而照燭, 向麗景而葳蕤。皎潔凝光,爰識冰蠶之緒;霏微發色, 不唯園客之絲。既而煥彼文章,作為黼黻。方可重於 遠人,寧有譏於翫物。

《蜀江春日文君濯錦賦》
張何
编辑

粵惟姑洗應律,勾芒御辰。鴈橋風暖,犀浦花新。疊嶂 縈郭,長楊映津。軒車照地,士女驚人。風土堪樂,山川 可珍。歲時不殊于荊楚,形勝有類夫咸秦。晚景彌秀, 晴江轉春。即有卓氏名姝,相如麗室。織迴文之重錦, 豔傾國之妖質。鳴梭靜夜,促杼春日。布葉宜疏,安花 巧密。寫庭葵而不欠,擬山鳥而能悉。績縷嫌遲,嚬蛾 慕疾。乍離披而成段,或煥爛而成匹。言濯春流,鳴環 乃出。於是近深沈,傍清泚。朱顏始映,珍篋方啟。其始 入也,疑芳樹影落澗中;少將安焉,若晴霞色照潭底。 奪五雲長風未散,泫百花微雨新洗。爾乃曝林崖,出 泉洞。遲日徐轉,和風緩送。稍變迴鸞,全分舞鳳。戲蝶 時遶,嬌鸎欲弄。乘春景而方收,俟王正而入貢。懿其 彩色足重,鮮明可嘉。青為禁柳,紅作宮花。能使衛尉 縈障,夫人飾車。郎官居而列宿,郡守衣而還家。若夫 齊紈之與楚練,豈非細縠之與輕紗。

《迴文錦賦》
張仲素
编辑

昔竇滔之于役從軍,伊少婦兮玉潔蘭薰。對鳴機以 抽恨,織美錦而成文。攢萬緒之荏苒,揉眾綵之絪縕。 腸迴而綠字初結,髮亂而青絲共棼。萋兮斐兮,常屬 思于黃絹;不日不月,長寄懷于碧雲。其始也,軫蕙心, 蓄藻思。披黃流之握彩,等後素之繪事。循環而覽,夫言豈一端,宛轉而求,則韻皆居次。寫別既久,怨心有 盈,錦霞駮而增麗,詩綺靡而緣情。自發於巧心,素手 何慚於墨妙?筆精當其用寄遠方,臨風載閱,跡類雕 蟲,文如委纈,既連珠而復貫,又通理而不絕。居人言 念,緘萬恨而在中;君子寘懷,字三歲而寧滅,是繹是 尋。攻乎《織紝》,宛而成章,見色絲之麗;永以為好,表美 人之心。倘或以新而代故,豈殊陋古而榮今?黼黻不 同,愁閱目而等耀;彩章自異,懼讒口之見侵。況復委 篋多年,化塵千古,方爛兮如在,復燦兮可睹。藻豔波 旋,環迴輻圓,蘊四愁而難解,煥五彩以相鮮。猶或踰 繡段,勝彩牋,貴以文自奪鴛衾之價,贈乎遠無勞鴈 足之傳。且物在人亡,留思長想。謂其文之著也,可卷 而懷;謂其製之貴焉,乃攄而賞。若知《七襄》之非匹,豈 《玉案》之虛往。

《錦賦》
闕名
编辑

「伊織文之重錦,炳爛兮之纖麗。辟邪天馬之奇,博山 蛟龍之制。昆明有鸞章之美,員嶠有霜蠶之異。比管 仲之登朝,哂尹何之學製。懸鄴中之斗帳,易護軍之 縹被。四十里石氏之奢,三十兩齊桓之歸。憲英或聞 於反臥,朱寵不當於殊賜。玉案報美人之贈,回文識 竇滔之寄。雖其價如金,而不鬻於市。文彩之功,翻鴻」 走龍。尚方既聞於鄴下,鬥場亦列於江東。裼之將見 於狐白,禁之恐傷乎女工。若乃垂居士之帶,被虎賁 之服。蒲萄兮鳳皇,光明兮溫熟。賄荀偃而加璧,饋左 師而先玉。別有虯龍列象,樓堞成形。甄琛既欣於晝 服,項羽亦嫌於夜行。挽車曾用於劉備,纜舟更說於 甘寧。入夢而嘗聞割截,濯魚而愈見鮮明。至若懷中 探圖,指間結綵,周王百純之獻,劉主千匹之賚。別有 童子之束髮,碩人之褧衣。帆掛龍艦,帳開粉闈。籍孺 以裹塵為比,元方以覆被貽飢。白地韜杠,綠地蔽泥。 或取於范氏之藏,或濯於蜀江之涯。淮南之待八公, 周穆之亡盛姬,閻憲行化之美,武侯決敵之資。絳地 交龍之麗,虎頭連璧之奇。或以重濉渙之綵,或以況 萋菲之詞。忘免懷於顧復,傷宰予之見譏。

錦部藝文二编辑

《錦》
唐·李嶠
编辑

漢使巾車遠,河陽步障陳。雲浮仙石日,霞滿蜀江春。 機迥迴文巧,紳兼束髮新。若逢楚王貴,不作夜行人。

《前題》
薛瑩
编辑

軋軋弄寒機,功多力漸微。惟憂機上錦,不稱舞人衣。

《前題》
鄭谷
编辑

布素豪家定不看,若無花彩入時難。紅迷天子帆邊 日,紫奪星郎帳外蘭。春水濯來雲鴈活,夜機挑處雨 燈寒。舞衣轉轉求新樣,不問亂離桑柘殘。

《前題》
前人
编辑

文君手裡曉霞生,美號仍聞借蜀城。奪得始知袍更 貴,著歸方覺晝偏榮。宮花顏色開時麗,池鳳毛衣浴 後明。禮部郎官人所重,省中別占好窠名。

《織錦詞》
張昱
编辑

《行家織錦成染別》,「牡丹花紅杏花白。作雙紫燕對銜 春,一片錦成過半月。持來畫堂卷復開,佳人細意為 剪裁。銀燈連夜照鍼黹,平明設宴章華臺。為君著衣 舞垂手,看得風光滿楊柳。蝶使蜂媒無定棲,萬蕊千 花動衣袖。回回舞罷換新衣,新衣未縫錦下機。憐新 棄舊人所悲,百年歡樂無片時。」

錦部紀事编辑

《太公六韜》:「夏桀、殷紂之時,婦人錦繡文綺之坐席,衣 以綾紈,常三百人。」

《帝王世紀》:「紂不服短褐,處於茅屋之下,必將衣繡遊 於九重之臺。」

《拾遺記》:「成王五年,有因祗之國,去王都九萬里,獻女 工一人,體貌輕潔,被纖羅雜繡之衣,長袖修裾,風至 則結其衿帶,恐飄颻不能自止也。其人善織,以五色 絲內於口中,手引而結之,則成文錦。其國人來獻,有 雲崑錦文,似雲從山岳中出;有列堞錦文,似雲霞覆 城雉樓堞,雜珠錦文,似貫珠佩也。有篆文錦文,似大」 篆之文也。有「列明」錦文,似列燈燭也,幅皆廣三尺。 《穆天子傳》:「盛姬之喪,天子使嬖人贈用文錦。」

《國語》:齊桓公曰:「昔吾先君襄公,陳妾數百,食必良肉, 衣必文繡。」

《左傳》:閔公二年冬,狄人伐衛。衛懿公好鶴,鶴有乘軒 者。將戰,國人受甲者皆曰:「使鶴,鶴實有祿位,余焉能 戰?」公與石祁子玦與髯莊子矢,曰:「以此贊國,擇利而為之。」與夫人繡衣,曰:「聽于二子。」及狄人滅衛,衛立戴 公,以廬于曹。齊侯使公子無虧戍曹,歸夫人魚軒,重 錦三十兩。

《列子黃帝篇》:范氏之藏火,太子華曰:「若能入火取得 錦者,從所得多少賞。若」商丘開入火往還,而身不燒, 范氏以為有道。

《左傳》:襄公三十一年冬,子皮欲使尹何為邑,子產曰: 「子有美錦,不使人學製焉。大官大邑,身之所庇也,而 使學者製焉,其為美錦,不亦多乎?」

《說苑》:晉平公使叔向聘吳,吳人飾舟以送之,左百人, 右百人,有繡衣而豹裘者,有錦衣而狐裘者。歸以告 平公,平公曰:「吳其亡乎?」

《拾遺記》:「孔子生之夕,有麟吐玉書于闕里人家,乃以 繡紱繫麟角而去。」

《左傳昭公十三年》:秋七月,晉合諸侯于平丘,次于衛 地。叔鮒求貨于衛,淫芻蕘者。衛人使屠伯饋叔向羹, 與一篋錦,曰:「諸侯事晉,未敢攜貳,況衛在君之宇下, 而敢有異志芻蕘者異于他日,敢請之。」叔向受羹反 錦,曰:「晉有羊舌鮒者,瀆貨無厭,亦將及矣。為此役也, 子若以君命賜之其已。」客從之,未退而禁之。

八月,同盟于平丘,公不與盟。晉人執季孫意如,以幕 蒙之,使狄人守之。司鐸射懷錦,奉壺飲冰,以蒲伏焉。 守者御之,乃與之錦而入。

二十六年夏,齊侯將納公,命無受魯貨。申豐從女,賈 以幣錦二兩縛一。如瑱適齊師,謂子猶之人:高齮能 貨子猶,為高氏後,粟五千庾。高齮以錦示子猶,子猶 欲之,齮曰:「魯人買之,百兩一布,以道之,不通,先入幣 財。」子猶受之,言于齊侯曰:「群臣不盡力于魯君者,非 不能事君也,然據有異焉。」宋元公為魯君如晉,卒于 「曲棘。叔孫昭子求納其君,無疾而死。不知天之棄魯 耶?抑魯君有罪于鬼神,故及此也?君若待于曲棘,使 群臣從魯君以卜焉。若可,師有濟也。君而繼之,茲無 敵矣。若其無成,君無辱焉。」齊侯從之,使公子鉏帥師 從公。

《吳越春秋》:吳王死,辭曰:「不忍見伍子胥,吾死必結璧 連組以羃吾目,恐其不蔽,即復重羅繡三以為掩,明 生不昭我身,死不見我形,吾何言哉?」

《說苑》:魏文侯與田子方語,有兩童子衣錦而侍于君 側。田子曰:「此君之寵子乎?」文侯曰:「非也。此其父死于 戰,此幼子也,寡人收之。」

鄂君乘青翰之舟,張翠蓋,越人擁楫而歌曰:「心悅君 兮君不知。」於是鄂君舉繡被而覆之。

《莊子》楚聘《莊子》,莊子曰:「子不見夫犧牛乎?衣以文繡, 入於太廟,雖欲為孤犢,其可得乎?」

《西京雜記》:「尉佗獻高祖鮫魚、荔枝,高祖報以蒲桃錦 四匹。」

《史記。孝文帝紀》:「帝所幸慎夫人,令衣不得曳地,幃帳 不得文繡,以示敦朴,為天下先。」

《西京雜記》:相如將獻賦,未知所為,夢一黃衣翁謂之 曰:「可為大人賦。」遂作《大人賦》,言神仙之事以獻之,賜 錦四匹。

《清異錄》:相如文君,用鷫鷞裘貰酒,長沙浪士王渲與 名倡董和仙客為麗服,塗鷫鷞狀,號「相如錦。」久而都 下亦效之。

《漢書郊祀志》:「武帝祠泰一,則祝宰衣紫及繡。」

《江充傳》:「充為謁者,使匈奴,還拜為直指繡衣使者,督 三輔盜賊。」

《元后傳》:王建孫安,安孫遂,遂生賀,字翁孺,為武帝繡 衣御史。

《洞冥記》:「元鼎元年,起招仙閣於甘泉宮。有霞光繡,有 藻龍繡,有連煙繡,有走龍錦,有雲鳳錦、飜鴻錦。」 《神仙傳》:「淮南王為八公張錦綺之帳,燔百和之香。」 《西京雜記》:「武帝時得貳師天馬,以玫瑰石為鞍轡,鏤 以金銀,以綠地五色錦為蔽泥。」

《漢書廣川惠王越傳》:越孫去為廣川王,有幸姬陽成 昭信立為后。後去召姬榮愛與飲,昭信譖之曰:「榮姬 視瞻意熊不善,疑有私。時愛為去刺,方領繡,去取燒 之,愛恐,自投井。」

《西京雜記》:「霍光妻遺淳于衍蒲桃錦二十四匹。」 《飛燕外傳》:「后始加大號,婕妤上三十六物以賀,鴛鴦 萬金錦一匹。」

《漢書匈奴傳》:「哀帝元壽二年,單于來朝,加賜錦繡繒 帛三萬匹。」

《佞幸傳》:「董賢為駙馬都尉、侍中,詔將作大匠為賢起 大第北闕下,重殿洞門,木土之功,窮極技巧,柱檻衣 以綈錦。」

桓譚《新論》:「陽城子姓張名衡,蜀郡人王翁與吾,俱為 講學祭酒。及寢疾,預買棺槨,多下錦繡,立被發塚。」 《語林》:「陳元方遭父喪骨立,其母愍之,以錦被蒙其上。 郭林宗往弔,見而責之,賓客絕百許日。」

《諸葛亮集》:「今民貧國虛,決敵之資,唯仰錦耳《三國蜀志張飛傳》:「飛為征虜將軍,與先主會於成都。 益州既平,賜諸葛亮法正,飛及關羽錦千匹。」

魏武《與楊彪書》:「今贈足下錦裘二領。」

《魏志張既傳》:「既為尚書,出為雍州刺史,太祖謂既曰: 還君本州,可謂衣繡晝行矣。」

《世說》:曹植妻衣繡,太祖登臺見之,以違制命,還家賜 死。

《魏志東夷傳》「景初二年,倭女王遣使貢獻,賜以絳地 交龍錦五匹,紺地句文錦三匹。正始八年,倭女王貢 異文雜錦二十匹。」

夏侯孝若《集·羊太常辛夫人傳》曰:「夫人字憲英,衛尉 肅侯毗之女。不好華麗。琇上夫人鼲子帔緣以錦,不 肯服從。外孫胡母暢上夫人錦被,夫人反臥之。」 《拾遺記》:「吳主趙夫人,丞相達之妹,善畫,巧妙無雙。能 於指間以綵絲織雲霞龍蛇之錦,大則盈尺,小則方 寸,宮中謂之機絕。孫權常歎魏、蜀未夷,軍旅之隙,思 得善」畫者,使圖山川地形軍陣之象。夫人曰:「丹青之 色,甚易歇滅,不可久寶。妾能刺繡作列國於方帛之 上,寫以五嶽河海城邑行陣之形。」既成,乃進於吳主, 時人謂之《鍼絕》。

《張溫表》「劉禪送臣溫熟錦五端。」

《華陽國志》:閻憲字孟度,成都人,名知人。為綿竹令,以 禮讓化,民莫敢犯者。杜戍夜行,得遺賄一囊,中有錦 二十匹,求其主還之,曰:「縣有明君,何敢負也。」

《晉書石崇傳》:「崇與貴戚王愷、羊琇之徒以奢靡相尚。 愷作紫絲布步障四十里,崇作錦步障五十里。」 《晉中興書》:「中宗所幸鄭夫人,衣無文繡。」

《鄴中記》:「石虎冬月施熟錦流蘇斗帳,四角安純金龍 頭,御五色流蘇,或用黃綈博山文錦,或用紫綈及小 明光文錦。」

石虎中,尚方御府中巧工作錦織成署,皆數百人,有 青綈,或白綈,或緋綈,或黃綈,或綠綈,或紫綈。

織錦署:「在中尚方,《大登高》、小登高、大明光、小明光、《大 博山》《小博山》、大茱萸、小茱萸、大交龍、小交龍,蒲桃文 錦、班文錦、鳳凰錦、朱雀錦、韜文錦、桃核文錦。」

《晉書列女傳》:「竇滔妻蘇氏,滔為秦州刺史,被徙流沙。 蘇氏思之,織錦為《迴文旋圖》詩以贈滔,宛轉循環以 讀之,詞甚悽惋。」

《物理論》:「世傳有夫死而婦許以不嫁者,誓以繡衣,襚 以衣尺,納諸棺焉。後三年,婦出適迎有日矣。有行道 人夜求人家宿,向晨主人語之,婦約之辭,寄所誓之 衣曰:『子到若千里當逢之,還此衣焉』。」或者出門到所 言處,果見迎車,具以事告,還其繡衣,婦遂自經而死。 《齊春秋》,南齊時,荊州城東天子井出錦。於時士女取 用,與常錦不異,經月乃歇。

《南史梁江淹傳》:淹少以文章顯,晚為宣城太守。時夜 夢一人,自稱張景陽,曰:「前以一匹錦相寄,今可見還。」 淹探囊中得數尺與之,此人恚曰:「那得割截都盡。」自 爾淹文章躓矣。

《女紅餘志》:「羊侃姬張靜琬能織奇錦,有金梭玉鑷、伏 兔轆轤,皆人間所無之寶為飾。」

《宋書薛安都傳》,「安都率壯士辛靈度等,棄弘農歸國, 太祖延見之,求北還,搆扇河陝,招聚義眾。上許之,給 錦百匹。」

《陳書宣帝紀》:「太建七年夏,陳桃根表上織成羅文錦 被裘各二,詔於雲龍門外焚之。」

《魏書王憲傳》:「憲為并州刺史,還京師,以憲元老,特賜 錦繡布帛珍羞禮膳。」

劉勰《新論》:齊有貨美錦於市,盜於眾中竊之。吏執而 問曰:「汝何盜錦於眾中?」對曰:「吾但見錦,不見有人,故 取之耳。」

《周書盧柔傳》:「賀拔勝為太保,以柔為掾,勝引兵赴洛, 東魏遣侯景襲穰,勝敗,遂南奔梁,柔亦從之。勝頻表 梁求歸,武帝覽表,嘉其辭彩,既知柔所製,因遣舍人 勞問,并遺縑錦。後與勝俱還。」

《隋書何稠傳》:「稠字桂林,國子祭酒妥之兄子也。父通, 善斲玉。稠性絕巧,有智思,用意精微。年十餘歲,遇江 陵陷,隨妥入長安。仕周,御飾下士。及高祖為丞相,召 補參軍,兼掌細作署。開皇初,授都督,累遷御府監,歷 太府丞。稠博覽古圖,多識舊物。波斯嘗獻金綿錦袍, 組織殊麗,上命稠為之。稠錦既成,踰所獻者,上甚悅。」 《大業拾遺錄》:「需支,夫善耕,婦善織,以五色絲稍內口 中,兩手引而結之,則成文錦。」

《唐書文藝傳》:「宋之問累轉尚方監丞,左奉宸內供奉。 武后游洛南龍門,詔從臣賦詩。左史東方虯詩先成, 后賜錦袍。之問俄頃獻后覽之嗟賞,更奪袍以賜。」 《張行成傳》:「行成族子易之、昌宗,武后時兄弟皆出入 禁中,傅朱粉,衣紈錦,盛飾自喜。」

《元宗紀》:「開元二年七月,焚錦繡珠玉於前殿,廢織錦 坊。」

《文藝傳》:「李白浮游四方,嘗乘舟與崔宗之自采石至金陵,著宮錦袍,坐舟中,旁若無人。」

《代宗紀》:「大曆六年四月,禁大」《竭鑿六》破錦及文紗 吳綾,為龍鳳麒麟天馬辟邪者。

《杜暹傳》:「暹族子鴻漸,以宰相兼成都尹,入朝,獻羅錦 五十床。」

《張萬福傳》:「萬福拜和州刺史,賊許杲過楚州大掠,節 度使韋元甫使萬福追討,未至,杲為其將康自勸所 逐。自勸循淮鈔而東,萬福倍道追殺之。帝下詔褒美, 賜具衣宮錦十雙。」

《演繁露》:《唐書》:代宗詔許大臣燕郭子儀于其第。魚朝 恩出錦三十匹,為纏頭之費。舊俗賞歌舞人,以錦綵 置之頭上,謂之「纏頭。」宴饗加惠,借以為詞。

《唐書文藝傳》:「李賀為人纖瘦,通眉,長指爪,能疾書。每 旦日出,騎弱馬,從小奚奴背古錦囊,遇所得書,投囊 中。」

《酉陽雜俎》:蜀郡有豪家子,蜀之名姝無不畢致,常恨 無可意者。或言:「坊正張和,大俠也,幽房閨稚無不知 之,盍以誠投乎豪家?」乃具籯金篋錦詣其居,具告所 欲,張欣然許之。

《杜陽雜編》:「大中初,女蠻國貢雙龍犀,有二龍,鱗鬣爪 角悉備。明霞錦」,云「鍊水香麻以為之也,光耀芬馥,著 人五色相間,而美麗於中國之錦。」

女王國貢魚油錦,文彩尢異,入水不濡,以有魚油故 也。

《五代史吳越世家》:「昭宗以宰相王溥鎮越州,溥請授 鏐,乃改威勝軍為鎮東軍,拜鏐鎮海、鎮東軍節度使, 加檢校太尉、中書令,賜鐵券,恕九死。鏐如越州受命, 還治錢塘,號越州為東府。光化元年,移鎮海軍於杭 州,加鏐檢校太師,改鏐鄉里曰廣義鄉勳貴里。鏐素 所居營曰衣錦營。婺州刺史王壇叛附於淮南,楊行」 密遣其將康儒應壇,因攻睦州。鏐遣其弟銶敗儒於 軒渚,壇奔宣州。昭宗詔鏐圖形凌煙閣,升衣錦營為 衣錦城,石鑑山曰「衣錦山」,大官山曰功臣山。鏐游衣 錦城,宴故老山林皆覆以錦,號其幼所嘗戲大木曰 「衣錦將軍。」

《四夷附錄》:「契丹阿保機遣使者解里隨頃以良馬、貂 裘、朝霞錦聘梁,奉表稱臣,以求封冊。」

《唐臣傳》:「郭崇韜為招討使,唐軍入蜀,所過迎降。莊宗 聞破蜀,遣宦官向延嗣勞軍。延嗣還,上蜀簿,得文錦 五十萬匹。」

《遼史穆宗紀》:「應曆十六年十二月,幸殿前都檢點耶 律夷臈葛第,宴飲連日,賜金盂細錦及孕馬百匹。」 《宋史王晉卿傳》:「晉卿為興州刺史,移漢州。時蜀初平, 寇盜充斥,晉卿嚴武備,設方略,禽捕剪滅,靡有遺漏, 自是,雖劇賊無敢窺其境。然以賄聞,太祖惜其才而 不問。秩滿歸闕,以疾求頤養,改左監門衛將軍,奉朝 請」,貢重錦十匹、銀千兩以謝,詔不納,以其黷貨愧之 也。

《太宗紀》:太平興國七年八月「己卯,詔川峽諸州官織 錦綺、鹿胎、透背、六銖、攲正、龜殼等,悉罷之,民間勿禁。」 《外國傳》:雍熙元年,大食國人來獻花錦。

《輿服志》:「景德元年,始詔河北、河東、陝西三路轉運使 副,並給方勝練鵲錦。」

《趙積傳》:「積知益州,度支市錦六千匹,召工計歲織裁 十餘匹,止以歲所織數上供。」

《文彥博傳》:彥博為昭文館大學士,御史唐介劾其在 蜀日以奇錦結宮掖,因之登用。介既貶,彥博亦罷為 觀文殿大學士,知許州,改忠武軍節度使,知永興軍。 《張存傳》:存性孝友,嘗為蜀郡,得奇繒文錦以歸,悉布 於堂上,恣兄弟擇取。常曰:「兄弟,手足也。妻妾,外舍人 耳,奈何先外人而後手足乎?」

《言行錄》:仁宗張貴妃侍上元宴,有燈籠錦,上怪問曰: 「文彥博所獻。」上不樂。

《宋史輿服志》:「通天冠,天版頂上織成龍鱗錦為表,紫 雲白鶴錦為裡。」

近臣軍校增給錦襯袍。有翠毛、宜男、雲㕍、細錦、師子 練、鵲、《寶照大錦》《寶照》中錦,凡七等。

《豐稷傳》:稷為工部尚書兼侍讀,禁內織錦緣宮簾為 地衣,稷言仁宗衾褥用黃絁,服御用縑繒,宜守家法。 詔罷之。

《元史世祖紀》:「至元五年九月,賜安南國王陳光昺錦 繡,及其諸臣有差。」

《成宗紀》:「大德三年冬十月,山東轉運使阿里沙等賜 錦衣,人一襲。」

辟寒學士,舊規,十月初賜錦長襖子。國初以來,賜翠 毛錦,太宗改賜黃盤雕錦

錦部雜錄编辑

《詩經小雅巷伯》篇:「萋兮斐衣,成是貝錦。」

《禮記》:「王制錦文珠玉成器,不粥於市。」

《玉藻》:「君衣狐白裘,錦衣以裼之。」錦衣狐裘,諸侯之服 也。居士錦帶。童子之節也,緇布衣錦緣,錦紳并 紐錦束髮,皆朱錦也。

《周禮·秋官·小行人》:「合六幣,琮以錦。」訂義鄭鍔曰:「琮者,禮 地之玉,地之道合六子之功而成之,故為物之所宗。 刻其玉而八方之,見其總眾功而皆成也,故有地德 而可宗者,斯享以琮,必用錦以合之,蓋錦者兼眾體 然後成,集眾美然後就,足以配乎地德之大成者也。 《易氏》曰:『琮用於地而地事尚文,錦為華麗之物,亦以 文為貴,故合琮以錦』。」

《儀禮·士昏禮》:「質明見婦于舅姑,舅饗送者,以一獻之 禮,酬以束錦;姑饗婦人,送者酬以束錦。若異邦則贈 丈夫,送者以束錦。」

《聘禮》:「賓至于近郊,君使卿朝服用束帛,勞賓,用束錦 儐勞者。」賓出,奉束錦以請覿。公降立,擯者出請, 上介奉束錦,士介四人皆奉玉錦束請覿。玉錦,錦 之文纖縟者也。《疏》云:「玉有密致。」錦之纖縟,似玉之密 致者。

《子思子》「管仲繢錦也,雖惡而登朝;子產練絲也,雖美 而不尊。」

《范子計然》能繡細文,出齊上,價匹二萬,中萬,下五千 也。

《尸子》:「夫捨絲而不治,則腐而棄。使女繰之,以為美錦, 人君朝而服之。」

《墨子辭過》篇:「古之民未知為衣服時,衣皮帶茭,今則 厚斂百姓,以錦繡文彩靡曼衣之。」

《孫卿子》,「天子尊重無上矣,衣被則五綵雜間,色重文 繡。」

《漢書貨殖傳》:「周衰至桓文之後,富者木土被文錦,犬 馬餘肉粟。」

《淮南子說林訓》:「繡以為被則宜,以為冠則譏。」

《鹽鐵論》:「古庶人老耄而後衣絲,其餘則麻枲而已,故 命曰布衣。今富者綺羅紈素,綈繡冰綿。」

《洞冥記》:末多國人長四寸,織麟毛為布,以文石為床, 人形雖小而室宇崇曠,織鳳毛錦,以錦為帷幕也。 《論衡程材》篇:「齊郡世刺繡,恆女無不能;襄邑俗織錦, 鈍婦無不巧。日見之日為之手,狎也。」刺繡之師能 縫帷裳,納縷之工不能織錦。儒生能為文吏之事,文 吏不能立儒生之學。

《量知篇》:「恆女之手,紡績織經,如或奇能織錦刺繡,名 曰卓殊,不復與恆女科矣。」繡之未刺,錦之未織,恆 絲庸帛,何以異哉?加五綵之功,施針縷之飾,文章炫 燿。學士有文章之學,猶絲帛之有五色之巧也。 《魏略》:「大秦國有金縷繡色絹,其國利得中國絲素,解 以為胡綾。」

《潛夫論》:「夫攻玉以石,治金以鹽,濯錦以魚,浣布以灰, 夫物固有以賤治貴,以醜治好者矣。」

《抱朴子博喻》篇:「藉孺董鄧,猶錦紈之裹塵埃。」

《廣譬》篇:「寸裂之錦黻,未若堅完之韋布。」

《華陽國志》:「錦江織錦,濯其中則鮮明,濯他江則不好。」 《拾遺記》:「冰蠶長十寸,以雪霜覆之,然後為繭。其色五 采,織為文錦,入水不濡,投火不燎。」

《鄴中記》:「織錦羅在中尚坊,三署皆數百人,有斑文錦。」 《陳留風俗傳》:襄邑縣南有渙水,北有雎水。傳曰:「雎渙 之間文章故有黼黻藻錦、日月華蟲,以奉天子宗廟 御服焉。」

《物理論》:「夫倫事比類,不得其體,雖飾以華辭,文以美 言,無異錦繡衣掘株,管弦樂土梗,非其趨也。」

《丹陽記》:「廚場錦署,平關右,遷其百工也。」江東歷代尚 未有錦,而成都獨稱妙。故三國時,魏則市於蜀,而吳 亦資西道。

《魏書禮志》:「孝子之居喪,見美錦則感親,故釋錦而服 粗衰。」

劉勰《新論》:「勢伸志得,或佩錦而還鄉,或聲玉於廊廟。」 《唐書日本傳》:「日本,古倭奴也。其俗椎髻,無冠帶,跣以 行幅巾蔽,後貴者冒錦。」

《五代史四夷附錄》:「韤劫子國,其人工巧,銅鐵諸器皆 精好,善織毛錦。」

夢書錦繡。為憂事。有文章。夢得繡。憂縣官也。

《異物志》:「錦鳥,文章如丹地錦,而藻繢交俗。人見其似 錦,因謂之錦鳥。」

《演繁露》:「《左氏昭六年》:豐賈以幣錦二兩遺子猶。注云: 『二丈為一端,一端為一兩,所謂匹也。二兩者,二匹也』。」 《太平清話》:傅彬老謂蜀之錦繡,妙絕天下。蘇氏,蜀人, 其於組麗獨得之於天,故其文章如錦綺焉

錦部外編编辑

《穆天子傳》:吉日甲子,天子乃執白圭元璧,以見西王 母,好獻錦組百純,囗組三百純,西王母再拜受之。 《漢武內傳》:帝見王母巾笈中有一卷書,盛以紫錦之 囊,帝問「此書是仙靈方耶,不審其目可得瞻盼否。」王 母出以示之曰:「此五嶽真形圖也,文祕禁重,豈汝穢 質所宜佩乎。」王母命女宋寶賓吏取以為一圖,以與 武帝。賓探懷中得一卷,盛以雲錦之囊。王母起立,手 以付帝。

《後漢書方術傳》:「左慈,字元放,廬江人也。少有神道,嘗 在司空曹操坐,操從容顧眾賓曰:『今日高會,珍羞略 備,所少吳淞江鱸魚耳』。元放於下坐應曰:『此可得也』。 因求銅盤貯水,以竹竿餌釣於盤中,須臾引一鱸魚 出。操大拊掌笑,會者皆驚。操曰:『一魚不周坐席,可更 得乎』?放乃更餌沈之,須臾復引出,皆長三尺餘,生鮮」 可愛。操使目前鱠之,周浹會者。操又謂曰:「既已得魚, 恨無蜀中生薑耳。」放曰:「亦可得也。」操恐其近即所取, 因曰:「吾前遣人到蜀買錦,可過敕使者,增市二端。」語 頃,即得薑還,并獲操使報命。後操使蜀反,驗問增錦 之狀及時日早晚,若符契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