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外藩蒙古回部王公表傳 (四庫全書本)/卷之104

卷之一百三 欽定外藩蒙古回部王公表傳 卷之一百四 卷之一百五

  欽定四庫全書
  欽定外藩𫎇古回部王公表傳卷之一百四
  傳第八十八
  扎薩克多羅弼哩克圖郡王舍稜列傳
  舍稜土爾扈特人其五世祖曰額濟内泰什見總傳額濟内泰什子二長塔巴克次扎薩克圖塔巴克裔皆留牧額濟勒河故不著扎薩克圖子丹津陀音丹津陀音子陀察陀察子五長阿竒木子烏朗海授二等台吉濟納木授四等台吉次察罕伯克生勞章扎布子伊班授一等台吉次扎曼生巴圖爾烏巴什子沙喇扣肯授扎薩克固山貝子别有傳次扎噶察子即舍稜次車琳禪子徳勒徳什授一等台吉初土爾扈特族皆游牧額濟勒河與凖噶爾絶舍稜諸昆弟獨附牧伊犂境為凖噶爾屬台吉大軍征凖噶爾達瓦齊就擒舍稜不即降阿睦爾撒納叛我師分道馳𠞰舍稜復乗間竄阿睦爾撒納走死其從逆之敦多克布庫察罕等復附舍稜匿庫克烏蘇喀喇塔拉境乾隆二十三年
  詔定邊將軍成衮扎布右副將軍兆惠等馳𠞰舍稜竄博囉塔拉道遇哈薩克游騎與交兵聞大軍逼馳走道圖托羅海將為奔俄羅斯計先使往哈薩克要而殺之舍稜復間道赴阿固爾阿爾海副都統唐喀禄偕厄魯特散秩大臣和碩齊以兵尾抵布古什河源有巴爾呼卒都圖者射舍稜從弟勞章扎布仆擒之舍稜詭服罪請釋其弟乃降唐喀禄曰是不可信將以兵擒舍稜和碩齊曰擒之無益不若招使降釋勞章扎布歸越日舍稜遣三宰桑至軍約往受降唐喀禄愈疑之和碩齊曰彼畏我軍威故不敢至盍莅撫强唐喀禄行䇿馬渡河邇舍稜營令從者皆下馬解櫜鞬舍稜遣使以酒至和碩齊飲之急起入舍稜營唐喀禄立而待逾時和碩齊不返舍稜遣賊衆二千詭携駝馬迎我軍甫次河岸輒旋擊營中賊悉起唐喀禄死之和碩齊易服入賊隊後就擒論罪誅舍稜馳踰喀喇瑪嶺遣使俄羅斯為所禁間道赴土爾扈特俄羅斯羈諸森博羅特圖喇
  詔遣兵擊之未至俄羅斯徙入其境初我使與俄羅斯
  定議不納逋逃人至是
  諭理藩院檄俄羅斯以舍稜獻舍稜懼由俄羅斯歸土爾扈特牧三十六年其汗渥巴錫等來歸舍稜從之抵伊犂境廷臣議舍稜負罪竄不可信且即以身至當追論前罪不宜與諸台吉同納降
  上以舍稜既棄俄羅斯而至必不敢為難若拒之將窮無所歸且新降諸台吉或滋疑俟來朝執而罪之非所以示信逺人
  詔理藩院以舍稜來歸故檄俄羅斯知之舍稜從渥巴
  錫等馳
  覲
  行在稽首請罪
  宥之尋定諸台吉爵封舍稜為多羅郡王
  賜號弼里克圖授扎薩克
  賞三眼孔雀翎黄馬褂及
  御厩馬紫轡定所部為青色特啟勒圖新土爾扈特設
  扎薩克二
  詔舍稜領其一子䇿伯克多爾濟授一等台吉先是杜爾伯特台吉車凌烏巴什游牧額爾齊斯與舍稜識比來歸授扎薩克親王爵至是以年班入
  覲扈
  蹕木蘭行圍舍稜見之握手歡語移時誓世為
  天朝臣僕尋
  遣歸三十七年
  賜牧布勒罕河三十八年
  詔授新土爾扈特盟長轄左翼旗務
  賜扎薩克及盟長印四十八年
  詔世襲罔替四十九年有内地奸民劉通等集衆千餘赴瑚圖斯拉私開金礦且賂舍稜屬額爾齊斯雅拉拜等給駝馬為助烏嚕木齊都統海禄聞之以兵往檄所部助弋奸民悉就擒
  上以瑚圖斯拉逼舍稜牧
  詔封禁永為令
  扎薩克固山烏察喇勒圖貝子沙喇扣肯列傳沙喇扣肯土爾扈特人扎薩克多羅弼哩克圖郡王舍稜從子父巴圖爾烏巴什為凖噶爾台吉噶爾丹䇿凌壻初附牧伊犂境乾隆二十年大軍定凖噶爾巴圖爾烏巴什乞降稱達瓦齊奪其屬以予凖噶爾諸宰桑定北將軍班第將察給之會阿睦爾撒納叛巴圖爾烏巴什詭言以兵赴博囉塔拉助大軍𠞰逆不果往二十一年阿睦爾撒納為大軍所迫竄哈薩克巴圖爾烏巴什覬據伊犂轄四衛拉特聞我師有備竄察罕烏蘇博囉布爾噶蘇阿勒坦特卜什勒卜什沙爾海諸境諜追軍至輒逸仍乗間游騎掠巴爾達穆特塔本集賽諸鄂拓克二十二年阿睦爾撒納走死俄羅斯逆黨綽和爾烏喇特昻吉岱等復附巴圖爾烏巴什竄伏沙拉伯勒二十三年
  詔定邊將軍成衮扎布等馳𠞰巴圖爾烏巴什竄哈薩克以病痘死沙喇扣肯從其叔父舍稜竄俄羅斯尋歸牧額濟勒河三十六年汗渥巴錫偕舍稜等來歸沙喇扣肯從至入
  
  詔封固山貝子
  賜號烏察喇勒圖授扎薩克
  賞雙眼孔雀翎黄馬褂及
  御厩馬紫轡其屬台吉徳爾徳什伊班等各授一等台
  吉尋
  遣歸三十七年
  詔與舍稜同牧三十八年
  詔授新土爾扈特副盟長轄右翼旗務
  賜扎薩克印沙喇扣肯尋偕年班台吉等入
  覲獻白鷹
  御製詩紀之四十年來朝扈
  蹕木蘭行圍次額爾衮溝䝉古謂寛為額爾衮其地敞故舊名曰額爾衮溝每嵗䝉古扎薩克等扈
  駕至此輒進宴陳詐馬什榜諸戲時大軍𠞰促浸逆番克賊巢勒烏圍捷奏至沙喇扣肯等將進宴集和門外舞蹈稱慶
  詔以額爾衮巴雅爾溝名其地𫎇古謂喜為巴雅爾誌
  慶也四十八年
  詔世襲罔替


  欽定外藩𫎇古回部王公表傳卷之一百四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