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大清一統志 (四庫全書本)/卷003

卷二 欽定大清一統志 卷三 卷四

  欽定四庫全書
  欽定大清一統志卷三
  直𨽻統部東西距一千二百二十八里南北距一千六百二十八里東至 盛京錦州府寕逺州界六百七十八里西至山西大同府廣靈縣界五百五十里南至河南開封府蘭陽縣界一千四百三十里北至邊城一百九十八里東南至海岸四百四十里西南至河南衛輝府濬縣界一千二百九十里東北至藩部界六百二十里西北至山西大同府天鎮縣治五百六十里自 京師至盛京一千四百七十餘里
  分野天文尾箕室壁昴畢虚危分野燕地尾箕分野屬幽州自尾十度北至七度為析木之次今順天永平宣化當其地衛地營室東壁分野屬并州自危十七度至奎四度為娵訾之次今大名當其地趙地昴畢分野屬冀州自胃七度至畢十一度為大梁之次今正定順徳廣平保定及易冀趙深定諸州河間天津之北境當其地滄州景州所屬則在虚危元枵之次青州之宿為齊分也
  建置沿革禹貢冀兖二州之域舜肇十有二州分冀州為幽州晉地道記舜以冀州南北廣大分燕地北為幽州因幽都以為名夏省幽州仍為冀兖之域爾雅燕曰幽州郭璞曰此盖殷制周禮職方東北曰幽州春秋時為燕晉衛齊諸國地戰國時為燕趙齊魏四國地按正定順徳廣平河間春秋時晉地後屬趙大名春秋時衛地後屬魏又戰國時齊地直至滄州與燕分界故通典曰滄州為齊趙二國之境秦并天下置上谷漁陽右北平遼西邯鄲鉅鹿東郡等郡漢元封五年置十三部刺史為幽冀兖三州地幽州領上谷漁陽右北平遼西涿郡渤海六郡廣陽一國冀州領魏郡鉅鹿常山清河四郡趙國廣平正定信都中山河間六國而東郡則屬兖州後漢因之幽州刺史治薊以渤海改屬冀州冀州刺史治髙邑省廣平國屬鉅鹿正定國屬常山改信都曰安平建安十八年省幽州入冀州三國屬魏復置幽州晉初仍屬三州幽州治涿増領廣𡩋郡改涿郡曰范陽國冀州治房子増領章武髙陽博陵三國又改兖州之東郡曰濮陽國兼屬司州司州分領廣平郡及陽平頓邱二郡永嘉後為石勒慕容儁苻堅慕容垂所據永嘉三年石勒陷冀州建興二年又陷幽州大興二年僭號於襄國稱趙永和六年慕容儁僭號於薊稱燕太和五年苻堅㓕燕太元九年堅敗慕容垂復取之後魏幽冀二州之外兖州移治滑臺後罷增置定皇始二年置安州天興二年改名天興四年置東魏天平初改名司州太平其君中徙置皇興二年太和十一年太和中置天平中徙置東燕州熙平二年孝昌二年南營永熙二年九州共領四十二郡相州治及别領之四郡入今河南省界北齊置東北道行臺仍分置幽冀定瀛滄安趙本殷州天保二年改名東燕南營北燕天保八年等州後周置幽州總管府仍分置冀定瀛滄平趙南營元本安州本此燕州樂史太平寰宇記建徳六年洺貝恒三州俱宣政元年大象二年等州隋開皇初仍置幽州總管府三年罷郡存州大業初府廢改諸州為涿郡本幽州上谷開皇元年置易州漁陽開皇六年徙置元州北平本平州安樂本元州開皇十六年改置檀州河間本瀛州博陵本定州恒山本恒州信都本冀州趙郡開皇十六年置欒州大業三年復為趙郡襄國開皇十六年置邢州大業初復為郡武安本名州清河本貝州已上十三郡屬冀州武陽本魏州勃海本滄州已上二郡屬兖州等郡唐武徳初復改諸郡為州三年置幽州總管府時邢洺魏定等州皆置總管府尋罷貞觀初分屬河北道開元中置採訪使治魏州領幽冀薊檀媯平涿瀛莫易定滄景鎮深趙邢名恵貝澶二十一州復又増祁州順州其蔚武新等州則屬河東道開元一年置幽州節度使天寶以後改為范陽盧龍又分置成徳魏博義武横海四節度唐書方鎮表幽州節度使治幽州天寳元年更為范陽節度使寳應元年復為幽州及平盧陷又兼盧龍節度使是年又置成徳軍節度使冶恒州廣徳元年置魏博節度使治魏州建中三年置義武軍節度使治定州貞元三年置横海軍節度使治滄州太和三年罷横海軍節度更置齊滄節度使五年賜號義昌軍節度使天祐元年賜魏博節度號天雄軍節度二年更成徳軍節度號武順軍節度五代後唐時平州入遼石晉天福初割幽涿瀛莫檀薊順媯新儒武蔚等州入遼周顯徳二年廢景州六年取瀛莫等州克三闗增置雄霸二州於是與遼以白溝河為界宋雍熙四年分河北為東西兩路端拱二年併為一路熙寧六年復分兩路東路治大名府領開徳河間等府滄冀莫雄霸恩清等州永静乾寧信安保定等軍西路治正定府領中山信徳慶源等府洺深磁祁保等州安肅永寧廣信順安等軍其幽順等州入遼㑹同元年建為南京道治析津府領順檀涿易薊景平等州其奉聖歸化可汗儒𢎞蔚等州則屬西京道景和四年歸宋置燕山府路按宋史地理志作四年而本紀作五年盖改名在未歸之前也七年屬金建炎初河北東西二路皆入於金金天㑹七年仍分河北為東西路貞元元年遷都燕京改為中都路正隆二年又分置大名府路中都路治大興府領通薊易涿順平欒雄霸保安遂安肅等十二州河北東路治河間府領蠡莫獻冀深清滄景八州西路治正定府領中山府及威沃邢洺磁祁等六州大名府路領開州其徳興府宣徳蔚宏武等州仍屬西京路元初改中都為燕京至元初仍曰中都九年改大都二十一年置大都路又分為永平保定正定順徳廣平大名河間共八路皆屬中書省謂之腹裏大都路領涿霸通薊漷順檀東安固安龍慶十州永平路領欒州保定路領易祁雄安遂安肅完七州正定路領中山府趙冀深晉蠡五州廣平路領磁威二州大名府領開州河間路領滄景清獻莫五州其順寧府保安州蔚州則屬上都路明洪武初改諸路為府九年置北平等處承宣布政使司洪武元年克元都改為北平府與諸府分屬河南山東行省二年置北平行中書省三年置燕山大興永清等六衞九年革行省置北平布政使司永樂元年以北平為北京禮部尚書李至剛等請立為京都乃改曰北京稱行在以北平府為順天府罷布政使司以所領𨽻北京行部十九年改北京為京師罷北京行部以各府州直𨽻京師領順天保定河間正定順徳廣平大名永平八府隆慶保安二州宣徳五年又置萬全都指揮使司領宣府左右前萬全左右懷安保安保安右懷來蔚州慶隆左右永寧開平龍門等十五衞 本朝順治元年
  世祖章皇帝定鼎建都順天等八府二州及宣府鎮仍直𨽻 京師康熙三十二年改宣府鎮為宣化府雍正二年升正定府之定冀晋趙深五州為直𨽻州三年改大津衛為直𨽻州七年升河間府之滄州為直𨽻州九年復升天津州為府以滄州屬之十一年於熱河建承徳州十三年晉州仍屬正定升保定府之易州為直𨽻州併轄山西之廣昌縣乾隆四年於熱河改設同知裁承徳州並以八溝同知塔子溝四旗通判皆轄於熱河兵備道後又增設喀喇河屯通判及烏蘭哈達㕔三座塔㕔凡七㕔八年升順天府之遵化州為直𨽻州四十三年陞熱河㕔為承徳府六㕔並設州縣凡府十一州六
  順天府 保定府 永平府 河間府
  天津府 正定府 順徳府 廣平府
  大名府 宣化府 承徳府 遵化州
  易州  冀州  趙州  深州
  定州
  形勢東濱海南控青齊西擁太行北際大漠其名山則有恒山太行碣石其大川則有桑乾河滹沱河衛河易水漳水白河灤河其重險則有井陘山海居庸紫荆倒馬諸闗喜峯古北獨石張家諸口或經絡津脈以利委輸或枕倚腹背而壯形勢天府之雄非雍豫所得而儷矣
  文職官
  總督舊設巡撫駐保定府雍正二年升為總督按雍正八年設河道水利總督駐天津府今裁併歸總督兼理仍兼管巡撫事
  提督學政
  巡視長蘆鹽政駐天津府
  布政使駐保定府經歴 理問 庫大使按直𨽻舊設守道一員總理各府州縣錢穀治保定府雍正二年改置直𨽻布政使司而以SKchar督統之
  按察使駐保定府經歴 司獄按直𨽻舊設巡道一員總理各府州縣刑名冶保定雍正二年改置直𨽻按察使司而以總督統之
  霸昌道駐昌平州轄大興宛平霸州保定文安大城涿州房山良鄉固安永清東安香河昌平順義懐柔宻雲平谷十八州縣
  通永道駐通州轄通州三河武清寶抵薊州遵化寧河七州縣永平一府兼管河務清河道駐保定府轄保定正定二府易冀定趙深五州兼管河務
  天津道駐天津府轄天津河間二府兼管河務
  大名道駐大名府轄順徳廣平大名三府兼管河務
  口北道駐宣化府
  永定河道駐固安縣總理永定河工程
  熱河兵備道駐熱河
  長蘆鹽運使 運同 運判 經歴 知事倉大使 庫大使廣責批騐所大使二員小直沽滄州鹽場大使十員越支嚴鎮興國富國豐財蘆臺石碑濟民歸化海豐
  順天府府尹 府丞 治中 京府通判 府學教授二員滿漢各一訓導二員滿漢各一經歴 照磨司獄 京縣知縣二員大興宛平京縣縣丞二員管河縣丞主簿二員 典史二員 四路同知四員東路同知駐通州南路同知駐黄村西路同知駐盧溝橋北路同知駐沙河各轄千總把總司獄三員南路西路北路各一石景山同知一貟永定河南北同知二員駐固安北運河同知駐河西務通判二員一駐楊村一駐通州理事通判駐通州知州五員通昌平涿霸薊州同二員通薊州判八員通州二涿州二霸州三薊州一州學學正五員 訓導五員 吏目七員通州一昌平一涿州二霸州二薊州一知縣十七員良鄉固安永清東安香河三河武清寶坁寜河順義宻雲懐柔平谷房山保定文安大城縣丞十二員良鄉二固安永清宻雲房山大城東安各一武清四主簿十二員寳坻文安良鄉固安永清各一東安二香河保定各一武清二縣學教諭十四員良鄉固安永清東安香河三河武清寶抵寧河宻雲平谷房山文安大城縣學訓導十四員 典史十七員  巡檢十七員大興縣禮賢司采育司黄村司宛平縣盧溝橋□家莊王平口石港司武清縣河西務寧河縣蘆臺司宻雲縣古北口房山縣磁家務薊州中營驛丞二員和合驛楊村驛閘官三員慶豐閘栁村口閘通流閘税大使一員居庸闗
  保定府知府 同知二員 通判三員理事通判駐易州管河通判駐子牙河府學教授 訓導 經歴 大使廣盈倉知州二員祁安州同州判二員 州學學正二員 訓導二員 吏目二員 知縣十五員清苑滿城安肅定興新城唐博野望都容城完蠡雄東鹿髙陽新安縣丞八員清苑滿城新城蠡雄東鹿髙陽新安主簿縣學教諭十五員 訓導十五員 典史十五員 巡檢二員張登司倒馬闗
  永平府知府 理事同知 山海闗通判 府學教授 訓導 經歴 知州州判 州學學正 訓導 吏目 知縣六員盧龍遷安撫寧昌黎樂亭臨榆縣學教諭六員 訓導六員 典史六員 巡檢四員三屯司喜峯口榛子鎮石門塞驛丞二員七家嶺驛榆闗驛
  河間府知府 同知 通判 府學教授 訓導經歴 知州州判  州學學正 訓導吏目 知縣十員河間獻阜城肅寧任邱交河寧津吳橋故城東光縣丞三員河間吳橋故城主簿四員獻任邱交河東光縣學教諭十員 訓導十員 典史十員 巡檢五員景和鎮北魏村新橋龍華鎮鄭家口
  天津府知府 同知二員 通判三員一駐滄州府學教授 訓導 經歴 知州州判 州學學正 訓導 吏目 知縣六員天津静海青南皮鹽山慶雲縣丞天津主簿四員天津青縣静海南皮縣學教諭六員訓導六員 典史六員 大使二員水師營北倉巡檢九員葛沽獨流鎮興濟司杜林鎮風化孟村李村舊縣鎮楊二莊驛丞二員楊青驛流河驛
  正定府知府 同知 通判 府學教授 訓導經歴 大使豐盈倉知州州判 州學學正訓導 吏目 知縣十三員正定獲鹿井陘阜平欒城行唐
  靈夀平山元氏贊皇無極藁城新樂縣丞正定縣學教諭十三員訓導十二員阜平止教諭一員典史十三員 巡檢三員兩嶺口义頭鎮洪子店
  順徳府知府 同知 通判 府學教授 訓導經歴 知縣九員邢臺沙河南和平鄉廣宗鉅鹿唐山内邱任縣
  學教諭九員 訓導九員 典史九員 巡檢西黄村
  廣平府知府 同知 通判 府學教授 訓導經歴 知州州判 州學學正 訓導
  吏目 知縣九員永年曲周肥鄉雞澤廣平邯鄲成安威清河縣丞清河縣學教諭九員 訓導九員 典史九員
  大名府知府 同知 通判 府學教授 訓導經歴 知州州判 州學學正 訓導
  吏目 知縣六員大名元城南樂清豐東明長垣縣丞三員大名元城長垣縣學教諭六員 訓導六員 典史六員巡檢杜勝集
  宣化府知府 同知四員東路張家口獨石口多倫諾爾通判府學教授 經歴 司獄 巡檢多倫諾爾知州三員蔚延慶保安州判延慶州學學正三員 訓導三員吏目三員 知縣七員宣化赤城萬全龍門懐來西寧懐安
  丞二員獨石口張家口縣學教諭七員 典史七員巡檢永寜城驛丞六員雞鳴驛雲州驛長安驛土木驛榆林驛萬全驛
  承徳府知府 府學教授 經歴 知州平泉州吏目 通判管知縣事五員灤平豐寧建昌赤峯朝陽巡檢七員張三營鞍匠屯郭家屯大閣兒黄姑屯八溝鄂爾上板典史五員皆以巡檢兼管
  遵化州知州 州同 州判 州學學正 訓導吏目 巡檢西半壁山知縣二員玉田豐潤縣丞玉田
  簿豐潤縣學教諭二員 訓導二員 典史二員
  易州知州 州同 州判 州學學正 訓導吏目 驛丞上陳驛知縣二員淶水廣昌縣丞淶水縣學教諭二員 訓導二員 典史二員 巡檢黄莊
  冀州知州 州判 州學學正 訓導 吏目知縣五員南宫新河棗强武邑衡水縣丞二員南宫棗强縣學教諭五員 訓導五員 典史五員
  趙州知州 州判 州學學正 訓導 吏目知縣五員柏鄉隆平髙邑臨城寧晉縣學教諭五員 訓導五員 典史五員
  深州知州 州判 州學學正 訓導 吏目知縣三員武强饒陽安平縣學教諭三員 訓導三員典史三員
  定州知州 州同 州學學正 訓導 吏目知縣二員曲陽深澤縣學教諭二員 訓導二員典史二員
  武職官
  京城提督九門巡捕五營步軍統領一員以滿洲部院大臣兼管左右步軍總尉二員 步軍協尉旗各三員步軍副尉如協尉之數步軍校旗各二十四員城門尉二十五員内城正陽安定徳勝東直西直朝陽阜成崇文宣武九門每門二員外城東便西便廣渠廣寧左安右安永安七門每門各一員城門校二十五員同上門千總三十二員内城九門外城七門每門二員
  中營巡捕副將 參將 游擊 都司 千總十員 把總二十員
  南營巡捕參將 游擊 都司 千總十二員把總二十四員
  北營巡捕參將 游擊 都司 千總八員 把總十六員
  左營巡捕叅將 游擊 都司 千總八員 把總十六員
  右營巡捕叅將 游擊  都司 千總八員 把總十六員按初制步軍中南北三營參將各一人游擊各一人守備十有九人千總十有五人把總三十人乾隆四十六年定制中南北左右五營中營管轄 圓明園増設副將一人餘營設員如右制
  暢春園守備 把總
  圓明園守備
  静明園守備 千總 把總二員
  静宐園守備 千總 把總 樹村守備 把總南苑總尉 防禦八員
  采育里防守尉 防禦二員 驍騎校
  良鄉縣防守尉 防禦二員 驍騎校
  固安縣防守尉 防禦二員 驍騎校
  東安縣防守尉 防禦二員 驍騎校
  三河縣防守尉 防禦二員 驍騎校二員寶坻縣防守尉 防禦二員 驍騎校
  昌平州防守尉 防禦二員 驍騎校
  順義縣防守尉 防禦二員 驍騎校二員霸州防守尉 防禦二員 驍騎校
  古北口防守尉 防禦二員 驍騎校
  獨石口防守尉 防禦二  驍騎校
  千家店掌闗防防禦 防禦二員 驍騎校冷口防守禦 防禦二員 驍騎校三員
  羅文峪防禦 驍騎校二員
  喜峯口防守尉 防禦二員 驍騎校四員永平府防守尉 防禦二員 驍騎二員
  山海闗副都統二員 佐領八員 防禦八員驍騎校八員
  保定府城守尉 防禦四員
  雄縣防守尉 防禦二員 驍騎校
  滄州城守尉 防禦四員 驍騎校四員
  玉田縣防守尉 防禦二員 驍騎校二員張家口協領三員 佐領十員 防禦十員 驍騎校十員 步軍章京二員
  熱河副都統 協領六員 佐領二十一員 防禦二十員 驍騎校二十員
  圍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總管一員 翼長二員 防禦八員 驍騎校二員
  督標中軍副將駐劄保定府都司 千總二員 把總四員 右營遊擊 守備 千總二員 把總四員 前營遊擊 守備 千總二員 把總四員 後營遊擊 守備 千總二員 把總四員 保定營叅將 守備 千總二員 把總六員 新雄營都司 把總二員 東路捕盜千總 把總 四路捕盜千總四員隨四路同知分駐把總四員同上烏蘭哈達捕盜千總 喀爾沁捕盜千總 塔子溝捕盜千總 熱河捕盜把總
  直𨽻提督駐劄古北口中軍叅將 守備 千總二員把總四員 左營遊擊 守備 千總二員把總四員 右營遊擊 守備  千總二
  員 把總四員 前營遊擊 守備 千總把總三員 宻雲城守營都司 千總 把總石塘路守備 千總 把總二員 順義營
  都司 把總三員 古北口城守營都司 千總 把總二員 河屯協副將駐劄熱河中軍兼管左營都司 千總二員 把總五員 右營守備 千總二員 把總五員 八溝營都司千總二員 把總七員 唐三營守備 千總二員 把總三員 三屯營副將駐劄三屯營中軍兼管左營都司 千總 把總 右營守備把總 潘家口都司 千總 把總二員 遵化營遊擊 千總 把總四員 薊州城守營都司 千總二員 把總三員 喜峯路遊擊千總二員 把總五員 山永協副將駐劄永平
  中軍兼管左營都司 千總 把總二員右營守備 把總 山海路都司 千總 把總 石門路都司 千總 把總四員 燕河路都司 把總三員 建昌路都司 千總把總四員 昌平營參將 守備 千總 把總四員鞏華城都司 千總把總二員 懐柔城都司 把總 居庸路都司 千總二員把總四員 湯泉營守備 把總
  鎮守馬蘭口縂兵官駐劄馬蘭口中軍兼管右營遊擊 左營守備 千總三員 把總七員 右營守備 千總二員 把總五員 黄花山守備 千總二員 把總 曹家路都司 千總把總四員 牆子路都司 千總 把總四
  
  鎮守泰寧鎮總兵官駐劄易州中軍遊擊 守備 千總三員 把總四員 右營守備 千總二員把總五員 水東村守備 千總二員 把
  總二員 易州營遊擊 守備 千總 把總二員 淶水汛守備 把總 房山汛守備把總 𥖎山堡守備 馬水口都司 千總把總三員 沿河口都司 把總二員 白石口都司 把總 紫荆闗叅將 都司 守備千總 把總四員 插箭嶺守備 把總
  鎮守天津鎮總兵官駐劄天津府中軍遊擊 守備二員 千總四員 把總四員 右營遊擊 守備 千總二員 把總四員 城守營都司千總 把總二員 大沽營遊擊 守備 千總 把總二員 通州協副將駐劄通州中軍都司守備 千總 把總四員 張灣營都司
  把總二員 玉田營都司 把總三員 務關路𠫵將 守備 千總二員 把總六員 永定河守備 千總四員 把總四員 南運河守備 千總三員 把總十一員 静海營都司 千總 把總二員 霸州營遊擊 千總二員 把總四員 武清營都司 千總 把總二員 拱極營遊擊 千總 把總二員良鄉營守備 把總 蒲溝營都司 千總把總三員 樂亭營都司 千總 把總二員舊州營都司 千總 把總三員 采育營
  都司 千總 把總 三河營都司 把總豐潤營都司 把總 涿州營叅將 守備千總三員 把總四員 寶坻營都司 千總把總二員 河間協副將駐劄河間府都司 千
  總三員 把總六員 右營守備 千總二員把總四員 景州營守備 千總二員 把
  總二員 大城營守備 把總按天津舊設水師營都統等員今裁
  鎮守正定鎮總兵官駐劄正定府中軍遊擊 守備千總三員 把總四員 右營遊擊 守備千總三員 把總四員 龍固城守營都司把總二員 固闗營參將 守備 千總 把總二員 王家坪營都司 千總 把總二員龍泉闗都司 把總二員 茨溝營守備
  倒馬闗都司 千總 把總二員 忠順營都司 把總四員 大名協副將駐劄大名府都司千總 把總四員 磁州營都司 千總三員把總 杜勝營都司 千總 把總 廣平
  營遊擊 千總二員 把總二員 順徳營遊擊 千總二員 把總二員 開州營守備把總
  鎮守宣化鎮總兵官駐劄宣化府中軍兼管中營遊擊守備 千總二員 把總四員 左營遊擊守備 千總二員 把總四員 宣化城守營守備 千總二員 把總四員 宣化城守營都司 千總 把總四員 張家口副將駐劄張家口中軍兼管中營都司 守備 千總 把總二員 左營守備 千總 把總二員 右營守備 千總 把總 萬全營守備 千總膳房堡守備 把總 新河口堡備備 洗馬堡守備 把總 柴溝營都司 把總 西陽河堡守備 左衛城守備 把總 懷安城都司 把總 張家口千總𨽻張家口同知轄把總 獨石口副將駐劄獨石口中軍兼管左營都司 千總 把總 右營守備 把總二員 赤城堡都司 把總 龍門所守備 滴水崖都司千總二員 雲州堡守備 鎮安堡守備 千總 把總二員 多倫諾爾都司 千總 把總二員 獨石口千總𨽻獨石口同知轄把總 蔚州路叅將 中軍守備 把總 東城守備 西城都司 把總二員 龍門路都司 把總葛峪堡守備 千總 把總二員 懷來路都司 把總 懷來城守備 把總三員 永寧路都司 守備 千總 岔道城守備 把總四海冶堡守備 把總三員
  户口原額人丁共三百二十六萬零七十五丁又滋生丁共二十四萬三千九百六十三丁田賦田地六十八萬五百八十一頃五十畝零内除征觧河工等頃銀一百五頃一十八畆實徵民糧等地共六十八萬四百七十六頃三十畆零共額徴地丁等銀二百四十四萬五千三百兩零稷粟米糧共六萬四千九百九十石四斗五升八合三勺豆八千三百二十三石二斗三升二升二勺髙粱四十七石四斗五升小麥四十二石一斗二升七合榛粟三十六石屯米折穀七千八百九十石六斗七合穀折米五石二斗二升四合五勺改折銀一萬五千七百六兩五錢三分八厘零草九萬四千四百三十六束八分零
  名宦漢張敞平陽人宣帝時拜冀州刺史居部歲餘盜賊禁止朱博杜陵人成帝時遷冀州刺史博本武吏不更文法及為刺史行部吏民數百人遮道自言官寺盡滿從事請留此縣錄見諸自言者欲以試博博心知之出就車見自言者使從事明敕告吏民欲言縣丞尉者刺史不察黄綬各自詣郡欲言二千石墨綬長吏者使者行部還詣治所其為吏所寃及盗賊詞訟事各使屬其部從事博駐車决遣四五百人皆罷去吏民大驚不意博應事變乃至於此後博徐問果老從事教民聚㑹博殺此吏州郡畏博威嚴郅夀西平人肅宗時遷冀州刺史時冀部屬郡多封諸王賔客放縱類不檢節夀案察之無所客貸視事三年冀土肅清李恂臨涇人肅宗時以侍御史持節使幽州宣布恩澤慰撫北狄所過皆圖冩山川屯田聚落百餘卷悉封奏上左雄湼陽人安帝時遷冀州刺史州部多豪族好請託雄閉門不與通奏案貪猾二千石無所回忌樊凖湖陽人永初中連次水旱以凖守光祿大夫使冀州開倉廩食慰安生業流人咸得蘇息蘇章平陵人順帝時遷冀州刺史故人為清河太守章行部案其姦賍乃請太守為設酒殽陳平生之好甚歡太守喜曰人皆有一天我獨有二天章曰今夕蘇孺文與故人飲者私恩也明日冀州刺史案事者公法也遂舉正其罪州郡望風畏肅朱穆宛人永興元年河溢漂害人庻數十萬户冀州盜賊尤多擢穆為冀州刺史州人有宦者三人為中常侍並以檄謁穆疾之辭不與相見及到奏劾諸部以威畧權宜盡誅賊渠帥舉劾權責或乃死獄中所辟用皆清徳長者多至公卿州郡第五種長陵人永夀中以司徒掾清詔使冀州亷察災害舉奏刺史二千石以下所刑免甚衆棄官奔走者數十人還以奉使稱職拜髙密侯相范滂汝南征羌人桓帝時冀州饑荒盜賊羣起以滂為清詔使案察之滂登車攬轡慨然有澄清天下之志及至境守令自知贓汚望風觧印綬去其所舉奏莫不厭塞衆議蔡衍汝南項人桓帝時遷冀州刺史中常侍具瑗託其弟恭舉茂才衍收齋書者案之又劾奏河間相曹鼎贓罪千萬鼎兄騰使大將軍梁冀為書請之衍不答鼎竟坐輸作左校羊陟梁父人桓帝時遷冀州刺史奏案貪濁所在肅然賈琮聊城人靈帝時為冀州刺史舊典傳車驂駕垂赤惟裳迎于州界及琮之郡升車言曰刺史當逺視廣聴糾察善惡何有反垂惟裳以自掩塞乎乃命御者塞之百城風聞竦震諸贓過者望風解印綬去皇甫嵩朝那人靈帝時領冀州牧時黄巾甫平嵩奏請冀州一年田租以贍饑民百姓歌之劉虞郯人靈帝時遷幽州刺史民夷感其徳化鮮卑烏桓夫餘穢貊隨時朝貢無敢擾者以公事去官中平四年張純張舉與烏桓連盟攻薊下燔燒城郭明年復拜虞幽州牧虞到薊罷省屯兵務廣恩信遣使告烏桓峭王等以朝恩寛𢎞開許善路又設賞購舉純舉純走出塞餘皆降散純為其客所殺送首詣虞虞務存寛政勸督農植開上谷胡市之利通漁陽鹽鐵之饒民悦年登穀石三十青徐士庻歸者百餘萬口皆收視温恤為立生業流民皆㤀其遷徙三國魏崔林東武城人文帝時為幽州刺史在官一期㓂竊屏息劉靖沛國相人嘉平中遷鎮北將軍假節都督河北諸軍事靖以為經常之大法莫善于守防使民夷有别遂開拓邊守屯舉險要又修廣戾陵渠大堨水溉灌薊南北田稻邊民利之晉山濤河内懐人泰始初為冀州刺史冀州俗薄無相推轂濤甄拔隠屈搜訪賢才旌命三十餘人皆顯名當時人懷慕尚風俗頗革衛瓘安邑人泰始初都督幽州諸軍事幽州刺史䕶烏桓校尉至鎮表立平州於時幽并東有務桓西有力㣲並為邊害瓘離間二部遂致嫌隙於是務桓降而力微以憂死朝廷嘉其功賜一子亭侯張華方城人武帝時都督幽州諸軍事領護烏桓校尉安北將軍撫納新舊戎夏懐之馬韓新彌諸國並遣使朝獻於是逺夷賓服四境無虞頻嵗稔士馬强而盛唐彬鄒人武帝時待節監幽州諸軍事領䕶烏桓校尉至鎮訓卒利兵廣農種稼兼修學校誨誘無倦遂開拓舊境却地千里復秦長城塞自温城至於碣石分兵屯守烽堠相望邊境無犬吠之驚自漢魏征鎮莫之比焉後檻車征還百姓追慕功徳生為立碑作頌劉宏相人武帝時為寜朔將軍假節監幽州諸軍事領武桓校尉甚有威恵盜㓂屏迹為幽州所稱丁紹譙國人懐帝時假節監冀州諸軍事境内羯賊為患紹捕而誅之號為嚴肅河北人畏而愛之南北朝周陰夀武城人周時拜幽州總管髙寶寧反引突厥攻圍北平夀率騎數萬出盧龍塞討之諸縣悉平寶寜走契丹為麾下所殺北邊遂安于翼洛陽人大象初詔巡長城立亭鄣西自雁門東至碣石創新改舊咸得其要害仍除幽定七州六鎮諸軍事幽州總管先是突厥屢為㓂抄居民失業翼素有武威兼明斥堠自是不敢犯塞百姓安之隋李崇成紀人開皇三年除幽州總管突厥犯塞崇輒破之奚霫契丹等懾其威畧争來内附後突厥大為㓂掠崇率步騎拒之轉戰十餘曰死亡畧盡乃挺刃突賊卒於陣周摇洛陽人開皇初突厥㓂邊上思所以鎮之臨朝曰無以加周摇者拜為幽州總管六州五十鎮諸軍事修障塞謹斥堠邊民以安栁彧解人髙祖時持節巡省河北五十二州奏免長吏贓汚不稱職者二百餘人州縣肅然莫不震懼竇抗平陸人髙祖時為幽州總管以寛惠聞唐狄仁傑太原人聖厯初突厥侵掠趙定等州詔仁傑為河北道行軍元帥便宐從事更拜安撫大使時民多脅從於賊賊去懼誅逃匿仁傑上疏請曲赦諸州一不問罪制從之薛季昶龍門人武后時為河北道按察使初夏官郎中侯味虚將兵計契丹不利妄言賊行有蛇虎導軍季昶至斬味虚威鎮北方藁城尉吳澤射殺驛使髠民女髪為髢州不能劾季昶杖殺之然後布恩信甄表善良韓琬南陽人監河北軍兼按察使先天中賦絹非時於是穀賤縑貴人多徙亡琬曰御史乃耳目官知而不言尚何賴又上言須報則𡚁已甚移檄罷督乃聞詔可裴懐古夀春人為幽州都督綏懐兩蕃將舉部落内屬監軍韓琬稱其取士信臨財亷為國名將云張守珪陜州河北人開元中為幽州長史河北節度副大使加採訪處置等使契丹奚連年梗邊前長史不能制守珪至每戰輒勝帝喜詔有司告九廟契丹酋屈刺及突干遣使詐降守珪得其情遣右衛騎曹王悔詣部計事屈刺密引突厥衆將殺悔以叛契丹别帥與突干不協悔因間誘之斬屈刺及突干盡降其黨守珪次紫䝉川大閲軍實賞將士𫝊屈刺突干首於東都詔立碑記功裴寛聞喜人天寳初拜范陽節度使時北平軍使烏承恩與中人通數冒賄寛以法繩治檀州刺史何僧獻生口數十寛悉歸之夷夏感附李光弼栁城人天寳末為河北採訪使以朔方兵東救常山次正定史思明來攻擊敗之遂守藁城等十縣張仲武范陽人武宗時為幽州節度副大使回鶻特勒那頡啜雍赤心部七十悵逼漁陽仲武率鋭兵三萬破之獲馬牛槖駝旗纛不勝計回鶻由是不敢犯塞詔李徳為銘揭碑盧龍以告後世宋潘美大名人太平興國中知幽州行府事兼三交都部署留屯以捍北邊三交西北三百里地名故軍為北邊咽喉美潛師襲之遂據有其地因積粟屯兵以守之北邊以寧田錫洪雅人太平興國中為河北轉運副使驛書言邊事帝嘉之索湘鹽山人太宗時為河北轉運副使經度供餽以能幹聞遼兵入㓂將趨鎮州湘為田重進畫謀乘其無備破走之真宗時為河北轉運使徳州舊賦民馬以給驛又役民為步遮湘代以官馬兵卒人皆便之時議於静戎威虜兩軍置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鬻茶以資軍用湘言非便遂止有詔復修定州新樂蒲陰兩縣湘以其地迫窄非屯兵之所奏罷之何承矩河南人太宗時遼人撓邊承矩上疏請於順安砦西間易蒲蒲口導水東注于海資其陂澤築隄貯水為屯田可以遏敵騎之奔軼俟期歳間闗内諸泊悉壅闐即播為稻田其緣邊諸軍臨塘水者止留城守軍士不煩𤼵兵廣戍太宗嘉納之乃以承矩為制置河北緣邉屯田使俾董其役由是自順安以東瀕海廣袤數百里悉為稻田有莞蒲蜃蛤之饒民頼以利向敏中開封人咸平初為河北河東安撫大使以陳堯叟馮拯為副𤼵禁兵萬人翼從所至訪民疾苦宴犒官吏莫不感悦宋準雍邱人太宗時為河北轉運使有治聲張士遜陰城人真宗時為河北轉運使河侵棣州詔徙州陽信議者患糧多不可遷士遜視瀕河數州方艱食即計餘以貸貧者期來歲輸陽信公私利之盧琰淄川人真宗時為河北轉運副使時北鄙未寧調𤼵軍儲糧道不絶以職務修舉遷秩刑部賜金紫㑹城祁州命専董其役㓂瑊臨汝人真宗時為河北轉運使天禧中河决澶淵瑊視役河上堤蟄數里衆皆奔潰而瑊獨留自若須史水為折去衆異之李仕衡京兆人真宗時為河北轉運使建言河北歲給諸軍帛七十萬而民艱於得錢悉預假於里豪出倍賞之息以是工機之利愈薄方春民不足請户給錢至夏輸帛則民獲利而官用足矣詔優其直仍推其法於天下進都轉運使棣州汚下苦水患仕衡徙州西北七十里既而大水没故城丈餘明年旱蝗𤼵積粟賑民又移五萬斛濟京師陳貫河陽人真宗時為河北轉運使請疏徐鮑曹易四水興屯田劉元瑜河南人提舉河北便糴㑹永寧雲翼軍士謀為變吏窮捕黨與謀刼囚以反百姓竊知多逃避元瑜馳至斬為首者其餘皆釋不問民感其德王彬固始人為河北轉運使部吏馬崇正倚章獻太后姻家豪横不法彬𤼵其姦贓下吏忤太后意徙京東楊偕中部人仁宗時為河北轉運使按知定州夏守恩贓數萬守恩流嶺南王沿館陶人天聖中體量河朔饑民所至不俟詔𤼵官廩濟之就除轉運副使上言請教河北雖壯以代就糧禁卒之闕罷招廂軍以其冗者𨽻作屯田後又為河北轉運使奏罷二牧監以地賦民導相衛邢趙之水下天下景祐諸渠溉田數萬頃杜衍山陰人仁宗時河北乏軍費選為都轉運使不增賦於民而用足包拯合肥人仁宗時遼兵近塞邊郡稍警命拯往河北調發軍食拯曰漳河沃壤人不得耕邢洺趙三州民田萬五千頃率用牧馬請悉以賦民從之後為河北都轉運使請罷河北屯兵分之河南兖鄆齊濮曹濟諸郡設有驚無後期之憂不報歐陽修廬陵人仁宗時保州兵亂以修為龍圖閣直學士河北都轉運使賊平大將李昭亮通判馮博文私納婦女修捕博文繫獄昭亮懼立出所納婦兵之始亂也招其不死既而皆殺之脅從二千人分𨽻諸郡富弼為宣撫使恐後生變將使同日誅之夜半屏人告修修曰禍莫大於殺已降况脅從乎弼悟而止田京鹿邑人仁宗時提點河北路刑獄事上言請擇要官守滄衛鑿西山石臼廢道以限戎馬用竒正法訓兵從戰馬内地以息邊費九十餘事帝嘉納之姚仲孫商水人為河北都轉運使大修城壘兵僃仁宗詔褒之鄭驤河南人為河北轉運使王則反討平之除天章閣待制先是皇甫泌夏安期皆為轉運使泌光謫去安期後至不及賞驤固辭不受願推功與二人韓絳雍邱人仁宗時河決商胡用李仲昌議開六塔河而患漲甚命絳宣撫河北時宰執多主仲昌人莫敢異絳劾其蠧國害民罪不可貸仲昌遂竄嶺表吳公弼夀州人仁宗時為河北轉運使自寳元慶厯以來宿師備邊既西北撤警而屯如故民疲饋餉公弼始通御河漕粟實塞下冶鐡以助經費移近邊屯兵就食京東增城卒給𦙀築蠲冗賦及民逋數百萬趙抃西安人為河北都轉運使初有詔募義勇過期不能辦官吏當坐者八百餘人抃被旨督之奏言河朔頻歲豐故應募者少請寛其罪以俟農隙從之坐者獲免而募亦隨足張問襄陽人仁宗時提點河北刑獄大河決議作小吳問言築小吳則南岸且決水並京畿為害詔付水官議久不決小吳卒潰後為河北轉運使所部地震河再决議者欲調京東民二十萬自澶築堤抵乾寧問言隄未能為益災害之餘力役勞民非計也神宗從之王鼎館陶人仁宗時提兼河北刑獄所劾舉不避貴勢張希一開封人仁宗時為河北緣邊安撫副使請徙邊兵内地以寛糴費每州歲為市平以糴邊穀使人不能髙下其價戍卒之孥給糧先軍士一曰使其家為伍保坐以逃亡之累皆著為法王臨成安人治平中為河北沿邊安撫都監上備禦數十策遼刺人為義軍來歸者數萬或請追還臨曰彼歸我而遣之必為亂不如周而撫之詔從其請自是來者益多劉庠彭城人神宗時為河北都轉運使遼侵覇州土場或言河北不可不備庠上五策料其必不動已而果然大河東流議者欲徙而北内侍程訪希功請益兵濟役庠請遲以歲月徐觀其勢而順導之朝廷是其議吕大忠藍田人元豐中為河北轉運判官上言生財養民十二事沈括錢塘人神宗時為河北西路察訪使先是銀冶轉運司置官𭣣其利又賦近畿户出馬備邊括皆言其非便如是者三十一事詔皆可之韓贄長山人神宗時為河北都轉運使河決商胡贄言開魏金堤使分注故道支為兩河可紓水患詔邉使相視如其策才役三千人幾月而畢滕元𤼵東陽人神宗時河北地大震命元𤼵為安撫使時城舍多圯吏民懼壓皆幄寢苃舍元𤼵獨處屋下曰屋摧民死吾當以身同之瘞死食饑除田租修隄障察貪殘督盗賊北道遂安杜純鄄城人元祐初除河北愽運判官初更役書司馬光稱其職論詳盡予之書曰足下在彼朝廷無河北憂唐義問江陵人元祐中為河北轉運副使屬使衛因捕盜悮遺火盜逸去民家被焚訟尉故縱火郡守執尉抑使服義問辨出之方旱而雨虞奕錢塘人崇寜中提舉河北西路常平治相饑徙之東路入對徽宗問行期對曰臣退即行流民不以時還則來歲耕桑皆廢矣既而西部盗起復使奕提點刑獄時朝廷將遣兵逐捕奕條上方畧請罷勿用而自計討賊不閲月可定轉運使張搏以為不可宰相主搏策數月不效卒用奕議悉䧏之任諒汝陽人徽宗時為河北轉運判官著河北根本籍凡户口升降官吏增損與一歲出納之數披籍可見上之朝張商英見其書謂為天下部使之最遼室昉南京人保寧間為南京副留守決獄平允人皆便之耶律休哥迭刺部人統和初總南靣軍務以便宜從事均戍兵立更休法勸農桑修武備後宋人來侵休哥再敗之於沙河及南北和好休哥以燕民疲𡚁省賦役恤孤寡戒戍兵無犯宋境雖牛馬逸於北者悉還之逺近向化邊鄙以安耶律仁先迭刺部人咸雍中為南京留守恤孤惸禁奸慝宋人聞風震服議者以為自耶律休哥之後惟仁先一人而已金梁肅奉聖州人大定初除河北東路轉副使時初經㓂亂患兵食不足詔肅措置沿邊兵食移牒肇州北京廣寧鹽場許民以米易鹽兵民皆得其利通檢東平大名兩路戸籍物力稱其平允伊拉道伊什部人世宗以其清亷有幹局自翰林直學士改同知中都路轉運使是歲以亷升者及治狀不善下遷者亷察悉當 伊拉道舊作移刺道伊什舊作乙室今譯改劉仲洙宛平人明昌初除中都西京路援刑副使先是田㲄等以黨罪廢錮者三十餘家仲洙知其𡨚上書力辨帝從之乃復㲄官爵黨禁遂解張大節五臺人章宗時擢中都路轉運使書河東賦重宜減議者或不同大節以他路田賦質之遂命減焉孟奎遼陽人泰和中同知中都轉運使事時早詔錄中都路寃獄多所平反裴莫亨臨潢府人承安中為中都西京等路按察使時世襲家豪奪民田亨檢其實悉還正之 裴莫亨舊作裴滿亨今譯改任天寵定陶人貞祐初為中都路轉運使時京師戒嚴糧道艱阻天寵悉力營辦曲盡勞瘁出家資以濟饑者全活甚衆髙霖東平人宣宗時為中都留守兼本路兵馬都總管平章政事莫呢盡忠棄中都南奔霖與子義傑率其徒追之不及謂義傑曰汝可求生吾死于此矣霖死義傑伏羣屍中以免贈輸林學士承旨 莫呢盡忠舊作抹撚盡忠今譯改元鄂敦碩永女直人太祖時以元帥領正定保定烱徳諸道農事凡闢田二十餘萬頃 鄂敦碩水舊作奥敦世英今驛改賽音達齊扎斯丁回人憲宗時為燕京路總管多恵政 賽音達齊扎斯丁舊作賽典赤贍思丁今驛改髙天錫遼陽人授燕京諸路鄂魯總管語丞相博洛左丞張文謙曰農桑者衣食之本不務本則民衣食不足教化不可興古之王政莫先於此丞相以聞帝為立司農司 鄂魯舊作奥魯博洛舊作孛羅今譯改張恵新繁人世祖即位授燕京宣慰副使為政寛簡奏免分數錢罷硝碱之局李徳輝通州人中統元年為燕京宣撫使燕多劇賊造偽鈔結死黨殺人徳輝捕誅之令行禁止徐世隆陳州人中統元年擢燕京等路宣撫使以新民善俗為務中書省檄諸路養禁衛之嬴馬數以萬計芻秣什器前期戒備世隆曰國馬牧放北方往年無餉於南者上新臨天下京畿根本地煩擾之事必不為之馬將不來吏白此軍需也其責勿輕世隆曰責當我坐遂弗為備馬果不至亦滄鹽課前政虧不及額世隆綜核之得增羡若干圖朗哈雅威烏人世祖時僉燕南道肅政亷訪司事務存大體不事苛察在任六年黜汚吏百四十有竒 圖朗哈雅舊作脱烈海牙咸烏舊作畏吾今譯改達爾瑪髙昌人至治二年為燕南道亷訪副使行唐縣民斫桑道側有人借斧削其杖其人夜持杖刼民財事覺并逮斧主與盜同下獄達爾瑪原其未嘗知情即縱之 □爾瑪舊作答里麻今譯改張起巖濟南人順帝時轉燕南亷訪使博擊豪强不少容貸貧民頼以吐氣滹沱河水為正定害起巖論封河神為侯爵而移文責之復修其堤防瀹其湮鬱水患遂息蘇天爵正定人至正五年充京畿奉使宣撫究民所疾苦察吏之姦貪其興除者七百八十有三事其紏劾者九百四十有九人都人有包韓之譽成遵髙陽人至正十一年出為大都河間等處都轉運鹽使初汝汴二郡多富商運司頼之是時汝寧盜起侵汴境朝廷調兵住討括船運糧以故舟楫不通商販遂絶遵隨事處宜國課皆集崔敬恵州人至正十一年遷同知大都路總管府事直沽河淤數年中書省委敬濬治之給鈔數萬錠募工萬人不三月告成咸服其能明劉崧泰和人洪武中為北平按察副使以亷慎為先輕刑省事招集流亡民咸復業創立文天祥祠於學宫之側勒石學門榜示府縣勿以徭役溷諸生嘗請減僻地驛馬以益宛平帝可其奏顧謂侍臣曰驛𫝊勞逸不均久矣崧能言之牧民不當如是耶初之任止攜一僕後并遣還官舍蕭然吏退明燈讀書而已張昺澤州人建文初為北平布政使受宻令伺察燕事至則王稱疾久不出謀甚秘昺知必為變乃部署在城七衛及屯田軍士列九門防守㑹朝廷遣人逮燕府官校燕王偽縛官校置庭中將付使者紿昺入至端禮門為伏兵所執不屈死楊繼宗陽城人成化中以右僉都御史巡撫順天畿内多權貴莊田有侵民業者即奪還之按行闗塞武備大飭屠勲平湖人宏治中以右副都御史巡撫順天整飭薊州邊備分兵屯險築城增戍塞垣加固以京邑役重民貧奏減舊設庫夫壇戸旛夫數千人昌平奉諸陵供億浩穣諸免計丁養馬民深徳之洪鐘錢塘人宏治十一年以右副都御史巡撫順天整飭薊州邊備建議增築塞垣自山海坻居庸延亘千餘里繕復城堡凡二百七十所悉城縁邊州縣因奏減防秋兵六千人嵗省輓輸犒費數萬計徐問武進人正徳時為長蘆鹽運使運司故利藪自好者咸不樂居問曰官能汚人耶吾請身試之終任不取一錢劉麟南京廣洋衛人嘉靖初以右都御史巡撫保定六府中官耿忠守備紫荆多縱麟劾奏之后父陳萬言乞武清東安二縣地詔給七百五十頃復争之天津三衛屯田舊止千餘頃後增至五倍田多斥鹵不能輸課麟請盡蠲除軍民德之吳嶽汶上人嘉靖中以右僉都御史巡撫保定六府畿輔徵𤼵四出嶽素知其凋敝為奏請裁減十六七民力以寛楊博蒲州人嘉靖中總督薊遼保定軍務把都兒及打來孫十萬騎犯薊鎮百道攻牆博擐甲登陴督總兵官周益昌等力禦却之論功進右都御史後再蒞鎮畫地為十區令諸將監司分守自居庸距山海旌旗十里礟聲相屬諸酋震懾終歳不能近塞譚綸宜黄人隆慶初以兵部左侍郎總督薊遼保定軍務疏請設薊鎮正定大名井陘及督撫標兵三萬為三營分駐宻雲遵化三屯而以戚繼光總理之遂與繼光國上方畧築敵臺三千自居庸東至山海斥堠相望邊備大飭戚繼光登州人隆慶初為總兵官鎮守薊州永平山海諸處初至見將卒不足用請兼用浙兵建烽臺千二百座乃立車營制拒馬器設輜重營以南兵為選鋒衛兵主策應本鎮兵専戍守節制精嚴軍容為諸邊冠自嘉靖庚戌諳逹犯京師至隆慶丙寅邉將易置者十人卒不獲善去繼光在鎮十六年薊門晏然居民得安耕牧 諳達舊作俺答今譯改李繼貞太倉州人崇禎十三年以兵部右侍郎巡撫天津時畿輔被兵薊遼軍餉六月猶未開運繼貞至悉心籌畫八月而運畢城中無井率取水城外繼貞特穿水門引流入之軍民稱便鋭意興屯躬巡相視白塘葛沽數十里間禾𮮐彌望及罷歸以所節省及俸薪七千金貯之官庫民留之不得羣為建祠徐標濟寜人崇禎十六年擢右僉都巡史巡撫保定陛見請重邊防擇守令用車戰禦敵招流民墾荒帝深嘉之李自成䧟山西警日逼加摽總督畿南山東河北等軍務仍兼巡撫駐正定以遏賊賊遣使諭降標毁檄戮其使中軍謝加福同標登城畫守禦策鼓衆殺之
  本朝張存仁奉天正黄旗人順治七年總督直𨽻山東河南三省駐節大名榆園賊擾畿南𤼵兵討平之嘗奉詔考試屬員文藝有不能者降調之存仁曰我武臣不諳文事且諸君不皆由科目授官徒論一日長恐沮能吏心乃并考其居官能否第之時以為識大體朱昌祚奉天鑲白旗人康熙四年總督三省遇事執法無所徧徇輔臣鰲拜以鑲黄正白一旗分地瘠薄遣部臣㑹同督撫重易善也他旗多不樂從民地被圏者咸泣訴失業昌祚上疏極陳其𡚁鰲拜怒坐以撓法罪立絞死旗民哀之八年追復原官諡勤愍王登聨奉天旗紅旗人
  康熙初擢保定巡撫時海宇初定伏莽尚多官吏艱於捕緝共相隠容登聫請嚴縱盜之法重窩主之律厚捕首之賞由是盜賊漸息以撥换旗地事擾民宻疏請令各安舊業忤鰲拜意與總督朱昌祚同論死八年復原官諡恪愍甘文焜奉天正監旗人康熙初為順天府尹以法繩下貴幸家皆歛迹崇文門税苛露章奏之遷直𨽻巡撫禁暴䘏民緝姦除盗知無不為單騎巡所部以保定四郡水災奏免本年賦李蔭祖奉天正黃旗人順治十一年總督三省初畿北歳饑民多流亡至是來歸强半道殣䕃祖疏請安集全活甚衆金世徳奉天正黄旗人康熙八年巡撫直𨽻畿内自明以來不置兩司世徳請設守道理錢穀巡道理刑名如外省潘臬之職由是二者始有専司以畿北諸郡旗民雜處易於容姦請立屯長以治之漳水滹沱桑乾諸流漲溢淹没民田八萬餘畆田主猶困徴輸世徳再疏請免吳三桂叛四方用兵禁卒援剿供億繁急世徳單騎行營中躬料芻糗軍無横索吏無侵漁市肆晏然己未庚中連歲旱饑力請賑救又截留漕米以濟四十餘邑頼以全活以疾卒官熊伯龍漢陽人康熙初督學畿輔崇尚實學鑑别精審丁思孔奉天鑲黄旗人康熙八年為直𨽻守道出納平允吏胥不能為奸大兵南征供億填委思孔措辦有方亳不SKchar于成龍永寜州人康熙十九年巡撫直𨽻奏免宣化水衝田糧禁屬員告訐上官賑䘏饑民核定驛站兵餉淸保甲嚴偵緝四境無盜賊之患良法善政多為後來遵守魏象樞蔚州人康熙二十一年以刑部尚書巡察直𨽻所至咨訪民瘼糾貪吏鋤奸惡畿内肅然于成龍奉天鑲紅旗人康熙二十五年巡撫直𨽻政嚴明貴近有犯必繩以法事有不便於民者悉除之仕縣水荒地數千頃産去尚徴其糧至是奏請豁免遷河南總督去三十七年復以總督管直𨽻巡撫事民聞其來無不歡䠙尋又遷河南總督去成龍所至有聲與前永寧于成龍並著人稱大小于公以别之郭世隆奉天鑲紅旗人康熙二十九年擢直𨽻巡撫大兵將征噶爾丹部檄豫備軍需刻期止四日世隆以便宜𤼵帑五十萬用飛車裝載三日即達宣府不以擾民京城巡捕三營向供各衙門驅使世隆陳其𡚁始𨽻九門提督嵗饑即發穀平糶渾河堤壊水漸北徙霸州上下時受其害詔令修築世隆言舊堤地勢北髙南下修隄則北水愈泛不若濬永清東北舊河使順流歸海霸州等處被淹宜修子牙河隄至五官淀之東堤以禦之皆見梅行贊皇縣西有大峪名子午套為盜藪五十餘年世隆招其渠魁二人使自效餘皆釋歸農李光地安溪人康熙中督學幾輔以經術造士文體一軌于正三十七年巡撫直𨽻正身率下奬進賢能畿内桑乾滹沱𣸦易諸水悉㑹直沽達海下流填淤多潰決為民害光地次第經理引渾河别從柳岔山出築子牙河堤使滹沱不得横溢棄土盡為沃壤馬厰經界與民相錯
  詔遣八旗都統㑹勘光地以方田少廣法籌之一夕而定疏請以其地與民耕種田賦以清邵嗣堯猗氏人康熙三十年為直𨽻守道清介絶俗僚吏憚之李成龍奉天正藍旗人任涿州知州陞直𨽻巡道勤于吏事案無留牘鳩工治河匀派里甲民無怨而事集歴山東布政司安慶巡撫湖廣總督致仕卒那蘓圖滿洲鑲黄旗人乾隆十年任直𨽻總督居官淸勤嚴察吏治卒諡恪勤入祀賢良祠方觀承桐减人由中書歴吏部郎中出為直𨽻清河道擢布政司洊歴
  總督兼管河務在任二十年整飭吏治設留飬局建立義倉政務畢舉籌辦河工深得機要乾隆三十三年卒於任袁守侗長山人由刑部尚書乾隆四十六年總督直𨽻持已亷潔整飭吏治畿甸肅清以憂去尋卒












  欽定大清一統志卷三
<史部,地理類,總志之屬,大清一統志>
<史部,地理類,總志之屬,大清一統志,順天府圖>
<史部,地理類,總志之屬,大清一統志,順天府圖>
<史部,地理類,總志之屬,大清一統志,順天府表>
<史部,地理類,總志之屬,大清一統志,順天府表>
<史部,地理類,總志之屬,大清一統志,順天府表>
<史部,地理類,總志之屬,大清一統志,順天府表>
<史部,地理類,總志之屬,大清一統志,順天府表>
<史部,地理類,總志之屬,大清一統志,順天府表>
<史部,地理類,總志之屬,大清一統志,順天府表>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