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四十三 欽定日下舊聞考 卷一百四十四 卷一百四十五

  欽定四庫全書
  欽定日下舊聞考卷一百四十四
  附編玉田縣 豐潤縣
  原玉田縣在薊州城東八十里明一統志
  原故無終子國漢書注
  補無終子翟國今薊之玉田漁陽即其地國名紀
  等謹按據
  大清一統志薊州為古無終國玉田為唐初析置之無終縣則今之玉田非古無終謹并識以俟考
  原魯襄公四年無終子嘉父使孟樂如晉因魏莊子納虎豹之皮以請和諸戎左傳
  原昭公元年晉中行穆子敗無終及羣狄于大原同上原北平有無終縣釋例土地名以北戎山戎無終三名為一春秋正義
  原項羽封韓廣為遼東王都無終漢初臧荼擊殺廣于無終并其地漢臧荼置無終縣屬右北平郡更始以苖曾為幽州牧治無終呉漢斬之晉屬北平郡隆安三年慕容盛使其將李旱討叛將李朗于令支朗請救于魏自迎魏師于北平旱克令支遣别將孟廣平擊斬朗于無終後魏屬漁陽郡隋初屬元州大業初為漁陽郡治隋末廢方輿紀要
  原唐武徳二年置無終縣貞觀元年乾封二年復置萬歲通天元年更名玉田神龍元年𨽻營州開元四年還𨽻幽州八年𨽻營州十一年又𨽻幽州有濠門米亭三谷礓石方公白陽等戍唐書注
  原開元十八年立薊州割以來屬清類天文分野之書
  原五代梁開平初劉守文引滄徳之兵討劉守光戰于玉田敗還遼仍其舊宋宣和四年改置經州金復為玉田元因之方輿紀要
  補馬録玉田道中苦雨詩 九夏無晴日那堪秋更陰樹邉山雨黑天際塞雲深歸鳥孤村夕征人萬里心驅馳成底事衰晩二毛侵 百愚集
  原縣城築于成化三年周圍一千二百二十步城門三東曰迎旭西曰拱宸南曰來薫其北門久塞隆慶元年增崇三尺崇禎八年其内悉易以磚既而復濬濠導彭家橋水注之玉田縣志
  原謝鐸玉田縣新城記略 成化四年四月薊州玉田縣新城成先是縣有土城嵗久頺圮齊東喬君瑾來宰是邑謀于巡撫右僉都御史□公本請于上以指揮使李迪署都指揮僉事蒞其事閲一年訖工易土以甎崇二文五尺桃谿浄稿
  原縣治在城西北隅建于元延祐年辛酉有學士郭賈碑記文稱京師髙庭謁由保定路元州判官來茲邑捐俸錢搆㕔宇繪蠶麥圖于壁髙既去有楊君玉傅伯元續成之玉田縣志
  原儒學在縣治西創于遼乾統中今大覺寺是其遺址嘉靖癸巳改建于西闗外庚戌督學御史阮鶚復移城内以玉陽觀為之萬厯六年又稍遷而東築臺建大成殿東西兩廡及㦸門同上
  原陽樊驛舊在縣西二十里嘉靖二年遷于縣之西闗方輿紀要
  原興州左屯衛在玉田縣東南一百四十里舊在開平衛境永樂初移建于此同上
  原采亭橋在縣西二十里金學士楊繪建繪邑人采亭其别字也名勝志
  原鵶鴻橋在縣東南四十里玉田縣志
  原麻山在縣城北十五里與旁山相連南即種玉山也距縣西北二十五里懸厓壁立其旁為石鼓唐太宗征髙麗嘗聚兵于此名勝志
  原燕山在縣西北二十五里晉咸康四年石虎攻段遼遼將北平相陽裕登燕山以自固即此方輿紀要
  原燕山之脉自太行迤邐而東暨玉田直抵海岸燕國由此名或以為即燕然非也長安客話
  原由燕山口迤西二里折而北又東厯磴而上有梨花菴緑陰覆翳可以避暑玉田縣志
  原燕山上懸巖之側有石鼓去地百餘丈望若數百石囷有石梁貫之鼓之東南有石人援桴狀同擊勢耆舊言燕山石鼔鳴則土有兵水經注
  原田疇得北歸遂入徐無山中營深險平敞地而居躬耕以養父母百姓歸之數年間至五千餘家疇謂其父老曰諸君不以疇不肖逺來相就衆成都邑而莫相統一恐非久安之道願推擇其賢長者以為之主皆曰善因僉推疇疇乃為約束相殺傷犯盜諍訟之法法重者至死其次抵罪二十餘條又制為婚姻嫁娶之禮與學校講授之業班行其衆衆皆便之至道不拾遺北邉翕然服其威信魏志
  原徐無山在縣東北二十里建安十一年曹操伐烏桓令田疇為鄉導上徐無山是也方輿紀要
  原無終山一名翁同山又名陰山在漁陽縣西北四里太平寰宇記
  補無終山一名步陰山又名翁同山隋圖經
  原灅水又東南流為北黄水又屈而南為南黄水又西南逕無終山即帛仲理所合神丹處也又於是山作金五千斤以救百姓山有陽翁伯玉田在縣西北有陽公壇社即陽公之故居也水經注
  補道書之重者莫過于三皇文五岳真形圖至人秘此藏之石室幽隠之地帛仲理于山中得之自立壇委絹常畫一本而去也抱扑子
  原陽翁伯者盧龍人事親以孝𦵏父母於無終山山髙八十里其上無水翁伯廬于墓側晝夜號痛神明感之出泉于其墓側因引水就官道以濟行人嘗有飲馬者以白石一斗與之令翁伯種之當生美玉果生白璧長二尺者數雙北平徐氏有女翁仲欲求婚徐謂媒者曰得白璧一雙可矣翁伯以白璧五雙遂婿徐氏數年雲龍下迎夫婦俱昇天今謂所居為玉田坊翁伯仙去後子孫立大石柱于田中以紀其事仙傳拾遺
  原雍伯雒陽人搜神記
  等謹按翁伯一作雍伯盧龍人一作雒陽人搜神記所載與仙傳拾遺記載互異今並存以備考
  原陽氏譜叙言翁伯是周景王之孫食采陽樊春秋之末爰宅無終因陽樊而易氏焉愛人博施天祚玉田其碑文云居於縣北六十里翁同之山後路徙于西山之下陽公又遷焉而受玉田之賜情不好寳玉田自去今猶謂之為玉田陽于寳曰於種石處四角作大石柱各一丈中央一頃之地名曰玉田水經注
  補北平陽公輦水作漿以給過者兼補履屩不取其值天神化為書生問云何不種菜曰無菜種即與數升公種之化為白璧餘皆為錢公得以娶婦孝子傳
  補羅虬詩 誰向深山識大仙勸人山下引春泉定知不及紅兒貌枉却工夫溉玊田 比紅兒詩原小泉山在縣東北二十五里上有泉出石罅西南流五里合大泉山之水入白龍江名勝志
  原玉田縣西北有水其色蔚藍可愛亦曰藍水其土如靛蓄靛者恒取土和靛賣之燕山叢録
  原藍水出北山東屈而南流逕無終縣故城無終子國也水經注
  原庚水出右北平徐無縣北塞中南流厯徐無山得黒牛谷水又得沙谷水並西出山東流昔田子泰避難居之衆至五千家開山圖曰山出不灰之木生火之石注云其木色黒似炭而無葉有石赤色如丹以一石相磨則火發合則無之同上
  等謹按庚水之庚原本及舊刻水經皆訛庾今從
  殿本水經注改正
  原庚水在縣東北四十里即豐潤之浭水也方輿紀要原梨河在縣東二十里自遵化縣南流經縣境又南入寳坻縣界縣之東境諸水多流入焉同上
  原縣有清莊塢導河可田後湖莊疏湖可田三里屯及大泉小泉引泉可田也屯政考
  原光砂泉在玉田縣南攻玉所用寰宇通志
  原玉田縣南有温泉盛夏之間煖氣如霧有砂隨水而出色白而細磨治金玉能令光瑩吴下玉工皆購此砂為用燕山 此係原在物叢録 産門今移改
  原右北平城東北一百一十里有徐無城魏氏土地記原徐無縣故城王莽之北順亭水經注
  原徐無城在縣東漢縣屬右北平郡後漢因之晉為北平郡治咸康三年後趙石虎攻段遼于令支至徐無後魏縣屬漁陽郡後周廢入無終縣方輿紀要
  原偏林在縣境金大定二十年以玉田縣行宫之地偏林為御林即此同上
  補金世宗大定二十年正月以玉田縣行宫地偏林為御林大淀濼為長春淀有長春宫其殿曰芳明二十四年正月如長春宫春水二十六年正月如長春宫春水二十七年正月如長春宫春水世宗既殂後主如春水改都南行宫為建春又改遂城行宫為光春而長春不書矣碣石叢談
  原古漁陽北有無終山山上有燕昭王冡九州要路
  原張華晉惠帝時為司空于時燕昭王墓前有一斑狸積年能為幻乃變一書生欲詣張公過問墓前華表曰以我才貌可得見張司空否華表曰子之妙解為無不可但司空智度恐難籠絡出必遇辱非但喪子千嵗之質亦當深誤老表不從隨詣華華見其風流潔白雅重之於是論及文章辨校聲實華未嘗聞比復商略三史探賾百家談老莊之奥區被風雅之絶㫖包十聖貫三才箴八儒擿五禮華無不應聲屈滯乃歎曰天下豈有此年少若非鬼怪即是狐狸書生乃曰明公當尊賢容衆奈何憎人學問言卒便請退華已使人防門不得出既而又謂華曰公門置甲兵攔騎當是疑于僕也將恐天下之人捲舌而不言智謀之士望門而不進深為明公惜之華不應而使人防禦甚嚴豐城令雷煥博物士也謂華曰聞魑魅忌狗所别者數百年物耳千年老精不復能别唯有千年枯木照之則形見燕昭王墓前華表已千年乃遣人伐之使人既至華表歎曰老狸乃不自知果誤我事于華表空中得青衣小兒長二尺餘將還至洛陽而變成枯木燃之以照書生乃是一斑狸茂先歎曰此二物不值我千年不可復得 集異記原羅隐燕昭王墓詩 戰國蒼茫難重㝷此中踪跡想知音强停别騎山花曉欲弔遺䰟野草深浮世近來輕駿骨髙臺何處有黄金思量郭隗平生事不殉昭王是負心甲乙集
  原金明威將軍同知宣徽院事上輕車都尉隴西郡開國伯食邑七百户李磐神道碑其文中順大夫同知中都路都轉運使輕車都尉廣陵郡開國伯食邑七百户髙徳裔撰并書磐字仲安玉田人墓在縣城東北又城北有元同知薊州事楊徳潤墓墓碑其兄子遇所撰黄圖雜志
  原上生寺在縣治東南永樂四年寰宇通志
  原楸子谷在石鼓山後七里有寺玉田縣志
  補唐幽州漁陽縣無終戍城内有百許家龍朔二年夏四月戍城火灾門樓及人家屋宇並為煨燼惟二精舍及浮屠并佛龕上紙簾蘧蒢等但有佛像俱不延燎時人見者莫不嗟異 冥報拾遺
  原吏部員外郎傅察接伴賀正旦使人于玉田縣㕭哩布脅之使降副使蔣噩等羅拜獨察不屈死之東都事略原王宗仁妻宋氏進士宋□之女也宗仁家永平永平受兵宋氏從夫避于鏵子山夫婦為軍所執行至玉田縣有窺宋氏色美欲害宗仁者宋氏頋謂夫曰我不幸至此必不以身累君言訖遂攜一女投井死元史列女傳宣和七年冬金人未渝盟也朝廷遣吏部員外郎傅公察迓賀正旦使入薊州玉田縣韓城鎮公至界上十二月二十七日凌晨幹里雅布擁兵遽至執公責令投拜副使蔣噩以下皆羅拜公獨不屈金人以兵脅之公曰有死而已膝不可屈也因被害靖康小雅
  補本朝與遼人文移在兩界對境謂之闗報金人滅遼我師于玉田縣築一州曰清州以對平州相與通使人之路清州有使臣賀允中副使武漢英適至而斡里雅布遣人邀使臣觀打毬二人知其渝盟拒之恐托事生釁故勉從之及至界則以是日舉兵矣允中被鎻漢英頗黠斡里雅布愛之常在左右謂此南朝第一降人也漢英本玉田縣巡檢差充副使北征紀實
  等謹按以上各條係玉田縣
  原豐潤縣在薊州城東南一百九十里明一統志
  原本玉田縣之永濟務金泰和中置豐閏縣屬薊州方輿紀要
  原元至元二年省入玉田四年以路當衝要復置元史地理志
  原至元二十二年立豐閏署于大都路薊州之豐閏縣為户八百三十七為田三百四十九頃元史兵志
  原洪武元年改閏為潤仍屬薊州清類天文分野之書
  原縣産鹽埸故名豐潤郡縣釋名
  原縣舊有土城正統十四年始甃以磚城周圍四里并女牆髙二丈五尺門四東來逺西拱宸南觀海北鎮朔隆慶二年增修髙五尺三年增建角樓四東南曰羌伏西南曰海潤東北曰定邉西北曰保極豐潤縣志
  原縣治在縣城東北隅金大定二十七年建元至元七年縣令孫慶瑜修之有碑記又有儒學教諭武起宗疆域記刻石同上
  原元孫慶瑜豐閏縣記 永濟務左控孤竹右接無終溟海浮於前醴泉鎮於後其民勤儉而力稼穡田廣逺而極膏腴所出絲枲魚鹽所宜稻梁黍稷若夫浭水紺碧放舟南下縱其所往紫蟹金鱗隨意而得雖大那未足多也聞之父老云在昔金大定間始改務為縣至大安初避東海郡侯諱更名曰豐閏地方數百餘里户不啻二萬民物豐衍賦入繁阜為薊郡諸縣之最承安中以懐逺大將軍𤓰爾佳實訥來宰是縣我大朝間創以來庚辰之嵗改縣為閏州以李公充鎮國上將軍行節度使因幹徃西京轝病以歸迺不克抵任遂以同知張公就充節度使大豪昝公由縣令陞宣差燕京路越支鹽使時人號昝半州是也厥後舒穆嚕亦首任此縣後陞宣差平濼路亷訪鹽榷使薊州逹嚕噶齊葢爰昔逮今來為守令者非軍功耆徳未易處此至元初省併諸司移節官吏將邑并入玉田未及遇嵗邑人咸曰豐閏實東西要衝相去玉田地里□邈民有訴訟奔走控告大所不便有耆舊李君信史慨然首倡懷牒詣省部陳理遂䝉允可縣治得仍舊于今積冇年矣前縣尹張公主簿斗公世宦豐閏縣尹楊公白玉田來蒞是邑皆淵通物理剸裁平允百姓信服治績有稱達嚕噶齊達春䝉古人也賦性純謹深達時事主簿范公閥閲相承用䕃厯治真定武强所至為循良之吏僕世業農叨忝縣宰自慚魯鈍不是比數日以傳書為念特愛其山川形勝有登臨之樂課其風俗好惡有布政之冝故因修完㕔事落成之日冩之翠琰庶㡬來者尚有攷于斯云同上 按實納滿洲語新也舊作習揑達春滿洲語敏捷也舊作脫出今俱譯改
  朱彛尊原按豐潤曽陞為閏州元史不載清𩔖天文分野之書成于洪武初去元甚邇亦未之及乃見於當日縣令之文勒之于石者未可云無徴不信也
  補張寧晩發豐閏縣詩 蕭蕭車馬度重岡回首都城意渺茫斜日下時人望遠孤雲飛去客思鄉黄茅矮屋山居小白草浮塵石路長星月滿天行未歇俯鞍還復𠉀行裝 奉使録
  原儒學在縣治東南金大定中建元至元十二年搆大成殿延祐五年增建兩廡有郎中張朂碑記豐潤縣志原元張朂創建文廟兩亷碑 浭陽豐閏縣遼金以降為州為縣載在沿革茲不多云其地東連碣石西接漁陽南瞷滄溟北隣白霤沃壤數百里魚鹽之利棗栗之饒甲于東方天兵革命之後邑之儒宮鞠為茂草遺跡不存至元十二年邑中耆老鳩錢千萬卜口而經營之不期月創搆大成殿設聖像于中列十哲于左右春秋祭祀俾諸儒拜趨其下展其誠敬于今四十餘載兩廡諸賢之位尚猶闕然延祐三年夏翰林椽史耿公承事來尹是邑暇日游于芹宮謀諸同僚鳩材募工經始于延祐五年八月落成于是嵗冬十月告成之日邑耆老楊質等欲刻諸石于是學宫楊齊賢請予辭而銘之 同上
  原豐盈倉在豐潤縣四鎮三闗志
  原興州前屯衛在縣治西永樂二年移建方輿紀要
  原義豐驛舊在縣東三十里嘉靖二年遷于縣之南闗豐潤縣志
  原越支社在縣南百里亦曰越支埸有宋家營鹽課司方輿紀要
  原元徐世隆越支社重立鹽埸記 幽州置鹽始見于後魏厯唐以訖遼金地屬京圻生齒既繁炊鑊益衆嘗設提舉司於寳坻秩視五品以重其選所轄諸埸越支課居其半特除管勾一員以蒞之因初草創鹽政未立任土之貢一付京官時土豪張進輩被府檄鳩遺民數十户集越支之宋家營以居復事煎造聚落未成京使已旁午令大償巨賈債緡鞭笞逼急田野為之騷然未㡬以鹽司𨽻徴收課稅所衆稍息肩自鬻課之令行提領諸路者既自詭增倍鋊山□海搜羅殆盡其徴輸入官者須厚賄乃獲歸且以所費取償扵其屬大抵用值十錢之物嘗估以當數十錢之屬而工本又稽時不給給則尅減自是竈民困矣中統改元分十道宣撫為外臺悉革前弊然上禁甚嚴下之怙勢罔利者甚虐無告民猶為病至元二年詔以大中大夫禮部侍郎倪徳政為中都路轉運使提領稅司事丹珠爾丹同知使事寳坻鹽使崔岩臣副之倪公敦厚亷平且練財穀稔知民苦計會同僚公議凡場户入鹽即給值仍純支寳鈔不折諸物其尤貧窶者預貸工資以賙之存恤百姓扵是富者起逋者還乏者足惰者勤擔者車步者騎僑者籍料量平牒訢息獄犴空倪公倡之同僚和之曾不三嵗鹽課以盈席袋山積瓦廬相連牛馬蔽野熙熙然如在春臺和氣中成曰自再立鹽司以來㡬五百年未有如今日之安静無擾者也耆老翟安仁暨士人數百願樹監司石以紀政績介故人曹君世傑來乞文余謂人知監司之賢不知相臣擇監司之賢人知相臣能擇人之賢又不知天子能擇相臣之聖惟上下各得其人故能利人之病冨人之貧樂人之樂憂人之憂使諸路監司皆能如倪公輩之心將澤遍天下又豈特越支一塲而已哉 豐潤縣志
  原車軸山在縣南二十里孤圓而髙若臥轂然上有夀峯寺無梁閣一塔二同上
  原鵶鶻山在縣西北二十里峯巒秀拔髙數百仞中有二石穴名孟家洞趙家洞又西有兩山口兩山者狼山管山也兩崖對峙中有路通遵化縣又有蓮花池水注焉方輿紀要
  原靈應山在縣西北四十里懸崖壁立岩畔有泉歕流而下注于流沙河同上
  原靈應山有二石洞洞中有石硯時有巖溜滴硯池中豐潤縣志
  原陳宫山縈迴數十里東臨還鄉河西接黄土嶺山南有峯其色蒼翠一名華山有龍泉井鑿石而成每六月水滿且溢至冬乃止又曰溢泉井同上
  原陳宫山在縣北七十里名勝志
  原崖兒口山在縣東北八十里其山緜連而中㫁東為崖兒口西為白霫口有水自崖而入方輿紀要
  原豐潤金窑山極險峻山腹石壁間宛如門扇而不可開上有朱書數行惟縱有黄金人不見七字可辨識其書雖極力磨洗不滅人以為金鑛所在燕山叢録
  原枇杷山在縣北三里其山平廣産白土如粉可飾屋壁豐潤縣志
  原馬頭山連峯馳驟最南一峯昂若馬首在縣東二十里方輿紀要
  原豐潤縣東北有山惟荆叢生相傳唐太宗為秦王時登此山見荆愕然曰此里師授吾句讀時所用朴也下馬拜荆皆垂首嚮地如頫伏狀至今猶然石上有秦王下馬跡因名秦王山燕山叢録
  原朝月山在縣東八十里兩峯特起狀如偃月山陰為石坑岡方輿紀要
  原腰帶山亦在縣東八十里上有石厓繞山半如束帶然同上
  原陡河在縣南三十里發源于遷安縣館山由牡牛橋而來其地掘丈餘有水火炭可供爨陶磁器者利之豐潤縣志
  原韓城鎮在縣南五十里有河源出車軸山經鎮北又西流十餘里入漫泊下流㑹還鄉河方輿紀要
  原韓城鎮有居民可二百家並無城許奉使行程録
  原沙河在縣南源出灤州界西北流經縣之越支社又屈而東南流入于海豐潤縣志
  原流沙河在縣西四十里源出縣西北五十里之黨谷山下經兩山口又西南流會於還鄉河元致和初懐王襲位上都兵自遼東入討薩敦等拒之於薊州東沙流河是也方輿紀要
  原浭水在縣北八十里一名還鄉河或謂之雲浭水源自遷安縣厯崖兒口西南流經縣境入玉田縣界合扵梨河同上
  原浭水源出崖兒口經豐潤玉田由運河入海凡水皆自西而東此水獨西故俗謂之還鄉河宋徽宗過河橋駐馬四頋悽然曰過此漸近大漠吾安得似此水還鄉乎不食而去人謂其橋為思鄉橋燕山叢録
  原徽宗北狩經薊縣梁魚務務有還鄉橋石少主命名人至今呼之上曰此乃亂世之主後聖必能力伸此寃令我回此橋不食而去 宣政雜録
  原國初用遮洋船從直沽出海轉餉薊州時有漂没天順二年直沽河嵗久復堙嘉靖四十五年詔濬豐潤縣還鄉河轉運太平等寨軍餉扵北齊莊張官屯鵶鴻橋設三閘以瀦水焉吴文恪集
  原靈泉水出腰帶山南百餘步上有石屋竇深尺許泉注其中西為大嶺山行旅所經也名勝志
  原縣南有大砦及刺榆坨史家河大王莊之地東則榛子鎮西則鵶鴻橋夾河五十里皆可屯之區也又自水道沽闗黒岩子墩至宋家營諸處東西百里南北百八十里地皆瀕海平曠可畊屯政攷
  原土垠廢縣在縣西北六十里漢置屬右北平郡後漢為郡治晉屬北平郡後魏屬漁陽郡後屬安樂郡地形志太平真君九年置土垠縣似廢而復置也舊志稱土垠城在密雲東百里陳宫山下即此城矣後齊廢今縣東十里有垠城鋪垠音銀方輿紀要
  原南闗城即古垠城相傳趙武靈王所築名勝志
  原俊靡廢縣在縣北漢置屬右北平郡後漢因之建武中遣吴漢等擊尤來大槍賊窮追至俊靡是也晉屬北平郡後廢靡音麻方輿紀要
  原花園村在縣東二十里名勝志
  原城西盧各莊韓天企墓有金崇慶二年所立碑豐潤縣志原縣治内古鼎一𢎞治間土人鑿井得之重五百斤圜腹弇口四足足上為牛首下為牛蹄欵識甚古或以為商時物長安客話
  原宏法寺在縣治西唐顯慶元年建金泰和五年至大四年相繼重修豐潤縣志
  原馬中錫過宏法寺詩 白髮吴僧健譚空坐講堂留人多啜茗供佛祗焚香日落鴉争樹天寒鵪共房嗟予行役倦風雨欲連牀 東田漫稿
  原天宫寺在城西南遼清寧元年鹽監張日成建有塔一十三級初名南塔院夀昌三年賜額極樂院至金人與宋修好行府悉寓于此天會五年勅加大天宫寺豐潤縣志
  原豐潤南闗外玉皇閣有石塔建自元時塔有六角每角有石龍一成化中其東南角龍乘雨飛去至今缺焉燕山叢録
  原沙巖寺在縣西十五里中有十三級塔洪武中有雲霧䕶塔三日遂失所在今遺址尚存同上
  原梁家務在縣西北二十五里有聖嚴寺元至正年修豐潤縣志
  原巨梁水出土垠縣北陳宫山西南流逕觀鷄山謂之觀鷄水水東有觀鷄寺寺有大堂甚髙廣可容千僧下悉結石為之上加塗塈基内疏通枝經脈散基側室外四出爨火炎勢内流一堂盡温葢以此土寒嚴霜氣肅猛出家沙門率皆貧薄施主慮闕道業故崇斯構是以志道者多栖托焉水經注
  原觀鷄寺在縣北四十里俗傳峯頂有金鷄之瑞故名名勝志
  原翠峯寺北去縣四十里金貞祐初建中有二石柱雕八龍天將雨龍頭晶晶有水珠又有翠峯觀豐潤縣志原甘泉寺在縣北二十里水路村元至正年修同上原靈照寺唐稱福興院金承安中修在城東二十里同上原真常寺在縣東北三十五里隋建同上
  等謹按以上各條係豐潤縣













  欽定日下舊聞考卷一百四十四
  欽定日下舊聞考卷一百四十四舉正
  魯襄公四年條左傳原書訛作國語今改魯襄公四年













  欽定日下舊聞考卷一百四十四舉正
  欽定日下舊聞考卷一百四十四京畿門原書節刪附記咸平二年一條刪
  隆慶寺在城西條節三十四字
  碧霞元君條刪
  白河在漷州條刪
  元丞相脱脱條刪
  <span id="崇禎十五年條刪">[[#崇禎十五年條刪|崇禎十五年條刪]]
  王鐸武清人條刪
  成化間武清縣民人條删
  嚴嵩詩刪
  二碑以下條刪
  李應徴詩刪
  <span id="天順八年條刪">[[#天順八年條刪|天順八年條刪]]
  葉向髙詩刪
  皇甫冲順義行刪
  儲巏詩第二首刪
  天啟癸未條刪
  唐守珪一條刪
  白範薊門詩刪
  宋登春薊門詩刪
  燕州星分尾斗條刪










  欽定日下舊聞考卷一百四十四京畿門原書節刪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