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熱河志 (四庫全書本)/卷024

卷二十三 欽定熱河志 卷二十四 卷二十五

  欽定四庫全書
  欽定熱河志卷二十四
  徠逺二
  乾隆二十四年五月遷準噶爾達什達瓦部衆居於熱河
  先是二十年五月軍機大臣議覆定北將軍班第奏稱小策零敦多卜之子達什達瓦為喇嘛達爾濟所殺其子圖魯巴圖先時逃入回部部衆歸降隨大兵同討達瓦齊應先令於達什達瓦部内慎擇宰桑統領其衆令在科布多延圖地方居住游牧至訪得圖魯巴圖時再請加
  恩量授職衘嗣因阿睦爾撒納欲併達什達瓦之衆又欲聘其女達什達瓦之妻不允經定邉右副將軍薩喇爾奏
  聞時阿睦爾撒納已叛達什達瓦部衆離散有見大兵前進陸續來投者亦有自行收集者奏至軍機大臣議給乳牛羊馬官為經理
  上以達什達瓦之妻率衆投順誠悃可嘉
  賜封號曰車臣黙爾根哈屯
  命副都統鄂實齎銀縀茶葉等物前往賞賚十一月命𣲖達什達瓦部衆從征效力十二月車臣黙爾根哈
  屯遣宰桑鄂齊爾入
  覲
  授為散秩大臣
  賜銀幣三十一年三月傳
  諭車臣黙爾根哈屯暫居巴爾庫爾給與口糧俟從征人等撤回再遷居阿勒坦四月車臣黙爾根哈屯病故
  上命大臣前往奠醊賞銀治喪分所屬為三旗移居阿勒坦授散秩大臣鄂齊爾為總管並設副總管等員有差達什達瓦之弟伯格里所屬亦歸鄂齊爾管轄七月
  命賞達什達瓦屬人六千餘口伯格里屬人一千餘口酌定每尸牛一羊四其總管至驍騎校加賞有差俾資游牧生息九月烏里雅蘓台辦事大臣舒明奏達什達瓦屬人願在鄂爾昆游牧從之以内閣侍讀學士富森管理十一月以達什達瓦屬人新移游牧
  賞給三月口糧二十二年四月
  命移所部喇嘛於熱河佛寺其父母兄弟願與同來者
  聴二十三年三月富森病故
  命佐領職銜郎中三寳管理達什達瓦游牧四月上諭軍機大臣曰三寳等前奏達什達瓦屬人情形已諭賞給籽種又告稱情願向内遷移永承恩澤等語伊等既願内移則來年交春後三寳即率領伊等量力行走至熱河居住至是抵熱河
  賞給官房居住
  命侍衛三和前往辦理賞給等事並奉
  諭㫖將伊等作為官兵酌給俸餉之處著詳議具奏伊等未經出痘應授官職人等不必送京𠉀朕駐蹕熱河時再行引見嗣據熱河副都統富黨阿奏應授官職給與全俸半俸員數及安挿人户事宜其喇嘛歸普寕寺居住月支銀米各條經軍機大臣議如所請
  上從之其散秩大臣總管鄂齊爾奉
  㫖給與全俸至三十年復於部内分五百户携帶眷屬移於伊犁之花腦海地方游牧編為一昂
  吉設總管副總管佐領驍騎校等官有差

  謹按達什達瓦所屬為凖噶爾二十一昂吉之一初準噶爾巴圖魯渾台吉之弟曰墨爾根岱青其曾孫為小策零敦多卜達什達瓦者小策零敦多卜之子也為噶爾丹策凌之庶子喇嘛達爾扎所殺達什達瓦之子曰圖魯巴圖逺竄莫知所終其妻及部衆數千人無所屬值達瓦齊就擒阿睦爾撒納欲併其衆達什達瓦之妻當覆巢之下能自拔來歸以婦人而知恭順終得托命
  天朝保聚其衆生䝉顯號卒享奠醊
  賜賚撫輯之典至再至三古之犁庭掃穴於遺虜所在有生全而封殖之如是者乎推亡固存斯乃
  聖朝恩徳之厚與天地同量也夫
  乾隆二十五年
  上秋獮木蘭左部哈薩克汗阿布賚遣使都勒特赫勒
  等來朝
  御製詩庚辰
  哈薩克使至俾觀圍
  阿布賚汗哈薩汗名 𠉀起居蘓爾平聲阿布賚姪其名都勒特赫勒蘓爾統葢其貴族之稱如䝉古之台吉云至謁鑾輿兼程而進堪嘉彼前聞阿布賚遣使入覲念其道逺恐不能急馳傳諭緩程而行於十月初旬至熱河而蘓爾統以九月初三自烏里雅蘓臺起程月之十八已抵波羅河屯據云途中驛騎餼糧並荷天朝優恤不知跋渉之勞急欲瞻覲天顔以申誠悃厚惠以加寜靳予北界控弦重習獵漢家連網笑周阹圍期二日應教展卄一日駐蹕海喇蘓臺止餘一圍因哈薩克使至特命展加二日俾得扈從預觀射得肥麅便賜諸
  萬樹園賜宴即席得句
  小陽春旭暖温暾令日筵開萬樹園屈膝捧觴逮鹽澤纒頭式禮厠花門回部郡王霍集斯伯克等及哈薩克陪臣咸預宴敢云一已承
  先烈或可千秋示後昆坐有鐻鍝如舊㒒偏稱兩度沐深恩筞凌烏巴什等以甲戌夏入覲曽宴賚於此今入舊扎薩克之列賜坐
  萬樹園觀燈火
  巖風傍晩淨魚鱗東望錘峯挂璧輪塞即京華林即上燈原嘉夜月原春千枝蠟鳯燃銀樹百道星虹落玉津義寓光明輝曶爽寜云誇示逺徠人
  九月癸亥
  上駐蹕木壘喀喇沁大營左部哈薩克使臣都勒特赫
  勒等至
  上御行殿
  召見
  賜宴
  命扈從觀圍丙寅
  駐蹕張三營行宫
  賜都勒特赫勒宴己巳
  駕迴駐避暑山莊十月癸酉
  賜都勒特赫勒茶果甲戍至壬午亦如之癸未
  上御萬樹園
  賜都勒特赫勒宴並觀火戲甲申亦如之
  乾隆二十七年
  上幸熱河左部哈薩克汗阿布賚遣使都勒特赫勒等
  來朝
  七月甲戍
  上至避暑山莊左部哈薩克使臣都勒特赫勒等於廣
  仁道旁恭迎
  聖駕
  上駐蹕避暑山莊
  召見都勒特赫勒等
  命扈從木蘭觀圍丁亥
  駐蹕伊綿峪
  賜都勒特赫勒宴八月丁酉
  駐蹕張三營行宫復
  賜宴庚子
  駕迴駐避暑山莊壬寅
  賜都勒特赫勒宴癸夘至乙巳亦如之丙午
  上御萬樹園
  賜宴觀火戲立馬技戊申
  賜都勒特赫勒茶果凡四日甲寅復
  賜茶果凡四日
  乾隆三十二年
  上秋獮木蘭左部哈薩克汗阿布賚遣使都勒特赫勒
  等來朝
  八月辛巳
  上駐蹕阿貴圖大營左部哈薩克使臣都勒特赫勒等
  七人至
  召見
  賜櫜鞬裘服
  命扈從觀圍乙酉
  駐蹕都穆達烏拉岱大營
  賜都勒特赫勒等宴己丑
  駐蹕鄂爾楚克哈達大營
  賜都勒特赫勒等宴
  謹按是編所載準部回部諸人至山莊者記其歸誠之始今則每嵗分班隨圍與内扎薩克一例或居京師隨從
  獮狩或列官曹各有職役與内地臣僕無異極天際地
  悉統
  一尊無復中外之可言矣
  乾隆三十六年
  上秋獮木蘭土爾扈特台吉渥巴錫䇿伯克多爾濟舍
  楞等來朝
  御製詩辛卯
  土爾扈特汗渥巴錫等至伊綿峪朝謁詩以紀事
  通使曾經丙子年土爾扈特汗敦嚕布喇什曽於乾隆丙子秋遣使入貢今其子渥巴錫率全部歸順更為不期而至者兹徠統部不期然名編典属非招致禮肄鴻臚合恵宣類已全歸衆䝉古峪徵嘉兆信伊綿是地舊名布祜圖昂阿乙亥秋噶爾蔵多爾濟來朝扵此丁丑戊寅哈薩克布魯特歸化其使臣並於此朝謁因名斯峪曰伊綿今土爾扈特全部歸順又適瞻覲於此伊綿者漢語會歸之意也無心蜀望猶初志丙子宴土爾扈特使臣詩有無心蜀望更勤遐之句葢彼時土爾扈特猶逺阻俄羅斯雖有嚮化之心無由徑達朕並未嘗稍存奢望即今渥巴錫等棄俄羅斯舉属内附亦非有藉招致而徠且凖噶爾四衛拉特從此無不𨽻我臣僕尤始念所不及耳
  天與欽承益鞏䖍
  萬樹園賜宴土爾扈特汗渥巴錫等即景成什
  汗仍其舊號新綏餘各優封五等施渥巴錫乃其舊汗敦嚕布喇什之子本應襲汗者兹予封號曰卓里克圖汗其筞伯克多爾濟封為親王舍楞班巴爾封為郡王餘則貝勒貝子各四公二封爵有差契苾詎徒四百帳招摇那藉九夷旗寧餬珍膳飽以徳馬湩蟻醪醉不辭于古為稀今厚幸
  天恩
  祖烈奉惟寅
  萬樹園燈詞
  西陲平定已多年宴賚頻施畢後先孰意新歸額濟勒渥巴錫等舊居俄羅斯之額濟勒今棄其游牧率属歸順因視都爾伯特筞凌等來歸之例於山莊宴賚並設燈筵火戲俾得預觀山莊重㸔設燈筵
  程經萬里不辭遥嘉與優恩詠蓼蕭自是勞徠恵逺部非關尋樂借元宵
  通使昔曽阿玉奇今來明背俄羅斯納降彼已先孤約以此折之信得辭初舍楞竄入俄羅斯曽向其一再索取俄羅斯竟未送還設俄羅斯以渥巴錫等叛彼來投向我求索即以舍楞事折之彼亦無辭以對
  舍楞逃去復還歸悔過斯應湔昔非曶爽光明有如是縛鷄籠内豈為威
  夕峯漸隠夕陽暉萬樹須臾萬燭輝望後漫嫌無月色上元景物豈其非
  詎止隨圍按嵗輪頻繁來集仰流鱗扎薩克王公等每嵗更畨入覲隨圍今都爾伯特親王筞凌烏巴什等亦來朝謁與宴彼即四衛拉特之一且舍楞所舊識也新來那不心生羡明有伊犂舊識人
  纒頭環耳各隨宜何必衣冠盡改之獨幸文身南掌使也隨班末仰威儀南掌國每十年一貢適其使臣職貢來京兼祝  聖母萬壽因令於山莊覲謁俾一體與宴
  寳塔輝煌百十層鐻鍝膜拜法王燈棄幽具是心源澈設教休誇神道能
  先是六月伊犁將軍舒赫徳等奏言土爾扈特台吉策伯克多爾濟等來告稱我土爾扈特部落本與俄羅斯不同教乆有投誠
  大皇帝之心去冬始得與各台吉約期起行因道路遥逺又冬春之交牲畜多倒斃行至哈薩克地方阿布賚帶兵邀截打仗一次又遇哈薩克額勒里努拉里截住打仗一次人口牲畜損傷甚多我等各陸續行走至後隊行至何處尚無音信今來投順實出積誠等語隨據土爾扈特台吉渥巴錫舍楞等率領全部數萬户自奎屯前來告稱有恭進
  大皇帝奏摺並
  貢鳥鎗腰刀馬匹炮位各物等語臣等即安慰伊等先給飯食俟查明各部落户口人數酌量安挿地方給與羊隻口糧之處恭𠉀
  諭㫖其應瞻仰
  天顔之台吉等即行帶領入
  覲奏入
  上命舒赫徳駐伊犁安輯新附之衆分給牛羊糧石及衣裘廬帳以資生計並各擇善地安挿其應行朝謁之台吉等
  命額駙色布騰巴爾珠爾帶赴熱河至是渥巴錫等抵
  木蘭
  九月己巳
  上駐蹕伊綿峪大營土爾扈特台吉渥巴錫䇿伯克多
  爾濟舍楞等於道旁跪迎
  聖駕
  上御行殿
  召見渥巴錫策伯克多爾濟舍楞等
  賜茶並
  賜冠服有差
  命扈從觀圍丙午
  駐蹕薩爾巴里哈達大營
  賜渥巴錫等鞍馬□鞬各一並
  賜渥巴錫䇿伯克多爾濟黄轡舍楞功格黙們圖沙喇
  扣肯紫轡又
  賜渥巴錫等宴丁未
  駐蹕按巴赳和洛昂阿大營
  賜渥巴錫等宴並觀馬戲辛亥
  駐蹕張三營行宫
  賜宴是日
  詔封渥巴錫為烏納恩素珠克圖舊土爾扈特部卓里克圖汗策伯克多爾濟為烏納恩素珠克圖舊土爾扈特部布延圖親王舍楞為青色特奇勒圖新土爾扈特部弼里克圖郡王功格為巴圖色特竒爾圖和碩特部圖薩圖貝勒黙們圖為濟爾噶爾貝勒沙喇扣肯為烏察拉爾圖貝子葉勒木丕爾為阿穆爾靈貴貝子均授為扎薩克徳爾徳什達木拜扎爾桑為頭等台吉懇澤為四等台吉同時受封者尚有巴木巴爾為弼什勒爾圖郡王旺丹為鄂爾哲依貝子克布騰為伊特格勒貝子額黙根烏巴什為巴雅喇爾圖貝子拜濟呼為恊理公諾海博爾濟哈什哈為頭等台吉均授為扎薩克阿喇克巴博克班䝉衮巴雅爾喇瑚䇿登博羅業林根敦諾爾布之子騰特克等八人為閒散頭等台吉諾爾布䇿楞烏梁海扎納錫禮玉増濟卜藏巴達瑪等六人為二等台吉三達克額林親逹瓦諾木琿等三人為三等台吉巴布爾達克諾音格楞巴巴圖爾圖古爾扎納木羅卜藏楚魯木扎林業林之子舍楞圖古斯䝉庫等十人為四等台吉皆未至熱河
  賜冠服復申
  諭渥巴錫等加意教養屬人各務生理延及子孫承受國恩永逺勿替甲寅
  駕迴駐避暑山莊乙卯
  上御澹泊敬誠殿受朝設儀仗奏樂渥巴錫䇿伯克多
  爾濟舎楞等謝
  恩行禮如儀又南掌國貢使叭西哩門遮昆南掌國使臣以職貢來京兼祝  皇太后萬壽  命於山莊朝謁是時與渥巴錫等同行禮亦引行禮畢
  賜茶
  賜渥巴錫等玉如意洋表鼻烟壺有差是日普陀宗乗
  廟落成
  上詣拈香並
  命渥巴錫等隨徃瞻禮丙辰
  上御萬樹園
  賜渥巴錫等及叭西哩門遮昆宴又
  賜銀幣有差戊午
  賜渥巴錫等宴己未庚申亦如之辛酉
  御萬樹園
  賜宴
  賜觀火戲壬戌亦如之癸亥復
  賜宴
  謹按土爾扈特部為準噶爾四衛拉特之一其游牧舊在伊犁之額什爾努喇等處至和鄂爾勒克與巴圖魯渾台吉不睦竄入俄羅斯居於額濟勒之地
  聖祖仁皇帝時曽遣使臣假道俄羅斯一至其地徃返經歴三載有餘葢其遁跡北荒阻於聲教者乆矣我
  皇上天威逺播西陲二萬餘里悉𨽻版圖惟土爾扈特越在異域多歴年所歳丙子其長敦魯布喇什遣使來朝喁喁然憬慕
  聖化久思内附至是台吉渥巴錫等率具全部踰越險
  阻奔走歸命實徃所未有爰
  特命大臣等贍其餼牽給以衣帳掄其長於
  山莊肆覲奉循
  祖制
  錫之封爵
  宴賚有加更為度地定居分駐其衆凡一切事宜並依
  䇿凌策凌烏巴什等之例中外
  一視敬承
  家法從兹休養生息世守藩衛得長享
  天朝太平之福矣
  乾隆四十五年
  上幸熱河後藏大喇嘛班禪額爾徳呢等來朝御製詩庚子
  七月卄一日班禪額爾徳呢至避暑山莊晉謁詩以誌事
  祝釐逺至鬯宗風三接欣於避暑宫敬一人而千萬悦垂名册亦乃予同雪山青海胥増忭班禪額爾徳呢自後藏䟦渉二萬里來祝予七旬萬壽各䝉古王公台吉及喀爾喀衛拉特等一聞其來莫不懽欣舞蹈欲執役供奉出於至誠實為我國家吉祥盛事色罽精金許獻𠂻初見宛然舊相識本來如是匪神通
  於萬樹園宴班禪額爾徳呢成什即事
  聖僧永佑小棲遲永佑寺在萬樹園張幕賜宴之東内有  神御是日班禪因𠉀宴寺中小憩班禪與逹頼喇嘛本西藏宗喀巴二大弟子之轉世衆𫎇古尊之為佛此開世俗遂亦呼之
  神御巍臨欲覲宜今佛云當拜
  古佛我朝  家法凡喇嘛入覲惟令跪不受其拜班禪云此  古佛宜行拜禮遂聽之益見喇嘛之敬誠為可嘉也古時希有見今時舊藩新部益生敬設席承筐共受釐中外一家逮葱嶺大清萬載鞏
  天禧
  冩山莊内白蓮箑頭贈班禪喇嘛
  本是出塵體塞河托淨真郤紅色俗韻修白業良因風拂香含慧露承淡沃神冩圖合誰贈無着與天親先是四十三年章嘉胡圖克圖奏稱後藏大喇嘛班禪額爾徳呢乆欲瞻仰
  天顔因庚子嵗恭遇
  皇上七旬萬壽敬擬入
  覲祝
  釐得
  㫖俞允命駐蔵大臣𫝊
  㫖宣諭四十四年經駐蔵大臣留保住等奏稱班禪額
  爾徳呢接奉
  俞㫖不勝感悦即于本年六月由扎什倫布起程謝恩進佛等語旋
  命留保住䕶送遄行至西寧衮布廟
  命西安將軍伍彌泰恊同經理又
  命理藩院侍郎保泰散秩大臣萬福等往迎
  賜東珠朝珠鞍馬銀幣等件四十五年三月
  命乾清門侍衛烏爾圖那遜鑾儀衛大臣逹福等至歸
  化城以
  上用車輿儀仗
  賜之至岱罕廟
  命皇六子及章嘉胡圖克圖尚書永貴等往迎
  賜嵌㡌袈裟朝珠等件至多倫諾爾
  命御前侍衛豐紳濟倫往
  賜勅書及嵌珠㡌金𢇁袈裟等件至是抵熱河七月丁
  酉於
  澹泊敬誠殿跪請
  聖安
  賜金銀曼達各一及金壺香爐等件
  上御依清曠殿
  賜坐
  賜茶果筵宴
  命至須彌福壽之廟居住庚子
  上御萬樹園
  賜宴
  賜嵌正珠祖衣一分及金銀器皿辛丑復
  賜茶果八月己酉戊午亦如之庚申
  上御萬樹園
  賜觀火戲壬戍亦如之乙丑
  賜宴
  賜冠服九月丁丑
  命䕶送至京住西黄寺
  謹按黄教以宗喀巴為祖其二大弟子一曰根敦珠巴八轉世而為今逹賴喇嘛一曰凱珠布格埒克巴勒蔵六轉世而為今班禪額爾徳呢
  世祖章皇帝時逹賴喇嘛來朝京師建北黄寺以居之越
  今百有餘年額爾徳呢仰慕
  聖化思覲
  天顔因庚子嵗
  皇上七旬萬壽自後蔵扎什倫布起程跋渉二萬里䖍
  申慶祝出於至誠實為
  國家吉祥盛事
  上特命
  皇子大往迎
  賜敕褒美錫予優渥而䝉古王公台吉及喀爾喀衛拉特等一聞其來無不觀欣舞蹈執役恐後至是展覲
  山莊宴賚有加
  命住須彌福壽之廟肖其所居以安徒衆嗣於上迴鑾前先期進京居西黄寺臣等恭繹
  御製碑記所謂上以揚
  歴代致治保邦之謨烈下以答列藩傾心向化之悃忱仰見重熙累洽中外一家實為億萬年無疆之慶矣



  欽定熱河志卷二十四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