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熱河志 (四庫全書本)/卷064

卷六十三 欽定熱河志 巻六十四 卷六十五

  欽定四庫全書
  欽定熱河志巻六十四
  晷度一
  授時齊政肇始虞廷而後世測量之法以起極度晷影每憑地以覘天而總以北極出地高卑度分爲樞紐又以子午線爲中得東西偏度由是分布時刻加入節氣諸線得節氣度分言天文家歴代遞沿而西法尤爲精密承徳府全境居赤道北四十度至四十二度强在地圖東面中線偏東四十三度至四十七度强京師偏東一度至四度强與夫分至日景及晝夜刻候皆可以按地分考蓋天象雖虚而地體則實據表器之器精心以求髙卑贏縮芒忽難淆理固然也我
  皇上學貫天人識超今古闢分野拘墟之舊說而占𠉀
  䜟緯尤灼知其傅㑹難徴臣等仰窺
  御製禹貢指南詩旨固已曠若發䝉茲論次承徳府諸境極度晷景謹爲分屬排纂而於分野星次則畧舉史𫝊遺聞而更詳辨其不可信庶俾管窺槃扣者流恍然幬載之全量益欽惟
  聖知天非星史諸家所得仰希萬一也志晷度第八承徳府即熱河廳 凡測晷極度晷景俱以府州縣治所爲準
  北極出地高四十一度一十分距京師偏東一度三十分
  夏至正午日景三尺一寸九分有竒定表高一丈後倣此晝五十三刻十四分强
  夜四十二刻一分弱
  冬至正午日景二丈一尺一寸一分有竒
  晝四十二刻一分弱
  夜五十三刻十四分强
  春秋分正午日景八尺七寸四分有竒
  晝夜各四十八刻餘州縣同
  灤平縣即喀喇河屯廳
  北極出地高四十度五十八分距京師偏東一度二十分
  夏至正午日景三尺一寸五分有竒
  晝五十三刻十四分
  夜四十二刻一分
  冬至正午日景二丈零九寸二分有竒
  晝四十二刻一分
  夜五十三刻十四分
  春秋分正午日景八尺六寸八寸有竒
  豐寜縣即四旗廳
  北極出地高四十一度三十三分距京師偏東初度二十八分
  夏至正午日景三尺二寸六分有竒
  晝五十四刻一分
  夜四十一刻十四分
  冬至正午日景二丈一尺四寸八分有竒
  晝四十一刻十四分
  夜五十四刻一分
  春秋分正午日景八尺八寸六寸有竒
  平泉州即八溝㕔
  北極出地高四十一度二分距京師偏東二度一十三分
  夏至正午日景三尺一寸六分有竒
  晝五十三刻十四分少强
  夜四十二刻一分少弱
  冬至正午日景二丈零九寸八分有竒
  晝四十二刻一分少弱
  夜五十三刻十四分少强
  春秋分正午日景八尺七寸有竒
  赤峯縣即烏蘭哈逹廳
  北極出地高四十二度二十四分距京師偏東二度五十分
  夏至正午日景三尺四寸三分有竒
  晝五十四刻三分
  夜四十一刻十二分
  冬至正午日景二丈二尺三寸四分
  晝四十一刻十二分
  夜五十四刻三分
  春秋分正午日景九尺一寸三分有竒
  建昌縣即塔子溝廳
  北極出地高四十一度三十八分距京師偏東三度五十分
  夏至正午日景三尺二寸八分有竒
  晝五十四刻一分
  夜四十一刻十四分
  冬至正午日景二丈一尺五寸六分
  晝四十一刻十四分
  夜五十四刻一分
  春秋分正午日景八尺八寸九分有竒
  朝陽縣即三座塔廳
  北極出地高四十一度四十四分距京師偏東四度二十一分
  夏至正午日景三尺三寸有竒
  晝五十四刻一分强
  夜四十一刻十四分强
  冬至正午日景二丈一尺六寸六分有竒
  晝四十一刻十四分弱
  夜五十四刻一分强
  春秋分正午日景八尺九寸二分有竒
  元史天文志北京北極出地四十二度强
  按元授時術周天三百六十五度二千五百七十五分今法周天三百六十度元史所云四十二度强者當今四十一度半弱元之北京治大寜城在今平泉州治東北一百六十里與今測亦不甚逺蓋地居天中地體渾圓與天度相應中國當赤道之北北極常現南極常隠南行二百里則北極低一度北行二百里則北極高一度東西亦然經緯有常度測有常法推之二分二至日晷晝夜分刻立表見景理可明徴也若列星分野之說肇自周官秦漢以來𫝊述不一在天或以次言或以星舉在地或据州或据國中土之地已盡二十八宿方位推之大地七萬二千里數有所窮是中土星野之分特出於天文家之拘墟沿襲而未足爲據也今承徳府全境當古幽燕東北舊說星分尾箕析木之次今據歴代史書所載而綴以論說如左
  周禮保章氏以星土辨九州之地所封封域皆有分星鄭康成注析木燕也
  爾雅釋天大辰房心尾也大火謂之大辰析木謂之津箕斗之間謂之漢津也
  史記天官書尾箕幽州
  淮南星部地名尾箕燕
  漢書地理志燕地尾箕分野也東有漁陽右北平遼西遼東西有上谷代郡雁門皆燕分也樂浪元莵亦宜屬焉自危四度至斗六度謂之析木之次燕之分也
  費直周易分野析木起尾九度
  蔡邕月令章句自尾四度至斗六度謂之析木之次燕之分野
  皇甫謐帝王世紀自尾十度至斗七度百三十五分而終曰析木之次今燕分野
  晋書天文志自尾十度至南木十一度爲析木燕之分野屬幽州漁陽入尾三度右北平入尾七度遼西入尾十度
  魏書律歴志心四至斗一析木
  唐書天文志尾箕析木津也初尾七度餘二千七百五十杪中箕五度終南斗八度自渤海九河之北得漢河間涿郡廣陽及上谷漁陽右北平遼西遼東樂浪元莵古北燕孤竹無終九夷之國宋史律歴志赤道過宫尾宿四度十五分杪五十四入燕分析木之次黄道過宫尾三度八十六分杪六十四入燕分析木之次
  按宋志又載觀天歴黄道過宮尾宿八度入燕分與前說異
  金史歴志太陽黄道十二次入宫宿度尾三度九十七分九十二抄外入燕分析木之次
  元史歴志黄道十二次宿度尾三度一分一十五杪入析木之次
  按承徳府全境在古漁陽右北平遼西郡邊外其入某宿度分史𫝊無明文漢書地理志尾箕分野東抵遼東唐書天文志亦及於遼東北燕則承徳府屬星分以尾箕屬燕之舊說附近推之亦畧可考見然古人分星或以配食或以主祀初未甞以恒星之次第配九州東西南北之方位亦未甞以地之大者星土必廣地之小者星土必狹其附近邊徼之地即縁邊徼所分之星而係屬焉如星紀爲吴越分春秋時未有交趾九真南海日南之地也漢置爲郡亦不過附於星紀之次如鶉首爲秦分春秋時未有武威張掖酒泉敦煌之地也漢置爲郡亦不過附於鶉首之次如析木爲燕分春秋時未有元莵樂浪遼東西之地也漢置爲郡亦不過附於析木之次蓋緣三代以下拓地不廣故附諸中土而有餘若以今之道里計之西域新疆逺拓二萬餘里已非秦分井鬼二宿所能該况推之以盡地面一周則中土以外大地尚多又將分以何星屬以何次乎㳟讀
  御製題毛晃禹貢指南詩注史記天官二十八舎主十二州引星經如云角亢鄭之分野之𩔖乃以二十八宿主十二州分配無餘此外更當何屬夫天無不覆星麗乎天亦當無不照今十二州皆中國之地豈中國之外不在此昭昭之内乎且其間有地少而星多亦有地多而星少以天度地輿凖之亦不均如井鬼為雍州陕西甘肅皆是其道里之廣已非兩舎所能該而今拓地逺至伊犂葉爾羌喀什噶爾較禹貢方隅㡬倍蓰其地皆在甘肅以外將以雍州兩星㮣之乎抑别有所分屬乎此又理之難通者盖分野之說本不足信而灾祥則更隣于䜟緯皆非正道仰
  聖論之昭垂誠足以破千古拘墟之見而懸為正的矣且即以舊説論之爾雅以尾属大辰星與次已相違漢代不知嵗差以節氣交宫分十二次之界其交宫又非當時實測後漢賈逵諸人始以史官所注冬夏至日躔所在正之於是十二次紛紛改定晉虞喜始知嵗差宋何承天祖冲之隋劉焯等言之益詳唐初傅仁之始用嵗差朝論不以爲然李淳風復去嵗差不用及一行乃博考廣證分天自爲天嵗自爲嵗更以七宿之中分四象中位而著其分野然觀其區别各次與堯典春秋傳復時有出入明神宗時西法入中國以中氣過宫如日躔冬至即爲星紀宮之𩔖而恒星既有嵗進之差於是宮無定宿宿可以遞居各宫古法因之遞變再以恒星東移嵗差五十杪積算之六千餘年之後南易而東西易而南萬二千餘年之後南易而北西易而東方位更而分野亦易是則分野以屬星分星以屬次即中土十二州之地前後已多參錯况大地之全乎兹故採綴舊說折衷
  聖裁見向來十二州分星之說不過天文家之沿襲傅㑹加以占騐禨祥尤多恍惚非獨事難徴信亦理不能通耳
  又按古分野之法限於中土則大地難周統全局以規大勢當以周天三百六十度配大地七萬二千里毎二百里分應一度盡地面一周而二十八宿之分野始盡說似較爲無𡚁也第欲以周天分屬大地而恒星有東移之差則以某宿屬某處將以何者爲準而後左右推暨乎曰恒星雖嵗差五十秒然二十八宿始初之體原有定位角亢氐房心尾箕爲蒼龍居東斗牛女虚爲元武爲元武居北奎婁胃昴畢參觜爲白虎居西井鬼柳星張翼軫爲朱雀居南是也宿有東西南北地亦有東西南北以二十八宿東西南北之本位分配大地東西南北之定位按諸古志十二州分星之說惟燕爲尾箕之野方位適相符合蓋以中土地偏東北隅京師又居中土之東北於八卦属艮於十干属癸甲之交於十二支属寅於十二次属析木於星属尾箕尾箕二宿之本位亦正在東北隅也以尾箕燕分爲準而後左右推之盡地面之一周皆與各宿本位相合是爲亘古不易之星分而十二次因之至恒星東移嵗差五十杪亦隨大地爲轉易某年属某宿某度若干分杪以各宿本位所属不變者爲體以按年遞值者爲用如是以言分野則數不窮而理猶可據爲附著其說以備考






  欽定熱河志卷六十四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