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熱河志 (四庫全書本)/卷079

卷七十八 欽定熱河志 巻七十九 卷八十

  欽定四庫全書
  欽定熱河志巻七十九
  寺廟三
  溥仁寺
  溥善寺
  普寧寺
  普佑寺
  安逺廟
  普樂寺







<史部,地理類,都會郡縣之屬,欽定熱河志,卷七十九>
  溥仁寺 在熱河
  行宫東三里許康熈五十二年
  聖祖仁皇帝六旬萬壽䝉古諸藩恭建祝
  釐寺南嚮門額曰溥仁寺兼清漢䝉古文門内天王殿三
  楹恭懸
  聖祖御書寺額又内正殿七楹供三世佛
  聖祖御書額曰慈雲普蔭
  皇上御書額曰具大自在聨曰以清淨果證因䕶持斯萬現廣長舌説法震動大千殿廡立碑二恭鐫
  聖祖御製溥仁寺碑文左清文左漢文碑隂及碑左方恭
  
  御製詩又内後殿九楹供無量壽佛
  御書額曰寳相長新聨曰虚無梵唄空中唱縹緲天花
  坐上飄寺屏山帶水刹影干雲恭繹
  聖製繼繩紹述慕切
  羮牆所由大千世界咸躋
  仁壽之域也
  聖祖御製文
  溥仁寺碑文四集
  康熈五十二年朕六旬誕辰衆䝉古部落咸至闕廷奉行朝賀不謀同辭具䟽陳懇願建刹宇為朕祝釐朕思治天下之道非奉一己之福合天下之福為福非私一己之安徧天下之安為安柔逺能邇自古難之我朝
  祖功
  宗徳逺服要荒深仁厚澤淪及骨髓䝉古部落三皇不治五帝不服今已中外無别矣論風俗人情剛直好勇自百年以來敬奉釋教並無二法謹守國典㒺敢隕越不識不知太和有象朕每嘉焉鑒其悃誠重違所請念熱河之地為中外之交朕駐蹕清暑嵗以為常而諸藩來覲瞻禮亦便因指山莊之東無關于耕種之荒地特許營度為佛寺陶甓于冶取材于山工用無輸輓之勞金錢無踰侈之費經始訖功告成不日歴觀徃史遹遡前朝版籍有區幅員未廣兹熱河之奥壤迺紫塞之神臯名號不掌于職方形勝無聞于地志朕以凉徳撫育萬方邉牆之外悉為畿甸諸藩于此建寺介福率先恐後無小無大罔不來同觀我觀民思維此理特題額曰溥仁將欲汪濊之澤均霑率土升恒之慶廣洽普天徧覆含宏民胞物與咸躋夀考各遂生成藉諸藩祝朕之忠誠為萬方祈純嘏之錫爰紀斯文勒諸貞石康熈五十三年三月十八日
  御製詩
  詣溥仁寺甲戌
  祇園山館東佳氣鬱蘢蔥帶水塵凡隔屏山秀色融度橋尋浄地指樹識禪叢五日宜人霽一天華黍風占年惟此樂禱久更何衷拱讀
  穹碑罷是寺建於康熈五十二年中有  皇祖御製碑文
  天襟想像中
  溥仁寺癸未
  朔日禮蘭若渡言武列濵松門瞻
  玉篆蓮座現金身忍草衆香國禪枝大法輪敬窺當日意溥願物歸仁
  過武列水詣溥仁寺瞻禮甲申
  武列潦全退柴槁宛易搘過河路非逺筞馬意為怡香界梵聲出SKchar天霽色披早粱有穫者按轡看移時
  出山莊詣溥仁寺瞻禮丙戌
  梵宇建多年毎來展謁䖍過河無盛潦滿谷有良田即㸔西成近稍紓午夜懸
  仁皇貽樂利溥被浹垓埏
  詣溥仁寺瞻禮己丑
  河畔多年建梵宫寺建於康熈癸巳年雖以時修葺兹奉  皇太后慈諭復飭莊嚴鼎新瞻禮策青驄顧名緬
  昔期民樂寺名  皇祖所賜額也祈實斯今祝嵗豐有相莊嚴亦真諦惟檀徳業自
  慈躬瓣香心願於何結
  無量夀希與佛同
  溥仁寺瞻禮庚寅
  渡河策馬謁花宫聳倚峯青垣繚去聲紅兩字溥仁含覆遍千秋
  聖日照臨中誰云佛教異儒敎試看不同有大同詎止山莊孳萬户九州
  恩澤被無窮
  溥仁寺瞻禮壬辰
  渡河梵寺禮金容結搆猶堪仰
  舊蹤真是虞書見
  唐帝奚稱宋史賛仁宗民情樂利芃青稼
  聖日光華朗碧峯無作率由尚瞠若亹予惟益勵寅恭
  六月朢日溥仁寺瞻禮因閲稼癸巳
  過河禮梵寺便以閲山田華黍翻風秀錦蔬帶露鮮法門入不二月相映同圓敬識
  當年意溥仁遍大千
  溥仁寺瞻禮甲午
  興州最古寺每到禮應親筞馬河橋度垂鞭農務詢即看優澤霈實勝小霑頻熱河一帶近毎霑三四寸之陣雨然不似此畨十分透足也屏息法雲地溥仁真溥仁
  過河詣溥仁寺瞻禮乙未
  祇園底事定瞻禮為有
  奎章楣梠懸六十餘年
  旉厚澤百千禩世
  示乗乾能仁仁亦謂斯耳曰溥⿰氵専誰得並焉烟火萬家民樂利萬家烟火隨民便山莊中皇祖御書聨句也
  山莊小試已如然
  過河詣溥仁寺瞻禮丙申
  穹碑一拱讀康熈癸巳恭遇  皇祖六旬萬夀諸䝉古王公懇搆梵剥祝釐  皇祖鑒其誠悃遂允於山莊東建此寺額曰溥仁  御製文紀其事立碑寺中猶見衆藩誠懐畏至
  今切河山奕世盟伊余守
  家法逺域奉朝正自平定準噶爾以後新附諸藩俱以毎嵗八月間至山莊隨内札薩克諸䝉古王公慶祝及土爾扈特全部歸順其汗渥巴錫等復率衆朝覲宴賚於此隕越庶免議惕乾益凜情
  過河詣溥仁寺瞻禮己亥
  清曉鳴鞭過武列詣溥仁寺必須過橋此河為固都爾呼即古之武列水也乗涼減從謁祇園祝
  釐昔日諸藩部此寺係康熙癸巳年蒙古王公等捐建以祝  皇祖六旬萬壽考蹟此時古法門熱河所有諸寺以此為最古試看度生藉慈力詎殊畫象注乾元循名責實扵斯切佛道中原世道存
  溥仁寺庚子
  最久招提武列東此寺康熈癸巳年蒙古王公建為皇祖六旬萬壽祝釐于諸寺中為最久
  奎章題額企思中溥仁原寓止仁意梵教由來儒敎通樂利仍看今自昔人天底論色分空施檀供養留
  慈蹟瞻禮無端感切衷
  溥仁寺瞻禮作辛丑
  初地真初地是寺為康熈年間衆䝉古扎薩克恭祝皇祖萬壽而建為熱河剏有佛宇溥仁緬
  溥仁萬方
  貽樂利百世仰
  尊親慧樹三天古禪花四季春教為神道設縂為去聲牖斯民
  溥仁寺瞻禮壬寅
  祇園歴六十年陳肯搆於斯合鼎新溥仁寺自康熈癸巳䝉古王公等為皇祖恭祝六旬萬夀所建計今又逾週甲爰勅所司重新丹艧亦志堂搆之意恰值丹青兹
  慶落因來瞻禮至誠申渡河多稼迎眸潤過雨千峯着意皴免賦以三蠲漕二  皇祖時曽特頒  恩諭將天下額賦三年輪免一周其各省漕米並  加恩分作三年輪免一次實亘古未有之曠典余御極以來于丙寅庚寅丁酉三次蠲免天下正賦丙戌庚子兩次蠲免各省漕粮亦惟仰承  皇祖仁愛之心敬承無斁云爾繼繩亦曰溥
  前仁


<史部,地理類,都會郡縣之屬,欽定熱河志,卷七十九>
  溥善寺 在熱河
  行宫東溥仁寺後百步許康熈五十二年
  聖祖仁皇帝六旬萬夀䝉古諸藩恭建祝
  釐寺南嚮門内天王殿又内前殿三楹左右配殿各三楹
  又内正殿七楹
  御書聨曰縂攝三摩資善果普函萬象䕶祥輪左右配
  殿各三楹又内佛樓七楹僧一區









<史部,地理類,都會郡縣之屬,欽定熱河志,卷七十九>
  普寧寺 在熱河
  行宫東北五里獅子溝乾隆二十年平定準噶爾
  上幸避暑山莊四衛拉特部落來覲
  賜宴封賚
  敕建普寧寺以昭
  武成仿西藏三摩耶廟制寺南嚮聨額皆
  御書門外樹坊三中額曰勝縁曰法䕶東額曰金界曰寳林西額曰福田曰覺海門額曰普寧寺門内正中碑亭植碑三恭鐫
  御製碑文左右鐘鼓樓中天王殿五楹又内正殿七楹供三世佛前楹額曰金輪法界聨曰鎮留嵐氣閒庭貯時落鍾聲下界聞殿内額曰大雄寳殿聨曰福溥人天阿耨耆闍開紫闕妙涵空有栴檀薝蔔擁金繩殿内佛背光上額曰仁佑大千後楹聨曰震旦教宏宣廣刹曇霏普資福䕃朔陲功未定新藩鱗集長慶寧居殿後從盤道上閣供諸佛菩薩額曰大乗之閣月臺左右五色浮屠四列四大部洲四小部洲閣三層各七楹下層額曰鴻庥普䕃前楹聨曰耆崛天開金碧輝煌香界朗精藍雲䕶栴檀馣𩡣梵林深閣内聨曰具大神通完十行是真清浄現三身二層聨曰廣大真言參不漏色空妙諦證無遮上層額曰真如圓滿聨曰傳大千法寳闡第一宗風閣東精舍五楹為
  臨憩之所額曰妙嚴室聨曰對物共春臺豳風入詠願人登福地王㑹成圖閣西為講經堂洪維我
  皇上以無量願力創開福地俾西域萬象億載普寧入
  寺瞻仰者合掌頂禮頌
  神功而祝
  聖夀真如普賢震旦湧現皈依也
  御製文
  普寜寺碑文乙亥
  乾隆二十年夏五月平定準噶爾冬十月大宴賚四衛拉特部落舊附新歸之衆于避暑山莊曰綽羅斯曰都爾伯特曰輝特曰和碩特四族台吉各封以汗王貝勒貝子公若而人其無隷屬之宰桑則歸之公如内八旗外四十九旗喀爾喀四部之例至是而内外一家遐邇同風之言允符昔我
  皇祖之定喀爾喀也建彚宗寺于多倫諾爾以一衆志式循
  舊章建普寧寺于山莊之北麓而為之記曰
  皇天有輔徳之私
  至聖有越世之度君子有見幾之作兆人有可格之誠我國家撫有衆䝉古詎準噶爾一部終外王化雖庸衆有威之不知畏惠之不知懐地不可耕民不可臣之言其然豈其然哉以我
  皇祖
  皇考聖徳神功經文緯武其于奠伊勒銘格登山朝四部落之衆而錫之爵賜之幣式宴陳舞可汗起奉酒稱萬夀如今日者何難黙契
  大造意有待是以遵養時晦垂成弗為予小子敬承乾佑以為不可失者時遲徊觀望寧
  二聖付託藐躬之意且此山莊即
  皇祖嵗時巡覲諸䝉古賓客之所也越三十年而克見準噶爾之衆咸覲于此豈非
  皇天無私惟徳是輔
  至聖之度越世先知而見幾君子之作予亦不敢不勉衛拉特之衆豈終不可格以誠哉䝉古向敬佛興黄教故寺之式即依西藏三摩耶廟之式為之名之曰普寧者盖自是而雪山蔥嶺以逮西海恒河沙數臣庶咸願安其居樂其業永永普寧云爾復依普賢世界品而述偈言
  抖贊轉輪王  功徳甚深大  造寺於西域其名三摩耶  逮今千嵗餘  願海裝嚴就肖彼須彌山  巍閣凡三層  日月在兩肩地金風水輪  其内小鐵圍 大鹹海水滿持地障碍山  馬耳及善見 擔木並持軸持雙凡七山  其中乃香水 其上堅手天持鬘及恒憍  四天王所住 復有四方天其數各以八  中乃忉利天 善見帝釋宫欲界四天子  色界無色界 次第居其上東曰勝神洲  小勝及勝勝 左右以次住南曰瞻部洲  妙拂並小拂 左右以次住西曰牛賀洲  行道將小行 左右以次住北曰俱盧洲  最勝復謟勝 左右以次住供養物無數  如普賢願海 復為四色㙮義出陀羅尼  四智標功用 懿此避暑莊
  古佛所游歴  較彼衛藏地  佛土無差别有來衆䝉古  及新衛拉特 咸敬黄敎人爰作大利益  肖彼三摩耶 為奉天人師作此曼挐羅  嚴㓗身口意 依法香泥塗一切皆清浄  香花供養具  法螺法音聲轉無量法輪  聚無量法衆  誦無量法寳作無量法事  我聞普賢言  華藏莊嚴海是毘盧遮那  徃刼修行處  種種寳光明大雲徧一切  捨身䓁塵刹  以昔願力住徧十方國土  出苦向菩提  方便示調伏世界所有塵  一一見法界  現佛如雲集此是如來刹  大願周法界  一切化羣生莊嚴從此出  西土及震旦  究竟無同異衆生皆安稳  暨蠕動肖翹  遂生明佛性稽首天人師  普賢行如是
  平定準噶爾勒銘伊犁之碑乙亥
  
  天盡所覆俾我皇清罔不在宥惟清奉
  昊天撫薄海兆庶悉主悉臣
  太祖
  太宗
  世祖肇基宅中皇耆其武
  聖祖
  世宗覲光揚烈克臻郅隆逮予藐躬思日孜孜期四海同風咨汝準噶爾亦䝉古同𩔖何自外攜數世梗化簒奪相仍碩仇其下厥達瓦齊甚毒于酲衆心疷疷如苖斯蟊如虺斯螫衆口嗷嗷視爾嗷止予焦勞止期救不崇朝止視爾疷止予噫嘻止亟出汝塗泥止迺命新附爾為先鋒熟悉其路乃命勁旅攜數月粮毋或掠擄師行時雨王旅嘽嘽亦無潦阻左旋右抽王旅渾渾既遐以休烏魯木齊及五集賽度之折折台吉宰桑迎降恐後奚事斧吭波羅㙮拉闥爾奇嶺險如關闔倒戈反攻達瓦齊走旦夕途窮回部遮獲彼鼠斯喙地入無隙露布飛至受俘午門爰貸其罪自今伊始囬部我臣伊犁我宇曰綽羅斯及都爾伯特和碩特輝特封四可汗衆建王公游牧各安宰桑公臣屬我旗籍誰爾苦辛爾恭爾長爾孳爾幼徐以敎養爾駝爾牛爾羊爾馬畜牧優游分疆各守毋相侵陵以干大咎齊禦外域曰布魯特越哈薩克醉飽食敬興黄教福自天錫伊犁平矣勒貞珉矣於萬斯年矣
  平定準噶爾後勒銘伊犁之碑
  天之所培者人雖傾之不可殛也
  天之所覆者人雖栽之不可殖也嗟汝準噶爾何狙詐相延以世而為賊也强食弱衆凌寡血人于牙而蔑知悛易也云興黄教敬佛菩薩其心乃如夜义羅刹之以人為食也故罪深惡極自作之孽難逭活也先是分封四部衆建宰桑四圖什墨廿一昻吉盖欲繼絶舉廢以休以息也而何煽亂不已焦爛為期終于淪亡胥盡伊犁延袤萬里寂如無人之域也是非我佳兵不戢以殺為徳也有弗得已耳西師之什實紀其詳悉也以其反覆無常遲益久而害益深則其叛亂之速未嘗非因禍而致福也是盖
  天佑我皇清究非人力也伊犁既歸版章乆安善後之圖要焉已定者詎宜復失也然屯種萬里之外又未可謂計之得也其潜移黙運惟
  上蒼鑒之予惟奉時相機今日之下亦不敢料以逆也是平定準噶爾後勒銘伊犁之碑所由作也
  御製詩
  妙嚴室有序 丁丑
  乾隆乙亥平定四衛拉忒諸部落皆尊敬黄教故肖西藏三摩耶式建普寧寺於山莊之北置室其旁以為憩息之所名曰妙嚴而係以詩
  疆拓因來四衛拉寺營爰肖三去聲摩耶花宫具見嚴而妙别室還饒清且嘉彈梵禽音出松架疊屏山翠入𥦗紗即聲即色皆香氣童子當年悟未差用楞嚴經語
  普寧寺觀佛事己夘
  䝉古等皆敬宗喀巴黄教故於山莊之北建此梵刹聚黄衣者流而唪梵唄且達什達瓦餘衆歸降者嚮風慕化咸使安居樂業兹令演步蹈法事俾衆觀之並成是什
  塞垣筏寳煥林珠大聚衣黄偏袒徒宗喀巴傳慧燈燿三摩耶式梵宫圖是寺肖西藏三摩耶寺為之象龍步蹈惟天力老幼駢觀與衆娛神道何妨權設教若論佛法本來無
  妙嚴室六韻辛巳
  梵寺肖三摩文軒别一窩當秋常至止值暇聴波羅䅶水帶峯鷲香林襟嶺螺憑𥦗參妙偈摛管得新哦那有寒山入堪招玉局過天花都不著幽籟拂雲和
  普寧寺癸未
  厄魯胥平定因之建普寧敢云識耆武惟是藉
  蒼靈新戸遷來衛達什達瓦部下餘衆遷居寺旁授室給食休養日久遂成一大聚落名經轉處聴八年事已過是寺建於乙亥年贔屓永亭亭



<史部,地理類,都會郡縣之屬,欽定熱河志,卷七十九>
  普佑寺 在熱河
  行宫東北六里許乾隆二十五年
  勅建寺南嚮門三楹
  御書額曰普佑寺内為正殿額曰大方廣殿聨曰妙相現莊嚴仁敷華梵慧因資福徳喜洽人天殿内額曰大千功徳聨曰法演大乗妙因宗海藏福覃諸界慈願溥恒沙更内為天王殿後為法輪殿最後為經樓寺中諸佛皆倣西藏塑像地較諸寺最東漸近錘峯倚山麓而開道塲最為幽勝慈雲慧日廣䕃大千當有八部天龍䕶持寳界矣






<史部,地理類,都會郡縣之屬,欽定熱河志,卷七十九>
  安逺廟 在熱河
  行宫東北山麓距普寧寺東南二里許乾隆二十四年以降人達什達瓦部遷居山下二十九年
  敕建安逺廟倣伊犁固爾札廟式廟西南嚮門額曰安逺廟繚垣正方四面各有門中為普度殿三層週以迴廊六十有四楹所謂都綱也迴廊前立石鐫
  御製詩具清漢䝉古唐古忒四體書殿内
  御書聨曰竺乾雲䕶三摩峙朔塞風同萬里綏殿壁週繪佛國源流各識佛號於其旁亦四體書殿最上層恭藏
  御用甲伏昭
  鴻勲也每嵗藩部入
  覲咸集廟下莫不歡喜膜拜讃嘆佛力涵濡
  聖恩安逺之義大矣
  御製詩
  安逺廟瞻禮書事有序 乙酉
  伊犂河北舊有廟曰固爾扎都綱三層繚垣周一里許當噶爾丹筞凌時以五集賽更畨居此誦經每嵗首盛夏準噶爾之衆膜拜頂禮者逺近咸集其俗素奉黄教往往捐珍寳施金銀以事𧚌嚴廟之閎贍遂甲於漠北阿逆之叛賊黨肆掠焚刦廟乃燬廢曽用韓愈陸渾山火詩韻以紀其事及我師再平伊犂其地並建城堡而梵宇之僅存煨燼之餘者已不可復整亦不必為之復整也因思山莊為秋蒐肆覲之所舊蕃新附絡繹鱗集爰規東北岡阜肖固爾扎之制營建斯廟名之曰安逺集梵僧演步蹈以慶蕆事惟時都爾伯特郡王筞凌烏巴什等適以朝賀至與達什達瓦部衆之𨽻居兹土者歡喜額手僉謂琳宫晃曜妙相莊嚴不常曩時在固爾扎禮都綱聞唄讃也然余之所以為此者非惟闡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黄敎之謂盖以綏靖荒服柔懐逺人俾之長享樂利永永無極云因系十韻以識縁起如此
  伊犂兵燹後梵宇為去聲重為縮地齊近逺歸宗何改移今朝初慶落戎索永延釐聳峙輝山麓來瞻渡水涯制仍固爾扎境一毘耶離唱唄格隆侣喇嘛中之格隆如僧中之受五戒者歸其達瓦貽達什達瓦舊屬歸旗者居於此其願為喇嘛者聴之維新同致敬憶舊孰含悲羣訝胡寛市予懐范燮辭藉無示敗彼詎有覩成斯置器厪安處恢綱靖逺陲
  安逺廟丙申
  東嶺琳宫接題門各有名匪尊不二法縁繫衆藩情䝉古素奉黄教而伊犂之固爾札廟莊嚴特盛尢其所尊禮者仿其制建安逺廟於此毎嵗駐蹕山莊舊藩新附絡繹鱗集俾之瞻仰斯廟益増歡喜以示柔懐逺人之意非衹闡揚象教也佛日迎薫朗慧雲收雨征金川兹武定安逺永銷兵
  安逺廟辛丑
  新疆底定後安逺建衹林是廟肖準噶爾固爾扎之式為之萬里夜來往自平定新疆後伊犂駐以將軍回部各駐欽差大臣烏魯木齊則設都統興屯耕驛跕相通百姓來徃貿易者夜行無恐較之内地尤為安貼也廿年久静愔衆生資庇䕃一己致䖍欽回逆偏猖近阿桂奏閏五月初九日分派官兵四路攻勦賊營搶得賊卡四座殺賊百餘名乃賊人尚敢傾穴出迎拚死抵拒現在另籌進取于賊營迤心嚴宻圍困令其無路覔食等語連日切盼佳音又未能即刻擒獲殊增憤懣陳師却愧心
  安逺廟壬寅
  始自逺人徠先是癸酉冬都爾伯特台吉䇿楞等率衆來歸甲戌秋輝特台吉阿睦爾撒納和碩特台吉班珠爾又各率數萬人來歸若而人不可使占居喀爾喀地于是始議兩路進師既而定伊犁闢新疆嵗乙酉遂仿伊犁固爾扎都綱建廟額曰安逺非期疆宇恢蹟乖成事順功就賴
  天培西師之役自乙亥春兩路進兵遂摛逹瓦齊定準噶爾諸部無何阿睦爾撒納叛逃逆黨煽附丙子春我師追討阿逆竄跡哈薩克嗣哈薩克稔其反復請擒賊自効阿逆隻身竄入俄羅斯竟㐲𡨋誅又回部大小和卓木久為準噶爾所居我師既定伊犁擇其囚㤙撫之乃二酋孤恩助惡屢抗官軍賴  天㤙助順狡謀莫逞二酋逺遁入㧞達克山其汗素爾坦沙殺賊函首以獻回部悉平西陲底定盖屢變屢安適成我事詳見所著開惑論責實誠幸耳循名豈易哉伊犁耕作圖保泰慎籌裁


<史部,地理類,都會郡縣之屬,欽定熱河志,卷七十九>
  普樂寺 在熱河
  行宫東北二里許西陲平定後既建普寧寺安逺廟以示綏懐廟南地勢寛廣三十一年復
  勅建兹寺東嚮
  御書門額曰普樂寺前殿額曰宗印殿左右配殿各一北為勝因殿南為慧力殿皆兼清漢䝉古唐古忒四體書正殿供上藥王佛額曰福慧圎成聨二一曰龍象䕶諸天毫相瞻時妙嚴普覺漠瀛㑹初地法輪轉處安樂常臻一曰三摩印證喻恒河人天皆大歡喜七寳莊嚴現香界廣輪遍諸吉祥西有門達經壇門内植碑一恭鐫
  御製碑記壇上四面有門東額曰須彌増勝西額曰舎衛現祥上有圓亭二層前檐額曰旭光閣皆兼四體書亭中四面有聨東曰竺乾法示西來意震旦光圓東嚮因西曰化成層拱通乾闥屬國環歸過月氐南曰花凝寳葢皈真相雲擁祥林現化身北曰妙演梵城超最上廣臻法㑹樂無遮又東山門一座額曰通梵門亦兼四體書毎嵗
  秋巡諸藩入
  覲瞻禮金容如上春臺同逰
  化宇也
  御製文
  普樂寺碑記丁亥
  避暑山莊當興桓隩區直北地亘獅溝西南官廨民廬聚落殷羡獨其東偏列嶂邈綿周原案衍則諸經所稱廣長清浄于佛土宜乾隆乙亥西陲大功告成衛拉特各部長來㑹時事嘗肖西域三摩耶建寺曰普寧嗣是達什達瓦屬人内徙即次旅居環匝山麓越嵗乙酉復于迤左仿伊犂固爾扎都綱建廟曰安逺然自廟南延望錘峯式塏式閎厥壤猶隙惟大濛之俗素崇黄敎將欲因其教不易其俗縁初搆而踵成之且每嵗山莊秋巡内外扎薩克覲光以來者肩摩踵接而新附之都爾伯特及左右哈薩克東西布魯特亦宜有以遂其仰瞻興其肅恭俾滿所欲無二心焉咨之章嘉國師云大藏所載有上藥王佛乃持輪王佛化身居常東嚮洪濟羣品必若外闢重闉疏三塗中翼廣殿後規闍城内叠磴懸折而上置龕正與峯對者則人天咸遂皈仰將作如置以丙戌正月經始洎丁亥八月訖工爰取普樂顔寺額而為之記曰自西人之瀕於塗炭也湫隘阽危不能終日朕則為之求寧也既寕之後奔走偕徠室家還定朕則為之計安焉既寧且安其樂斯在譬如佛影覆于鴿身四大得所離怖畏想生歡喜心蘄自刹那以逮億刼同逰春臺化宇樂其樂而不能名其樂真上樂耳雖然曷易此臻哉語曰民可與樂成難與慮始又曰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是朕所由繼普寧安逺而命之為普樂者既以自慰且重以自朂而匪直梵文勝因福利之云云也記成并系以讃
  善哉大能仁  無去亦無住  以何因縁故現此説法身  人天咸䕶持  功徳甚希有云何稱上樂  自小千中千  暨三千大千法界無究竟  爾時兩足尊  甘露為灌頂一切諸衆生  若有情無情  念彼佛力者受持陀羅尼  三世諸如來  神力並加汝第一具根性  即身得證佛  其次小乗人得八大成就  靈丹浄眼方  徹地智慧劔空行遍周厯  延年無疾病  自洛义俱胝無量僧祇刼  萬行齊完滿  求福不唐捐普種福徳田  普䕃如意樹  普覆大慈雲普渡大願船  震旦閻浮提  清寧共安隠而彼狼荒俗  永脱修羅天  合十白佛言此是法王力  要知大自在  本分元自足無苦强言樂  即墮分别相  樂故無名名上亦無等等  東峯開妙鬘  寳閣照旭光舉似日出處  了了正知見  光與日無盡誰識所本來  八寳莊嚴成  香華天樂偹大㑹啓無遮  同證無上道
  御製詩
  渡河詣普樂寺瞻禮乙未
  野彴砌石架木為漲來易圮亦易就月前經雨兹重搘便以渡河禮耆囿彼岸平原多種田低禾髙𥞫如錯繡纔十餘日未曽觀則已吐穗碩且茂或垂禾穗或仰柔穂總殊致芃緑釀黄各爭𠉀西成可望為額慶時尚遥虞望難副普樂之意原在斯六波羅蜜非所究






  欽定熱河志卷七十九
<史部,地理類,都會郡縣之屬,欽定熱河志>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