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五十三 欽定續文獻通考 卷五十四 卷五十五

  欽定四庫全書
  欽定續文獻通考卷五十四
  職官考
  御史臺
  宋御史臺中丞一人侍御史一人殿中侍御史二人監察御史六人已詳焉端臨考間有未定員數今從職官志補
  遼南面御史臺太宗㑹同元年置有御史大夫御史中丞侍御又殿中司有殿中殿中丞尚舍局尚乘局尚輦局尚食局尚衣局各有奉御
  金御史臺御史大夫掌糾察朝儀彈劾官邪勘鞫官府公事凡内外刑獄所屬理斷不當有陳訴者付臺治之御史中丞貳之
  又侍御史二人掌奏事判臺事治書侍御史二人掌同侍御史殿中侍御史二人每遇朝對立於龍墀之下專劾朝者儀矩凡百僚假告事具奏目進呈監察御史十二人掌糾察内外非違刷磨諸司察帳并監祭禮及出使之事其屬典事二人架閣庫管勾一人檢法四人獄丞一人
  世宗大定二年敕御史臺檢察六部文移稽而不行行而不當者皆舉劾尋又詔御史臺自三公以下官僚善惡邪正當審察之八年令監察御史分路刺舉善惡以聞尚書省具監察御史才能者疏名進呈以聽制俟任滿御史臺奏其能否仍視其所察公事具書於解由以送尚書省十九年制糾彈之官知有犯法而不舉者減犯人一等科之闗親者許廻避二十一年令監察職事修舉者與遷擢不稱者大則降罰小則決責仍不許去官二十九年二月章宗已即位敕御史臺自今監察令本臺辟舉任内不稱職者亦從奏罷御史臺奏臺官不得與人相見蓋為親王宰執怙勢之家恐有私徇則無以訪知民間利病官吏善惡詔自今許與四品以下相見三品以上如故明昌四年勅自今御史臺奏事修起居注並令廻避承安二年勅御史臺糾察謟佞趨走有實跡者泰和元年制猛安謀克並𨽻按察司監察御史止按部糾舉有罪則并坐監臨之官又御史臺奏在制按察司官比任終遣官考核然後尚書省命官覆察之今監察御史添設員多宜分路廵行每路女直漢人各一人同徃從之二年諭御史臺諸訴事於臺當以實聞不得輙稱察知三年詔監察等察事可二年一出又詔遣監察御史分按諸路所遣者女直人即以漢人朝臣偕遣者漢人即以女直朝臣偕七年敇尚書省自今初授監察者令進利害帖子以待召見宣宗貞祐元年九月減定監察御史十二人二年定監察御史黜陟格王圻續通考載黜陟格以所察大事至五小事至十為稱職數不及且無切務者為庸常數内有二事不實者為不稱職興定元年九月更定監察御史失察法三年定御史上下半月勾檢省中制勅文字四年減監察御史四人五年更定監察御史違犯的决法又敇監察所彈事同列不得與聞著為令元光二年罷行省所置監察御史兼彈之職
  又所屬登聞檢院有知登聞檢院同知登聞檢院掌奏御進告尚書省御史臺理斷不當事又有知法女直漢人各一人海陵正隆二年詔尚書省凡事理不當者許詣登聞檢院投狀院類奏覽訖付御史臺理問哀宗正大元年詔登聞檢院毋鎖閉防䕶聽有寃者陳訴又登聞鼓院有知登聞鼓院同知登聞鼓院事掌奏進告御史臺登聞檢院理斷不當事宣宗承安二年以諫官兼知法二人女直漢人各一人
  等謹按登聞鼓院雖非御史臺所屬而所掌畧與登聞檢院同故附載之元明倣此
  又按百官志有審官院承安四年設衛紹王大安二年罷之若注擬失當令御史臺官論列知院一人掌奏駁除授失當事隨朝六品外路五品以上官除授並送本院審之補闕拾遺監察雖七品亦送本院或御批亦送禀惟部除不送同知審院事一人又掌書四人女直漢人各二人以御史臺終場舉人擇充雖暫設旋罷亦併其職於臺官特附録焉
  元御史臺掌糾察百官善惡政治得失有御史大夫中丞侍御史治書侍御史各二人
  所屬經厯一人都事二人照磨一人承發管勾兼獄丞一人架閣庫管勾兼承發一人
  世祖至元五年始立臺建官官七人有大夫中丞侍御史治書侍御史典事等又檢法二人獄丞一人七年改典事為都事十九年罷檢法獄丞二十七年始置經厯一人成宗大徳二年令御史臺稽察樞宻院案牘仁宗皇慶元年增中丞為三人二年減一人英宗至治二年增大夫一人後定置官如上順帝至正五年以賀惟一為大夫賜名太平舊制臺非國姓不授故特賜䝉古名
  元史張雄飛傳曰雄飛言于世祖曰古有御史臺為天子耳目凡政事得失民間疾苦皆得言百官奸邪不職者即聽糾劾如此則紀綱舉天下治矣帝善之
  亷希憲傳曰阿哈瑪特言庻務責成各路錢榖付之轉運必繩治之事何由辦希憲曰立臺察古制内則彈劾奸邪外則察視非常訪求民瘼禆益國政事無大於此者若欲罷之必使上下專恣貪暴公行然後可耶阿哈瑪特語塞
  董文用傳曰至元十六年阿里布復請行臺呈行省比内臺呈都省例詔集朝臣議之文用曰御史臺譬如卧虎雖未噬人人猶畏其為虎一旦摧抑之則風采薾然無復望矣伊寔特穆爾亦言其不可事遂寢
  崔彧傳曰至元十九年彧言臺臣今惟御史有言臣以為臺官皆當建白又選用臺察若由中書必有偏徇合從本臺選擇御史初用漢人十六人今用䝉古十六人相參廵厯從之
  又殿中司殿中侍御史二人至元五年始置凡大朝㑹百官班序其失儀失列則糾罰之在京百官到任假告事故出三日不報者則糾舉之大臣入内奏事則隨以入凡不可與聞之人則糾避之
  又察院監察御史三十二人司耳目之寄任刺舉之事至元五年始置御史十一人悉以漢人為之八年增置六人十九年增置一十六人始參用䝉古人為之二十二年參用南儒二人至正三年詔作新風憲在内之官有不法者監察御史劾之在外之官有不法者行臺御史劾之歲以八月終出廵四月中還司輟耕録曰監察御史署銜無御史臺三字以為天子耳目之官非御史大夫以下可制也行臺則不然
  登聞鼓院至元十二年如為人殺其父母兄弟夫婦寃無所訴聽其來擊其或以細事唐突者論如法
  等謹按元史百官志至正十七年七月置四方獻言詳定使司掌考其所陳之言擇其善者以聞于上而舉行之詳定使副使掌書記各二人中書官提調之雖非御史臺所屬而所掌近于諫官故亦如金之審官院附載焉
  明都察院有左右都御史左右副都御史左右僉都御史又十三道監察御史江西浙江河南山東各十人福建廣東廣西四川貴州各七人陜西湖廣山西各八人雲南十一人共一百十人
  所屬經厯司經厯都事各一人司務㕔司務二人初設四人後革二人照磨所照磨檢校各一人司獄司司獄一人初設六人後革五人
  都御史職專糾劾百司辯明寃枉提督各道為天子耳目風紀之司凡大臣奸邪小人搆黨作威福亂政者劾凡百官猥葺貪冒壞官紀者劾凡學術不正上書陳言變亂成憲希進用者劾遇朝覲考察同吏部司賢否黜陟大獄重囚㑹鞫於外朝偕刑部大理讞平之其奉敇内地拊循外地各専其敇行事
  十三道監察御史主察糾内外百司之官邪或露章面劾或封章奏劾凡差在内兩京刷卷監臨鄉㑹試及武舉廵視光禄京營倉塲内庫皇城五城輪值登聞鼓後改科員在外廵按北直𨽻二人南直𨽻三人宣大遼東甘肅各一人十三省各一人清軍提督學校兩京各一人萬厯時南京増設一人廵鹽兩淮兩浙長蘆河東各一人茶馬陜西廵漕廵闗宣徳四年設立鈔闗御史至正統十年始遣主事儧運印馬屯田師行則監軍紀功各以其事專監察而廵按則代天子廵狩所按藩服大臣府州縣官諸考察舉劾尤專大事奏裁小事立斷按臨所至必先審録罪囚弔刷案卷有故出入者理辨之諸祭祀壇塲省其牆宇祭器存恤孤老廵視倉庫查算錢糧勉勵學校表揚善類剪除豪蠧以正風俗振綱紀凡朝㑹糾儀祭祀監禮凡政事得失軍民利病皆得直言無避有大政集闕廷預議焉六部至重然有專司而都察院總憲綱惟所見聞皆得糾察諸御史糾劾務明著實跡開寫年月毋虚文泛詆訐拾細𤨏出按復命都御史覆其稱職不稱職以聞凡御史犯罪加三等有贓從重論十三道各協管兩京直𨽻衙門而都察院衙門分屬河南道獨專諸内外考察浙江道協管中軍都督府在京府軍左金吾左金吾右金吾前留守中神䇿應天和陽廣洋武功中武功後茂陵十二衛牧馬千户所及直𨽻廬州府廬州六安二衛 江西道協管前軍都督府在京府軍前燕山左龍江左龍江右龍驤豹韜天䇿寛河八衛及直𨽻淮安府淮安大河邳州九江武清龍門各衛 福建道協管戸部寳鈔提舉司鈔紙印鈔二局承運廣惠廣積廣盈贓罰甲乙丙丁戊字天財軍儲供用行用各庫在京金吾後武城中飛熊武功左武功右武功前獻陵景陵裕陵泰陵十衛及直𨽻常州池州二府定邊開平中屯二衛美峪千戸所 四川道協管工部營繕所文思院御用司設神宫尚衣都知等監惜薪司兵仗銀作巾㡌鍼工器皿盔甲軍器寳源皮作鞍轡織染柴炭抽分竹木各局僧道録司枉京府軍濟州大寜前蔚州左永清左五衛蕃牧千户所及直𨽻松江府廣徳州金山懷來各衛神木千尸所播州宣慰司石砫酉陽等宣撫司天全六番招討司 陜西道協管後軍都督府大理寺行人司在京府軍後鷹揚興武義勇右横海江隂康陵昭陵八衛敢勇報效二營韓秦慶安化四府及直𨽻和州保定左右中前四衛 雲南道協管順天府廣備庫在京羽林前通州二衛及直𨽻永平廣平二府通州左通州右涿鹿涿鹿左涿鹿中宻雲中宻雲後永平山海盧龍撫寜東勝左東勝右大同中屯營州五屯延慶延慶左延慶右萬全左萬全右各衛居庸闗黄花鎮寛河武定各千戸所 河南道協管禮部都察院翰林院國子監太常寺光禄寺鴻臚寺尚寳司中書舍人欽天監太醫院司禮尚膳尚寳直殿等監酒醋局鐘鼓司教坊司在京羽林左留守前留守後神武左神武前彭城六衛伊唐周鄭四府及兩准鹽運司直𨽻揚州大名二府揚州髙郵儀真歸徳寜山潼闗神武右各衛泰州通州汝寜各千户所 廣西道協管通政司六科在京燕山右燕山前大興左騰驤左騰驤右武驤左鎮南瀋陽左㑹州富峪忠義前忠義後十二衛及直𨽻安慶徽州保定真定四府安慶新安鎮武真定各衛紫金闗倒馬闗廣昌各千户所 廣東道協管刑部應天府在京虎賁左濟陽武驤右瀋陽右武功左武功右孝陵長陵八衛及直𨽻延慶州開平中屯衛 山西道協管左軍都督府在京錦衣府軍右留守左驍騎左驍騎右龍虎左龍虎右大寜中義勇前義勇後英武水軍左十二衛晉府長史司及直𨽻鎮江太平二府鎮江建陽瀋陽中屯各衛平定蒲州二千户所 山東道協管宗人府兵部㑹同館御馬監典牧所大通闗在京羽林右永清右濟川三衛及中都留守司遼東都司直𨽻鳯陽府徐滁二州中都留守左留守中鳯陽鳯陽中鳯陽右皇陵長淮懷逺徐州滁州泗州壽州宿州武平沂州徳州徳州左保定後瀋陽中各衛洪塘千户所湖廣道協管右軍都督府五城兵馬司在京留守右武徳忠義右虎賁右廣武水軍右江淮永陵八衛遼梁岷吉華陽五府荆襄楚三府長史司及興都留守司直𨽻寜國府寜國宣州神武中定州茂山各衛貴州道協管吏部太僕寺上林苑監内官印綬二監在京旗手衛及長蘆鹽運司大寜都司萬全都司直𨽻蘓州河間順徳三府保安州蘓州太倉鎮海薊州遵化鎮朔興州五屯忠義中河間天津天津左天津右宣府前宣府左宣府右開平保安右蔚州永寜各衛嘉興吳淞江梁城滄州興和長安龍門各千戸所
  初太祖吳元年置御史臺設左右御史大夫中丞侍御史治書侍御史殿中侍御史察院監察御史經歴都事照磨管勾洪武四年御史臺進擬憲綱凡四十條帝親加刪定頒給羣臣九年汰侍御史及治書殿中侍御史十年七月詔遣監察御史廵按州縣十三年専設左右中丞左右侍御史尋罷御史臺十五年更置都察院設監察都御史八人分監察御史為浙江河南山東北平山西陜西湖廣福建江西廣東廣西四川十二道各道置御史或五人或三四人十六年設左右都御史各一人左右副都御史各一人左右僉都御史各二人經歴一人知事一人惠帝建文元年改設都御史一人革僉都御史二年改為御史府設御史大夫改十二道為左右兩院止設御史二十八人成祖復舊制永樂元年改北平道為北京道十九年罷北京道增設貴州雲南交阯三道仁宗洪熈元年稱行在都察院同六部又定廵按以八月出廵宣宗宣徳十年罷交阯道始定為十三道英宗正統中去行在字世宗嘉靖中以清屯増副都御史三人尋罷穆宗隆慶中以提督京營増右都御史三人尋亦罷
  明史職官志曰洪武十五年每道鑄印二文曰繩愆糾繆一畀御史乆次者掌之一藏内府有事受印以出既事納之二十三年左副都御史袁泰言各道印篆相同慮有詐偽乃更鑄監察御史印曰某道監察御史印其廵按印曰廵按某處監察御史印
  明典彚曰永樂時命吏部簡南京御史之才者得張循理等二十八人詢其出身循理等二十四人由進士監生洪秉等四人由吏帝曰古者用人雖不專於一途然御史乃朝廷耳目之寄須用有學問識逹治體者安可用吏此選司之弊遂黜秉等為序班命御史勿再用吏
  等謹按職官志有登聞鼓樓洪武元年以監察御史一人監登聞鼓後令六科以錦衣衛輪直已見給事中門
  南京都察院右都御史右副都御史右僉都御史各一人浙江江西河南山東山西陜西四川雲南貴州九道各御史二人福建湖廣廣東廣西四道各御史三人嘉靖後不全設恒以一人兼數道
  所屬司務經歴都事照磨各一人隆慶四年革都事司獄二人嘉靖三十七年革一人
  凡刷卷廵倉廵江廵城屯田印馬廵視糧儲監收糧斛㸃閘軍士管理京營比騐軍器皆叙而差之清軍則偕兵部兵科覆後湖黄册則偕户部戸科
  提督操江一人以副僉都御史為之領上下江防之事
  行御史臺
  等謹按遼金二代不設行御史臺惟元乃有之若明之總督廵撫即行御史臺之職考之紀志總督之名自正統四年王驥征麓川始後以軍興因地增設廵撫之名始於洪武中遣皇太子廵撫陜西永樂十九年遣官廵行天下蓋大災重事則遣行視謂之廵撫迄事而止無定員也宣徳時以闗中江南等處地大而要命官更代廵撫自是徧置其後遂命専以都察院堂上官為之具詳於左
  元江南諸道行御史臺監浙江江西湖廣三省統江東江西浙東浙西湖南湖壮廣東廣西福建海南十道大夫一人中丞侍御史治書侍御史各二人又察院監察御史二十八人
  所屬經歴一人都事二人照磨架閣庫管勾承發管勾兼獄丞各一人
  至元十四年始置江南行御史臺於揚州尋徙杭州又徙江州二十三年遷於建康以監臨東南諸省統制各道憲司而總諸内臺初置大夫中丞侍御史治書侍御史各一人統淮東淮西湖北浙東浙西江東江西湖南八道提刑按察司十五年増江南湖北嶺南廣西福建廣東三道二十三年以淮東淮西山南三道撥𨽻内臺三十年增海北海南一道大德元年定為江南諸道行御史臺設官如前
  察院至元十四年初置監察御史十人二十三年増䝉古御史十四人又增漢人御史四人後定置如前百官志曰順帝至正十六年移行臺於紹興二十五年閏十月御史大夫鄂勒哲特穆爾奏江南諸道行御史臺衙門嘗奉㫖於紹興路開設近因道梗湖南湖北廣東廣西海北江西福建等處凡有文書北至南臺風信不便徑申内臺未悉事情虛實宜於福建置分臺給降印信俾各道文書由分臺以逹内臺於事為便從之
  陜西諸道行御史臺統漢中隴北四川雲南四道官數與江南行臺同惟監察御史止二十人
  至元二十七年始置雲南諸路行御史臺官止四人大徳元年移雲南行臺於京兆為陜西行臺延祐元年罷二年復立設官如前
  明在外加都御史或副僉都御史銜者有總督有提督有廵撫有總督兼廵撫提督兼廵撫及經畧總理賛理廵視撫治等員
  初名廵撫或名鎮守後以鎮守侍郎與廵按御史不相統屬文移窒礙定為都御史廵撫兼軍務者如提督有總兵地方加贊理或參贊所轄多事重者加總督他如整飭撫治廵治總理等項皆因事特設其以尚書侍郎任總督軍務者皆兼都御史以便行事
  總督
  總督漕運兼提督軍務廵撫鳯陽等處兼管河道一人洪武時嘗置京畿都漕運司設漕運使元年置十四年罷永樂間設漕運總兵官宣徳中又遣侍郎都御史少卿等官督運至景帝景泰二年因漕運不繼始命副都御史王竑總督因兼廵撫淮揚廬鳯四府徐和滁三州駐淮安憲宗成化八年分設廵撫總漕各一人九年復舊武宗正徳十三年又分設十六年又復舊世宗嘉靖三十六年以倭警添設提督軍務廵撫鳯陽都御史四十年歸併改總督漕運兼提督軍務神宗萬厯七年加兼管河道
  總督薊遼保定等處軍務兼理糧餉一人嘉靖二十九年置先是薊遼有警間遣重臣廵視或稱提督至是以邊患益甚始置總督開府宻雲轄順天保定遼東三廵撫兼理糧餉萬厯九年加兼廵撫順天等處十一年復舊熹宗天啟元年置遼東經畧經畧之名自此始莊烈帝崇禎四年併入總督十一年又增設總督於保定
  總督宣大山西等處軍務兼理糧餉一人正統元年始遣僉都御史廵撫宣大景㤗二年宣府大同各設廵撫遣尚書石璞總理軍務成化𢎞治間有警則遣正徳八年設總制嘉靖初兼轄偏保二十九年去偏保定設總督宣大山西等處銜三十八年令防秋日駐宣府四十三年移駐懐來隆慶四年移駐陽和
  總督陜西三邊軍務一人𢎞治十年遣重臣總督陜西甘肅延綏寜夏軍務以左都御史王越任之十五年以後或設或罷至嘉靖四年始定設初稱提督軍務七年改為總督開府固原防秋駐花馬池
  總督兩廣軍務兼理糧餉帶管鹽法兼廵撫廣東一人永樂二年遣給事中雷瑱廵撫廣西十九年遣郭瑄艾廣廵撫廣東景㤗三年苖㓂起以兩廣宜協濟應援乃設總督成化元年兼廵撫事駐梧州正徳十四年改總督為總制尋改提督嘉靖四十五年另設廣東廵撫止兼廵撫廣西駐肇慶隆慶三年又設廣西廵撫除兼職四年革廣東廵撫改為提督兩廣軍務兼理糧餉廵撫廣東萬厯三年仍改總督加帯管鹽法
  總督四川陜西河南湖廣等處軍務一人正德五年設尋罷嘉靖二十七年以苗患又設總督四川湖廣貴州雲南等處軍務四十二年罷天啟元年以土官奢崇明反又設四川湖廣雲南貴州廣西五省總督四年兼廵撫貴州
  總督浙江福建江南兼制江西軍務一人嘉靖三十三年以倭犯杭州置四十一年革
  總督陜西山西河南湖廣四川五省軍務一人崇禎七年置或兼七省十二年後俱以内閣督師
  總督鳯陽地方兼制河南湖廣軍務一人崇禎十四年總督保定地方軍務一人崇禎十一年
  總督河南湖廣軍務兼廵撫河南一人崇禎十六年總督九江地方兼制江西湖廣軍務一人崇禎十六年
  總理
  總理南直𨽻河南山東湖廣四川軍務一人崇禎八年設與總督或分或併
  總理河漕兼提督軍務一人永樂元年遣尚書治河自後間遣侍郎都御史成化後始稱總督河道正徳四年定設都御史嘉靖二十年以都御史加工部職銜提督河南山東直𨽻河道隆慶四年加提督軍務萬厯五年改總理河漕兼提督軍務八年革
  總理糧儲提督軍務兼廵撫應天等府一人宣徳五年初命侍郎總督糧儲兼廵撫景泰四年定遣都御史嘉靖三十三年以海警加提督軍務駐蘇州萬歴中移駐句容已復駐蘓州
  廵撫
  廵撫浙江等處地方兼提督軍務一人永樂初遣尚書治兩浙農事以後或廵視或督鹺有事則遣嘉靖二十六年以海警始命都御史廵撫浙江兼管福建福興建寜漳泉海道地方提督軍務二十七年改廵撫為廵視二十八年罷三十一年復設
  廵撫福建地方兼提督軍務一人嘉靖二十六年既設浙江廵撫兼轄福興漳泉等處三十五年以閩浙道逺又設提督軍務兼廵撫興漳泉福寜海道都御史後改廵撫福建統轄全省
  廵撫順天等府地方兼整薊州等處邊備一人成化二年始專設都御史贊理軍務廵撫順天永平二府尋兼撫河間真定保定凡五府七年兼理八府八年以畿輔地廣從居庸闗中分設二廵撫其東為廵撫順天永平二府駐遵化崇禎二年又於永平分設廵撫兼提督山海軍務其舊者止轄順天
  廵撫保定等府提督紫荆等闗兼管河道一人成化八年分居庸闗以西另設廵撫保定真定河間順德大名廣平六府提督紫荆倒馬龍泉等闗駐真定萬厯七年兼管河道
  廵撫河南等處地方兼管河道提督軍務一人宣德五年遣兵部侍郎于謙廵撫山西河南正統七年以右副都御史王來廵撫湖廣河南景泰七年始專設河南廵撫萬厯七年兼管河道八年加提督軍務
  廵撫山西地方兼提督雁門等闗軍務一人宣德五年以侍郎廵撫河南山西正統十三年始命都御史專廵山西鎮守雁門天順成化間暫革尋復置廵撫山東等處地方督理營田兼管河道提督軍務一人正統五年始設廵撫十三年定遣都御史嘉靖四十二年加督理營田萬厯七年兼管河道八年加提督軍務
  廵撫遼東地方贊理軍務一人正統元年設舊駐遼陽後地日蹙移駐廣寜駐山海闗後又駐寜逺
  廵撫宣府地方贊理軍務一人正統元年命都御史出廵塞北因奏設廵撫兼理大同景泰二年另設大同廵撫後復併為一成化十年復分設十四年加贊理軍務廵撫大同地方贊理軍務一人初與宣府共一廵撫後或分或併成化十年復專設加贊理軍務
  廵撫延綏等處贊理軍務一人宣徳十年遣都御史出鎮景泰元年專設廵撫加叅贊軍務成化九年徙鎮榆林隆慶六年改贊理軍務
  廵撫寜夏地方贊理軍務一人正統元年以右僉都御史郭智鎮撫寜夏叅贊軍務天順元年罷二年復設去叅贊隆慶六年加贊理軍務
  廵撫甘肅等處贊理軍務一人宣徳十年命侍郎鎮守正統元年甘凉用兵命侍郎叅贊軍務景泰元年定設廵撫都御史隆慶六年改贊理軍務
  廵撫陜西地方贊理軍務一人宣徳初遣尚書侍郎出鎮正統間命右都御史陳鎰王文等出入更代景泰初耿九疇以刑部侍郎出鎮文移不得徑下按察司特改都御史廵撫成化二年加提督軍務後改贊理駐西安防秋駐固原
  廵撫四川等處地方兼提督軍務一人宣徳五年命都御史鎮撫後停遣正統十四年始設廵撫萬厯十一年加提督軍務
  廵撫湖南等處地方兼贊理軍務一人正統三年命都御史賈諒鎮守以後或侍即或大理卿出撫景泰元年定設廵撫都御史兼贊理軍務萬厯八年改為提督軍務十二年仍為贊理
  廵撫江西地方兼理軍務一人永樂後間設廵撫鎮守成化以後定為廵撫或有時罷遣嘉靖六年始定設四十年加兼理軍務
  廵撫南贛汀韶等處地方提督軍務一人𢎞治十年始設廵撫正徳十一年改提督軍務嘉靖四十五年定巡撫銜所轄南安贛州南雄韶州汀州并郴州地方駐贛州廵撫廣東地方兼贊理軍務一人永樂中設廵撫後以總督兼廵撫事遂罷不設嘉靖四十五年復另設廵撫加賛理軍務隆慶四年又罷
  廵撫廣西地方一人廣西舊有廵撫沿革不常隆慶三年後專設
  廵撫雲南兼建昌畢節等處地方贊理軍務兼督川貴糧餉一人正統九年命侍郎叅贊軍務十年設鎮撫天順元年成化十二年復設嘉靖三十年加兼理軍務四十三年改贊理隆慶二年兼撫建昌畢節等處
  廵撫貴州兼督理湖北川東等處地方提督軍務一人正統十四年以苖亂置總督鎮守貴州湖北川東等處景泰元年另設貴州廵撫成化八年罷十一年復設正徳二年又罷五年又復設嘉靖四十二年裁革總督令廵撫兼理湖北川東等處提督軍務廵撫天津地方贊理軍務一人萬厯二十五年以倭䧟朝鮮暫設尋為定制
  廵撫登萊地方贊理軍務一人天啟元年崇禎二年罷三年復設廵撫安廬地方贊理軍務一人崇禎十年設十六年又增設安太池廬四府廵撫
  廵撫偏沅地方贊理軍務一人萬厯二十七年以征播暫設尋罷天啟二年後或置或罷崇楨二年定設
  廵撫密雲地方贊理軍務一人崇禎十一年
  廵撫淮揚地方贊理軍務一人崇禎十一年
  廵撫承天贊理軍務一人崇禎十六年
  撫治
  撫治鄖陽等處地方兼提督軍務一人成化十二年以鄖陽襄陽流民屢叛遣都御史安撫因奏設官撫治之萬厯二年以撫治事權不專増提督軍務兼撫治職銜九年裁革十一年復設
  贊理
  贊理松潘地方軍務一人正統四年暫設
  春明夢餘録曰天下設廵撫都御史洪武未有也太祖不欲以重臣令典錢糧兵馬永樂十九年勅尚書侍郎都御史少卿等官十三人各同給事中一人廵行天下是謂廵撫宣徳間令廵撫官每歲八月一赴京議事葢不欲疎逖以懸機重景泰四年始差都御史其意尚在執持風紀有故則入叅廟議而握纛之柄則有司存自是則曰整飭曰提督曰總制曰鎮守又復典兵部尚書侍郎之職兼都御史百僚羣將俯首聽一人之謀似於兼制少疎故復以廵按權叅殺之然表裏異同痛癢不相關而司鋒鏑者每掣肘不能自盡近年失事並罪撫臣誠得肯綮矣天順間石亨曹欽請罷廵撫正徳間劉瑾取囘廵撫彼固借私以逞要亦不為無説然使其置布腹心則其為毒又不可勝言矣學士院翰林國史集賢𢎞文等院及諸學士
  等謹按馬端臨考所載學士院官制不一今以宋史考之南渡後有顯文閣學士以遼金元明四史考之則各有翰林院即端臨所謂學士院之翰林至若史官及集賢𢎞文馬考分𨽻中書門下省今考遼金各有國史院元以翰林院兼之則端臨所稱史官金有集賢𢎞文二院元有集賢院明有𢎞文館以其無所𨽻屬故與國史並附輯於翰林之後此則隨類變通者也其殿閣諸學士仍從舊例
  宋度宗咸淳元年六月名理宗御製之閣曰顯文置學士直學士待制直閣等官
  遼大林牙院掌文翰之事官有北面都林牙承旨北面林牙左林牙右林牙
  等謹按遼史百官志林牙修文告是時尚未有漢制也
  南面翰林院掌天子文翰之事官有翰林都林牙南面林牙翰林學士承旨翰林學士翰林祭酒知制誥等謹按百官志有翰林畫院見聖宗開泰七年翰林畫院待詔陳升翰林醫官見天祚帝保大二年提舉翰林醫官李奭云
  金翰林學士院翰林學士承旨掌制撰詞命凡應奉文字銜内帶知制誥直學士以上同翰林學士翰林侍讀學士翰林侍講學士翰林直學士翰林待制分掌詞命文字分判院事銜内亦帶知制誥翰林修撰掌與待制同自直學士至修撰俱不限員又有應奉翰林文字
  海陵天徳二年命翰林學士院自侍讀學士至應奉文字通設漢人十人女直契丹各七人
  元翰林兼國史院承旨六人學士二人侍讀學士侍講學士直學士各二人
  屬官待制五人修撰三人應奉翰林文字五人編修官十人檢閲四人典籍二人經歴都事各一人世祖中統初以王鶚為翰林學士未立官署至元六年置承旨三人學士侍讀學士侍講學士直學士各二人十四年增承旨一人十六年增侍讀學士一人十七年增承旨二人二十年省併集賢院為翰林國史集賢院二十一年增學士二人二十二年復分立集賢院二十三年増侍講學士一人二十六年置官吏五人掌管教習亦思替非文字二十七年增承旨一人大徳九年改典簿為司直置都事一人至大元年置承旨九人皇慶元年改司直為經歴延祐元年别置囘囘國子監學以掌亦思替非官屬歸之五年置承旨八人後定置官如前
  䝉古翰林院掌譯寫一切文字及頒降璽書并用䝉古新字仍各以其國字副之承旨七人學士侍讀學士侍講學士直學士各二人待制四人修撰二人應奉五人經歴都事各一人承發架閣庫管勾一人
  其屬二䝉古國子監䝉古國子學俱詳國子監門
  至元八年始立新字學士於國史院十二年别立翰林院置承旨直學士各一人待制二人修撰一人應奉四人十八年增承旨一人學士三人二十九年增承旨侍讀學士各一人三十年增管勾一人大徳九年増司直都事各一人皇慶元年設官二十有八延祐二年改司直為經歴後定置官如前
  眀翰林院翰林學士一人侍讀學士侍講學士侍讀侍講各二人史官修撰編修檢討無定員庻吉士亦無定員五經博士九人世襲别見典籍二人侍書二人不常設待詔六人不常設孔目一人
  學士掌制誥史册文翰之事以考議制度詳正文書備天子顧問凡經筵日講纂修實録玉牒史志諸書編纂六曹章奏皆奉勅而統承之誥勅以學士一人兼領正統中王直王英以禮部侍郎兼學士專領誥勅後罷𢎞治七年復設正德中白鉞費宏等由禮部尚書入東閣專典誥敕嘉靖六年復罷以講讀編檢等官管之大政事大典禮集諸臣㑹議則與諸司叅决其可否車駕幸太學聽講凡郊祝慶成諸宴則學士侍坐於四品京卿上侍讀侍講掌講讀經史修撰編修檢討謂之史官掌修國史凡天文地理宗潢禮樂兵刑諸大政及誥勅書檄批荅王言皆籍而記之以備實録國家有纂修著作之書則分掌考輯撰述之事經筵充展卷官鄉試充考試官㑹試充同考官殿試充收卷官凡記注起居編纂六曹章奏謄黄册封等咸充之庶吉士讀書翰林院以學士一人教習之五經博士初置五人各掌專經講議繼以優給聖賢先儒後裔世襲不治院事侍書掌以六書供事待詔掌應對孔目掌文移呉元年初置翰林院設學士侍講學士直學士修撰編修典簿洪武二年增設承旨待制應奉典籍等官十三年増設檢閲十四年革承旨直學士待制應奉檢閲典簿設孔目五經博士侍書待詔檢討令編修檢討典籍同左春坊左司直即正字贊讀考駁諸司奏啟平允則署其銜曰翰林院兼平駁諸司文章事某官某列名書之十八年更定員數如前所列獨未有庶吉士以侍讀先侍講建文時仍設承旨改侍讀侍講兩學士為文學博士設文翰文史二館文翰以居侍讀侍講侍書五經博士典籍待詔文史以居修撰編修檢討改孔目為典簿及中書舍人為侍書以𨽻翰林又設文淵閣待詔及拾遺補闕等官成祖初復舊其年九月特簡講讀編檢等官叅預機務簡用無定員謂之内閣然解縉胡廣等既直文淵閣猶相繼署院事至洪熈以後楊士竒等加至師保體絶百僚始不復署正統七年翰林院落成學士錢習禮不設楊士奇楊榮公座曰此非三公府也二楊以聞乃命工部具椅案禮部定位次以内閣固翰林職也嘉隆以前文移闗白猶稱翰林院以後則竟稱内閣矣其在六部自成化時周洪謨以後禮部尚書侍郎必由翰林吏部兩侍郎必有一由於翰林其由翰林者尚書則兼學士六部皆然侍郎則兼侍讀侍講學士其在詹事府暨坊局官視其品級必帶本院銜詹事少詹事帶學士銜春坊大學士不常設庶子諭徳中允贊善洗馬等則帯講讀學士以不至編檢銜廖道南殿閣詞林記曰國朝兩制悉歸本院非鴻臚歴顯秩者不得掌而以中書主謄寫呉元年十二月開讀詔赦前期本院官承制草詔及文武官除授合用誥命勅命皆即日撰寫故學士陶安宋濂軰皆曰知制誥於時封拜無虛日安等常撰擬誥命千餘首以待而猶不足乃使諸儒士在館者分局代為之其後定一考封贈之制初除授所領誥敇皆革去於是其務稍省矣永樂初内閣七人掌内外兩制楊榮金幼孜諸人自署職銜亦曰知制誥用洪武時故事也仁宗始命内閣專典内制而擇學士一人專管文官誥敕正統以後罷之文官誥敕皆屬内閣如永樂時𢎞治七年復設以學士年深或尚書侍郎兼者為之亦得以知制誥自署兩制遂稍分矣
  又曰本院官特清貴舊不輕改擢學士官雖五品序秩於尚書之上洪武三年以太常寺卿魏觀為侍讀學士六年以兵部尚書樂韶鳯為侍講學士吏部尚書詹事為學士承旨八年以廣西按察司僉事答禄與權為修撰十三年以山西右布政使趙新為修撰十六年以僉都御史茹太素為檢討三十四年以僉都御史凌漢為左贊善蓋本院革承旨後為五品衙門庶僚以學行著聞而改擢者品秩大都由尊及卑蓋崇儒右文之體當如是也永樂初進高廟實録猶先學士王景而後及禮部尚書李至剛其尊重可知曽𣒊以狀元及第官侍從將二十年始得侍講學士帝顧左右曰曽𣒊也與學士矣意猶謂其早也是時燕邸左長史金忠不得厠名翰林惟拜工部宣宗雖擢張瑛入翰林以嘗為詹事府舊僚采故也景帝興自郕邸其左長史儀銘亦官止禮部左侍郎未有遽擢為學士者其後一日拜六學士時人以為名器之濫竊謂慎重名器當自本院始
  史官自洪武十四年置修撰三人編修檢討各四人其後由一甲進士除授及庶吉士留館授職往往溢額無定貟嘉靖八年復定講讀修撰各三人編修檢討各六人皆從吏部推補如諸司例然未幾即以侍從人少詔采方正有學術者以充其選因改御史胡經員外郎陳束主事唐順之等七人俱為編修以後仍循舊例由庶吉士除授卒無定額崇禎七年又考選推官知縣為編修檢討蓋亦創舉非常制也殿閣詞林記曰自呉元年置院以來官不必備惟侍從儒學之臣最重必如所謂明仁義禮樂通古今治亂文章議論可以决疑定䇿論道經邦者始可處之故洪武永樂宣徳間雖待詔孔目不輕授人凡居是職者咸知自重若遽鰓鰓焉有出位之圖殊非建官之意也嘗考周官内史掌王八柄之法以詔王治凡命諸侯及孤卿大夫則策命之邱濬曰八柄詔於冡宰内史復掌以詔王蓋史官公論之所出爵禄廢置生殺予奪之柄有所不公直以筆之呉澄謂内史為翰林之職蓋以其策命諸侯孤卿大夫猶學士之草制詔也然謂之史乃掌文書贊治之名今制併史館於翰林其亦此意與春明夢餘録曰明改學士院為翰林院凡代言之官學士經筵之職講讀秘書之屬五經博士典籍著作起居之任侍書待詔併屬於翰林至升轉之例初編修九年升侍講檢討九年升修撰既升修撰矣與狀元徑授修撰者又皆九年方升中允成化二年童縁以修撰升諭德後遂為例至𢎞治中改正必二十六七年方升五品學士此載在楊文襄召對録者故當時詞臣廻翔禁林曉暢典故及至宣麻卓有可觀
  庶吉士自洪武初有六科庶吉士十八年以進士在翰林院承敕監等近侍衙門者俱稱庶吉士永樂二年始定為翰林院庶吉士選進士文學優等及善書者為之三年試之其留者二甲授編修三甲授檢討不得留者則為給事中御史或出為州縣宣徳五年始命學士教習萬厯以後掌教習者專以吏禮二部侍郎二人
  殿閣詞林記曰洪武初以諸進士未更事欲優待之俾觀政於諸司候諳練然後任之其在本院承敇監等近侍衙門者采書經庶常吉士之義俱改稱庶吉士其在六部及諸司者則仍稱進士永樂初擇本院庶吉士二十五人暨首甲三人俾進學内閣周忱自陳願與其列遂増忱為二十九人命學士解縉領其事宣徳中三科進士選入翰林為庶吉士者二十八人猶有選入六科近侍諸衙門庶吉士十二人其出舊科者一蕭鎡也惟鎡授編修是科以後始定庶吉士止入翰林然四年七年十年進士皆不選自宣徳以前留官翰林者鮮兼授部屬中書等官正統間始有授科道者成化後不授中書正徳辛未丁丑止授科道而無部屬辛巳仍復兼授焉蓋國初最重庶吉士之選雖二甲第一人及㑹元或選而不預或預而不留其嚴如此
  南京翰林院學士一人不常置以翰林坊局官署職孔目一人
  國史院
  遼南面國史院有監修國史史館學士修撰修國史等官
  等謹按帝紀太宗㑹同四年詔有司編始祖奇善汗事跡聖宗統和八年北府宰相室昉進所撰實録二十卷帝詔凡已奏事附日厯細事不書興宗重熈中命耶律古裕蕭罕嘉努等編遼國上世事跡及諸帝實録道宗太康初進上之清寜五年耶律孟簡疏言本朝之興幾二百年宜有國史以垂後世乃編耶律赫嚕烏哲休格三人行事以進遂命置局編修皆遼史之可考者至於道宗初罷史官預聞朝議俾問宰相而後書之則大失記言記動之意矣
  金國史院有監修國史掌修國史事修國史掌修國史判院事同修國史二人女直漢人各一人承安四年更擬女直一人罷契丹同修國史編修官八人女直漢人各四人明昌元年罷契丹編修三人添女直一人檢閲官又修遼史刋修官一人編修官三人
  國史院先嘗以諫官兼其職明昌元年詔諫官不得兼恐以其奏章私溢已美故也
  元國史院以翰林兼之已見前
  中統三年敕王鶚集廷臣商𣙜史事至元元年敇選儒士編修國史起館舍給俸以贍之十年以翰林院纂修國史敕采録累朝事實以備編集皇慶元年帝謂省臣曰人言御史臺任重朕謂國史院其任尤重蓋御史臺是一時公論國史院是萬世公論於是升翰林兼國史院為從一品文宗至順二年帝欲取國史閲之編修官吕思誠曰國史記當代人君善惡自古無天子取觀之理遂止
  明以翰林院修撰編修檢討為史官詳見學士院
  集賢院
  金集賢院設知集賢院同知集賢院司議官諮議官等宣宗貞祐五年置司議諮議二官俱不限員
  元集賢院掌提調學校徴求隠逸召集賢良凡國子監元門道教隂陽祭祀占卜祭遁之事悉𨽻焉大學士五人學士侍讀學士侍講學士直學士各二人又經歴一人都事二人待制修撰兼管承發架閣庫各一人國初集賢與翰林國史院同一官署至元二十二年分置兩院置大學士三人學士一人直學士二人典簿一人二十四年増置學士一人侍讀學士一人待制一人尋又置院使一人大學士二人學士三人侍讀學士侍講學士各一人直學士二人司直待制各一人二十五年増都事修撰各一人元貞元年增院使一人大徳十一年置院使六人經歴二人至大四年省院使六人皇慶二年省漢人經歴一人後定置官如前
  所屬國子監有祭酒等官國子學有博士等官俱詳國子監門興文署署令一人以翰林修撰兼之署丞一人以翰林應奉兼之至治二年罷置典簿一人掌提調諸生飲膳與凡文牘簿書之事
  𢎞文院
  金𢎞文院有知院同知𢎞文院事又有校理掌校譯經史
  明𢎞文館學士洪武三年置以胡鉉為學士又命劉基危素羅復仁王本中眭稼皆兼𢎞文館學士未幾罷宣徳間復建𢎞文閣於思善門右以翰林學士楊溥掌閣印尋併入文淵閣
  殿閣諸學士
  遼南面宣政殿學士穆宗應厯元年有宣政殿學士李澣觀書殿學士道宗壽隆初王鼎為觀書殿學士昭文館直學士楊遵朂子晦為昭文館直學士崇文館大學士太祖時韓延徽為崇文館大學士乾文閣學士道宗咸雍五年王觀為乾文閣學士
  等謹按以上皆百官志考李澣見穆宗紀餘皆載列傳中若職掌與員數則志不詳其昭文崇文兩館學士雖非殿閣銜以與𢎞文院同故併載於此
  金益政院哀宗正大三年置於内廷以學問該博議論宏逺者數人兼之日以二人上直備顧問講尚書通鑑貞觀政要名則經筵實内相也未幾罷
  等謹按益政院雖無學士之官實為學士之職與𢎞文院同故併載於此
  元奎章閣學士院大學士四人侍書學士承制學士供奉學士各二人
  首領官叅書典籖各二人照磨一人屬官授經郎二人
  文宗天厯二年立於興聖殿西命儒臣進經史之書考帝王之治大學士二人尋升為學士院大學士至叅書多以他官兼領其職至順元年増定如前順帝至元六年十一月罷奎章閣學士院至正元年九月立宣文閣不置學士惟授經郎及監書博士以宣文閣繫銜云
  所屬羣玉内司天歴二年始置掌奎章圗書寳玩及凡常御之物監司司尉亞尉各一人僉司司丞各二人典簿一人
  等謹按元典章又有昭文館大學士百官志不載附見於此
  明左右春坊亦有大學士
  洪武二十五年始以叅議董倫為之景帝以後不常設詳詹事府門











  欽定續文獻通考卷五十四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