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八十二 欽定續文獻通考 卷八十三 卷八十四

  欽定四庫全書
  欽定續文獻通考卷八十三
  宗廟考
  禘祫
  等謹按馬端臨考禘祫之禮始於春秋迄於宋紹熙五年閏十月建别廟詔時寧宗已即位詔建别廟遷僖順翼宣四帝神主太廟以太祖正東嚮之位孟冬祫享先詣四帝廟室行禮次詣太廟逐幄行禮今考宋史禮志復載慶元時事仍錄之
  宋寧宗慶元二年十月祫享太廟
  是年四月禮部太常言已於太廟之西别建僖祖廟及告遷僖順翼宣帝后神主詣僖祖廟奉安所有今年孟冬祫享先詣四祖廟室行禮次詣太廟逐幄次行禮
  等謹按禮臣所言蓋以前已有詔至是别廟成而請遵行之也若禮志又載理宗紹定四年九月事及太常少卿度正所奏則已見於天子宗廟門矣
  
  等謹按遼史無禘祫事可見
  金世宗大定三年八月定祫享犧牲品物
  有司言按唐開元禮宋開寳禮每室犢一羊一豕一五禮新儀每室復加魚十有五尾天徳貞元則與唐宋同有司行事則不用太牢七祀功臣羊各二酒共二百一十瓶正隆减定通用犢一兩室共用羊一豕一酒百瓶此於禮有闕今七祀功臣牲酒請依天徳制宗廟每室則用宋制加魚然每室一犢後恐太豊帝命每祭共用一犢羊豕如舊又以九月五日祫享當用鹿肉五十斤獐肉三十五斤兎十四頭為臡醢以貞元正隆時方禁獵皆以羊代此禮殊為未備詔從古制
  九年十月以將行大享詔宗廟之祭以鹿代牛著為令十年正月命親祀祭廟牲用犢
  詔宰臣曰古禮殺牛以祭後世有更者否其檢討典故以聞有司謂自周以來逮唐宋祫享時無不用牛者唐開元禮時享每室各用太牢一至天寳六年始减牛數太廟每享用一犢宋政和五禮新儀時享太廟親祀用牛有司行事則不用宋開寳二年詔昊天上帝皇地祗用犢餘大祀皆以羊豕代之合二羊五豕足代一犢今三年一祫乃為親祀其禮至重每室一則共用一犢有司行事則不用
  等謹按魏子平傳帝問宰臣曰祭宗廟用牛牛盡力稼穡有功於人殺之何如叅知政事魏子平對曰惟天地宗廟用之所以異大祀之禮也後又欲以他牲易之叅政程輝奏曰凡祭用牛者以牲之最重故號太牢古禮不可廢也今以禮志考之九年方以鹿代牛十年又詔檢討故典十二年祫享以攝官行事詔共用三犢蓋世宗欲祭不用牛宰臣持之故屢有咨議耳
  十一年定禘祫五年三年冬夏之制
  尚書省奏禘祫之儀曰禮緯三年一祫五年一禘唐開元中太常議禘祫之禮皆為殷祭祫為合食祖廟禘為禘序尊卑申先君逮下之慈成羣嗣奉先之孝自異常享祭不欲數數則黷不欲踈踈則怠是以王者法諸天道以制祀典烝嘗象時禘祫象閏五嵗再閏天道大成宗廟法之再為殷祭自周以後並用此禮自大定九年已行祫禮若議禘祭當於祫後十八月孟夏行禮詔以三年冬祫五年夏禘為常禮享日並出神主前廊序列昭穆應圖功臣配享廟庭各配所事之廟以位次為序以太子為亞獻親王為終獻或並用親王或以太尉為亞獻光祿卿為終獻其月則停時享
  十九年四月禘祭昭徳皇后廟不用犢二十二年十月詔祫禘共用三犢有司行事則以鹿代
  等謹按禮志章宗明昌三年十二月尚書省奏明年親禘室當用犢一欽懐皇后祔於明徳之廟請如大定三年祫享昭徳皇后室未嘗用犢勅欽懐皇后用之今考昭徳皇后亦稱明徳蓋緣章宗時避太祖諱故改明徳也
  章宗明昌四年四月親禘於太廟
  先是大定二十九年帝即位禮官言二十七年十月祫祭至今年正月世宗升遐故四月不行禘禮按公羊傳閔公二年吉禘於莊公言吉者未可以吉謂未三年也注謂禘祫從先君數朝聘從今君數三年喪畢遇禘則禘遇祫則祫故事宜於辛亥嵗為大祥三月禫祭踰月即吉則四月一日為初吉適當孟夏禘祭之時可為親祀詔可及期以孝懿皇后喪而止五月禮官言世宗升祔已三年尚未合食於祖宗若來冬遂行祫禮皇帝見居心喪喪中之吉春秋譏其速恐冬祫未可行然周禮王有哀慘則春官攝事竊以世宗及孝懿皇后升祔以來未曾躬謁豈可令有司先攝事哉况前代令攝事者止施於常事今乞依故事三年喪畢祫則祫禘則禘於明昌四年四月一日釋心喪行禘禮從之
  等謹按王圻續通考載泰和六年四月禘於太廟今考禮志是年帝欲親行祫享命有司計其役費尚書省奏當用仗三千五百人錢百餘貫馬八百六十五匹今軍旅方興官馬不可借用民亦不可重擾宜令有司攝事詔再議之考之帝紀不載六年四月禘祀蓋其時不果行也
  宣宗貞祐二年正月命權止今年禘享朝獻原廟以元兵不息從有司請也
  哀宗正大三年四月親享於太廟
  金史后妃𫝊曰哀宗釋服將禘饗太廟先期有司奏冕服成帝請仁聖慈聖兩宫太后御内殿因試衣之以見兩宫大悦帝更便服奉觴為兩宫壽仁聖太后諭曰祖宗初取天下甚不易何時使四方承平百姓安樂天子服此法服於中都祖廟行禘饗乎帝曰阿婆有此意臣亦何嘗忘慈聖太后亦曰恒有此心則見此當有期矣遂酌酒為帝壽歡然而罷
  海陵祫祭一
  天德二年二月祫
  世宗禘祫七
  大定三年十月甲子祫   九年十月丙午祫十一年十月己未祫  十四年四月戊辰禘十七年十月己卯祫 二十二年十月庚戍祫二十七年十月庚辰祫
  等謹按帝紀十一年十四年十七年皆皇太子攝其事
  章宗禘祫五
  明昌四年四月戊申禘 承安元年十月丙辰祫泰和元年十月乙酉祫   三年四月乙巳祫
  八年四月戊申禘

  宣宗禘祫二
  興定四年四月戊辰禘 元光二年十月己卯祫
  哀宗禘祭一
  正大三年四月辛卯禘
  等謹按宗廟之禮金沿宋制五年一禘三年一祫時享於太廟朝獻於衍慶宫有事南郊則先期朝享典禮綦偹天徳以前事由草創禮多間濶大定明昌制度寖備而兩朝朝享史僅一見禘祫亦間行之良以法駕鹵簿貲費既多祼薦登降儀節實繁雖全盛之際亦不克數舉惟衍慶朝獻春秋必親其禮殺矣至貞祐以後國家多故又無暇及焉然一代之祭朝享而外獨隆禘祫視宋之僅以卜郊而見者此為得之矣
  
  等謹按元史禘祫事無可見者
  明太祖洪武元年四月祫饗太廟
  時定春特享於各廟餘三時及嵗除合祭於徳祖廟徳祖考妣居中南向懿祖考妣東第一位西向熈祖考妣西第一位東向仁祖考妣東第二位西向其後復定孟春擇上旬吉日夏秋冬俱用朔日嵗暮用除日俱行合享之禮
  明史禮志曰洪武七年御史答祿與權言受命七年禘祭未舉宜參酌古今成一代之典詔下禮部太常司翰林院議以為虞夏商周世系明白故禘禮可行漢唐以來莫能明其始祖所自出當時所謂禘祭不過合已祧之祖而祭之乃古之大祫非禘也宋神宗嘗曰禘者所以審諦祖之所自出是莫知祖之所自出禘禮不可行也今國家追尊四廟而始祖所自出者未有所考則禘難遽行帝是其議
  等謹按㑹典成化二十三年憲宗將升祔而九室已備乃祧懿祖附載於此
  孝宗𢎞治元年始即嵗除日行祫祭禮
  奉祧廟懿祖神座於正殿左居熈祖上
  世宗嘉靖十年正月定大祫禮四月禘於太廟
  時帝問大學士張璁以禘祫之義因諭祫有時祫大祫今嵗暮之際擬諸大祫固似其實未可比也以大祫而兼節日之祭祫義反輕非所以尊孝祖宗之意是不可以不别乃命祧徳祖正太祖南向之位每嵗孟春特享自太宗而下各居一幄同日行禮夏秋冬三享仍於太祖之室相向行時祫禮如今之制季冬中旬擇吉以嵗事告終行大祫禮以徳祖居尊及懿熈仁三祖合享於太廟先期告祭以嵗除為節祭歸之奉先殿又今張璁以禘祫義與夏言議言獻禘義一篇大義謂自漢以下譜牒難考欲如虞夏之禘黄帝商周之禘帝嚳不能盡合謹推明古典采酌先儒精微之論宜為虚位以俟帝深然之㑹中允廖道南謂朱氏為顓頊裔請以太祖實錄為據禘顓頊遂詔禮部以言道南二疏㑹官詳議諸臣咸謂稱虚位者茫昧無據尊顓頊者世逺難稽廟制既定高皇帝始祖之位當禘徳祖為正帝意主虚位令再議而言復疏論禘徳祖有四可疑且今所定太祖為太廟中之始祖非王者立始祖廟之始祖帝併下其章諸臣乃請設虚位以禘皇初祖南向奉太祖配西向禮臣因言大祫既嵗舉大禘請三嵗一行庶疏數適宜帝自為文告皇祖定丙辛嵗一行敇禮部具儀擇日四月禮部上大禘儀注前期告廟致齋三日備香帛牲醴如時享儀錦衣衛設儀衛中書官書皇初祖帝神牌位於太廟太常卿奉皇初祖神牌太祖神位於太廟正殿安設如圗儀至日禮如大祀圜丘儀
  禮志是時議祧徳祖罷嵗除祭以冬季中旬大祫太常寺設徳祖神位於太廟正中南向懿祖而下以次東西向十五年復定廟饗制立春犆享各出主於殿立夏立秋立冬出太祖成祖七宗主饗太祖殿為時祫季冬中旬卜日出四祖及太祖成祖七宗主饗太祖殿為大祫祭畢各歸主於其寢世宗實錄十五年再舉大禘禮臣以太廟修飾未完請仍書皇初祖神牌於文華殿奉請太祖神主於内殿至太廟行禮畢仍奉太祖神主歸内殿帝命神牌即太廟冩之餘如舊儀二十四年罷
  十七年定大祫祝文
  九廟帝后謚號俱全書時祫止書某祖某宗某皇帝更定季冬大祫日奉徳懿熈仁及太祖異室皆南向成祖西向北上仁宗以下七宗東西相向禮三獻樂六奏舞八佾皇帝獻徳祖帝后大臣十二人分獻諸帝内臣十二人分獻諸后
  二十年十一月禮官議嵗暮大祫當陳祧主而景神殿隘請暫祭四祖於後寢用連几陳籩豆以便周旋詔可二十二年定時享大祫罷出主上香奠獻等儀臨期
  奉衣冠出納太常及神宫監官奉行 二十四年罷季冬中旬大祫並罷告祭仍以嵗除日行大祫禮同時享二十八年復告祭儀 四十五年穆宗即位大祫時享遣
  官攝事禮部以服制未除請遵𢎞治十八年例嵗暮大祫孟春時享皆遣官攝之樂設而不作帝即喪次致齊陪祀官亦在二十七日之内宜令暫免從之
  等謹按明史禮志禘祫之禮訖於穆宗即位之初是後無可見者蓋自神宗以攝祭為常槩不親饗熹宗愍帝時事日非未有及於禘祫之大典者矣









  欽定續文獻通考卷八十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