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續文獻通考 (四庫全書本)/卷090

卷八十九 欽定續文獻通考 卷九十 卷九十一

  欽定四庫全書
  欽定續文獻通考卷九十
  王禮考
  巡狩
  等謹按馬端臨考所載巡狩訖於宋髙宗紹興三十二年孝宗以後無聞焉王圻續通考載寧宗嘉定七年四月幸太乙宫明慶寺禱雨理宗景定四年車駕幸太乙宫赴座官賜醴簪花有太學生劉黻諫游幸事今以正史考之禮志巡幸亦至紹興三十二年而止餘無可見若帝紀寧宗幸太乙宫係嘉定元年閏四月非七年四月也理宗幸太乙宫紀無其事想以劉黻𫝊諫㳺幸疏内有幸西太乙語傅會載之耳又理宗淳祐十年四月己酉幸龍翔宫亦不足為巡狩之典故闕焉若遼史營衞志出有行營謂之巴納王圻續通考以冬巴納在廣平淀屬巡狩春在鴨子河濼夏在吐兒山秋在伏虎林屬田獵其實廣平淀亦有校獵講武事不得截然分屬也史稱遼國盡有大漠浸包長城之境秋冬違寒春夏避暑隨水草就畋漁嵗以為常各有行在又稱建有五京嵗時巡幸轉徙隨時故創立游幸表紀之今若據表以書則重見疊出不可勝載且前史别之為游幸則固與古巡狩異矣茲苐據有事蹟合典禮者具列於左餘概從删
  遼太祖三年正月幸遼東 七年六月登都庵山撫其先竒善汗遺跡徘徊顧瞻而興歎焉八月幸龍眉宫帝取天梯豪國愽囉三山之勢於葦淀射金齪箭以識之名龍眉宫後神册三年築都城於其地即臨潢府九月發自西樓遼有四樓在上京者曰西樓木葉山曰南樓龍化州曰東樓唐州曰北樓嵗時遊獵常在四樓間十二月祠木葉山在遼陽有拜山禮為祠木葉山之儀還次昭烏山省風俗見髙年議朝政定吉凶儀十二月燔柴於蓮花濼
  神冊元年二月朔帝在龍化州在潢河之南受尊號改元三年十二月朔幸遼陽故城 四年二月脩遼陽故城以漢民渤海户實之改為東平郡五月至自東平郡 天贊二年二月如平州以平州為盧龍軍三年八月西征次古單于國祭阿勒坦伊徳實山以麃鹿祭九月次伊徳實山以青牛白馬祭天地 四年五月清暑室韋北陘閏十二月祠木葉山又以青牛白馬祭天地於烏山 天顯元年正月駐軍於輝罕城南二月以青牛白馬祭天地幸輝罕城改輝罕城為天福七月次扶餘府扶餘行宫在城西南兩河之間後建昇天殿於此而以抉餘為黄龍府互詳物異考
  太宗天顯三年四月東巡 四年正月如昭堝閲約尼氏户籍氏有九帳係約尼九汗宫分三月望祀群神四月至自昭堝六月西巡駐蹕凉陘七月祠太祖而東八月至自凉陘九月如南京先是三年十二月升東平郡為南京此其是也至會同元年十一月以皇都為上京府曰臨潢則又升幽州為南京南京為東京矣祠木葉山尋至自南京十月幸諸營閲軍籍十二月至南京 五年三月駕發南京五月如沿栁湖拜太祖御容於明殿八月如九層臺 六年正月如南京七月東幸 七年十二月駐蹕平地松林 九年閏正月東幸十二月駐蹕百湖之西南 十年六月幸頻布里淀十一月幸𢎞福寺見觀音畫像顧左右曰昔與父母兄弟聚觀於此嵗時未㡬今我獨来悲歎不已乃自製文題於壁以極追感之意 十二月如金瓶濼 十一年正月如潢河 十二年四月觀潢水源五月幸頻蹕淀十二月東幸 㑹同元年二月幸遼河東三月東幸四月如南京幸温泉還宫三年三月如南京此幽州也詔扈從擾民者從軍律幸薊州四月至燕幸留守趙延夀别墅六月駕發燕京冬駐蹕於傘淀 四年九月幸歸化州 五年二月如南京閏三月駐蹕陽門冬駐蹕赤城 六年八月如奉聖州十二月如南京 七年九月北幸 大同元年正月朔備法駕入汴四月朔發自汴州帝以汴州炎熱水土難居命改鎮州為中京以備巡幸
  等謹按帝紀祠木葉山者六天顯六年五月七年正月十二年十二月㑹同二年四月不止天顯四年九月也如沿栁湖者四天顯八年五月九年五月十一年五月不止五年五月也盖習以為常他若幸凉陘幸頻蹕淀幸平地松林亦如之故苐就初見者録焉後倣此
  世宗天禄二年十一月駐蹕彰武南 四年九月朔如山西 五年正月朔如百泉湖夏清暑百泉嶺
  穆宗天厯元年九月如南京 三年三月如應州冬駐蹕奉聖州 四年二月幸南京冬駐蹕杏堝 五年二月如褭潭 七年二月駐蹕潢河四月還上京 九年五月如南京六月西幸如懐州十二月還上京 十年八月如秋山 十二年六月祠木葉山及潢河 十四年二月如潢河及老林東濼七月祀黒山八月自磑子嶺還宫 十五年二月東幸十二月駐蹕黒山平淀等謹按帝紀十餘年内駐蹕潢河凡六見褭潭及黒山平淀凡三見今不悉書
  景宗保寧元年十月東幸褭潭十一月祠木葉山駐蹕鶴谷 二年正月如潢河四月幸東安五月西幸次盤道嶺六月還上京 三年二月東幸八月如秋山九月幸歸化州如南京冬駐蹕金川 四年夏駐蹕氷井七月如雲州 五年二月幸新城七月駐蹕燕子城 六年正月幸南京十月朔還上京 七年四月如頻蹕淀清暑秋山 十年正月如長濼四月西幸六月駐蹕沿栁湖
  等謹按游幸表每有為紀所不載者如保寧元年八月如秋山二年六月幸塔布城遂幸東京三年七月如沿栁湖十月駐蹕富虎坂五年正月如神得湖如應州九月駐蹕歸化州西埂坡六年四月幸氷井七年正月如扎拉淀八年二月如金瓶濼十月如長濼九年正月如鹿堝十月如老翁川十年三月復如長濼殆即當時巡厯處而互異也
  乾亨元年冬駐蹕南京 二年二月如清河四月清暑燕子城八月東幸 三年二月東幸復幸南京十月如富虎坂 四年正月如華林天柱八月如西京九月幸雲州
  等謹按㳺幸表元年五月幸惠民湖八月幸氷井二年閏三月如南京西幸十二月如富虎坂三年四月幸羊城濼紀不載今參考之皆幸南京所過處耳
  聖宗統和元年二月幸聖山三月駐蹕遼河之平淀四月朔幸東京復南幸幸夫人烏庫哩第謁太祖御容禮畢幸公主和克丹第如徽州五月次永州六月還上京八月西巡幸懐州九月幸祖州還上京如老翁川十二月朔幸顯州復東幸 二年正月如長濼五月駐蹕沿栁湖九月朔駐蹕土河三年四月朔祠木葉山五月還上京六月如栢坡七月東幸八月次藁城至顯州謁凝神殿幸乾州觀新宫復西幸閏九月行次海上駐蹕東古山 四年二月行次裊里井四月朔次南京北郊五月發南京六月度居庸闗戊午幸凉陘十月幸南京
  等謹按㳺幸表統和元年三月幸甘露等寺駐蹕長濼及閣甸旁山五月幸興王寺十月駐蹕老翁川二年正月幸近地二月如潢河八月幸鵞山三年九月渡伯哩水四年五月如炭山清暑此皆與紀互異者若聖宗紀四年三月帝與皇太后駐兵拒宋師及十一月南伐凡所次及所營之處皆非巡狩之典故不載又二年正月如長濼後復見於三年正月四年正月今亦以習見削之
  五年正月如華林天柱三月朔幸長春宫四月清暑氷井九月幸南京是冬止焉 六年四月如南京幸宋國王休格第七月駐蹕於洛河八月幸黎園温湯九月幸南京 七年正月幸易州御五花樓撫諭士庶三月駐蹕延芳淀四月還京駐蹕儒州龍泉 八年正月如臺湖十年四月以臺湖為望幸里如沈子濼五月清暑胡土白山八月駐蹕大王州 九年三月幸南京四月清暑炭山九月駐蹕廟城 十年九月幸五臺山 十一年八月如秋山十月駐富虎坂十二年四月幸延夀寺 十四年十二月幸南京等謹按帝紀自九年四月清暑炭山後每年率以為常十四年四月六月兩如炭山清暑則更重複故不書
  十五年四月幸南京致祭於太宗廟九月幸饒州致奠太祖廟十月朔駐蹕駝山十一月幸顯州 十六年正月如長濼五月祭白馬神祠木葉山尋還上京八月朔東幸九月朔駐蹕得勝口 十七年九月朔幸南京十八年正月還自遂城次南京四月駐蹕於清泉淀七月駐蹕湯泉九月駐蹕黒河 十九年九月駐蹕昌平幸南京 二十年三月駐蹕鴛鴦濼 二十一年九月幸女河湯泉改其名曰松林十月駐蹕七渡口 二十二年八月駐蹕犬牙山九月幸南京祭太祖廟 二十四年七月南幸九月幸南京 二十五年十月駐蹕中京先是正月城七金山建大定府號中京 二十六年四月朔祠木葉山五月朔還上京駐蹕懐州十月朔幸中京 二十七年四月朔駐蹕中京營建宫室八月北幸十二月南幸又如中京 二十八年五月朔如中京清暑七金山八月幸中京 二十九年四月清署隆科堝十月駐蹕廣平淀十一月幸顯州
  等謹按帝紀自十五年至二十九年凡清暑炭山者十一幸長春宫者二幸延芳淀者三如長濼者二如鴛鴦濼者五駐蹕七渡河者二駝山則十五年十月十二月兩見廣平淀則二十九年十月十二月兩見今皆録其初見者
  開泰元年正月駐蹕王子院二月駐蹕瑞鹿原如葦濼五月朔還上京十月如中京
  等謹按帝紀統和三十年十月朔即改元開泰乃㳺幸表仍稱三十年而以明年為元年自是至太平十年俱遞差一嵗此史氏之疎也
  二年四月如緬山十月駐蹕長濼 三年正月如渾河七月朔如平地松林八月朔幸沙嶺十月朔幸中京四年二月朔如薩題濼四月駐蹕沿栁湖七月幸秋山十月駐蹕塔喇噶濼十二月南巡海徼還幸顯州 五年正月北幸駐蹕雪林四月清暑孤樹淀八月自懐州還上京九月駐蹕杏堝 六年正月如錐子河四月如凉陘五月祠木葉山潢河駐蹕九層臺九月還上京十月駐蹕逹哩山十二月還上京 七年二月如渾河九月駐蹕中京 九年二月如鴛鴦濼九月駐蹕金瓶濼十月如中京
  等謹按帝紀開泰凡九年内如緬山者三如瑞鹿原薩題濼逹哩山土河川者各二今苐録其一以省繁冗
  太平元年正月如渾河二月幸鈸河四月清暑緬山七月如沙嶺九月幸中京 二年二月朔駐蹕魚兒濼三月如長春州九月駐蹕和爾果斯淀十月如上京 三年五月清暑緬山七月賜緬山名曰永安十月駐蹕遼河 四年正月如鴨子河二月詔改鴨子河為混同江塔魯河為長春河五月清暑永安山七月如秋山 五年正月如混同江三月如長春河九月駐蹕南京是嵗燕民以年榖豐熟車駕臨幸爭以土物来獻帝禮髙年惠鰥寡賜酺飲至夕六街燈火如畫士庶嬉逰帝亦㣲行觀之 六年正月如鴛鴦濼九月駐蹕遼河滸 八年九月幸中京 九年正月至自中京二月如斡凛河七月朔如黒嶺十一月如顯陵 十年二月幸龍化州四月如乾陵五月清暑柏坡十月駐蹕長寧淀 十一年六月駐蹕大福河之北十一月時興宗已即位謁慶陵名其山曰慶雲殿曰望仙即道宗陵也
  等謹按帝紀太平七年如混同江清暑永安山俱與五年同游幸表誤以五年作四年則由開泰以二年為元年所誤也又此十一年中清暑𬗟山駐蹕遼河如魚兒濼如永安山如混同江如長春河皆數見俱不贅
  興宗重熈元年正月如雪林四月清暑巴納登八月駐蹕拉河源十月幸中京 二年正月東幸八月幸温泉宫 三年正月如春水七月如秋山十月駐蹕中㑹川四年正月如伊蘓布琳五月清暑散水源十月如王
  子城行柴册於白嶺積薪為壇受群臣玊册禮畢燔柴祀天蘓爾威汗制也 五年五月南幸如呼圗哩巴山清暑十月幸南京 六年正月西幸十月駐蹕石寳岡 七年三月如蒲河淀七月如黒嶺十月如遼河駐蹕白馬淀 八年十月駐蹕東京
  等謹按帝紀九年至十一年凡所駐蹕處皆前所習見故不載
  十二年三月幸南京五月幸山西 十三年十二月幸西京先是十一月改雲州為西京 十四年二月駐蹕察哩濼 十五年七月觀穫如秋山禁扈從踐民田 十六年三月如黑水濼十月幸中京謁祖廟十一月幸中京 十七年十月駐蹕都爾嘉六院官屬秋冬居此 十九年三月駐蹕錫錫淀六月幸慶州謁太安殿七月駐蹕科里富僧額 二十年二月如蒼耳濼 二十一年十月幸顯懿二州 二十二年六月駐蹕胡品山七月如黒嶺 二十三年六月如慶州十月駐蹕中京幸新建秘書監有事於祖廟 二十四年五月駐蹕南崖七月如秋山次南崖之北峪
  等謹按帝紀無嵗不巡幸今俱闕其重見者又三年載正月庚辰如鴨子河考河之名已改混同江矣
  道宗清寧二年九月幸中京祭聖宗興宗於㑹安殿三年二月如大魚濼 五年六月朔駐蹕納克濼十月朔幸南京祭興宗於嘉寧殿 六年十月駐蹕藕絲淀八年六月朔駐蹕圗古勒十二月幸西京 九年五
  月清暑和爾和七月如太子山 十年正月北幸九月幸懐州謁太宗穆宗廟十月朔駐蹕中京 咸雍元年十月朔幸毉巫閭山 二年正月幸山榆淀 三年二月北幸 六年正月如千鵞濼 八年四月駐蹕圗埒實 九年正月如雙濼四月如旺國崖十月幸隂山遂如西京 十年九月幸東京謁二儀五鸞殿 太康元年二月駐蹕大魚濼四月如犢山 三年二月以中京饑罷巡幸四月泛舟黑龍江 四年二月駐蹕繅古野五年十二月幸西京 七年九月次懷州又次祖州大安元年十月駐蹕好草淀 二年四月北幸九月
  還上京 三年三月如錦州九月駐蹕錫里濟 四年四月西幸 五年五月駐蹕齊老嶺 夀隆元年五月駐蹕特里嶺 二年正月駐蹕色哷森六月駐蹕薩里布次年五月亦駐其地六月詔毎冬駐蹕之所宰相以下構宅毋役其民 五年七月如大牢古山 六年七月如沙嶺
  天祚帝乾統三年十月如中京 四年十月幸南京五年六月幸哈爾吉 十年六月清暑玉邱 天慶二年十月駐蹕奉聖州十一月幸南京謁太祖廟七年九月帝自燕至隂凉河十月至中京
  等謹按帝紀金兵相逼後播遷無定并非㳺幸更不可言巡狩矣故自此至保定年間事俱削之
  四時巡狩
  契丹大小内外臣僚并應役次人及漢人宣徽院所管百司皆從漢人樞宻院中書省惟宰相一人樞宻院都副承㫖二人令書十人中書令史一人御史臺大理寺選擇一人扈從每嵗正月上旬車駕啟行宰相以下還於中京居守行遣漢人一切公事除拜官僚止行堂帖權差俟㑹議行在所取㫖出給誥勅文官縣令録事以下更不奏聞聽中書銓選武官須奏聞五月納凉行在所南北臣僚㑹議十月坐冬行在所亦如之
  等謹按營衞志四時巡狩即列於巴納之後是與田獵為一事也但猶可見巡狩之制故附録焉若四時巴納則全屬田獵門詳見於後
  金太宗天㑹八年七月如東京温湯 十年七月如中京十月如興中府
  等謹按帝紀十二年正月復如東京絶無事跡可見故闕之
  熙宗天眷元年二月如約羅春水幸天開殿四月朝享於天元殿約羅有混同江行宫是年以春亭名天元殿安太祖太宗徽宗及諸后御容春亭者太祖所常御之所也 三年四月如燕京六月次凉陘九月至燕京親饗太祖廟 皇統元年九月至自燕京 四年二月如東京次百泊河春水五月朔次薫風殿九月復如東京十月詔薰風殿二十里内及巡幸所過五里内並復一嵗 五年二月次濟州春水
  時右諫議大夫程寀上疏謂古者天子皆有巡狩無非事者或省察風俗或審理寃獄或問民疾苦以布宣徳澤國家肇興誠恐郡國新民逐末棄本習舊染之汙奢侈詐偽或有不明之獄僭濫之刑或力役無時四民失業今鑾輅省方將憲古行事願委之長貳釐正風俗或置匭篋以申寃枉或遣使郡國問民無告皆古巡狩之事如此則和氣通天下丕平可坐而待也帝嘉納之
  等謹按帝紀天眷二年皇統二年五年八年俱有幸天開殿事又六年有如春水事今以複見不書
  海陵天徳四年二月如燕京次泰州五月次臨潢府六月朔駐緜山八月次於逹斡九月次中京 貞元元年二月自中京如燕京三月至燕京初備法駕
  等謹按帝紀及地理志先是天眷元年八月以京師為上京府曰㑹寧舊上京為北京天徳三年四月詔遷都燕京至是改元改燕京為中都府曰大興汴京為南京中京為北京云
  正隆六年六月次南京近郊左丞相張浩率百官迎謁備法駕入京城是年正月將如南京命參知政事李通諭宋使徐度等曰昔從梁王軍樂南京風土常欲巡幸今營繕將畢功期以二月末先徃河南帝王巡幸自古有之以淮右多隙地暫欲校獵其間從兵不踰萬人况朕祖宗陵廟在此安能乆於彼乎汝等歸告汝主令有司宣諭朕意使淮南之民無懐疑懼二月發中都三月次河南府幸汝州温湯視行宫地自中都至河南所過麥皆為空復禁扈從毋輒離次及逰賞飲酒犯者罪皆死而莫有從者四月發河南府次温湯戒扈從毋輒過汝水是月自汝州至南京百官迎法駕入京
  世宗大定元年十一月此月前即正隆六年十月也如中都十二月至中都謁太祖廟御殿受朝詔軍士自東京扈從至京師者復三年 三年六月觀稼於近郊 四年正月如安州春水大雪詔扈從人舍民家者人日支錢一百與其主并有蠲復事詳賑卹門九月朔還都 六年三月如西京即大同府因遼舊名朝謁太祖廟九月朔至自西京 七年閏七月觀稼於近郊者三九月次保州詔修起居注王天祺察訪所經過州縣官十月還都
  等謹按七年九月次保州以秋獵也應入田獵門然察訪長吏不失省方之意故附録於此
  八年五月如凉陘 十年五月如栁河川 十二年二月如順州春水五月如百花川次阻居乆旱而雨觀稼禁扈從蹂踐民田六月如金蓮川本和爾和八年改今名自後頻幸其地 十八年正月如春水二月次華港尋還宫帝巡幸所至必訪官吏臧否以玉田簿舒穆嚕沓為能授本縣令 十九年五月幸太寧宫駐蹕月餘 二十年正月幸石城縣行宫以玉田縣行宫之地偏林為御林大淀濼為長春淀二月還都二十一年正月次永清縣如春水也至二十三年正月詔夾道三十里内被役
  之民與免今年租税仍給傭直互見賑恤門
  等謹按帝紀二十三年正月如春水二十四年正月如長春宫春水盖嵗以為常故不贅録後倣此
  二十四年五月帝幸上京海陵貞元二年還都於燕削上京之號止稱㑹寧府大定十三年七月復稱上京
  先是二月帝曰朕將徃上京念本朝風俗重端午比及端午到上京則燕勞鄉閭宗室父老三月如上京皇太子監國宰執以下奉辭於通州四月次廣寧府次東京朝謁孝寧宫給復東京百里内夏秋税租一年在城隨闕年七十者補一官曲赦百里内犯徒二年以下罪互見賑恤等門至是抵上京居於光興宫朝謁於慶元宫宴於皇武殿帝謂宗戚曰朕思故鄉積有日矣今既至此可極歡飲君臣同之
  六月幸阿勒楚喀水臨漪亭閲馬於緑野淀十一月還宫 二十五年二月如春水四月至自春水是時又有曲赦㑹寧府并放免租税老民補官事發上京五月次天平山好水川有行宫地屬臨潢府是年所命名也七月發好水川九月次轄沙河賜百嵗嫗帛次遼水召見百二十嵗女直老人能道太祖開創事帝嘉歎賜帛至自上京
  等謹按金史路布逹𫝊帝將幸上京大理司直路布逹上書諫謂人君以四海為家豈獨舊邦是思不報及將發上京帝謂宰臣曰上京風物朕自樂之毎奏還都輒用感愴祖宗舊邦不忍捨去萬嵗之後當置朕於太祖之側卿等無忘朕言迨宗室戚屬奉辭又謂朕乆思故鄉甚欲留一二嵗特以京師天下根本不能乆於此耳盖帝之用意並非在於田㳺也故考帝紀補録之
  二十七年四月如金蓮川九月朔還都
  帝嘗欲幸金蓮川有司具辦薛王府椽梁襄上疏曰金蓮川在重山之北自古極邊荒棄之壤也氣𠉀特與上京中都不同尤非聖躬將攝之所凡奉養之具無不逺勞飛輓其費數倍至於頓舍之處軍騎闐塞主客不分奪攘蹂躝未易禁止輿臺皂𨽻不免困踣一夫致疾染及衆人夭傷無辜何異刄殺秋杪將歸人疲馬弱裹糧已空禇衣已敝猶且逺幸松林以從畋獵設風暴塵漲宿霧四塞以致翠華有崤陵之避襄城之迷百官狼狽於道路衞士参錯於隊伍當此寧無戒悔乎所次之宫殿宇周垣惟用氊布押宿之官上畨之士驅馳饑渇已不勝倦更使徹曙巡警露坐不眠何以克堪又行幸所過山徑阻修林谷晻靄上有懸崖下多深壑垂堂之戒不可不思且燕京之凉非濟南之比陛下牧濟南日每遇炎蒸不離府署今九重之内宴安穆清何暑可到議者謂陛下北幸乆矣每嵗隨駕大小歌舞而歸今茲再出寧有遽不可者夫事知其不可猶冒為之則有後患必矣或又謂往年遼國春水秋山冬夏巴納舊人猶喜談之陛下效之耳臣愚以為三代之政今有不可行者况遼之過舉哉且遼之基業根本在山北之臨潢其所逰不過臨潢之旁亦無重山之隔夲朝皇業根夲在山南之燕豈可捨燕而之山北乎或又謂前世守文之主生長深宫畏見風日陛下監其如此不憚勤身逺幸金蓮至於松漠名為坐夏打圍實欲習勞講武臣愚以為事貴適中今過防驕惰之患先蹈萬有一危之途何異無病而服藥也乞發如綸之㫖回北轅之車塞雞鳴之路安處中都不復北幸則宗社無疆之休天下莫大之願也世宗納之遂為罷行
  等謹按史書世宗幸金蓮川者凡七大定十二年六月十四年五月十六年四月十八年五月二十年四月二十二年四月二十七年四月是也梁襄此諫史𫝊闕其年月王圻續通考則與二十四年路布逹諫幸上京合為一事以為時將幸上京布逹書奏不納後襄上疏極諫帝為罷行今考地理志上京路即海古之地金之舊土阿勒楚喀水發源於此國言金曰阿勒楚喀故名金源建國之號本此其水又有混同江来流河宋瓦江鴨子河若金蓮川則在桓州屬西京路世宗改和爾和東川名曰蓮者連也取金枝玊葉相連之義其地有凉陘查沙白濼景明宫揚武殿在焉疏中固言其地與上京中都氣候不同則金蓮之非上京明矣且世宗幸上京為後世巡逰盛典與漢髙過沛光武幸南陽並光史冊初無罷行之事王圻畧而不載乃與諫幸金蓮牽連書之何未詳考耶
  二十九年時章宗已即位五月觀稼於近郊八月還宫自是率以為常章宗明昌元年正月如近畿春水二月至自春水九月如秋山十月至自秋山
  宋濓集題王庭筠秋山應制詩曰金源之制每嵗以正月如春水九月幸秋山五日之間羣臣一進起居表其嚴慎如此之至者志非在於田逰將欲修兵政而紓民賦也道陵如薊門至秋山河東王庭筠以翰林修撰扈從左右應制賦詩甚被奬眷盖自大定以來累洽重熙文物聲明可擬漢唐故其一時君臣遇合天施地受雨露無際縁物引興浹於太和此乃金極盛之時自當時言之孰不效上林羽獵以侈大榮觀而庭筠乃能以秋山不合圍為風其亦良士也哉
  五年四月幸景明宫五月次烏蘇薩巴六月如氷井如查沙八月至自景明宫
  先是四年三月將幸景明宫時民饑不可行御史中丞董師中等上書切諫謂勞民傷財盖其小者今邊鄙不馴反側無定必里克巴噶貪暴强悍深可為慮何為冒不測之悔哉不報越二日師中等又上疏謂近年水旱為沴今方春東作亟遣有司修建行宫事屬不急西北二京臨潢諸郡比嵗不登加以民有養馬簽軍挑壕之役財力大困米價甚貴若扈從至彼又必増價恐饑餓之徒將必復有如曩嵗殺太尉馬毁太府𤓰果出忿怨言起而為亂者可不畏哉左補闕許安仁右拾遺路鐸亦皆上書諫謂漢唐雖有甘泉九成避暑之行然皆去京師不逺非如金蓮千里之外鄰沙漠隔關嶺萬一有警何以應變殊可慮也是日帝御後閤召師中等賜對仍諭輔臣曰朕欲巡幸山後無他不禁暑熱故也民間缺食處甚多朕初不盡知既已知之暑雖可畏其忍重民之困哉遂罷幸至是師中等復先後两上封事切諫不報六年十月詔以嵗幸春水秋山五日一進起居表自今可十日一進
  承安元年五月朔觀稼於近郊因閲區田 五年正月如春水諭㸃檢司車駕所至仍令百姓市易 㤗和元年九月如秋山
  等謹按宋濓題王庭筠應制詩謂詩序中所云九日即是年九月丙辰道陵於是月甲寅發京師二十九日丙子至自秋山道塗所厯凡二十有三日其幸香林平頂山温泉等什皆可以次而推云又按帝紀承安三年正月名都南行宫曰建春四年凡三幸之泰安二年五月如泰和宫諭有司曰金井巴納不過二三日留止一凉厦足矣若加修治徒費人力其藩籬不急之處用圍幕可也更泰和宫曰慶寕長樂川曰雲龍又勅御史臺京師拜廟及巡幸所過州縣止令灑掃不許以黄土覆道違者糾之七月有司奏還宫日請用黄麾仗不許八月還宫三年十二月勅行宫名曰光春其朝殿曰蘭臯寝殿曰輝寧四年五年八年並幸其地又厯年所幸之處有西園東園錦屏山玊泉山太極宫等名并附録之
  元世祖中統元年十月車駕駐錫衮之地命給官錢雇在京橐駝運米萬石輸行在所十二月至自和州駐蹕燕京近郊 四年二月車駕幸開平詔北京運米五千石赴開平其車牛之費並從官給升開平府為上都八月至自上都自後屢臨幸之
  等謹按帝紀自中統四年升開平為上都至至元年間凡十七幸不悉書
  葉子竒草木子曰世祖以大興府為大都開平府為上都每年四月迤北草青則駕幸上都以避暑頒賜於其宗戚馬亦就水草八月草將枯則駕回大都自後嵗以為常惟每嵗徃來於两都間他無巡狩之事山岳河海惟遣使致祭别無封禪繁縟之禮震耀古今然亦莫掩其盛也
  至元十八年正月車駕幸漷州二月幸栁林 二十五年三月駐蹕野狐嶺如上都也七月次蘇尼巴雅爾之地九月至大都三十一年時成宗已即位九月駐蹕三部落時聖誕節臣等謹按元史董文同傳成宗既即位巡狩賽音布拉之地翰林承㫖董文同奏巡狩不以時還無以慰安元元宜趣還京師帝即日可其奏
  成宗元貞元年二月車駕幸上都
  時監察御史崔敬諫巡幸上都宜御内殿其畧曰世祖以上都為清暑之地嵗常行幸閣有大安殿有鴻禧睿思所以保養聖躬適起居之冝存畏敬之心若實喇鄂爾多斯乃先皇所以備宴㳺非常時臨御之所今方以孝治天下屢降徳音祇行宗廟親祀之禮雖動植無知罔不歡悦而國家多故天道變更願大駕還大内居深宫嚴宿衞與宰臣謀治道萬㡬之暇則命經筵進講究古今盛衰之由緝熙聖學乃宗社之福也
  大徳三年二月朔幸栁林
  等謹按帝紀每嵗二月三月幸上都至九月十月還大都至武宗仁宗英宗泰定帝四朝毎嵗幸上都俱如之茲不具載
  武宗至大四年時仁宗已即位閏七月車駕如大都先是元年三月幸上都五月以諸王及畨僧従駕者□中擾民禁之至是太后以秋稼方盛勿令鷹坊駝人衞士先往庶免害稼擾民勅禁止之
  英宗至治二年三月幸栁林先是正月建行殿於栁林六月朔至五臺山禁扈従宿衞毋踐民禾
  等謹按本紀泰定帝泰定三月七月幸大乾元寺四年二月狩于漷州王圻本録之然考其時一則勅鑄佛像一則係行田獵無闗巡狩故闕焉
  文宗天厯元年十二月幸大崇恩福元寺謁武宗神御殿次年正月復幸之 至順元年五月發大都次大口次龍虎臺六月至上都至閠七月駕將還勅上都兵馬司官二人率兵士由偏嶺至明安巡邏以防盗賊八月還至京師 二年五月幸上都八月南還大都三年五月發大都時巡於上都
  順帝元統二年四月時巡上都九月還自上都
  等謹按帝紀自後至元年間每嵗二三月時巡上都至六月還大都又至正元年至十八年毎嵗以四月時巡上都八月還大都兹不具載
  明太祖洪武元年四月幸汴梁五月改汴梁路為開封府閠七月至自開封八月己巳以應天為南京開封為北京壬午幸北京改大都路曰北平府 八年四月辛夘幸中都丁巳至自中都
  帝謂羣臣曰每詢儒者皆言有天下者非都中原不能控制朕心不忘洪武初年定中原朕即至汴意在建都以安天下及觀民生凋𡚁轉輸維艱恐益勞民遂命羣臣㑹議皆曰濠地古之鍾離于此建都庶合古今之宜以此更郡名為鳳陽府立都城土木之役實勞民力功將告成惟上帝后土是鑒丁巳詔罷中都役作
  明法𫝊録曰帝之幸中都也命皇太子秦王楚王靖江王SKchar武中都詔太子贊善宋濓長史趙壎等從既行帝閲輿地志得濠梁古蹟惟塗荆二山最著皆在鍾離縣西八九十里間岡巒相屬淮水繞荆山之隂神禹鑿之水始流兩山間民免修阻之患昔人所謂覩河洛者思禹功此亦一大觀也皇太子過中都乃往逰焉命濓作記其諸古蹟濓隨處進説甚有規益事畢還京師
  成祖永樂七年二月乙亥遣使扵巡狩所經州縣存問髙年八十以上賜酒肉九十加帛辛巳以北巡告天地宗廟社稷壬午發京師三月甲辰次東平州望祭泰山辛亥次景州望祭恒山壬申至北京先是元年正月以北平為北京六月壬申察北廵郡縣長吏 八年九月幸天壽山先是七年五月營山陵於昌平封其山曰天壽十月丁酉發北京十一月甲戍至京師 十一年二月甲子幸北京乙丑發京師命給事中御史所過存問髙年賜酒肉及帛四月己酉至北京 十四年九月戊申發北京十月癸未至京師 十五年三月壬子北廵發京師四月己巳次郯城申禁軍士毋踐民田稻有傷者除今年租或先被水旱逋租亦除之五月丙戌至北京
  宣宗宣徳三年八月丁未帝自將廵邉九月辛亥次石門驛乙夘出喜峰口大破烏梁海於寛河癸酉至自喜峯口先是七月丁酉太師英國公張輔上扈從士馬之數命行在戸部每卒給一月行糧加麥三斗為乾餱工部給胖襖□鞋戊戍命太僕寺選民間所畜官馬給騎卒壬寅命兵部凢扈從文武官及將軍悉凖永樂中例給脚力馬騾及其傔從悉給行糧勅通州三河薊州遵化軍衞有司諭以將親廵邉毋科擾軍民以為進獻道路可通行足矣毋勞民修治勅都督陳景先修灤河橋癸夘命少師蹇義等三人禮部尚書胡濙等六人各率其屬扈從仍諭諸將嚴紀律申號令軍容必肅毋擾百姓
  九年九月癸未自將巡邉乙酉度居庸關丁酉至洗馬林閲城堡兵備十月丙午還宫
  等謹按帝紀正統十年十一年十二年十四年三月内並如上又天順成化兩朝有幸南海及西苑事應入田獵門故不載
  武宗正德十二年八月甲辰帝㣲服如昌平丙辰至自昌平
  時大學士梁儲蔣冕毛紀於次日乙巳追及於沙河請囘蹕不聽己酉至居庸關巡關御史張欽閉關拒命乃還
  等謹按本紀九年二月帝始㣲行自十二年後無嵗不出半屬㣲行固不得列為巡狩然興黄鞏等六人諌巡幸之獄舒芬等百有七人先跪而後杖僉事張英自刄并光後杖死者十一人竟畧而不書不足以昭鍳戒故特舉一事如右
  又按是時江彬欲避衆攘權因導帝逺逰帝每㣲服度闗恭繹
  御批通鑑輯覧曰江彬因武宗荒嬉無度覬其所好導以佚逰止圖攘權不顧置其君於險地且多方蠱惑使之流連忘返其情實為叵測武宗迷而不悟愎諫獨行甚至索婦良家載歸樂妓失徳無所不至彬雖旋伏刑誅而武宗之貽笑千秋豈能掩乎
  世宗嘉靖十八年二月乙夘幸承天辛酉次真定望於北嶽丁夘次衞輝三月己巳渡河祭大河之神辛未次鈞州望於中嶽庚辰至承天甲申享上帝於龍飛殿奉睿宗配秩於國社國稷徧羣祀四月壬子至自承天甲子幸大峪山丙寅還宫九月辛酉如天夀山十月丙寅還宫神宗萬厯十六年九月甲子次石景山觀渾河一丒還宫
  等謹按帝紀神宗自十九年四月享太廟是後廟祀皆遣代凡晏處深宫者幾三十載光熹以後朝政多故絶少廵狩事故闕如焉












  欽定續文獻通考卷九十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