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四十 欽定續文獻通考 卷一百四十一 卷一百四十二

  欽定四庫全書
  欽定續文獻通考卷一百四十一
  經籍考
  等謹案馬端臨以經史子集分部彚目為經籍考其所採録悉本歴代史志以及王堯臣崇文總目而評論則以晁公武讀書志陳振孫書録解題為宗又復旁參衆説折以己見凡著作之本末流傳之真贋文理之純駁約畧皆有考焉若王圻續通考不論書之存佚一切捃摭汎濫無徴則大失端臨矜慎之初指矣今等奉
  命續纂通考經籍一門謹從端臨之例經史子集各就
  見存以類編次伏惟我
  皇上右文稽古近
  勅儒臣採輯永樂大典并訪求遺佚編為四庫全書凡總目所載宋代遺編多有端臨未及著録者今皆一一補入而遼金元明四代之書亦悉據四庫全書按次編録至端臨於每類之前各載史志部卷總數葢依舘閣書目之舊其書之存佚不可知姑録之以備考也今亦以宋明史志總數列前其遼金元三史不立藝文志散見各紀傳中亦即於卷首標識焉又每類之中或刪其目或易其名皆參諸四庫全書而於焉考稍為變通以歸允當其間議論自宋元明諸儒外近世則採自顧炎武王士正朱彛尊諸人為多其他論説之有當者亦具載之至若書之見解或有異同人之出處不無譌舛謹加案語辨證於後凡歴代儲藏採訪之規以及編纂繕鋟之事宋則斷自理宗以後與遼金元明四代列為總叙一篇以冠卷首亦如端臨之例云總叙
  
  理宗淳祐元年八月詔求遺書
  淳祐十一年六月詔求遺書并山林之士有著述者並許上進
  秘書省上言乞辟校勘檢閲等官仍行下諸路漕司所部州縣應有印本書籍解赴册府以補四庫之闕及故家巨族必有遺書山林名儒豈無著述許令投進照格推賞從之
  等謹案馬考稱淳熈四年秘書少監陳騤等以中興舘閣藏書前後搜訪部帙漸廣爰仿崇文總目類次書目計見在書四萬四千四百八十六卷嘉定十三年詔秘書丞張攀等續修書目又得一萬四千九百四十三卷較之崇文所載均有加焉又稱諸郡諸路刻板而未及獻者不預此理宗時所以汲汲求書不已也然自是以後書目亦不復修其卷帙多寡不可考矣
  宋史藝文志序曰宋舊史自太祖至寧宗為書凡四志藝文者前後部帙有無増損互有異同今刪其重複合為一志大凡為書九千八百十九部十一萬九千九百七十二卷
  等謹案馬考止取嘉定以前書銓而誌之其時宋之全史未出搜採不能無遺今核宋史藝文志所載併有嘉定以前之書而馬考未著録者其總數雖具於正史而書已散佚名目徒存不皆可考云
  
  太宗大同元年三月取晋圖籍厯象石經悉送上京遼史文學傳序曰遼起松漠太宗以兵經畧方内禮文之事多所未備及入汴取晋圖書禮器而北然後制度漸以修舉
  聖宗開泰元年八月那沙國乞賜儒書詔賜易詩書春秋禮記各一部
  興宗重熈十三年六月詔編集國朝上世以來事蹟等書
  命罕嘉努與耶律庻成録約尼汗至重熈以來事蹟集為二十卷進之十五年復命罕嘉努曰古之治天下者明禮義正法度我朝之興世有明德雖中外嚮化然禮書未作無以示後世卿可與庻成酌古凖今制為禮典罕嘉努既被詔博考經籍自天子達于庻人情文制度可行于世者撰成三卷進之
  臣等謹案罕嘉努本傳又稱詔譯諸書罕嘉努譯通厯貞觀政要五代史以進葢重熈十五年以後事也
  二十三年十月幸新建秘書監
  等謹案遼史稱興宗于是年十月幸新建秘書監王圻續通考但云新建秘書監而不言幸誤也
  道宗清寕元年十二月詔設學頒五經傳疏
  六年五月監修國史耶律白請編次御製詩賦仍命曰為序
  十年十一月詔求乾文閣所闕經籍命諸儒臣校讐等謹案王圻續通考作八年十一月今據本紀改正
  咸雍十年十月詔有司頒行史記漢書
  等謹案道宗崇尚經籍史不一書本紀又稱大安二年正月召權翰林學士趙孝嚴知制誥王師儒等講五經大義四年四月西幸召樞宻直學士耶律儼講尚書洪範五月命燕國王延禧寫尚書五子之歌謹附識于此
  
  太祖天輔五年十一月詔克遼中京以禮樂儀仗圖書文籍先次津發赴闕
  太宗天㑹五年四月以宋圖書與大軍北還
  世宗大定二十三年八月以女直字孝經千部付㸃檢司分賜䕶衛親軍
  九月譯經所進所譯易書論語孟子揚子文中子劉子及新唐書命頒行之
  帝諭宰臣曰朕所以令譯五經者正欲使女直人知仁義道德所在耳
  等謹案王圻續通考作二十四年九月今據本紀改正
  二十六年三月制明安穆昆皆先讀女直字經史然後承襲
  從親軍完顔竒納言也因曰但令稍通古今則不敢為非爾
  章宗明昌二年四月學士院進唐杜甫韓愈劉禹錫杜牧賈島王建宋王禹偁歐陽修王安石蘇軾張耒秦觀等集二十六部
  五年正月詔求遺書
  凡崇文總目内所闕書籍悉購之㝷又置宏文院譯寫經書
  泰和元年十月勅有司購遺書
  勅曰宜償其價以廣搜訪藏書之家有珍惜不願送官者官為謄寫畢復還之仍量給其直之半是年又定秘書郎為二員掌經籍圖書
  四年十月詔親軍三十五以下習孝經論語
  
  太宗八年六月立編修所於燕京經籍所于平陽編集經史
  從中書令耶律楚材請也召儒士梁渉充長官以王萬慶趙著副之
  世祖至元元年二月勅選儒士編修國史譯寫經書起館舎給俸以贍之
  四年二月改經籍所為宏文院
  五年十月勅從臣托果斯等録毛詩孟子論語
  六年九月徙平陽經籍所于京師
  十年正月立秘書監掌圖史經籍
  十二年九月以伊實特穆爾為御史大夫括江南諸郡書板及臨安秘書省書籍
  秘書監上言本監應収經籍圖書書畫等物見數不教失落又言江南諸郡多有經史書籍文板俱令収拾見數不教失散
  十三年二月詔収宋臨安圖籍典故文字
  時宋初奉表䧏詔諭臨安凡秘書省圖籍典故文字盡仰収拾又命宣慰使焦友直収拾宋秘書省圖籍㝷以江南運到經史子集文字書畫等物俱付秘書監収掌遇有檢閲于秘書監開取用畢還監
  十五年四月以集賢大學士許衡言遣使至杭州等處取在官書籍板刻至京師
  二十七年正月復立興文署掌經籍板
  等謹案王士㸃等秘書監志稱至元十一年以興文署𨽻秘書監掌雕印文書又稱十三年以興文署併入翰林院元史本紀及百官志俱未載惟紀其復立興文署屬集賢院而始建中廢以及改𨽻年月均未詳攷今據秘書監志輯其大畧如此
  成宗大德七年三月布哷齊岳鉉等進大一統志先是至元二十二年命大集萬方圖志而一之以表皇元疆理無外之大詔大臣近侍提其綱立局置屬編纂凡九年而成書續得雲南遼陽等書又纂修九年至是繕冩始就總計六百册一千三百卷進呈蔵之秘府
  等謹案元所修大一統志最為繁博明焦竑國史經籍志惟載其目今已散佚無存
  十一年八月時武宗已即位中書右丞博囉特穆爾以國字譯孝經進命刻板摹印諸王以下咸賜之
  詔曰此乃孔子之微言自王公逮於庻民皆當由是而行
  武宗至大四年六月時仁宗已即位刋行貞觀政要
  帝覽貞觀政要諭翰林侍講阿琳特穆爾曰此書有益于國家其譯以國語刋行俾䝉古色目人誦習之
  仁宗延祐四年四月以大學衍義譯國語
  先是帝為太子時有進大學衍義者命詹事王約等節而譯之帝曰治天下此一書足矣因命與圖象孝經列女傳並刋行賜臣下至是翰林學士承㫖和搭拉都哩黙色劉賡等譯大學衍義以進帝復令翰林學士阿琳特穆爾譯以國語五年八月復以江浙省所印大學衍義五十部賜朝臣
  五年十一月鋟行唐陸淳所著春秋纂例等書
  集賢大學士庫春言唐陸淳著春秋纂例辨疑微㫖三書有益後學請令江西行省鋟梓以廣其傳從之
  文宗天厯二年二月立奎章閣學士院命儒臣進經史是年立藝文監𨽻奎章閣學士院専以國語敷譯儒書及儒書之合校讐者俾兼治之又立藝林庫専一收貯書籍廣成局專一印行祖宗聖訓凡國制等書皆隸藝文監
  等謹案本紀但云是年立藝文監及藝林庫廣成局其職掌之制未詳今叅以陶宗儀輟耕録所載較為詳晰
  九月敕翰林國史院官同奎章閣學士采輯本朝典故凖唐宋㑹要著為經世大典
  繼又命趙世延趙世安領纂修經世大典事至至順二年四月纂修成凡八百八十卷目録十二卷等謹案元修經世大典今已散佚無存
  元秘書監志曰至正二年五月凖監丞王道關奏竊謂古之書庫有目圖畫有題所以謹儲藏而便披玩也伏覩本監所蔵多係金宋流傳及四方購納古書名畫不為少矣専以祗備御覽也然自至元迄今庫無定數題目簡帙寜無紊亂應預將經史子集及歴代圖畫隨時分科品類成號他時奉㫖庻乎供奉有倫因得盡其職也合無行下秘書庫依上編類成號置簿繕寫凡在庫書經一百二十一部一千二十三册史七十九部一千七百二十四册集五十七部一千七百二十四册道書三百三部四百二册醫書一十四部一百七十一册方書八部一百五十二册先次送庫書十二部四百七十八册經六部一百一十三册史四部七十五册集二部一百九十册後次發下書一千一百五十四部一萬六百三十四冊經二百四十四部二千一百四十五册史一百三十二部一千八百四十三册子一百二十二部七百一十二册集四百六十三部五千九百三十四册法帖四十二部二百一十七册續發下書六百四十二部七千五百一十册經一百六十六部一千九百四十六册史四十六部一千二百七十册子二十六部七十三册集一百二十部二千五十三册類書九十六部九百三十一册小學六十八部二百二十八册志書三十三部三百三十册醫書五十一部四百六十一册隂陽書二十五部一百三十册農書一十二部三
  十七册兵書五部二十一册釋道書三部二十二册法帖一部一十冊
  等謹案元代蔵書可考者止秘書監志書目一卷今撮録於此
  陶宗儀輟耕録曰元至正六年朝廷開局修宋遼金三史詔求遺書有以書獻者予一官江南蔵書多者止三家莊蓼唐其一也繼命危學士樸特來選取其家慮恐兵遁圖䜟干犯禁條悉付祝融氏及収拾燼餘存者又無幾矣蓼唐嘗為宋秘書小史其家蓄書數萬卷且多手抄者經史子集山經地志醫卜方技稗官小説靡所不具書目以甲乙
  分十門
  陸深金䑓紀聞曰元時州縣皆有學田所入謂之學租以供師生廪餼餘則刻書工大者合數處為之故讐校刻畫頗有精者
  
  太祖洪武元年八月大將軍徐達入元都収圖籍十三年七月以翰林院典籍司藏書
  初洪武三年設秘書監丞典司經籍至是從吏部之請罷之而以其職歸之翰林院典籍至十五年又設司經局屬詹事院掌經史子集制典圖書刋輯之事立正本副本貯本以備進覽又有古今通集庫亦以蔵書
  十四年三月頒五經四書于北方學校
  成祖永樂四年四月遣使購遺書
  帝御便殿閲書史問文淵閣蔵書解縉對以尚多缺畧帝曰士庻家少有餘貲尚欲積書况朝廷乎遂命禮部尚書鄭賜遣使訪購唯其所欲與之勿較
  五年十一月詔編永樂大典成
  先是命解縉纂集類書為文獻大成已而嫌其未備乃命姚廣孝等重修至是告成凡二萬二千九百三十七卷賜名永樂大典
  等謹案明修是書最為浩博永樂六年詔復寫一部未完而輟至嘉靖中乃續繕成之今原册尚存所缺僅什之一其中誠多世不經見之書苐依韻綴字蹖襍不倫無當於柱下之蔵也乾隆三十八年
  皇上特命儒臣詳加校勘完善者存之散見者裒之芟蕪除謬區别至精凡書佳者悉已繕録彚入四庫次則標存名目列於書末真是編之大幸矣
  十七年三月遣使取南京文淵閣書運致北京
  帝在北京遣侍講陳敬宗至南京起取文淵閣所貯古今書籍自一部至百部以上各取一部北上皇太子乃遣修撰陳循如數齎送得一百櫃督舟十艘載以赴京
  宣宗宣德四年十月幸文淵閣與楊士竒等討論經史因賜士竒等詩
  時秘閣貯書約二萬餘部近百萬卷刻本十三抄本十七
  等謹案焦竑經籍志稱宣徳以來世際昇平篤意文雅廣寒清暑二殿及東西瓊島游觀所至悉置典墳葢是時嘗命繕録書籍分貯各殿以備觀覽也
  英宗正統六年六月詔編文淵閣書目
  楊士竒等上言文淵閣見貯書籍有祖宗御製文集及古今經史子集之書自永樂中南京取來向於左順門外北廊収貯未有完整書目近奉㫖移貯于文淵閣東閣臣等逐一㸃勘編置字號輯成文淵閣書目請用廣運之寳鈐識仍蔵于文淵閣永逺備照庻無遺失制曰可
  朱彛尊曰宋靖康二年金人索秘書監文籍莭次解發見丁特起孤臣泣血録而洪容齋隨筆亦云宣和殿太清樓龍圖閣所儲書籍靖康蕩析之餘盡歸于燕元之平金也楊中書惟中於軍前收集伊洛諸書載送燕都及平宋王承㫖構首請輦宋三館圖籍宋之實録正史皆完當時勅平章政事太原張易兼領秘書監事有詔許京朝官假觀由是言之文淵閣蔵書乃合宋金元所儲而滙于一益以明永樂間南都所運百櫃攷正統六年編定目録凡四萬三千二百餘册若永樂大典一書多至二萬二千九百三十七卷皆蔵諸皇史宬不與焉縹緗之富古所未有其後典守不嚴嵗久被竊萬厯三十三年内閣制勅房辨事大理寺左寺副孫能傳中書舍人張萱䓁奉閣諭較理纂輯書目則并累朝續添書籍入焉然大半殘闕較之正統目録則十僅存二三爾崇禎甲申之變散佚轉多矣
  等謹案文淵閣書目葢本當時閣中存記册籍故所載多不著撰人名氏又有册數而無卷數惟畧記若干部為一橱若干橱為一號以千字文為次自天字至徃字凡得二十號五十橱今以永樂大典對勘其所収之書世無傳本者徃徃見于此目亦可知其儲庋之富第士竒等承詔編録不能考訂撰次俾觀者漫無考稽牽率殊甚獨藉此編之存尚得畧見一代秘書之名數耳至於朱彛尊所論蓋深惜其典守非人致多散佚且以奉詔編目可以言而不言為士竒罪也又首敘金元開國収集圖書并具述有明一代蔵書始末均可與正史參證故備録之
  武宗正德十年十一月命修補藏書
  大學士梁儲等請檢内閣并東閣蔵書殘闕者令中
  書胡頥典籍劉偉及原管主事李繼先等次第修補從之自是書籍亡失多矣
  謝肇淛五雜爼曰内府秘閣所蔵書皆倒摺四周外向雖遭蟲䑕嚙而中未損但文淵閣制既卑狹而牖復暗黒抽閲者必秉炬以登内閣老臣無暇留心及此徒付管鑰于中翰涓人之手漸以汨没良可嘆也
  王肯堂鬰岡齋筆麈曰文淵閣蔵書皆宋元秘閣所遺雖不甚精然無不宋元板者典籍既不知爱重閣老亦漫不檢省徃徃為人竊去今所存僅千百之一矣
  世宗嘉靖十一年七月南京國子監刋修二十一史成初南京國子監祭酒張邦竒等請校刻史書欲差官購索民間古本部議恐滋煩擾帝命將監中十七史舊板考對修補仍取廣東宋史板付監案宋史為成化十六年両廣總督朱英所刻遼金二史原無板者購求善本翻刻至是以成祭酒林文俊等表進
  顧炎武曰宋時止有十七史明則并宋遼金元四史為二十一史遼金二史向無刻本南北齊梁陳周書人間傳者亦罕故前人引書多用南北史及通鑑而不及諸書亦不復采遼金者以行世之本少也
  等謹案元史則洪武三年已有刋本故是時議弗及之又萬厯中北監刻十三經二十一史其板視南稍工而較勘未精訛舛彌甚且有不知而妄改者詳見顧炎武日知録中
  明史藝文志序曰明御製書文内府鏤板而儒臣奉勅修纂之書及象魏布告之訓卷帙既黟文藻復優當時頒行天下外此名公卿之論撰騷人墨客一家之言其工者深醇大雅卓卓可傳即有怪竒駁雜出乎其間亦足以考風氣之正變辨古學之源流識大識小掌故備焉挹其華實無譲前徽可不謂文運之盛與前史兼録古今載籍以為皆其時柱下之所有也明萬厯中修撰焦竑修國史輯經籍志號稱詳博然延閣廣内之蔵竑亦無從徧覧而贋書錯列徒滋偽舛故今苐就二百七十年各家著述稍為釐次勒成一卷凡卷數莫考疑信未定者寧闕而不詳云等謹案焦竑國史經籍志書雖詳博然但據古人著録未嘗目見本書多有唐宋所逸而竑反採録畧無欠缺者此未足徴信也至于有明一代藝文著述則固詳具正史焉






  欽定續文獻通考卷一百四十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