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重訂大金國志 (四庫全書本)/卷17

卷十六 欽定重訂大金國志 卷十七 卷十八

  欽定四庫全書
  欽定重訂大金國志卷十七
  紀年
  世宗聖明皇帝中
  戊子大定八年春正月詔増𣙜塲
  自南北通和後始置𣙜塲凢𣙜塲之法商人貨百千以下者十人為保留其貨之半在塲以其半赴南邊𣙜塲博易俟得南貨回復易其半以徃大商悉拘之以俟南賈之來蔡泗唐鄧秦鞏洮州鳯翔府置塲宋亦於光州棗陽安豐軍花靨鎮盱眙軍皆置塲海陵興兵諸𣙜塲皆罷至此復舊仍令凑集去處増置以聞
  秋七月以水澇遣使巡撫流亡人户
  特命疏决繫囚
  詔以疏决繫囚例為文具諸路淹獄動二三年在京者朕當親决不以暑月為拘其諸路獄案經久者取其尤而罰之
  己丑大定九年春二月命禮部侍郎完顔伯林徃遼東渤海一帶詢訪官吏治狀按舉黜陟所至問民疾苦詔以完顔建忠為左丞相赫舍哩烏爾古為右丞相翰林直學士楊伯雄為參知政事
  冬十月廢北京府行臺省
  庚寅大定十年春正月祀南郊望日大射於燕山之北大閲兵師五日而罷
  詔以去年臨洮府路蘭秦河㑹州旱人民大饑命所在官司存恤大定八年水澇十年臨洮等處旱金史五行志皆不書
  夏五月宋遣范成大來為祈請使
  為陵寢受書二事也國書報之大畧云和約再成界山河而如舊緘音遽至指鞏雒以為言援昔時無用之文凟今日既盟之好既云廢祀欲申送逺之懐止可奉遷即俟刻期之報至若未歸之旅櫬亦當並發於行塗抑聞附請之詞欲廢受書之禮出於率易要以必從於尊卑之分何如顧信誓之誠安在事當審處邦可孚休
  自熈宗講和後所定受書之禮北使捧書升殿北面立榻前跪進南帝降榻受書以授内侍世宗初立遣使徃宋報登位使取書以進及後來再和循舊例降榻受書畢復御座至是宋帝悔之因其報問使還及其年遣李若川賀帝尊號悉命陳祈削此禮不報
  燕羣臣於同樂園之瑶池
  帝因語及古今帝王成敗之跡大率以不嗜殺人為本數年休兵民力少蘇惟獨貪殘之吏去朝廷稍逺恐為百姓之蠧宜時加稽察以革其𡚁知中書省貝勒稽首曰陛下言及此社稷之福也
  辛邜大定十一年春正月祀太廟
  制諸州嵗貢三人
  三月己丑朝日於東郊
  夏五月宋遣使趙雄來賀帝生辰重附國書
  宋國書曰比致祈懇旋勤誨緘欲重遣於軺車恐復煩於館舍惟列聖久安之陵寢既難一旦而驟遷則靖康未返之衣冠豈敢先期而獨請再披諒諭之㫖詳及受書之儀葢今叔侄之情親與昔尊卑之禮異敢因慶禮薦布忱誠尚冀允從俾符企望葢去年范成大所得本國報書以欽宗梓宫為辭也
  宋使趙雄入辭我國使臣宣諭
  諭云跪聴㫖歸日傳諭宋皇帝向來初請和日宋朝來祈請徽宗靈柩已送還了今再講和宋國自當來祈請欽宗靈柩父子同塟以時奉祀前日來使却妄請鞏雒山陵上國止許奉還并許其就發還欽宗靈柩上國已令搬取在此俟來報聞今因聘使來輒附書稱久安陵寢難以輙遷并及靖康靈柩亦難獨請則向來已許遷送者今反辭以為難於義安在朕念欽宗嘗在宋國作帝尚爾權塟深可憫恤今宋國既不欲請上國却當就鞏雒山陵奉塟竟無一語及受書事
  冬宋遣莫濛來充賀正旦使
  壬辰大定十二年春宋使莫濛入見按此上二條原書莫上並衍充字據宋史刪正
  時正月三日本國錫晏前後循例無違者濛獨毅然以宋朝國忌不敢簮花聴樂為辭争辨久之帝從其請就館賜食
  河東河北大饑流人相枕死於道詔所在開倉賑恤冀莫澤潞絳解州盜賊大起詔元帥布薩忠義等討之按金史本紀布薩忠義薨於大定六年此於是年書忠義討盜賊殊為舛誤
  嘯聚山谷散而復合有連十數村屠之累及無辜而强壯迸逸竟不能制
  秋八月皇太子允升薨
  癸巳大定十三年春二月獵於南山
  詔以頻年水旱百姓饑斃分遣使者開倉賑恤仍斷食粟之畜
  夏四月詔諸路有粟之家供年之外悉貸饑人
  西夏遣使來貢
  五月壬申朔日有食之
  甲午大定十四年冬十一月甲申朔日有食之按原書此條係於大定十三年五月日食之下大陽無一嵗頻食之法考金史宋史通鑑綱目癸巳年日食於五月甲午年日食於十一月原書必係博冩舛錯今改正 是嵗宋孝宗淳熈元年
  乙未大定十五年秋九月詔年老之人無注縣令按原書是年不載事實今據金史補
  丙申大定十六年春正月帝御正隆殿受印寳一曰承天休延萬億永無極二曰受命於天既夀永昌三曰天子之寳四曰天子行寳五曰天子信寳六曰皇帝之寳七曰天子神寳八曰御書之寳九曰皇帝恭膺天命之寳十曰天下同文之寳置符寳郎𨽻門下省大朝㑹則陳之
  初尼雅滿南征取宋京師盡取宋朝所有玉璽寳印此恐即是南宋之物
  夏四月宋遣左司諫湯邦彦來充申議使請河南陵寢之地
  邦彦至燕帝拒不納既旬餘乃命引見夾道皆控弦露刃之士邦彦大怖不能措一辭而出國中遺賜物件邦彦受之如宋朝禮物則帝不受也宋帝大怒流邦彦於新州自是河南之役始息不復遣使矣
  丁酉大定十七年春正月賑大名府路饑
  恩濮滑三州特甚民流亡莩死不可勝計
  詔天下勸民田視每嵗所入以為官吏殿最
  以吏部尚書完顔世卿參知政事以權直學士院竇耆年同知中書省事
  夏四月三日帝與太子諸王在東院賞牡丹晉王允猷賦詩以陳和詩者十五人
  烏珠子偉按金史宗靈表烏珠二子長曰亨次曰音徳亨於貞元二年為海陵所殺至正隆六年復殺音徳此云烏珠子偉必係舛誤探知其意直前頓首言曰國家起自漢北君臣將帥皆以勇畧戰争故能㓕遼㓕宋混一南北諸番畏懼自近年來多用遼宋亡國遺臣以富貴文字壊我土俗先臣昔在順昌為劉錡所敗便歎用兵不如天㑹時皆是年來貪安漸為人侮今皇帝既一向不説著兵使説文字人朝夕在側遺宋所傳之主聞是有志報復今蒙古不受調役夏人亦復侵邊陛下舍戰鬬之士謂其不足與語不知三邊有急把作詩人去當得否帝黙然左右皆駭目相顧知内省事余萬福向前扶之曰皇帝方歡飲郎君却作苦惱人語耶扶起去之自是文武分黨如氷炭矣
  戊戍大定十八年春正月翰林侍讀學士張酢吳與權等入對於便殿因言及邊防事
  酢等上言曰軍政不修㡬三十年矣闕額不補者過半其見存者皆疲老之餘不堪戰陣大定初已萬萬不如天㑹時今沉溺晏安消磨殆盡願與大臣講明軍政以為自立之計帝從之
  秋九月西夏遣將博囉哈雅來攻麟州陷之
  夏師至宕遵源卭都部首領禄東賀密與之通畨僧達喇者約日為應我師與戰禄東賀從中叛去與西夏兵首尾來擊我師熸戊子麟州城陷夏人虜金帛子女無數并毁城而去











  欽定重訂大金國志卷十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