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者葉記

歌者葉記
作者:沈亞之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36

昔者秦青之弟子韓娥,從學久之,以為能盡青之妙也,即辭去。青送之,將訣且歌,一歌而林籟振蕩,再歌則行雲不流矣。娥心乃裒然。然韓娥亦能使逶迤之聲,環梁而遊,凝塵奮飛,微舞上下者,三日不止。能為人悲,亦能為人喜。其後漢武時協律李延年為新聲,亦雲能感動人。

至唐貞元元年,洛陽金穀裏有女子葉,學歌於柳巷之下。初與其曹十餘人居,獨葉歌無等。後為成都率家妓,及率死,複來長安中。而轂下聲家聞其能,鹹與會唱。次至葉當引弄,及舉音則,則弦、工吹師皆失職自廢。既罷,聲黨相謂約慎語,無令人得聞知。是時博陵大家子崔莒,賢而自患其室饒,乃曰:「吾綠組初秩,寧宜厚畜以自封耶。」遂大置賓客,門下縱樂,與之遨遊,極費無有所惜。他日,莒宴賓堂上,樂屬因言曰:「有新聲葉者,歌無倫,請延之。」即乘小車詣莒,莒且酣,為一擲目作樂,乃合韻奏綠腰,俱矚葉曰:「幸終聲。」葉起與歌一解,一坐盡眙。是日歸莒。莒沉浮長安數十年,葉之價益露。然以莒能善人,而優曹亦歸之,故卒得不貢聲禁中。葉為人潔峭自處,雖諧者百態爭笑於前,未嚐換色。

元和六年,莒從事岐公在朔方,時餘往謁焉,會與公賓舍於郵,在莒鄰。夜聞其歌,有一人坐泣甚悲,良久複悅,及卒聲而悲悅再三。曰:「孰為之?是欲吾不得自任耳。」明旦問其狀,乃葉為也。後莒複從岐公來彭城。十年,餘過其居,問葉安在,曰:「近逝矣。」自趙璧、李元、馮世、稱為知音之尤,皆擅鼓弦。及為餘言葉之歌,使其妙自備,則音屬不知和矣.嗚呼!豈韓娥之嗣與?惜其終莫有能繼其聲者。故餘著之,欲其聞於後世雲。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