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各國社會黨之平和運動(中)

欧洲各国社会党之平和运动(中)
作者:李大釗
1917年4月25日


  近日俄、德、瑞、丹诸国之社会党,屡相会议,平和运动渐呈活泼之象,余既于昨报详检其消息而以汇告国人矣。顾自法国社会党魁焦雷氏为狂暴狙击,一时各国社会党虽失其国际的性质,四分五裂,各助其政府从事战斗,大背其素所秉持之宗旨,此其原因,全为打破德、俄之专制政治、侵略主义,致有此矛盾之事实,已如前述。而为爱祖国之群众心理所驱策,亦实与以无形之势力。但此究为情之冲动,而非理之确信,正如狂风骤雨之卒起于一朝,稍一静息,即当复其初常。故战争之兴,未及数月,各国社会党多悟平和之曙光,终当发于社会主义者之理想,非战态度乃以次第增加,而其平和运动,虽以非其时期,终于屡倡而屡无效果,其动机固不自今日始矣。依余所知,述其概略焉。


  (一)中立国社会党之平和运动编辑

  当开战之前,各国社会党均一致执非战之态度。迨至开战之后,交战国之社会党突枉其主张,变而主战。各中立国社会党闻之大愤,谓为薄志弱行,极力攻诋之,对于德国社会党责之尤严,一方仍谋平和运动之进行。民国三年冬,美国社会党谋开社会党国际大会于欧洲中立国,研究防止战争运动之方策,其时交战国之社会党以为尚非其时,均反对之,其事遂寝。厥后,荷兰、丹麦、瑞典、北欧诸国社会党,复倡议开中立国社会党大会于海牙,然是不过诸小国社会党之会合,即瑞西、意大利诸国之社会党亦未出席,是以无大影响。此后中立各国社会党,对于平和运动固常伺机以为进行,而以卒无相当之机,遂未曾著效。直至俄国革命成功,大权操于工党及兵卒之手,德国社会党亦于议会为民主政治之绝叫,与俄国社会党遥相呼应,瑞典、丹麦、瑞西诸国社会党,乃得重整旗鼓,为俄、德社会党执介绍之劳,其他交战国之社会党,亦皆起而活动。平和之实现,当不远矣。


  (二)联军诸国社会党协议会编辑

  四年二月,联军诸国社会党召集协议会于伦敦,英、比之社会主义者,出席甚为踊跃,英国工党及法国工人同盟亦参加焉。瓦铁贝尔及拉风铁奴代表比国社会党及工人组合出席,俄国则仅社会革命党列席,社会民主党拒绝参加,为其未招德、奥社会党与议,颇不谓然也。英国之代表议员中,兼有反对战争之马克德纳特(格莱士顿之孙)、安达逊、格拉极尔等非战论者。哈德被举为议长,英国自始至终持非战论者,惟有哈德、马克德纳特等之独立工党而已。法国之代表议员,凡名流首领,皆与其列,惟为国务员之圭德,以职务纷忙,身体纤弱,未能赴会。圭德氏于选定赴会代表议员之法国社会党会议,尝为主战之宣言曰:“德国之帝国主义未被灭尽以前,平和之谈均为无用宜于伦敦会议将下举之事明白宣告,即吾人非与德意志国民战,乃专与德之帝国主义战也。至于人种的争斗,全然消灭,仅余阶级的争斗,而后新欧洲始能产生。故法国之胜利,即社会主义之胜利也。”法国瓦扬氏亦云:“法国盖不得已而入此战争之旋涡中,非至普鲁士之军国主义受致命伤,吾人断不退让,吾人正告德意志国民,吾人为防卫吾人之国民的自由而战,同时亦为诸君之解放而战者也。”比国主张社会主义之国务员铁别尔特,亦尝声言于世曰:“吾人惟求蹂躏弱小之比国之德意志军国主义速亡,对于德、奥国民固无何等怨恨。然于两国社会党,尚未至能制驭其权力阶级,为拔本塞源之计,扫除其军国主义,勿使复萌,除依战争外,无善策也。”此足以见法、比社会党对于德之军国主义深恶痛绝之甚也。


  此次协议会通过之决议案,大略如左:

  (第一)此次战争,乃关系诸国之殖民政策与帝国主义之结果,故各国不可不分担其责任。然以德军侵入比、法,威胁各国民之独立,于此状态之下,德意志帝国主义之胜利,即欧洲民主政治与自由主义之破灭也。联军诸国之社会党,非为于政治或于经济压伏德国而战,彼等但与压制德、奥国民之两国政府战,而为比国要求自由与赔偿。彼等对于波兰希望使如波人之所欲在他国中保其自治或独立。彼等希望自亚尔萨斯、罗伦至巴尔干诸邦,凡依强制隶属于人之小国,皆与以自由行动之权利。

  (第二)社会党为实行右举之解放,断然主战,直至得最终之胜利而后已。然于使此防御战争变为攻击战争之运动,则极力反对之。

  (第三)联军诸国之胜利,不可不为民权之胜利,即不可不为各国民独立自治之胜利,使欧洲联邦及世界联邦之平和结合得以出现。


  此皆此次会议之主要决议也。此外,尚有反对秘密外交、秘密军器制造而强制的要求国际仲裁裁判,及反对俄国社会党国会议员之逮捕等决议。不详述矣。


  总之,是会也,英国社会党之非战派虽曾与会,而其结果,法、比社会党之意见完全制胜,反抗德国主义之气焰极其昂腾。然以视开战之初,法、比社会党之态度,已和缓多矣。


  (三)英国社会党二派之平和主义编辑

  协议会开会之后,英国社会党之二派,各于其大会通过非战的议案。英吉利社会党(前社会民主党)以对五十七支部、七十八支部之投票决议如左:

  本大会否认交战各国之资本家诸政党坚持到底以为战争之号召。故本大会敢断言对于中立国社会党所为罢战之努力全表赞意,以于可以防止如斯战争再演之条件下,即时为平和运动为社会党最上之义务。

  对此议案,又曾提出“工人当先破坏欧洲专制政治之中心势力,然后为平和运动”之议案,以对四十六之八十一否决。然有“于可以防止如斯战争再演之条件下”一语,已豫为伸缩之余地矣。

  四年四月八日,独立工党(非仅为工党亦为社会党之一派)之大会,其决议如左:

  我党之工人运动,原为反对此易生战争之政策者也。我党今日之义务,乃在当于可与再建亲睦关系于欧洲劳动者间之绝好机会之条件下速复平和。


  此决议中所附之条件,亦颇富有弹性。殆与英吉利社会党之决议无异,然其大体,已倾于平和主义,概可睹矣。方开会时,有会员向马克德纳氏质问,谓本会决议是否与曩之伦敦协议会之决议有所矛盾?氏答以协议会之决议乃与法、比社会党折冲而就者,即此亦煞费苦心,彼等始允让步,是殆无可如何者也。马氏答辩之语有云:“战争告终之期,宜在德国民主的势力足以破坏自国军国主义之时。”而于大会中,亦尝提出“各国社会党今后对资本家政府诱起之一切战争,无论以何为口实,即名义上为防御战争,亦当断然拒绝,不为维持”之议案,以对百二十之百二十一多数否决。据是以观,独立工党尚未至全然反对战争,而英伦社会党之二派,尔时已示赞成息战之度,则吾人所当注意者也。


  以上所陈,乃战争初期中立国及联军诸国社会党对于平和运动之态度。后此之行动,以无从参稽未能详举。由今观之,法、比社会党以其国家人民遭德国军国主义之蹂躏,受痛较深,似其主战之态,虽亦不能不日趋于和缓,而视他国之社会党排德之势仍未息也。英社会党之希望平和,必较前为尤切,此可断言者。至于俄、德社会党之行动,俟于下篇赓述之。


  1917年4月25日


  《甲寅》日刊

  署名:守常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7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