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戰事談
作者:李大釗 1915年

1915年8月1日

  近十年來,歐洲這些大國,今天你加練一個師團,明天他也加練一個師團,今天你添造一支兵艦,明天他也添造一支兵艦,在下就知道早晚有個大動干戈的日子。偏偏這些不識時務的政治家說不要緊,這是維持均勢,以武裝擔保平和。好——好,到了現在,真正平和極了。自從去年七月底奧、塞兩國開舋,接后九個國家陸續加入戰爭團體,殺氣騰騰。這一個年頭,就算天沒有翻,地沒有覆,銀子花的同雪片一般不算,那戰場上更是血流成河,尸積成山。就是盧森堡主、比利時王,也曾做一國的元首,現在弄得是有家難歸,有國難奔。再說那些交戰國的百姓嗎,接近戰地的,因為槍炮的子彈,沒有長著眼睛,生命財產,本來是危險,合著一句俗語,叫做“打蝗虫連蚱螞遭瘟”。至於那離戰地遠的,在理想著還沒有災難。哪裡知道,這回戰爭的器械,不是象從前的,陸地上有田雞大炮,口徑是四十生的密達,一炮能打幾十裡,現在並聽說有五十生的口徑的出現,發射力能達八十裡。這種大炮,如果多放幾下,這八十裡內還有人煙嗎?水裡面又有甚麼威字號的潛行艇,在暗地裡走,不論多大兵艦,一撞登時粉碎,附近居民,就同時遭殃。你想這又不是正式交戰,誰知道走避哩?這還罷了,還有甚麼奪柏林飛行艇,比飛行機更厲害得多了,能在半空投炸彈,並且能放一種槍。如果這飛艇在那一個地方投炸彈,這地方居民,就做夢也沒有想到。所以現在著名都會如巴黎、倫敦,晚間全市都沒有燈光,象黑暗世界一般,就是防備飛艇看准投炸彈下來。這種日子,實在不是人過的。雖然那些宗教家在教堂內常常祈禱戰禍早息,但是據在下看來,恐怕把鐘打破,也沒有用,因為時候還沒有到。列位不信,待在下把歐洲現在的戰局,略略敘述出來,就知道了。

  歐洲現在的戰局,按著實際,要分東、西、南和近東土耳其四方面。就西歐一面說,自德軍破壞盧森堡和比利時的中立,德、比兩國,鏖戰起來。后來德軍破裡愛巨要塞,取納謬爾,陷安府(比京),太子軍向前突進,兵臨愛恩河,望著巴黎,簡直有直搗黃龍痛飲之勢。到底因為后防空虛,退卻下去。現在比、法方面,是德軍和聯軍(英、法)對峙,兩軍陣地,從北海到瑞士國境六百多英哩,變做筑城地帶。德軍在法國一個地方,造著一百密達長的鐵條網,防御敵人不算,還時常向伊鋪爾和伊者爾北方進攻。聯軍卻也常常在亞刺斯北方,蠶食德軍的陣地。這兩軍勢力相抵的情形,就可想而知了。再講到南歐的戰情,要分兩方面:一方面是奧、塞,一方就是奧、意。這奧、塞方面,開舋以后,塞國以三十萬兵,抵當奧國百萬大兵,恐怕不敵。聯合山裡國軍,常常侵入頗斯利亞,被奧軍痛擊七次,落后別爾克辣城(塞京),被奧軍攻破,未過三天,就奪回來。所以鬧了到現在,兩邊仍是夾守著國境,深溝高壘,不斷小打罷了。那奧、意方面,在兩月以前,意國破棄三國同盟條約,對德、奧宣戰。沉沉戰霧,就籠罩亞爾伯山頭和亞狄裡(外海)海面了。這意國統籌全局,陸軍雖能調出百萬大軍,但德國在巴依埃爾屯兵五十萬,常出入氣羅爾方面,邀擊北上的意軍。奧國又派兵二三十萬,在奧、意國境,控亞爾伯山勢,阻止意軍,陸路恐怕一時不容易得手。至於海面上,意國以一倍半優勢的海軍,制奧國艦隊,原可以握住海權,再輸送陸軍到達爾馬奇亞沿海地方,與塞軍接應,倒也是個制奧國的法子,但是想渡亞裡狄海,卻費事極了。這戰局要想發展,還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所以此刻軍事最吃緊的,隻有東歐加裡西亞和波蘭方面。這回俄軍佔住卡爾爬顛山地,俯瞰匈加利平原,作勢南下,要算德國腹心之患。德國故立意掃除,調集重兵,到東方戰線內,一面屯兵卡爾爬顛山南,扼住各隘路口,同時添派援兵到威奇約克、斯托利、布深威那等處,一意阻止俄軍南下,一面進兵北方俄領波羅的海沿岸諸州,取進攻的態度,並用巡洋艦和驅逐艦在裡巴港攻擊俄國守備隊,取得裡巴,牽制俄國在加裡西亞的軍隊。果然天從人願,德國驍將馬開佔將軍,當頭所向,俄軍全線退卻,不能存留威依士羅卡河邊,德軍更奮勇向前,直搗俄軍中堅,奪回布爾塞米斯爾要塞,此時俄軍死傷十萬,被虜八萬,馬開佔更乘勝發令追擊,發揮德軍的野戰技能,好在東方壓迫俄軍。新近並且聽說波蘭舊京華沙,又被德軍三面圍住。這東歐戰事,要算近數月以來未有之大戰了。此外近東方面戰情,就是達達海峽,聯軍雖然有從加裡波利上陸掃蕩土國軍隊的計劃,無奈土軍受德國的將校指揮,固守要塞,實在無隙可乘。日前英國宣言封鎖從達達海峽進口到塞暮斯和小亞細亞沿岸一帶,這不過是句話罷了。雖然有潛行艇擊沉土國運送船一隻,本國的戰艦馬濟愛炘氣克號(一四九○○噸)和托剌依亞林號(一一八○○噸),卻被德國潛行艇擊沉。其余商船和法國的戰艦、商船,也聽說擊沉了好多隻,這算是聯軍從攻達達海峽以來之大損失了。

  說到這裡,現在戰局的大概情形可以知道了。要問以后結局怎麼樣?不但在下不能推測,就是多少軍事家也不能推測。一言以蔽之,歐洲戰事,一時是不能了的。那麼本報選述這一門,一時也不能了的。但是在下另有個意見,因為這回陳述戰事,簡單得很,恐怕列位看著,沒有甚麼趣味,就是有點趣味,這一年經過的戰爭內,可歌可泣的事情太多,可以振起我們中國人的地方更多,在下要按著歷史的體裁,把著名的大戰爭,作個骨子,用小說的口吻,從頭一直敘述下去。列位無事,當著歷史看也好,當著小說看也好,我想列位一定是贊成的。哈哈!

  1915年8月1日

  《通俗》雜志第1期

  署名:冥冥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7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