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歐陽修集 歐陽修集
居士集卷一
居士集卷二 

目录

古詩三十八首编辑

【顏跖】编辑

顏回飲瓢水,陋巷臥曲肱。盜蹠饜人肝,九州恣橫行。回仁而短命,蹠壽死免兵。愚夫仰天呼,禍福豈足憑!蹠身一腐鼠,死朽化無形。萬世尚遭戮,筆誅甚刀刑。思其生所得,豺犬飽臭腥。顏子聖人徒,生知自誠明。惟其生之樂,豈減蹠所榮。死也至今在,光輝如日星。譬如埋金玉,不耗精與英。生死得失間,較量誰重輕。善惡理如此,毋尤天不平。

【猛虎景祐三年编辑

猛虎白日行,心閑貌揚揚。當路擇人肉,羆豬不形相。頭垂尾不掉,百獸自然降。暗禍發所忽,有機埋路傍。徐行自踏之,機翻矢穿腸。怒吼震林丘,瓦落兒墜床。已死不敢近,目睛射餘光。虎勇恃其外,爪牙利鉤铓。人形雖羸弱,智巧乃中藏。恃外可摧折,藏中難測量。英心多決烈,自信不猜防。老狐足奸計,安居穴垣牆。窮冬聽冰渡,思慮豈不長。引身入扱中,將死猶跳踉。狐奸固堪笑,虎猛誠可傷。

【仙草】编辑

世說有仙草,得之能隱身。仙書已怪妄,此事況無文。嗟爾得從誰,不辨偽與真。持行入都市,自謂術通神。白日攫黃金,磊落揀奇珍。旁人掩口笑,縱汝暫歡欣。汝方矜所得,謂世盡盲昏。非人不見汝,乃汝不見人。

【遊龍門分題十五首明道元年·上山】编辑

躡蹺上高山,探險慕幽賞。初驚澗芳早,忽望岩扉敞。林窮路已迷,但逐樵歌響。

【遊龍門分題十五首·下山】编辑

行歌翠微裏,共下山前路。千峰返照外,一鳥投岩去。渡口晚無人,係舸芳洲樹。

【遊龍門分題十五首·石樓】编辑

高灘復下灘,風急刺舟難。不及樓中客,徘徊川上山。夕陽洲渚遠,唯見白鷗翻。

【遊龍門分題十五首·上方閣】编辑

聞鍾渡寒水,共步尋雲嶂。還隨孤鳥下,卻望層林上。清梵遠猶聞,日暮空山響。

【遊龍門分題十五首·伊川泛舟】编辑

春溪漸生溜,演漾回舟小。沙禽獨避人,飛去青林杪。

【遊龍門分題十五首·宿廣化寺】编辑

橫槎渡深澗,披露采香薇。樵歌雜梵響,共向松林歸。日落寒山慘,浮雲隨客衣。

【遊龍門分題十五首·自菩提步月歸廣化寺】编辑

春岩瀑泉響,夜久山已寂。明月淨松林,千峰同一色。

【遊龍門分題十五首·八節灘】编辑

亂石瀉溪流,跳波濺如雪。往來川上人,朝暮愁灘闊。更待浮雲散,孤舟弄明月。

【遊龍門分題十五首·白傅墳】编辑

芳荃奠蘭酌,共吊松林裏。溪口望山椒,但見浮雲起。

【遊龍門分題十五首·晚登菩提上方】编辑

野色混晴嵐,蒼茫辨煙樹。行人下山道,猶向都門去。

【遊龍門分題十五首·山槎】编辑

古木臥山腰,危根老盤石。山中苦霜霰,歲久無春色。不如岩下桂,開花獨留客。

【遊龍門分題十五首·石筍】编辑

巨石何亭亭,孤生此岩側。白雲與翠霧,誰見琅玕色。惟應山鳥飛,百轉時來息。

【遊龍門分題十五首·鴛鴦】编辑

畫舷鳴兩槳,日暮芳洲路。泛泛風波鳥,雙雙弄紋羽。愛之欲移舟,漸近還飛去。

【遊龍門分題十五首·魚罾】编辑

春水弄春沙,蕩漾流不極。笭箵苦難滿,終日沙頭客。向暮卷空罾,棹歌菱浦北。

【遊龍門分題十五首·魚鷹】编辑

日色弄晴川,時時錦鱗躍。輕飛若下韝,豈畏風灘惡。人歸晚渚靜,獨傍漁舟落。

【伊川獨遊明道元年编辑

東郊漸微綠,驅馬欣獨往。梅繁野渡晴,泉落春山響。身閑愛物外,趣遠諧心賞。歸路逐樵歌,落日寒川上。

【三遊洞景祐四年编辑

漾楫溯清川,舍舟緣翠嶺。探奇冒層險,因以窮人境。弄舟終日愛雲山,徒見青蒼杳靄間。誰知一室煙霞裏,乳竇雲腴凝石髓。蒼崖一徑橫查渡,翠壁千尋當戶起。昔人心賞為誰留,人去山阿跡更幽。青蘿綠桂何岑寂,山鳥嘐嘐不驚客。松鳴澗底自生風,月出林間來照席。仙境難尋復易迷,山回路轉幾人知。惟應洞口春花落,流出岩前百丈溪。

【下牢溪景祐四年编辑

隔谷聞溪聲,尋溪度橫嶺。清流涵白石,靜見千峰影。岩花無時歇,翠柏鬱何整。安能戀潺湲,俯仰弄雲景。

【蝦蟆碚景祐四年编辑

石溜吐陰崖,泉聲滿空谷。能邀弄泉客,係舸留岩腹。陰精分月窟,水味標《茶錄》。共約試春芽,槍旗幾時綠?

【黃牛峽祠景祐四年编辑

大川雖有神,淫祀亦其俗。石馬係祠門,山鴉噪叢木。潭潭村鼓隔溪聞,楚巫歌舞送迎神。畫船百丈山前路,上灘下峽長來去。江水東流不暫停,黃牛千古長如故。峽山侵天起青嶂,崖崩路絕無由上。黃牛不下江頭飲,行人惟向舟中望。朝朝暮暮見黃牛,徒使行人過此愁。山高更遠望猶見,不是黃牛滯客舟。語曰:「朝見黃牛,暮見黃牛,三朝三暮,黃牛如故。」言江惡難行,久不能過也

【千葉紅梨花】编辑

峽州署中舊有此花,前無賞者。知郡朱郎中始加欄檻,命坐客賦之。景祐四年

紅梨千葉愛者誰,白髮郎官心好奇。徘徊繞樹不忍折,一日千匝看無時。夷陵寂寞千山裏,地遠氣偏時節異。愁煙苦霧少芳菲,野卉蠻花鬥紅紫。可憐此樹生此處,高枝絕豔無人顧。春風吹落復吹開,山鳥飛來自飛去。根盤樹老幾經春,真賞今才遇使君。風輕絳雪樽前舞,日暖繁香露下聞。從來奇物產天涯,安得移根植帝家。猶勝張騫為漢使,辛勤西域徙榴花。

【金雞五言十四韻景祐四年编辑

蠻荊鮮人秀,厥美為物怪。禽鳥得之多,山雞稟其粹。眾采爛成文,真色不可繪。仙衣霓紛披,女錦花綷縩。輝華日光亂,眩轉目晴憊。高田啄秋粟,下澗飲寒瀨。清唳或相呼,舞影還自愛。豈知文章累,遂使網羅掛。及禍誠有媒,求友反遭賣。有身乃吾患,斷尾亦前戒。不群世所驚,甚美眾之害。稻粱雖云厚,樊縶豈為泰。山林歸無期,羽翮日已铩。用晦有前言,書之可為誡。

【和丁寶臣遊甘泉寺】寺在臨江一山上,與縣廨相對。景祐四年编辑

江上孤峰蔽綠蘿,縣樓終日對嵯峨。叢林已廢薑祠在,事跡難尋楚語訛。寺有清泉一泓,俗傳為薑詩泉,亦有薑詩祠。按:詩,廣漢人,疑泉不在此。空餘一派寒岩側,澄碧泓渟涵玉色。野僧豈解惜清泉,蠻俗那知為勝跡。西陵老令好尋幽,時共登臨向此遊。欹危一徑穿林樾,盤石蒼苔留客歇。山深雲日變陰晴,澗柏岩松度歲青。谷裏花開知地暖,林間鳥語作春聲。依依渡口夕陽時,卻望層巒在翠微。城頭暮鼓休催客,更待橫江弄月歸。

【送京西提點刑獄張駕部寶元元年编辑

太華之松千歲青,嘗聞其下多茯苓。地靈山秀草木異,往往變化為人形。神仙不欲世人采,覆以雲氣常冥冥。台郎何年得真訣,服餌既久毛骨清。汝陽昔見今十載,丹顏益少方瞳明。郡齋政成樽俎樂,高談日接無俗情。詔書忽下褒美績,使車朝出行屬城。職清事簡稱雅意,蠹書古篋晨裝輕。洛陽花色笑春日,錦衣晝歸閭里驚。自云就欲謝官去,烏紗白髮西台卿。他年我亦老嵩少,願乞仙粒分餘馨。

【贈杜默康定元年编辑

南山有鳴鳳,其音和且清。鳴於有道國,出則天下平。杜默東土秀,能吟鳳凰聲。作詩幾百篇,長歌仍短行。攜之入京邑,欲使眾耳驚。來時上師堂,再拜辭先生。先生頷首遣,教以勿驕矜。贈之三豪篇,而我濫一名。杜子來訪我,欲求相和鳴。顧我文字卑,未足當豪英。豈如子之辭,鏗鍠間鏞笙。淫哇俗所樂,百鳥徒嚶嚶。杜子卷舌去,歸衫翩以輕。京東聚群盜,河北點新兵。饑荒與愁苦,道路日以盈。子盍引其吭,發聲通下情。上聞天子聰,次使宰相聽。何必九苞禽,始能瑞堯庭。子詩何時作,我耳久已傾。願以白玉琴,寫之朱絲繩。

【送呂夏卿】夏卿父造,字公初,有名進士也。慶曆二年编辑

始吾尚幼學弄筆,群兒爭誦公初文。嗟我今年已白髮,公初相見猶埃塵。傳家尚喜有二子,始知靈珠出淮濱。去年束書來上國,欲以文字驚眾人。駑駘群馬斂足避,天衢讓路先騏粦尚書禮部奏高第,斂衣袱硯趨嚴宸。瞳瞳春日轉黃傘,藹藹賦筆摛青雲。我時寓直殿廬外,眾中迎子笑以忻。明朝失意落人後,我為沮氣羞出門。得官高要幾千里,猶幸海遠無惡氛。英英帝圃多鸞鳳,上下羽翼何繽紛。期子當呼丹山鳳,為瑞相與來及群。

【憶山示聖俞慶曆元年编辑

吾思夷陵山,山亂不可究。東城一堠餘,高下漸岡阜。群峰迤邐接,四顧無前後。憶嘗祗吏役,钜細悉經覯。是時秋卉紅,嶺谷堆纈繡。林枯松鱗皴,山老石脊瘦。斷徑履頹崖,孤泉聽清溜。深行得平川,古俗見耕耨。澗荒驚麏奔,日出飛雉雊。盤石屢欹眠,綠岩堪解綬。幽尋歎獨往,清興思誰侑。其西乃三峽,險怪愈奇富。江如自天傾,岸立兩崖鬥。黔巫望西屬,越嶺通南奏。時時縣樓對,雲霧昏白晝。荒煙下牢戍,百仞寒溪漱。蝦蟆噴水簾,甘液勝飲酎。亦嘗到黃牛,泊舟聽猿狖。巉巉起絕壁,蒼翠非刻鏤。陰岩下攢叢,岫穴忽空透。遙岑聳孤出,可愛欣欲就。惟思得君詩,古健寫奇秀。今來會京師,車馬逐塵瞀。頹冠各白髮,舉酒無蒨袖。繁華不可慕,幽賞亦難遘。徒為憶山吟,耳熱助嘲詬。

【送唐生】编辑

京師英豪域,車馬日紛紛。唐生萬里客,一影隨一身。出無車與馬,但踏車馬塵。日食不自飽,讀書依主人。夜夜客枕夢,北風吹孤雲。翩然動歸思,旦夕來叩門。終年少人識,逆旅惟我親。來學媿道矒,贈歸慚橐貧。勉之期不止,多獲由力耘。指家大嶺北,重湖浩無垠。飛雁不可到,書來安得頻?

【送任處士歸太原時天兵方討趙元昊。康定元年编辑

一虜動邊陲,用兵三十萬。天威豈不嚴,賊首猶未獻。自古王者師,有征而不戰。勝敗係人謀,得失由廟算。是以天子明,谘詢務周遍。直欲采奇謀,不為人品限。公車百千輩,下不遺仆賤。況於儒學者,延納宜無間。如何任生來,三月不得見?方茲急士時,論策豈宜慢!任生居太原,白首勤著撰。閉戶不求聞,忽來誰所薦。人賢固當用,舉繆不加譴。賞罰兩無文,是非奚以辨?遂令拂衣歸,安使來者勸?嗟吾筆與舌,非職不敢諫。

【聖俞會飲時聖俞赴湖州。慶曆元年编辑

傾壺豈徒強君飲,解帶且欲留君談。洛陽舊友一時散,十年會合無二三。京師旱久塵土熱,忽值晚雨涼纖纖。滑公井泉釀最美,赤泥印酒新開緘。更吟君句勝啖炙,杏花妍媚春酣酣。君詩有「春風酣酣杏正妍」之句。吾交豪俊天下選,誰得眾美如君兼。詩工镵刻露天骨,將論縱橫輕玉鈐。遺編最愛孫武說,往往曹杜遭夷芟。關西幕府不能辟,隴山敗將死可慚。嗟餘身賤不敢薦,四十白髮猶青衫。吳興太守詩亦好,往奏玉琯和英咸。杯行到手莫辭醉,明日舉棹天東南。

【送胡學士宿知湖州慶曆元年编辑

武平天下才,四十滯鉛槧。忽乘使君舟,歸榜不可纜。都門春漸動,柳色綠將暗。掛帆千里風,水闊江灩灩。吳興水精宮,樓閣在寒鑒。橘柚秋苞繁,烏程春甕釅。清談越客醉,屢舞吳娘豔。寄詩毋憚頻,以慰離居念。

【哭曼卿慶曆元年编辑

嗟我識君晚,君時猶壯夫。信哉天下奇,落落不可拘。軒昂懼驚俗,自隱酒之徒。一飲不計斗,傾河竭昆墟。作詩幾百篇,錦組聯瓊琚。時時出險語,意外研精粗。窮奇變雲煙,搜怪蟠蛟魚。詩成多自寫,筆法顏與虞。旋棄不復惜,所存今幾餘。往往落人間,藏之比明珠。又好題屋壁,虹霓隨卷舒。遺蹤處處在,餘墨潤不枯。朐山頃歲出,我亦斥江湖。乖離四五載,人事忽焉殊。歸來見京師,心老貌已臒。但驚何其衰,豈意今也無。才高不少下,闊若與世疏。驊騮當少時,其志萬里途。一旦老伏櫪,猶思玉山芻。天兵宿西北,狂兒尚稽誅。而今壯士死,痛惜無賢愚。歸魂渦上田,露草荒春蕪。

【送曇穎歸廬山慶曆元年编辑

吾聞廬山久,欲往世俗拘。昔歲貶夷陵,扁舟下江湖。八月到湓口,停帆望香爐。香爐雲霧間,杳靄疑有無。忽值秋日明,彩翠浮空虛。信哉奇且秀,不與灊霍俱。偶病不得往,中流但踟躕。今思尚仿佛,恨不傳畫圖。曇穎十年舊,風塵客京都。一旦不辭訣,飄然卷衣裾。山林往不返,古亦有吾儒。西北苦兵戰,江南仍旱枯。新秦又攻寇,京陝募兵夫。聖君念蒼生,賢相思良謨。嗟我無一說,朝紳拖舒舒。未能膏鼎鑊,又不老菰蒲。羨子識所止,雙林歸結廬。

【送孔秀才遊河北慶曆元年编辑

吾始未識子,但聞楊公賢。及子來叩門,手持贈子篇。賢愚視所與,不待交子言。子文諧律呂,子行潔琅玕。行矣慎所遊,惡草能敗蘭。

【送黎生下第還蜀慶曆二年编辑

《黍離》不復雅,孔子修《春秋》。扶王貶吳楚,大法加諸侯。妄儒泥於魯,甚者云黜周。大旨既已矣,安能討源流。遂令學者迷,異說相交鉤。黎生西南秀,挾策來東遊。有司不見采,春霜滑歸輈。自云喜三《傳》,力欲探微幽。凡學患不強,苟至將焉廋。聖言簡且直,慎勿迂其求。經通道自明,下筆如戈矛。一敗不足衄,後功掩前羞。

  ↑返回頂部 卷二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