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修集/卷130

 筆說計十九條 歐陽修集
卷一百三十·試筆計三十條
詩餘卷一 

【南唐硯】编辑

某此一硯,用之二十年矣。當南唐有國時,於歙州置硯務,選工之善者,命以九品之服,月有俸廩之給,號硯務官,歲為官造硯有數。其硯四方而平淺者,南唐官硯也。其石尤精,制作亦不類今工之侈窳。此硯得自今王舍人原叔。原叔家不識為佳硯也,兒子輩棄置之。予始得之,亦不知為南唐物也。有江南人年老者見之,淒然曰:「此故國之物也。」因具道其所以然,遂始寶惜之。其貶夷陵也,折其一角。

【宣筆】编辑

宣筆初不可用,往時聖俞屢以為惠,尋復為人乞去。今得此甚可用,遂深藏之。

【琴枕說】编辑

介甫嘗言夏月晝睡方枕為佳,問其何理,云睡久氣蒸枕熱,則轉一方冷處。然則真知睡者邪。余謂夜彈琴唯石暉為佳,蓋金蚌、瑟瑟之類皆有光色,燈燭照之則炫耀,非老翁夜視所宜。白石照之無光,唯目昏者為便。介甫知睡,真懶者;余知琴暉,直以老而目暗耳,是皆可笑。余家石暉琴得之二十年,昨因患兩手中指拘攣,醫者言唯數運動,以導其氣之滯者,謂唯彈琴為可。亦尋理得十餘年已忘諸曲。物理損益相因,固不能窮至於如此。老莊之徒,多寓物以盡人情。信有以也哉!

【鑒畫】编辑

蕭條淡泊,此難畫之意,畫者得之,覽者未必識也。故飛走、遲速、意淺之物易見,而閒和、嚴靜、趣遠之心難形。若乃高下向背、遠近重復,此畫工之藝爾,非精鑒者之事也。不知此論為是否?余非知畫者,強為之說,但恐未必然也。然世謂好畫者,亦未必能知此也。此字不乃傷俗邪。

【學書為樂】编辑

蘇子美嘗言:「明窗淨几,筆硯紙墨皆極精良,亦自是人生一樂。」然能得此樂者甚稀,其不為外物移其好者,又特稀也。余晚知此趣,恨字體不工,不能到古人佳處。若以為樂,則自足有餘。

【學書消日】编辑

自少所喜事多矣,中年以來漸以廢去,或厭而不為,或好之未厭、力有不能而止者。其愈久益深,而尤不厭者,書也。至於學字,為於不倦時,往往可以消日。乃知昔賢留意於此,不為無意也。

【學書作故事】编辑

學書勿浪書,事有可記者,他時便為故事。

【學真草書】编辑

自此已後,只日學草書,雙日學真書。真書兼行,草書兼楷。十年不倦,當得書名,然虛名已得,而真氣耗矣。萬事莫不皆然,有以寓其意,不知身之為勞也;有以樂其心,不知物之為累也。然則自古無不累心之物,而有為物所樂之心。

【學書費紙】编辑

學書費紙,猶勝飲酒費錢。曩時嘗見王文康公戒其子弟云:「吾生平不以全幅紙作封皮。」文康,太原人。世以晉人喜嗇資談笑,信有是哉。吾年向老,亦不欲多耗用物,誠未足以有益於人。然衰年志思不壯,於事少能快然,亦其理耳。

【學書工拙】编辑

每書字,嘗自嫌其不佳,而見者或稱其可取。嘗有初不自喜,隔數日視之,頗若稍可愛者。然此初欲寓其心以銷日,何用較其工拙而區區於此,遂成一役之勞,豈非人心蔽於好勝邪?

【作字要熟】编辑

作字要熟,熟則神氣實而有餘。於靜坐中自是一樂事,然患少暇,豈其於樂處常不足邪?

【用筆之法】编辑

蘇子美嘗言用筆之法,此乃柳公權之法也。亦嘗較之,斜正之間便分工拙,能知此及虛腕,則羲、獻之書可以意得也。因知萬事皆有法,楊子雲斷木為棋、刓革為鞠,亦皆有法,豈正得此也?

【蘇子美論書】编辑

蘇子美喜論用筆,而書字不迨其所論,豈其力不副其心邪?然萬事以心為本,未有心至而力不能者。余獨以為不然,此所謂非知之難而行之難者也。古之人不虛勞其心力,故其學精而無不至。蓋方其幼也,未有所為,時專其力於學書,及其漸長,則其所學漸近於用。今人不然,多學書於晚年,所以與古不同也。

秋霖不止,文書頗稀,叢竹蕭蕭,似聽愁滴。顧見案上故紙數幅,信筆學書。樞密院東廳。

【蘇子美蔡君謨書】编辑

自蘇子美死後,遂覺筆法中絕。近年君謨獨步當世,然謙讓不肯主盟。往年予嘗戲謂君謨學書如溯急流,用盡氣力,不離故處,君謨頗笑以為能取譬。今思此語已二十餘年,竟如何哉。

【李邕書】编辑

余始得李邕書,不甚好之,然疑邕以書自名,必有深趣。及看之久,遂謂他書少及者。得之最晚,好之尤篤,譬猶結交,其始也難,則其合也必久。余雖因邕書得筆法,然為字絕不相類,豈得其意而忘其形者邪?因見邕書,追求鐘、王以來字法,皆可以通。然邕書未必獨然,凡學書者得其一,可以通其餘。余偶從邕書而得之耳。嘉濤迥甏悍秩眨雪中西窗信筆。

【風法華】编辑

往時有風法華者,偶然至人家,見筆便書,初無倫理,久而禍福或應,豈非好怪之士為之遷就其事邪?余每見筆輒書,故江鄰幾比余為風法華。

【九僧詩】编辑

近世有《九僧詩》,極有好句,然今人家多不傳。如「馬放降來地,雕盤戰後雲」,「春生桂嶺外,人在海門西」,今之文士未能有此句也。

【弔僧詩】编辑

謝希深嘗誦《哭僧詩》云:「燒痕詩入集,海角寺留真。」謂此人作詩不求好句,只求好意。余以謂意好句亦好矣。賈島有《哭僧詩》云:「寫留行道影,焚卻坐禪身。」唐人謂燒卻活和尚,此句之大病也。

【郊島詩窮】编辑

唐之詩人類多窮士,孟郊、賈島之徒尤能刻篆窮苦之言以自喜。或問二子其窮孰甚?曰閬仙甚也。何以知之?曰以其詩見之。郊曰:「種稻耕白水,負薪斫青山。」島云:「市中有樵山,我舍朝無煙。井底有甘泉,釜中乃空然。」蓋孟氏薪米自足,而島家柴水俱無,此誠可嘆。然二子名稱高於當世,其餘林翁處士用意精到者,往往有之。若「雞聲茅店月,人跡板橋霜」,則羈孤行旅、流離辛苦之態見於數字之中。至於「野塘春水慢,花塢夕陽遲」,則春物融怡,人情和暢,又有言不能盡之意。茲亦精意刻琢之所得者邪。

【謝希深論詩】编辑

往在洛時,嘗見謝希深誦「縣古槐根出,官清馬骨高」,又見晏丞相常愛「笙歌歸院落,燈火下樓台」。希深曰:「清苦之意在言外,而見於言中。」晏公曰:「世傳寇萊公詩云『老覺腰金重,慵便枕玉涼』,以為富貴,此特窮相者爾,能道富貴之盛,則莫如前言。」亦與希深所評者類爾。二公皆有情味而善為篇詠者,其論如此。

【溫庭筠嚴維詩】编辑

余嘗愛唐人詩云「雞聲茅店月,人跡板橋霜」,則天寒歲暮,風淒木落,羈旅之愁,如身履之。至其曰「野塘春水慢,花塢夕陽遲」,則風酣日煦,萬物駘蕩,天人之意相與融怡,讀之便覺欣然感發。謂此四句可以坐變寒暑。詩之為巧,猶畫工小筆爾,以此知文章與造化爭巧可也。

【作詩須多誦古今詩】编辑

作詩須多誦古今人詩,不獨詩爾,其他文字皆然。

【漢人善以文言道時事】编辑

漢之文士,善以文言道時事,質而不俚,茲所以為難。

【蘇氏四六】编辑

往時作四六者多用古人語,及廣引故事,以炫博學,而不思述事不暢。近時文章變體,如蘇氏父子以四六述敘,委曲精盡,不減古人。自學者變格為文,迨今三十年,始得斯人,不惟遲久而後獲,實恐此後未有能繼者爾。自古異人間出,前後參差不相待。余老矣,乃及見之,豈不為幸哉!

【王濟譏張齊賢】编辑

張齊賢形體魁肥,飲食兼數人,然其為相嘗有邊功,國朝宰相惟宋琪與齊賢知邊事。然其常與王濟不相能。濟,剛峭之士也。其後齊賢罷相歸洛陽,買得午橋裴晉公綠野堂,營為別墅。一日,濟自洛至京師,公卿間有問及齊賢午橋別墅者,濟忿然曰:「昔為綠野堂,今作屠兒墓園矣。」聞者皆笑。

【晦明說﹞=编辑

藏精於晦則明,養神以靜則安。晦所以畜用,靜所以應動。善畜者不竭,善應者無窮。此君子修身治人之術,然性近者得之易也。付礎

【廉聇說】编辑

廉恥,士君子之大節,罕能自守者,利欲勝之耳。物有為其所勝,雖善守者或牽而去。故孟子謂勇過賁、育者,誠有旨哉!君子之道暗然而日彰,而今人求速譽,遂得速毀以自損者,理之當然。

【繫辭說】编辑

書不盡言,言不盡意。然自古聖賢之意,萬古得以推而求之者,豈非言之傳歟?聖人之意所以存者,得非書乎?然則書不盡言之煩,而盡其要;言不盡意之委曲,而盡其理。謂書不盡言,言不盡意者,非深明之論也。予謂《繫辭》非聖人之作,初若可駭,余為此論迨今二十五年矣,稍稍以余言為然也。六經之傳,天地之久,其為二十五年者將無窮而不可以數計也,予之言久當見信於人矣,何必汲汲較是非於一世哉!

【論樂說】编辑

清濁二聲為樂之本,而今自以為知樂者猶未能達此,安得言其細微之旨?

【六經簡要說】编辑

妙論精言,不以多為貴,而人非聰明不能達其義。余嘗聽人讀佛書,其數十萬言謂可數談而盡,而溺其說者以謂欲曉愚下人,故如此爾。然則六經簡要,愚下人獨不得曉邪。

 卷一百二十九 ↑返回頂部 卷一百三十一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