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內制集卷第八

內制集卷第七 歐陽文忠公文集 內制集卷第八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表奏書啓四六集卷第一

内制集卷第八   歐陽文忠公集八十九

   乾元節謝内中露香表嘉祐五年月二十六日

伏以清穹眷佑皇緒丕隆方陽月之正時屬誕辰而

著節仰瞻霄極薦此芬馨冀膺敷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之祥永保延鴻

之慶

   乾元節謝内中真宗皇帝表同日

伏以佳名著節載誕紀辰永惟涼眇之躬𫉬荷顯休

之業動遵聖訓期保慶基𪫟惕之懷孝思罔極

   乾元節謝内中章獻明肅皇太后章懿皇太

   后章恵皇太后表同日

伏以天陽正候壽節紀時深惟載育之恩緬慕至慈

之德敢忘翼勵期保延鴻

   賜樞宻副使右諫議大夫張昪乞解罷第一

   表不允批答正月二十九日

省表具之朕惟一二左右之臣出納樞機之命必有

同德為時老成卿質厚器閎材優識敏風力甚勁晚

而不衰議論有稽言而必中朕𠩄體貌民之具瞻豈

宜退徇謙沖自厭繁務盡瘁事國矧惟素懷推心仰

成當體予意所乞宜不允

   除文彦博易鎮判大名府制二月十五日

門下朕惟将相之崇資是爲文武之極選隆其名器

所以重朝廷列于蕃宣所以屏王室矧乃居留之任

必屬老成之人爰擇剛辰敷告有位具官文彦博器

閎而厚識粹而明學得其方通古今而知要才周扵

物適大小以惟宜自奮發於聲猷早更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扵中外居

則參禆乎國論出則宣暢乎皇威兩踐台司首當柄

用賢愚式序舉百職以咸修綱紀甚明賛萬機而至

悉自一無此字懇避鈞衡之任出司管鑰之嚴逮此逾時

蔚然休問眷言邦哲實簡予𠂻是用更其擁節之榮

委以引京之重勁兵所宿實資總制之權雅俗惟淳

兼頼撫綏之政扵戲與國同體是謂股肱之良惟民

具瞻方隆師尹之望顧我舊德豈煩訓辭徃其欽哉

祗服休命可特授依前檢校太師同中書門下平章

事潞國公行陜州大都督府長史充保平軍節度使

判大名府兼北京留守司事充大名府路安撫使加

食邑七百戸食實封五百戸功臣散官勲封如故仍

放謝辭發赴本任主者施行

   除李昭亮檢校太保判定州制二月十五日

門下嚴師律以宣威是爲将率之事謀王體而坐論

必屬廊廟之臣惟二柄之是兼蓋一時之首選顧於

𭔃任宜副𠋣毗爰告外庭式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休命具官李昭亮資

質純厚器識通明世有勲庸蔚爲舊德家傳韜畧濟

以美材爰自壯齡早膺奨擢訓齊士伍號令信扵恩

威宿衞朝廷勤勞著扵夙夜屢𬒳蕃宣之𭔃實資鎭

撫之才惟留鑰之别都乃宿兵之重地歲時滋乆譽

望益嘉眷言中山還爾舊治是用易以将旄之寵増

其帝傅之崇於戲宣國威靈用綏寧扵邊鄙求民疾

苦以班布扵敎條俾無北顧之憂惟我老成之𠋣徃

踐厥位時惟欽哉可特授檢校太傅依前同中書門

下平章事行兖州大都督府長史充泰寧軍節度使

充定州路都部署兼安撫使判定州加食邑七百户

食實封三百戸功臣散官勲封如故仍放謝辭發赴

本任主者施行

   除李端懿寜逺軍節度使知澶州制同日

門下至治之時常不忘扵武備用兵之要在先擇扵

将臣禮樂詩書必資於學智信嚴勇又兼以仁是惟

難才豈不慎選用諏一作剛日敷告外庭具官李端

懿器質宏深資識敏茂地聮近戚無富貴之驕世濟

美材躬儒素之行粤從壯歲綽有令名學問足以與

謀忠信可以事上而能克勵名節靡皇宴安每思報

國以有爲嘗請治民而自効北州之政稱最東土之

人甚思惟留務之是居顧歷時而頗乆俾加襃進爰

考僉同是用寵以節旄委之蕃翰於戲爲政而先無

擾所以靖民除戎以戒不虞是宜有素繄乃通明之

畧副予柬任之懷徃惟欽哉膺此休渥可特授依前

檢校刑部尚書充寧逺軍節度使知澶州加食邑七

百户食實封二百户散官勲封如故主者施行

   賜禮部侍郎參知政事曽公亮乞罷不允詔

   二月十八日

卿以敏識精學參賛萬務儁德茂行表儀百僚而思

慮之勞偶嬰疾恙藥石之効聞比康平嘉謀話言日

以虚佇封章屢上引避甚堅豈未體於眷懷而每煩

扵𨳩諭宜專輔飬以副𠋣毗所乞冝不允

   賜新除寧逺軍節度使李端懿讓恩命第二

   表不允㫁来章批答口宣同日

卿聮國懿戚惟時美材乆居留使之權俾委将旄之

任載嘉沖挹思避寵榮冝體眷懷無煩牢讓

   閤門賜新除寜逺軍節度使知澶州李端懿

   吿𠡠口宣同日

卿地胄聮華資材甚茂早膺器使頗著聲猷俾進總

扵中權式増榮於戚里𠩄冝祗服以體眷懷

   賜新除工部尚書知秦州張方平陳讓不允

   詔三月十六日

卿識茂器閎智優學博施扵有用謂靡不宜乃眷西

陲最爲重地惟撫綏備禦之任必通明敏給之才予

難其人扵爾爲得委遇之意則惟其勤避讓之誠夫

何于再勉祗其徃當體朕懷

   賜樞宻副使尚書禮部侍郎程戡乞退休第

   三表不允批答三月十六日

省表具之朕惟朝廷之體廣大材賢一作賢材之士衆多

必有耆哲之臣以爲時望之重卿早𬒳奨擢藹然聲

猷叅聮鈞輔之崇恊賛樞機之要履躬之懿乆見扵

純誠事上之忠志期扵盡瘁顧方深於毗頼而懇避

扵寵榮封章⿰糹⿱𢆶匹来敦諭亦至引年以禮雖嘉止足之

賢優老虚懷未忘眷遇之意徃安厥位宜體予𠂻𠩄

乞宜不允

   大相國寺大殿上𨳩啓爲民祈福道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齋文

   五月三日

伏以南薫𬒳物方兹長育之明西覺稱雄允頼慈仁

之濟俾延淨侶䖍啓法筵冀迎百善之祥普洽萬生

之衆

   賜宰臣富弼第二表乞退不允批答五月十五日

省表具之卿事君一心憂國百慮簡拔寒俊而多得

遺才慎重賞刑而惟恐過舉蔚然德業方厚𠋣毗而

綱憲之司異同興論或事非大體或言渉難明因其

捃摭扵至微益見始終之無過雖𨳩廣言路務在兼

容而進退大臣豈當縁此𠩄宜篤卿自信之志成朕

不惑之明渙然無疑来復厥位所乞宜不允

   賜宰臣富弼乞退第四表不允㫁来章手詔

   五月二十四日

省四上表已解機務事具悉朕力排讒構之言兼採

搢紳之望委卿以重任待之以不疑惟致治之至難

方同心而共濟勉以無怠庶幾有成而執法之臣以

言爲職議旣不一理難必從遂其好勝之私因扵積

忿而發事縁藹一作昧語渉中傷遽罷憲司以𥼶群

惑雖朕之不明不敏旣能爲卿而辨之而卿亦何嫌

何疑遂将去朕而不顧避辭巳確敦諭亦勤其體予

懷復安爾位使天下曉然知朕任賢而勿貳也𠩄乞

宜不允仍㫁来章付富弼

   賜樞宻副使張昪生日詔一作口宣五月十九日

卿以業履之清優任樞機之宻勿余𠩄礼遇時之具

瞻爰屇誕辰俾加慶賜

   賜荆湖北路救濟飢民知州奨諭𠡠書五月

   二十七日

夫修人事所以禦天災安吾民豈不在良吏爾學優

從政職任治人因凶歲之疫飢體詔書之隱惻旣免

罹扵殍饉仍不夭扵札瘥再惟敏事之材深得䘏荒

之禮第課来上予心所嘉宜有襃章以旌善績

   賜河陽三城節度使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文

   彦將進奉謝祫享加恩詔六月十七日

詩云君子邦之基記曰大臣民之表予所寵異禮宜

優隆乃因祭福之均恩首效駿良而来獻載惟誠恪

深用歎嘉

   賜定國軍節度使知并州梁適進奉謝恩馬

   詔六月十七日

大鹵之雄中權爲重時有舊老柬于予𠂻寵之旄龯

之榮委以蕃宣之𭔃效駿良而来獻将誠慤之甚勤

省覽已還歎嘉SKchar

   賜觀文殿大學士知定州龐籍進奉謝恩馬

   詔六月十七日

書殿之職號爲清優舊德之臣𠩄宜寵異乃求駿足

以副勤誠曽非貴物之心實體事君之節省閱于再

歎奨不忘

   賜䖍州觀察使定州路副都部署劉渙進奉

   謝恩馬詔同日

國家慎𨕖材武委之事權優其寵榮𠩄以責効厚其

頒予所以飬㢘乃因物以逹誠見事上之惟恪省閱

于再歎嘉不忘

   賜定國軍節度使梁適進奉謝恩馬詔

卿惟時舊德爲國将臣推恩典以旣優俾家庭之増

寵乃輸良貢以効誠勤省閱以還歎嘉彌切

   賜外任臣寮進奉賀祫享禮畢𠡠書六月十七日

朕以孟冬⺊吉大祭伸䖍惟熈事之旣成實庶邦

共慶載披来貢深見輸忠省閱以還歎嘉良切

   賜翰林學士尚書兵部貟外郎知制誥吴奎

   乞知青州不允詔七月二十一日

卿強學博覽足以通古今嘉謀讜言足以承顧問朝

夕獻納余有望焉矧方委之劇煩嬰以事任懋乃賢

業宜有施扵朝廷奮乎壯猷豈暇便扵郷里其安爾

職深體眷懷

   賜新除宣徽南院使檢校太保鄜延路馬歩

   軍都部署經畧安撫使判延州程戡讓恩命

   苐一表不允㫁来章批答八月八日

省表具之廼者卿數上封章懇辭樞要兼引年而爲

請思還政以自頥眷惟耆舊之英誠乆劇繁之任俾

増書殿之職仍參講席之聮是曰清優豈忘顧遇而

進見之際聦明未衰廼遷使領之華徃重邊陲之𭔃

予意𠩄屬僉言允諧雖沖尚之可嘉惟成命之難止

所讓冝不允仍㫁来章

   賜知建昌軍楊儀進奉銀珠稻米𠡠書八月

   十六日

勸力農而務本惟汝之官登嘉榖以告豐乃時之瑞

粲然良實来効貢囊載惟修職之勤式緩憂民之意

省閱于再歎尚不忘

   賜右諫議大夫知梓州吕居簡進奉乾元節

   無量夀佛一㡠𠡠書同日

壽觴紀節罄率土以均歡妙像有儀獻無疆之善祝

嘉乃愛君之意見扵事上之恭省閱以還歎嘉良切

   賜新除翰林學士依前禮部郎中知制誥權

   知𨳩封府蔡襄上表乞依舊知泉州不允詔

   八月十五日

卿學通古今足以備獻納政適寛猛足以臨劇煩而

得材之難顧常勞扵𨕖任矧居外兹乆寧自逸扵便

安是宜勉旃来服新命綽有餘力夫何微疾之辭居

然寵名固爲榮飬之樂其毋必讓當體至懷

   賜屯田貟外郎王公衮奨諭𠡠書

嚮者長人之官備盗不謹害我命吏驚兹逺民汝扵

斯時能奮厥効督捕甚急饋餉有方致兹兇徒卒就

擒戮第功来上覆實不虚載嘉勤勞深用襃歎

   東太一宫立冬祝文九月二十四日

四時適序萬物堅藏嘉歲事之有成繄神休之是頼

承兹靈貺報以吉蠲惟冀享誠益敷多祐

   延福宫性智殿𨳩啓皇后生辰道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齋文

伏以坤德流徽式臨扵誕日貝文宣妙恭仰扵巨慈

載嚴袐邃之庭駢集清修之侶冀資壽福時啓靈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伏願毫相分光法雲假䕃憑兹勝利永保遐齡

   延福宫性智殿𨳩啓皇后生辰道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宻詞

   二十六日

伏以寒律正時適臨扵良月曽沙誕慶爰紀扵嘉辰

夙清袐殿之嚴並集祇園之侶冀因勝利延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

祥永輔坤儀益隆壽祝

   故贈濮王𠃔讓十月九日坼櫕𥙊文同日

日月惟吉山川旣佳啓兹櫕塗徃即襄事顧歆薄奠

冝體哀悰

   故贈濮王𠃔讓十月十八日起靈𥙊文同日

儀物旣備川塗甚夷徃即佳城⺊兹吉日靈其顧享

副此哀懷

   故贈濮王𠃔讓十月三十日下事𥙊文同日

惟靈禀德甚茂享年不遐余心𠩄哀䘏典斯備徃即

安宅享兹克誠

   撫問護葬使向傳式詔同日

葬之爲禮古所重焉方将事以在塗顧勞心扵祗役

眷頼之意不忘于懷

   撫問西京并汝州路祔葬隨護宗懿巳下𠡠

   書同日

日月惟吉川塗匪遐顧襄事之有期嘉送終之盡禮

勞勤備至眷矚良深

   撫問尚宫沈氏𠡠書同日

輀旌就道霜露戒時載惟将護之勞無怠祗勤之意

   撫問西京并汝州路管勾修墳并沿路廵檢

   道路及管勾一行靈轝程頓排辦等朝臣使

   臣内臣等𠡠書

⺊吉趨時送終備物顧風霜之方厲念事役之爲勞

   賜宰臣富弼上第一表乞解罷機務不允批

   答

省表具之夫宰相之事非可以歳月考而一二數也

其在朝廷𨕖賢任能而各得其職下俾民俗遷善逺

罪而不知其然至扵法度修紀綱正然後相與慎守

而安行之以臻于治此朕𠩄以虚心一意日有望扵

卿者也今事有緒而卿辭焉豈朕德之不明将顧時

之不可中道而止夫何謂哉俾予𫉬用材不盡之譏

而卿渉苟安自便之計予𠩄不取卿其勉焉所乞宜

不允

   賜宰臣富弼上第三表乞解罷機務不允㫁

   来章批答

省表具之卿博通古今之學深逵治亂之原德業之

隆名稱甚盛朕方虚已而任不愧知人之明而自秉

鈞衡宣勞夙夜惟是小大之政損益施設惟卿之爲

罰罪賞功進退能否惟卿之𦗟時有異論豈無多言

一切屏之惟卿之信若乃恭已南面庶幾輔予享其

成功登于至治亦惟卿之圖其三者人君之𠩄難予

罔敢忽其一者在卿之不止庶克有成而無名屢辭

實𠩄難諭卿其體兹至意究乃素懷所乞宜不允仍

㫁来章






内制集卷第八

除文彦博判大名府制自懇避一作而自懇避

賜李端懿讓恩命不允口宣俾委一作俾建

大相國寺爲民祈福道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齋文之明一作之時

賜富弼乞退㫁来章手詔議旣不一一作議旣不當

賜湖北救濟飢民知州奨諭𠡠書以禦一作以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