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外集卷第十五

外集卷第十四 歐陽文忠公文集 外集卷第十五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外集卷第十六

外集卷第十五   歐陽文忠公集六十五

  序二

   刪正黃庭經序

無僊子者不知爲何人也無姓名無爵里世莫得而

名之其自號爲無僊子者以警世人之學僊者也其

爲言曰自古有道無僊而後世之人知有道而不得

其道不知無僊而妄學一作僊此我之所哀也道者

自然之道也生而必死亦自然之理也以自然之道

養自然之生不自𢦤賊夭閼而盡其天年此自古聖

智之所同也禹走天下乘四載治百川可謂勞其形

矣而壽百年顔子蕭然卧於陋巷簞食瓢飲外不誘

於物内不動於心可謂至樂矣而年不及三十斯二

人者皆古之仁人也勞其形者長年安其樂者短命

盖命有一作長短禀之於天非人力之所能爲也惟

不自𢦤賊而各盡其天年則二人之所同也此所謂

以自然之道養自然之生後世貪生之徒爲養生之

術者無所不至至茹草木服金石吸日月之精光又

有以謂此外物不足恃而反求諸内者於是息慮絶

欲鍊精氣勤吐納專於内守以養其神其術雖本於

貪生及其至也尚或可以全形而却疾猶愈於肆欲

稱情以害其生者是謂養内之術故上智任之自然

其次養内以却疾最下妄意而貪生世傳黄庭經者

魏𣈆間道士養生之書也其說專於養内多竒恠故

其傳之久則易爲訛舛今家家異本莫可考正無僊

子既甚好古家多集錄古書文字以爲翫好之娯有

黃庭經石本者廼永和十三年𣈆人所書其文頗簡

以較今世俗所傳者獨爲有理疑得其眞於是喟然

嘆曰吾欲曉世以無僊而止人之學者吾力顧未能

也吾視世人執竒恠訛舛之書欲求生而反害其生

者可不哀哉矧以我翫好之餘拯世人之謬惑何惜

而不爲乃爲刪正諸家之異一以永和石本爲定其

難曉之言略爲注解庶㡬不爲訛謬之說惑世以害

生是亦不爲無益若大雅君子則豈取於此

   送王聖紀赴扶風主簿序

前年五月大霖雨殺麥河溢東畿浸下田巳而不雨

至于一作八月菽粟死髙田三司有言前時溢博州

民冒河爲言得免租者盖萬計今歳秋當租懼民幸

水旱因縁得妄免以虧兵食慎勑有司謹之朝廷因

舉田令約束州縣吏吏無逺近皆望風惡民言水旱

一以農田勑限甚者笞而絶之畿之民訴其縣不聽

則訴於開封又不聽則相與聚立一作宣德門外訴

於宰相於是遣吏四出視諸縣視者還而或言災或

言否然言否者十七八最後視者還言民實災而吏

徒畏約束以苟自免爾天子聞之惻然盡蠲畿民之

租余嘗𥨸歎曰民生幸而爲畿民有一作緩急近而

易知也雨降于天河溢于地與赤日之出是三者物

之易見也前二三歳旱蝗相連朝廷歳歳隨其災之

厚薄蠲其賦之多少至兵食不足則歳糴或入粟以

爵而充之是在上者之愛人而仁人之心易惻也以

易知之近言易見之事告易惻之仁然吏一壅之㡬

不得逹况四海之大㡬萬里而逺事之難知不若霖

潦赤日之易見者何數使上有惻之之心不得逹于

下下有思告之苦不得通於上者吏居其間而壅之

爾可勝歎哉扶風爲縣限關之西距京師在千里外

民之不幸而事有𨼆微者何限其能生死曲直之者

今與主簿尉三人而民之志得不壅而聞于州州不

壅而聞于上縣不壅而民志通者令與主簿尉逹之

而巳王君聖紀主簿於其縣聖紀好學有文佐是縣

也始試其爲政焉故以夫素所歎者告之景祐三年

二月二十四日廬陵歐陽脩序

   送太原秀才序

仲尼之徒子思伋記中庸事列于曲臺學欲服圎冠

習矩歩者皆造次必於中庸聞太原生得之矣生之

履行無改是也月旅析木地居軫斿霜風動天萬竅

號怒揺鞭長跋一作𡵨強飯自重時寳元二年十月初

七日乾德令尹歐陽脩序

   傳易圖序

孟子曰盡信書不如無書夫孟子好學者豈獨忽於

書哉盖其自傷不得親見聖人之作而傳者失其真

莫可考正而云也然豈獨無書之如此余讀經解至

其引易曰差若毫釐謬以千里之說又讀今周易有

何謂子曰者至其繫辭則又曰聖人設卦繫辭焉欲

考其真而莫可得然後知孟子之嘆盖有激云爾說

者言當秦焚書時易以卜筮得獨不焚其後漢興他

書雖出皆多殘缺而易經以故獨完然如經解所引

考於今易亡之豈今易亦有亡者耶是亦不得爲完

書也昔孔子門人追記其言作論語書其首必以子

曰者所以别夫子與弟子之言又其言非一事其事

非一時文聮屬而言難次第故每更一事必以子曰

以起之若文言者夫子自作不應自稱子曰又其作

於一時文有次第何假子曰以發之乃知今周易所

載非孔子文言之全篇也蓋漢之易師擇取其文以

解卦體至其有所不取則文斷而不屬故以子曰起

之也其先言何謂而後言子曰者乃講師自爲答問

之言爾取卦體以爲答也亦如公羊榖梁傳春秋先

言何SKchar而後道一作其師之所傳以爲傳也今上繫

凡有子曰者亦皆講師之說也然則今易皆出乎講

師臨時之說矣幸而講師所引者得載於篇不幸其

不及引者其亡豈不多邪嗚呼歷弟子之相傳經講

師之去取不徒存者不完而其僞謬之失其可究邪

夫繫者有所繫之謂也故曰繫辭焉以斷其吉凶是

故謂之爻言其爲辭各聮屬其一爻者也是則孔子

SKchar爻辭爲繫辭而今乃以孔子賛易之文爲上下

繫辭者何其謬也卦爻之辭或以爲文王作或以爲

周公作孔子言聖人設卦繫辭焉是斥文王周公之

作爲繫辭不必復自名其所作又爲繫辭也況其文

乃槩言易之大體雜論易之諸卦其辭非有所繫不

得謂之繫辭也必然自漢諸儒已有此名不知從何

而失之也漢去周最近不應有失然漢之所爲繫辭

者得非不爲今之繫辭乎易需之辭曰需于血出自

穴艮之辭曰艮其限列其夤睽之辭曰見豕負塗載

鬼一車是皆險怪竒絶非世常言無爲有訓故一作

考證而學者出其臆見隨事爲解果得聖人之㫖邪

文言繫辭有可攷者其證如此而其非世常言無可

攷者又可知矣今徒從夫臆出之說果可盡信之邪

此孟子所歎其不如亡者也易之傳注比他經爲尤

多然止於王弼其後雖有述者不必皆其授受但其

傳之而已大抵易至漢分爲三有田何之易焦贛之

易費直之易田何之易傳自孔子有上下二篇又有

彖象繫辭文言說卦等自爲十篇而有章句凡學有

章句者皆祖之田氏焦贛之易無所傳授自得乎

𨼆者之學專於隂陽占察之術凡學隂陽占察者

皆祖之焦氏費直之易亦無所授又無章句惟以彖

𧰼文言等十篇解上下經凡以彖象文言等參入卦

中者皆祖之費氏田焦之學廢於漢末費氏獨興遞

傳至鄭康成而王弼所注或用康成之說比卦六四之𩔖

弼即鄭本而爲注今行世者惟有王弼易其源出於

費氏也孔子之古經亡矣

   月石硯屏歌序

張景山在SKchar州時命治石橋小版一石中有月形石

色紫而月白月中有𣗳森森然其文黒而枝葉老勁

雖世之工𦘕者不能爲盖竒物也景山南謫留以遺

予予念此石古所未有欲但書事則懼不爲信因令

善𦘕工來松一作寫以爲圖子美見之當愛歎也其

月滿西旁微有不滿處正如十三四時其𣗳横生一

枝外出皆其實如此不敢增損貴可信也

   七賢𦘕序

某不幸少孤先人爲綿州軍事推官時某始生生四

歳而先人捐 --捐館某爲兒童時先妣嘗謂某曰吾歸汝

家時極貧汝父爲吏至亷又於物無所嗜惟喜賔客

不計其家有無以具酒食在綿州三年他人皆多買

蜀物以歸汝父不營二物而俸禄待賔客亦無餘已

罷官有絹一匹𦘕爲七賢圖六幅此七君子吾所愛

也此外無蜀物後先人調泰州軍事判官卒于任比

某十許一作歳時家益貧每歳時設席祭祀則張此

圗于壁先妣必指某曰吾家故物也後三十餘年圖

亦故闇某忝立朝懼其久而益朽損遂取七賢命工

装軸之更可傳百餘年以爲歐陽氏舊物且使子孫

不忘先世之清風而示吾先君所好尚又以見吾母

少寡而子㓜能克成其家不失舊物盖自先君有事

後二十年某始及第今又二十三年矣事迹如此始

爲作賛并序

   龍茶録後序

茶爲物之至精而小團又其精者録敘所謂上品龍

茶者是也蓋自君謨始造而歳貢焉一無此字仁宗尤

珍惜雖輔相之臣未嘗輙賜惟南郊大禮致齋之夕

中書樞密院各四人共賜一餅宮人翦金爲龍鳯花

草貼其上兩府八家分割以歸不敢碾試相一作

藏以爲寳時有佳客出而傳翫爾至嘉祐七年親享

明堂一有致字齋夕始人賜一餅余亦忝預至今藏之余

自以諫官供奉仗内至登二府二十餘年𦆵一獲賜

而丹成龍駕舐鼎莫及每一捧翫清血交零而巳因

君謨著録輙附于後庶知小團自君謨始而可貴如

九字一作可貴而剏自君謨也治平甲辰七月丁丑廬陵歐陽脩

書還公期書室

 傳

   桑懌傳

桑懌開封雍丘人其兄慥本舉進士有名懌亦舉進

士再不中去遊汝潁間得龍城廢田數頃退而力耕

歳凶汝旁諸縣多盜懌白令願三字一作曰願令爲𦒿長徃

來里中察姦民因召里中少年戒曰盜不可爲也吾

在此不汝容也少年皆諾里老父子死未歛盜夜脫

其衣里老父怯無他子不敢告縣臝其屍不能葬懌

聞而悲之然疑少年王生者夜入其家探其篋不使

之知覺明日遇之問曰爾諾我不爲盜矣今又盜里

父子屍者非爾邪少年色動即推仆地縛之詰共盜

者王生指某少年懌呼壯丁守王生又自馳取少年

者送縣皆伏法又嘗之郟城遇尉方出捕盜招懌飲

酒遂與俱行至賊所藏尉怯陽爲不知以過懌曰賊

在此何之乎下馬獨格殺數人因盡縛之又聞襄城

有盜十許人獨提一劒以徃殺數人縛其餘汝旁縣

爲之無盜京西轉運使奏其事授郟城尉天聖中河

南諸縣多盜轉運奏移澠池尉崤古險地多涂山而

青灰山尤阻險爲盜所恃惡盜王伯者藏此山時出

爲近縣害當此時王伯名聞朝廷爲廵檢者皆授名

以捕之旣懌至廵檢者僞爲宣頭以示懌將謀招出

之懌信之不疑其偽也因諜知伯所在挺身入賊中

招之與伯同卧起十餘日信之乃出廵檢者反以兵

邀於山口懌㡬不自免懌曰廵檢授名懼無功爾即

以伯與廵檢使目爲功不復自言廵檢俘獻京師朝

廷知其實罪黜廵檢懌爲尉歳餘改授右班殿直永

安縣廵檢明道景祐之交天下旱蝗盗賊稍稍起其

間有惡賊二十三人不能捕樞密院以傳召懌至京

授二十三人名使徃捕懌謀曰盜畏吾名必已一作

潰潰則難得矣宜先示之以怯至則閉柵戒軍吏無

一人得輒出居數日軍吏不知所爲數請出自效輒

不許既而夜與數卒變爲盗服以出迹盗所嘗行處

入民家民皆走獨有一媪留爲作飲食饋之如盗乃

歸復閉柵三日又徃則携其具就媪饌而以其餘遺

媪媪待以爲真盗矣乃稍就媪與語及群盗輩媪曰

彼聞桑懌來始畏之皆遁矣又聞懌閉營不出知其

不足畏今皆還也某在某處某在某所矣懌盡鉤得

之復三日又徃厚遺之遂以實告曰我桑懌也煩媪

爲察其實而慎勿泄後三日我復來矣後又三日徃

媪察其實審矣明旦部分軍士用甲若干人於某所

取某盗卒若干人於某處取某盗其尤彊者在某所

則自馳馬以徃士卒不及從惟四𮪍追之遂與賊遇

手殺三人凡二十三人者一日皆獲二十八日復命

京師樞密吏謂曰與我銀爲君致閤職懌曰用賂得

官非我欲況貧無銀有固不可也吏怒匿其閥以免

短使送三班三班用例與兵馬監押未行㑹交趾獠

叛殺海上廵檢昭化諸州皆警徃者數輩不能㝎因

命懌徃盡手殺之還乃授閤門祗候懌曰是行也非

獨吾功位有居吾上者吾乃其佐也今彼留而我還

我賞厚而彼䡖得不疑我蓋其功而自伐乎受之徒

慚吾心將讓其賞歸巳上者以奏藁示予予謂曰讓

之必不聽徒以好名與詐取譏也懌歎曰亦思之然

士顧其心何如爾當自信其心以行譏何累也若欲

避名則善皆不可爲也已余慙其言卒讓之不聽懌

雖舉進士而不甚知書然其所爲皆合道理多此𩔖

始居雍丘遭大水有粟二廪將以舟載之見民走避

溺者遂棄其粟以舟載之見民荒歳聚其里人飼之

粟盡乃止懌善劒及鐵簡力過數人而有謀略遇人

常畏若不自足其爲人不甚長大亦自修爲威儀言

語如不出其口卒然遇人不知其健且勇也廬陵歐

陽脩曰勇力人所有而能知用其勇者少矣若懌可

謂義勇之士其學問不深而能者蓋天性也余固喜

傳人事尤愛司馬遷善傳而其所書皆偉烈竒節士

喜讀之欲學其作而怪今人如遷所書者何少也乃

疑遷特雄文善壮其說而古人未必然也及得桑懌

事乃知古之人有然焉遷書不誣也知今人固有而

但不盡知也懌所爲壯矣而不知予文能如遷書使

人讀而喜否姑次第之


外集卷第十五

黃庭經序其生者者下有也字

送王聖紀序前年前作吏無無吏言水旱旱下有事字

於宰相四字作呌宰相以訴四出四作畿民之三字作其㡬不得逹

㡬一作畿霖潦二字作水旱易見見下又有也易一字通於於作吏居

生死曲直作曲直生死而民之志而下有巳凡二字聞于州

作逹于上作乎天子者縣不壅而民志通者巳上八字恕本作令與主

簿尉先之而巳天子仁恩下而降于州州不壅而逹於縣縣不壅而得及於民亦凡三十三字接下文令

與主簿尉云云主簿作爲佐是縣作其爲尉以夫二字作子因其行而以予

十四日作十日無二四及下六字

送太原秀才序寳元二年十月乾徳令尹歐陽某序

按是年六月公改武成判官明年二月當上此猶繫舊階疑未受命時作

傳易圖序至其無其有激云爾作有激而云也昔孔子子下有殁

其事無其必以以作夫子自作于下有所字取卦體

辭其下有以爲問引文言六字僞謬僞作聮屬屬作孔子言孔上有故字

不必作必也必作必其證證作知矣矣作雖有述者

者下有不得列于學官故上自孔子至于王弼迹其所自來以作斯圖自漢學者漸不師授而各自名家

今圖之所傳者凡四十五字焦贛費直二字上各有有字自得作自言得之

無之漢末費氏末下有而字

七賢𦘕序文纂作銘七賢畫事示焦生汪逵云此篇文體似非序但文纂作銘字可疑王深甫

長樂集有信都公請作七賢圖詩其序云伏蒙出示先大夫所作七賢圖事又云咨求學文之士爲之頌

賛將以刻石永告來裔而囘也不肖亦辱於此數則公所請作詩者不一也 恕本作求七賢𦘕賛與焦

伯強無蜀物文纂作無一蜀物始爲賛文纂作試爲賛

龍茶錄後序熈寧時文作題龍茶錄後汪逵云此篇似非序 恕本作茶錄跋尾又一首贈

薛少佳客時文作嘉客齋夕作致治平甲辰七月丁丑

治平元年七月十四日

桑懌傳本舉無本徃來文藪作得徃來徃來里中四字作得字

也作夜入作夜潜入其篋篋字下有中衣馳問里父是否里父言是即復馳還王生

篋中凡二十字推仆文藪作椎仆轉運使文藪無使字崤古險崤下有澠字

涂山涂作捕之無之宣頭無頭授名名下有捕賊二字罪黜

廵檢檢下有者字其間二字見作冀召懌至京此下脫一師字輒出

有者數日作十餘日民皆走民字作居字獨有無有三日三上有後

則携文藪作則自携携其具作自携具不畏畏字上刋本缺一字恕本作不足畏

某處處作察其實作察得其實卒若干作乙若干按乙字乃對上甲字刋本

作卒疑誤復命復上而有字非我我作送三班送下有名字與兵馬

與下有嶺下二字手殺二字作平而自伐而作與詐取譏也無與詐也

亦思之然無此四字以行無二二廪廪(“㐭”換為“面”)作囤見民見上又嘗二字

善劒善下有用字常畏作常謙畏遇人文藪作遇之而能者者作

偉作古之人有然焉文藪焉字作而不誣誣作知今人

有又懌所爲懌上有然字次第之之下有焉字

 皇祐五年序蜀𦘕七賢圖云爲作賛并序今此卷

 有其序而賛不傳

 閩本桑懌傳後又載錢鏐王景仁朱瑾等傳即五

 代史文也間有小異今不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