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奏議卷第八

奏議卷第七 歐陽文忠公文集 奏議卷第八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奏議卷第九

奏議卷第八    歐陽文忠公集一百四

 諌院

  論張子奭恩賞太頻劄子慶曆四年

臣風聞知汝州范祥為相度陜西青白鹽勑差張子

奭權知汝州子奭自選人二年内遷至貟外郎朝廷

之意雖曰賞勞而天下物議皆云僥倖盖以子奭宣

勞絶少止兩次而遷官恩賜已數重自古賞功不過

一次一作賞之不已故難弭人言𥘉自選人改京官

曰賞勞未及二𡻕改秘書丞又曰賞勞賜以章服又

曰賞勞祕書丞不乆又轉官又曰賞勞合得太常博

士超遷貟外郎又曰賞勞後行祠部為名曹又曰賞

勞作京官合作知縣而作簽判又曰賞勞一任未滿

合更有一任知縣又超通判差遣又曰賞勞此𠩄以

外人之議不允也況范祥暫出勾當只合交割以次

官貟或轉運司自差人權今朝廷差人已是失體又

於子奭為此僥倖今朝臣待闕在京者甚衆豈無一

人堪權知州者朝廷毎用一人必當使天下人服今

毎一差遣則物議沸騰累日不息昔五代桑維翰為

𣈆相一夕除節度使十五人為將而人皆服其精今

中書差一權知州而不能免人譏議者盖事無大小

當與不當而已其張子奭伏乞追寢權差之命仍乞

今後外處差出知州只委本路轉運使差官權至於

賞罰之柄貴在至公今莫大之罪不過一刑而止豈

有勞者終身行賞而不已亦乞今後有勞効之人量

其大小一賞而止若其别著能効則拔擢自可不次

人亦自然無言伏以朝廷用人惟患守例而不能不

次選任但不渉於僥倖實有材藝之人誰敢有言子

奭作使西鄙不謂無勞但恩典已優於賞已足可惜

令天下指為僥倖之人而掩其前効况又上𧇊朝政

不可不思取進止

   論救賑江淮飢民劄子同前

臣伏見近出内庫金帛賜陜西以救飢民風聞江淮

以南今春大旱至有井泉枯竭牛畜瘴死雞犬不存

之處九一作農失業民庶敖敖然未聞朝廷有𠩄存

䘏陛下至仁至聖憂民愛物之心無𠩄不至但患逺

方疾苦未逹天聦苟有𠩄聞必湏留意下民疾苦臣

職當言昨江淮之間去年王倫蹂踐之後人户不安

生業倫賊纔滅瘡痍未復而繼以飛蝗自秋至春三

時亢旱今東作已動而雨澤未霑此月不雨則終年

無望加又近年已来省司屢於南方歛率錢貨而轉

運使等多方刻剥以貢羡餘江淮之民上𬒳天災下

苦賊盗内應省司之重歛外遭運使之誅求比於他

𬒳尤甚今若不加存䘏將来繼以㐫荒則飢民

之與疲怨者相呼而起其患一有害字不比王倫等偶然

狂叛之賊也臣以為一作民怨已乆民疲可哀因其

甚困一作困時冝速賜一作惠不惟消弭盗賊之患兼可

以恱其疲怨之心伏望聖慈特遣一二使臣分詣江

淮名山祈禱雨澤仍下轉運并州縣各令具逐處亢

旱次第奏聞及一面多方擘畫賑濟窮民無至失時

以生後患取進止

   論内出手詔六條劄子同前

臣伏聞近出手詔條六事以賜兩府大臣有以見陛

下憂勤責任之意然而天下紀綱隳壞皆由上下因

循一旦陛下奮然雖有責成之心而大臣尚習因循

之弊不能力行改作以副聖懷自去年范仲淹韓𤦺

等特𬒳選擢陛下尋開天章閣召見而大臣遞互相

推並不建明一事以救天下之弊洎至内出手詔范

仲淹冨弼等方始各條數事至今半年有餘或寢而

不行或行而不盡或雖行而未有明効今陛下又以

六事責之臣恐兩府大臣依前無以上副憂勤之意

下救當今之急臣願陛下不因常例奏事之時特御

便殿召兩府大臣賜坐先戒以不得推避緘黙後以

當今大務問之湏令有𠩄陳述𠩄問之急不過三四

大事而已二虜交侵一也三路禦備之術何者可以

易行而速効二也百姓困匱國用不足何以使公私

俱濟三也若兩府大臣於此三事能其一者便委其

專管示以責成可也若其不然臣恐手詔屢出聖意

雖勞而大臣相推終未濟事陛下必欲速救時弊非

專任而切責之不可也取進止

   論葬荆王劄子同前

臣伏覩朝旨雖差宋祁監護故荆王葬事然未見降

下葬日及一行事件或聞以𡻕月不利未可葬或聞

有司以財用不足乞且未葬夫隂陽拘忌之說陛下

聦明睿聖必不信此巫卜之言而違禮典但慮議者

堅執方今財用不足不可辦葬陛下聞有勞民枉費

說則不得不慮因以遲疑臣謂前後勑葬大臣浮

費枉用之物至多豈是朝廷本意皆為主司措置之

失致人因縁以為姦爾今若盡節一作減仍有其字浮費及

絶其侵蠧而使用物不廣一作則將復以何辭而云

不葬臣不知𠩄一作司曽將一行用度計定大數否

内若干是浮費若干是實用若實用之物數猶至多

而力不可辦則緩之可也若實用之物少只是舊例

浮費多則可削去浮費而巳今都不一作計度而但

云無物可葬則不可也未見實用之數多少不量力

能及否而曰必湏遵禮而曰必湏葬亦未可也如臣

愚見酌此兩端葬則為便然湏先乞令王堯臣宋祁

等將一行合用之物列其名件内浮費不急者一一

減去之若只留實用之物數必不多假如稍多更加

節減雖至儉薄理亦無害如此則葬得及時物亦不

費夫儉葬古人之美節侈葬古人之惡名今避儉葬

不肯節費留䘮而待有物之年以就侈葬則非臣𠩄

知也若曰儉葬亦未能辦則乃過言之甚也然外之

輿議為國家論事體者皆云葬則為便今朝廷議者

分而為二顧物力者則不顧典禮國體論典禮國體

者則不思財用辦否各執偏見議乆不決以惑陛下

之聦明今便葬之害一不葬之害五便葬之害不過

費物然力有可為不葬之害𠩄失則大不肯薄葬而

留之以待侈葬成王之惡名一也信巫卜之說而違

典禮二也目下減節力𠩄易為他時豐足理或難待

使皇叔之柩五七年間不得安宅而神靈無歸三也

使四夷聞天子皇叔薨而無錢出葬遂輕中國而動

心四也今天下物力雖乏然凢百用度不能節費處

多獨於皇叔之身有𠩄裁損傷陛下孝治之美五也

此臣𠩄謂葬則為便者也荆王於國屬最尊名位最

重伏乞早令定議無使後時取進止

   論葬荆王後贈燕王一行事劄子同前

臣風聞巳有聖㫖荆王葬事令三司與太常禮院及

監葬官等同議減節浮費此足見陛下厚於皇叔之

恩念民惜費之意一舉而兩得也然臣毎見朝廷作

事欲愛民節用而常枉費勞人盖為議事之𥘉不得

其要或失於不精審者有四民間不科配一也州縣

供應物有定數二也送葬之人在路禁其呼索三也

州縣官吏不得過外供湏以邀名譽四也苟絶此四

者則無大患矣昨京西一路遭張海驚劫之後不可

更有誅求臣今欲乞指揮三司應是合要之物並湏

官給不得民間科買仍乞先將一行儀仗人馬并送

葬人等一人以上先定人數然後劄與京西令依數

供頓則可無廣費自荆王以下諸䘮非至親者不必

令其盡往仍乞限定人數及毎人將帶隨行人數亦

乞限定凡皇親及一行官吏除宿頓合供飲食外不

得數外呼索州縣官吏亦不得於官供飲食外别以

諸物獻送權要其受獻送并呼索並以入已贓論仍

一有選字御史裏行一人隨行糺察其數外帶人及州

縣隨順呼索獻送物等官吏物出於已亦從違制若

託以供應爲名於民間賤買及率掠者皆以枉法贓

論如此防禦方可杜絶浮費以稱陛下厚親節用之

   論燕王子允良乞未加恩劄子同前

臣伏見昨燕王𥘉薨其子允良於苫塊中便答書題

仍不稱孤子不落官銜今閭巷民家猶能檢按書儀

粗知䘮禮而允良為國宗屬全然不曉人事京師士

流間傳說為𥬇有玷聖朝又聞燕王諸子皆失教訓

自其父病多不躬侍湯藥纔至父死便乞家財管勾

居丧之禮亦無哀戚臣伏見近降詔勑約束𥙷䕃子

弟湏是一作一無習字試經業盖謂訓誘臣寮子弟欲

為臣下立家至於宗室之親號為藩屏全不訓誨使

其不知禮義不及民間之子而不孝之聲流聞中外

其允良等過失伏慮陛下仁慈以睦宗族未欲别行

責罰只乞不縁燕王薨謝别加恩典且與裁抑令其

知過俟其向後改悔遷善方與加恩仍乞明以此意

戒諭近一作𠩄貴其餘宗室聞之各思嚮善不使外人

非𥬇玷辱皇風取進止

   論乞與元昊約不攻唃厮囉劄子同前

臣風聞魚周詢余靖孫抃等奉使北虜皆有事冝為

一無為字北虜中詰問元昊通和之意將来必湏因此别

與朝廷生患又聞虜人已欲議移界至漸示相侵禍

亂之萌其端可見臣自去年春始蒙聖恩擢在諌列

便值朝廷與西賊𥘉議和好臣當時首建不可通和

之議前後具奏狀劄子十餘次論列皆言不和則害

少和則害多利害甚詳懇切亦至然天下之士無一

人助臣言朝廷之臣無一人採臣說今和議垂就禍

胎已一作成而韓𤦺自西来方言和有不便之狀余

靖自北至始知虜利急和之謀見事何遲雖悔無及

當臣建議之際衆人方欲急和以臣一人誠難力奪

衆議今韓𤦺余靖親見二虜事冝中外之人亦漸知

通和為患臣之前說稍似可採但願大臣不執前議

早肯回心則於後悔之中尚有可為之理昨来許賊

之物數一作已太多然尚有禁青鹽還侵地等事非

賊𠩄利幸其因此自絶不遣人来朝廷深戒前非愼

自持重因而罷議不落賊計則轉禍為福後䇿可為

若賊志愈驕貪心未滿復遣一作人使更有湏求則

假此爲名亦可拒絶今通和之事爲中國之患大爲

二虜之利深萬一西賊貪深利而不惜侵地更無他

求急来就和則此時取舎便繫安危陛下冝詔執

議之臣定果決之計認賊肯和之意知我害彼利

之謀尤湏多方以事拒絶臣計西賊無故而請和者

不止與北虜通謀共困中國兼欲詐謀𣢾我併力以

吞唃厮囉摩旃瞎旃之𩔖諸族地大力盛然後東向

以攻中國耳今若未有他計拒其来和則當賜以詔

書言唃厮囉等皆受朝廷官爵父子爲國蕃臣今若

講和則不得攻此數族且攻此數族是賊本心𠩄貪

聞我此言必難聽約用此為說亦可解和臣𠩄以區

區惟願未和者盖臣愚慮知不和患輕易為處置和

後患大不可枝梧臣前後奏章論列巳備此乃天下

安危大計聖心日夜𠩄憂臣為言事之官見利害甚

明若不極言罪當誅戮伏望聖慈特賜省覽取進止

   論更改貢舉事件劄子同前

臣竊聞近有臣寮上言請改更貢舉進士𠩄試詩賦

䇿論先後事巳下兩制詳議伏以貢舉之法用之巳

乆則弊一有理字當變更然臣謂必先知致弊之因方可

言變法之利今貢舉之失者患在有司取人先詩賦

而後䇿論使學者不根經術不本道理但能誦詩賦

節抄六帖𥘉學記之𩔖者便可剽盗偶儷以應試格

而童年新學全不曉事之人往往幸而中選此舉子

之弊也今為考官者非不欲精較能否務得賢材而

常恨不能如意太半容於繆濫者患在詩賦䇿論通

同雜考人數既衆而文卷又多使考者心識勞而愈

昬是非紛而益惑故於取捨往往失之者此有司之

弊也故臣謂先冝知此二弊之源方可言變法之利

今之可變者知先詩賦為舉子之弊則當重䇿論知

通考紛多為有司之弊則當隨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去留而後可使學

者不能濫選一作考者不至疲勞一作濫選今若不改通

考之法而但更其試日之先後則於革弊未盡其方

凡臣𠩄請者若漫然泛言之恐不能盡其利害請借

二千人為率以明變法之便謹條如左

  凡貢舉舊法若二千人就試常額不過選五百

  人毎年到省就試及取人之數大約不過此是於詩賦䇿論六千卷

 中每一人三卷選五百人而日限又迫使考試之官

 殆廢寢食疲心竭慮因勞致昬故雖有公心而

  𠩄選多濫此舊法之弊也今臣𠩄請者寛其日

  限而先試以䇿而考之擇其文辭鄙惡者文意

  顚倒重雜者不識題者不知故實略而不對𠩄

  問者限以事件若干以上誤引事迹者亦限件數雖能成文而

  理識乖誕者雜犯舊格不考式者凡此七等之

  人先去之計於二千人可去五六百以其留者

  次試以論又如前法而考之又可去其二三百

  其留而試詩賦者不過千人矣於千人而選五

  百則少而易考不至勞昬考而精當則盡善矣

  縱使考之不精亦選者不至大濫盖其節抄剽

  盗之人皆以先經䇿論去之矣䇿論逐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旋考則卷子不多考

 官不至勞昬去留必不誤比及詩賦皆是已經䇿論粗有學

 問理識不至乖誕之人縱使詩賦不工亦足以

 中選矣如此可使童年新學全不曉事之人無

 由而進此臣𠩄謂變法必湏隨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去留然後能

 革舊弊者也其外州解送到且當博採秪可盡令試策

 要在南省精選若省牓奏人至精則殿試易為

  考矣故臣但言南省之法此其大槩也其髙下

  之等仍乞細加詳定大率當以䇿論為先

右臣𠩄陳伏乞特加詳覽苟有可採即乞降付有司

與前𠩄上言參同詳議著于今式謹具狀奏聞

   論臣寮不和劄子同前

臣伏覩方今夷狄外彊公私内困盗賊並起蝗旱相

仍陛下軫念生民深思禍患憂勤之意夙夜焦勞而

中外臣寮未能為國家慮逺謀建長䇿少濟時事以

寛聖懷近日以来風俗尤薄搢紳之列不務和同或

徇私意以相傾或因小事而肆忿紛然毀訾傳布道

塗飾已短以遂非各期必勝進偏辭而互說上惑聖

聦當陛下思念逺圖之時致陛下日厭紛紜之議至

於朝廷得失邦國安危熟視恬然各思緘黙陛下仁

慈睿聖務存大體未欲明行責罰以戒澆浮伏望聖

慈特降詔書戒勵中外革兹時弊各使同心憂國捨

小謀大然後陛下不為小事紛紜煩於聽覽則可以

坐運宸筭以康時難取進止

   論三司判官擇人之利劄子慶曆四年

臣伏見近差薛紳為轉運使紳是三司判官資例合

作轉運使然外人議論未允者若以一作昔日差人

更有不如紳者亦不足恠盖見朝廷近更新制不次

用人凡舊轉運使稍不材者悉令換易忽見却用薛

紳𠩄以人言未允昨来京東用沈邈替却一無却字晁宗

簡今用薛紳又更不及宗簡此臣之𠩄未喻也平時

無事公私上下從容吏無大小奉法守常而巳𠩄以

一作齪㢘謹不為大過雖庸暗繆懦者皆可苟禄

偷安而朝廷可以不擇賢愚一例差撥官雖漸濫猶

未敗誤今天下事𫝑豈比嚮時盗賊縱横而州郡無

備公私困乏而用度轉多賦役繁興而人户凋耗雖

有出人之才尚恐不能了事豈可尚循舊例依次用

一作撥入然臣竊思方今中外差除未肯脫去舊例如

紳之軰謂其巳作省判湏且依例除轉運以此思之若

省判湏令一作作轉運則弊在差省判之時不早愼

擇也夫前已濫者不能驟去後来者又不擇之永無

澄清之時矣臣今欲乞詳定差省判之法毎遇闕人

或令本省使副自舉或朝廷先擇舉主令舉主擇人

但重其保任同罪之法而不必限其資序如此則省

判得人省判得人則將来有好轉運使有好轉運使

則逐路澄清民紓用足以此而言擇得一省判為數

十州民之福其利甚大夫得人為利甚大則失人為

害亦大矣伏望聖慈留意裁擇取進止

   詳定貢舉條狀一作議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奏狀慶曆四年

    𥘉范仲淹等欲復古勸學詔近臣議於是翰林學士宋祁御史中丞王拱辰知制誥

    張方平歐陽脩殿中侍御史梅摯天章閣侍講曽公亮王洙右正言孫甫監察御史

    劉湜九人同上此奏其文則出公手元在外制集今移入此卷

臣等準勑差詳定貢舉條制者伏以取士之方必求

一作其實用人之術當盡其材今教不本於學校士

不察於郷里則不能覈名實有司束一作以聲病學

者專於記誦則不足盡人材此獻議者𠩄共以為言

也臣等叅考衆說擇其便於今者莫若使士一作

土著而教之於學校然後州縣察其履行則學者修

飭矣故為學制一作立學合保薦送之法夫上之𠩄好

下之𠩄趨也今光一有舉字䇿論則文辭者留心於治

亂矣簡其一無此字程式一作則閎博者得以馳騁矣問

以大義則執經者不SKchar於記誦矣一本其詩賦之未能自肆者至此𠩄

謂盡人之材者也在此下故為先䇿論過落簡詩賦考式問諸科

大義之法此數者一有皆字其大要也其詩賦之未能自

一作者雜用今體經術之未能亟通者尚依舊科

則中常之人皆可勉及矣此𠩄謂一作盡人之材者

一無此字也其一有它字通禮一有司之𠩄習及一無此九字州郡

封彌謄録進士諸科帖經一作塡帖之𩔖皆細碎而無益

者一切罷之凡其𠩄為二字一作為法者皆申之以賞罰而

勸焉如此則飬士有素一作取材不遺一有為治之本也五字

苟可施行望賜裁擇

奏議卷第八


論張子奭恩賞劄子材藝之人之一作出

論救賑江淮飢民劄子敖敖一從外遭運使一作外遭轉運

論乞不攻唃SKchar囉劄子具奏狀劄子五字一作凡

論更改貢舉事件劄子而後可使而一作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