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居士集卷第二十三

居士集卷第二十二 歐陽文忠公文集 居士集卷第二十三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居士集卷第二十四

居士集卷第二十三 歐陽文忠公集二十三

  碑銘二首

   忠武軍節度使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武恭王

   公神道碑銘并序

惟王氏之先為常山眞定人後世葬河南密而密分

入于管城遂為鄭州管城人其封國仍世于魯惟魯

武康公事太宗皇帝秉節治戎出征入衛乃受遺詔

輔眞宗有勞有勤報䘏追崇以有兹魯國是生魯武

恭公公少以父任為西頭供奉官至道二年遣五將

討李繼遷公從武康公出鐵門為先鋒殺𫉬甚衆軍

至烏白池諸將失期不得進公告其父曰歸師過險

爭必亂乃以兵前守隘號其軍曰亂行者斬由是士

卒無敢先後雖武康公亦爲之按轡追兵望其軍整

不敢近武康公歎曰王氏有子矣後以御前忠佐爲

軍頭廵檢邢洺男子張洪霸聚盜二州間歷年吏不

能捕公以氈車載勇士爲婦人服盛飾誘之邯鄲道

中賊黨爭前邀劫遂皆就擒由是知名公以將家子

𪧐衛眞宗爲内殿直殿前左班都虞候捧日左廂都

指揮使累遷英州團練使今天子即位改博州團練

使知廣信軍徙知冀州遷康州防禦使歷龍神衞捧

日天武四廂都指揮使侍衛親軍歩軍馬軍殿前都

虞候歩軍副都指揮使桂福二州觀察使是時章獻

太后猶臨朝有詔補一軍吏公曰補吏軍政也敢挾

詔書以干吾軍亟請罷之太后固欲與之公不奉詔

乃止及太后上僊有司請衛士坐甲公以為故事無

爲太后喪坐甲又不奉詔於是天子知一作公可任

大事明道二年拜檢校太保簽署樞密院事遂爲副

使明年以奉國軍留後同知院事又明年領安徳軍

節度使又明年加檢校太尉宣徽南院使公為將善撫

士而識與不識皆喜為之稱譽其狀貌雄偉動人雖

里兒巷婦外至夷狄皆知其名氏御史中丞孔道輔

等因事以為言乃罷公樞密拜武寧軍節度使言者

不已即以為右千牛衛上將軍知隨州士皆為之懼

公舉止言色如平時惟不接賔客而巳乆之徙知

曹州而孔道輔卒客有謂公曰此害公者也公愀

然曰孔公以職言事豈害我者可惜朝廷亡一直臣

於是言者終身以為愧而士大夫服公為有量慶曆

二年起公為保靜軍留後知青州未行而契丹聚兵

幽涿遣使者有所求自河以北皆警乃拜公保静軍

節度使知澶州契丹使者過澶州見公喜曰聞公名

乆矣乃得見於此邪公為言巳衰老中國多賢士大

夫因SKchar坐客歷陳其世家使者竦聽是𡻕徙眞定府

定州等路都部署改宣徽南院使判成徳軍未行徙

判定州兼三路都部署公治其軍無撓其私亦不貸

其過居頃之士皆可用契丹使人覘其軍或勸公執

而戮之公曰吾軍整而和使覘者得吾實以歸是屈

人兵以不戰也明日大閱于郊公執桴鼔誓師號令

簡明進退坐作肅然無聲乃下令曰具糗糧聽鼔聲

視吾旗所鄕契丹聞之震恐㑹復議和兵解徙知陳

州道過京師天子遣中貴人問公欲見否公謝曰備

邊無功幸得𮐃恩徙内地不敢見明年徙河陽不行

以宣徽使奉朝請已而出判相州六年拜同中書門

下平章事判澶州明年徙鄭州封祁國公又明年乞

骸骨不許以為㑹靈觀使巳而復判鄭州徙澶州除

集慶軍節度使徙封冀國公皇祐三年遂以太子太

師致仕大朝㑹許綴中書門下班居一𡻕天子思之

起為河陽三城節度使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判鄭州

六年以本官為樞密使徙封魯國公旣而上以富公

弼為宰相是歳契丹使者來公與之射使者曰天子

以公典樞密而用冨公為相得人矣語聞上喜賜公

御弓一矢五十公善射至老不衰甞侍上射辭曰幸

得備位大臣舉止為天下所視臣老矣恐不能勝弓

矢上再三諭之乃手二矢再拜一發中之遂將釋復

位上固勉之再發又中由是左右皆驩呼賜以襲衣

金帶自寶元慶暦之間元昊叛河西兵出一無出字乆無

功士大夫爭進計䇿多所改作公𥬇曰奈何紛紛兵

法不如是也使士知畏愛而怯者勇勇者不驕以吾

可勝因敵而勝之爾豈多言哉其在樞密亦甞自請

臨邊不許凡大謀議必以咨之其在外則遣中貴人

詔問其言多見施用公自致仕復起掌樞密凡三𡻕

以老求去位至六七上為之不得巳以為景靈宫使

徙忠武軍節度使又以為同羣牧制置使五日一朝

給扶者以子(⿱艹石)孫一人是𡻕公年七十有八矣明年

二月辛未以疾薨于家詔輟視朝二日發哀于一作

苑中贈太尉中書令其遺言曰臣有俸禄足以具死

事不敢復累朝廷願無遣使者護喪無厚賻贈天子

惻然哀其志以黃金百兩白金三千兩賜其家固辭

不許以其年五月甲申葬于管城明年有詔史臣刻

其墓碑臣愚以謂自國家西定河湟北通契丹罷兵

不用幾四十年一日元昊叛幽燕亦犯約二邊騷動

而老臣𪧐將無在者公於是時屹然為中國鉅人名

將雖未甞躬矢石攻堅摧敵而恩信巳足撫士卒名

聲巳足動四夷遂登朝廷典掌機密以老還仕復起

干家保有冨貴享終壽考雖古之將帥及于是者其

幾何人至於出入勤勞之節與其進退綢繆君臣之

恩意可以襃勸後世如古詩書所載皆應法可書

謹按魯武恭公諱徳用字元輔曽祖諱方追封蔣

國公祖諱玄追封䢴一作國公皆贈中書令父諱超

建雄軍節度使贈尚書令一有中書今追封魯國公謚曰

武康公娶宋氏武勝軍節度使延渥之女𥘉為安定

郡夫人追封榮國公夫人五男四女男曰咸熈東頭

供奉官蚤卒次曰咸融西京左藏庫使果州團練使

次曰咸庶一作内殿崇班早卒次曰咸英供備庫副

使次曰咸康内殿承制銘曰

魯始錫封以襃武康爰曁武恭乃克有邦桓桓武恭

其容甚飭偉其名聲以動夷狄公治軍旅不寛不煩

恩均令齊千萬一人公在朝廷出守入衛乃登大臣

與國謀議公曰老矣乞臣之身帝曰休哉汝予舊臣

亟其强起秉我樞鈞禮不䈥力老予敢侮公來在庭

拜母蹈舞(⿱艹石)子與孫𦔳其興俯凡百有位誰其敢儔

惟時黃耇天子之優冨貴之隆亦有能保孰享其終

如公壽考公有世徳載勲旂常刻銘有詔俾嗣其芳

   贈刑部尚書余襄公神道碑銘并序

始興襄公旣葬于曲江之明年其子仲荀走于亳以

來告曰余氏世爲閩人五代之際逃亂于韶自曽髙

以來晦迹嘉遁至于博士府君始有禄仕而襄公繼

之以大曲江僻在嶺表自始興張文獻公有聲于唐

爲賢相至公復出爲宋名臣蓋余氏徙韶歷四世始

有顯仕而曲江寂寥三百年然後再有聞人惟公位

登天臺正秩三品遂有爵土開國郷州以繼美前哲

而爲韶人榮至於襃䘏贈謚始終之寵盛矣蓋襃有

詔䘏有物贈有告而謚行考功有議有狀合而誌之

以閟諸幽有銘可謂備矣惟是螭首龜趺掲于墓隧

以表見於後世而昭示其子孫者冝有辭而闕焉敢

以為請謹按余氏韶州曲江人曽祖諱某祖諱某皆

不仕父諱某太常博士累贈太常少卿公諱靖字安

道官至朝散大夫守工部尚書集賢院學士知廣州

軍州事兼廣南東路兵馬鈐轄經略安撫使柱國始

興郡開國公食邑二千六百户食實封二百户治平

元年自廣朝京師六月癸亥以疾薨于金陵天子惻

然輟視朝一日賻以粟帛贈刑部尚書謚曰襄明年

七月某甲子返葬于曲江之龍歸郷成山之原公為

人質重剛勁而言語恂恂不見喜怒自少博學强記

至於歷代史記雜家小說隂陽律曆外暨浮屠老子

之書無所不通天聖二年舉進士為贑縣尉書判拔

萃改將作監丞知新建縣再遷秘書丞刋校三史充

集賢校理天章閣待制范公仲淹以言事觸宰相得

罪諌官御史不敢言公䟽論之坐貶監筠州酒稅稍

徙泰州巳而天子感悟亟復用范公而因之以被斥

者皆召還惟公以便親乞知英州遷太常博士丁母

憂服除遂還為集賢校理同判太常禮院景祐慶暦

之間天下怠於乆安吏習因循多失職及趙元昊以

夏叛師出乆無功縣官財屈而民重困天子赫然思

振頽弊以修百度旣巳更用二三大臣又増置諌官

四貟使言天下事公其一人也即改右正言供職公

感激奮勵遇事輙言無所廻避姦䛕權倖屏息畏之

其補益多矣然亦不勝其怨嫉也慶暦四年元昊納

誓請和將加封冊而契丹以兵臨境上遣使言為中

國討賊且告師期請止母與和朝廷患之欲聽重絶

夏人而兵不得息不聽生事北邊議未決公獨以謂

中國猒兵乆矣此契丹之所幸一日使吾息兵養勇

非其利也故用此以撓我爾是不可聽朝廷雖是公

言猶留夏冊不遣而假公諌議大夫以報公從十餘

𮪍馳出居庸關見虜於九十九泉從容坐帳中辯言

一作徃復數十卒屈其議取其要領而還朝廷遂發

夏冊臣元昊西師旣解嚴而北邊亦無事是𡻕以本

官知制誥史館修撰而契丹卒自攻元昊明年使來

告捷又以公徃報坐習虜語出知吉州怨家因之中

以事左遷將作少監分司南京公怡然還郷里闔門

謝賔客絶人事凡六年天子毎思之欲用者數矣大

臣有不喜者弟遷光禄少卿于家又以為某一本作右領軍

衛將軍壽州兵馬鈐轄辭不拜皇祐二年祀明堂覃

恩遷衛尉卿明年知䖍州丁父憂去官而蠻賊儂智

髙䧟邕州連破嶺南州縣圍廣州乃即廬中起公為

秘書監知潭州即日疾馳在道改知桂州廣南西路

經略安撫使公奏曰賊在東而徙臣西非臣志也天

子嘉之即詔公經制廣東西賊盜乃趨廣州而智髙

復西走邕州自智髙初起交趾請出兵助討賊詔不

許公以謂智髙交趾叛者冝聽出兵母沮其善意累

䟽論之不報至是公曰邕州與交趾接境今不納必

忿而反助智髙乃以便冝趣交趾㑹兵又募儂黃諸

姓酋豪皆縻以職與之誓約使聽節制或疑其不可

用公曰使不與智髙合足矣及智髙入邕州遂無外

援旣而宣撫使狄青㑹公兵敗賊於歸仁智髙走入

海邕州平公請復終喪不許諸將班師以智髙尚

在請留公廣西委以後事遷給事中諌官御史列䟽

言公功多而賞薄再遷尚書工部侍郎公留廣西逾

年撫緝完復嶺海肅然又遣人入特磨襲取智髙母

及其弟一人俘于京師斬之拜集賢院學士乆之徙

知潭州又徙青州再遷吏部侍郎嘉祐五年交趾冦

邕州殺五廵檢天子以謂恩信著於嶺外而為交趾

所畏者公也驛召以為廣西體量安撫使悉發荆湖

兵以從公至則移檄交趾召其臣費嘉祐詰責之嘉

祐皇恐對曰種落犯邊罪當死願歸一本作留取首惡以

獻即械五人送欽州斬于界上公還邕人遮道留之

不得明年以尚書左丞知廣州英宗即位拜工部尚

書代還道病卒享年六十有五公經制五管前後十

年凡治六州所至有惠愛雖在兵間手不釋卷有文

集二十卷奏議五卷三史刋誤四十卷娶林氏封魯

郡夫人子男三人伯莊殿中丞早卒仲荀今為屯田

貟外郎叔英太常寺太祝女六人皆適士族孫一本有男

四人孫女五人銘曰

余遷曲江仍世不顯奮自襄公有聲甚逺始興開國

襲美于前兩賢相望三百年間偉歟襄公惟邦之直

始登于朝官有言責左右獻納姦䛕屏息慶曆之治

實多𥙷益逢時有事奔走南北功書史官名在夷狄

出入艱勤險夷一徳小人之讒公廢于里一方有警

公起于家威行信結嶺海幽遐公之在焉帝不南顧

胡召其還殞于中路返柩來歸韶人負土伐石刻辭

立于墓門以貽來世匪止韶人


居士集卷第二十三

 熈寧五年秋七月男發等編定

  紹熈二年三月郡人孫謙益校正


王武恭公碑河南密此下一有縣字過險一作遇險號其軍一作號令

能捕一作敢捕

余襄公碑曾祖諱從祖諱榮父諱慶一本如此兵馬鈐轄

鈐字上一有都字某甲子一作乙酉成山一作成家山猶留猶字上一有然字

某衛將軍一作雅州刺史嘉之一作喜之廣東西一作廣南東西入海

太常寺太祝一作大理評事皆適士族一作長適職方貟外郎郭師愈次適

屯田貟外郎孫邵次適𪧐州觀察支使周熊次適祕書省校書郎章惇𥙿次適越州上虞縣主簿張元淳

一尚孫男四人一作七人嗣恭嗣昌皆大理評事嗣隆太常寺奉禮郎嗣徽嗣光嗣立嗣

京未

 右石本所書較集本加詳盖刻時所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