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居士集卷第二十五

居士集卷第二十四 歐陽文忠公文集 居士集卷第二十五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居士集卷第二十六

居士集卷第二十五 歐陽文忠公集二十五

 墓表六首

   尚書屯田貟外郎贈兵部貟外郎錢君墓表

君諱冶字良範姓錢氏世為彭城人後徙呉興自君

之七世祖寶又徙常州之武進曾祖諱某祖諱某父

諱某當唐末五代錢氏起餘杭據浙東西為呉越王

於是時常州或屬江南或屬呉越而武進錢氏獨不

顯一以儒學廉讓行于郷里連三世不仕宋興取江

南常州歸于有司君始以州進士舉中景徳二年

科試祕書省校書郎為楊州廣陵潮州海陽縣令遷

寧國軍節度推官監黃州麻城茶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遂知縣事遷著

作佐郎知蘄州蘄水懐安軍金堂縣又遷祕書丞知

泰州如臯縣再遷屯田貟外郎通判宣州未行明道

二年六月十一日以疾卒于家享年五十有二君少

好學能為文辭家貧其母賢甞躬織絍以資其學問

每夜讀書一有不止字母為滅燭止之君陽卧母且睡輒

復起讀一有年二十三字州舉進士第一試禮部髙第遂中

甲科為吏長於決獄歷六縣皆有能政潮州自五代

時劉氏𭧂殘其民君為海陽經年民歸業者千餘户

由是海陽升為大縣潮之大姓某氏火迹其來自某

家吏捕訊之某家號𡨚不服太守刁湛曰獄非錢君

不可君問大姓得火所發牀足驗之疑里仇家物因

率吏入仇家取牀折足合之皆是仇人即服曰火自

我出然故遺其迹某家者欲自免也某家誠𡨚君即

日出某家獄致仇人以法舉州稱為一無此字神明其佐

宣州數決大獄及旁近郡獄有疑者皆歸決於君工

部侍郎凌䇿知宣州尤稱君文學曰吏事不足汚子

當以文章居臺閣欲薦其文未及而䇿卒初宣州官

𡻕市茶于涇縣命君主之䇿子不肖以惡茶數千斤

入于官君立焚之以白䇿䇿益以此知君䇿卒君歎

曰世無知我者矣在麻城以茶課𡻕増五倍遂遷著

作金堂故多盜君以伍保籍民察其出入凡為盜者

許其徒告以贖罪盜遂止㑹甘露降其縣明年麥禾

大稔麥一莖五𡵨禾一莖五穗者縣人以爲君政所

致謂之錢公三瑞君歎曰吾知治民爾瑞豈吾致哉

縣人為君立生祠如臯民不農桑以鹽為生君曰使

民足以衣食鹽猶農也乃悉求鹽利害為條目民便

其利而鹽最増積以石數者至四十五萬君在如臯

時年五十或歎其仕不逹君曰使吾政行於民是逹

也蔡文忠公為御史中丞數欲引君為御史㑹君卒

君平生所為文章三百餘篇號曰晦書君之皇考贈

殿中丞母諸葛氏封萬年縣太君徙封福昌娶蔣氏

初封樂安縣君又封福清子男五人曰公餗公瑾公

輔公儀公佐蔣氏有賢行自君之卒日以君所為朂

其五子以學蔣氏後君二十年以卒卒時公瑾公輔

皆以進士及第公瑾為新鄭尉公輔以文章知名當

世為太常丞集賢校理錢氏自其相寶徙武進其居

與葬皆在其縣之遵教郷敦行里慶曆三一作年九

月庚申公餗等葬君于其居之東北原皇里水之北

至和二年三月壬午一無上八字以蔣夫人從歐陽脩曰

錢姓出陸終蓋顓頊之苗裔始以士為周官乆而以

為姓自三代以來無甚顯者至唐末錢氏多居東南

及鏐乘亂世起餘杭有地十三州號兼呉越而王

者幾百年而武進錢氏獨以隱徳累世不顯豈以力

者如彼而以徳者如此哉豈其盛衰遲速之理固有

不同哉武進之錢自寶七世至君有聞又有賢子不

墜益彰其埶孰止蓋恃力者雖盛而必衰以徳者愈

遲而終顯立石刻辭其示彌逺

   太常博士周君墓表

有篤行君子曰周君者孝於其親友於其兄弟居父

母喪與其兄某弟某居于𠋣廬不飲酒食肉者三年

其言必戚其哭必哀除喪而癯然不能勝人事者蓋

乆而後復自孔子在魯而魯人不能行三年之喪其

弟子疑以為問則非魯而他國可知也孔子殁而其

後世又可知也今世之人知事其親者多矣或居喪

而不哀者有矣生能事而死能哀或不知喪禮者有

矣或知禮而以謂喪主於哀而巳不必合於禮者有

矣如周君者事生盡孝居喪盡哀而以禮者也禮之

失乆矣喪禮尤廢也今之居喪者惟仕宦婚嫁聽樂

不為此特法令之所禁爾其衰麻之數哭泣之節居

處之别飲食之變皆莫知夫有禮也在上位者不以

身率其下在下者無所望於其上其遂廢矣乎故吾

於周君有所取也君諱堯卿字子俞道州永明縣人

天聖二年舉進士累官至太常博士歷連一作

二州司理參軍桂州司録知髙安寧化二縣通判饒

州未行以慶曆五年六月朔日卒于朝集之舍享年

五十有一皇祐五年某月日葬于道州永明縣之紫

微岡曽祖諱某祖諱某父諱某贈某官母唐氏封某

縣太君娶某氏封某縣君君學長於毛鄭詩左氏春

秋家貧不事生産喜聚書居官禄雖薄常分俸以賙

宗族朋友人有慢已者必厚為禮以愧之其為吏所

居皆有能政有文集二十卷君有子七人曰諭鼎州

司理叅軍曰詵湖州歸安主簿曰謐曰諷曰諲曰說

曰𧨏皆未仕嗚呼孝非一家之行也所以移於事君

而忠仁於宗族而睦交於朋友而信始於一郷推之

四海表于金石示之後世而勸考君之所施者無不

可以書也豈獨俾其子孫之不隕也㢤

   右班殿直贈右羽林軍將軍唐君墓表

嘉祐四年冬天子旣受祫享之福推恩羣臣並進爵

秩旣又以及其親(⿱艹石)(⿱艹石)亡無有中外逺邇於是天

章閣待制尚書户部貟外郎唐君得贈其皇考驍衞

府君爲右羽林軍一無軍字將軍府君諱拱字某一無某字

先𣈆原人後徙爲錢塘人曽祖諱休復唐天復中舉

明經爲建威一作軍節度推官祖諱仁恭仕呉越王

爲唐山縣令累贈諌議大夫父諱謂官至尚書職方

郎中累贈禮部尚書府君以父廕補太廟齋郎改三

班借職再遷一作右班殿直監舒州孔城鎭澧州酒

稅廵檢泰州鹽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漳州兵馬監押乾興元年七月某

日以疾卒于官享年四十有六府君孝悌於其家信

義於其朋友廉讓於其郷里其居於官名公鉅人皆

以為材而未及用也享年不永君子哀之有子曰介

字子方舉進士皇祐中甞為御史以言事切直貶春

州别駕當是時子方之風悚動天下巳而天子感悟

貶未至而復用之今列侍從居諌官自子方為祕書

丞始贈府君為太子右清道率府率其為尚書主客

貟外郎殿十侍御史裏行又贈府君為右監門衞將

軍其為尚書工部貟外郎直集賢院權開封府判官

又贈府君為右屯衞將軍其遷户部貟外郎河東轉

運使又贈府君為驍衞將軍蓋自登于朝以至榮顯

遇天子有事于天地宗廟推恩必及焉府君初娶博

陵崔氏贈仙游縣太君後娶崔氏贈清河縣太君皆

衞尉卿仁冀之女生一男介也五女長適太子中舍

盧圭次適歐陽昊早卒次適橫州推官髙定次適進

士陸平仲次適著作佐郎陳起慶曆三年八月某日

以府君及二夫人之喪合葬于江陵龍山之東原後

十有七年廬陵歐陽脩乃表於其墓曰嗚呼余於此

見朝廷所以襃寵勸勵臣子之意豈不厚哉又以見

士之為善者雖堙没幽鬱其潜徳隱行必有時而發

而遲速顯晦在其子孫然則為人之子者其可不自

勉哉蓋古之為子者禄不逮養則無以及其親矣今

之為子者有克自立則尚有榮名之寵焉其所以教

人之孝者篤於古也深矣子方進用於時其所以榮

其親者未知其止也姑立表以待焉

   胡先生墓表

先生諱瑗字翼之姓胡氏其上世為陵州一作京兆人後

為泰州如臯一作海陵人先生為人師言行而身化之使

誠明者逹昏愚者勵而頑傲者革故其為法嚴而信

為道乆而尊師道廢乆矣自景祐明道以來學者有

師惟先生曁泰山孫明復石守道三人而先生之徒

最盛其在湖州之學弟子去來常數百人各以其經

轉相傳授其教學之法最備行之數年東南之士莫

不以仁義禮樂為學慶曆四年天子開天章閣與大

臣講天下事始慨然詔州縣皆立學於是建太學於

京師而有司請下湖州取先生之法以為太學法至

今為著令後十餘年先生始來居太學學者自逺而

至太學不能容取旁官署一作以為學舍禮部貢舉

𡻕所得士先生弟子十常居四五其髙第者知名當

時或取一作甲科居顯仕其餘散在四方隨其人賢

愚皆循循雅飭其言談舉止遇之一無二字不問可知為

先生弟子其學者相語稱先生不問可知為胡公也

先生初以白衣見天子論樂拜一有試字祕書省校書郎

辟丹州軍事推官改密州觀察推官丁父憂去職服

除為保寧軍節度推官遂居湖學召為諸王宫教授

以疾免已而以太子中舍致仕遷殿中丞於家皇祐

中驛召至京師議樂復以為大理評事兼太常寺主

簿又以疾辭𡻕餘為光禄寺丞國子監直講廼居太

學遷大理寺丞賜緋衣銀魚嘉祐元年遷太子中允

充天章閣侍講仍居太學已而病不能朝天子數遣

使者存問又以太常博士致仕東歸之日太學之諸

生與朝廷賢士大夫送之東門執弟子禮路人嗟歎

以為榮以四年六月六日卒于杭州享年六十有七

以明年十月五日葬于烏程何山之原其世次官邑

與其行事莆陽蔡君謨具一作誌于幽堂嗚呼先生

之徳在乎人不待表而見於後世然非此無以慰學

者之思乃掲于其墓之原六年八月三日廬陵歐陽

脩述

   瀧岡阡表

嗚呼惟我皇考崇公卜吉于瀧岡之六十年其子脩

始克表於其阡非敢緩也蓋有待也脩不幸生四𡻕

孤太夫人守節自誓居窮一作自力於衣食以長以

教俾至于成人太夫人告之曰汝父為吏廉而好施

與喜賔客其俸禄雖薄常不使有餘曰母以是為我

累故其亡也無一瓦之覆一壠之植碑本作殖以庇而為

生吾何恃而能自守邪吾於汝父知其一二以有待

於汝也自吾為汝家婦不及事吾姑然知汝父之能

養也汝孤而㓜吾不能知汝之必有立然知汝父之

必將有後也吾之始歸也汝父免於母喪方逾年𡻕

時𥙊祀則必涕泣曰𥙊而豐不如養之薄也間御酒

食則又涕泣曰昔常一作不足而今有餘其何及也

吾始一二見之以為新免於喪適然耳旣而其後常

然至其終身未甞不然吾雖不及事姑而以此知汝

父之能養也汝父為吏甞夜燭治官書屢廢而歎吾

問之則曰此死獄也我求其生不得爾吾曰生可求

乎曰求其生而不得則死者與我皆無恨也一無也字

求而有得邪以其有一本有字作求而得則知不求而死者

有恨也夫常求其生猶失之死而世一作常求其死

也回顧乳者劒一作汝而立于旁因指而歎曰術者

謂我𡻕行在戍將死使其言然吾不及見兒之立也

後當以我語告之其平居教他子弟常用此語吾耳

熟焉故能詳也其施於外事吾不能知其居于家無

所矜飾而所為如此是眞發於中者邪嗚呼其心厚

於仁者邪此吾知汝父之必將有後也汝其勉之夫

養不必豐要於孝利雖不得博於物要其心之厚於

仁吾不能教汝此汝父之志也脩泣而志之不敢忘

先公少孤力學咸平三年進士及第為道州判官泗

綿二州推官又為泰州判官享年五十有九葬沙溪

之瀧岡太夫人姓鄭氏考諱徳儀世為江南名族太

夫人恭儉仁愛而有禮初封福昌縣太君進封樂安

安康彭城三郡太君自其家少微一作時治其家以

儉約其後常不使過之曰吾兒不能苟合於世儉薄

所以居患難也其後脩貶夷陵太夫人言𥬇自(⿱艹石)

汝家故貧賤也碑本無六字吾處之有素矣汝能安之吾

亦安矣自先公之亡二十年脩始得禄而養又十有

二年列官于朝始得贈封其親又十年脩為龍圗閣

直學士尚書一無尚書字吏部郎中留守南京太夫人以

疾終一作于官舍享年七十有二又八年脩以非才

入副樞宻遂參政事又七年而罷自登二府天子推

恩襃其三世故一作自嘉祐以來逢國大慶必加寵

錫皇曽祖府君累贈金紫光禄大夫太師中書令曽

祖妣累封楚國太夫人皇祖府君累贈金紫光禄大

夫太師中書令兼尚書令祖妣累封呉國太夫人皇

考崇公累贈金紫光禄大夫太師中書令兼尚書令

皇妣累封越國太夫人今上初郊皇考賜爵為崇國

公太夫人進號魏一作國於是小子脩泣而言曰嗚

呼為善無不報而遲速有時此理之常也惟我祖考

積善成徳冝享其隆雖不克有於其躬而賜爵受封

顯榮襃大實有三朝之錫命是足以表見於後世而

庇頼其子孫矣乃列其世譜具刻于碑旣又載我皇

考崇公之遺訓太夫人之所以教而有待於脩者並

掲于阡俾知夫小子脩之徳薄能鮮遭時竊位而幸

全大節不辱其先者兵來有自熈寜三年𡻕次庚戍

四月辛酉朔十有五日乙亥男推誠保徳崇仁翊戴

功臣觀文殿學士特進行兵部尚書知青州軍州事

兼管内勸農使充京東東路安撫使上柱國樂安郡

開國公食邑四千三百户食實封一千二百户脩表

   集賢校理丁君墓表

君諱寶臣字元珍姓丁氏常州𣈆陵人也景祐元年

舉進士及第為峽州軍事判官淮南節度掌書記杭

州觀察判官改太子中允知剡縣徙知端州遷太常

丞愽士坐海賊儂智髙䧟城失守奪一官徙置黃州

乆之復得太常丞監湖州酒稅又復博士知諸曁縣

編校祕閣書籍遂為校理同知太常禮院君為人外

和怡而内謹立望其容貌進趨知其君子人也居郷

里以文行稱少孤與其兄篤於友悌兄亡服喪三年

曰吾不幸㓜失其親兄吾父也慶曆中詔天下大興

學校東南多學者而湖杭尤盛君居杭學為教授以

其素所學問而自修於郷里者教其徒乆而學者多

所成就其後天子患館閣職廢特置編校八貟其選

甚精乃自諸曁召居祕閣君治州縣聽決精明賦役

有法民畏信而便安之其始治剡也如此後治諸曁

剡鄰邑也其民聞其來讙曰此剡人愛而思之謂不

可復得者也今吾民乃幸而得之而君亦以治剡者

治之由是所至有聲及居閣下淡然不以𫝑利動其

心未甞走謁公卿與諸學士羣居恂恂人皆愛親之

蓋其召自諸曁也以材行選及在館閣乆而朝廷益

知其賢英宗毎論人物屢稱之國家自削除僣偽東

南遂無事偃兵弛備者六十餘年矣而嶺外尤甚其

山海荒闊列郡數十皆爲下州朝廷命吏常以一縣

視之故其守無城其戍無兵一日智髙乘不備䧟邕

州殺將吏有衆萬餘人順流而下潯梧封康諸小州

所過如破竹吏民皆望而散走獨君猶率羸卒百餘

拒戰殺六七人旣敗亦走初賊未至君語其下曰幸

得兵數千人伏小湘峽扼至險以擊驕兵可必勝也

乃請兵於廣州凡九請不報又甞得賊覘者一人斬

之賊旣平議者謂君文學冝居臺閣備侍從以承顧

問而𦕈然以一儒者守空城提百十飢羸之卒當萬

人卒至之賊可謂不幸而天子亦以謂縣官不素設

備而責守吏不以空手捍賊冝原其情故一切輕其

法而君以甞請兵不得又能拒戰殺賊則又輕之故

他失守者皆奪兩官而君奪一官巳而知其賢復召

用後十餘年御史知雜蘇寀受命之明日建言請復

治君前事奪其職而黜之天子知君賢不可以一眚

廢而先帝巳察其罪而輕之矣又數更大赦且罪無

再坐然猶以御史新用故屈君使少避而不傷之也

乃用其校理𡻕滿所當得者即以君通判永州方待

闕於𣈆陵以治平四年四月某甲子𭧂中風眩一夕

卒享年五十有八累官至尚書司封貟外郎階朝奉

郎勲上輕車都尉曾祖諱某祖諱某皆不仕父諱某

贈尚書工部侍郎母張氏仙游縣太君君娶饒氏封

𣈆陵縣君先卒子男四人曰隅曰除曰隮皆舉進士

曰恩兒才一𡻕女一人適著作佐郎集賢校理胡宗

愈君旣卒天子憫然推恩録其子隅為太廟齋郎君

之平生履憂患而遭困阨處之安焉未甞見戚戚之

色其於窮逹壽夭知有命固無憾於其心然知君之

賢哀其志而惜其命止於斯者不能無恨也於是相

與論著君之大節伐石紀辭以表見於後世庶幾以

慰其思焉熈寧元年六月十四日廬陵歐陽脩述


居士集卷第二十五

 熈寧五年秋七月男發等編定

  紹熈二年三月郡人孫謙益校正

 周君墓表諸本皆作君諱某字某某州某縣人朝

 佐竊謂篤行君子正頼公文以傳逺豈可逸其名

 字郷里乃為考舂陵志悉書之

錢君墓表悉求一作多求賢行一作節行

唐君墓表父諱謂一作

胡先生墓表景祐明道一作明道景祐為是於京師於一作于

瀧岡阡表吾始石本作始吾

丁君墓表召自諸曁也以材行選也一作巳曾祖諱輝祖

諱諒父諱柬之一本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