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居士集卷第二十八

居士集卷第二十七 歐陽文忠公文集 居士集卷第二十八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居士集卷第二十九

居士集卷第二十八 歐陽文忠公集二十八

  墓誌六首

   蔡君山墓誌銘

予友蔡君謨之弟曰君山為開封府太康主簿時予

與君謨皆為舘閣校勘居京師君山數徃來其兄家

見其以縣事決於其府府尹呉遵路素剛好以嚴憚

下吏君山年小位卑能不懾屈而得盡其事之詳呉

公獨喜以君山為能予始知君山敏於為吏而未知

其他也明年君謨南歸拜其親夏京師大疫君山以

疾卒于縣其妻程氏一男二女皆㓜縣之人哀其貧

以錢二百千為其賻程氏泣曰吾家素以廉為吏不

可以此汚吾夫拒而不受於是又知君山能以惠愛

其縣人而以廉化其妻妾也君山間甞語予曰天子

以六科䇿天下士而學者以記問應對為事非古取

士之意也吾獨不然乃晝夜自苦爲學及其亡也君

謨發其遺藁得十數萬言皆當世之務其後踰年天

子與大臣講天下利害為條目其所改更於君山之

藁十得其五六於是又知君山果天下之竒才也君

山景祐中舉進士初為長谿縣尉縣媪二子漁於海

而亡媪指某氏為仇告縣捕賊縣吏難之皆曰海有

 風波豈知其不水死乎且雖果為仇所殺若屍不得

 則於法不可理君山獨曰媪色有𡨚吾不可不為理

 乃隂察仇家得其迹與媪約曰吾與汝𪧐海上期十

 日不得屍則為媪受捕賊之責凡𪧐七日海水潮二

 屍浮而至驗之皆殺也乃捕仇家伏法民有夫婦偕

 出而盜殺其守舍子者君山亟召里民畢㑹環坐而

 熟視之指一人曰此殺人者也訊之果伏衆莫知其

 以何術得也長谿人至今喜道君山事多如此曰前

 史所載能吏號如神明不過此也自天子與大臣條

 天下事而屢下舉吏之法尤欲官無小大必得其材

方求天下能吏而君山死矣此可為痛惜者也君山

諱髙享年二十有八以某年某月某日卒今年君謨

又歸迎其親自太康取其柩以歸將以某年某月某

日葬于某所且謂予曰吾兄弟始去其親而來京師

欲以仕宦為親榮今幸還家吾弟獨以柩歸甚矣老

者之愛其子也何以塞吾親之悲子能為我銘君山

乎乃為之銘曰

嗚呼吾聞仁義之行于天下也可使父不哭子老不

哭少一作嗟夫君山不得其壽父母七十扶行一作

送柩退之有言死孰謂天子墓予銘其傳不朽庶幾

以此慰其父母

   黃夢升墓誌銘

予友黃君夢升其先婺州金華人後徙洪州之分寧

其曾祖諱元吉祖諱某父諱中雅皆不仕黃氏世爲

江南大族自其祖父以來樂以家貲賑郷里多聚書

以招一有延字四方之士夢升兄弟皆好學尤以文章意

氣自豪予少家隨一有州字夢升從其兄茂宗官于隨予

爲童子一作予時為童子無下四字立諸兄側見夢升年十七八

眉目明秀善飲酒談𥬇予雖㓜心巳獨竒夢升一作巳能

知夢升為可竒其後七一作八九年予與夢升皆舉進士於京師

夢升得丙科初任興國軍永興主簿怏怏不得志以

一有解字去乆之復調江陵府公安主簿時予一作予時

夷陵令遇之于江陵夢升顔色憔悴初不可識乆而

握手嘘𡃰相飲一作以酒夜醉起舞歌呼大噱一作自若

予益悲夢升志雖衰而少時意氣尚在也後二年予

徙乾徳令夢升復調南陽主簿又遇之于鄧間常問

其平生所為文章幾何夢升慨然歎曰吾巳諱之矣

窮逹有命非世之人不知我一有乃字我羞道於世人也

求之不肯出遂飲之酒復大醉起舞歌呼因一有大字𥬇

曰子知我者一作獨子知我乃肯出其文讀之一無二字博辨雄

偉其一無此字意氣奔放猶一有若字不可禦予又益悲夢升

志雖困而獨其一無二字文章未衰也是時謝希深出守

鄧州尤喜稱道天下士予因手書夢升文一通欲以

一本改欲以字為將示希深未及而希深卒予亦去鄧後之守

鄧者皆俗吏一作庸人不復知夢升夢升素剛不苟合負

其所有常怏怏無所施一作憤憤無所發卒以不得志死于

南陽夢升諱注以寶元二年四月二十五日卒享年

四十有二其平生所為文曰破碎集公安集南陽集

几三十卷娶潘氏生四一作其娶温氏生三男二女將以慶曆

四年某月某日葬于董坊之先塋一作葬于先塋之側其弟渭

泣而來告曰吾兄患世之莫吾知孰可為其銘予素

悲夢升者因為之銘曰

予甞讀夢升之文至於𡘜其兄子庠之詞曰子之文

章電激雷震雨雹忽止閴然滅泯未甞不諷誦歎息

而不已嗟夫夢升曽不及庠不震不驚鬱塞埋藏孰

一作其有不使其施吾不知所歸咎徒爲夢升而

   大理寺丞狄君墓誌銘

距長沙縣西三十里新陽郷梅溪村一作距某縣東(⿱艹石)干里某原

有墓曰狄君之墓者廼予所記一作榖城孔子廟碑

所謂狄君栗者也始君居糓城有善政甞已見於予

文及其亡也其子遵𧨏泣而請曰願卒其詳而銘之

以終先君死生之賜烏虖予哀狄君者其壽止於五

十有六其官止於一卿丞蓋其生也以不知於世而

止於是若其殁而又無傳則後世遂將泯没而爲善

者何以勸焉此予之所欲銘也君字仲莊世爲長沙

人㓜孤事母鄕里稱其孝好一作學自立年四十始

用其兄棐䕃補英州眞陽主簿再調安州應城尉能

使其縣終君之去無一人爲盜薦者稱其材任治民

乃遷糓城令漢旁之民惟鄧糓爲冨縣尚書銓吏常

邀厚賂以售貪令故省中私語一有鄧榖二字以一二數之

惜爲竒貨而二邑之民未甞得廉吏其豪猾習以賕

賄污令而爲自恣至君一切以法繩之姦民大吏不

便君之政者徃徃訴於其上雖按覆率不能奪君所

爲其州所下文符有不如理必輙封還州吏亦切齒

求君過失不可得君益不爲之屈其後民有訟田而

君誤斷者訴之君坐被劾已而縣籍彊壯爲兵有告

訟田之民𨼆丁以規避者君𥬇曰是甞訴我者彼𡨚

民能自伸此令一有養民之所欲也吾豈挾此而報以罪

邪因置之不問縣民繇是知君爲愛我是𡻕西北初

用兵州縣旣大籍彊壯而訛言相驚一作云當驅以

備邊縣民數萬聚邑中㑹秋大雨霖米踊貴絶粒君

發常平粟賑之有司劾君擅發倉廪君即具伏事聞

朝廷亦原之又為其民正其稅籍之失而吏得𡻕免

破産之患逾年政大洽乃脩孔子廟作禮器與其邑

人春秋釋奠而興于學時予為乾徳令甞至其縣與

其民言皆曰吾邑不幸有生而未識廉吏者而長老

之民所記纔一人而繼之者今君也問其一人者曰

張及也推及之𡻕至于君蓋三十餘年是謂一世矣

嗚呼使民更一世而始得一良令吏其可不愼擇乎

君其可不惜其殁乎其政之善者可遺而不録乎君

糓城之績遷大理寺丞知新州至則丁母夫人鄭

氏憂服除赴京師道病卒于宿州實慶曆五年七月

二十四日也曽祖諱崇謙連州桂陽令祖諱文蔚全

州清湘令父諱𣏌不仕君娶滎陽鄭氏生子男二人

遵誼遵微皆舉進士一無四字女四人長適進士胡純臣

其三尚㓜其一無其字銘曰

彊而仕古之道終中壽不為夭善在人宜有後銘于

石著不朽

   薛質夫墓誌銘

故大理寺丞薛君直孺字質夫資政殿學士贈禮部

尚書簡肅公之子母曰金城一有郡字夫人趙氏質夫生

四𡻕為殿直公為參知政事拜大理評事遷將作監

景祐元年公薨天子推恩於其孤拜大理寺丞公

以忠直剛毅顯于當世質夫為名臣子能純儉謹飭

好學自立以世其家公葬絳州質夫自京師杖而行

𡘜至于絳州行路之人皆哀嗟之質夫少多病後公

六年以卒享年二十有四初娶向氏某人之孫某人

之女再娶王氏某人之孫某人之女皆無子嗚呼簡

肅公之世於是而絶孟子曰不孝有三無後為大此

為舜娶妻而言耳非萬世之通論也不娶而無後罪

之大者可也娶而無子與夫不幸短命未及有子而

死以正者其人可以哀不可以為罪也故曰孟子之

言非通論為舜而言可也質夫再聚皆無子不幸短

命而疾病以死其可哀也非其罪也自古賢一作

君子未必皆有後其功徳名譽垂世而不朽者非皆

因其子孫而傳也伊尹周公孔子顔回之道著于萬

世非其家世之能獨傳乃天下之所傳也有子莫如

舜而𥌒不得為善人卒為頑父是為惡者有後而無

益為善雖無後而不朽然則為善者可以不懈為簡

肅公者可以無憾也使簡肅公無憾質夫無罪全其

身終其壽考以從其先君于地下復何道㢤某娶簡

肅公之女質夫之妹也常哀質夫之賢而不幸傷簡

肅公之絶世閔金城夫人之老而孤故爲斯言庶幾

以慰其存亡者巳悲夫銘曰

死而有祀四世之間死而不朽萬世之傳簡肅之徳

質夫之賢雖其閟矣乆也其存

   隴城縣令贈太常博士吕君墓誌銘

一本上有吕字諱士元字佐堯江寧人也咸平二年舉明

經爲潭州醴陵尉廬州司理參軍寧州彭原廣州四

㑹縣令又為湖州司理泗州録事叅軍吉州太和秦

州隴城縣令以疾卒于官享年六十有五娶閻氏生

子四人曰淵曰溱曰淙曰淇閻氏年七十三後君十

五年以卒子淙後其母三月卒以慶曆八年十二月

二十日以閻氏之喪合葬于揚州江都縣東興郷馬

坊村先塋之次君為人剛介有節長於為政醴陵太

和皆大邑民喜𨷖訟徃徃因事中吏以法吏多不免

而君日與長吏爭曲直下為邑民伺候終無毫髪過

失可得而民卒愛思之四㑹近海俗雜蠻夷君尤知

其人之利害事所經決後有欲輙改更者民必自言

于廷曰此吕君所決豈可動邪後人亦莫能改也君

仕三十餘年以一縣令之禄衣食其族四十餘口雖

薄而必均夫人閻氏尤能爲勤儉子淵溱皆舉進士

溱有賢材以文學選中第一今淵爲祕書丞溱著作

郎直集賢院以溱官得封贈贈君太常博士毋夫人

封天長縣太君嗚呼吕君官雖卑惠於其民足以為

政禄雖薄周於其族足以為仁身雖不顯而有子以

大其門足以彰為善之効君之皇祖諱𥙿贈兵一作

部尚書皇考諱文膺官至太子左賛善大夫自宋興

百年間吕姓之族五顯于世君之叔父刑部侍郎集

賢院學士文仲實為先朝名臣而今君有賢子又將

顯吕氏之族于後於其葬也是宜銘以誌其銘一作

善無不報報不必同或在其後或及其躬積乆發遲

一作逺彌昌如其不信考此銘章

   尹師魯墓誌銘

師魯河南人姓尹氏諱洙然天下之士識與不識皆

稱之曰師魯蓋其名重當世而世之知師魯者或推

其文學或髙其議論或多其材能至其忠義之節處

窮逹臨禍福無愧於古君子則天下之稱師魯者未

必盡知之師魯為文章簡而有法博學彊記通知今

一作古今長於春秋其與人言是是非非務窮盡道理

乃已不為苟止而妄隨而人亦罕能過也遇事無難

易而一無此字勇於敢為其所以見稱於世者亦所以取

嫉於人故其卒窮以死師魯少舉進士及第為絳州

正平縣主簿河南府戸曹參軍邵武軍判官舉書判

拔萃遷山南東道掌書記知伊陽縣王文康公薦其

才召試充舘閣校勘遷太子中允天章閣待制范公

貶饒州諫官御史不肯言師魯上書言仲淹臣之師

友願得俱貶貶監郢州酒稅又徙唐州遭父喪服除

復得太子中允知河南縣趙元昊反陜西用兵大將

葛懷敏奏起為經略判官師魯雖用懷敏辟而尤為

經略使韓公所深知其後諸將敗於好水韓公降知

秦州師魯亦徙通判濠州乆之韓公奏得通判秦州

遷知涇州又知渭州兼涇原路經略部署坐城水洛

與邊臣一作異議徙知𣈆州又知潞州為政有惠愛

潞州人至今思之累遷官至起居舍人直龍圖閣師

魯當天下無事時獨喜論兵為叙燕息戍二篇行于

世自西兵起凡五六𡻕未甞不在其間故其論議益

一作精密而於西事尤習其詳其為兵制之說述戰

守勝敗之要盡當今之利害又欲訓土兵代戍卒以

減邊用為禦戎長乆之䇿皆未及施為而元昊臣西

兵解嚴師魯亦去而得罪矣然則天下之稱師魯者

於其材能亦未必盡知之也初師魯在渭州將吏有

違其節度者欲按軍法斬之而不一作果其後吏至

京師上書訟師魯以公使錢貸部將一作訟師魯自盗貶崇

信軍節度副使徙監均州酒稅得疾無醫藥SKchar至南

陽求醫疾革隱一作几而坐顧稚子在前無甚憐之

色與賔客言終不及其私享年四十有六以卒師魯

娶張氏某縣君有兄源字子漸亦以文學知名前一

𡻕卒師魯凡十年間三貶官喪其父又喪其兄有子

四人連喪其三女一適人亦卒而其身終以貶死一

子三𡻕四女未嫁家無餘貲客其喪于南陽不能歸

平生故人無逺邇一作皆徃賻之然後妻子得以其

柩歸河南以某年某月某日葬于先塋之次余與師

魯兄弟交甞銘其父之墓矣故不復次其世家焉銘

藏之深固之密石可朽銘不滅


居士集卷第二十八


 熈寧五年秋七月男發等編定

  紹熈二年二月郡人孫謙益校正



黃夢升墓銘後二年一作後又二年飲之酒之一作以獨其文章

未衰也一作文章獨未衰因為一作乃為

 又别本南陽主簿黃君墓誌銘 予友黄君夢升

 其先婺州金華人後徙洪州之分寧其曽祖諱某

 祖諱某父諱某皆不仕黃氏世為江西大族自其

 祖父以來樂以家貲賑施郷里多聚書以招延四

 方之士夢升兄弟皆好學尤以文章意氣自豪予

 少家隋州夢升從其兄官于隋予時為童子見夢

 升年十七八眉明秀善飲酒談𥬇予雖㓜巳能知

 夢升為可竒其後八九年與予皆舉進士于京師

 夢升得丙科初任興國軍永興主簿怏怏不得志

 以疾解去乆之復調江陵府公安主簿予時謫夷

 陵令遇之于江陵夢升顔色憔悴初不能識乆而

 握手吁𡃰相勞以酒夜醉起舞歌呼自若予益悲

 夢升志雖衰而少時意氣尚在也後又二年予徙

 乾徳令夢升復調南陽主簿又遇之于鄧間甞問

 其平生所為文章幾何夢升慨然曰吾巳諱之矣

 窮逹有命非世人不知我乃我羞道於世人也求

 之不肯出遂飲以酒復大醉起舞歌呼因大𥬇曰

 獨子知我者也乃肯出其文其博辯雄偉意氣奔

 放猶若不可禦予又益悲夢升志雖困而其文章

 獨未衰也是時謝希深守鄧州尤喜稱道天下士

 予因手書夢升文一通將示希深未及而希深卒

 予亦去鄧後之守鄧者皆庸人不復知夢升夢升

 素剛不苟合負其所有常憤憤無所發卒以不得

 志死于南陽夢升諱注以寶元二年四月某日卒

 享年四十有二其平生所為文曰破碎集公安集

 南陽集凡若干卷其娶温氏生四男二女以某年

 某月某日葬于先塋之側其弟渭泣而來告曰吾

 兄患世之莫知孰可為其銘予素悲夢升者乃為

 之銘曰

 予甞喜讀夢升之文至於哭其兄子庠之辭曰子

 之文章電激雷震雨雹忽止閴然滅泯未始不諷

 誦嘆息而不已嗟夫夢升曽不及庠不震不驚鬱

 塞埋藏孰予其有不使其施吾不知夫歸咎徒為

 夢升而悲

   與黃渭小簡

 脩啓多事不及周謹鄙文或可刋石望只依首尾

 不須添他語亦不必平空及不用官銜惟書刻人

 欲署姓名無妨墨本乞三五紙乍别保愛脩再拜

  叔祖夢升學問文章五兵從橫制作之意似徐

  陵𢈔信使同時遇合未知孰先孰後也然不幸

  得人間四十年尔使之白髪角逐於英俊之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又未知與歐陽文忠公孰先孰後也夢升旣乖

  啎不逢嘗以文哭世父長善云髙明之家尚為

  鬼瞰子之文章豈無物憾蓋自道也安世十三

  弟秀而不實使人氣塞於今孫曽特多英妙之

  質力學不休安知來者之不如今也紹聖元年

  五月諸孫庭堅記

  右黃夢升墓銘公年三十八所作眞蹟今藏興

  國軍呉氏字畫端麗雖似淨本然亦間有塗改

  校今衆本凡增損異同七十餘字疑公後甞修

  潤或傳冩差訛今録示後人併以元帖并山谷

  跋附焉

狄君墓銘至君一作君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