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書簡卷第七

書簡卷第六 歐陽文忠公文集 書簡卷第七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書簡卷第八

書簡卷第七    歐陽文忠公集一百五十

   與謝舎人絳字希深 寳元元年

某頓首再拜兵部學士三丈乆以多故少使不果拜

狀春暄尊𠋫萬福省牓至獨遺聖俞豈勝嗟惋任⿺辶商

吕澄可過人邪堪怪聖俞失此虚名雖不害爲才士

柰何平昔並游之間有以處下者今反得之覩此何

由不痛恨欲作一書與胥親及李舎人宋學士論理

之又恐自有失誤不欲輕發不爾何故見遺可駭可

駭由是而較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果得士乎登進士第者果可貴乎

日日與師魯相對驚歎不巳伏承殿試考校今必已

 了某替人猶未至拜見未間伏惟保重因人謹附狀

 不宣

    又寳元二年

 某頓首百拜知府舎人三丈三兩日毒暑尤甚不審

 尊𠋫何似某昨走鈴下乆溷賔館旱暑交作晏隂方

 興當君子定心靜事休息之時暑夕屢煩長者其如

 乗餘閑奉罇爼泛覽水竹登臨髙明歡然之適無異

 京洛之舊其小别者聖俞差老而脩爲窮人主人腰

 雖金魚而𩯭亦白矣其清興則皆未減也臨别之際

 感戀何勝西禪竹林又辱餞送自夜出南城凡再宿

始至弊邑私門老㓜徃徃病暑正如所慮此所以眷

眷門下而不𠋫乆留者也自鄧至汝隂道出田間由

鉅欣橋而西秋稼甚盛時雨巳足問之乃覽秀所望

而脚正在陋邦然鄧州界二字一作則莫及也豈𮪍立之

一作憎家雞而愛野雉乎自還縣便苦一作俗事

書記未能詳悉謹拜此叙謝伏惟幸察不宣從表姪

歐陽脩頓首百拜

   與王待制質字子野 慶暦三年

某頓首再拜運使學士子野兄春暄伏惟尊候萬福

自去年閏月來東郡以就禄養幸如所欲惟僻陋日

益愚鄙爾在都下時子野兄舟行不克攀别其後送

者還頗知留客甚歡而飲酒差多親族皆以素羸奉

憂不知其後復飲否子野善自攝猶能絶葷血甘淡

薄況於酒邪一别頓爾南北闕於𠋫問惟冀自重以

慰區區不宣某頓首

   與李賢良覯字㤗伯 嘉祐𥘉

某啓冗事牽迫乆踈奉長者之論不知兩辱過門甚

媿甚媿某来日有少事湏出即今幸家居可以拂席

奉俟軒蓋顒企顒企不然當别拜聞貴不失約也某

頓首賢良先生

    與曽舎人鞏字子固 慶暦六年

 某啓雖乆不相見而屢辱書及示新文甚慰瞻企今

 歳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偶滯遐舉畜徳養志愈期逺到此鄙劣之望

 也某此幸自如山州少朋友之遊日逾昬塞加之老

 退於舊學巳爲廢失而韓子所謂終於小人之歸乎

 因風不惜逺垂見教未良㑹間自重自重

    又治平四年

 某啓奉別忽忽暑𠋫巳深不審動履何似某昨假道

 于潁者本以歸休之計𥘉未有涯故湏躬徃及至則

 弊廬地𫝑喧静得中仍不至狹隘但易故而新稍増

廣之可以自足矣以是功可速就朞年掛冠之約必

不愆期也甚幸甚幸昨在潁無所營爲所以少留者

蓋避五月上官未能免俗爾亳之佳處人所素稱

徃徃過實其餘不及陳潁逺甚然俯仰年歳間如傳

郵爾𥘉亦不以爲佳蓋自便其近潁爾至此便值酷

暑未能多作書相知或有見問者幸略道此意惟慎

夏自愛

   與蘇編禮泃字明允 嘉祐二年

某啓自足下西歸承有家問怱遽而行時一小子卧

病方憂悶中不淂相見中間淂還蜀後所惠書及今

者賢𭅺人至得書承尊履休康併以爲慰足下文行

見推於時豈乆窮居於逺方者未相㑹間千萬自愛

   又治平間

某啓承示表本甚佳前所借謚法三卷值公私多事

近方徧得披閱文字更不待愚陋稱述第新法増損

今別爲一書則無不可矣成一家之言吾儕喜(⿱艹石)

出爾謚録卷秩旣多秖欲借草本

   又治平三年

某啓多日不奉見承遷居不易𥘉聞風氣不和謂小

小爾昨日賢郎學士見過始知尚未康平旦夕来體

中何似更冀調慎藥食無由馳𠋫專奉此

   又治平三年

某啓自以拙疾數日闕於致問不審體中何如必遂

平愈孫兆藥多涼古方難用於今更且參以他醫爲

善也專此不宣

   又同前

某啓數日来尊候必更痊安單藥得效應且專服千

萬精審無求速功不欲頻去咨問恐煩勌也亦不煩

答簡或賢𭅺批數字可矣

   與費縣蘇殿丞皇祐 年

某啓特承書問兼惠篆碑滁陽山泉誠爲勝絶而率

然之作文鄙意近乃煩雋筆以傳于逺旣喜斯亭之

不朽又愧陋文莫掩感仰之抱寜復宣陳專人還謹

此叙謝 舊用龍尾硯一枚鳯茶一斤聊表意

   又

某啓前者辱見顧屬苦多事不得少伸𣢾曲比奉詗

則承巳歸縣矣但深怏怏也辱惠書竊審經春體氣

清𥙿某衰病疲憊日自彊勉未知報効不敢言勞咫

尺阻闊惟多愛

   與澠池徐宰無黨 皇祐五年

某啓乆不得書自聞省試日望一信人至忽得所示

大慰鄙懷兼喜春寒所履無恙程試賦詩極工矣䇿

贍博而辯論偉然皆當在髙等人力所可爲者止於

如此耳其他有命然俗言運亨者臨事不惑揮翰之

際能至此其亦奮發於兹時乎計此書至巳在髙第

故不子細不㳄脩書白

   又至和元年

某啓真陽相別忽以及兹日月不居大祥奄及攀號

擗踊五内分崩不孝罪逆蒼天莫訴哀苦哀苦乆不

得書日與無逸弟想望忽捧來示承在道曽感疾喜

今復常又知淮水淺澁雖深欲相見但恐阻滯遂失

赴官之期若於事有妨則不若且就汴流西上如淮

水可行與汴不爭逺近即兹來爲善賢弟在此寂寞

中相伴大幸某秋涼方⺊離此南北未知何適五代

史昨見曽子固議今却重頭改換未有了期仍作注

有難傳之處蓋傳本固未可不傳本則下注尤難此

須相見可論改服哀苦中忙迫偶奉接人行聊此

   又至和二年

某啓專人至辱書承官下無恙深慰示及誌文甚佳

無逸弟又有煩惱可哀適值有人在此誌文當附去

又知且權河南澠池本邑自可讀書爲政何必求来

府中所云冬末當至京師暫来甚善一作無欲弟居

監中時相見焦秀才亦在太學𥙷監生恐知某碌碌

于此士大夫有所論當悉以見告庻助其不及實有

望也未相見多愛

   又同前

某啓人至辱書承官下無恙深慰深慰所云進取之

道能具逹其如此夫復何患諭及富公言范文正公

神道碑事當時在潁已共詳定如此爲允述吕公事

於范公見徳量包宇宙忠義先國家於吕公事各紀

實則萬世取信非如兩仇相訟各過其實使後世不

信以爲偏辭也大扺某之碑無情之語平冨之誌嫉

惡之心勝後世得此二文雖不同以此推之亦不足

怪也其官序非差但略爾其後巳自解云居官之次

第不書則後人不於此求官次也幸爲一一白冨公

如必要換則請他別命人作爾

   又嘉祐元年

某啓縣人來得書承寒凝公外體氣無恙深慰深慰

所𭔃近著尤佳論議正冝如此然著撰苟多他日更

自精擇少去其繁則峻㓗矣然不必勉強勉強簡節

之則不流暢湏待自然之至其如常冝在心也代天

論旣各有篇目不必謂之代天可也某近權省得罷

稍閑已有削乞洪井若果得則私便尤多況非要任

求之必可得也無欲弟在太學見兒子云甚安某一

向多事少暇他亦踈及門恐知銓中新制破考之事

稍緩若在本州無妨亦可巳新年多愛

   又嘉祐二年

某啓人至辱書承涖官進學無恙甚以爲慰所𭔃文

字大佳然作文之體𥘉欲奔馳乆當収節使簡重嚴

正或時肆放以自舒勿爲一體則盡善矣某此待罪

誠碌碌然期必有爲而自効士大夫見責者深是待

我厚而愛之過爾敢不佩服冬寒自愛在致齋處草

   與焦殿丞千之 皇祐五年

某啓自相别無日不奉思急足辱書深所浣慰然聞

不遂解名在於俗情豈不怏怏(⿱艹石)足下素所自待與

某所以奉待者豈在一得失之間但以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文字不

得專意經術而某亦有人事今足下三數年間且可

棄去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文字而僕亦端居無一事惟於此時可以

講訓素所聞未舉者過此恐彼此難得工夫也足下

爲人明果以此思之亮可㳏然北首深恨閑居無人

旣不能專遣人去奉招當正𥘉南歸亦不爲乆別計

但仰首傾望也某於哀苦中奉思諸君子此又不可

言巳寒多愛

   又至和二年

隂雨泥甚不欲頻奉邀蓋知請假甚艱也某恐不乆

出疆欲且奉託與照管三數小子某来日遂移過髙

橋宅中俟稍定疊便去般出學恐先要知仍請具此

白胡先生知爲妙至時恐要人般挈請示及待令去

晚間可岀即見過閑話某再拜

   又嘉祐元年

某啓知昨日巳差試官庻事便當牽率稍涼體中佳

否近晚或能見過閑話少時恐遂難得暇也麤細米

各二斛聊飼僮僕輩必不以輕鮮爲怪有無相通亦

鄰里之常事慙仄慙仄

   又同前

某啓以數日齋祠今早方歸知曽來取藥體中佳否

見解牓張燾秀才巳𫉬薦不知肯且來此過冬否秪

恐他要冬課嫌小兒喧聒不然蒙益則多矣某今日

在家隨早晚見過閑話少時

   又嘉祐元年

某啓今日見解牓尚疑脫漏姓名然𥘉以得失委命

而進則臨事自應不動于懷此孟子之勇也適歸家

偶早幸略見過閑話某頓首

   又同前

某啓數日大𤍠不審意思如何適令𤼵至羣牧司云

已却歸西岡不審何謂此中西位頗寛涼多南風甚

可居至於飲食亦可取性固無形迹矣兼時得閑話

請更思之勿以爲疑也謹此咨啓俟報某啓

   又同前

某啓見兒子言尊𠋫違和豈非患腹臓邪秋後慎生

冷爲佳以數日不相見甚思渇某一出參假便有人

事區區加以兩日復𤍠恐彼中窄狹無事且來書院

取涼無形迹也前時奉白嚮有䇿題彼中収得者幸

爲録示或秖檢得本子此中亦有人寫蓋人事易因

循也

   又嘉祐元年

某數日不承問不審體中如何當漸平和但怪不見

過故此奉問凡疾病不欲滯鬱頗湏消息有以散釋

其效多於服藥若能出入幸相過要人馬来取至於

藥物亦當商榷乃盡其理謹此咨啓某再拜

   又同前

某啓稍寒想益佳𥙿數日人事忙迫非常前夕至學

舎中見狼籍可憎所以未敢便請他張秀才更俟一

二日大太祝歸略令灑掃兼庻事有所備縁某多故

不能躬視也兩日欲去報此意亦無暇作簡衮衮度

日公私不濟一事此京師之態也某奉白

   又嘉祐二年

某啓昨日以客多飢疲風眩發作卧不能起承示簡

不及時答所言張先輩但怪其登第後絶不相過餘

非所聞也亦欲旦夕召渠相見但以多事忽忽未暇

爾今日知聞喜宴来日約其見過也

   又嘉祐六年

某啓有無相通蓋爲常理更不存形迹也船不必白

省主自遣人問當亦可得蘇氏昆仲連名並中自前

未有盛事盛事姚闢詩說請試看有長處簽出示及

爲無工夫細看故也

   又嘉祐六年

承惠胡公銘兹人美德固樂爲之紀述第以文字傳

逺湏少儲思蓋尋常意思未及爲人強作多不佳也

自来日巳徃併無假故直至旬休如所諭行期甚迫

當且前之續可附致潤州諒不爲晚也人還謹此白

知小兒不安且慎調護大𤍠難將息也

   又同前

某啓自相别後方欲作書遽承不疑學士有來歸之

命自後更欲附書則思舟行必已在道無處可附亦

以不乆相見不必爲書也適得信喜来甚速且承酷

𤍠中體氣清安其他皆可盡於相見也某爲今夏病

暑不可勝任又得喘疾遂且在告蓋衰老之態自然

如此也略留来人附此草草

   又嘉祐六年

某啓自相別更不聞問近得邵學士書云已到家方

喜知動靜兼承所履安和實以爲慰某病衰如昨不

惟任責愈難常至於勞苦亦筋骸不能支等爲可責

惟早自知止猶勝彊顔以貪寵利自計非不熟但恐

未得如志遂爲君子之棄而小人之歸爾南方冝多

有聞見不惜垂諭猶勝不知也有望有望前者胡公

墓表誤書陵州人當問其家爲改正歳晚寒凛以時

自愛因人惠問

   又嘉祐末

遽爾大𤍠病軀殊不可當數日不相見體中佳否知

已授樂清果如何來日見過家飱幸早枉歩乗午前

稍涼庻幾可坐也無它客姚秘校劉眞蹟至此止

   又治平 年

某啓范氏子書来并獲所𭔃書自承赴樂清後方拜

此一書審此居官下安和稍釋傾想陋巷之士得以

自髙於王侯者以道自貴也一從吏事便爲禮法所

(⿱艹石)居人下而欲有設施則世事難如人意更當屈

伸取捨要於濟務此非獨小官自古聖賢尚以爲難

所以前世一節之士以貧賤爲易守也自臨縣治今

將及朞諒深諳此態也某甞再爲縣令然遂得周逹

民事兼知宦情未必不爲益某愈覺衰殘齒牙摇動

飲食艱難食物十常忌八九情懷益蕭索物外浮榮

信乎不爲吾儕得失也有名即去矣未相見間公餘

慎愛因人時惠問不宣某書白

   與王主簿回字深甫

某啓嚮者深甫在京師則以俗冗不常得相見旣去

又不時爲信問視其外豈非踈且慢哉然求諸中則

不然也人至惠問承奉太夫人萬福下情瞻慰某衰

病日増殊無世間意趣近買田潁上思幅巾與二三

君徃来田閭間其樂尚可終此餘年爾而其𫝑未能

速去非爲之不果猶湏晚𫉬也深甫以謂如何賢弟

昨西略見爾祁寒更乞自愛

   又

某啓累日以聖節諸事區區未得祗𠋫大𤍠不審體

氣如何来日見過家飱庻得接清論少時幸早垂訪

也專此咨啓不宣某再拜深甫先輩 常君未及作

書續得馳問因見爲伸意千萬千萬

   又

某啓人至辱示借書並領昨日少奉清論開沃無限

嗽良減否師魯文略讀一二篇令人感涕碑并集録

皆納去某又上

   與姚編禮闢字子張 皇祐五年

某頓首閑居絶無人使又不欲頻煩郡中借人所以

乆不作書上杜公然哀苦中無限瞻依也因請見爲

多道哀懇希文得美謚雖無墓誌亦可況是冨公作

必不泯昧脩亦續後爲他作神道碑中懷亦自有千

萬端事待要舒冩極不憚作也只是劣性剛𥚹平生

喫人一句言語不得居喪犯禮名敎所重况更有纎

毫譬如閑事亦常不欲人擬議況此乎然而不失爲

他紀述只是遲着十五箇月爾此文出来任他姧邪

謗議近我不得也要得挺然自立徹頭須歩歩作把

道理事任人道過當方得恰好杜公愛賢樂善急欲

范公事迹彰著耳因侍坐亦略道其所以但言所以

遲作者本要言語無屈準備仇家爭理爾如此須先

自執道理也餘事不必云云背碑子極奉煩多荷多

荷因見杜賛善託問實録不必封但只恁𭔃來此中

程判官亦爲伸謝將書来後信有書去某再拜

   又

某啓專人辱書承守道爲學自如甚善見諭紹巖事

止於如此則又何言君子之言必誠誠乆必見凡有

諸中未有不形于外者惟當以乆見吾子之誠爾禮

記雜亂之書能如此指擿其繆其功施後世無窮非

止効俗儒著述求一時之名也然其中好語合於聖

人者多但當去其泰甚者爾更冝慎重如坊記一篇

難破請更思之然遇所見但且論次不惜録示

   與王幾道復 景祐元年

某頓首白幾道先輩足下段氏家人至蒙示書及詩

并子聦聖俞書與詩後於東山處又見詩何其勤而

周也聖俞得詩大喜自謂黨助漸熾又得一豪者然

微有饑態幾道未甞爲此詩落意便爾清逺自古善

吟者益精益窮何不戒也呵呵間別後事自彦國去

後患一腫疽二十餘日不能歩履甚苦之時惟聖俞

一来相問臨清之歡何可得邪師魯巳有召不冝更

俟嫁女幾道與彦國冝督以來走明日就試恐要知

之惠詩未暇答以此也

   答孔嗣宗字伯紹河南人 皇祐元年

某啓辱書甚善尹君誌文前所辨釋詳矣某於師魯

豈有所惜而待門生親友勤勤然以書之邪幸無他

疑也餘俟他時相見可道不欲忉忉於筆墨加察加

察某再拜

   又同前

東方學生皆自石守道誘倡此人專以教學爲巳任

於東諸生有大功與師魯同時人也亦負謗而死(⿱艹石)

言師魯倡道則當舉天下言之石遂見掩於義可乎

(⿱艹石)分限方域而言之則不茍故此事難言之也察之

   與尹材慶曆八年

墓銘刻石時首尾更不要留官銜題目及撰人書人

刻字人等姓名秖依此冩晉以前碑皆不著撰人姓

名此古人有深意況乆逺自知篆蓋秖著尹師魯墓

四字

   與蔡交皇祐五年

某啓人至辱書感尉何巳且承春序履況清休范公

襄事脩以孤苦哀困中杜門郊外殊不知端息情禮

都闕但得淮西𭔃到誌銘豈任感涕文正平生忠義

道德之光見於誌謚為信萬世亦足慰也神刻謹如

所諭敢不盡心某忝以拙訥𫉬銘當世仁賢多矣如

此文復何所讓但以禮制為重亦不遲年歳中貴萬

全無他議也悉察悉察述夢後序更當勘㝷史傳續

報然亦當慎文正所慮至深某亦疑其有意不用此

篇果如所料矣試期不逺佇奉賀加愛加愛某再拜

   答曽舍人鞏字子固 熈寧四年續添

某自歸里舍以杜門罕接人事少便奉書中間甞見

運鹽王郎中得問動靜兼承傳誨近又聞曽少違和

急足至辱書喜遂已康𥙿甚慰甚慰某秋冬來目足

粗可勉強苐渇淋不少減老年衰病常理不足怪也

餘在別紙某白■見諭乞潁且止亦佳此時尤冝安

靜為得理也惠碑文皆佳多荷多荷常筆百枚表信

不罪不罪

   又同前

辱示為人後議筆力雄贍固不待稱賛而引經據古

明白詳盡雖使聾盲者得之可以釋然矣父子三綱

人道之太學者乆廢而不講縉紳士大夫安於習見

閭閻俚巷過房養子乞丐異姓之𩔖遂欲諱其父母

方羣口諠譁之際雖有正論人不暇聽非著之文章

以要於乆逺謂難以口舌一日爭也斯文所期者逺

而所𥙷者大固不當以示常人皆如来諭也某亦有

一二論述未能若斯文之曲盡然亦非有識之士未

甞出也閑居乏人冩録湏相見可揚𣙜而論也自去

年至蔡遂絶不作詩中間惟有答韓邵二公應用之

作不足采惟續思潁十餘篇是青州以前者并傳記

皆石本今納上自歸潁它文字亦絶筆不作恐知恐

知 青州十餘篇亂道為說道上石彼近必見矣


書簡卷第七

與王待制子野兄舟行一作承兄舟行攀别一作攀送自攝此下一有

與焦殿丞第十一帖不必白白一作湏

與姚編禮第二帖不惜録示此下一有容細看商議去留之耳為來人督回

書不容少頃當續有具白也二十三字

與孔嗣宗第一帖尹君一作尹公然以一作然後忉忉一作刀刀

第二帖若言此上一有今字不苟一作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