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書簡卷第二

書簡卷第一 歐陽文忠公文集 書簡卷第二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書簡卷第三

書簡卷第二    歐陽文忠公集一百四十五

   與晏元獻公同叔慶曆七年

某啓孟春猶寒伏惟判府相公尊體動止萬福前急

足自府還伏𫎇賜書爲報且承臨鎮之餘日有林湖

間燕之樂此乃大君子以道出處之方而元老明哲

所以爲國自重之意也幸甚幸甚有魏廣者好古守

道之士也其爲人外柔而内剛一作内剛而外柔新以進士

及第爲滎陽主簿今因吏役至府下非有它求一有也字

宜以卑賤不能自逹欲一趨門仞而已伏惟幸賜察

焉不備某再拜

   又皇祐六年

某叩首孟春猶寒伏惟留守相公大學士動止萬福

某罪逆不孝不自死滅猶存喘息自齒人曹近者輒

以哀誠具之號䟽台慈軫惻憐念孤窮亟遣府兵賜

以慰答有以見厚徳載物無所不容求舊拾遺雖弊

不棄捧讀感涕不知自已内惟孤賤受賜有年豈獨

兹時乃爾忉怛蓋以感激臨紙發於其誠而不能止

也留務清閑㐲惟上爲邦家精調寢饍下情區區謹

因人還附以叙謝某再拜

   與杜正獻公世昌慶曆五年

某頓首啓仲夏毒𤍠伏惟相公閤下尊候動止萬福

某𫎇國厚恩任責尤重殆此朞歲曠無所聞不惟上

辜陶鈞實亦慚愧知已瞻望門館豈勝區區然自東

藩下車巳累月而尚稽脩問左右之禮蓋其進不能

爲朝廷辨邪正而使讒言勝於公議退亦何所述其

𥝠焉用此彷徨非懈怠也伏以大臣出處自繫時事

惟望爲國自重以享多福卑情不任禱頌懇切之至

謹奉啓起居伏惟幸察

   又慶曆八年

某啓仲夏毒𤍠不審相公閤下尊體動止何如某昨

𫎇恩自滁徙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古名都嘗多鉅公臨治憶爲進士

時從故胥公自南還舟次郡下遊里市中但見郡人

稱頌太守之政愛之如父母某時尚未登公之門然

始聞公之盛徳矣因𥨸歎慕不已以爲君子爲政使

人愛之如此足矣然不知公以何道而能使人如此

又不知使已他日爲之亦䏻使人如此否是時天聖

六年冬也去今㡬二十年而幸得繼公爲政於此以

償夙昔歎慕之心而其材薄力劣復何能爲徒有志

爾相公道徳材業著子天下一郡之政不足多述因

小生之幸遂以及之聊陳始未不覺言繁恐悚恐悚

拜見未由伏惟爲國自重

   又皇祐元年

某啓孟秋猶𤍠伏惟致政相公閤下尊體動止萬福

昨者某以目疾爲苦自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求潁至此經時闕於奉

狀蓋以目疾一作目病無悰𥝠門多故然其企望門館何

日而忘頃自去冬子羙之逝賢人不幸天下所哀伏

計台慈倍深痛悼某年方四十有三而𩯭鬚皆白眼

目昬暗慈母垂老羸病厭厭身世若斯國恩未報毎

以自念慨然興嗟知遇至深敢兹𤨏碎皇恐皇恐秋

暑未退霖雨爲災㐲惟順時倍加保重卑情所望不

任區區謹奉啓起居

   又同前

某頓首啓季冬極寒伏惟相公閤下尊候動止萬福

某幸得守官近郡當時欲奔走候問起居而自秋以

來老母卧病郡旣僻小絶無醫藥逮冬至之後方得

漸安由此踰月曠闕書啓之禮蕞爾小子𫎇徳有年

瞻望門墻何日而巳伏願順時自重以迎遐福以隆

壽考卑情不任區區謹奉啓咨問

   又皇祐四年

某啓前月𥘉專於郡中借人拜問不謂至今不逹必

以大水爲阻急足至伏喜秋來台候萬福得賛善書

承頗多故亦云微恙今必已平康諒煩台慮也寵示

𭔃君謨唱和詩并梅書豈勝珍荷梅君窮困晚遇真

知不爲否也某此苟活但葬事未有涯大事惟此固

難容易自秋來忽患腰脚醫者云脾元冷氣下攻遂

勉從教誨食肉古人三年不食鹽酪誠有愧也不孝

不孝延陵葬子孔子猶徃觀之蓋君子於哀樂喜怒

必有可觀以爲人法也今世士人居喪不及處多風

俗乆弊恬不爲怪心常患之不意自犯名教然存身

亦以奉後此𫎇寵誨之意也荷見憂愛至深不覺言

多死罪死罪某上

   與曽宣靖公明仲慶曆五年

某啓山郡僻寂習閑成懶凡於人事㡬廢絶前者送

起居院文字人回特沐手誨違别兹乆伏承徳履甚

休可勝慰浣某居此雖僻陋然奉親尸禄優幸至多

愚拙之心本貪報國招仇取禍𫝑自當然然禆𥙷未

有一分而緣某之故事起多端有損無益可爲媿歎

今而冒寵名飽食自便何以爲顔也未期良㑹冬冷

保重

   與吕正獻公晦叔 皇祐二年

某啓别後人還兩辱書暑中喜承寢味多福某十三

日受命與孫公易地此月下旬當行効官不憚宣力

苟爲公家何所不可若區區應接人事以避徃來之

謗秖恐違其天性難乆處也西湖宛然再來之計不

難圖而與賢者共樂知其不可得也秋凉惟冀保重

   又熈寜■年

某啓某以衰病之質幸此優閑中性易習遂成懶堕

嚮審召還禁林固與士大夫同其慶抃而乆闕馳誠

恃知之厚必不罪其踈慢也辱書重増感愧未涯瞻

邇漸寒爲國自重

   又熈寜三年

某啓養拙東州乆自藏縮加之病苦廢事遂闕拜問

比者得請淮西道出治下方俟及疆奉狀行次南郡

一作遽辱賜教其爲感愧何可勝言仍審坐鎮之餘

動履多福某衰晚之年𫎇上信其實病不以避事爲

責而從其所欲恩出萬幸何感如之餘不復云皆留

靣布

   又熈寜五年

某啓晴隂不常不審動履何似前日四望一賞群芳

之盛已而遂雨古人謂四樂難并信矣十三日欲枉

軒𮪍顧訪蓋以草堂僅成幸一光飾之爾謹此咨布

餘留面叙

   又同前

某啓昨晚辱教答承齒疾尚未平若苦不敢勸酒莫

可略枉顧否蓋欲少接清論不主於酒食物亦令減

滋味也矧兹疾某亦嘗苦毎𫎇寛假也更此咨啓

   與程文簡公天球皇祐 年

某啓哀誠迫塞不敢時通記問𫎇存録過厚荷知有

素不當煩述也賤累往來鎮下特承差人送至及勞

賜稠重秖以愧感佳醸拜恵甚頻増⿰靣⾒増靦衰病咫

尺未由號一作見依戀依戀

   又至和元年

某頓首啓依戀之懇略布具前大暑中特煩眷接累

日連夕不見勌色𥝠懷感著非一二所可陳舟行病

酒累日不解府人屢還皆不能奉啓纔過長平遂苦

大𤍠比及都下俗狀益勞瞻想清宴其可再得餘當

續具咨目兹少叙依依不悉

   又至和二年

𫎇頒𭔃佳醖感愧非一京師日苦俗狀無復清思臨

觴之樂未始有之思去𡻕留奉清歡不覺巳朞年矣

栁湖陳之甘棠思有所頌述以遺陳人爲他日故事

以彰公之雅志不惟拙訥直以多事怱怱殊所不暇

秋凉必償素願得次詩榜之末亦大幸矣

   又同前

某啓昨得請淮西方作書乞舟謀出府下冀得一奉

言色𥝠懷喜幸何可勝言而改軄未謝恩旨復留孤

拙無庸於時何報進退遑遽莫知所爲重以屢煩朝

聽未敢輕有所陳⿰靣⾒顔周行碌碌而巳荷公愛顧非

比他人岀處之節不敢自黙時事日新未知如何區

區非紙墨所布也秋𤍠惟乞以時爲國自重

   又同前

某啓忽忽久踈奉問近以𬒳命出疆𥘉縁持送御容

須一學士同列五人皆以曽往遂不敢辭繼以虜中

凶訃義益難免然冒風霜衣皮毛附火食麫皆於目

疾有損亦無如之何比者當馳問示諭栁湖嘉𦤺誠

願有所述以姓名附見爲榮北行馬上當得杼思偶

祕書歸省顧治行計随分牽率鄙懷不能盡萬一

   又至和元年

某頓首伏承台誨欲使撰述先公神道碑豈勝愧恐

某才識卑近豈足以鋪列世徳之清芬然𫎇顧有年

義不得辭其如大懼不稱所使以辱執事是用進退

惕然餘當詣節下受教舟船荷徳無巳

   又同前

某啓辱賜問并錄到贈告屢煩台聽悚仄可知所要

碑文今巳牽課衰病無悰言無倫理不足以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先烈

愧汗而巳某自病起益疲不能復舊豈遂衰邪碌碌

處此思去未果但思明公栁湖春色不得陪俊𮪍爲

恨爾大用猶稽時事多端思見舊徳物論如此非䛕

也未間樽爼爲適亦有嘉趣臨紙區區不能盡惟冀

爲國珍重

   與孫威敏公元䂓皇祐四年

某僦居西郊苟活無求於世號奉几筵而巳諸事無

便不便也幸無恤秖如卜𦵏茫然未有涯然汲汲須

於明年了却某邇來目昬略辨黒白耳復加重恐知

之西行漸相逺哀苦中瞻望依依范杜二家之子不

歸京西此不足怪人事就易爾仕宦子孫多在北古

賢亦皆如此不以去就爲輕重也某亦不忍以先妣

有歸子孫以逺不得時省墳墓也哀切哀切

   又同前

某叩首急足自徐還辱書承以七月首塗大斾遂西

即日秋暑伏惟台候萬福昨日范公宅得書以埋銘

見託哀苦中無心緒作文字然范公之徳之才豈易

稱述至於辨讒謗判忠邪上不損朝廷事體下不避

怨仇側目如此下筆抑又艱㢤某平生孤拙荷范公

知奬最深適此哀迷别無展力將此文字是其軄業

當勉力爲之更須諸公共力商榷須要穩當承公許

作行狀甚善便將請謚議官文書有司據以爲議大

是一重公據請早揮筆秖見行狀亦當牽率爲之也

入對少留應當西邁殘暑千萬保攝時乞恵問以慰

孤

   與蘇丞相子容同前

某啓哀窮苟活奄及仲秋孤苦之心何以自處昨急

足還府嘗奉號䟽必逹秋凉寢味如何昨聞入京今

必歸府某此幸㓜賤如常相見未涯嚮寒保愛因人

奉此不次某再拜推官 學士執事八月五日狀

昨大禍倉卒離南都來不記料錢劵曆何在後來須

繳納省中不知省中曽催否是王仲文手分託與問

   又同前

某啓近急脚子還嘗奉訊專人至辱書審秋寒以來

體況佳福脩苟自存活諸況前書具之此不繁述軄

租極荷掛意前者爲料錢曆子承封送王仲文等狀

蓋當時作書誤冩本爲添支曆尓更說與問看記得

當時離南都時似繳納了恐未曽繳時須要見歸着

也此中尋來並不見故也更爲王渭州織紗如何亦

告因書批及見解牓喜賢弟𬒳薦歲杪多愛某再拜

軄田絲十二兩有公文却送還府

   又皇祐五年

某啓近累累辱書承夏𤍠幕中清勝某居此以來事

緒累次書中應悉但卜𦵏心欲速了而事未有涯絶

無人相助又無弟姪可使者茫然中心未知所措吾

弟替期應亦不逺公租極小事煩挂意悚悚苟圖存

活所須至鮮然有不得已處也窮居危坐病目眊然

無以度日又爲一妺喪夫惸然無依居處相逺力未

相及添此一重煩惱爾人還作書囬謝事多未能子

細思渇思渇

   又

某啓晴色可佳必遂出城之行泥濘𥨸惟勞頓清明

之約幸率唐公見過喫一椀不托爾餘無可以爲禮

也專此不宣

   又

某啓雨晴便苦客多牽強攀和盛篇已不能如韻實

愧於詩老也早來承見問所聞再三疑惑不審何事

彼有所傳幸以爲示也爲客在門前守定冩簡不成

悉之

   又

某啓拙詩趂韻有梅二之業病無其工也早來許行

香後見過何爲復輟所欲示者何事來日能見顧否

行香後乘凉枉駕作一盂飯奉待却有絶品茶數種

可試若所說事不妨時幸就近約介甫同來爲幸惟

以方上號請告不敢聚飲爾其他並無害批示某再

   又治平四年

某啓近嘗奉狀急足還并遞中併捧恵問所以慰誨

存恤之甚厚兼審經暑動履多福乃誠瞻嚮欣感可

量汴流駛激承使舟即日東下得與民吏奔走道左

豈勝馳情謹先奉此攀迎伏惟幸察不宣

   又同前

某啓某以孤拙𫎇上恩憐予之一州俾養衰朽又得

在使部遂依公庇頓安危心豈勝天幸某至此已數

月幸歲豐盗息民事亦稀蝗蝻不多随時撲滅承齋

舲下汴首及弊封當得親受約束靣布懇誠謹因迎

迓人行姑此上問尊候不宣

 余皇祐庚寅歲爲南都從事㑹樂安公來守留司

 以余乃昔所舉送進士待遇特厚府中之務皆以

 見屬嘗謂余曰愛君至誠喜得共事故事事奉諉

 必不憚煩也又嘗親書余考牒曰才可適時識能

慮逺珪璋粹羙是爲邦國之珍文學純深當備朝

廷之用又其所遺書簡往往SKchar事詰難盡其底處

余亦荷其知照於論議間纎悉無𨼆前後諸帖雖

 祕藏之或爲親識携去者多矣今聞公薨謝感舊

 愴懷不能已已因索巾禇尚得數十帋命工裝背

 庻㡬藏於乆逺尓熈寜五年十月廿五日東陽郡

 思堂丹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蘇頌子容題

 予在樂安幙府二年日接論議聞所未聞府事之

 外則章奏書䟽悉以見託至於𥝠家細故亦多詢

 其何如故其簡札丁寜委曲雖至親亦不過如此

 自公之薨予毎與親舊語言未嘗不及之抑其風

 尚之可懷故彌久而不能忘也蘇頌子容題

   與王文公介甫嘉祐年

某再拜相别忽焉遂見新歲中間嘗一得附書其如

怱遽不盡鄙懷於今猶以爲恨雖然遂使不怱遽區

區之懷亦不能盡也賢弟來得相見備審動止即日

春寒奉太夫人萬福喜慰無限賢者不能留之朝衰

病者不得放去皆失其分歸咎何所其自新春來目

益昬耳亦不聦大懼難乆於筆硯平生所懷有所未

畢遂恐爲庸人以死爾其他細故不足道惟奉親自

   又嘉祐三年

某啓近託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附書必逹自拜别無日不瞻企秋氣

稍凉㐲惟尊候萬福毗陵名郡下車之始民其受賜

然及侍親爲道之樂日益無涯矣某怏怏于此素志

都違諸公特以外議爲畏勉相留古之君子去就乃

若是也吕恵卿學者罕能及更與切磨之無所不至

也因其行謹附此咨起居

   又嘉祐元年

近得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書言介甫有平山詩尚未得見因信幸乞

爲示此地在廣陵爲佳處得諸公録於文字甚幸也

賢弟平甫秀才不及别書愚意同此前亦承恵詩多

感多感

   與韓獻肅公子華嘉祐六年

某啓多日思致問近見發遣使臣來請公用物呼渠

欲附書待之終不至遂以稽滯不審秋凉所履何似

某碌碌無所稱遂爲朋友之羞第以體難輕發當更

小忍慙尓君謨自南歸皤然一翁但喜其病渇且止

遂當安也仲儀頑健如故惟不能屢相見交㳺索漠

子華豈當乆外何時來歸未間因風時枉數字猶足

以慰衰病之懷竊冒寵榮不知爲樂但覺其勞與負

愧尓茶三二種託賢弟𦤺逹勿罪少邉州早寒惟爲

時自愛 公儀云謝禮闈唱和巳失二梅可歎可歎

  與韓門下持國至和二年

承巳受命未克馳賀蓋以治行徙居日併牽率也隂

雨體況佳否小詩幸同作以送介甫因岀見過思仰

思仰某再拜十三日何時可入史院幸先示諭爲望

   與呉王獻公沖卿嘉祐六年

某啓奉别忽見新歲辱書承經寒動履休勝某以孤

拙之姿不求合世加以衰病心在江湖乆矣此交親

所共亮之也兹者遽叨誤選實岀意外任責已重而

無素藴不敗何待見愛深者但可弔也不然何以教

之惶恐惶恐新春保愛以副瞻祝某再拜

   又嘉祐八年

某啓公𥝠多故久闕奉狀辱書承經暑動履清和併

深慰戀近審將漕京西但欣按部過都當遂瞻見亦

承曽有章奏必難遂髙懐莫且勉就否某自春渉夏

以小兒女多病不無憂撓加以待罪碌碌不知所爲

情緒蕭索無復前日惟握手一𥬇庻幾尚慰衰殘豈

勝企望也未間盛者爲時自重人還草率爲謝不宣

   又同前

某啓公𥝠多故稍闕𦤺問自因山赴役事非素料毎

見奏削足知勞慮也亦承邇來頗有倫緒諒非精敏

不能濟也某以衰朽謬膺噐使當此多艱未知何以

免於罪戾也即此衰病之餘與兒婦軰各安恐知

   乂治平四年

某啓違逺台席忽復更時秋暑尚繁不審動履何似

某向以孤危之迹當羣論汹湧之時獨頼至公遏以

清議保全至此恩徳可量赴軄以來日享安逸兹爲

受賜不淺矣乃情傾嚮豈勝區區惟冀以時爲國自

   又熈寜四年

某啓感激之誠巳具前幅某十七日受命行裝素具

適值乆雨積水爲阻三五日始遂東歸某此來恩數

出於望外然猶有𥝠門合乞恩澤上煩朝廷幸乞留

一作蓋他門不敢言恃以親契皇恐皇恐某又上

   又治平元年

某啓多故稍闕SKchar問辱書感愧新正𥨸承動履休福

貴眷各安某與兒婦等幸如宜第苦殘衰齒牙揺脫

飲食艱難殊無情況爾京西忽已踰年承見諭謹當

誌在下懷也過年賔客書題坌集日益區區修報草

率不以爲罪春和惟以時慎愛

   又熈寜五年

某頓首啓某田野之人自冝屏縮而況機政方䌓猶

𫎇曲記其生日貺之厚禮仰佩眷意之篤感懼交并

某以衰病退藏人事或不能勉力交親必賜寛恕謹

此以代布謝之萬一

   又熈寜五年

竊承懇章屢上而中外瞻矚方切恐未能遽遂髙懷

也近叔平自南都惠然見訪此事古人所重近世絶

稀始知風月屬閑人也呵呵有㑹老堂三篇方刻石

續納兒子在宅叨聒感愧感愧

   與呉正肅公長文嘉祐二年

某啓前日齋所却成叨聒累日宿齋不易承手教存

問雨𫝑不減去年弊居上漏下浸壓溺是憂更三數

日如此當須奔避皇皇不知何適爲可居京師其況

如此奈何奈何承恵竒物逺來更要新如何可得也

呵呵感著感著人還謹此不宣

   又同前

某再拜累日不瞻奉渇仰可勝酷暑中承氣體清適

某自𥘉旬内嘗冒𤍠赴宿爲暑毒所傷絶然飲不得

加以腹疾時時作遂在告數日前下牓子欲見以虚

羸未任遂復中止更三五日當出承手教存問感慰

感慰謹此奉謝

   又同前

某啓在告累日不𫉬瞻見尤所企渇辱教承餘寒體

氣清佳衰病極不自勝左臂疼痛繫衣搢笏皆不得

懇告諸公㡬乎乞骸也何暇復顧外論如何㢤承見

諭感仰感仰乍出事叢草草不悉

   又嘉祐四年

某啓承奉祠齋宿喜體候清休某參假方三日左眼

臉上生一瘡疼痛牽連右目不可忍旦夕未止又須

在告屢廢軄事豈得安穩諸公不諒未肯令罷奈何

奈何承恵佳篇甚釋病思和得納上目痛甚書不得

勿訝

   又同前

某病中聞得解府事如釋籠縛交朋聞之應亦爲愚

喜也請外又須更作一節般挈上下重以爲勞數日

⺊居稍定遂得從公㳺矣拙詩取𥬇

   又    此帖乃是嘉祐三年二月誤寘此

某啓一兩日不奉見伏惟體候清佳孫明復春秋文

字知在彼傳録欲告借一兩冊或彼中巳冩了者若

或未冩到者皆得此中一二筆吏閑坐必不乆滯某

遂赴班荆忽忽五七日不相見謹此不宣

   又同前

某啓昨日聖俞處見一篇又辱寵示其鋒豈易當也

然自此極有工夫却歸人道上也呵呵云百司者尚

未見報來不知的否某巳有祕閣唐書便更無兼局

亦情願臉瘡未愈未得奉見區區不悉

   又同前

某啓昨日奉見偶忘咨聞爲親戚喬孝本避嫌當易

局乞早與施行況武平郎君例甚近幸冀留念前時

亂道數篇必已寵和專令咨請望付人也忙不詳悉

   又同前

某啓在告久不瞻顔采頓涼伏計徳履康𥙿某病體

得涼漸愈思欲朝參以奉言宴而假故須𥘉三日方

可出昨見新制京朝官不自下文字令審官舉行磨

勘朝士唧唧皆爲不便某亦思之有數節未便蓋爲

害甚廣然不知長文曽留意否始𥘉莫與建議否欲

有所陳未敢先此咨問幸思而見教

   又嘉祐六年

某啓自大斾東出忽復踰時春SKchar猶寒𥨸承動履清

勝前約臨行少留㑹話終不克遂至今爲恨東土雨

雪不愆年豐俗阜爲郡之樂想亦無涯某衰病日増

勉強碌碌卒無毫分以塞咎責奈何奈何前日賞花

釣魚𫉬侍清宴自景祐三年逮今二十六年𫉬見盛

事獨恨長文不在爾嚮暑政暇惟以時自愛因風惠

問以慰瞻渇

   又治平二年

某啓以公𥝠多故乆不奉䟽秋暑伏承孝履支福賢

郎來因得聞動静粗慰瞻企然而𠋣廬逺去城邑飲

食非便亦承臟腑不調諒由𬞞食所SKchar某向居憂於

潁毎毎因食素生疾遂且食肉然服除半歲猶未平

 復此在典禮亦當從權前時傳侍講還朝尤病甚有

 羸色乆之方復公奉侍慈顔尤當勉彊間食少葷味

 以養助真氣交舊奉祝惟此爲切餘不煩言也亦知

 室居稍亦完緝嚮寒更冀節哀慎護以副瞻祝

    又治平元年

 某自春末家中疫疾深夏甫定遽此水災驚奔不暇

 僅有餘生入今年來兩目昬甚屯滯百端直以京師

 饑疫復此水患上心憂勞正當竭力未敢請外其如

 無所禆𥙷其責愈深奈何奈何賜茶數餅表信然亦

 不冝多飲也

   又熈寧元年

某啓暑伏巳深不審台候動履何似脩赴軄巳旬餘

幸歲豐盗賊衰息地僻人事稀簡蹇拙之迹臨禍獲

全荷徳巳多而又假以寛閑之處俾養衰病之餘其

受賜亦不淺矣昨過潁尾蓋十五六年不到矣而風

氣之變物産益佳巨蠏鮮鰕肥魚香稻不異江湖之

富故亳雖名郡而歸思不可遏也固不待巢成而歛

翼矣公方上副聖君眷委之重下爲善人良士所頼

惟爲國自重以副區區不宣某再拜

   與蘇丞相子容 皇祐棊年已下續添

誠如所諭甚善早來所聞是生開者河道云太淺却

髙如西靣二尺已來更請子細看過或果如此即更

須那工開令深峻方可行水仍云大抵近東河底漸

髙恐流水不快千萬且與掛意某兩日拖病來日方

可到城外恐知之某白子容足下

   又至和元年

某自去秋扶護南歸水陸徃還四千餘里幸無風水

之恐得遂安祔哀苦中獨力粗如𥝠願其如水徃陸

還奔馳勞苦故自春多病僅有餘生中間承改秩召

試帖職未遑為賀亦以哀苦杜門少見人便故也即

日供軄奉親外氣體休佳某六月當勉從人事未知

所向何方相見未可期企仰企仰因人不惜垂問此

外珍重某又門 哀苦中承示啓事相知何必更如

是未禫除稽於復謝諒可情恕也

   又嘉祐七年

某啓中間辱書承為政外體履安和近又沐恵問適

以合宫大禮前後事叢不時𦤺謝第深感愧也頴城

佳郡足以優賢然當舒發逺大則難久留也未間湖

園亦少資清興某衰病碌碌厚顔已多有名即得引

去矣未果談𣢾𥘉寒以時慎愛不宣某再拜知郡子

容學士足下十一月一日

   與杜正獻公慶暦■年見英辭𩔖藁

某頓首啓仲秋漸凉㐲惟𦤺政相公尊體起居萬福

前者所遣人還伏䝉寵賜書答因得備問起居之節

進退之冝𥝠心喜幸何可勝道淮南歳旱飛蝗羣下

來自淮泗至秋暑毒不解不審SKchar汴如何更望順時

倍保尊重

   又慶暦■年見英辭𩔖藁

某頓首山僻少便闕於修問伏惟台候萬福進士曽

鞏者好古為文知道理不𩔖郷閭少年舉子所為近

年文稍與後進中如此人者不過一二閤下志樂

天下之英材如鞏者進於門下冝不遺之恐未知其

實故敢以告伏惟矜察


書簡卷第二

與杜正獻公第一帖尊候一作尊體

第四帖當時欲欲字疑

與吕正獻公第二帖瞻邇一作瞻近

與曾宣靖公㡬廢絶一作㡬至廢絶手誨一作手敎事起多端

事紛然多端

與孫威敏公第二帖請早一作早請

與蘇丞相第三帖思渇此下一有多愛多愛某再拜子容足下十一月一日一十

于簿知不安來今應安也見且伸意帖後又有此一十四字

與王文公第一帖得相見三字一作得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