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書簡卷第四

書簡卷第三 歐陽文忠公文集 書簡卷第四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書簡卷第五

書簡卷第四    歐陽文忠公集一百四十七

   與余襄公安道 慶曆元年

某頓首再拜啓爲別五六歳未甞一日不企而南望

然某携老㓜浮水奔陸風波霧毒周行萬三四千里

侍母幸無恙其如頑然學不益進道不益加而年齒

益長血氣益衰遂至碌碌隨世而無稱邪安道又不

幸丁家艱窮居極一有處字起居安否不通於朋友況欲

施於他邪嗚呼天果欲窮吾人乎承不乆服除當早

治裝以少解積歳區區之思廣文曽生文識可駭云

甞學於君子略能道動靜因其行聊書此爲問

   與王文恪公樂道 慶曆八年

某啓至節方欲拜狀遽辱惠問感愧感愧新陽納慶

奮發賢藴以澤斯民不勝祝願也某近以上𤍠太盛

有見教云水火未濟當行内視之術行未逾月雙眼

注痛如割不惟書字艱難遇物亦不能正視但恐由

此遂爲廢人所憂者少撰次文字未了爾恃相知敢

布深寒保重

   又皇祐𥘉

某頓首啓昨日州吏行甞奉訊徐君來具道相見甚

慰所懷某此幸郡小事稀苟見惡者稍息心此亦安

然矣自到此公私未甞發尺牘惟有書來即答餘外

惟自藏於宻但時有一二文字此事吾徒斷不得爾

進取不可于大禍患當避自餘愛惡豈能周䘏也到

此極無事所恨漸老益懶墮空過日月不曽成頭叚

著得些文字五代史近方求得少許所闕書亦未能

了人生多因循巳十三年矣足下幕中苟有著述無

惜𭔃示李習之文字序附上冬冷保重

   又嘉祐四年

某啓區區乆不附問人至辱書具承動靜康和姑以

為慰某衰病處此數月不爲住計遇事在目前者遣

之以自免過其他如在郵傳也自期以半歳求解復

尋江西前請比可得亦湏來春矣此外毀譽都不曽

問十年不曽燈下看一字書自入府來夜夜燈下閱

數十紙目疾大作一月之内巳在告如此安能乆於

此乎承書果亦以此見憂眼稍開得纔兩日猶在告

中惜目力又不可不自書草率保愛

   又熈寧元年

某啓自承大斾臨許更闕拜問蓋以衰病無悰人事

多廢恃頼相知不以書信䟽數爲意爾人至惠教益

荷勤眷兼審經秋尊𠋫康寧併増感慰氣節嚮寒未

召用間惟冀爲時自愛以副區區

   又同前

某啓病目艱於書字咫尺闕奉狀蒲支使者過府下

云得請見顔色尚覺清廋辱書承手足遂已輕安其

慰可量公之功在朝廷不淺所藴未施萬一潁田謾

置之爲他日計亦無害累甞具此獻說爾某以決計

止在來春亮可奉爲徐求也人事日新閑處尚有所

聞然益覺靜勝爾日夕欲奉狀續當馳啓兹不具悉

餘乞慎藥食以自輔也

   又同前

某拜啓近急足自府回辱書承此𥘉涼動履清福甚

慰勤企兼審中間小疾爲苦喜巳平和仁政清簡歳

豐民樂亮足頥神某衰病難名凡老患或耳或目不

過一二諸老之疾併在一身所以歸心不得不速也

蒙恵藥方益荷意愛已依方合和也咫尺未涯瞻𣢾

惟時自愛

   又熈寧三年

某啓某以閑僻養成懶慢乆闕拜問專人辱書感慰

SKchar已某此幸藏拙極遂優安其如衰病侵淩加以私

門煩惱無復情悰亮由福過災生致此爾所以量分

知止切於思歸也咫尺莫奉宴言歳暮隆寒伏冀爲

時自重

   又同前

某年齒日加衰殘日甚理所冝然不足多怪昨者𮐃

上哀憐信其實病免并得蔡恩出萬幸兼去潁數程

便於歸計𠕅尋前請不逺朝夕承樂道亦有⺊居許

下之意柴車藜杖歳時徃來此自一叚 事古人難

遂蓋公素藴未施盛年方壯也若某則實難䇿勵爾

   又熈寧四年

某啓昨蒙上恩閔其衰老許遂退休自杜門里巷人

事幾廢以是乆闕致誠而雅眷不忘惠然垂問誨諭

稠重以慰寂寞於交情乃見之時以勵俗風義所及

其利愽矣非止病夫之荷德也感愧感愧兼審經寒

台𠋫萬福閑中優幸實多但交親益難㑹見此爲區

區歳晚凝冽惟宴居頥養以需復用

   與滕待制子京 慶曆五年

某頓首自夷陵之貶𫉬見於江寧逮今十年而執事

謫守湖濵某亦再逐淮上音塵靡接㑹遇無期則人

事之多端勞生之自困可爲歎息何所勝言急歩忽

來惠音見及伏承求䘏民瘼宣布詔條去宿弊以便

人興無窮之長利非獨見哲人明逹之量不以進退

爲心而竊喜逺方凋瘵之民𫉬𬒳愷悌之化示及新

堤之作俾之紀一作次其事舊學荒蕪文思衰落旣

無曩昔少壯之心氣而有患禍難測之憂虞是以言

澁意窘不足盡載君子規模閎逹之志而無以稱岳

人所欲稱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歌頌之勤勉強不能以副來意媿悚愧

悚秋序方杪洞庭早寒嚴召未間千萬自重

   與章伯鎮慶曆五年

某頓首山郡僻絶不與人通毎辱誨問何勝感愧某

材薄寵過得禍甚輕𫉬此優安至爲天幸伯鎮尚淹

江郡忽已踰年大亨有時先以小抑亦通否之理然

也惟冀自愛以副瞻禱

   又慶曆六年

某頓首州幹至蒙問以書承此新春福履休𥙿詩文

新作金石交奏某處窮僻不接先生長者之論乆矣

忽然得之開發鄙滯況得見其人接其道其樂冝如

何哉此志未諧惟用瞻企保重保重

   又同前

某頓首急足至郡辱誨以書承臨郡之暇寢味休適

可勝瞻慰也示及傳記三本文偉意嚴記詳語簡而

賞罰善惡勸戒丁寧述作之功正爲此爾欽服欽服

某幸閑僻甚可尋繹然獨懶於撰述爾嘉話未⺊冬

冷千萬保重偃虹隄記滕侯牽強不意敢煩餘暇特

與揮翰荒惡之文假飾傳乆感媿感媿

   又皇祐元年

某昨以目病爲梗求潁自便養慵藏拙深得其冝泛

舟長淮翛然其樂急足逺至辱書爲別且承春暄寢

味多福相去益逺瞻望徒勞千萬保重

   又同前

某自聞子美之亡使人無復生意交朋淪落殆盡存

者不老即病不然困於世路愁人愁人就中子美尤

甚哀哉𥙊文讀之重増其悲爾盛作俟至西湖方快

吟味淮陽若區區到彼必少祛俗慮尚可勉強以攀

作者惠茗正爲所少之物多荷多荷自病來絶不飲

尤爲無聊正藉此物以増清興爾

   與王郎中道損 慶曆八年

某啓向在河朔甞辱書爲誨人事多故未暇復問尋

而又聞子野之訃值某遷郡淮南扶挈老㓜凡𠕅登

舟𠕅出陸始至弊邑用此亦未暇與交游相弔子野

之賢難得此天下公議共惜之若相知之難二字一作與相

得則某私恨亦有萬萬不窮之意苦事苦事自古賢

者無不死惟令名不朽則爲永存矣凡朋友爲子野

痛惜者惟可以此一事自寛而巳范公誌文詳悉而

實録甚善甚善新歳伊一作始千萬保重以慰瞻詠

   又嘉祐三年

某啓專入至辱書承經寒爲政外福履清康實慰瞻

企某衰病不支遽蒙以煩冗驅䇿不敢固辭其實非

所能亦非所樂又非所堪也居華已逾年當別有美

用承見諭敢不如教某病目十年遽爲几案所苦冬

至後自當請麾南去矣嚮寒保攝

   又嘉祐五年

某啓辱見諭碑文及拙詩續當遞中奉𭔃蓋以唐書

甫了𥘉謂遂得休息而却送本局寫印本一字之誤

遂傳四方以此湏自校對其勞苦牽迫甚於書未成

時由是未遑及他事以屢失信於長者不避忉忉承

首塗有日旦夕當詣謁人還且此不能盡所懷

   與杜大夫慶曆八年

某再拜乆不聞問經夏渉秋榮侍外體履多福近爲

澶魏河決淮南例令勸誘人戸進納梢草淮人旣貧

而道逺期促絶無應命者朝旨勸誘使人傳宣又令

差定莫知所從南京亦必湏有指揮不知本府如何

擘畫見勸到人戸多少如何誘之孰是差定某才薄

能劣受恩厚甚聞朝廷以河事爲急正當竭力𥙷報

然若於事無益而爲國歛怨於淮人則重爲可罪也

爲逺方不知事體急走此奉咨或有勸誘之術願乞

餘矩稍濟其急忙中不子細秋涼保重

   又皇祐四年

某啓閑居乏人乆不奉問得遞中書承榮侍多福又

知有悼嬰之戚斯事無可柰何惟當自寛上慰慈顔

也臨政之始勞慮想多前曽託姚教授奉問實録蓋

自居憂日苦閑坐無由度景又近日有一閑人頗能

裝裁諒彼視事開決却少暇時以此欲於閑中銷日

也不訝不訝及聞近有悲戚則猶不可以閑事干聒

深悔前言之容易也悚惕悚惕方欲奉䟽偶姚教授

介來聊述此冬深保重

   與張職方皇祐二年

某啓相聚逾年別來豈勝思戀道塗無阻行巳及陳

時時得雨舟中不𤍠自過界溝地土卑薄桑柘蕭條

始知潁真樂土益令人眷眷爾小兒輩望見萬壽塔

尚指以為臺頭聞其語不覺愴然爾過陳恐難附書

秋暑多愛

   又皇祐三年

某啓自承遷秩甞辱惠書迫以多故尋踈奉問近得

一作唐下同屯田信方知巳授蘄春且居潁上即日寒凛

寢味多福某自至此以親疾厭厭無暇外事欲求一

僻地以便侍養而逺處不可迎侍側近又多爲清要

所居不敢陳乞區區于此無復情悰非復湖上之時

也未涯相見千萬自重因康屯田人回附此相次專

馳狀也

   又皇祐六年

某啓乆不聞問人至得書爲慰不巳六月一日從吉

得郡必南正值大𤍠應湏秋𥘉方可離潁簟真病與

懶者所冝珍荷珍荷丁太博却有書一封幸爲致逹

斯人文章君子不幸遭此在憂患中難得信問徃來

早爲逹一作之也縣境有好碑試爲訪之別後所収

必多也閑中無物爲信慚悚慚悚

   與劉學士湜字子正 皇祐四年

某叩頭言罪逆餘生護䘮假道乃勞台斾枉顧孤

感愧之誠何以云諭限兹凶斬無由詣見斯又重以

爲恨也乍逺爲邦自重謹附手䟽叙謝

   又同前

某啓哀苦中幸得相見辱眷甚厚行計所迫不勝依

戀嗣沐手誨併深感怍乍逺珍重行次草草爲謝

   與知縣寺丞皇祐五年

某啓自相別後至王回秀才來始一得所惠書承居

京師無恙某哀苦如昨近擇得𦵏地在潁西四十里

土厚水深略依山水向背其餘隂陽家說皆莫能一

一如法也⺊用今秋恐知恐知示及杜漳州有事令

人感涕不已與之同甲内顧身世可爲凛凛此人有

材能而氣儁冝其與監司違戾然怒者秖能言其率

意行事是保無他過矣某閑居無人又不知其所止

無處附書信恐知其家屬所居因信切言及千萬千

萬徐謝髙科今必已決俟見春牓附書也因見伸意

某以妻母病家人兒子輩入京相看因得附此不悉

巳暄多愛不次某再拜

   與臨池院主皇祐五年

某啓小姪人還曽附問邇來暑毒安和某今謀奉太

君神柩南歸將遂相見因小姪先行奉此不次某書

七月十六日 小 師等各安建茶二角表信

   與吴給事名中復 皇祐末

某啓罪逆餘生逺屏郊外特承顧訪感咽何勝仍沐

寵惠雄編俾遂榮覽雖在哀迷亦知開警如嘉州淯

井之作有以見仁言之利博而非文字之空言也欽

一作材譽固巳有日粗窺髙藴益用歎服限以衣

制不能謁謝𦕅叙此不次某再拜仲庻太博執事

二月二十八日

   又嘉祐三年

某啓思奉清論不可得徒用企想夏𤍠承體氣佳𥙿

某此者忽有尹命殊出意外不惟才非所長加以他

慮不淺昨巳懇辭庻可得免如其不𫉬恐難堅避辱

命誌文鄙拙豈足當之弟以欣慕忠義樂於紀次因

得附名于石末遂不敢辭爾惶悚一作恐下同惶悚鄙懷

區區不能具道某頓首諌院舎人執事

   又同前

某啓新令雖許徃還尚以職事牽冗未皇祗謁計寒

凛體氣清康前承要墓碣乆稽應命近因病目在告

始得牽強衰朽無意思僅能成文不足以發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令徳

慙恐慙恐昬眩不能多書謹此

   與李留後公謹 至和元年

某啓昨自居潁服除乆俟外𥙷旣而召見尋乞蒲同

出處倉皇諒聞于外也前日入拜恩旨復留孤生多

難𩯭髪蕭然心形兩衰豈有榮進之望但區區未能

即去爾承坐鎮餘閑甚有清趣然想非乆外留當𬒳

嚴召老朽或未出都尚得一相見則爲幸矣瞻仰瞻

   又嘉祐二年

某啓嚮以僑𭔃僧坊公私多故忽忽爲別豈勝馳情

使至惠書竊承下車經寒動履清福粗慰瞻仰某一

守經愚儒爾豈堪適時之用加以衰病勉強實難過

禋慶得遂一麾爲幸矣公謹爲郡誠可樂然賢者逺

外於今之時𫝑必難乆目疾得靜安息慮當益清明

某昬花日甚書字如隔雲霧亦冀一閑處將養爾深

寒惟望爲時自重

   又同前

某啓自旌斾之南數於他書中承見問中間𭔃惠八

功德水又辱手書及今者人至又辱書感慰何巳兼

審經寒爲政外體履清康某自過年如陡一作添十

數歳人但覺心意衰秏世味都無可樂百事強勉而

已請外決在今春惟不知相見何時爾鄙懷千萬莫

能具述惟以時爲國自愛瞻仰瞻仰

   又嘉祐三年

某再拜近因人還甞得附狀兹者𭔃水人至又辱書

審春寒體況清康兼惠清泉亟飲甚甘實如不疑所

品物固有處於幽晦而發於賢哲者兹鄙夫欣慕樂

於紀述也適值館伴契丹人使旦夕到闕頗區區湏

事畢當馳上也人還謹奉此

   又同前

某啓自春氣𠋫不常伏惟攝理清康前承惠浮槎山

水俾之作記又於遞中辱書乆不爲報蓋牽強拙記

未成爾某中年多病文思衰落所記非工殊不堪應

命文辭巳如此不欲更自繆書亮不爲罪然得子履

一揮尤幸蓋不敢煩公謹真翰也皇恐皇恐

   又同前

某頓首急足至辱書一有惠字承此𥘉暑尊𠋫萬福浮槎

拙記託賢弟附去多日疑其未至間此急足發來也

𥘉深欲自書屢試書數本皆自嫌不過意遂已前書

具道必可亮也向時竊見議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奏甚佳然欲必行

其言尤難也論外計刻剥此非守道守官君子孰肯

奮然發憤前潁人已受此賜矣若使常人用心皆如

君子生民豈有弊病天下豈有不治㢤鄆州還闕方

一相見京師乆雨近方晴乾不審江淮如何向𤍠以

時自重人還謹此不宣某再拜

   又同前

某啓自附浮槎拙記去後捧遞中所惠書尋以修報

兹者人至又辱賜教某昨承恩俾侍經席輒以近歳

貟多濫選官以人輕遂至學士例爲兼職用此爲說

得以懇辭聖恩矜察特許寢停甚幸也承示啓更不

修答也感愧感愧某苦風眩甚劇若遂不止當成大

疾作書未竟巳數眩轉屢停筆瞑目鄙懷區區不可

盡惟爲國慎夏自重

   又同前

某啓承誨示至於勤勤所𭔃浮槎水味尤佳然豈减

惠山之品乆居京師絶難得佳山水頓食此如飲甘

醴所患逺難多致不得猒飫爾此山前世粗有名然

皆因僧居以爲勝今所記者特水爾故不及其他也

張又新水記與陸羽不同考於二家之書可見矣今

更録徃時所作大明井記奉呈庶可知其詳也因人

入都小缾時爲致一兩器千里致水恐渉好竒之弊

然若不勞煩則亦無害更裁之

   與向觀察嘉祐五年

某啓中間辱書承經暑德履清佳深浣遐想足下留

遊河朔忽巳數年保塞邊要朝廷𭔃任之重行第嘉

績別膺峻用某衰病無堪待罪西府深愧碌碌秋涼

珍愛

   又至和元年

某啓伏自使斾之西及此兩辱書承祁寒爲政外體

履清福深慰企渇某居此區區近又領三班坐曹牽

冗乆闕拜狀仍思舊同局言笑之樂不可復得也請

外開春決可去未知𣢾奉何日新正以時自愛

書簡卷第四

與余襄公■又别本某頓首再拜啓為别五六歳未

 甞一日不思企而南望然某侍老親携孱㓜浮江

 奔陸衝冒風波霧毒之間凢行萬三四千里其勞

 亦甚矣侍母幸粗無恙其如頑然學不益進道不

 益加而年齒益長血氣益衰遂至碌碌隨世俯仰

 而何足稱邪安道又不幸丁家艱窮居極南起居

 安否不通於朋友況欲施其他邪嗚呼天果欲窮

 吾人乎承不乆服除當早治裝以少解積歳區區

 之思廣文曾生文識可駭云甞學於君子因其行

 略以通動靜之問

  此帖與本卷者大同而小異載閩本及京師名

  賢簡啓中疑有改定處與第五卷劉原甫書同

  說

與王𭅺中第二帖為几案所苦五字上一有此字

與杜大夫第一帖開決正謂開決汴河閩本作闊決乃是常談

與張職方第二帖寒𪷤一作寒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