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集古錄跋尾卷第五

集古錄跋尾卷第四 歐陽文忠公文集 集古錄跋尾卷第五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集古錄跋尾卷第六

集古録跋尾卷第五 歐陽文忠公集一百三十八

   隋老子廟碑開皇二年

右老子廟碑隋薛道衡撰道衡文體卑弱然名重當

時余所取者特其字畫近古故録之唐人二字集本作其碑後

所題唐人姓名字皆不俗亦可佳也右眞蹟

   隋尒朱敞碑開皇五年

右尒朱敞碑敞者榮從苐彦伯之子也按敞傳云字

乾羅而此碑字天羅傳云爲金州緫管而碑又爲徐

州緫管碑文雖殘闕然斑斑尚可讀其述徐州事頗

多事爲史家不取可也不書其官蓋闕繆也其字不

同亦當以碑爲是余於集録正前史之闕繆者多矣

治平元年二月十六日書右眞蹟

   隋龍藏寺碑開皇六年

右齊開府長兼行參軍九門張公禮撰不著書人名

氏字畫遒勁有歐虞之體隋開皇六年建在今鎮州

碑云太師上柱國大威公之世子左威衞將軍上開

府儀同三司使持節恒州諸軍事恒州刺史鄂國公

金城王孝僊奉𠡠勸奬州人一萬共造此寺其述孝

僊云世業重於金張器識逾於許郭然北齊周隋諸

史不見其父子名氏不詳何人也右集本

   又開皇六年

右隋龍藏寺碑齊張公禮撰龍藏集本無比二字寺巳廢此

碑今在常山府署之集本無此二字門書字頗佳第不見其

人姓名爾碑以隋開皇六年立後題二字集本作而張公禮

猶稱齊按周武帝建徳六年虜齊㓜主髙常齊遂滅

後四年隋建開皇之號至六年齊滅蓋集本有巳字十年

集本有不知二字公禮尚稱齊官集本無此字何也嘉祐八年

九月廿九日書右眞蹟

   隋太平寺碑開皇九年

右太平寺碑不著書撰人名氏南北文章至於陳隋

其弊極矣以唐太宗之致治㡬乎三王之盛獨於文

章不能少變其體豈其積習之𫝑其來也逺非乆而

衆勝之則不可以驟革也是以羣賢奮力墾闢芟除

至於元和然後蕪檅蕩平嘉禾秀草爭出而葩華羙

實爛然在目矣此碑在隋尤爲文字淺陋者疑其俚

巷庸人所爲然視其字畫又非常俗所能蓋當時流

弊以爲文章止此爲佳矣文辭既尔無取而浮圖固

吾儕所貶集本作鄙所以録於此者第不忍棄其書爾治

平元年三月十六日書右眞蹟

   隋李康清徳頌開皇十一年

右李康清徳頌不著書撰人名氏文爲聲偶而字畫

竒古可愛康隴西狄道人也其碑首題云大隋冠軍

將軍太中帥都督恒州九門縣令隴西李君清徳之

頌予在河北時遣人於廢九門縣城中得此碑字多

訛闕其後題十一年𡻕在辛亥大將軍在酉二月癸

丑朔十二日甲子建年上有二字訛闕不可識按隋

開皇十一年𡻕在辛亥其二字乃開皇也大將軍

在酉之說出於隂陽家前史不載而此碑見之右集

   隋梁洋徳政碑開皇十一年

右隋梁洋徳政碑在今蔡州新息隋開皇十一年

參軍事四字集本作參軍裴玉與州人爲息州刺史梁洋建

寳塔表徳政碑按隋書志後周於新息置息州至大

業中州廢也右眞蹟

   隋韓擒虎碑開皇十五年

右韓擒虎碑不著書撰人名氏而以隋高祖爲今上

乃隋人所撰碑文屢言虎字獨於名下去之若避唐

諱此不可知也今以碑文考隋書列傳其家世官勲

大略多同惟其在齊爲河長防主大都督車𮪍大將

軍開府儀同三司白超防主轉洪超防主傳皆無之

又遷和州刺史而傳爲利州皆史官之闕誤當以碑

爲是而傳載閻羅王事甚怪而碑無之使其實有碑

不冝集本作應不書以此見史家之妄也治平元年六月

十日書右眞蹟

   隋陳茂碑開皇十八年

右陳茂碑不著書撰人名氏而字畫精勁可喜隋書

列傳載茂事尤多闕繆傳云髙祖爲隋國公引爲寮

佐及受禪拜給事黄門侍郎在官十餘年轉益州緫

管司馬遷太府卿後數載卒而碑歷敘爲高祖寮佐

時官傳雖不書可也其自爲黄門侍郎後又爲行軍

元帥長孫覽司馬又爲蜀王府長史太僕卿判黄門

侍郎上開府儀同三司梁州刺史等官史氏皆不書

蓋其闕也又據碑茂爲蜀王長史而傳爲益州緫管

司馬碑爲太僕卿而傳云太府皆史家之繆也碑云

茂字延茂史亦闕治平甲辰秋社日書右眞蹟

   隋蒙州普光寺碑仁壽元年

右蒙州普光寺碑蒙州者漢南陽郡之育陽縣也應

劭曰育水出弘農盧氏南入于沔故後人於育加水

爲淯陽西魏置䝉州隋仁壽中改爲淯州又爲淯陽

郡唐爲縣屬金州碑仁壽元年建猶曰䝉州既而遂

改淯州矣碑無書撰人名氏而筆畫遒美翫之亡

倦蓋開皇仁壽以來碑碣字書多妙而徃徃不著

名氏惟丁道護所書常自著之然碑石在者尤少余

毎與蔡君謨惜之自大業已後率更與虞世南書始

盛旣接於唐遂大顯矣治平元年正月七日書右眞

   隋丁道護啓法寺碑仁壽二年

 此書兼後魏遺法與楊家本微異隋唐之交善書

 者衆皆出一法道護所得㝡多楊本開皇六年

 此十七年書當益老亦稍縱也甲辰治平𥘉月十

 日莆陽蔡襄記

右啓法寺碑丁道護書蔡君謨博學君子也於書尤

稱精鑒余所藏書未有不更其品目者其謂道護所

書如此隋之晚年書學尤盛吾家率更與虞世南皆

當時人也後顯於唐遂爲絶筆余所集録開皇仁壽

大業時碑頗多其筆畫率皆精勁而徃徃不著名氏

毎執卷惘然爲之歎息惟道護能自著之然碑刻在

者尤少余家集録千卷止有此尓有太學官楊襃者

喜収書畫獨得其所書興國寺碑是梁正明中人所

藏君謨所謂楊家本者是也欲求其本而不知碑所

在然不難得則不足爲佳物古人亦云百不爲多一

不爲少者正謂此也治平元年立春後一日太廟齋

宫書右眞蹟

   隋鉗耳君清徳頌大業六年

右不著書撰人名氏其碑首題云大隋恒山郡九門

縣令鉗耳君清徳之頌大業六年建字畫有非歐虞

之學不能至也碑云君名文徹華隂朝邑人也本周

王子晉之後避地西戎世爲君長因以地爲姓曾祖

静仕魏爲馮翊太守祖朗成集二州刺史父康周荆

安寧鄧四州緫管别駕安陸龍門二郡守而前史皆

不載碑在今廢九門縣中余爲河北轉運使時求得

右集本

   隋廬山西林道場碑大業十三年

右廬山西林道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碑渤海公撰公爲隋太常博士時

作不著書人名氏而字法老勁疑公之書也西林道

場者僞趙將竺氏捨俗出家名曇現始居于此晉太

和二年光禄卿陶範始爲現弟子慧永造寺而號西

林按兩京記隋甞更名佛寺爲道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此碑大業十三

年建也顔魯公寓題碑隂百餘字尤竒偉今附于碑

右集本

   又

右西林道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碑渤海公撰公在隋爲太常博士時作

不著書人名氏字畫遒勁世或以爲公自書公時年

尚少又字法與公書不同不知何人書也按集本有韋述二

兩京記隋改佛寺爲道場此碑大業中建故謂之

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右眞蹟

   唐孔子廟堂碑武徳九年

右孔子廟堂碑虞世南撰并書余爲童兒時甞得此

碑以學書當時刻畫完好後二十餘年復得斯本則

殘缺如此二字集本作矣因感夫物之終弊雖金石之堅不

能以自乆於是始欲集録前世之遺文而藏之殆

今蓋十有八年而得千卷可謂冨哉嘉祐八年

月二十九日書右眞蹟

   千文後虞世南書𡻕月未詳

右虞世南所書言不成文乃信筆偶然尓其字畫精

妙平生所書碑刻多矣皆莫及也豈矝持與不用意

便有優劣耶集本作也熈寧辛亥續右眞蹟

   唐徳州長壽寺舎利碑武徳六年

右徳州長壽寺舎利碑不著書撰人名氏碑武徳中

建而所述乃隋事也其事迹文辭皆無取獨録其書

爾余屢歎文章至陳隋不勝其弊而怪唐家能臻致

治之盛而不能遽革文弊以謂積習成俗難於驟變

及讀斯碑有云浮雲共嶺松張蓋明月與巖桂分叢

廼知王勃云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當

時士無賢愚以爲警絶豈非其餘習乎右集本

   唐𡺳州昭仁寺碑貞觀二年

右昭仁寺碑在𡺳州唐太宗與薛舉戰處也唐自起

義與群雄戰處後皆建佛寺云爲陣亡士薦福湯武

之敗桀紂殺人固亦多矣而商周享國各集本作皆數百

年其荷天之祐者以其心存大公爲民除害也唐之

建寺外雖託爲戰亡之士其實自贖殺人之咎尓其

撥亂開基有足壯者及區區於此不亦陋哉碑文朱

子奢撰而不著書人名氏字畫甚工此余所録也治

平甲辰秋分後一日書右眞蹟

  唐吕州普濟寺碑貞觀二年許敬宗撰

右吕州普濟寺碑吕州者霍邑也唐高祖義兵起太

原始破宋老生於此義寧元年乃以霍邑趙城汾西

靈石四縣置霍山郡武徳元年更曰吕州太宗十七

年遂廢也右集本

   唐衞國公李靖碑顯慶三年當載于後同是許敬宗撰附此

右李靖碑許敬宗撰唐初承陳隋文章衰弊之時作

者務以浮巧爲工故多失其事實不若史傳爲詳惟

其官封頗備史云爲撫慰使而碑云安撫使其義無

異而後世命官多襲古號蓋靖時未甞有撫慰使也

由是言之不可不正又靖爲刑部尚書時以本官行

太子左衞率其封衛國公也授濮州刺史蓋太宗以

功臣爲世襲刺史後雖不行皆史冝書集本有而不書者闕也六

字其餘略之可也故聊志之治平元年三月二十二

日書右眞蹟

   唐顔師古等慈寺碑貞觀二年

右等慈寺碑顔師古撰其寺在鄭州汜水唐太宗破

王世充竇建徳乃於其戰處建寺云爲陣亡士薦福

唐𥘉用兵破賊處多大抵皆造寺自古創業之君其

英豪智略有非常人可及者矣至其卓然信道而知

義則非積學誠明之士不能到也太宗英雄智識不

世之主而牽惑習俗之弊猶崇信浮圖豈以其言浩

博無窮而好盡物理爲可喜邪蓋自古文姦言以惑

聽者雖聦明之主或不能免也惟其可喜乃能惑人

故余於集本有其字本紀譏其牽於多愛者謂此也治平

元年清明後一日書右眞蹟

   隋郎茂碑貞觀五年

右隋郎茂碑李百藥撰其弟頴亦有碑在今鎮府北

大墓林中余爲都轉運使時得之隋書列傳言茂卒

於京師此碑云從幸江都而卒史氏之繆當以碑為

右集本

   又

碑在大墓林中余爲都運使時得之殆今蓋二十年

嘉祐八年三月二十二日上御延和放進士許將

等及第明日歇泊假閑閱遂書隋書列傳言茂卒于

京師此碑云從幸江都而卒史氏之繆當以碑爲正

右眞蹟

   唐郎頴碑貞觀五年

右唐郎穎碑李百藥撰宋才書字畫甚偉穎父名基

字世業而李百藥書穎世次但云父世業又書穎兄

茂碑亦然考其碑文有皇基締構之言則基字當時

公𥝠無所諱避而於書世次四字集本作百藥書頴父字而不名

不詳其義也是以君子貴乎博學集本有穎事唐爲大理卿隋唐之時

屢定律令蓋法吏也一十九字嘉祐八年九月二十四日書右眞蹟

   唐郎穎碑隂題名歳月未詳

右郎穎碑隂題名柱國府僚佐三十二人常山公府

國官一百七人合一百三十九人爲一卷柱國府長

史司馬SKchar屬各一人諮議記室司倉司功司戸司兵

司鎧司法司田司士參軍事各一人又有參軍事五

人行參軍十人典籖三人常山國官國令大農各一

人常侍侍郎國尉各二人典衞六人舎人四人城局

廟長學官各一人食官廐牧各四人典府長一人典

府丞二人親事七十五人頴以正觀四年卒此蓋唐

制也右集本

   唐九成宫醴泉銘貞觀六年

右九成宫醴泉銘唐祕書監魏徴撰歐陽率更書九

成宫即隋仁壽宫也太宗避暑於宫中而乏水以杖

琢地得水而甘因名醴泉焉右集本

   唐歐陽率更臨帖歳月未詳同是率更書附此

右率更臨帖吾家率更蘭臺世有清德其筆法精妙

廼其餘事豈止士人模楷雖海外夷狄皆知爲貴而

後裔所宜勉旃庻幾不殞其美也右眞蹟

   唐岑文本三龕記貞觀十五年

右三龕記唐兼中書侍郎岑文本撰起居郎禇遂良

書字畫尤竒偉在河南龍門山山夾伊水東西可愛

俗謂其東曰香山其西曰龍門龍門山壁間鑿石為

佛像大小數百多後魏及唐時所造惟此三龕像最

大乃魏王泰爲長孫皇后造也右集本

   唐孟法師碑貞觀十六年

右孟法師碑唐岑文本撰禇遂良書法師名靜素江

夏安陸人也少而好道誓志不嫁隋文帝居之京師

至徳宫至唐太宗十二年卒年九十七右集本

   唐皇甫忠碑貞觀十四年

右皇甫忠碑著作佐郎李儼撰忠爲泰州龍門令𡻕

滿縣民前左勲衞裴公隱等一千三百人申省請留

八座報云公等請來遲晚縣令今已替訖好人堪用

縣國共湏豈一縣士庶獨懷悕或作惜所請不允忠

以唐太宗時爲令當時臺省文字如此可愛㤗州者

義寜元年以河中之汾隂龍門置治汾隂武徳二年

徙治龍門太宗十七年州廢今碑後列縣人姓名有

録事郷長郷老里正縣博士助教佐史等今之縣吏

惟録事里正其名在爾右集本

   唐辨法師碑顯慶三年當載于後同是李儼撰附此

右辨法師碑李儼撰薛純陀書純陀唐太宗時人

有也其書有筆法其遒勁精悍不減吾家蘭臺意其

當時必爲知名士而今世人無知者然其所書亦不

傳於後世余家集録可謂博矣所得純陀書秖此而

已如其所書必不止此而巳也蓋其不幸堙沉泯滅

非余偶録得之則遂不見于世矣廼知士有負絶學

髙世之名而不幸不傳於後者可勝數哉可勝歎哉

治平元年閏五月晦日書右眞蹟

   唐孔頴逹碑貞觀二十二年

右孔頴逹碑于志寧撰其文磨滅然尚可讀今以其

可見者質於唐書列傳傳所闕者不載頴逹卒時年

壽其與魏鄭公奉勑共修隋書亦不著又其字不同

傳云字仲逹碑云字沖逺碑字多殘缺惟其名字特

完可以正傳之繆不疑以沖逺爲仲逹以此知文字

轉易失其真者何可勝數幸而因余集録所得以正

其訛舛者亦不爲少也乃知余家所藏非徒翫好而

巳其益豈不博哉集本無此六字治平元年端午日書右眞

   唐薛稷書貞觀永徽之間

薛稷書刻石者余家集録頗多與墨蹟互有不同唐

世顔栁諸家刻石者字體時時不𩔖謂由模刻人有

工拙昨日見楊褒家所藏薛稷書君謨以爲不𩔖信

矣凡世人於事不可一㮣有知而好者有好而不知

者有不好而不知者有不好而能知者襃於書𦘕好

而不知者也𦘕之爲物尤難識其精麤真僞非一言

可逹得者各以其意披圖所賞未必是秉筆之意也

昔梅聖俞作詩獨以吾爲知音吾亦自謂舉世之人

知梅詩者莫吾若也吾甞問渠最得意處渠誦數句

皆非吾賞者以此知披圖所賞未必得秉筆之人本

意也右集本

   唐益州學館廟堂記永徽元年顔有意書

髙联之名於義不安頗疑有意得於古碑之訛缺尓

存之以俟博學者右集本

   唐徐王元禮碑咸亨三年

右徐王元禮碑崔行功撰趙仙客書元禮唐髙祖子

也以碑考傳年壽官閥悉同而碑云使持節徐譙泗

三州諸軍事徐州刺史又云贈太尉使持節大都督

冀相貝滄徳 魏博等八州諸軍事冀州刺史傳云

爲徐州都督又云贈冀州大都督傳既簡略又都無

法而碑之所書亦失也蓋刺史非兼州之官都督非

一州之號碑云持節徐譙泗三州諸軍而傳獨爲徐

一州刺史此其失也當如前史持節秦涼州諸軍事

秦涼二州刺史乃爲得尔其書贈官則如碑之書是

矣蓋爲一州刺史而兼督八州軍集本有州字事尔都者

有所兼緫之名也此特小故而余區區辯之者前史

失之乆矣又國朝自削方鎮之權而節度使都督無

復兼州而舊名不除是節度都督自施於已此不可

不正其失也治平甲辰中元日書右眞蹟

   唐龍興宫碧落碑咸亨元年

右碧落碑在絳州龍興宫宫有碧落尊像篆文刻其

背故世傳爲碧落碑據李璿之以爲陳惟玉書李漢

以爲黄公譔書莫知孰是洛中紀異云碑文成而未

刻有二道士来集本無此字請刻之閉户三日不聞人聲

人怪而破户有二白鴿飛去而篆刻宛然此說尤怪

世多不信也碑文言有唐五十三祀龍集敦䍧乃髙

宗緫章三年𡻕在庚午也又云哀子李訓𧨏譔諶爲

妣妃造石像按唐書韓王元嘉有子訓誼譔而無諶

又有㓜子訥元嘉以則天垂拱四年見殺在緫章三

集本有立碑二字後十八年集本有史字有子訥不足怪而不

應無諶蓋史官之闕也嘉祐八年十月四日書右眞

   唐智乗寺碑咸亨四年

右智乗寺禪院集本有碑字者唐鄭惠王所作也恵王名

元懿髙祖第十三子也有子十人列于碑後而第五

子樂陵公闕其名按唐書宗室世繫表集本作譜樂陵公

名球不知集本有碑字何爲獨闕也今唐書年表以嗣王

敬爲璥樂平公珪爲樂安公新平公璲爲遂三者皆

史家之失當以碑爲正世繫譜牒歳乆傳失尤難考

正而碑碣皆當時所刻理不得差故集古所録於前

人世次是正頗多也治平元年清明前一日書右眞

   唐吴廣碑緫章二年

右吴廣碑不著書撰人名氏而字畫精勁可喜廣字

黒闥唐初與程知節秦叔寳等俱從太宗征伐後與

殺建成有功至髙宗時爲洪州都督以卒然唐書不

見其名氏惟㑹要列陪𦵏昭陵人有洪州刺史吴黒

闥亦不知其名廣也其名字事蹟幸見於後世者以

有斯碑也碑字稍磨滅世亦罕見獨余集録得之遂

以傳者以其筆畫之工也故余甞爲蔡君謨言書雖

學者之餘事而有助於金石之傳者以此也治平元

年八月八日書右眞蹟

   唐九門縣西浮圖碑上元三年

右九門縣西浮圖碑唐應詔四科舉董行思文清河

傅徳節書題云九門縣合郷城人等爲國建浮圖之

碑浮圖在智矩寺中寺今亦廢碑上元三年建按唐

有兩上元此碑云𡻕在丙子乃髙宗上元三年也肅

上元三年𡻕在壬寅爾右集本

   唐陶雲徳政碑永淳三年

右唐申州録事張義感撰雲字大舉河南伊闕人也

髙宗時為恒州刺史碑永淳三年立予爲河北轉運

使至真定府見碑仆在府門外半埋地中命工掘出

立于廡下字爲行書筆蹟遒麗而不著書者姓名惜

右眞蹟

   隋汎愛寺碑大業五年誤寘此

李伯藥集本作樂下同字僅存其下磨滅而書字猶可辨疑

此碑伯藥自書字畫老勁可喜秋暑鬱然覽之可以

忘勌治平丙午孟饗攝事齋宫書南譙醉翁六一居

右眞蹟


集古録跋尾卷第五


老子廟碑元第二百四

𠇍朱敞碑元第三百三十五殘闕一作

龍藏寺碑元第十七

又已廢一作今廢

太平寺碑元第四百四十六

李康清徳頌元第二十八

梁洋徳政碑元第二百二十九

韓擒虎碑元第九百九十二

陳茂碑元第八百二

普光寺碑元第二百五十

啓法寺碑元第二百五十三

鉗耳君清徳頌元第三十九

西林道場碑元第十五

孔子廟堂碑元第童兒一作兒童

虞世南書元附四十六此下一有附字

長壽寺舎利碑元第四百四十四治平元年三月十六日書

一有此十字致治一作至治

昭仁寺碑元第七百九十二

普濟寺碑元第三百二十三廢也一無也字

李靖碑元第四百六十四

慈寺碑元第四百三十二

郎茂碑元第十八

又為都此下一有轉字延和此下一有殿字正焉一無焉字

郎頴碑元第十九

郎頴碑隂題名元第二十

九成宫醴泉銘元第七十七

率更臨帖元第五百五十四美也一無也字

三龕記元第三十四至三十五

孟法師碑元第三十六

皇甫忠碑元第六百三十五佐郎一無佐字縣國一作國家爲令一作去縣

治平元年五月二日書一有此九字

辨法師碑元第八百八十二

孔頴逹碑元第六百七十二

薛稷書元無卷第有不好而不知者有不好而能知者

有不好而知者有不好而不能知者得者一作

益州學館廟堂記元第一百二十二

徐王元禮碑元第九百三十九

碧落碑元第十三

智乗寺碑元第四百一十七何爲此下一有而字

呉廣碑元第九百四十八

九門縣西浮圖碑元第七十五智矩一作

陶雲徳政碑元第十一真定府一無府字

汎愛寺碑元第六百

此碑在邢州隋大業五年合次啓法寺碑誤寘卷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