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集古錄跋尾序

近體樂府卷第三 歐陽文忠公文集 集古錄跋尾序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集古錄跋尾卷第一

集古録目序

物常聚於所好而常得於有力之彊有力而不好好

之而無力雖近且易有不能致之象犀虎豹蠻夷山

海殺人之獸然其齒角皮革可聚而有也玉出崑崙

流沙萬里之外經十餘譯乃至乎中國珠出南海常

生深淵採者𦝫絙而入水形色非人往往不出則下

飽蛟魚金礦于山鑿深而穴逺篝火餱粮而後進其

崖崩窟塞則遂𦵏於其中者率常數十百人其逺且

難而又多死禍常如此然而金玉珠璣世常兼聚而

有也凡物好之而有力則無不至也湯盤孔鼎岐陽

之鼓岱山鄒嶧㑹稽之刻石與夫漢魏已來聖君賢

士桓碑彞器銘詩序記下至古文籕篆分𨽻諸家之

字書皆三代以来至寳怪竒偉麗工妙可喜之物其

去人不逺其取之無禍然而風霜兵火湮淪磨滅散

棄於山崖墟莽之間未甞収拾者由世之好者少也

幸而有好之者又其力或不足故僅得其一二而不

能使其聚也夫力莫如好好莫如一予性顓而SKchar

凡世人之所貪者皆無欲於其間故得一其所好於

斯好之巳篤則力雖未足猶能致之故上自周穆王

以来下更秦漢隋唐五代外至四海九州名山大澤

窮崖絶谷荒林破塜神仙鬼物詭怪所傳莫不皆有

以爲集古録以謂轉一作寫失真故因其石本軸而

藏之有卷帙次第而無時世之先後蓋其取多而未

已故隨其所得而録之又以謂聚多而終必散乃撮

其大要别爲録目因并載夫可與史傳正其闕繆者

以傳後學庶益於多聞或譏予曰物多則其𫝑難聚

聚乆而無不散何必區區於是哉予對曰足吾所好

玩而老焉可也象犀金玉之聚其能果不散乎予固

能以此而易彼也廬陵歐陽脩序

 昔在洛陽與余遊者皆一時豪儁之士也而陳郡

  謝希深善評文章河南尹師魯辨論精博余毎有

  所作二人者必伸紙疾讀便得余深意以示他人

  亦或時有所稱皆非余所自得者也宛陵梅聖俞

  善人君子也與余共處窮約毎見余小有可喜事

  懽然若在諸已自三君之亡余亦老且病矣此叙

  之作旣無謝尹之知音而集録成書恨聖俞之不

  見也悲夫嘉祐八年𡻕在癸卯七月二十四日書

    録目記公子棐

  集古録旣成之八年家君命棐曰吾集録前世埋

  𣳚缺落之文獨取世人無用之物而藏之者豈徒

 出於嗜好之僻而以爲耳目之玩哉其爲所得亦

 巳多矣故甞序其說而刻之又跋於諸卷之尾者

 二百九十六篇序所謂可與史傳正其闕繆者巳

 粗備矣若撮其大要别爲目録則吾未暇然不可

 以闕而不備也棐退而悉發千卷之藏而考之曰

 嗚呼可謂詳矣蓋自文武以来迄于五代盛衰得

 失賢臣義士姦雄賊亂之事可以動人耳目者至

 於釋氏道家之言莫不皆有然分散零落數千百

 年而後聚於此則亦可謂難矣其聚之旣難則其

 乆也又將遂散而無傳冝公之惜乎此也於是各

  取其書撰之人事迹之始終所立之時世而著之

  爲一十卷以附於跋尾之後夫事必簡而不煩然

  後能傳于乆逺今此千卷之書者刻之金石託之

  山崖未甞不爲無窮之計也然必待集録而後著

  者豈非以其繁一作而難於盡傳哉故著其大略

  而不道其詳者公之志也熈寧二年二月記


  右集古録序成於嘉祐末年其云有卷帙次第無

  時世先後蓋取多而未巳故隨其所得而録之此

  公述千卷不以世代爲序之意也又云撮其大要

 别爲録目因載夫可與史傳正其闕謬者以傳後

 學此公述録目跋尾之意也至熈寧二年公之子

 叔弼記其後云公命棐曰吾跋諸卷之尾者二百

 九十六篇若撮其大要别爲録目則吾未暇棐乃

 盡發千卷著其大略自今觀之公序明言别爲録

 目而棐乃記公未暇之語世傳集古跋十卷四百

 餘篇而棐乃謂二百九十六篇雖是時公尚無恙

 後三年方薨然續跋𦆵十餘耳不應多踰百篇得

 非冩本誤以三百爲二百或棐記在熈寧之前耶

 棐又云爲十卷附跋尾之後今録目自為一書乃

 二十卷不過列碑石所在及其名氏𡻕月初無難

 者何未暇之有是皆可疑姑以棐所記附公本序

 之後而自周秦至于五季皆隨年代爲之序庶㡬

 時世先後秩然不紊間有書撰出於一手其𡻕月

 相邇則𩔖而次之又於毎卷之末備存當時卷帙

 之次第旣以便今亦不失其初云


集古録序經十一作重十葬於一作葬于所貪一作所好予固一作吾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