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齋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六

卷第二十五 止齋先生文集 卷第二十六
宋 陳傅浪 撰 景烏程劉氏嘉業堂藏明弘治乙丑刊本
卷第二十七

止齋先生文集卷之二十六

  奏狀劄子

   辭免再除起居郎狀

温州遞鋪傳送到尚書省劄子一道七月八日三省同奉

聖㫖陳傅良依舊除起居郎兼權中書舍人令疾速前来供職

臣不勝螻蟻之誠仰干宸聴恭惟 陛下因天人之心應帝

王之運屬夀皇之䘮紀以聖父之倦勤禀命慈闈嗣服大

寳雖舜察人倫武王逹孝孔子聖之時春秋變之正無以過

此宗祀幸甚天下幸甚臣偶縁末學嘗備勸誦潜飛之際攀

附何榮而首被明綸趣還舊著維新之命獨先衆人豈臣區

區𠩄敢當此况臣立朝屢年曾乏㳙埃之𥙷幸蒙上皇矜

憐齒髪将近朝露放還田里俾全晚節而 陛下顧以簮履

之舊尚欲使令此臣𠩄以踧踖不遑須至控免伏望

陛下察臣平昔素非矯飾念臣衰遲已是頽惰特𭣣誤恩以

示初政臣不勝祈天望聖激切屏營之至

   辭免中書舍人狀

准温州遞到尚書省劄子一道七月十三日三省同奉

聖㫖陳𫝊良除中書舍人臣聞命震驚罔知𠩄措臣𥨸惟古者

設詞令之官𥘉意不過以人主勸懲罷行之政既與二三大

臣共决之矣至其播告彂明冩之簡翰則苟能言者皆可使

奏伎於其間不必人主一一親也久之而言益行官益重盖

命令之有不當於人心者輙得封還始與聞政矣至扵本朝

遂與諌官御史給事中三数人者最用事如是其人少不稱

職徃徃能為天下患不但言語工不工也恭惟

陛下龍飛急扵審官方将慱求天下俊良而如是官者尤𠩄

當謹擇也如臣學術荒落重以衰惰獨柰何先天下士玷此

選也以為濳藩之舊則示不廣以為攝官久則嘗不善於其

職矣是皆不可矧兹惟新之命夷夏屬心不宜除授令人竊

議臣𠩄以不殫煩瀆仰干天威伏惟思詞臣之重守家法之

嚴而先衆俊謹新政特𥨊誤恩昭示中外不勝幸甚

   再辭免狀

右臣昨具奏辭免新除中書舍人恩命事今月初九日准尚

書省劄子七月二十八日三省同奉 聖㫖不𠃔者恩深感

極豈敢固辭伏縁臣昨来𠩄奏文字意指姑為 陛下誦辭

令之匪䡖明舉措之當謹而未嘗及臣進退之義是以天聴

未囬俞音不下須至煩瀆再輸𢢽悃臣聞潜邸舊臣號為攀

附其侍御使令之人耶則不過奉命承㫖故其人志在恩寵

但以畏謹避權不預聞外事為義其切磋講習之人耶則嘗

敷陳治道啓迪心術矣故其人志不在恩寵而以不徒空言

欲見之行事為義二者甚不同也臣愚不肖不謂遭際備數

勸誦凡向者反覆言之正有望於今日 陛下誠尊𠩄聞誠

行𠩄知以此荅天心以此𥙿民力則萬世之下臣與有榮耀

焉即雖不在左右死且不朽况 陛下以睿哲之資日進不

已加以方今百官之富非特徃時二三僚佐之比如臣陳言

不𠯁施行 陛下誠㫁自今搏求俊良與圖新政将𠩄聞益

髙明𠩄知益光大矣即臣雖不在左右亦死且不朽苟惟不然

皆恩寵爾况臣以休致之餘動關物議又與見在職者事情

不𩔖𠩄以不敢冐昧於一来也𠩄有省劄臣未敢祗受除已

具申尚書省外謹錄奏聞伏候勑㫖

   辭免兼侍講狀

臣昨准尚書省劄子備奉 聖㫖除中書舍人方具奏辭免

次又准省劄八月六日奉 聖㫖兼侍講臣正聽候前件指

撣故更不辭免兼職今臣巳迫威命前来供職𠩄有兼侍講

職事難以冐䖏湏至懇祈冀囬淵聴伏念臣向事朱邸備數

勸誦方當 陛下潜龍勿用之𥘉不過講明為人臣為人子

之道此則臣素𠩄肄習者也夫惟素𠩄肄習尚堪勉強故閱

嵗月幸無罪悔若夫路門經幄事軆絶異盖非政事之臣而

欲致其主於唐虞三代盛帝顯王之業凡𠩄敷陳必至徳要

道𢚩先之務一話一言稍有悟合則天下國家隂受其賜非

徒指摘章句累次篇帙而巳也然則如臣豈足堪此且以孟

子名世之才猶自謂未學諸侯之禮房杜亦王佐也而不能

奉禮樂之對由此言之苟非𠩄習雖聖賢不可以強如臣之

愚實非通識重以衰晚無温故知新之益今謂臣嘗為儲君

講矣當能為天子講臣誠不敢自信也臣不敢自信而過使

令之 陛下眷舊之恩則厚而臣不知懼是但貪寵也又况

府僚限員固難博擇今 陛下有百官之富賢俊林立欲求

多聞豈無他士何乃眷簡獨私舊人𠩄有上件兼職欲望

聖慈特加謹重改授在庭鴻博之士庻有禆𦔳伏候勑㫖

五日奉聖㫖不𠃔

   辭免兼直學士院狀

准尚書省劄子奉 聖㫖陳𫝊良兼直學士院臣聞命震驚莫

知𠩄措伏念臣以平生辛苦之志非不欲以文字得名以垂

老攀附之榮非不欲以論思圖報既居西掖又直北扉豈非

臣之𠩄甚願哉重念臣少多憂患早以衰疾盖年未六十而

齒牙脫落鬚髪皓然終日強餐不能杯飯未昏就𥨊畏見燈

火以此聰明銷退徃徃善忘况自比年迭為二史脚力疲於

乆立心事困於直前常恐一旦溘先朝露幸蒙上皇放還

田里臣自謂得長徃之期更生之幸矣 陛下龍飛首加𭣣

召一月之間除目三下臣伏自思念有君如此雖使髙人隠

士影響 昧昧之人猶當興起奉令承教况臣嘗備官僚久

辱使令最蒙眷遇者乎黽勉此来實出感激然自再入脩

故疾輙作謁告彌旬職事俱廢適當郊霈之後覃轉封贈

數倍常時詞命填委㡬以百數日不暇給下筆甚慚故臣區

區方欲稍遲數月以承天意别求一官以便巳私不謂

陛下驟寵異之使兼内制臣恐自此顛隮無日矣何者精力

不𠯁則必有弛慢之患思慮不強則必有闕誤之患假使𨺚

寛不以為罪而書問之不酬請謁之不報亦必有不理於口

之患此臣之𠩄甚懼於顛隮也苟至於此豈是 陛下全度

之意臣愚欲望 聖慈察臣悃愊實非飾偽曲垂淵聴将上

件兼職特行𥨊免伏候勑㫖閏十月五日三省同奉 聖㫖不𠃔

   中書舍人供職後初對劄子

臣聞人主有大舉動必有以新天下之耳目而大慰民望恭

惟 陛下始自宅恤移御廣内此大舉動也正天下顒顒望

治之時伏想聖心先定将有仁聲徳意之事感恱士夫兼被

黎庶者矣臣不肖輒有管見一二仰禆聖明惟 陛下財幸

一乞三宫各置使領以盡孝養之道一乞降詔問民疾苦仍

申儆見行賑濟州縣官吏諭以賞罰一乞自宰臣以至侍從

管軍次第宣引從容賜坐訪以軍國機務以示責成之意一

乞撫問㳂邉諸将并帥臣仍量加錫賚一乞増置諫官一乞

𭣣拾恬退滯淹之士一乞稍出内帑錢以𦔳版曹經費少寛

催理巳上特臣區區愚慮𠩄及未𠯁以廣宣主徳如蒙采納

見之施行則嗣此有樂告 陛下以治安之䇿者矣臣不勝

拳拳取進止

  第二

臣聞今之獻計者𩔖曰 陛下宜以 孝宗為法 太上皇

為鑒臣切以為是說也唯孝養三宫當如此耳而非通論也

何者孝宗盛徳大業不可勝紀固皆𠯁法若夫 上皇徒以

積憂成疾浸不視事不可以為宗廟社稷主而非其治皆無

𠯁法者也 陛下嗣守丕圖凡𠩄施設誠參酌兩朝之盛典

擇其為天下後世便者兼行之則可謂集大成矣臣淺陋不

能盡識兩朝之意輙以管見條上一二恭惟 孝宗銳意恢

復耻於苟安雖以 徳夀在宥不敢北伐而追懐陵廟閔念

中原之志枕戈嘗膽日不遑暇訓練儲峙常若臨敵此一可

法也早朝晏罷寒暑不渝引見臣工省閱章奏日了一日勿

問休暇至於暮夜必宣召入直官賜坐從容議論時事此二

可法也留意人才求之如弗及一語契合立致通顯𠩄言不

酬始SKchar過之取舍以公明白洞逹而無猜慮關防之意此三

可法也儉於用度一金不以濫予内帑之積累數鉅萬唯是

振荒右武無𠩄愛惜盖以天下之財為天下用而不用諸巳

此四可法也監司帥守見辭之際各訪其䖏民間利病有以

便民為請随即施行蠲除貸宥曾無留難未嘗輙怒官吏獨

以貪虐𫉬罪於民者必罰無赦此五可法也臣以為 孝宗

之治可為法者非一而 陛下宜法此五者帝王之盛羙也

恭惟 太上皇無事付之外庭采於公論左右便嬖絶不預

政不唯不聴其言又禁切之而金繒酒食之賜則不吝嗇此

一可法也八廂渥土之人置而不用未嘗以浮言危動群臣

此二可法也行都守臣兩浙漕臣三總領𠩄悉以士人為之

不以交結不以誕謾此三可法也管軍臣僚及㳂邉帥守不

以為御前差遣皆從三省降詔除授此四可法也給舍封駮

䑓諌論事雖累上迫終不以言為罪此五可法也臣嘗謂

太上皇之治可為法者非一而 陛下宜法此五者亦帝王

之盛羙也 陛下誠上稽 孝宗明斷緫𭣄之政兼軆上皇

𨺚寛不自用之意則天下可得而理矣臣𠩄謂集大成者以

此盖奉偏而𥙷其弊則能全兩朝之羙矯枉而過其直則反

有一偏之患臣恐議者不察妄分取捨以惑聖聦敢昧死一

言唯赦其狂愚而采擇之則天下幸甚

   請對劄子一

人主心術必有𠩄尚何謂𠩄尚先定其志而後力行之者是

也臣不暇逺引前古且以 髙宗徳業為 陛下誦之方

髙宗艱難百戰之初欲復大讎欲定中原欲還謁九廟則其

志尚在恢復及大母巳歸徽廟之梓官巳還南北之勢巳成

髙宗之責少塞而天下亦倦於用兵矣則其志尚在和好方

志在恢復則用趙鼎用張浚自退朝之後延見臣下省閱章

奏游戯翰墨至於燕私皆恢復之謀也及志在和好則用秦

𢶒自退朝之後延見臣下省閱章奏游戯翰墨至於燕私皆

和好之事也 髙宗𠩄以享國之久動無過舉者以有定尚

襍不怠而巳雖然此臣借以為喻之說而非勸 陛下之

說也今 陛下春秋鼎盛銳意於學而又聖禀純素絶無嗜

好臣切以為 陛下之心方如止水方如明鑑以此為堯舜

以此為三王無不可者臣獨未知 陛下之心𠩄尚者何事

欲先定者何志耳不尚一事則将並進人之言而無適從不

先定一志則将汎汎然日復一日而無用力之地且夫人主

天下之利勢也富貴尊榮之𠩄自出也倘 陛下将聴並進

之言而無適從汎汎然日復一日而無用力之地臣恐有乗

間而入陛下之心者矣 陛下此心方如止水方如明鑑可

以為堯舜可以為三王或萬有一先入者得 陛下之心而

用之臣恐 陛下聖明雖銳意於學無他嗜好而此心巳有

𠩄偏 也此臣私憂過計欲勸 陛下且以拯民窮為𠩄尚

此志先定則 陛下始有用力之地自退朝之後以此意引

見臣下以此意省閱章奏至於游戯翰墨至於燕私此憂此

念造次不忘臣切以為是亦 陛下養心之法不雜不怠充

而大之堯舜三王之治可由是而致也何者以捄民窮為𠩄

尚即是仁心仁心即是堯舜三王之心孟子嘗言之臣嘗彂

明之 陛下嘗深信之矣

   第二

臣切謂今天下亦多故矣臣未暇縷數獨念民力之困於此

為極而莫與 陛下救之者耳賢士大夫不為不多曽莫與

陛下救斯民者何也勢不行也何謂𫝑不行欲救民窮必為

帥為漕為緫領而後可而三數官者雖賢士大夫不樂為之

故也既曰賢士大夫而不樂為帥漕緫領何也外權太䡖雖

欲有𠩄設施而不得騁故也是故不為法令之𠩄束縛則為

浮言之𠩄動揺不為時政之𠩄諱惡則為䆠游於其䖏而不

得志者之𠩄中傷有是四患雖賢者亦忍事苟𡻕月耳而况

其餘人乎且夫人情誰不喜遷而惡滯誰不好伸而耻屈誰

不趨利而避害今也立朝自郎察不一二年可至卿監

       又不一二年鮮不得為從官(⿱艹石)夫帥漕則

有奔走徧天下而無一日朝蹟者其間僥倖或得監職自直

閣積而至修撰極矣而𠩄謂修撰者又必嘗為卿監而後得

之是終身無復從官之望臣𠩄謂喜遷而𢙣滯人情之不樂

一也今夫立朝苟有親故欲入舘閣則可以移書帥漕若緫

領而坐取之無不如意者至為帥漕連衘剡牘奏辟一屬官

若准備差遣之𩔖輙不可得若平工也則不過送部勘當訖

於陸沉若稍有過差之請徃徃該部詰難囬復甚者至𬒳

列臣𠩄謂好伸而耻屈人情之不樂二也今夫立朝自𨤲務

職事官皆得以親族子弟牒國子監𥙷解試及監司帥臣苟非

在川廣二千里外即子弟無𭣣試之𠩄每遇大比無𠩄附着

稍知謹畏者大率無故而殿一舉不然則為謬巧遷就以避

貢舉條制斯可矣臣𠩄謂趍利而避害人情之不樂三也如

前四患則是事權太輕雖賢者猶不樂為之如後三說則是

㤙數太薄人人不樂也夫可與救斯民者必帥也漕也緫領

也而人不樂為之至此柰何憚改乎臣竊以為今日之𫝑莫

若稍稍重外重外之術必使帥漕緫領皆可馴致於從官可

以馴致於從官而後可久任可久任而後可責事功如此則

帥漕緫領始曉然知朝廷委𭔃不輕矣則夫前四患者次第

自去而有為 陛下出力救斯民者矣

   乞放身丁錢劄子

 真宗實錄大中祥符四年秋七月壬申朔詔曰朕臨御萬

 邦厲精庻政一夫不𫉬尚切扵憂勞九賦用均唯思於寛

簡惜其物力以厚民生眷惟浙江之區介彼東南之域而

 自祖宗恢復聲教誕敷去率斂以居多俾樂康之斯洽洪

 惟利澤巳浹編甿然計口筭緡尚存於偽制治財吝納仍

 限於𡻕輸特俾蠲除式申曠蕩其兩浙福建荆湖南北路

 身丁錢並特除放如有元以錢折征物色亦與除放自如有以

 下十三字㩀福州法冊添入凡𡻕免緡錢四十五萬四百六貫

身丁錢不知𠩄始臣伏讀 御札則知其為東南偽制也本

朝六路次第歸化𠩄以加惠之者甚厚徃者婦人有之至淳

化三年免見十月四日瓊州勅寺院行者有之至咸平五年見七月四日兩

浙福建路勅攝官有之至至道二年見正月十五日廣南勑鹽亭户有之

至太平興國元年見九月福州路勑賃舍𭔃住者有之至咸平六

年免見四月二日廣州勑死丁自咸平二年始與除放八月二十日杭越明睦台温䖏

衢婺秀蘓湖十二州勑逃丁自咸平四年始與檢閣見七月十一日荆湖南北路勑

僞命日如福州每丁三百二十五自太平興國五年定納錢

一百七月髙象先奏請褔州長溪有温台等州投過一千七百餘戸

二千餘丁每丁亦三百二十五自景徳二年定依温台州見

納錢二百五十四月二十日劉炤奏請蘇州每丁納米自淳化五年

納錢二百見八月十七日蘇州勑睦州每丁六百九十五䖏州毎丁五

百九十四自咸平三年許将縜折納五月二十三日兩浙路𠡠抑見偽制

各出一時頗亦不等前後勑命大底多者使寡難者使易不

宜有者使無而諸國苛歛漸趨於平至是廼一切蠲去與民

更始天聖間侍御史章頻言先帝除放偽命身丁東南之區

聖徳𠩄被十六年矣放過錢七百餘萬貫而軍國之湏不聞

申匱乏可謂至論然臣又按實錄明道元年三月兩浙轉運

司言大中祥符五年已放諸路身丁錢而婺秀州尚輸如故

廼蠲除之蔡襄亦嘗言僞命日諸州各有丁錢唯漳泉州興

化   作米七斗五升 真宗皇帝哀矜困窮蠲放兩浙

褔建 身丁錢其時漳泉興化是亦丁錢折變作米無人論

奏因依遂至先朝大恵不及三郡以此見祥符放丁溥及六

路其間猶有至今輸納者皆府縣占吝奉行不䖍之故推而

廣之宜在今日恭惟 陛下仁聖在上軫憂民瘼欲省賦甚

矣間者㫁自 淵𠂻量减折帛之估有司以闕經費為言其

議遂𥨊以臣愚見折帛固宜减不如身丁切於窮民且其為

錢視祖宗折帛之估𦆵十之一而其為丁視納 折帛之家

殆累數萬緡 陛下尋祥符之詔㫁而行之幸甚

止齋先生文集卷之二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