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齋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二

卷第四十一 止齋先生文集 卷第四十二
宋 陳傅浪 撰 景烏程劉氏嘉業堂藏明弘治乙丑刊本
卷第四十三

止齋先生文集卷之四十二

  題䟦

   題  仁皇所賜魏家刑政二字後

臣嘗幸備員中祕恭暏仁皇奎畫凢五十有五軸亦既盛矣以

今見魏家刑政二字又以嘆散落人間夷夏山川之蔵不知

其㡬也恭惟景祐以来上意日趨於寛任子至於及員郎治

獄至於貸贓吏理財至於弛茶禁盖後来新法之士謂之失

刑政者以今所見帝雖燕間與踈逺小臣亦未嘗不講此二

事然後知帝所謂刑政在是不在彼也嗚呼仁哉

   䟦蘇黄門論章子厚䟽

余毎讀章氏論𭛠法劄子言温公有愛君愛國之心而不知

變通之術嘗嘆息於此使元祐君子不以人廢言特未知後

事如何耳至讀黄門諫䟽又未嘗不壯其决也

   䟦東坡與章子厚書

予来湘中見故家遺帖為多而有二異此書與趙潭州所蔵

黄門論章子厚罷樞宻䟽也諫䟽在省中不知何年流落人

間固可異此書傷觸大臣宜不為蔵而亦存於今則尤異耳

書作於元豊元年於是西方用兵後四十七年王蔡為燕山

之𭛠京師遂及於禍不仁而可與言則何亡國敗家之有信

哉信哉又後六十七年永嘉陳傅良書

   䟦東坡桂酒頌

公之文宜作宋一經以傳無窮蔵之名山副在京師顧乃書

桂酒法刻寘羅浮鉄橋下以俟後之居夷者後公百年徐思

叔以所蔵酒頌示余相對嘆息余性不善書故不復賛

   䟦辛簡穆公書

簡穆公行蔵見國史且天下能道之余不復道𭧽余守桂陽

𡻕旱流言徃徃以郴桂間民略死徙矣祐之時在長沙幕府

具以所聞言之故帥直徽猷閣潘公徳鄜潘公下其說兩郡

蓋甚侵余與丁端叔也余二公頗恨然忌幕府不敢白巳而

識祐之廼佳士耳余既相得㑹它郡廵撿下軍人廪不継属

祐之即其廬勞苦之天大寒彌兩月雨雪沒馬股祐之﨑嶇

行盡闔郡得軍中人之心以歸余方恨賢勞而祐之欣欣無

一咎言以是益知其人苟便扵民雖極言不以為口過苟不

便於身雖忘言可也簡穆公為有後矣

   䟦江道士玉䑓菴額後

道人為余言此山在閩昭武最深僻人不蹟処吾求晦翁之

字請書其後将刻之石兩翁未必以功業著見扵世或千載

之下有得殘刻於荒榛亂石之間庻兩翁不泯耳余𥬇而書之

   䟦周伯夀𦘕猫

余家有數猫終日飽食相跳躑為戯而不捕䑕余恠而問人

人曰猫之善捕䑕者日常睡因見伯夀所蔵𦘕遂書此語

  䟦徐夫人手寫佛經

余苦不學書自児時及今所課書未嘗手抄一卷徃時從常

州先生薛士龍學毎見抄書動十百卷竟帙無一字行草心

嘆服之以為視司馬文正何如耳他人無及也今見蔡同年

之母徐夫人手寫佛經九十五卷徃徃得唐人筆法則又愧

焉字畫亦細 以余之不䏻手抄一卷書至愧於徐夫人而

或者輙意輕天下士余不敢也

   䟦司馬温公遺玉壘聘君詩

熈寧元豊之間天下學士大人稱温公必曰老先生今見公

所遺玉壘聘君詩方以是稱之則聘君之為人可知巳嘉州

君與李公擇同入館去之日熈寧六年三月父子行蔵如此

余頃見世所行官制舊典有三晋張縯一編慕用之廼今得

聯事湘中聞其世又竦然起敬也

   䟦宋信翁産經

宋永夀信翁隠士也有過客為余道其人物色得之蕭寺中

而信翁亦肯来過余宋伯華伯濳兄弟衡陽賢者也一日見

信翁於余座上驚嘆至何従致此人耶已而與信翁意思洽

雖有它客亦强之與坐児軰或觧衣信翁𥘉不苦辭明日訪

之則随舟下長沙矣余臨長沙年一見過余不敢𭻍也它日

行郡得疾倉黄還𪠘伯華以告則信翁亟来日視毉藥及稍

愈廼去以是益敬信翁盖有道者信翁䏻說易論語及内經

諸書其得處要約有詩篇余嘗欲作宋居士傳未果㑹刋所輯

産論遂書其後以其與余交者如此則其人可知矣

   䟦王恭簡諫草

余以公言次元祐紹聖之事盖古所謂蓍蔡之見者耶嘗䄂

此藁謁范東叔東叔因出其所蔵公奏議若干卷大抵𩔖此

   䟦曽文清詩詞後

余不及見文清公然𫉬從六卿原伯侍郎仲躬㳺甚乆憶在

都下時文清夫人尚亡恙生日當為夀余與髙炳如愽士請

原伯修拜母之敬見諸婦各年六七十盛服夾侍夫人出對客

巳而原伯帥婦及諸孫羅拜奉觴且遍飲客乃罷故家孝

敬之風可𮗚也今見文清徃還兄弟間詩詞又為之嘆

   䟦蔡京貶竄元符末上書人䛇草及考定邪正等

季路為余言此藁得之京𣳚入官故紙箧中嗟乎方京矯誣

君父以欺天下𠒋熖塞穹壌矣豈知遺藁在官所斥賣之録

哉然自蔽罪攸貫而京佚罰竟死牗下春秋誅首𢙣若攸貫

尚足誅乎

   䟦蘓魏公百詠詩稿後

余嘗慕魏公之為人今見晚𠩄自敘百咏遺稿非獨其人品

殊絶盖其及見故老與師友淵源所漸盛矣余於是知慶暦

嘉祐之際人物之偉嗚呼城門之𮜿豈兩馬之力哉自三經

之學行士以師心自賢不能䧏以相從而風俗日壊其流弊

何可勝道追想前軰髙山仰止龍圖陳公諱從易曽胡田楊

四公者諱公亮𪧐况偉也楊以慶暦八年曽田以皇祐三年

胡五年相継為學士云

   䟦陳求仁所蔵張無垢帖

世未有言無垢先生善作字者而筆勢如此令人起敬嗚呼

豈但字畫哉余嘗聞吕伯恭父云某從無垢學最乆見知爱

最深至今亡矣念無以報獨時時戒學者無徒誦世所行論語

觧以為無垢之學盡在是也始余與伯恭父有為言之也今

見求仁先大夫與徃還書說論語事甚悉盖雍也以前無垢

巳恨早出餘所著未嘗示人無垢無多著書而論語觧要非

成書學者但尊信之以此窺見無垢冝伯恭云爾也則世之

知無垢者何如哉余少時方省事無垢来爲郡守聞見鄉人

父老數百人以滛雨害稼訴郡無垢若不省然俄而駛足来

索狀而數百人者皆以不滿觧去状亦不知安在矣旦日還

鄉下自城以南逹瑞安凢閘者堰者皆已决捕魚蠏簞笱凢

可以梗水者亦已徹去不數日水落是𡻕大熟無垢永嘉之

政𥘉非赫然有聲也而敏事若此則世之不知無垢者不但

其問學也無垢擯斥流落道不爲世用以死其不爲人知者

何可勝道余因求仁先大夫說論語事且有𦔳於永嘉之政

故併著之

   䟦葉正則所爲陳仲石墓誌

某不善書強書此以慰吾仲石欲作數語附碑隂又無以出

銘意之外者嗟乎仲石斯銘亦足以不朽矣銘作於淳熈而

書於紹熈之癸丑故正則用前衘云

   䟦林宗大家蔵湯氏𦘕梅

湯梅近稍不貴重於世余慮宗大蔵之之悔也故為之書

   䟦雲山夀昌院右帖公㩀後

圖經云中和二年置與院牒合但不詳杜名字唐史元年十

月賊朱褒䧟温州今牒稱樂境當在賊平之後然以寧海軍

使繋衘攷之地志是時未有寧海軍也豈平賊時嘗暫置軍

故略不書乎乾元元年始建靜海軍令軍使錢者元SKchar也盖

是𡻕從元SKchar之請陞節度使耳雪菴於今為前軰行余壯時

從薛常州士龍學士龍數為余言道雪菴為人由是定交直

龍圖閣鄭景望将造朝與余逰鴈山會天大雪行十數里訪師

於深林叢莾中三人相對清話從者無人色今老矣不欲領SKchar

以書来别余且示院所蔵故牘将待盡於此院余方屏居山

樊與土友絶不知與師後會復何時然各行其志㑹不會何

足道因書卷末以當别語

   䟦張魏公南軒四益箴

乾道之辛夘余送南軒先生於呉興之碧瀾堂雅聞定叟尚

書名而未之識也其後尚書公𠩄至治行為天下第一益相

嚮徃余守杜陽是𡻕孝宗内禅故事桂陽守臣貢白金三十

兩吏率取諸民以應令余惧非聖朝所以恵逺民之意具以

質言上擅减三分之二且 不推賞是時周益公當國疑不

䏻决但批状送版曺㑹定叟為尚書奏桂陽壌地𥚹小守臣

陳某請不妄得㫖可其奏而賞典視它郡余以是知魏公與

南軒先生之教定叟尚書能守其家法如此吾友沈仲一令

余書四益碑後遂著其事且以發明上㤙云

   䟦朱宰元成𠩄蔵宋宣献公王荆公帖

宣獻明道二年帖先是王文正公出守兖宣獻相継請上親

政亦出守亳意此帖為文正𤼵也荆公熈寧五年帖運判中

允者楊蟠公濟也公濟以是年十一月自光禄丞改太子中

𠃔權𤼵遣永興䓁路轉運判官明年司農言近䛇天下出錢

免𭛠而永興𥘿鳳比它路民貧𭛠重於是始立二分寛饒之

法以此帖考之當是荆公嘗有悔意故農寺敢白上耳餘詩

帖不䏻詳其𡻕月良愧該洽

   䟦朱宰𠩄蔵竹石

余苦不識𦘕獨嘗得東坡先生竹石於司馬文正諸孫把玩

乆之略窺其意今見此圖筆𫝑殊逼坡仙愛賞不巳於卷末

得蔡子俊薛道祖二䟦皆 蔵𦘕名家余幸偶合爾

  䟦朱宰𠩄蔵孫介𦘕

孫介不見朱氏𦘕史 孫 廣明中避地入蜀長於天王鬼

神筆力狂怪不以𫝊彩為工此𦘕亦然介豈其家學耶

   䟦林伯順七世祖𦘕像

陳子曰自元豊季年至今故家舊物希不失矣而吾友林大

備𠩄蔵七世祖像見之面如生真家寳也公諱頌字雅文薛

寺丞先生銘大備父嘗識之序引中公起家累數鉅萬而不

及仕今衣冠盖貌工尊大之云

   䟦謝大成𠩄蔵曺公𩔰墨跡

髙宗中興一時元從皆将相也公𩔰獨善避權𫝑以眉夀終

今𮗚𠩄遺謝大成雜語一𥿄豈偶然哉豈偶然哉大成與余

同年生而強徤過余薄物細故身親不倦亦必有得於此矣

   䟦姚次韓𠩄    修禮書堂帖後

余嘗論前朝應制書若竇儀蘓曉同定刑綂而世但稱可象

司馬光趙彦若同上百官公卿表而世但稱君實蘓洵姚闢

同修太常因革禮而世但稱明𠃔之𩔖𡻕月浸乆将失其傳

令人太息今三館書目言百官表為温公撰是巳鉛槧尚多

湮晦况於事業尤可嘆息 如研論事物頋㩀於口耳之傳

其然豈其然乎因姚公孫次韓出示堂帖遂書其後

   䟦黄元章𠩄蔵山谷墨蹟後

以余𠩄見士大夫家山谷墨蹟皆可寳獨衡州守鄭如崈醴

陵丞李九齡與今元章𠩄蔵廼其家世舊物然後知得之它

人與魯納郜𪔂何異自百餘年間故家三世希不失者而元

章凛凛有論新法意象又不但家蔵如此

   䟦呉興陳籛芝草圖

頃桂陽𪠘中柱去礎三四尺所出芝一本婦子不以為祥掇

視余盖恍然嘆芝不遭也明日故枿復吐三葉紫質黄縁餙

見之竒甚余雖異之但令婦子軰謹視母掇取逾時色爛然

不敗今覩陳君繪芝為卷自内相李公宗伯倪公序且頌其

所自来不虚得又追嘆𭧽所産芝非特婦子不好事雖余亦

不好事也世固有尤物要其名字出不出顧所遭何如人爾

芝嘗遭嘆武宣者如余安足道哉因題陳君卷後以自訟云

   䟦樓大防重屏圖

右重屏圖其一圖薾然衰疾人也識者以詩知其為自傳無

疑其一圖衣冠容貌皆甚偉必王公大人而莫知之者王君

明清濁以所嘗見廬山祠堂其夜並圖書像謂其二人為李

中主韓熈載更二人亦不知為誰也嗟乎名字之著不著如

此哉孔子𠩄論伯夷叔齊齊景公萬世不可易矣

   䟦孟蜀王書後

余讀漢文賜南粤王趙佗書知西都之𠩄以興也周世宗一

世英主而昶以偏方通上國方哆然自大其語多諷刺不遜

其䏻免乎後而蜀亡諸君子顧以文詞取之何哉










止齋先生文集卷之四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