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德大名府志 (天一閣藏本)/卷07

 卷六 正德大名府志 (天一閣藏本)
卷七
卷八 
本作品收錄於:《正德大名府志

大名府志卷之七

         前進士海上唐錦編纂

         鄉進士道州陳滯釆輯

人物志

 夫汲黯在漢淮南寢謀李牧守邉匈奴逺遁

 二子之贒冝無大過人者且能重國而威逺

 如此而况不爲黯牧者乎故𨿽窮荒絶僻有

 一人焉則山川爲之生輝草木爲之増氣矧

 魏慱河朔名藩峙𣴑萃秀豪竒茂爽之才碩

 偉光明之器彬彬軰出不有以志之則堂堂

 畿輔徒聳虚聲而百世之下其何景象以自

 奮耶作人物志

   君后

元城縣

漢孝元后姓王氏名政君祖翁孺自東平徙居

 縣之委粟里武帝時爲綉衣捕盗有詿誤者

 悉縱之嘆曰聞活千人者後必昌吾今活萬

 餘人後世其有興乎生子禁禁生政君爲漢

 孝元帝后楊雄誄之曰太隂之精沙𪋤 之靈合作於漢配元生成

南樂縣

上古赫胥氏太昊伏羲氏之後風姓相承九世

 君也

 史皇氏倉帝名頡有睿徳生而能書及長登

 陽虚之山臨于玄扈洛水之汭靈亀負書丹

 甲青文倉帝受之遂窮天地之變仰觀奎星

 圎曲之勢俯察亀文鳥羽山川掌指而剏文

 字天爲雨粟鬼爲夜哭

   忠節

大名府

五代周仕石晉爲節度使歴四鎮眥有善政在

 定州時契丹呼使岀降周曰受晉厚恩不能

 死戰而以城降何面目南行見人主與士夫

 夫乎遂死之

金蘇椿以元帥守許州時元兵南下節度使石

 倫遣提控髙珪徃斥堠珪降元引大兵至城

 下使韓夀春者持檄招降倫椿斬之既而城

 䧟椿不屈遇害倫亦投井死

元劉天孚爲東平  管府判官累陞知河中府

 陜西行省丞相阿思罕爲亂舉兵至河中天

 孚度不能拒遣人至晉宻乞援兵不報居七

 日阿思欲脅使附巳方坐府治號令諸軍天

 孚佩刀直前衆遏不淂入退謂人曰吾家本

 微賤荷朝命至此今不幸遭大變何忍漎之

 以負上恩哉且予與其辱於阿思之手吾寜

 蹈河而死時天寒河氷方堅㧞佩刀砍氷北

 望祝謝者𠕅拜訖投水死阿思罕大怒籍其

 家事間詔其第天惠給驛歸柩贈推誠秉節

 功臣彭城郡侯謚忠毅

 卞琛國子生以母憂家居㑹隣郡盗起乃與

 㴀子小十府史李仲享等恊謀統壮丁數百

 徃撃衆潰被執仲享小十眥死賊素知琛因

 屢脅使從琛唾罵曰我國子生也視汝真狗

  吾寜義死不從賊生賊怒殺之

元城縣

宋劉安世航之子也熈寜六年登進士第嘗㴀

 司馬光學問行巳之要光以誠告之且令自

 不妄語入哲宗立光薦爲秘書正字吕公著

 又薦除右正言㝷遷右諌議大夫論事剛直

 一時敬懾目爲殿上虎嘗上䟽極論王安石

 蔡碓吕惠𡖖軰朋邪紹聖𥘉章惇入相貶新

 州别駕英州安置蔡京復䆒治之除名覊管

 峽州徧歷逺𢙣之地死生禍福無所動嘗曰

 五欲爲元祐全人使可見司馬光於地下至

 是遂坐元祐黨籍與光齊名焉其𥘉擢言職

 時将以親辭母曰君命不可違宜勉之及南

 逐母曰兹事固知如此且戒無以淂䘮爲意

 史官論其忠直有餘嫉惡太甚以激小人之

 怨名顯身辱母能逆料之可謂賢矣死之日

 風雷滿室先儒謂爲正氣之散後謚忠定世

 號元城先生所著有通鑑音義十卷盡言集

 二十卷

 郭永性剛明勇决慱通今古淂錢即買書家

 藏至萬卷仕爲丹州司法叅軍遷河東提㸃

 刑獄金人犯大名宗澤檄永爲戰守計城䧟

 永瞋目大罵爲金人所殺一家㫮遇害紹興

 𥘉贈資政殿學士謚勇莭

清豊縣

唐南霽雲從張巡守睢陽巡遣請師于賀蘭進

 明不决因食㧞佩刀断一指血淋漓以示一

 座大驚霽雲知賀終無出師意即馳去将出

 城抽矢射浮圖矢著其上磚半箭曰吾歸破

 賊必滅賀蘭此矢所以志也陮陽䧟與巡俱

 死於賊

内黄縣

隋王伯當隋末以左武衞将軍爲李宻副将後

 死其難於稠桑

滑縣

唐盧奕宰相懐慎子天寳中拜御史中丞俄留

 臺東都城䧟爲安禄山𠩄執将殺之奕数禄

 山罪罵不虚口遂被害肅宗賜謚貞烈獨孤

 及撰文

金𨶒忠衞王時爲𨳩州刺史賽哥叛忠單騎入

 城縳之出由是漸被擢用哀宗遷蔡圍城之

 役與義軍招撫毛佺同日戰死

𨳩州

元伯顔一名師聖曷刺魯氏生六𡻕受孝經論

 語即成誦早喪父長授業宋進士建安黄坦

 頴悟過人學貫經史所論每出人意表學者

 求相資難随問随荅至正四年以𨼆士徴授

 翰林待制與修國史既歸𠕅起爲江西㢘訪

 僉事數月以病辭四方來學者千餘人時號

 河朔夫子河南賊蔓延河北伯顔以鄉民爲

 什伍用自保賊知其名生刼以見伯顔罵不

 屈引頸受刄與妻俱死有司上其事封范陽

 郡侯謚文節有論孟語録兵燬學庸心法傳

 于世

 郭嘉有大志舉太定進士累官禮部貟外郎

 㑹遼陽騷動授廣寜路  管既至賊勢日張

 孤城無援賊遣使脅之降斬其使𨳩門督戰

 死之詔謚忠烈官其子蘭國子學正

   文學

大名府

宋范質母夢五色筆生之九𡻕善屬文周世宗

 時爲宰相後事宋太祖忠亮有守累官至中

 書侍郞同平章事卒贈魯公

 柴禹鍚少有客見之謂曰子氣質不凢若輔

 以經業必致将相由是留心文學政事太宗

 時累官至樞宻副使後授鎮寜軍節度使歴

 知涇具州卒贈太尉子宗亮尚太宗女孫宗

 慶累官武成軍節度使判鄭州

 柳𨳩父承翰乹徳𥘉爲監察御史𨳩㓜警悟

 豪勇𨳩寳中舉進士歴官諸州㫮有政蹟太

 宗以其文臣有武略以權知寜逺軍從全桂

 還邠代諸州著書自號東郊野夫又號𥙷亡

 先生作二傳以見意又作家戒千餘言刻石

 以訓諸子兄肩吾官至御史肩吾三子湜灝

 沆並進士及第

 宋白年十三善屬文豪俊尚氣節建隆𥘉擢

 進士甲科乹德𥘉獻文百軸累官翰林學士

 承㫖真宗時遷至吏部尚書卒謚文安典貢

 舉淂蘇昜蕳王禹偁田鍚李宗諤胡旦時  

 得人所著有文集百卷子獻臣國子慱士淂

 臣賜進士及第良臣太子中舎忠臣殿中丞

 劉筠性頴悮善屬文舉進士爲舘陶尉累遷

 左司諌翰林學士甞草制罷丁謂李迪謂𣸪

 留仍以制屬筠筠不奉詔謂既相遂以諌議

 出知廬州後復爲翰林承㫖筠自景徳以來

 三入禁林居文翰之選與楊億齊名三典貢

 舉以䇿論定天下士自筠始也

 耿仙芝舉進士以詩著名其一聮云淺水短

 蕪調馬地澹雲㣲雨養花天爲人所  

 終慎思家貧苦學衣冠故敝風兒寢陋始來

 應舉魏之舉人視之蔑如也既就試遂爲觧

 首其謝觧啓曰三年于此衆人竊笑於毛生

 一軍㫮驚大将果歸於韓信

 王豫字天悦𨼆居樂道精於昜數聞邵康節

 居蘇門欲以所得於易者䆒之與之語三日

 乃盡得其所未同始大驚服舎其學而學焉

 由是衞人㫮知二先生之爲有道也

國朝吉惟善㓜聦敏過人進退雍容有儒者風

 學尤  於性理以經明行脩舉不就唯講明

 經史訓誨後進

元城縣

晉束晳其先漢太傳踈廣之後避新室難自東

 海徙居沙麓去踈足姓束晳慱學多聞時人

 莫及舉孝㢘茂材㫮不就太康中郡大旱禱

 雨有感民歌之日與門生講學作玄居釋以

 擬客難張華竒其文召入仕時大興農田晳

 建䇿明天時地利人力之等由著作郎遷尚

 書郎趙王倫爲相國請爲記室逆知必敗遂

 辭疾歸教授鄉里年四十卒井邑爲之罷市

 故人門生悲號墓側所著有五經通論發䝉

 記𥙷亡詩𣈆書帝紀十志今束舘鎮有祠

元席郁其先自太原徙此父榮将仕郞衞輝路

  管府治中驍騎尉封元城縣子郁早以御

 史薦爲殿中知班㝷辟掾大師淇陽王府遷

 秘書郎至太三年爲澄源書千言貽兩府其

 㮣曰正巳格君任人謀國是在两府宰相元

 氣臺臣藥石元氣受病則輔以藥石彼此相

 維而君心可正治道可成識者多之及爲御

 史論列精甚少嘗受業于紫山胡祗  故其

 學醇然不雜而芳澤厭滿則眥所自致也

 潘迪性聦敏慱學能文通五經歴官翰林編

 修國子司業遷集賢學士後陞禮部尚書致

 仕所著有周昜春秋傳大學中庸述觧及格

 物𩔖編石古音訓六經發䝉洪範講議諸書

 趙元昌𨓜其名號樵山明五經仕至三臺御

 史國子司業有樵山文集

國朝于敏號北野明五經昜詩尤長至於天文

 地理之學無不精到

大名縣

唐郭震少有文才𥙷太學生家嘗选資錢四十

 萬㑹有衰服者自言五世不葬願假以治䘮

 震舉與無吝年十八舉進士爲通泉尉武后

 索其文上寳劒篇后嘉其才授右武衞鎧曹

 叅軍進将軍景雲𥘉拜同中書門下三品後

 以兵部尚書復相封代國公

南樂縣

唐谷那律魏州昌樂人貞観中累官至宏文舘

 學士慱識群書禇遂良  爲九經庫

 孫𠋣相仕爲秘書省正字讎校群書多所刋

 定𠋣相子崇義天寳末爲幽州大将以雄敢

 聞崇義子從政渉儒學有風標

元張淳慱學能文才識超卓至元中以遼陽提

 舉徴有文集四書拾遺

魏縣

元劉健慱學能文通五經尤長於昜延祐中登

 進士第授彰徳府録事逺近推其學行從逰

 者雲集一時名進士多出其門

清豊縣

漢京房師焦延夀學昜甚精其說長於災變分

 六十四卦更直日用事以風雨寒濕爲候各

 有占驗元帝朝以孝㢘爲郎所言屢中時日

 食隂霧房數上䟽指陳時政淂失石顯五鹿

 充宗嫉之出爲魏郡太守以考課法治郡有

 聲

魏竇瑾漢司空融之後元魏時以文學知名自

 中書省慱士爲中書侍郎累僉中都官尚書

 大武重之後爲冀州刺史

 李平崇從弟渉獵群書有文才仕魏爲散騎

 侍郎自請效一郡拜長樂太守政務清静吏

 民懐之徴拜河南尹後遷司徒子諧風𣴑文

 辯歴位中書侍郞諧因癭而舉頥因跛而緩

 歩因塞而徐言人謂其善用三短

 平雲定學昜有才名太和𥘉拜直散騎常侍

 孝文甚禮之居喪以孝  累遷太子庻子後

 拜河南尹轉尚書左僕射加常侍䖏機宻十

 年有獻替之益所著述有集録

宋  逈太宗時舉進士第稍遷太常丞真宗在

 東宫諭徳楊億  其學行既即位宰相吕端

 李沆又薦之擢左正言𠕅除右諌議大夫遷

 翰林學士進承㫖時朝廷方修禮文之事制

 詔多出其手遷禮部尚書以太子太保致仕

 召宴太清樓寵遇甚厚真宗  爲好學長者

 楊億謂逈所作書命無褒深淂代言之體卒

 謚文元

  宗懿逈子自少力學以父任爲秘書郎獻

 所爲文召試舎人阮累遷祠部員外郎知制

 誥翰林學士諌議大夫叅知政事㑹朝廷以

 金飾器賜唃厮羅宗懿言晉叔于奚辭邑而

 請繁纓孔子以爲不如多與之邑惟名噐不

 可假人夫繁纓諸侯之馬餙聖人尚以爲不

 可輕與陪臣况乘輿所御之器可賜外臣乎

 必欲優其禮加賜金帛可也廷議是之慶暦

 中除資政學士卒謚文荘有文集其諸孫𥙷

 之說之眥名在史傳云

内黃縣

漢杜鄴嘗遷涼州刺史涖政寛厚不尚威嚴元

 夀攺元正月朔帝以后父孔鄉侯傳宴爲大

 司馬衞将軍帝舅安陽侯丁明爲大司馬票

 騎将軍臨封日食詔舉直言方正扶陽侯韋

 育舉對䇿極論陽尊隂卑天道之常故禮明

 三從之義𨿽有文母之徳必繫於子昔鄭伯

 随姜氏之欲終有叔叚之禍㐮王迫惠后之

 難而遭居鄭之危不可不戒也今陛下每事

 儉約非禮不動誠欲正身與天下更始然嘉

 瑞未應而地震日食者豈非隂陽失序之所

 致耶時不能用

唐馬嘉運少爲沙門後攺治儒學講授白鹿山

 受業者千餘人真観中召拜弘文舘學士嘗

 指摭孔頴逹五經正義之疵當世諸儒服其

 精慱

 沈佺期邑名族舉進士除給事中爲起居郎

 兼修文舘直學士第佺交佺寜㫮有文學與

 宋之問齊名世  爲沈宋

宋師頏父均後唐進士仕至永興節度判官頏

 矌逹篤學與兄頌齊名建隆𥘉舉進士累官

 至殿中侍御史知資眉二州所至以蕳静爲

 治後召爲翰林學士所著有文集十卷子仲

 囬端拱𥘉進士

濬縣

周端木賜孔門髙弟居言語之科領一貫之㫖

 唐贈𥠖侯宋加𥠖公子叔賑貧濟乏散父資

 至盡不吝

滑縣

晉成公綏慱渉經史不營資産詞賦甚麗有孝

 烏集廬舎綏以爲祥乃作賊羙之又嘗爲天

 池賦張華雅重綏每見其文必歎服以爲絶

 倫薦之大常徴爲慱士歴秘書郎轉中書侍

 郎

 崔良佐擢明經𥙷湖城簿以母䘮去官遂不

 𣸪仕治詩書春秋有文名子鵬舉進士慱學

 宏詞賢良方正㫮異等仕至武部郎中

唐崔日知擢明經累官太常𡖖從弟日用擢進

 士嘗賛大計討平韋氏及太平公主以功授

 黄門侍郎進户部尚書與其兄㫮以文學知

 名

 王恭少篤學教授鄉閭弟子数百貞観𥘉召

 拜太學慱士講三禮别爲義証甚精慱盖文

 懿文逹眥當時大儒每講徧舉先儒義必敷

 暢恭所說

 鄭遨敏於文辭昭宗時舉進士見世亂𨼆於

 少室山其妻数以書勧還輙投於火後聞妻

 卒一慟而止晉髙祖以諌議大夫召不起賜

 號逍遥先生嘗與李振善振仕後梁貴顯欲

 以禄邀遨不顧後振淂罪南竄遨徒歩千里

 徃省人益髙其行徙居華隂與道士李道殷

 羅隂之犮善世  三髙士遨種田𨼆之賣藥

 以自給道殷有釣魚術鈎而不餌又能化石

 爲金遨驗其信然而不求也節度使劉遂以

 貨遺之辭不受

宋戚同文㓜孤飬祖母以孝聞師邑人楊慤不

 終𡻕畢誦五經漎學者不逺千里而至既卒

 門人號堅素先王有集二十卷二子維以文

 行知名舉進士累官太常少𡖖綸篤古善訓

 𨿽至清顯不攺純儉

元劉子仁𥘉漎姚許二公勉使就學魯齋詩有

 聦明羡劉子憤勇入吾門之句時南陽立屯

 爲屯丞後爲絳縣尹

國朝宋訥崇禄次子慱學強記動以矩彠雅性

 遅重不妄言笑登元至正進士授塩山尹歴

 中山路經歴崇文監典簿終禮儀院慱士

 國朝洪武十三年以輔官杜斆薦國子𦔳教

 陞翰林院學士撰宣聖廟碑   㫖攺文淵

 閤大學士㝷轉國子祭酒嚴立學規諸生敬

 畏夀八十終于官 恩官其子復祖爲司業

𨳩州

漢索盧放以尚書教授弟子千餘人光武徴爲

 諌大夫数獻忠讜㝷以病去不復就徴

國朝紀著從業顔師聖所淂益深元季盗起率

 鄉人𨼆居避難 皇明洪武壬戍 詔天下

 遺𨓜有司薦之授萍鄉教諭𣸪召入授試僉

 都御史禮遇甚隆時年巳七十㝷抗䟽歸

 長垣縣

國朝王存心通五經尤熟於史後廢視背誦如

 𣴑

東明縣

漢劉昆以施氏昜教授弟子恒五百餘人王莽

 篡立昆匿河南負犢山中光武聞其名授江

 陵令縣有火災昆向火叩頭火㝷㓕後爲弘

 農太守虎負子渡河帝聞而異之徴爲光禄

 勲因問行何徳政而致是事對曰偶然耳左

 右㫮笑帝歎曰此長者之言也顧命書諸䇿

 後以騎都尉致仕子軼傳其業門徒益盛仕

 至宗正世嗣其官

 楊綸少師事丁鴻習古文尚書講授大澤中

 弟子千餘人州郡徴辟眥不就順帝時徴拜

 侍中會武威太守任嘉以罪下廷尉牽染百

 餘人綸上書論枉直有司奏其辭不遜免歸

 後爲将軍梁商長史諌諍不合出𥙷常山傳

 以疾自止坐稽王命免

金張特立太和中進士爲偃師主簿攺宣徳州

 司候貴戚歛手至太𥘉遷濟陽令時軍興責

 具粗粮約三日足後期如軍法民争輸于庭

 㝷拜監察御史首言宰執與細民争利且謟

 事近習執事者忌之罷歸教授元世祖降璽

 書諭曰前御史張特立養素丘園昜代如一

 宜鍚羙名以光潜徳因賜號中庸先生所著

 有昜集說歴年係事記

元王鶚其始生有鶚鳴于庭因名㓜聦悟日誦

 千言長於詞賦金正大𥘉進士第一授應奉

 翰林文字金主遷蔡擢左右司郎中蔡䧟将

 被殺萬户張柔救免輦歸保州世祖在潜邸

 聘至喜甚呼状元而不名賜坐進講孝經書

 易及治道每夜分乃罷及即位首授翰林學

 士承㫖知制誥典章制度眥所裁定後致仕

 𡻕仍給禄有大事遣使就問卒謚文康所著

 有論語集義及應物集

 李好文父鳯號西林國子𦔳教有文集行于

 世好文登至治二年進士累官至太常慱士

 講定鹵簿儀注重修太常典禮拜中臺治書

 侍御史捴裁遼金宋三史遷陜西行臺侍御

 史與長安志轉湖廣行省叅政㝷拜國子祭

 酒歴翰林學士承㫖至正庚寅詔爲皇太子

 立端本堂命爲諭徳令太子執諸生禮時人

 榮之因撰歴代帝王寳鑑爲訓後授河南行

 省平章致仕所著有端本堂經訓要義大寳

 録大寳亀鑑河濵苦窳集行于世

   材望

大名府

唐王義方魏郡人髙宗時擢御史諌諍盡忠後

 因喪母遂𨼆居不任

 柏良器魏州人父友王奐見之曰爾額文似

 臨淮王面黒子似顔平原殆能立功乃薦之

 李光弼年二十四更戰陣六十二李希烈圍

 寜陵良器以救兵至擇善射者沿汴渠夜入

 及旦伏弩發賊乘城者㫮死録功封平原郡

 王圖形凌煙閣

後唐劉賛魏州人父玭爲縣令自肉食别以蔬

 食食賛牀下曰肉食君之禄也爾欲之則勤

 學以干禄吾食非尔之食也賛遂力學舉進

 士明宗時爲御史中丞刑部侍郎守官以法

 權豪不敢干

石晉馮暉魏州人天福中拜義成軍節度使鎮

 靈武推以恩信部族懐惠又廣屯田以省轉

 輸民不加賦而軍用足撫邊十余年恩信大

 著

 馬仁瑀少不學與兒戯必爲行陣之状自  

 将軍鞭其後至者郡兒畏服後事周太祖領

 防禦使

宋馬令琮善騎射嘗漎其父全節屡戰有功由

 是知名周世宗時爲虎揵都指揮使宋太祖

 受禪岀刺懐州陞圑練使累功遷昭義兵馬

 鈐轄

 崔彦進有膽略善騎射𥘉仕周至都虞候宋

 𥘉累立戰功積官彰信軍節度使鎮河陽卒

 贈侍中

 曹翰少爲郡小吏多知數飲酒數斗不亂仕

 周至樞宻承㫖宋𥘉從太祖征澤潞及平江

 南太宗時又從下太原征幽州眥有功累遷

 左千牛衞上将軍攻幽州時士卒掘𡈽淂蟹

 翰曰蟹水物而陸居失所也且多足彼援将

 至不可進㧞之象况蟹者觧也其班師乎巳

 而果然

 馮繼業晉馮暉子㓜敏惠有量仕宋爲靖難

 軍節度使攺鎮定國軍吏民懐之太平興國

 𥘉封梁國公卒贈侍中

 臧丙弱冠好學性剛果有吏幹太平興國𥘉

 進士爲大理評事多𠩄建明淳化間拜右諌

 議大夫知江陵府子列進士及第官至太常

 丞

元張立道其先陳留人後徙大名父善金進士

 立道年十七備宿衞從世祖北征至元中爲

 云南王府文學勧務農桑以厚民生王嘉納

 之既而使安南定國號𡻕貢之禮還領大司

 農中書奏授大理等䖏巡行勧農使乃浚洩

 混池淂良田萬餘頃諸蛮夷慕之相率來降

 以其地爲郡縣又立廟學以化風俗㝷遷臨

 安廣西道安撫使入朝值權臣用事退居散

 地條陳十二䇿㫮㓛當世之務帝嘉之㑹安

 南不受命召授禮部尚書徃諭入朝𣸪修舊

 禮大徳間以陜西行臺侍御史拜雲南叅政

 爲梁王輔行卒于官𡈽人爲之立祠所著有

 郊祀集平蜀捴論安南風𡈽記六詔通說

 趙簡號稼翁延祐間爲侍御史歴江西行省

 左丞内外臺御史中丞山東浙江两道㢘訪

 河南江浙两省左右丞陞集賢大學士榮禄

 大夫秩從一品學士貢奎  其碩徳重望海

 内具瞻弟享遷侍郎同知大郡随路諸色人

 匠  管府事潤山東宣慰司照磨悀遷承事

 郎坊都兒  管府事

國朝秦𥙿伯從父仕元都就學冑監登苐累官

 福建行省郞中㑹世亂棄官寓楊州避地松

 之上海以養母時張士誠㩀姑蘇遣人招之

 拒不納 國朝吴元年 上命中書檄下松

 江起之𥙿伯對使者曰𥙿伯受元爵禄二十

 餘年背之是不忠也母䘮不終忘哀而出是

 不孝也不孝不忠之人何益於人國乃上書

 于中書固辭洪武元年省臣𣸪檄起之又  

 疾辭 上乃手書諭曰海濵之民好闘𥙿伯

 智謀之士而居此地茍堅守不起恐貽後悔

 𥙿伯拜書遂入朝𥙿伯慱辯善爲辭説 上

 欲命以官屡以故辭後以爲待制㝷出知隴

 州

元城縣

唐馮伉爲醴泉令著諭䝉書十四篇以教民後

 爲散騎常侍領國子祭酒卒贈禮部尚書

 觧琬中幽素科爲成都丞奏事  㫖除監察

 御史安撫烏質勒及十姓部落以功擢御史

 中丞兼領北庭外五國都護景龍中遷御史

 大夫朔方行軍大  管前後乘邉積二十年

 務農習戰專爲長乆計逺近安之

 張萬福其家三世明經止縣令州佐萬福以

 儒業不顯乃學騎射從征遼東有功累攝夀

 州刺史舒廬夀圑練使以擒賊功真拜刺史

 兼淮南節度副使攺鴻臚𡖖鎮夀州𠕅攝舒

 豪二州刺史大暦中以利州刺史鎮咸陽𣸪

 留宿衞李正巳反屯兵埇橋江淮漕船積千

 餘不敢踰渦口徳宗乃以萬福爲豪州刺史

 召謂曰先帝攺爾名正所以褒也朕謂江淮

 草木亦知爾威名若從所攺恐賊不知爲郷

 𣸪賜舊名萬福因馳至渦口駐馬于岸悉發

 漕船相御進賊兵𠋣岸熟視不敢動攺泗州

 刺史召拜右金吾将軍圖形凌煙閤陽城等

 詣延英論裴延齡伏閤不去帝大怒左右惧

 不測萬福大言曰國有直臣天下無慮矣吾

 年八十而與見盛事徧揖城等勞之天下益

 重其名後以工部尚書致仕卒年九十始終

 禄食者七十年未嘗一日言病凡莅九州㫮

 有惠愛

宋李繼勲性質直仕周爲安國軍節度使宋𥘉

 加檢校太尉累遷同平章事以太子太師致

 仕弟繼偓亦有武勇官至龍衞右廂都指揮

 使

 司超𥘉事漢繼事周爲宋宿亳三州逰奕巡

 檢使改宿州西固鎮守都指揮使移屯頴州

 下蔡鎮屡與唐人戰有功宋𥘉陞防禦使太

 祖討李重進以爲前軍歩軍都指揮使後徙

 蘄州防禦使

 田仁朗父武晉昭義軍節度使仁朗性沉厚

 有謀畧頗渉書傳漎討李重進征太原眥有

 功累官知慶州太宗時知太定州所至眥有

 善政遷右神武軍大将軍

 郭申鍚天聖間以進士起家主河間簿累官

 至朝散大夫給事中充天章閤待制致仕賜

 紫金魚袋申鍚資外和而内剛自奮寒苦有

 志於當世喜待士推掖寒畯人不可干以𥝠

  守九郡政明而下肅獄之𨼆㣲於談笑間

 淂之累在言路遇事盡言無所囬忌上嘗諭

 之曰凡爲小吏時多喜𡚒擊論事至稍用則

 緘黙是資言以進耳朕所弗取若𡖖可謂始

 終不二者乃頓首謝又雅喜論兵嘗著邉鄙

 守禦䇿叙戎狄山川風俗爲詳及退休與賔

 客語及邉事輙忼慨喟嘆忘其身之老也子

 仁約大理評事義方太常寺奉禮郎禮立守

 将作監主簿

 劉航第進士  官虞成  浦爲政寛猛不同

 而两縣㫮治知宿州押判夏使使者執禮不

 遜航折正之持莭使夏凡例所遺𨚫弗受還

 爲河北轉運使熈寜大旱求言航論新政不

 便者五不報請祠去起知涇相二州終太僕

 𡖖

元蓋苖登延祐進士第授單州判官州多繋囚

 部使者乆未報苖眥踈决之𡻕飢白郡因遣

 至户部難其請苖伏中書堂下泣曰濟寜民

 飢且死柰何弗救時宰漎之及拜監察御史

 建言㫮切時務天曆中文宗詔以建康潜邸

 爲佛寺使御史督其役苖上封事以爲非是

 奏入爲内御史文宗逰護國仁王寺苖進曰

 今頻年不登邉隅不靖正當恐惧修省何睱

 𨓜逰帝嘉納之即日還宫将擬外任帝曰仍

 留御史朕欲聞其讜言由户部侍郎遷刑部

 尚書𥘉盗殺河南省憲臣坐百家有詔止誅

 首罪宰臣欲盡誅戮御史具獄苖曰肆赦復

 殺在法所無御史獨一刻薄苖豈敢累朝廷

 之寛仁乎卒用其議後拜中書叅政大臣以

 馳道狹隘奏毀民田廬廣之苖曰馳道創自

 國𥘉何今日獨隘力辯乃罷又欲使宿衞士

 出爲郡長以養其貧苖議曰郡長所以牧民

 豈養貧之地議遂𥨊由是多與宰臣不合将

 引去  有㫖拜江南行䑓御史中丞㝷除𠂀

 肅行省右丞上䟽乞骸骨歸卒封魏國公謚

 文獻苖平居恂恂謙謹及遇事張目敢言𨿽

 經挫折無少囬撓有古遺直風

 王贒由進士  官福建塩運同知累遷浙江

 㢘訪使清介端謹爲世所  引年歸夀百有

 十𡻕

 髙昉㤗定中累官荣禄大夫湖廣行省平章

 政事時两江黃岑二族爲患昉謂遐荒之人

 撫則治擾則亂眥官吏貪求使然廣西部使

 者嘗按臨其地昉請用其人帥本道可以詔

 諭而復命使者如其言果相率效順朝廷賜

 玊帶以酬其功𡻕餘攺江浙平章事卒謚文

 貞

大名縣

唐羅弘信魏州貴鄉人状貌雄偉善騎射𥘉爲

 魏慱禆将因軍中推戴詔擢留後遷節度押

 衙後軍都知兵馬使銀青光禄大夫檢校太

 子賔客観察䖏置等使金紫光禄大夫工部

 尚書左僕射魏州大都督府長史兼御史大

 夫太師贈封南陽王曾祖郍皇平州刺史工

 部尚書祖秀魏慱節度押衙都知兵馬使兼

 御史大夫父珎魏慱節押衙親軍廂虞候贈

 工部尚書子紹威繼授節度使加侍中封魏

 王孫慶武魏慱節度副大使金柴光禄大夫

 檢校左散騎常侍魏州大都督府司馬知府

 事兼御史大夫上柱國

宋潘羙倜儻有大志周世宗尹開封以中㳙事

 之及即位髙平之戰以功遷西上閤門使宋

 太祖受禪陜帥𡊮彦㓙悍羙徃諭以天命遂

 入朝自後平澤潞楊州下江南廣東討雲代

 㫮有功累官忠武軍節度使同平章事封代

 國公謚武惠

 潘惟吉羙從子也累官天雄軍駐泊都監𨿽

 連戚里能以禮法自餙敭歴中外人咸

 勤敏

 潘夙羙從孫天聖中上書論時政授仁夀主

 簿後爲河北轉運使知河中府章惇察訪荆

 湖討南北江蛮徭陳夙優知邉状以知潭州

 𠕅遷光禄𡖖知鄂州

南樂縣

唐李義琰舉進士𥙷太原尉時李勣爲都督僚

 吏畏之義琰獨敢辨曲直後轉通泉令有能

 聲擢刑部員外郎遷銀青光禄大夫致仕歸

 公𡖖祖餞都門人以踈廣比之

 李義琛琰弟也舉進士歴監察御史累至刑

 部侍郎雍州刺史時𨵿輔飢詔貧民就食唐

 鄧義琛恐其𣴑徙上䟽固諌遷𥠖州都督終

 𡵨州刺史

金李棟明昌中登第爲汶上令拜監察御史彈

 劾不避仕至陳州防禦使領大名府兵馬都

  管事

元王珎慷慨有大志仕爲行營軍前都彈壓㑹

 宋将彭義斌取大名棄妻子來歸俄以功兼

 大名路安撫僉行省事從伐宋破光州棗陽

 廬夀滁身先諸将深入見上曰大名困於賦

 調貸胡西域賈人銀八千錠逋粮五萬斛若

 徴之民無生矣詔悉蠲免後睢州修城隍明

 斥堠宋兵不敢犯進本路萬户子文幹善騎

 射攻鄂州中流矢討李壇平之論功加官文

 幹曰増秩則榮及一身賜金則恩建麾下遷

 山西道按察副使近臣言其鄂州之功陞江

 東按察使

 陳子竒官至真定路㢘訪使以清介  

國朝楊㤗官至刑部侍郎以奉天靖難功官其

 子鏞爲禮部主事㝷又贈户部尚書

魏縣

漢蓋寛饒性剛直𥘉以明經爲郡文學以孝㢘

 爲郎舉方正對䇿髙第遷諌議大夫奉公守

 法不避權要終司𨽾校尉

唐姜師度擢明經調丹稜尉神龍𥘉爲昜州刺

 史河北道巡察兼度攴營田使作溝於薊門

 以限契丹並海鑿渠以通餉路罷海運累遷

 至司農𡖖

國朝陳嘉馳聲太學歴官練逹終山西布政使

清豊縣

魏李崇深沉有謀事魏孝文爲荆州刺史氐人

 作亂命崇都督隴右諸軍事討平之累遷至

 徐州大都督卒謚康崇善御衆冦賊侵邉所

 向輙摧破號曰臥彪

宋趙延進𥘉仕周爲兵馬鈐轄宋太宗討幽薊

 以督造礟具功累遷左監門衞大将軍知鎮

 州及代吏民請留知鄧州蝗不入境終金吾

 衞大将軍渉獵經史好作詩士𣴑多之

國朝劉聚留寜里人季父永誠自洪武庚辰入

 侍大内習騎射永樂間三扈北征宣徳帥師

 三討大寜又撲㓕妖人于磁相正統𥘉綏輯

 南京中都後復監鎮𠂀凉景㤗𥘉 召還緫

 督京師五軍神機三千十二營聚俊偉不群

 爲永誠所鍾愛及長䁱兵法正統甲子從其

 季父出征累立戰功積官至左都督進寜晉

 伯掌中軍都督府事提督顯武营操練成化

 壬辰緫兵榆林有功陞世襲伯爵卒贈奉

 天翊衞宣力武臣特進榮禄大夫謚威勇封

 寜晉侯子福襲爵

内黄縣

漢馮揚繁陽人宣帝時爲弘農太守有子八人

 㫮爲二千石趙魏間號曰萬石君曽孫勤光

 武時郎忠勤著賜爵𨵿内侯遷尚書令母

 年八十詔給扶上殿帝謂諸王曰使馮勤貴

 顯者此母也

唐張公瑾繁水人武徳間爲左武衞将軍貞観

 𥘉爲代州都督屯田以省饋運又數言時政

 淂失後遷㐮州都督有惠政及卒太宗哭之

 不避辰日

宋李符慱通時務有吏幹𥘉仕漢爲縣主簿入

 宋累官右諌議大夫知𨳩封府嘗爲京西轉

 運使奏便冝百餘條著爲令後出知春州

 李昉舉進士爲英州軍事推官知宿毫二州

 累至諌議大夫知永興軍精力過人好建明

 利害所至必有論奏朝廷頗施行之

國朝何顯周洪武𥘉應貢爲四輔官賜坐講論

 治道命工圖其像兼賜待漏院記及誥命以

 旌之

濬縣

宋李載少苦學隆暑讀書置足水中𨿽淂疾不

 肯休登進士第知大名冠氏縣守吕夷蕳入

 相薦其材累官歴六州㫮以寛厚又性篤

 孝侍母病不觧帯至病亟不能食載亦不食

 母知之強爲食

國朝李謙洪武二十五年應貢入仕歴職效劳

 志節卓越累官至都察院僉都御史

 王越登辛未進士拜監察御史天順庚辰擢

 山東按察使徴爲右副都御史巡撫大同成

 化丁亥 召署院事庚寅奉 命出征是後

 累立邉功三遷至左都御史 賜蟒衣歴加

  太子太保兵部尚書庚子有威寜之揵封

 威寜伯兼都御史辛丑加 太子少傅充五

 軍營緫兵署前軍都督府事提督團營操練

 三掛平胡征西靖虜将軍印鎮守大同移延

 綏後罷居安陸弘治丁巳以左都御史加

 太子太保起制𠂀肅寜夏延綏軍務㝷擣

 賀蘭有功 降勑奬諭加少保兼 太子太

 傅卒贈 太傅謚襄敏公竒邁慷慨以文臣

 居帥閫出竒應變同事者莫測爲歌詩跌宕

 𣴑麗而吏事尤精時以竒偉不群

滑縣

漢尹齊爲淮陽都尉門無私謁病死家直不满

 五十金

三國陳宫剛直壮烈𥘉從曹操自疑去從吕布

 於下邳後操獲布宫請就戮操泣而送之宫

 不還顧遂死

 王觀少孤貧厲志出爲南陽太守後遷尚書

 潘璋事吴爲固陵太守振威将軍

 程昱事魏爲𡚒威将軍有智略曹操攻荆州

 劉備奔吴論者以爲孫權必殺備昱料之曰

 權新在位未爲海内所憚曹公舉荆州威振

 江表權𨿽有謀不能獨當劉備有英名𨵿羽

 張飛㫮萬人敵權必資之以禦我難觧勢分

 備資以成又不可得而殺也權果與備兵以

 禦後操拊昱背曰兗州之敗不用君吾所以

 至此宗人奉牛酒大㑹昱曰知足不辱吾可

 以巳矣乃表歸兵杜門不出文帝踐祚爲衞

 尉進封子延及孫曉㫮列侯曉後遷汝南太

 守

 張閣以蕳質聞爲永寜太僕與杜恕善家戒

 甞稱之

晉魏浚寓居𨵿中𥘉爲雍州小吏河間王顒敗

 亂之際以爲威武将軍後追贈平西将軍

唐盧懐慎祖懋爲靈昌令遂家焉懷慎童卯時

 已不凡歴官清慎所淂俸禄分故人親戚輙

 盡其妻子猶飢寒𨳩元中拜相玄宗諭之曰

 朕用𡖖坐鎮雅俗耳既屬疾宋璟盧愿候

 之見敝簀單席門不施箔㑹風雨至舉席自

 障日晏設蒸豆两器菜數柸而已臨別執二

 人手曰上求治𨿽切然享國日乆積倦於勤

 将有憸人乘間而進矣公等志之及治䘮家

 無留儲帝時幸東都四門慱士張星上言懷

 慎忠清以直道始終不加優錫無以勸善乃

 下制賜其家物百叚粟二百斛詔官爲立碑

 中書侍郎蘇頲撰文子奐爲吏清白歴御史

 丞爲陜州刺史帝嘉其羙政復治廣有清節

 終尚書左丞次奕與兄名相上下而剛毅過

 之詳見忠節

 李元紘本姓丙氏曾祖燦仕隋爲屯衞大将

 軍煬帝賜姓李元紘𥘉爲雍州司户叅軍時

 太平公主勢震天下百司順望風㫖嘗與民

 競碾磑元紘判還之民長史竇懷貞大驚輙

 攺之元紘大署判曰南山可移判不可摇開

 元𥘉爲萬年令擢京兆尹爲户部侍郎條陳

 利害淂失又拜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

 事奔競者惮之然有清節𨿽當國累年未嘗

 攺治第舎僮馬敝弱得賜物周給親族宋璟

 歎曰李公引宋遥之羙黜劉冕之貪爲國相

 家無留儲𨿽季文子之德何以加焉

 崔光逺系岀慱陵徙靈昌祖嗣敬在房州爲

 刺史能盡忠推誠帝嘉之㑹嗣敬死即授其

 子泛五品官泛生光逺勇絶任氣爲魏州節

 度使

 杜鵬舉其先京兆人後魏時爲濮陽守子孫

 遂居東郡至鵬舉爲安州刺史

宋馮守信自爲兒時状貌𡵨嶷及長慷慨有大

 志從太宗征討有功累官神龍衞四廂都指

 揮使出知定州後攺滑州治河决有功遷威

 塞軍節度使

 李師中年十五上封事言時政舉進士累官

 河東都轉運使在官不貴威罰務以信服人

 包拯叅知政事或云朝廷自此多事矣師中

 曰包公何能爲王安石眼多白他日亂天下

 者必斯人也後二十年言乃信

元宋崇禄由中書掾任樂平州同知歴䖏州路

 推官浙省都事户部主事員外郎六任而至

 御史䑓都事七任燕南㢘訪副使八任潭州

 路緫管九任都漕運使十任南䑓治書御史

 十一任山南㢘訪使十二任户部尚書十三

 任四川㢘訪使十四任江西㢘訪使十五任

 西䑓御史卒贈推誠守正功臣江浙行中書

 省叅政護軍追封魏郡公謚忠肅至正二年

 勑賜立祠今在沂春坊

國朝蔣廷瓉少有學術識治體洪武中以才行

 薦除都督府經歷改嘉興通判永樂𥘉陞濟

 南同知歴两淮運使進工部侍郎㑹𨳩設貴

 州布政司岀爲左布政使撫夷安静聲譽大

 振

𨳩州

漢汲黯景帝時爲洗馬武帝時爲謁者守東海

 召爲主爵都尉徙內史拜淮陽太守黯性倨

 數直諌帝怒或數之黯曰天子置公𡖖輔弼

 之臣寜令  䛕承意䧟主於不義乎且已在

 其位縱愛身柰辱朝廷何上甞以問荘𦔳助

 曰使黯任軄居官無以踰人至其輔少主守

 成招之不來麾之不去𨿽自謂賁育亦不能

 奪也上曰然古有社稷臣如黯近之矣

 謝弼才能直亮爲郷里所宗建安二年詔舉

 有道弼與東海陳敦玄菟公孫度俱對策除

 郎中時有青蛇見前殿㧞木弼上封事言和

 氣應於有道妖異出於失德左右𢙣其言直

 出爲廣陵府丞

 成公簡家世二千石與周馥齊名官至散騎

 常侍

晉吴𨼆之慱渉文史有清操嘗爲廣州刺史州

 有貪泉𨼆之飲而賦曰古人云此水一軟懷

 千金試使夷齊飲終當不易心在州清操愈

 厲後拜度攴尚書授光禄大夫

唐杜暹擢明經第𥙷婺州叅軍後爲荆州都督

 長史發奸𢳣伏吏民畏愛累官至尚書

 王栖曜性謹厚善騎射累立戰功官至鄜坊

 節度使卒贈尚書左僕射子茂元河陽行營

 攻討使

宋陳興事太宗屡征伐爲御龍弩直都虞𠉀真

 宗時歷知覇滄州從鎮戎軍部署與曹璋掩

 擊蕃㓂斬獲甚衆詔書嘉奨興起行伍有武

 略所至著聲續官至神龍四廂都指揮使

 張田澶州人第進士爲應天府司録以毆陽

 修薦通判廣信軍歴知數州治有善跡知廣

 州日作欽賢堂繪古清刺史像日夕師拜之

 後官至直龍圖閤

元李可道𥘉佐大名府威猛合宜衆畏而愛由

 左司郎中授嘉議大夫荆北道按察使子好

 謙廕廣平尹後轉合肥

 盧克柔兄仲敬平江田賦管克柔賦性愷

 悌歴官平正由江西㢘訪叅議中書省事天

 官尚書轉河南行省叅政子亘翰林待制文

 章事㙯見稱一時次景衢䖏二路緫管孫僧

 嗣以祖廕知遼州兄子彦振累官至漢陽知

 府

 魏誠甫由中書掾歴官朝散大夫行泉府少

 𡖖器宇宏逺臨事有方子元凱太原府提舉

 孫恭廕山陽丞

 郭昻自林州卜居於此習刀槊能挽強粗通

 經史工於詩至元𥘉上書言事㢘希憲材之

 授山東統軍司知事累官昭勇大将軍廣東

 宣慰使都元帥所至招降猺獠擒討蛮酋人

 服其威信卒贈湖廣行省叅政知事謚文䝘

 號野齋有詩傳于世子五人長震承襲德逺

 大将軍杭州鎮守万户次豫廣西宣慰副使

 次惠延平路  管次謙屯田提舉次坤知益

 陽州震孫襲萬户職惠子貢吉水州判次嘉

 詳見忠節

 王祚任帥府經歴攺長垣尹有善政子義𡖖

 信𡖖俱以孝義稱

 杜榮昌仕至福建行省員外郎子良由中省

 譯史轉輝州知州同知德安府事

 髙坦任西臺御史河南行省員外郎

國朝張忠才識過人逰太學有聲歴官盡職𥘉

 擢刑科給事中陞兵部右侍郎轉刑部左侍

 郎

長垣縣

周蘧瑗衞之賢大夫孔子甞稱之曰君子哉蘧

 伯玉邦有道則仕邦無道則可卷而懐之宋

 贈衞伯宋封内黃侯從祀孔子廟庭

漢呉祐父恢南海太守欲殺青簡冩書時祐年

 十二諌止之桓帝時甞牧豕澤中呤讀後舉

 孝㢘爲膠東侯相九年遷齊相梁冀欲誣害

 李膺馬融巳具章草祐謂之曰𡖖何面目見

 天下人乎冀怒岀爲河間相免歸遂不復仕

唐韓弘荘重寡言沉謀勇断少舉明經不第遂

 學騎射𥘉試大理評事憲宗伐淮西弘爲淮

 西諸軍行營都統使捍西河呉元濟平入朝

 拜中書令卒贈太尉謚曰𨼆弟克爲節度宣

 武統義成兵入汴有功復加檢校司空常乘

 機决策世推善将

 劉玄佐檢校兵部尚書兼曹濮觀察淄青兖

 鄆招討使李希烈反玄佐與李勉等討之遂

 取汴州後詔加汴宋節度使陳州諸軍行營

 都統

宋貢祖文嘗爲金人所執行成于宋遂脱身來

 歸以軍功爲武徳大夫都緫軍将使髙宗朝

 扈從南渡

東明縣

漢虞延性敦朴力能扛𪔂少爲户牗𠅘長王莾

 末兵亂延捍衞抄盗頼其全者甚衆光武時

 以督郵遷南陽太守執法無私官至司徒曽

 孫放爲楊震門生震被䜛自殺放詣闕白其

 無罪由是知名于時

宋王徳延曽祖芝濮陽令祖璋相州録事叅軍

 父温石晉末契丹内㓂率鄉豪捍禦里人徳

 之徳延素謹慎事太宗真宗累官至東京舊

 城都巡檢使𠩄至好選集近事掌御厨有司

 膳録掌皇城有紀事録從郊祀有南郊録治

 郡有奏報録

   孝義

大名府

唐吴保安睿宗時爲義安尉姚州都督李䝉表

 掌書記䝉與姚雋蛮戰殁判官郭仲翔被执

 欲得千縑贖之保安留雋州營贖苦無資乃

 居貨十年有縑七百匹妻子客随州求保安

 𠩄在困於姚州都督楊居安知狀異之資以

 行遂得保安引與語曰子棄家而急朋友之

 難請貸官資以助保安大喜即委縑得仲翔

 歸後保安以彭山丞客死妻亦殁不克歸仲

 翔爲服衰絰囊其骨徒跣負之歸葬其鄊廬

 墓三年乃去後爲嵐州長史迎保安子爲之

 娶而譲以官

元元善父有五兄弟因貧𣴑散江淮㫮客死至

 大中善徃求其骨并迎弟姪等一十五䘮而

 歸因攺葬祖父母遂以諸䘮列祔塋次州縣

 以聞旌其家

 李茂父興夀先卒茂奉母孟氏甚謹母病目

 廢視茂禱於太山三年復明又毎夕祝天願

 捐已夀益母母年八十四終茂居䘮衰慟聞

 者傷之後徙居楊州大徳間楊州𠕅火延燒

 千餘家火及茂廬㫮返風而滅事聞旌表

 石宗本登進士第㓜孤事母以孝聞兄宗道

 太常少𨜮

元城縣

 谷真未詳何時親䘮廬墓三年負𡈽築三𠀋

 臺詔旌之

南樂縣

國朝康祥父子名卒事母王氏竭孝飬母有疾

 奉湯藥晝夜不懈每齋禱願以身代母疾果

 愈永樂庚子母卒祥廬墓三年始終如一宣

 徳庚戌 旌表

 楊鐸侍郎楊㤗子少孤事母侯氏盡孝嘗病

 風鐸齋禱乞代者三年病遂愈後母卒號慟

 㡬絶既葬廬墓三年正統丙辰 旌表其門

魏縣

唐毛仁累世同居家不異㸑庭無間言詔旌表

 其門出唐書孝犮傳

清豊縣

隋張清豊善事父母以孝行稱於時𨳩皇中公

 朝以孝㢘徵聘不就人㫮愛慕之遂以其名

 名縣云

内黄縣

國朝崔克昇㓜以孝聞洪武中父遘疾克昇甞

 溺以審輕重卒獲愈後母殁克昇哀毀過禮

 葬畢去家百歩治居與父同𥨊䖏躬造飲食

 奉飬必跪以進如此者十有六年父夀九十

 九卒克昇號泣不勝既葬廬墓朝夕哭奠跣

 足負土築墳髙三𠀋餘宣德間有司上其事

  詔旌表之

 史五常父萱洪武間僉憲廣東卒時五常甫

 七𡻕母以子㓜無資遂權厝厥𡈽携五常歸

 每諭之曰汝父棺中有大錢可驗他日汝成

 人能歸葬之則汝盡子職而我盡婦道矣後

 母殁五常年五十抵殯所求之失踪旦夕泣

 告于天路人憐而進食者數日憲幕張珪爲

 白于臺馳蕳巡司多方物色果得遺骸五常

 以禮歛櫬援例資給舟車歸葬結廬墓側負

 𡈽成墳正統間事聞詔旌其門

濬縣

晉桑虞性仁孝父冲有識量惠帝時爲黄門郎

 河間王顒执權引爲司馬冲知必敗就職一

 旬即  疾求退卒時虞年十四毀瘠過禮日

 以米百粒糝藜藿食之其姊諭之曰汝毀瘠

 如此如㓕性何冝自抑割虞曰藜藿雜米猶

 足勝哀竟不攺終其䘮嘗有人踰垣盗𤓰虞

 以垣多𣗥刺爲開道盗聞之自詣謝罪其家

 五世同居家庭雍睦當時重之

滑縣

北朝汲固爲兖州從事刺史坐事被執有子憲

 生始一月固携之逃匿遇赦始歸其節義如

 此後爲兗州刺史髙祐甚嘉之

隋華秋少䘮父事母以孝聞家貧傭賃爲飬母

 終廬墓築墳容貌毀悴縣大獵有兔奔入秋

 廬匿𦡀下郡縣嘉其孝感以聞詔旌其門閭

 隋末大亂群盗徃來墓所必相戒曰勿犯孝

 子郷人頼以全者甚衆

宋侯義貧無産傭田以事母卒葬不能壙晝則

 負𡈽築墳夜則哭於柩側踰年墓間木連理

 野鴿馴而不去嘗遇盗刼其衣服既而知爲

 義物悉還之

 賈寜性仁恕賑飢捄患𦒿稚愛慕之人以其

 多髯㫮呼髯佛

元朱玉元𥘉任砲手翼幕官省府将陞别任玉

 以母老力辭歸飬數年母卒守墳三載𣗳栢

 成林八十有七猶聦明強健人以爲孝行所

 致

 夏侯氏未詳何時人歸劉寂孝事父母父卒

 被髮跣足負土築墳母卒亦然時有司給帛

 二十叚粟十石以旌賢孝

開州

宋陳琰進士及第累官監察御史父䘮哀毀墳

 木連理歴京西河北轉運副使積遷至尚書

 郎中

元楊崇禧國子生慱學好義至正末中原多事

 兵食方亟崇禧請輸米五百石草万束以助

 國用而不求名爵又剏建廟學飬士割良田

 五百畆爲贍朝廷賜號崇義書院有龍郷祠

 鄉社義約勸善直述行於世

國朝甘澤正統壬戌進士歴行人擢監察御史

 陞廣西按察副使䘮父廬墓致蛇兎之祥成

 化七年事聞 旌表

 侯英春之子天順庚辰進士擢監察御史歴

 陞至右副都御史巡撫河南性孝年十二三

 時母鍾氏病目憂泣輟食夜則稽䫙祈祐閱

 四十九日愈後母卒以憲使奔䘮哀毀踰禮

 旣葬廬墓其弟𠈉視鍾爲嫡母𥨊疾躬事弗

 懈卒  哀慕與兄同居墓側嘗致群鷺飛鳥

 之應成化間俱以孝行旌表

 任勉性行方正飬親以禮未嘗違於色成化

 己丑父䘮廬墓從學者百餘人鄊里有悍戾

 者多化之𡻕壬辰有司以聞 旌其門

 張𪔂居親䘮廬墓  哀成化甲辰詔旌之

 陳璋性孝嘗自歎曰願沾一命之禄以爲親

 飬名位崇卑非𠩄計也成化癸卯父母繼没

 璋悲號嘔血絶而復甦乃傾貲营葬廬墓㡬

 五載時有白兔馴習于塋成化丙午 旌表

 其門

 甘潤澤之弟也事母郝氏以孝卒潤悲哀

 篤至塋域㫮躬自畚築手足爲之破裂葬畢

 廬於墓側遇大雪潤哀麻遶墓而號聞者哀

 之居𡻕餘輙致白鷹白鳩之應事聞 旌表

 馬宗範任鴻臚序班父騰卒居䘮廬墓以孝

 行 旌表

東明縣

國朝王鼐爲庠生時居䘮廬墓平地出泉有司

 以聞 旌表其門

   貞烈

大名府

唐髙愍女名妹其父彦昭徳宗時李正巳及其

 子納拒命質彦昭妻子使守濮陽建中二年

 彦昭挈城歸河南劉玄佐納屠其家女時七

 𡻕母隣其㓜請獨免爲婢許之女不欲曰生

 而受辱不如死况母兄㫮不免何獨生爲臨

 刑母兄咸拜四方女獨曰我家爲忠孝族誅

 神尚何知問其父所在之才西嚮哭𠕅拜就

 死徳宗問而駭歎詔太常謚曰愍諸儒争爲

 誄

元阿魯渾氏㢘訪僉事亦不刺金赫赫妻也死

 於節

 馮淑安宦家女夫李如忠大徳間爲山隂尹

 病革謂馮曰吾已矣其柰汝何馮斷髮誓不

 他適如忠死其族與前妻䝉古氏族至盡取

 其資及䝉古氏子以去惟遺如忠䝉古氏柩

 馮鬻衣權厝于戢山之下携遺腹子廬墓側

 時年才二十有二羸形苦節爲女師以自給

 其父母來欲使適人馮𤓰面𣴑血弗從後二

 十年始獲歸葬汶上聞者隣之

大名縣

元郭氏王徳政妻少孤事母張氏以孝聞及笄

 富貴家求聘母不許時徳政敎授里中年四

 十餘張欲納之爲壻使敎二子宗族㫮不可

 郭慨然願順母志既壻相敬如賔屬教二弟

 有成未幾徳政卒郭年𦆵二十餘勵節自守

 大徳間旌表其門

南樂縣

元庫氏趙遜妻守節不渝延祐元年旌表

 楊氏韓徳妻守節無玷延祐間旌表

 劉氏睢伯原妻死節至正二十年旌表

國朝齊氏𡊮義妻夫死守節洪武十七年旌表

 岳氏馮彦芳妻年少䘮夫自守貞潔永樂六

 年 旌表

清豊縣

國朝夏氏夏克敬女歸蒲矩夫死時年二十有

 四子葦甫二𡻕氏孝飬舅姑卒葬以禮教子

 有成爲太學生正統三年有司以聞 詔旌

 之

 張氏王俊妻俊死時張年二十有三孀居飬

 舅姑盡孝成化五年 旌表

 王氏王春女趙宗妻也生子三𡻕而宗卒王

 時年𦆵二十守節以飬舅姑撫孤子四十餘

 年始終如一成化五年有司上其事 詔旌

 表焉

内黄縣

元王氏趙羙妻至治𥘉羙溺死舅姑念其年少

 無子使更適王曰婦人義無𠕅醮且舅姑在

 安可棄去舅姑欲以旌姓繼婚王拒不從廹

 之即自縊死

國朝閔氏李興妻夫死貧不能葬終日號泣里

 人周給葬之閔居䘮毀悴專織紡以飬姑姑

 憐其少寡子㓜勸適人弗從永樂間姑殁营

 葬以禮後守節四十年有司以聞 旌之

 梁氏

 唐氏宋仁禮妻夫死時年二十子甫期月奉

 老姑甚謹姑病晝夜弗懈醫禱備至及卒哀

 葬以禮守節四十三年撫遺姪三人㫮有成

 立鄉人賢之正統間被 詔旌表

 秦氏尹士名妻年十九而夫死守節飬舅姑

 撫孤子成立天順間事聞 旌表其門

濬縣

國朝齊氏齊仲温女歸郭彦敬生子七𡻕夫卒

 時年二十有七遭元末亂離備涉艱險卒能

 保全婦節有詔 旌表之

 王氏二女俱王太保姊一歸邑人路逵夫死

 守節以奉舅姑撫孤子有成成化七年 旌

 表一歸國子生邢𤦺𤦺卒哀毀踰禮誓不他

 適勤織絍自給成化十二年 旌表鄉人以

 聮芳稱之

 李氏劉進興妻夫死撫㓜孤歴艱勵節洪武

 十七年 旌表

滑縣

 焦氏時代未詳歸李党兒夫死有遺息𦂯数

 月焦以縳於機上自縊遂與党兒同葬

𨳩州

元姜氏谷有源次室也至正末有源通判蘇州

 遘疾将死謂其妻妾曰吾病劇必不起若死

 汝軰肯予從乎姜曰諾有源卒姜即自縊死

 與合葬焉事 聞旌表

國朝劉氏䖏士劉斌女贅里人王庄兒甫期適

 時擾攘庄兒避兵河南溺死氏年𦂯十八父

 母憐其㓜且無子欲嫁之氏誓死不從乃勤

 織絍以自給舅姑之塋必以時𥙊掃歴二十

 八年莭操無瑕正統三年 旌表

 楊氏夫劉貞爲厨伇卒于南京時氏年𦂯二

 十携孤扶櫬歸葬孀居守節教其子本讀書

 中永樂庚子鄉舉景㤗六年 旌表其門

長垣縣

國朝傅氏郭淂魯妻洪武𥘉淂魯死氏年甫二

 十子適五齡自誓守節乃依其兄以紡績爲

 業未嘗言𥬇預筵宴𡻕乆𠩄親憫其孤苦勸

 之𠕅醮氏大怒絶不與語永樂中有司上其

 事 旌表

 石氏田廣妻宣德間夫卒守志言𥬇不聞於

 隣勤織絍以奉舅姑撫飬孤子成立天順𥘉

 有司以聞 旌表

 王氏傅保妻景㤗四年保卒氏年二十誓守

 貞節以撫孤子弘治五年事 聞旌表

 宗氏年十八歸邑人李擴甫三月而夫死矢

 志守節始終無瑕弘治五年 旌之

   伎術

大名府

元靳徳進其先自潞州徙居有才辨讀書通大

 義  精星暦之學世祖命劉秉中選爲太史

 官屬凡天文星暦卜筮管勾𠩄言休  輙應

 時因天象以進規諌多𠩄禆益累遷秘書丞

 掌司天事嘗從征叛王乃顔諸将欲勦絶其

 黨德進獨諌天道好生請緩師以待其降又

 請設隂陽教官使敎天下術士𡻕貢有成者

 一人遂著爲令成宗即位歴陳世祖進賢納

 諌之期明帝嘉納之授昭文舘大學士知太

 史院預議中書政事多𠩄建明㝷以疾退閑

 仁宗即位仍命領太史院事力辭不𠃔卒贈

 大司徒謚文穆子泰工部侍郎

元城縣

宋盧㫤邑之巨族以方技名河朔間政和二年

 被㫖校正和濟局方刑𥙷治法𡵨黄而下數

 百家書莫不通䆒著易說五十篇年八十自

 刻死期而逝

國朝李亨精易學諸子百家多歴覧之永樂靖

 内難兵至大名以卜筮受知召拜顕官辭遂

 授荏平學諭陞永寜教授復被 㫖使從尚

 書黃福征交阯有惟幄功重䝉褒賞號樂庵

内黃縣

漢欒巴性貭直慱覽經典桓帝朝累遷至尚書

 靈帝朝陳蕃竇武被誅帝怒巴爲黨謪永昌

 太守巴有道術能役使鬼神其守豫章時因

 民破産事鬼乃悉毀滛祠剪治邪巫妖異自

 息嘗大朝㑹巴噀酒西南有司劾不敬謝曰

 成都火臣噀此救之遂馳驛徃問果言是日

 大火雨自東北來有酒氣焉

唐一行張公墐孫自㓜聰惠師事普寂禪師落

 髮嵩山見髙僧盧鴻文一覽成誦唐玄宗聞

 之召問曰𡖖何能對曰善記覽即以宫人籍

 示之覧畢如素所習讀玄宗呼爲聖人漢洛

 下閎造大衍曆云歴八百嵗當差一日有聖

 人出而定之一行當其期日窮大衍暦數淂

 其精妙而正其差謬卒謚大惠禪師臨漳銅

 人原有葬塔

宋傳珏世以財雄父世隆决科爲二千石珏不

 力於學碌碌下僚獨能知人或坐都市閱公

 𡖖車騎之過者言地位所至無毫髮差𥘉不

 能相術每曰予自得於心亦不能觧也嘗寓

 北海王沂公曽始就郷舉珏遇於𣗥圍之外

 明日以雙筆要而遺之曰公必  多士位宰

 相他日無相忘聞者㫮笑珏不爲怍遂定交

 傾資以𦔳沂公頼之既而如言沂公與其二

 弟以兄事之終身不少替珏死明道間官止

 右班殿監慱州酒其孫獻蕳堯俞元祐中爲

 中書侍郎

長垣縣

元李㲄號東齋通百家書  精於醫膺薦爲懷

 慶路醫學提舉子敬恒能世其業

 

 

大名府志卷之七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