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德大名府志 (天一閣藏本)/卷09

 卷八 正德大名府志 (天一閣藏本)
卷九
卷十 
本作品收錄於:《正德大名府志

大名府志卷之九

         前進士海上唐錦編纂

         郷進士道州陳滯釆輯

古蹟志

 夫視今視昔羲之興感於蘭𠅘物換星移士

 安寄既於滕閣說者或以爲談之迂也殊不

 知理有盈虚物不終盛即其風可以想其人

 因其跡可以考其事登臨吊古賢人君子其

 能忘情也耶大名自昔稱雄中士高風勝跡

 足以耀耳目而繫懐思者殆未易屈指計也

 表而出之爲古蹟志

   陵墓

大名府見各州縣

元城縣

漢王翁孺墓自東平徙居委粟里卒葬于此

 志在城東二百歩今無考

晋束晢墓在束舘鎮

宋劉忠定公安世墓在府城東北三里

 申鍚墓在孝義郷宋待制郭申鍚也

元劉總管墓在縣北二十五里

 節度使畢奉先墓在縣北五十里勑賜節度

 使也

大名縣

唐魏慱節度羅弘信墓在縣北十八里

宋贈駕部員外石知謙墓在縣北十里

元魏國公昔李益立山墓在䑓頭山

 侍郎金良墓在縣北十五里

國朝叅政李觀墓在祖茔南益立山十世孫

南樂縣

上古倉帝陵帝名頡史皇氏陵在呉楼村有祠

 今按一統志夀光縣白水縣開封府俱有帝陵及以通統考之帝居陽武葬利鄊今利鄊

 不可考而陽武則在開封西北恐属開封爲是餘盖衣冠塜耳

 赫胥氏陵在胥平胥方二村之間赫胥乃風

 姓九世之君舊有指路碑洪武三十四年廢

 唯陵存

唐鄒公張公瑾墓在王村堤西

金防禦使李國棟墓在縣東一里學士王諤爲

 撰神道碑

元僉省王珎墓在縣西二里

 徵士張夣山墓在㻮國村

 御史武良弼墓在方山固村

 䖏士傳西溪墓在岳儒固村

 劉總管九江墓在姫店村

 義冡在縣西二里皇慶間邑人徐小𡖖施

魏縣

漢司𨽾校尉蓋寛饒墓在縣南八里

清豊縣

周仲由墓在趙譲村仲由宰蒲時死孔悝難分其屍葬此故開州長垣亦

 有公

魏劉伶墓在武强鎮北三里

 杜康墓在武強鎮北一里

學士宗懿墓在縣東四十五里乆廢有石

 門花樣磚洞

元皇姑墳在縣南二十里

内黄縣

啇中宗陵在毫城東陵前有廟

楚宋将軍義墓在楚王鎮義爲項羽所殺遂葬

 此

漢欒尚書巴墓在縣南五十里

隋王伯當墓伯當爲李宻副将死於稠桑之難

 墓在潭頭村

濬縣

周趙宣子塜在善化山南髙五文墓前有祠

 井守直題香爐銘曰忠魂敬魄寄荒墟廟像依稀假寐𥘉日月不能無一蝕至今猶有董

 

 子貢墓在大伾山南正綂間縣丞魏瑶建祠

 于墓前

漢桑𢎞羊墓在善化山南

隋李宻墓在大伾山西

國朝王襄敏公越墓在大伾山西

滑縣

上古盤丘在縣東北二十五里相傳爲盤古氏塜又謂盤庚塜

 顓頊陵

 帝嚳陵舊志謂俱在白毛里𡈽山之陽有廟同祀二帝今按顓頊外紀以爲葬濮

 陽本属開州西境大定間攺隷滑州帝嚳陵山海經謂在秋山之隂古頓丘西北外紀以

 爲葬頓丘者是也今爲清豊西南境是二陵各㨿一山明矣恐未必如舊志之所紀也

 五女塜在顓頊城北二里五塜東西行列相傳爲帝之𡣕𡚱也

周晏子塜在縣西南四十里齊大夫晏嬰也

漢魯丘在縣西南七十里俗傳魯元王塜

隋韓擒虎墓在小韓村擒虎嘗云生爲上柱國

 死作𨶒羅王故墓有𨶒羅廟

五代馮丘塜在縣東四十里俗傳馮道場

開州

上古顓頊陵在州東二十五里

周子路塜在戚城東

 展禽墓在展丘里午星鎮

 展雄墓在展丘里春秋時縱横宋衞間死葬

 此

 蒯聵墓在州北七里塜形圎銳

漢汲黯墓在州西南六十里近滑境自淮陽太

 守卒葬此

 五女塜在臨河廢縣西三十里太倉令淳于

 意卒無子有五女葬之於此

宋楊棣墓在迎春門内建炎間棣兄弟死節人

 爲瘗骨立塜名金沙山

長垣餘

夏𨵿龍逄墓在龍城有祠

周衞靈公墓在墻裏村墓前有祠並廢

 蘧伯玉墓在瓦棚有祠正統間侍郎薛希璉

 嘗命有司葺之天順間知縣劉𢎞重修東征賦云

 蘧氏在城之東南𠔃民亦尚其丘墓謂此

 河内公墓在縣東北三里地名蘭堽墓前有

 祠至正間重修濟南杜仁傑記天順間知縣

 劉𢎞増葺弘治十八年知縣白思誠悉撤其

 舊新之祭酒胡儼詩結纓不負升堂日厚禄何如負米時自古人生皆有死一柸

 黄壤令名𡸁

東明縣

周太公墓在姜照村元𥘉尚有前代𠡠修廟宇

 辛巳兵燬元隂陽焦明倡義重建今復廢

 綂志載咸陽臨淄范縣皆有公塜恐咸陽爲是盖公𨿽封齊而未嘗之國此必衣冠塜耳

 晏嬰墓在縣西三十里有祠滑縣亦有之二者必有一訛

 閔損墓在縣西損城塜如覆厦前有廟貌居

 民𡻕時祀之

 陽貨丘在縣東三十里

 王孫賈墓在縣東五里

唐單雄信墓在縣治東北隅

   城壘

大名府

 羅城在今城東八里唐禧宗時魏愽莭度樂

 彦禎約河門舊堤開八十餘里謂之羅城宋

 金元府治蒞之洪武廢今呼爲舊城云

 皇城在舊城之中相傳爲周郭上皇所築

 門東南有五礼碑西南有大樂大成碑皆宋徽宗所立

元城縣

 西城 故城 双城 莾城 𨺻城並在漢

 元城縣東三十至今皆爲村名俗傳新室所

 築

 五孝城在漢元城東三十里孫盛雜録云中山魏郡鉅鹿趙

 國濮陽五縣孝子並年少去郷里無父母於空城見老母以掃糞爲事五人共拜爲母奉

 飬甚孝因以名城或云孝當作校漢時五校所㩀也未詳孰是

大名縣

 魏武侯城在舊城南十里舊有壇亦曰武矦

 䑓

南樂縣

 昌意城黃帝子昌意所築

 昌樂城晋置此縣隋省之唐復置

 平邑城在縣東北七里晋 公四年趙城平

 邑唐馬燧嘗提兵至此今有浮圖

 繁水城在縣西北三十五里隋置此縣唐省

 入昌樂

 操刀营

 留冑营俱在縣西三十里西爲操刀東爲留

 胄相去六里餘世傳武王伐紂諸侯㑹此戒嚴操刀而進既勝啇復駐此

 留棄甲冑以示不用今其地爲操刀留冑村

 建成營在縣北八里唐武徳五年建成嘗駐

 兵于此

 馬燧營在縣東北七里平邑村唐德宗建中

 二年燧駐兵於北

 王彦章营在南門外彦章駐兵之所也宋金

 元皆因其壁壘爲廂中建五龍堂

 五花营在縣北十八里唐河北五鎮嘗㑹兵

 于此故名後人因其壁壘聚居成鎮

魏縣

 葛築城在魏縣界趙成王與魏衛王遇於葛

 築即此有築𠅘

 故魏縣城二䖏一在于村渡西今俗呼舊縣

 店一在洹水鎮

清豊縣

 頓丘城在縣西南二十五里漢志東郡有頓

 丘即此

 隂安故城在縣西北二十里漢縣属魏郡

 衞城在縣東南四十里相傳靈公所都

 孫固城在縣南二十里城方五里許中有翁仲石獸

 俗呼皇姑墳然莫䆒所由

 干城在頓丘舊縣界郡國志衞有干城衞風

 岀宿于干即此

 清豊故城在縣西北十八里宋避水遷今治

內黄縣

 牽城在縣南十二里遺址蕪廢惟三十餘井

 存焉

 亳城在縣西南三十餘里按書殷有三亳䝉爲北亳𪦈師爲西

 亳糓熟爲南亳皆殷故都此乃北䝉之地即北亳也殷中宗祖乙陵寢近焉後沛公畧南

 陽守齮降封殷侯亦其地也

 故殷城在縣南十三里殷王河亶甲居相築

 此

 繁陽城在縣東三十餘里趙使廉頗伐魏取

 繁陽三國曹丕爲壇於繁陽升受璽綬即此

 地也

 柯城在縣東北春秋叔孫豹㑹晋士匂于柯

 謂此

 臨河城在縣南三十里溝河之傍隋縣也後

 廢

 舊縣城在縣西二十餘里前志謂即左傳之茀陽非是盖茀陽

 乃今彰德之安陽也

 雄信营在縣北二十餘里李宻将單雄信嘗

 駐兵于此营爲土城有南北二門

濬縣

 朝歌城在縣北二十里紂所都也南有糟丘

 酒池𡈽人猶依約識之春秋晋苗寅士吉射

 入于朝歌以叛即此

 雍榆城在縣西南十八里春秋叔孫豹帥師

 救晋次于雍榆即此

 漢朝歌城在縣西五十里漢置近淇縣即古

 朝歌地故名隋大業二年攺衞縣宋熈𡨴間

 省入𥠖陽城廢一統志謂即啇紂都城非是

 𥠖陽城在衞河西宋天聖間地䧟城廢

 濬州城在浮丘山上周六里宋築

 袁譚城在𥠖陽故縣西南也里

 曹操城在𥠖陽故縣西南十里操攻𡊮譚時

 築

 倉城在𥠖陽故縣西南𡊮紹聚粟之所

滑縣

 顓頊城在髙陽郷距縣東北七十里

 韋城在縣東南五十里夲殷伯豕韋氏之國

 隋置縣金省入白馬

 古鉏城在縣東十五里在傳所謂后羿自鉏

 遷於窮石者是也

 楚丘城在縣西北四里春秋僖公二年城楚

 丘

 湏城在縣東南二十八里詩泉水思湏與漕

 謂此

 平陽城在韋城廢縣西二十里左傳衞侯飮

 孔悝酒于平陽

 白馬城在縣南二十里本衞之漕邑漢爲縣

 隋以來爲滑州附郭  國朝省入滑縣昔

 𨵿羽刺顔良觧白馬圍即此

 古滑䑓城距縣二里周二十里衞靈公所築

 劉宋伐魏王玄謨圍数月不克即此城也

 董固城在縣南七里地名沙店周三里

 大城在縣東北五十里地名牡丹周九里

 沙店城在縣南三十里周三十里六十歩

 赤眉城在縣東二十四里西漢末赤眉賊帥

 樊崇築

 滑䑓小城髙昌所築符堅乱後丁零翟遼㩀

 之

 逯明壘石勒將逯明所築

 王鉄鎗寨在縣東北四十五里五代王彦章

 與叚凝屯兵之地彦章善鉄鎗故名

 金堤𨵿在廢靈河西南五十三里隋大業中

 置㝷廢

開州

 顓頊城在州東二十五里一名東郭城盖顓

 頊之都所謂帝丘者是也

 戚城在州北七里衞大夫孫林父𥝠邑又名

 戚田

 鄄城在州東七十里鄄城郷盖漢縣之舊

 五鹿城在州南三十里魯伐衞取五鹿即此

 鹹城在州東南六十里春秋書㑹于鹹是也

 昌胡城在州東北二十五里古河之濵宋史

 河决昌胡口即此地也

 徳清城在州北七十里陸家店晋天福中移

 澶州於得勝寨以故澶州置頓丘鎮㝷攺鎮

 爲徳清軍開運𥘉移於此

 澶淵城在州南五里地名義井春秋屡書盟

 㑹于此宋真宗嘗駐蹕焉慶曆間命河北運

 使李昭逺調兵農八萬城之適遼使劉六符

 過紿以治堤比還城成六符駭然熈𡨴間河

 決城壞

 皇城在澶淵故城宋真宗駐蹕之所

長垣縣

 匡城在縣西南十五里司家泊春秋書次于

 匡

 蒲城今縣治是春秋桓公三年夏齊侯衞侯

 胥命于蒲

 鶴城在縣西十八里衞懿公飬鶴城也又夏

 果亦飬鶴於此

 𣾰城在舊縣西二十里竹書紀年邯郸伐衞

 取𣾰即此

 訾楼城在舊縣西北六十里春秋邢人伐衞

 取訾楼

 長羅城在舊縣西南三十里漢武封常惠爲

 長羅侯光武時併入長垣

 婦姑城在舊縣西南七十里隋於此置匡城

 縣宋仍攺長垣金遷桞家村此城遂廢

 漢長垣城在今縣東北四十里地名鮑固夲

 漢置隋攺匡城治婦姑而此城遂廢

 金長垣城在今縣東北七里桞塜村

東明縣

 舊東明城一在長垣東南十五里本漢東昏

 縣一在曹州濟隂縣西乃金所徙一在雲䑓

 集 國𥘉徙謂之新東明

 𣾰園城在舊縣東北二十里今名𣾰園村有

 荘周廟以其嘗吏于此也

   丘園

大名府

 東園在舊府治東宋韓魏公判大名府新進

 少年或忽之公逰東園作詩云風定曉枝蝴

 蝶閙雨匀春圃桔穆閒時人稱其㣲婉

 梨園在舊府治宋時有梨萬餘株故名後許

 留守又植桃萬株名公多題咏之

 百花塢在舊府西園宋留守王拱辰築

元城縣

 五鹿墟在今縣東四十五里左傳重耳出亡

 乞食於五鹿野人與之塊即此地也

 馬陵在縣東南五十里春秋成公七年公會

 𣈆侯齊侯宋公衞公曹伯莒子邾子𣏌伯救

 鄭同盟于馬陵新志以爲即孫臏㐲弩殺龎㳙䖏𨿽有徐廣之言終爲可

 疑而志林謂在濮陽之鄄城東北者亦非也惟一綂志以爲在遼州榆社西北得之盖是

 時魏都安邑齊伐魏以救韓此正岀入之路也今元城甄城𨿽有馬陵之名然地皆平何

 旣非設伏之所又西距魏都逺甚三𣈆之兵𨿽素勇悍豈有倍日併力而能逐人於千里

 之外

滑縣

 帝丘在土山村春秋時衞成公避狄遷此本

 濮陽顓頊之虚金時隷滑

 梅龍啚溪園龍啚學士摯所築歐陽修詩聞説溪園景漸

 佳遥知清興巳無涯餘闌歸騎多乘月雪後㝷春自探花百囀黄鸝消永日双飛白鳥避

 鳴笳平生喜接君酬唱不得尊前咏落霞

開州

 瑕丘在州東南三十里髙三𠀋公叔文子升

 瑕丘曰樂哉斯丘也我死則𣣔葬焉

 商丘在濮陽城東顓頊自窮桑徙此號曰啇

 丘亦曰帝丘

 鐵丘在州北十里春秋書戰于鉄左傳衞與

 鄭戰蒯聵登鐵丘望之

 旄丘莫考其䖏詩旄丘之葛即此

 清丘在州東南七十里相傳爲顓頊避暑𠅘

 春秋書盟于清丘

 延丘在州東南四十里地名文瑶呉延𨹧季

 子聘魯適衞常憇于此因名

 忠𨹧在州東南五十里胡柳陂王彦章死節

 之所

 録士望社名在州東南六十里漢婁敬家焉

長垣縣

 平丘春秋昭公十三年㑹于平丘杜預注平丘在長垣

 

 學堂岡在縣北十里相傳孔子嘗講學于此

   䑓宇

大名府

 天王䑓在舊城後唐荘宗築

 喜雨𠅘在舊府治五代王彦超守魏郡禱雨

 有感因名

 晚香𠅘在舊府後園宋韓魏公爲留守九日

 宴諸監司於此有詩云莫羞老圃秋容淡且

 看黄花晚莭香後人因以名𠅘

 詩公𠅘在舊城宋吕夷簡留守時建公有三

 月三來御水涯古𠅘春色偶相遮之句

 雪香𠅘在舊府梨園宋文彦愽有詩刻存焉

 望春𠅘在舊城宋韓魏公三月十八日宴㑹

 于中有此日傾城樂御河之句

 九思𠅘在舊府治文彦愽有詩

 觀徳堂在舊府西園後周符彦𡖖尹大名創

 爲射所宋馮京爲留守易今名

 衆樂堂在舊府西南文潞公留守時建每春

 時許郡人逰賞

 清心堂在舊府馮京建

 安正堂在舊府韓魏公建此堂并善飬雅集二堂公皆有詩

 賢樂堂在舊府通判㕔側

 騎山楼在舊府西園韓魏公建有詩

大名縣

 惠王䑓在舊城西南相傳爲魏王拜郊䑓

南樂縣

 枤花𠅘元延祐間睢氏兄弟三人長伯原次

 季連次叔洪皆好學時人稱爲三先生張夣

 山扁其園𠅘曰杖花伯原又築九思齋課子姪誦習其中

 夣山𠅘元𨼆士張子素築

 致樂𠅘元中正院宣使樊子濟築于别野以

 爲二親避暑之所

 翠香𠅘元僉省王珍築于祖  

魏縣

 魏臺相傳魏文侯所築

 盖寛饒臺在縣東南

清豊縣

 蒯聵臺在頓丘廢縣北五里太子登鉄丘望

 鄭軍投車䖏

 秦女楼在縣南四十五里

内黄縣

 𤇺火臺在縣西北四里宋真宗時契丹入㓂

 遣楊延朗禦之屯兵于此因築臺

濬縣

 天王䑓舊志在衞縣南隋開皇四年重築髙

 三𠀋周六十尺𡻕旱禱之多驗

 鹿䑓在故衞縣西二里啇紂聚財之所

 鉅橋在縣西五十里啇紂積粟之所

 杏花䑓在大伾浮丘之間髙二𠀋周百步金

 時冨家築䑓植杏以資逰賞

 中軍𠅘大伾北巔李宻嘗息兵于此後人因

 以立𠅘

 憇𠅘在長清門外臨衞河

 清白堂在舊州治元曲周教諭桑時爚記絡穹崖控長川北走三䑓襄

 國南馳天塹夷山秦神闕峙其左羊膓天眷亘其右傑構蓄層雲崇基駕飛霧環瞻遐

 睇莫不起畏心竦肅貌政聲所暨不必伍馬南來嘉績克彰而以二天爲幸此衞國風𠕅

 續於康叔清白堂重振於平川也載觀徃牃縣有𥠖陽在浮丘山之西蕩廢年逺跡㓕弗

 存其後以濬名州于以明干旄彼姝之緒著星弁重教之偉地勢挺㧞耽耽虎視風𡈽富

 庻熈鱗萃撫是邦居是職而臨是衆者盍亦有所思乎水净滄浪濯纓者至香超蘭林紉

 佩者來不然則人斯濯足而斧斤及之矣夫其守是州登是堂其必曰省事清心岀治之

 本懲忿窒慾化俗之原清白所稱固本是乎無慾則有蔽如亂雲之蔽空不白若緇塵之

 生室必其淵澄湛澈毫𩬊可鑑堅潔純净瑕纇盡除語其心一物不萌考其跡百行無玷

 若然則不謂之清可乎不謂之白可乎此堂也事歴前脩去而不復録政經新牧來者所

 當賛廢興迭運難遇者賢玄黓執徐春盗起河北焚毁民居斯堂亦罹其厄門顔堙沒來

 㳺來觀者爲之悽惻是時太守胡公斯文蒞政之明年也公學本成均氣剛以大才優從

 政兼孔門由賜之羙奨㧞士𩔖邁東漢蔡郭之風䟽煩剔滯投刃有餘發奷擿伏如響斯

 應是以廢者興墜者舉黯闇汙濁者精耀而神竒兹堂之所以𠕅振也户口𡈽著版籍有

 数强梗害治者不聞工商利益質隮平𠃔鴟張攘奪者弗覩儒術知敎向學者衆䮦蹇侈

 靡者莫不革心承訓誦習日新他日復有賢太守踵其懿迹紹其芳声俾今日之𦦨燄者

 而爲将來無窮之焜燿豈唯一州一郡之恩荷實四方觀感之標的也慎母諉日昔其如

 此我未之及但囊金櫝白以待秩滿傲然升車而去視州治𠰥傳舎視百姓𠰥仇讐囬顧

 公堂掲之日清白寜無愧於其心乎堂之三大字乃荣禄大夫前御史中丞知經筵事安

 陽許公重書於是治所爛然輿情胥悅彰今勸後寄意孔昭胡公洎同寅逺慮刋諸貞珉

 岩石與草木增輝河伯與山靈常護豈一州之壯觀實百世之準儀也爰属斐陋  其故

 實以示弗朽胡公名或自號雲林滦望雲人時至正十三年𡻕在癸巳仲春中旬日記

滑縣

 滑䑓在縣西北𤨏碎録縣有測影䑓故號滑䑓唐永㤗元年

 李季𡖖嘗撰䑓銘

 相公䑓在來逺門外龍潭東宋州守陳尭佐

 所築

 仁風楼在舊州子城北即𣈆東郡𡊮完奉楊

 仁風之所

 清風楼宋州守梅挚詩枕水髙城城上楼楼前𣴑水去悠悠沙邉獨鶴有時下水

 末清風盡日留萬里河源驚浩渺一竽魚艇自夷猶誰能㑹此登臨意九辯騷詞萬斛愁

 稽古堂元太守杜金吾建

 大閱堂在縣治中宋梅摯知滑州時建

 氷堂宋歐陽脩守郡日建嘗造酒名氷堂春

 清理堂元白馬令元起立

 歸鴈𠅘在縣治歐陽脩建歐陽脩詩荒蹊臘雪春尚埋我初獨

 與徐生來城髙樹古禽鳥野聲響格  寒毰毸將頽敗屋巍然在畧可逺眺臨傾䑓髙株

 惟桞數十樹夾路對立𥘉誰栽漸誅榛莾辨草樹颇有桃李當牆隈欣然便擬趂時節斤

 鋤日夕勞耘培新年風色日漸好晴天仰見寫已囬枯根老脉凍不發遶之百匝空徘徊

 頑姿野態煩造化勾芒不肯先照吹酒酬㡬欲揈大皷驚起龍蟄驅春雷偶然不到財數

 日顔色一變由誰摧翠芽紅粒迸條岀纎枝嫩蕚如剪裁卧槎燒枿亦强發老朽不避衆

 艷猜婉然山杏開最早其余紅白各自媒𥘉聞盛發與零落皆有意思  人懷衆芳勿使

 一時發當令一落續一開畢春應湏酒萬斗與子共醉三千盃重題歸鴈𠅘長河終歲足

 悲風𠅘古䑓荒半倚空惟有鴈歸時最早桞含微緑杏粘紅宋州守梅挚詩東風楊桞杏

 花飛曾伴先生酒一巵前軰風𣴑那復見小𠅘烟雨謾成思城邉春草路南北山下河梁

 人引離一尺短書湘水闊年年愁絶鴈歸時歐陽脩荅梅公詩風吹城頭春草黄仰見鳴

 鴈𥘉南翔秋草風吹春色緑南鴈北飛聲肅肅城下䑓邉桃李蹊憶𥘉披荒手植之雪消

 氷觧草木動日記鴻鴈将歸時爾來十載空遺迹飛鴈年年自南北䑓傾餘址草荒凉樹

 老無風春寂歴東州太守詩  羙組織文章爛如綺長篇大句琢方石一日都城傳百紙

 我思古人無不然慨慷功名𡸁百年沉碑身後念陵谷把酒泣下悲山川一時留賞𨿽邂

 逅後世傳之因不朽

 來鳯𠅘太守張雉垣脩

 瀟湘𠅘宋忠蕳公趙鼎詩緑桞平蕪逺際天青山逥抱水相連半空梅雨昏窓色

 一棹萍風破瞑煙酒到愁來那覺醉詩逢佳客不論篇只知身在将軍府一夣江南落枕

 

 𦘕舫齋歐陽脩守州時建而記之𦘕舫齋記子至滑之

 三月即其署東偏之室治爲燕𥝠之居而名曰𦘕舫齋齋廣一室其深七室以户相通凡

 入予室者如入乎舟中其温室之奥則宂其上以爲明其虚室之䟽以達則欄檻其兩旁

 以爲坐立之𠋣凡偃休於吾齋者又如偃休乎舟中山石𡷾崒佳花羙木之植列於两簷

 之外又似汎乎中𣴑而左山右林之相映皆可愛者故因以舟名焉周易之象至於履險

 蹈難必曰涉川盖舟之爲物所以濟險難而非安居之用也今予治齋於署以爲燕安而

 反以舟名之豈不戾哉矧予又嘗以罪謫走江湖間自汴絶淮浮于大江至于巴峽轉而

 以入于漢沔計其水行幾萬餘里其覉窮不辛而卒遭風波之恐徃徃呌號神明以脱湏

 臾之命者数矣當其恐時顧視前後凡舟之人非爲商賈則必仕䆠因竊自嘆以爲非冐

 利與不得巳者孰肯至是哉頼天之惠全活其生今得除去宿負列官于朝以來是州飽

 廩食而安署居追思曩時山川所歴舟楫之危蛟鼉之出沒波濤之洶歘宜其𥨊驚而夣

 愕顧乃忘其險阻猶以舟名其齋豈真樂於舟居者邪然予聞古之人有逃世逺去江湖

 之上終身而不肯返者其必有所樂也苟非冐利於險得罪而不得巳使順風恬波傲然

 枕席之上一日而千里則舟之行豈不樂哉顧予誠有所未暇而舫者宴嬉之舟也姑以

 名予齋奚曰不冝予友蔡君謨善大書頗怪 将乞其大字以題于楹懼其疑予之所以

 名齋者故具以云因以置于壁梅摯寄求叔詩酒户旗兵孰與儕月霄曾遇六天街鴈南

 到後懷君逺時入楼東𦘕舫齋歐陽脩酬梅公詩盡舫齋前舊菊叢十年𨳩落任秋風知

 君爲我留紅斾猶記栽花白髮翁

 爛柯𠅘

開州

 覇王䑓在州東八公橋秦圍趙楚遣項羽等

 救之駐軍築䑓於此

 新䑓在新惠里詩所謂新䑓是也

 昆吾䑓在東郭里顓頊城内夏昆吾所築

 重華䑓在州南昔衞靈公坐䑓上侍妾数百

 人仲叔圉諌公出之民大恱

 𤇺火䑓在州東南澶濮間瀕河逺近多丘阜

 或十餘畆或二三十畆盖宋時置𤇺火以備

 契丹也或云小而銳者爲𤇺火䑓大而廣者名救苦䑓盖居民築以避水也

 宣防宫在瓠子隄上距城十七里漢武時河

 决於此東封還塞之作歌二章因築宫隄上

 龍淵宫在州西南八里漢武時築又名赤龍

 渦

 潜龍宅在舊澶州城内後唐明宗微時所居

 也

 御店在澶淵故城內乃宋太祖太宗㣲時邸

 舎徽宗時改潜德觀

 尊羙堂舊濮陽縣㕔也元皇慶元年縣尹劉

 彦規建元教授盧壽銘曰從政有道五羙是尊何謂五羙聖有格言尊羙奚先因

 民而利不强其難順道則易如禹行水行其無事可劳而劳則維其次秀於凡民可敬者

 士疲癃㷀獨天民之窮何人可恤人人所同孰爲可劳我擇而使彼且子來𡨴怨劳止貴

 賤異族夫誰無欲君子則仁小人貪黷名爲君子而行小人不愧於心欺天虐民天逺而

 邇孰云可欺民愚而神虐必害隨我欲斯仁天理之賦居安資深亦孔之固慢則巳失猛

 則民殘温温恭人恪慎居官禮以接人敬以恃巳合而言之是謂五羙聖謨洋洋惠我無

 疆尊而行之於昔有光匪伊治邑實可以相匪伊斯令奕世芬芳

 濮陽楼按一統志舊在𨳩州治漢乾祐中移就州南三里得勝寨故䑓或云宋攺

 澶州爲開德府時置此樓

 披雲楼在州治後金大安𥘉刺史裴滿公正

 攺瑞慶楼

 長樂𠅘在曹家庄顓頊避暑𠅘也

 常樂𠅘舊在州治西北金大安元年刺史裴

 滿公正即治西𨻶地重修

 瑶碧𠅘𥘉在舊州治西北湖中後移於治東

 南五代時建元初守臣創新治取𡈽成池因

 立𠅘于上亦名瑶碧元喻陟詩登瀛千仞邈新構壓瀛堧倒影迷空

 色浮光浹廣筵雕甍鋪玉翠綺㩜拂璇淵一坐披董吹四窓留  烟露團三島夜醉夣十

 洲仙日永消塵馬風和颺管絃沙鷗眠岸阯雲木背城顚𨼆約鰲擎足㝷常客北肩雨晴

 寒食景月好乍凉天雅叶芳春禊聊晞曲水篇熈䑓爰共樂雩詠愧非賢獨恨𤓰期窘拈

 來殢酒舡

長垣縣

 爛柯䑓在縣西十六里

東明縣

 秦䑓在舊縣秦始皇常駐蹕于此

 東䑓在舊縣相傳即古之南華縣也

   廢治

元城縣

 元城故縣一爲漢縣在舊城東近沙麓一爲

 隋縣治古殷城一爲唐縣在舊城東北

南樂縣

 故朝城縣距縣二十五里今其址爲韓張店

濬縣

 永昌縣在縣西二十里隋𥘉置大業中廢

 𥠖陽倉在大伾北麓周三里隋煬帝置比乱

 李宻襲㨿之唐宋皆仍其制漕運河北粮儲

 以餉亰師自政和後河易故道始廢

滑縣

 衞南縣在縣東六十里春秋楚丘地衞文公

 自曹遷此隋初置楚丘縣後改衞南金省入

 白馬

 臨河縣本漢𥠖陽地隋拆置臨河縣金省入

 𨳩州後割于滑

 靈河縣在縣南四十里有靈昌河隋置靈昌

 縣後唐攺靈河宋省入白馬今名靈河鎮

開州

 澶淵縣在臨河廢縣東四十里隋割臨河頓

 丘内黄三縣地置唐𥘉攺澶水貞觀中廢入

 臨河金復省入開州

 濮陽縣在州治南後魏置隋攺昆吾縣後攺

 濮陽唐属濮州五代澶州治此至 國朝省

 入開州

 

 

 

 

 

 

 

 

大名府志卷之九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