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武經總要/前集/卷二十一

荊湖北路 荊湖南路 廣南東路 廣南西路编辑

荊湖西路,皆天文張翼軫之分,春秋楚地,秦之長沙、黔中、南郡悉其境。東界鄂渚,西接溪洞,南抵五嶺,北連漢沔。其人多勁悍忿决,勇於私鬪。自南郡、淩夷、盧溪、辰陽諸郡雜蠻夷,散處山谷,其外又有Template:覇縻州縣,嵗時修貢,間侵邉境,朝廷據要害戍守。凡典城領兵者,並擇武幹以充其任。其澧鼎辰峽潭全邵永州,仍募土丁,置砦將,與官軍雜戍界上。

◎荊湖北路编辑

江陵府南郡,《禹貢》之荊州,漢初領南蠻校尉,晉为南平郡。居江左上流,外控蠻,土地遼,至南朝,皆擇重臣守之。唐初为都總管府,上元中加荊南節度,領澧鼎峽夔忠萬等州;宋江陵府。其地東至復州二百二十里,東北至荊門軍百九十里,西至峽州三百五十里,南至澧州二百七十里。置荊湖北路兵馬都鈐轄巳下兵官,領鄂嶽辰鼎等十三州軍,以府为治所。其捍邊寇者,澧鼎而下五州焉。本路置州兵及禁旅更戍外,又領義軍土丁一萬九千四百六十二人。今之荊州府江陵縣是也。

澧州天門郡,漢屬荊州;吳分武陵西界立郡,曰天門;隋改为澧州。在澧水之北,與辰鼎二州並为極邊,分控羈縻州數十。州境置十砦。東至岳州水路七百里,西至蠻界溪州水陸一千里,南至鼎州一百八十里,西南至辰州六百七十里,北至江陵府三百里。今之澧州,屬荊州府。

砦十:伏求砦,舊砦也,東至州九十里,咸平中置。

石門縣砦,漢屬武陵郡,吳为天門郡,隋平陳,为石門縣,咸平中置砦。東至州百里,西南慈利砦。

慈利縣砦,漢陵陽縣,隋改今名,天禧中置砦。東至州水行二百四十六里,西至武口砦接黔州界十餘里,南至辰州辰陽縣界二百三十里,東北靈溪砦。

靈溪砦,捍高州蠻界,咸平中置。西北慈利砦,北石門砦。

臺宜砦,舊砦也,天聖中移置。東至州水路四百里,七日程。

索口砦,天禧中置,在慈利縣境。東至州六日程,東北臺宜砦,西南西牛砦,南澧川砦,西北安福砦。

澧川砦,祥符中置,在慈利界,正控溪洞之口,東至州九日程。

西牛砦,天禧中置,東至州十日程。

武口砦,在慈利縣界,正控溪洞,與澧川砦同置。東至州十日程,西南下溪州二百三十里,西接高州茨洞界。砦城三面控武溪口。

安福砦,天禧中置,深在蠻境,控沒底溪、惡石溪二水。東至州十四日程,東南索口砦,東北施州羅大砦。

鼎州武陵郡(隆興二年升为常德府),秦使白起略取蠻夷,置黔中郡,後司馬錯立城,據此以扼五溪之要,有壺頭山、天門山。後漢武陵蠻叛,伏波將軍討破於臨沅,即此地。隋置朗州,宋改鼎州,屬武陵郡。東至岳州華容縣界三百五里,西至辰州辰陽州界二百四十六里,南至潭州益陽縣界一百六十五里,北至澧州澧陽縣界九十里,管砦四。今之常德府是也。

○砦四:

黃石砦,東南至州一百二十里。

白磚砦,東南至州一百七十里。

湯口砦,東南至州二百二十里。

桃源砦,砦城本武陵縣地,乾道中析其西境置砦,以兵戍之。東至州六十里。

溪洞州,在辰鼎澧三州之界,外皆盤瓠遺種,世为邊寇,討之則負固自守,事久則勞人煩費,故前代皆为獸畜之,款附則受而不逆,反叛則棄而不追。唐季承亂,遂自立州縣,建为刺史。晉天福中,馬希範守湖南,溪州酋彭士愁等以溪錦蔣三州歸馬氏,立銅柱为界。宋因而撫之,太宗時溪錦敘富四州蠻相率詣辰州,願北內郡民,輸租稅,詔本道按山川地形以圖來獻,卒不許,此聖王深惟遠覽之至也;惟設溪洞諸州,賜以印綬,羈縻不絕,故屯戍之兵差減前世。今管溪洞南北兩江五十六州。即今之永順軍民宣慰使司之地。

○北江州三十六:

上溪州,古靈溪郡,分辰州大鄉縣置。州東至辰州三百六十里,西至黔南五百里,南至錦州五百六十里。

下溪州,自澧州武口砦過生羊峽,設木梯,到馬縣嶺,渡江至州。天禧中,知辰州錢絳領兵至城下,焚其砦柵。

忠彭州來化州南州謂州永順州溪寧州感化州溶州彳夷州(慶歷中改为寵賜州)溪監州新府州(有城郭)永州 順州保靜州吉州萬州遠州費州(慶歷中改为天賜州,東至蔣州六百里)奉州襄州許賜州越州寧化州向化州歸明州 新定州歸信州保安州順現州保富州永安州新化州遠富州新賜州

○南江州二十:

富州刺史,並兼都巡檢使,初因本州向通漢,上言:五溪十洞,控西南夷之地,为辰州墻壁。故加是名。天禧中,求納土疆,不許。

懿州,湖南馬希範建,以敘州潭陽縣为州。古州。

敘州,秦为黔中,漢武陽地,在武水之陽。唐貞觀中,分辰州龍標縣置巫州。東至辰州五百三十里,南至融州一千五百里,西至古州二千一百里,北至辰州五百里。

元州鶴州(今为西高州)雲州硤州黔州沖州繡州波州顯州晃州

獎州盧陽郡,唐垂拱中,分麻陽縣並開山洞置州。西至費州六百里,龍溪郡北錦州一百五十里。

錦州,東至辰州三百五十里,南至獎州一百五十里。唐垂拱中,分辰州,開山洞於麻陽縣界,置州。北至溪州五百六十里。

保勝州允州冷州綿州。

辰州,治沅陵縣,古蠻夷地,秦置黔中郡,漢曰辰陽,在辰水之陽,縣西故城是也。馬援征蠻壺頭山,渡至臨沅,即此處。唐初为辰州,尋升都督府,又为盧溪郡。在牂牁東,界置十九砦控之,守郡者兼溪洞巡檢使。東至鼎州四百六十里,南至邵州界五百二十里,西南至溪州三百八十里(自石門洞緣西水行),西南至敘州三百二十里(按《皇華四達記》:二百四十里即敘州界,又一百二十里至蔣州,又二百八十里至允州,又百里至牂牁州,五十里至捷州,又五十里至莊州),北至澧州七百五十里,西北至溪州百八十八里。今之辰州府是也。

○砦十九:

盧溪砦,在州西南一百三十里,招諭縣北盧溪口,因縣城置砦。縣西有武溪水,水路入蠻界。祥符中,轉運司言:盧溪慢水等砦最为沖要,只以木为砦城。因請版築。從之。舊有石洞砦,深在蠻界,不當要路,無所控扼,遂毀。有事許馳報盧南溪砦。

慢水砦,在州東二百里。

敘浦砦,漢武陽縣也,因縣城置砦,控敘浦江口。北至州,西南至富州界。

新興砦,在州北百里,西北至下溪州,自深溪源水路入。

招諭砦,因縣城为砦,下枕辰溪,在州西南一百四十里。西麻陽縣砦,東廂陽砦,南龍門砦,北犭吉獠洞。

酉溪砦,在州西七十里,西北犭吉獠洞,北盧溪界犭吉獠團至盤瓠崖。

落鶴砦,在州西北五十里,西盧溪界,入徑團,又西至犭吉獠洞。

東亭砦,在州東三百里,控東亭溪口。

江口砦,西南招諭砦,南龍葦洞砦。城三面控盧溪水口,以盧溪砦主領之。

烏速砦,在州西北五十里,南烏速洞口,北落鶴砦。城在酉溪上。

黔陽砦,在州西六十里,西南酉溪堡蠻,砦城控黔溪、酉溪二口。

銅安砦,在州西南二百五十里,東富州桃溪路,西富、峽二州界。

麻陽砦,東招諭縣,西北錦州。以縣城为之,控馬爺溪一路蠻洞。

龍門砦,在州西南二百八十四里,東大苗洞,西富州界。

騾子砦,在州西六十里,北溪州界。砦城居酉溪上。

○詩水砦

招人砦,在州東北二百五十里。

黃頭砦,在州東北四十里。

金溪砦,在州西北五十里。

峽州,治夷陵縣,漢屬南郡,有夷陵山在西北,因以为名。控川峽水路,頗为險要,孫權時尤重,號为西門。唐武德中置州,治陸抗故壘,其地兼扼蠻獠,置八砦守之。東至江陵三百五十里,西至歸州二百里,南至江陵府水路三百三十里,北至襄州五百七十里,西南至施州七百里。今之荊州府夷陵州是也。

○砦八:

新安砦,在州西南一百六十里。

長陽砦,在州西九十五里。

麻溪砦,在州西一百三十五里。

漢流砦,在州西南二百二十里。

巴山砦,在州西南一百八十里。

長樂砦,在州西南一百二十里。

魚羊砦,在州西南三百一十七里。

梅字亞砦,在州西南三百四十里。

◎荊湖南路编辑

潭州長沙郡,古三苗國,秦置長沙郡,以統湘川,南通嶺嶠,控帶溪洞,歷代號为重鎮。隋建州;唐初为都督府,尋置觀察團練使,督湘中七郡;宋領武安節度。其地東至袁州界二百五十里,北至岳州二百七十里,西南至邵州四百七十里,西至鼎州三百七十里,南至衡州五百里。今置荊湖南路兵馬鈐轄以下兵官,州为治所,領八州監,其捍溪洞者,潭及全邵衡永道桂陽而巳。凡州兵及遣兵更戍外,更領土軍、弩手、義軍土丁五千一百五十八人。今之長沙府是也。

○砦一:

寧鄉縣七星砦,在寧鄉縣地,控梅山洞口,太平興國中置,以制蠻獠。

全州,治清湘縣,南扼邕桂之路,晉天福中,馬希範奏置州。西襟帶溪洞,設峽口七砦禦之,管土丁弩手四百人。咸平中,知州錢洛請招誘溪洞酋豪,真宗曰:西南蠻,惟全州一境久已安靜,不必以虛名生事。不許。東至永州一百三十里,西至桂州二百五十里,西南溪洞至敘州水陸六千八百里,北至邵州三百三十里。今之全州,屬桂林府。

○砦七:

全西溪洞,有栗氏率,常殺掠吏民。雍熙中置五砦禦之,不能止。知州柳開遺以衣帽等物招諭,栗氏五酋長俱出聽命,皆補全州上佐。作時鑒一篇,刻石誡之,至今服從。

峽口砦,在羊狀洞口,東至州三十里。

香煙砦,南至祿塘砦三十五里,北至石家源五里。

羊狀砦,東至峽口砦二十里,西南至小洞二十里。

磨石砦,南至桂府大通虛十五里,北至獲源砦四十里。

獲源砦,南至磨石砦四十里,北至峽口砦四十里。

長烏砦,南至峽口砦四十里,北至香煙砦四十五里。

祿塘砦,南至長烏砦十里,北至香煙砦三十五里。

七砦之外,又有洞源路口十六,皆夷獠出入路,盡以諸砦兵遊僥,遣土丁弓弩手防扼之:

大賊源口,南至香煙砦五里,北過山嶺通永州坦源砦。

石家源口,西入洞路,通邵州武崗縣,南至香煙砦五里。

橫溪源口,南至祿塘砦三十里,北至香煙砦五里。

紫溪源口,南至祿塘砦三十里,北至香煙砦十里。

古桃洞口,南至祿塘砦十五里,北至香煙砦二十里。

可洞口,南至長烏砦十五里,北至香煙砦三十里。

雄江源口,東至長烏砦五里,北至祿塘砦十五里。

栗村源口,南至峽口砦二十里,北至長烏砦二十里。

驛馬源口,南至郭源五里,在羊狀砦背山外。

郭源口,南至羊狀砦三里,北至驛馬源五里,在羊狀砦背山外。

包源口,東北至羊狀砦二十里。

高良源口,南至獲源砦二十里,北至峽口砦二十里。

獲源洞口,東至獲源砦五里,南至耿陂源十里。

耿陂源口,南至磨石砦三里,北至獲源砦十里。

西延洞口,入洞,西北至陽田黃沙鎮約八十里,又大木砦約三十五里,又至官祠約二十里,並山溪路。

孤留洞口,南至桂州界十五里,北至磨石砦五里。

邵州,治邵陽縣,吳分陵零郡北部立邵陵,兼置郡以理之。湘南有梅山洞,連數州界。開寶中,江左用兵,乘間寇武崗;暨宋初,抄盜不止,命將平討,置十五砦守之,管土丁弩手一千三百二十四人。東至潭州五百三十五里,西至蠻界城州一千一十里,南至永州二百六十里,北至辰州六百五十里。即今之寶慶府是也。

○砦十五:

武崗縣砦,即舊城置砦,控梅山洞口。開寶、太平興國中,梅山洞左甲首、右甲首寇砦城,發潭州兵平之。

真田砦,在州西北一百五十里。

白沙砦,在州北一百二十五里。

水竹砦,在州北一百一十五里。

界崗砦,在州東北八十里。

王堂砦,在武崗縣界北,至縣九十里。

羅尾砦,在武崗縣界北,至縣一百一十五里。

盆溪砦,在武崗縣界東,至縣五十里。

塘兒砦,在武崗縣界東,至縣六十一里。

古限砦,在武崗縣界東,至縣五十五里。

查木砦,在武崗縣界東,至縣六十五里。

新興砦,在武崗縣界南,至縣五十五里。

安定砦,在武崗縣界南,至縣七十里。

三門砦,在武崗縣界南,至縣百四十里。

峽口砦,在武崗縣界南,至縣九十里。

永州零陵郡,戰國時楚之南境。《後漢書》云:地多下濕。築土城多壞,編木以为城。唐初置州,去湘水八里,控溪洞之要,置三砦守之,管土丁二千六百二十人。東至桂陽監百二十里,至邵州百六十里,南至道州百五十里,北至衡州百三十里。今之永州府是也。

○砦三:

東安砦,在東安縣界,去縣界三十里,五代馬氏置東安,宋升为縣,天聖中置砦。

零陵縣砦,即零陵縣也,去州一百里,天聖中置。

樂山砦,在祁陽縣地,名樂山鎮,控扼方山亻賊徑路。

衡州衡陽郡,隋置,以衡山为名。東至吉州永新縣界三百里,西至邵州邵陽縣界一百二十里,南至桂陽監界一百九十里,北至潭州湘鄉縣界九十二里。蠻亻錯居山谷間,慶歷中置二砦控之。今之衡州府是也。

○砦貳:

懷遠砦,在常寧山中,夾控獎中白水洞蠻亻嘯聚之所,接衡道永三州、桂陽監界。慶歷中度地形便利,山为城,又控太平浮竹等九洞,詔以懷遠为名。至衡州常寧縣一日程。

泉石砦,在常寧縣地,慶歷中築,地名泉水嶺。山林延袤數百里,接衡、永、道、桂陽監、九疑山、衡山界。舊皆山亻耕鑿自給,近與亡命嘯聚,因討平建砦,與冷石源、大泉觀村、樂山砦分控山谷之口。

道州江華郡,春秋楚地,秦漢以下或隸長沙,或入荊州,唐为道州地。與溪洞相接,東至桂陽監一百四十里,西至昭州三百一十里,南至賀州二百五十里,北至永州一百五十里。

今之永州府道州是也。

○砦

冷石源砦,在區分容冷石源。

桂陽監,漢桂陽郡(今为桂陽軍),在桂陽洞之南,唐曰桂陽監,地與洞相接。東至彬州六十五里,南至連州二百三十里,西至道州一百七十里,北至衡州二百里。今之衡州府桂陽州是也。

○砦一:

水泉觀砦,在平陽縣地,名大泉觀,扼控安樂、佛節、大泉、羅塘四山口。

◎廣南路编辑

廣南東西路,本荊、楊二州之域,天文牽牛婺女之分。春秋百粵地,後屬楚。秦取百粵,增置南海、桂林、象郡。自漢武破滅南粵,入海得大州,分置諸郡,皆其地也。東南濱大海,西控夷洞,北限五嶺。人性輕捍,好相剽殺,多結讎怨。漢世,朱崖數反叛,朝議棄之。唐置五管屯兵,命使領之,故嶺南經略使綏靜夷獠,統經略清海一軍、桂容邕安南四經略使,以重其備禦。唐末,曲承美據交趾,劉隱據南海,至宋蕩平之,始復被聲教,迄今並建四鎮以維禦之。諸州自內遣戍兵外,又置澄海戰兵。而儋崖萬安州,地狹戶少,常以瓊管牙校典治。安南數郡,土壤遐僻,山海深險,尤多瘴毒,故但羈縻不絕而已。

◎廣南東路编辑

廣州南海郡,古百粵也,皆蛮蜑所居,自漢以後,入爲郡縣。唐爲淸海軍節度,宋平劉鋹,復建方鎮,爲一都會,提舉十六州兵甲盜賊,控外海諸國,有市舶之利,蕃漢雜處。命王師出戍,置廵海水師,營壘在海東西二口,闊二百八十丈,至屯門山二百里,治舠魚入海戰艦。其地東南至大海四十里,東至惠州四百二十里,西至端州二百四十里,南至恩州七百五十里,北至韶州二百五十里。東南海路四百里至屯門山,二十里皆水淺,日可行五十里,計二百里。從屯門山,用東風西南行,七日至九乳螺州,又三日至不勞山在環州國界,又南三日至陵山東有甜水。其西南至大食、佛、師子、天竺諸國,不可計程。太平興國中,遣三將兵伐交州,由此州水路進師。置廣南東路兵馬鈐轄,以州爲治所。

今之廣州府是也。

◎廣南西路编辑

桂州始安郡(紹興三年升为靜江府),秦桂林郡,唐置總管府,尋为都督府,又領桂管經略軍使,乾元中为桂州。東至邵州二百六十里,西至柳州四百七十里,南至蒙州三百四十六里,北至全州二百五十二里。宋为靜江軍節度,本路置兵馬鈐轄,州为治所,領二十九州。其宜融二州,西捍蠻僥;邕欽廉三州,南控交趾;雷容二州,控海路;瓊州臨制海外焉。今之桂林府是也。

宜州龍水郡,唐乾封中以桂管溪洞地置宜州,控牂牁、昆明等十五部,为嶺南要害地。今置五砦,控守管羈縻十八州。知軍州者,兼領溪洞巡檢使。淳化中,以琳州为懷遠軍,環州、鎮寧州、金城州、智州並立城砦,加兵戍守,或置以牙職焉。其地東至柳州三百里,西北至大山,無徑路,西南至丹州三百里,南至芝忻州百里,北至融州羅城縣界六十五里。今之慶遠府是也。

○砦五:

天河砦,南至州百里,北融州安箱砦,西德謹砦,西北控安化州蠻界。

思立砦,東至州七十五里,西至環州七十五里,南懷安軍,北安化州化遐鎮。

普義砦,東至州一百八十五里,西富人監,北安化州。

帶溪砦,東至州一百七十里,西北鎮寧州,北安化州,南環州。

德謹砦,南至州百五十里,西南思立砦,西安化州。

○羈縻州十八:

州境悉蠻夷故地,西南昆明羅殿王國,北牂牁部落,其餘溪洞綿亙千餘里,風壤溫濕,加之瘴癘,即其土人建立郡縣,有時貢,無地租,領州者多許夷人世襲。

芝忻州,唐忻城郡地,水土最遠惡,在州南一百四十二里,東至述昆州界二十里,西至紆州界二十五里,南至濱州十五里,北至龍水界五十里。

紆州,在州南二百一里,東至象州三十里,西至芝忻州界十五里,南至歸恩州七十里,北至象州界六十五里。

歸恩州,在州南二百五十里,東至柳州界十五里,西至紆州界二十五里,南至象州界二十五里,北至柳州界二十五里。

蕃州,在州西南四十五里,東至龍水縣界一十里,西至龍水縣界二十里,南至芝忻州界十五里,北至龍水縣界十里。

述昆州,在州西南一百二十二里,東至龍水縣三十八里,西至智州界二百里,南至富安監界三十里,北至金城州界一百一十里。

環州,唐貞觀中,李洪節開拓生獠置州,以環國为名。在州西一百三十五里。東至懷遠軍界五十二里,西至金城州界三十里,南至懷遠軍界六十里,北至安化軍界一百餘里。

鎮寧州,在州西二百二十一里,東至懷州界六十里,西至山,無路,南亦無路,西南蕃界一百里。

金城州,在州西一百六十三里,東至懷遠軍界二十七里,西至智州界十三里,南至述昆州界三十里,北至環州界五十里。

智州,在州西二百一十五里,東至金城州界四十二里,西至富仁監界七十五里,南至述昆州三十里,北至金城州界八里。

文州,在州西七百三十里。

蘭州,在州西六百五十里。

安化州,在州西北百八十里,本撫水州,唐隸黔南,在宜州南。有四縣,曰撫水、京水、多逢、古勞,保聚山險。祥符中,屢为寇鈔。宋以蠻夷異類,攻剽不足以剿絕,又意其道隘險難進師,第令因而撫之。宜州言其兵過惡嶺,入黃泥嶺,賊依篁竹間,時出戰鬥,遂破之,焚其廬舍,皆面縛詣軍,願遷漢地者七百餘口,分置廣西荊湖間。改为安化州,撫其餘種,令蠻人分为上中下三州。

南丹州,溪洞之別種也,與管下金州接界。宋太宗以蠻夷之俗,羈縻而巳,許世襲知州莫淮<辶山>者。祥符中,因撫水蠻反,詔淮<辶山>約勒溪洞,不從誘脅。明年,平撫水州,並以勞進秩。

泉州溫泉郡,秦留郡地,今以牙職領之。西北至州百里。

思順州,西北至州九十里,嘗以蠻酋主之。

懷遠州,在州西三十二里,本溪洞琳州,控龍江水口,天聖中移置。西至金城州一百三十里,南濟江至述昆州六十里,東至州三十二里。

富安監,在州西南一百五十七里,本溪洞。東至述昆州十五里,西至述昆州界十五里,南至述昆州界一十里,北至述昆州界三十里。

富仁監,在州西二百九十五里,東至三寶山一里,西至文州界清水鎮五里,南至智州富刀縣界五里,北至南丹州白坑二里。

融州融水郡,在牂牁東南,隋始安郡之義熙縣也。唐初,平蕭銑,置州,控溪洞,置三砦,以兵戍之。東至柳州落容縣界三百一十里,西至宜州東零縣界二百里,南至柳州柳城縣界一百七十九里,西北至古州水路八百里,西南至宜州三百五十五里,北至敘州一千六百里。今之柳州府融縣是也。

○砦三:

安廂砦,東至州百二十里,南陸路至宜州天河砦,北陸路至安化州界。本武陽郡地,淳化中析为安廂砦,景德中置,接安化一帶蠻界,東北武陽縣砦。

樂善砦,即古臨羊縣地,東至州,西南安化州,西北控一帶蠻界。

○武陽砦

邕州永寧郡,古駱越地,州北有郁江,出牂牁唐初为邕州都督府,長慶後,刺史充邕管經略使,咸通中分置嶺南西道節度。本朝为建武軍節度。東至橫州永定縣二百九十二里,水路至溪洞蠻州二百四十里,西至田州六百四十里,南至州二百八十里,北至登州二百七十里,南至交州界七百里。舊至交趾水路隘狹,巨石梗途,高駢在安南開鑿,迄今舟楫無滯。東南至欽州界三百三十里,西北至恩州二百七十里。嶺嶠之外,土地遼廣,管左右兩江羈縻州縣洞總三十六,南控交趾,治甲洞夷人;西至馬援銅柱;南蠻界,盡西南要害之地,置四砦守之。令知州兼溪洞都巡檢提舉七州兵甲賊盜。

○砦四:

太平砦,在左江南岸,南控思藍蠻洞右江地分。東至州十日程,西廣源州二日程,西南門州水口,南蹲洞一日程,西北西平州,北砦西州界。

遷龍砦,控武盈洞一帶蠻界,東至州四日程,西思明州,北江州,南至思州,接欽州,抵棹鋪,入交趾蘇州界一日程。

永平砦,東至州西南交趾甲洞丹波界、門州界,並一日程。

南平廢砦,東至州西南交趾十二程,南至平州西南僥外洞蠻夷界。

○羈縻州三十:

州境跨邕州三面,分左右江,皆蠻夷所居。太平興國中,在江十溪洞首領獻款內附,因隸入邕州。其地烏許蠻之舊,最難屬。朝廷得控禦之策,惟城要害置屯戍,來則通之,去則備之,羈縻而已,故不为邊患焉。

鶼州,南至州九日程,本溪洞監州。本朝太平興國中,改为鶼州,今廢。

思誠州,南至州八日程。

祿州,東北至州十一日程,東南至交趾蘇茂州,南丹波蠻界,西甲洞蠻界,正西微南至銅柱界。端拱中,交州所管蘇茂州,以鄉兵五千寇祿州,擊退。

武龍州,東南至州十日程。

田州,東南至州五百五十里,十一日程。東至橫山砦,東南古甑洞,西北僥外羅鵝洞蠻界。

思恩州,東南至州六百里。

思陵州,東南至州九日程。

萬承州,東南至州六日程。

左州,東南至州九日程。

凍州,北僥外擁鵝洞,東南至州十二日程。

籠州,貞觀十二年,清平公李節招慰生蠻置州。南古甑洞,東南至州十日程,北門甑洞、都控洞,西羅徘洞。

波州,東南至州六日程,北砦洞、龍英洞、寧畢洞。

西平州,東南至州十二日程,東南至平故砦,西北門州水口,北至七源州,南至甲洞蠻夷界。

上凍州,南下凍州,北至武德洞,接外界廣源州及銅桂界,東南至州十三日程。

武莪州,今邕州武緣縣也,天寶年改为武莪州。

中州,東至州三日程。

石西州,東至州八日程。

廣源州,東北至州四日程。

上恩州,東北至州四日程。

昆明州,東至州七日程。

○歸恩州

思明州,東至州七日程。

○歸樂州

○蕃州

○萬德州

富勞州,舊田州管下。

婪鳳州,舊田州管下。

功饒州,舊田州管下。

七源州,東至州十二日程,太平興國中,率十洞首領內附,輸稅租,授官爵。

蘇茂州,東北至州十三日。南至海,北古萬洞,西北祿州,西丹波,東伏侶洞。州之間又有十七洞,一曰龍英,二曰寧畢,三曰都控,四曰門增,五曰聳洞,六曰武德,七曰羅緋,八曰武盈,九曰田古甑,十曰樽洞,十一曰憑詳,十二曰萬古,十三曰思藍,十四曰伏侶,十五曰卓洞,十六曰古增,十七曰擁鵝。

交趾路,自州西南陸行,取馬援路,至州二百七十里,又二百四十里至祿州,又二百里至交州。天寶以前,陸行凡二十驛。一說:南渡郁江西南行,經羈縻五州至交州,約六百里安南城。西至愛州界小黃江口四百十六里,南至長州界靖江鎮百五十里,西北至峰州界論江口水路百五十里,東至朱鳶界小黃江口五百五十里,北至武定江二百五十里。太平興國中,伐交州,金蘭州團練使孫全興帥三將兵由邕州路進師。

欽州寧越郡,漢合浦縣,梁置州,唐初置總管府,宋移治南賓縣。州臨漲海,又有奴洪、咄步、如昔三鎮,皆瀕海,與交州密邇,置兵戍守。東至嚴州四百里,西至州五百八十里,南大海,楊帆一日至西南岸,即交州潮陽鎮,西南至陸州七百四十里。今之廉州府欽州是也。

○砦鋪四:

咄步砦,南至州四十五里,南即咄步大口入海路,至交趾潮陽鎮。兼陸路行,拒交趾管下蘇茂州玉山砦,如昔浪等洞,今已廢。

抵掉軍鋪,南即抵掉水口入海,至交趾潮陽。陸路掉交州管下蘇茂州、永安州、玉山砦,如昔帖浪等四洞,東至如洪水口,西邕州界伏侶洞,接交州界。

如洪鎮,鎮城舊为砦,有戍兵,天禧中廢。近交趾蘇茂州界,接如洪水口入海,至交趾潮陽鎮水路。端拱中,交趾戰艦一百餘艘至鎮,略居民功廩食而去。

如昔軍鋪,本如昔洞地,在安遠縣界。東北至縣一百三十里,東至州,西邕州界,接交趾蘇茂州。

廉州合浦郡,漢所置,吳改珠官。宋兼置臨瘴郡及越州,領郡三,並治於此。時西江督護陳伯紹为刺史,始立州,穿土为城,威服徭獠。唐置廉州。地控海口,有瘴江,置二砦守之。東至白州百二十里,西至欽州三十里,南至大海六十里,北至欽州界百四十里,東南西南皆大海,東北白州二百六十里。今为廉州府合浦縣。

○砦二:

鹿井砦,在州西南,控象鼻沙大水口入海通交州水路。

叁村砦,在州東南,控寶蛤灣至海口水路,東南轉海至雷州遞角場。

海路州,西南邊海,有譚家水口、黃標水口、藏湧水口、西陽水口、大灣水口、大亭水口,並入海之路。

雷州海康軍,漢屬合浦縣,梁置合州,後以合淝为合州,因加南字。唐为雷州,控入海水路。東至海三十里,西至海一百五十里,南至海一百七十里,北至化州一百陸拾里。

今为雷州府海康縣地。

海路,從海州東北陸行二十五里抵譚源,泛海至羅場,接吳州縣通江水,從吳川上水至化州三日程,自化州下水至海口四日程,從州東至海三十里,渡小海抵化州界,地名岡州,入思廣州,通江浙福建等路。從州東南陸行一百四十五里抵海,至諸蕃國。從州南陸行一百七十四里至遞角場,抵南海,即瓊州對岸,泛海一程可至瓊州。從州西陸行一百五十里,泛海水路至安南諸蕃國。從州西北陸行至成月驛兩程,至化州吳川縣界。舊從康淥場陸行,至舊廉州六里,有海湧,共六處水口。

容州普寧郡,古越地,宋南流郡。唐平蕭銑,置銅州,尋改容州,置經路軍使,兵千人。鬼門關距州南五十里,往交趾海路由此。宋为寧遠軍節度,管一路九州兵甲賊盜。東至藤州一百二十里,西至郁林州七十七里,北至龔州九十九里,南至南儀州五十八里。今之梧州府容縣是也。

瓊州瓊山郡,海中之洲也,其地方千里,編戶泊黎人所居。漢武帝置朱崖、儋耳二郡,盡其境。元帝納賈捐之議,棄之。唐憲宗朝,瓊管六州六十二洞歸順,復置刺史治之。今知州兼瓊管一路轉運使及兵甲盜賊事。東至海一百二十里,西北至儋川一百八十里,南至萬安州界七日程,北至海一十里。今为瓊州府瓊山縣地。

黎洞,雜瓊管舊地,在大海南,北對雷州岸,泛海一月至其地,有黎母山,黎人居焉。今淡崖萬安皆以黎为境,其服屬州縣者为熟黎,其居山洞無行徑者为生黎,亦時與郡人互市焉。

論曰:蠻夷諸種,惟其內屬之國,則皆列为郡縣,有酋長頗同齊人,其餘類無君長,隨溪谷群處,有采捕而無賦役,則曰莫徭;錯居山谷間者,則曰夷人、獠人、黎人;瀕海而居者,則曰戶,其名不可勝紀,皆依帖巖險,居篁竹之間,鑿山火種,雜射獵为食。然天性喜寇盜,稍窮則相攻奪,甚則至侵犯邊民。祥符中,萬安州言黎洞人互相殺仇,巡檢使臣深入誅捕,王卒有戰傷者。

真宗曰:朕累有宣諭,蠻夷相攻,止令和斷,不得擅發兵甲,致其不寧,常令禁止之。蓋聖王之愛民也,不以不居之地、不教之俗,反勞弊中國之眾也。是以前代遇四夷,率羈縻而不屬,其反覆者備之而已,不討其罪;其侵軼者驅之而已,不報其怨。先帝戒吏,正謂此焉,茍謹守勿生事,則邊患亦鮮矣。凡湖湘夔峽三路邊州,義軍土丁三萬九百八十人以守諸砦,命土人總領,以代王師之戍者,不給賦役,不資饋餉,習其風土,故罕嬰瘴毒;知其溪谷,故可制狡獪,仍置都揮使、砦將指揮使、副指揮使、兵馬使、都頭、副都頭、以下戎級,以部勒之,有分番代更之制,有敘功遷補之例,施之裔夷,正得禦策。其廣南及戎瀘雅三路,不置,故不書。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