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國華僑泣述俄方虐待

要聞·歸國華僑泣述方虐待
1929年10月8日
本作品收錄於《申報

二日哈爾濱通訊。日昨有自俄境逃回之僑民數人。述其在俄目覩僑胞遭遇如下。當我駐俄領事離俄時。僑民恐失却保障。均牽衣不放行。領事遂告以所有對俄交涉。及保護僑民事項。巳託德領代辦。比我領事去後。俄方即開始逮捕僑民。(此指上烏金斯克及赤塔等處)德領雖向俄方交涉。奈俄方不理。并謂因中國官廳捕其僑民。此乃係報復辦法。所捕華僑。均係不良份子等語。德領交涉無效。乃改請准許僑民家屬每星期三六兩日。探視在押人一次。雖得俄官方允許。但不久即不見在押之人何往。後經探得。緣爲俄方驅至邊境作工。德領爲此交涉數次。絕無結果。俄方逮捕華僑。均於夜間十二時以後。上烏金斯克第一次爲七月二十二日。被捕均係稍有資產者。第二次爲九月七日。自莫斯科至赤塔各處之少有積蓄華僑。均被逮入獄。伯力方面之被捕者。則撥往各地作工。在初捕之三日。不給飲食。第四日只給黑麵包四兩。菜蔬茶水皆無。八月間由我邊境捕去士兵六十餘。(按即係被扣船上載之之黑軍。)經赤軍繳去武裝。迫令作工。日給麵包四兩。勞動終日。飢疲不堪。故一遇菜根山芋。不顧其泥穢。爭先搶食。莫斯科華僑。逮捕一空。現在聞經德領交涉。每人得日予麵包一斤半。未識確否云云另一華僑王光亭言。在海參崴設有遠東帽店。生意不惡。自中俄事變發生。本人恐遭逮捕。到處藏匿。始免於難。月前俄將被捕僑民。裝載數車。不知運往何處。當車離崴時。親友見。均不許接近。不特不予食物。即便溺亦不得自由。數十人擁擠於一車內。便溺亦在其中。德領未當是盡力交涉。本人於舊歷八月十六日逃出。由山內晝夜奔馳。經八日始抵哈埠。所有妻小。均留在俄境未回。生死莫卜。(言時涙下如雨)現在希望當局從速交涉。最低限度。先得送致在押人飲食。以免悉數餓斃云云。俄方虐遇我僑民如是之慘酷。尚復反誣我方虐待其僑民。及誣我縱容白俄情事。日前竟託駐哈德領。致函我特區長官公署。略謂接蘇聯政府通告。蘇聯政府對於華僑。并無虐待。惟海拉爾蘇聯領館。現爲白俄軍佔據。該處蘇聯人民。被該軍征發處虐待。該白俄人征發蘇聯人民時。持有中國政府之執照。係爲中國政府所知悉及承認等語。本總領事爲此函請將事實示知。長官公署接函後。以俄方所稱。係有意捏造。特舉列事實。呈報東北政委會。并函德領。其原函大略云。『旅俄華僑。除巳入蘇俄工會之勞工外。其餘稍有身分者。被均逮捕。計在海參崴一處。拘押者約達四千人。在伯力拘押者。僅被扣之船員及乘客。已達一千一百餘人。其餘各埠尚不在內。財產現金。大部均被沒收。其商人中之倖免者。因執事人等均被拘押。實際上巳無法維持營業。而蘇聯當局仍迫令繳納奇重之苛虐稅。違即陷入法網。被拘華人。待遇異常苛苦。往往方丈之室。同禁者三四十人。全無寢具。以致無法眠息。至空氣之清潔與否。更不待言。飲食一項。海參崴被禁華僑四千餘人。每日共用牛首四枚煎湯。分羹而飲。每人日給混有麵麩之麵包四兩。不得一飽。其他各埠。竟有以鈴鐺麥粉沖水爲粥。以充食料。而延殘喘者。尚須按時操作苦工。忍飢從事。稍有遲緩。鞭撻橫施。伯力黑河等處。待遇大致相同。所有家屬前往探視。均不准會見。除於探送物品請單上簽字。作爲收押外。不准出片紙隻字。長此以往。勢非困閉而死不已。被禁華僑往往以汽車運往他處。其在國家政治局樓上拘押者。用長梯倚窗。須迫令攀援而下。降入車中。佯言遣送或釋放。該華僑旋即失踪。上述被禁華僑。均係安分商人。自被拘以來。迄未經任何審訊及偵察。一律科以偵探之罪。駐崴德領對於華僑。極力保護。至爲感荷。惟微聞蘇聯當局迄未允德領探獄。所有情形。恐未盡悉。中國對於白俄人決無縱容。蘇聯所稱。并無其事。法美領事。及美新聞記者。均曾先後實地調查。事實具在。可資證明。蘇聯故意捏造。施以反宣傳。固無庸置辯云云。

PD-icon.svg 这部作品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或者以法人、非法人单位名義但非作者個人名義發表,1996年1月1日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法人、非法人单位作品發表起7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