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國華僑泣述俄殺僑胞情形

要聞·歸國華僑泣述俄殺僑胞情形
1929年10月25日
本作品收錄於《申報

「此次中俄事件發生。赤俄在海參威虐待我們華僑越發的利害了。殘殺污辱。無所不至。從陰曆九月十十一十二三日起。赤俄竟以武裝軍隊侵入我們華僑住宅。大肆焚掠。錢財產業。任意沒收。老弱婦女隨便蹂躪。並且四出搜索。逮捕幾盡。被拘留入獄者四五千人。此次逃回的王岐山姜鳳衢張鳳南李明軒李炳善張日南等六人。亦在其內。簡直的街衢絕跡。監獄充滿。拘禁三日。不給絲毫飲食。老弱殘病不堪其苦而致死者四十六人。餘則面黃肌瘦。苟延殘喘。到第四天才給四兩重的黑麫包。(豆餅麥麩作的)及涼水一碗。以後按日如此。像這樣食不果腹。衣不暖身。飢寒交迫。凍餓相尋。活爲人間的囚犯。死爲異域的寃鬼。吾僑胞雖哭望家鄉。遙盼祖國。而海角天涯。生死不知。亦復何用。乃赤俄一次的慘殺未已。又用最慘最酷的殘害方法。設立電汽黑房二處。此房原係暗殺白俄所用。現在用以害吾華僑。王岐山等於被拘的第二日。親見赤俄驅我華僑九名於電室。此九人係稍有資產的。彼即認爲資本家。橫行逮捕。入室後扭開電門。經數十分鐘後。開門騐視。可憐此九名無辜僑胞。已化歸烏有。所餘者僅黑灰數堆而已。當時在場的數十僑胞睹此情形。魂飛天外。渾身發戰。痛哭失聲。而赤俄竟嬉笑輕侮。視爲兒戲。聞僑胞的哭聲號。則持槍威嚇。並且說「若再哭泣。盡驅爾等於此室。送爾回國。汝中國人本來太多。即殺一萬八千。汝政府亦無關痛癢」的話。及至第五天的時候又把此次逃難的華僑。遷移到旁的地方。途中因爲饑餓不能走路的。除了毒打以外。又搶殺三人。這是入獄以前的情形。後來被捕入獄的僑胞。千方百計的哀懇。才釋放出獄。及至到平日繁華熱閙海參崴街面上一看。竟一變而沉寂死靜的荒地了。並且到處有赤俄散佈傳單。略謂我國境內所居的俄僑。被我政府如何的慘殺。如何的酷禁。當時華僑亦覺駭怪以爲國際交涉。爲什麼互相仇殺。互相報復呢。後來我華僑由僻靜的山路。潛逃歸國。細查我國境內並無其事不但沒有殺戮俄僑。而且無故拘禁的事情。也未發生尤其是哈爾濱。赤俄僑民。充滿街市。往來不絕。若無所事。營業如常。買賣照舊。就是確有宣傳赤化證據。因爲圖謀不軌。暫被拘禁的赤僑。也待遇優渥。比較赤俄虐待我國僑民。真有天地之別。此次逃出的僑民。同行的共二十九人。及至東寧縣境。爲赤俄察覺。將施以扣留。我僑胞極力奔逃。而陰很殘酷的赤俄。竟實彈射擊。可憐此九死。一生的僑胞次第飲彈而死。最後剩王岐山等六人。僥倖脫逃。前幾日又有從崴埠回來的僑胞。因爲他在日本洗衣房傭工。該洗衣房臨近赤俄的監獄。在夜間看赤俄將我被捕的僑胞。每次從獄放出三百餘人。趕入黑地窖裏。將門封鎖。在地面上生一含有毒質的煤氣大鑪。(綠汽及化學造成的毒汽)從門窗放入室內。過二小時燻死後。暗用汽車一次一次的不知載往何處。大概不扔在水裏。就是扔在地下了」。

PD-icon.svg 这部作品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或者以法人、非法人单位名義但非作者個人名義發表,1996年1月1日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法人、非法人单位作品發表起7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