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老橋記

歸老橋記
作者:曾鞏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南豐文鈔/008卷

武陵柳侯圖其青陵之居,屬予而敘,以書曰:武陵之西北,有湖屬於梁山者,白馬湖也。梁山之西南,有田屬於湖上者,吾之先人青陵之田也。吾築廬於是而將老焉。青陵之西二百步,有泉出於兩崖之間而東注於湖者,曰采菱之澗。吾為橋於其上,而為屋以覆之。武陵之往來有事於吾廬者,與吾異日得老而歸,皆出於此也,故題之曰歸老之橋。維吾先人遺吾此土者,宅有桑麻,田有粳稌,而渚有蒲蓮。弋於高而追鳧雁之下上,緡於深而逐鱣鮪之潛泳。此吾所以衣食其力而無愧於心也。息有喬木之繁陰,藉有豐草之幽香。登山而淩雲,覽天地之奇變;弄泉而乘月,遺氛埃之混濁。此吾所以處其怠倦而樂於自遂也。吾少而安焉,及壯而從事於四方,累乎萬物之自外至者,未嘗不思休於此也。今又獲位於朝,而榮於寵祿,以為觀遊於此,而吾亦將老矣,得無志於歸哉?又曰:世之老於官者,或不樂於歸,幸而有樂之者,或無以為歸。今吾有是以成吾樂也,其為我記之,使吾後之人有考,以承吾志也。

余以謂先王之養老者備矣,士大夫之致其位者,曰「不敢煩以政」,蓋尊之也。而士亦皆明於進退之節,無留祿之人,可謂兩得之也。後世養老之具既不備,士大夫之老於位者,或擯而去之也,然士猶有冒而不知止者,可謂兩失之也。今柳侯年六十,齒髮未衰,方為天子致其材力,以惠澤元元之時,雖欲遺章綬之榮,從湖山之樂,余知未能遂其好也。然其志於退也如此,聞其風者亦可以興起矣,乃為之記。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