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目錄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上一回 第六回 鄭畋大戰朱全忠 下一回→


  畋見朱溫,遂大罵:「反賊早早回兵,休來尋死!」溫怒持槍來迎,兩馬相交,鬥上一百餘合,不分勝敗,日已沉西,鳴金收軍,兩馬並回。鄭畋回至營中見帝,畋曰:「臣與朱溫戰上一百餘合,不分勝負,吾來日必定擒之。」帝曰:「且自將息,來日再議。」卻說朱溫回至寨內,恨氣未消,帶酒而言:「明日定擒僖宗,以獻吾主。」言未絕,只見屏後轉出一佳人,近前聲言不可。溫視之,乃玉蠻英也。溫曰:「汝有何言。」

  鑾英曰:「僖宗乃妾之兄也,天下已被汝眾奪去,何故定要擒之?」溫曰:「汝乃女流之輩,有何識見?僖宗,草創昏君,大齊,真命之主,無德讓有德,自古皆然,斬草若不除根,恐後復發矣。」鑾英曰:「君言謬矣,唐之天下,子孫相承一十七世,反言草創,黃巢只一匹夫,起於強寇,稱為真主,此何理也?豈不聞古人有云:『順天者存,逆天者亡。』汝若改邪歸正,棄賊扶唐,實為良久之計,將軍請熟思之。」溫聽言沉吟半晌,欣然悟曰:「汝言是也,吾意已決!」遂吩咐手下,收拾旗幟,準備降唐。

  卻說次日,鄭畋復來搦戰,只見溫素體戎裝,身無寸鐵,手執降旗,大叫:「唐將休得放箭,吾來降唐。」畋曰:「既然如此,吾當帶汝見駕。」畋以此事來奏帝曰:「斯人終是為盜,豈容納之。」田令孜曰:「目今用人之際,既有降兵,不可不納。」帝即從之,遂宣召至闕下,拜叩已畢。帝見溫形容古怪,實有驚恐之意。問:「汝是何人?」溫曰:「臣是黃巢部將,姓朱名溫,奉巢命來追聖駕,實該萬死,臣今不敢有違天命,特來願充前部,同破巢賊。」帝曰:「誠如是,社稷生靈之福也!」溫奏曰:「臣啟陛下,近日臣因掃宮,見御妹玉蠻英,將身赴井,實臣救之,現在營中,請陛下聖鑒。」帝聞奏愕然,半晌無言,自覺滿面羞慚。田令孜曰:「此人有大功,合配御妹為妻,陛下遲疑乎?」帝欣然從之,隨封溫為汴梁節度使,更賜玉帶一條。時帝嫌溫容貌醜陋,名字又惡,因賜名全忠,令以溫字改之。溫心暗喜,已知字意乃人王中心四字,頓首謝恩而出。溫領人馬上汴梁去訖。

  卻說鄭畋保駕進西祁州,帝即日升殿,改元中和元年,群臣朝賀已畢,帝仰面大哭。畋跪曰:「今日入城登殿,且一路平安,乃喜事耳,大哭何也?」帝曰:「朕哭高祖耳!」畋曰:「高祖崩已久矣,陛下此哭何意?」帝曰:「朕想高祖、太宗,東蕩西除,南征北伐,苦爭血戰,混成一統天下,傳流一十七世,今被巢賊所侵,社稷危在旦夕,朕有何顏見高祖於地下乎?」言罷又哭。畋曰:「失天下,乃天運循環使之然也!近日西祁州街市童謠云:

    庚子年來日月枯,唐朝天下有如無,

    山中果木重重結,巢臼鴉飛犯帝都,

    世上逆流三尺血,蜀中兩見駐鸞輿,

    若要太平無士馬,除是陰山碧眼鶘。

  逸狂詩云:

    畋論童謠慰帝情,應知劫數報分明。

    敬天法祖加修省,異日還堪致太平。

  以此論之,正應天運有變,『庚子年來日月枯』,陛下立乾符元年,至乾符二年是庚子,我主又改為廣明元年,明乃『日月』也,今歲失天下,豈不是『枯』矣。『唐朝天下有如無』,即今黃巢在位,未知中興如何,豈不是『有如無』也。

  『山中果木重重結』,果字頭有三絲,乃為『巢』字,豈不是『重重結』也。『巢臼鴉飛犯帝都』,今黃巢入長安,奪帝位豈不是『犯帝都』也。『世上逆流三尺血』,自黃巢作亂,順者存,逆者亡,縱兵屠殺,流血成川,豈不是『三尺血』也。

  『蜀中兩見駐鸞輿』,昔安祿山作叛,明皇蜀中避難,今日巢兵逼,陛下亦在蜀中避難,豈不是『蜀中兩見駐鸞輿也』。末此二句,『若要太平無士馬,除是陰山碧眼鶘。』『碧眼鶘』即李鴉兒也。」帝曰:「鴉兒是何等人?」畋曰:「此人王侯之子,帝室之冑,陛下緣何不識?」帝曰:「朕實不識,卿試言之。」畋曰:「此人父名國昌,在朝廷有大功,得賜姓李,生子克用,善能騎射,驍勇無敵,官封為兵馬使。嘗因受詔監筵,只因國舅段文初鬧席,與克用兩下拒言,克用大怒,一拳打落文初二齒,文初欲奏朝廷,克用性如烈火,即取出銅錘,將段文初打死。朝廷聞知,欲殺克用,賴眾臣力救,得貶於直北沙陀歇馬。克用一到彼處,訓練軍士,招集番兵四十餘萬,有五百家驍勇兵將、十二太保,皆無敵之士。此人生得左眼大,右眼小,黃睛綠珠,人皆稱為獨眼龍,自號碧眼鶘,每出陣有三萬三千三百三十個鐵甲軍,皆穿皂衣,號為鴉兵。今黃巢乃鳥巢也,謠言:『群鴉人巢,巢必破矣』,須得此一支軍來救取,方可無危矣。」

  帝大喜,便問群臣:「淮可為使,前往直北取回克用?」

  階下一人進曰:「臣雖不才。願往直北,調取克用人馬,剿除巢賊。」帝視之,乃吏部尚書程敬思也。帝曰:「卿去甚當,奈外夷與中國,語言不同,人物亦異,克用心懷忿懼,未必便來。」敬思曰:「臣幼頗通番語:

    且與克用有一面之交,陛下赦其死罪,封克用官職,臣往以言撫慰之,彼必引兵來恢復矣。」帝曰:「封他何職?」敬思曰:「陛下先肯擢以重任,使克用得展其威武,方好舉兵行事。」帝曰:「朕即封克用為忻代石嵐破巢兵馬大元帥,雁門關都招討。」遂賜金銀十車,金牌五百面,空頭宣五百道,龍衣一套,玉帶一條,更遣八員健將,五百名官軍,金寶敕書,即日便行。一面遣人調取二十八鎮諸侯,都到河中府會兵取齊,待克用人馬到來,協同破巢。

  十八鎮諸侯:

    函國公袁容、晉國公王鐸、荊州王元、涇原程宗楚、秦州仇公遇、寰州童弘真、同臺岳彥真、華州韓鑒、曹州曹順、兗州周順、鄆州赫連鐸、河中府王重榮、幽州馬三鐵、定州王景宗、汴梁朱全忠、徐州支樣、景州周太初、平州王用之、壽州張仲仁、萊州馬君武、陳州劉從吉、孟州朱合爽、朔州唐大弘、邠州朱文、鄜州楊思恭、青州王敬武、乾州王守存、覃州邵升昌。

  欲知二十八鎮諸侯如何破巢,且看下回分解。

  卓吾子評:

  裊巢占了上林一枚,只怕李鴉兒飛來,不得長安耳。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