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唐五代史演義傳/13

目錄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上一回 第十三回 李晉王河中會兵 下一回▶


  卻說晉王領大兵,離了石嶺關,投河中府來,人馬正行,忽報前面塵埃起處,金鼓齊鳴,一彪人馬到來。眾視之,乃各鎮諸侯迎接晉王。晉王一馬當先,眾諸侯滾鞍下馬,拜於道左,告言接遲,望恕眾臣之罪。晉王曰:「大唐許多諸侯,人馬盡有,不能保駕,使聖上遠奔,失其社稷,此何理也?」眾諸侯曰:「臣等皆懷報國之心,爭奈巢賊部下,驍勇極多,因此眾人措手不及,致有此失。」晉王曰:「吾想高祖、太宗太原起義之時,六十四處煙塵,一十八處擅改年號,苦爭血戰,創立三百年大唐天下,如此英雄,今子孫如此懦弱,被巢賊侵奪如此,何也?」眾諸侯曰:「此天之曆數,有泰有否,時勢不同。」晉王令眾諸侯呈獻姓名立行,並各鎮守地方,於是眾諸侯次第呈進:

  第一鎮:

    簪纓世代,閥閱名家,函國公袁容。

  第二鎮:

    門迎珠履,名重丘山,晉國公王鐸。

  第三鎮:

    沉默寡言,聲名著見,荊西節度使王元。

  第四鎮:

    文學素著,師表一代,逕原節度使程宗楚。

  第五鎮:

    聰明特達,議論風聲,秦州節度使仇公遇。

  第六鎮:

    沉毅質恪,武藝超群,寰州節度使童弘真。

  第七鎮:

    德行純備,節操過人,同臺節度使岳彥真。

  第八鎮:

    輕財仗義,政尚清肅,華州節度使韓鑒。

  第九鎮:

    交遊豪傑,結納英雄,曹州節度使曹順。

  第十鎮:

    學識過人,高尚志節,兗州節度使周順。

  第十一鎮:

    闊談高論,博古知今,鄆州節度使赫連鐸。

  第十二鎮:

    貫通諸子,博覽九經,河中節度使王重榮。

  第十三鎮:

    孝弟仁慈,虛己待士,幽州節度使馬三鐵。

  第十四鎮:

    仗義待人,揮金似土,定州節度使王景宗。

  第十五鎮:

    儀容醜陋,膂力絕倫,汴梁節度使朱溫。

  第十六鎮:

    賑窮救急,志大心高,徐州節度使支祥。

  第十七鎮:

    有謀多智,善武能文,景州節度使周太初。

  第十八鎮:

    惠及諸人,聰明有學,平州節度使王用之。

  第十九鎮:

    忠直元亮,秀士文華,壽州節度使張仲仁。

  第二十鎮:

    仁義君子,德厚溫良,萊州節度使馬君武。

  第二十一鎮:

    威鎮羌胡,名聞華夏,陳州節度使劉從吉。

  第二十二鎮:

    聲如巨鐘,丰姿英偉,孟州節度使朱合爽。

  第二十三鎮:

    隨機應變,臨事勇為,朔州節度使唐大弘。

  第二十四鎮:

    英勇冠世,剛勇絕倫,邢州節度使朱文。

  第二十五鎮:

    先哲流裔,好客禮賓,鄜州節度使楊思恭。

  第二十六鎮:

    文救唐代,名重當朝,青州節度使王敬武。

  第二十七鎮:

    精通韜略,善曉兵機,於州節度使王守存。

  第二十八鎮:

    沉默寡言,孝行著聞,覃州節度使邵升昌。

  諸路軍馬,多寡不等,共計二十三萬。晉王番漢人馬,獨有五十餘萬,濟濟彬彬,勢壓諸鎮。

  卻說河中府,有兩座樓,一座名鴉館樓,一座名觀鶴樓。

  時眾諸侯拜見已畢,宰牛殺馬祭天,歃血臨盆,請晉王上鴉館樓飲宴,商議進兵之策。晉王登樓觀看有感,遂作一詩:

    豐拱巍巍接畫梁,俯臨今古戰爭場,

    干戈颯颯排銅壁,鼓角聲聲徹上蒼。

    夜掛一輪明月白,山橫一帶陣雲黃,

    凴欄翹首長吁氣,淚灑西風望故鄉。

  眾諸侯素知晉王善飲,觥籌交錯,相勸不息,筵前排列珍饈,甚是整齊。但見:

    打抹亭臺桌椅,安排珍饌華筵。

    左列妝花白玉瓶,右擺珊瑚瑪瑙器。

    進酒佳人雙洛浦,添香美女兩嬋娟。

    噴香瑞獸金三尺,舞袖嬌娥玉一團。

    排開果品般般異,進上筵前件件奇。

    盡人間之羞味,竭世上之果肴。

    玉液瓊漿誇紫府,龍肝鳳腦賽瑤宮。

  卻說晉王終日飲酒,一連停了十日,全然不思進兵。正值汴梁節度使朱溫,心懷不忿,逕至袁容帳下,謂容曰:「朝廷有旨,遣此老漢帥兵,洗蕩黃巢,恢復大唐天下。今到了旬日,又不整理軍情,只顧醒而復醉,醉而復醒,如此飲酒,況手下將士,皆要賞賜,此事吾實惡之。」袁容急掩其口曰:「足下勿言,晉王若知,數日款待之情都已失了。」朱溫曰:「大丈夫生於天地之間,當烈烈轟轟,直言戇論,安可掩耳偷鈴哉?」容曰:「晉王勢大,眾諸侯無不欽仰,某居下位,安敢開口?」溫曰:「似此不言,遲滯不進,何日得見太平,你看俺說來!」抽身便起,隨上鴉館樓去。

  卻說晉王在樓上,正在舉杯飲酒,忽見一人奔上樓來,逕到面前,擊桌大呼曰:「大王十分為人,終日飲酒,醉亦不止,忘了大唐天下被黃巢所奪耶!」晉王視之,其人身長一丈,膀闊三停,臉如噀血,須若金針,耳猶兩翼,藍發狼牙,晉王吃了一驚,遂問:「丑漢何名?」溫曰:「臣姓朱名溫,更名全忠,現任汴梁節度使之職。」晉王口:「汝何等人,敢稱此名,如此無禮,全忠乃人王中心四字,除是聖上可稱,汝何犯上?」溫曰「此是聖上所賜御名,非臣自取,臣聞大王之名,亦有三四 。」晉王曰:「吾有何名?」溫曰:「大王初諱克用,次號鴉兒,三日碧眼鶘,四日獨眼龍,此皆顯名,反責人犯上乎?」晉王大怒曰:「吾之名字,安敢諱言?」隨即拔劍直砍朱溫,溫側身躲過,輪刀大呼曰:「汝能使劍,偏我不會用刀?」便欲交鋒。一人攀住臂膊,一人跪於晉王面前。未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逸狂詩云:

    鴉館樓中醉復醒,經旬未見理軍情,

    直言聲諫生嗔怒,惹得諸侯抱不平。

  卓吾子評:

  克用會兵旬日,不思用兵,誠為酒徒。朱溫一降賊,殊多抱負,而得肆言,以激上耶!

◀上一回 下一回▶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