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唐五代史演義傳/21

目錄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上一回 第二十一回 程敬思接駕還朝 下一回▶


  卻說李晉王傳令,殄除黃巢餘黨,安撫百姓,號令軍士秋毫無犯,居民安堵。一面設宴,慶賀功勞,一面差人,肅清宮殿。與眾諸侯宴罷,就令城外屯紮,伺駕還朝,請旨發落。諸侯依令安紮去訖。晉王命程敬思往西祁州,迎帝還京,又令李存孝同往保駕,敬思拜別晉王,逕往西祁州而來。

  且說唐僖宗在西祁州,日夜焦思,每言及兵變輒唏噓淚下,不知何日能復故都。又一日,宣鄭畋問曰:「朕命程敬思宣皇兄帥藩鎮諸侯破巢,未有見報,此事不知如何?」畋奏曰:「臣時常差人探聽,晉王自河中府會兵,屢戰屢勝,必有捷音,陛下不須煩悶。」君臣談議未畢,忽殿下一官,捧一表進曰:「晉王李克用差臣程敬思,資表迎接聖駕歸長安登位,伏候聖旨。」帝聞奏不勝大喜,即宣程敬思上見,拜舞畢,帝曰:「卿至直北往回,風霜勞苦,晉王音問如何?細說一番。」敬思奏曰:「臣奉命往直北,調李克用會兵河中府,先敗葛從周,次即洗蕩黃巢,復取京師。今差臣來啟請皇上,進長安,以政天下。」帝又問:「破巢何人功居第一 。」敬思奏曰:「晉王部下十三太保五百家將,惟第十三太保、飛虎將軍李存孝英雄無敵,已上他功居第一。晉王特令存孝同來保駕,今存孝亦在午門外候旨。」帝曰:「既在此,宣來見朕。」須臾,存孝人至殿前拜舞。帝命抬頭,看曰:「此等人,焉能成此功績?」

  敬思奏曰:「此人貌雖微小,且有奇能,陛下不知,臣當細奏。」遂將存孝所歷戰功,一一奏與帝聽,帝亦不准信。帝謂敬思曰:「且待存孝跟駕有功、回京查實功績,然後論賞。」存孝、敬思叩頭謝恩出朝。

  次日傳旨,令文武百官收拾起行,出了西祁州,存孝披掛在馬上,緊隨車駕,正行之次,前軍飛報,一支人馬,攔住去路,聲言與黃巢報仇,要劫車駕。帝聞傳報大驚,程敬思下馬奏曰:「賊兵擋路,主上可命存孝剿擒。」帝即傳旨。存孝拍馬,直至前隊,大聲喝曰:「何處賊徒,敢攔聖駕!」那將曰:「吾乃齊主族兄黃豹、黃虎,特來報仇,你是何將?」存孝曰:「吾是大唐飛虎將軍李存孝。」黃豹聽罷,輪刀直取存孝,被存孝一搠,死於馬下。黃虎來迎,亦被一搠,死於陣後。賊將五十餘員,齊聲向前混殺,被存孝一搠一個,連搠死二十八將,餘將見事不濟,勒馬衝突而走,軍卒盡皆星散。

  帝在車上看見,十分歡喜,謂敬思曰:「卿奏存孝之功,朕甚不信,今見此陣,果然勇猛無敵,論功第一,更又何疑?」急宣存孝來見,直至御前。帝曰:「朕今車駕復轉長安,朕憐卿勞苦,封卿為大唐護國勇南公之職,待朕還朝,再賜宴賞。」存孝叩頭謝恩畢,帝命催趲前行。

  且說晉王準備接駕已久,正與諸將說話間,忽報馬稟曰:「車駕已到,離城不遠。」晉王忙令召集眾諸侯,文官武將,一齊擁出長安,迎接聖駕入城。帝升御座,晉王引眾朝賀,帝受禮畢,傳旨改今年為光啟元年。宣晉王上殿,撫慰勤勞,仍享晉王之爵,另賜並、沁、遼、朔四州之地,所輸賦稅,以克祿享。就於太原府內,建造王宮,出入半朝鑾駕。命程敬思、郭景除、周清、史敬思各文武官,護送皇兄上並州,永享富貴,少慰朕懷。晉王叩頭謝恩,復奏曰:「誅滅黃巢,非臣之能,一則主上洪福,二則眾將效力,但臣部下,智借周德威,勇賴李存孝,存孝已蒙封賞,惟德威與諸節鎮諸將,莫不盡忠竭力,望我主聖鑒。」帝曰:「俱有封賞,皇兄可令各官候朕出旨。」晉王欣喜出朝。帝次日傳旨,封周德威為大司馬,即日隨朝。

  諸節使照仍前職,另行頒賞。其餘文武將校,具各封賞,設宴慶賞,各就任所,勿留京師。當下,眾諸侯文武於午門外,聽罷聖旨,伏闕謝恩訖,二十七鎮諸侯,先出京城。

  晉王次日,亦收拾人馬,逕上並州。乃喚存孝吩咐曰:「吾領王爵,汝封國公,主上之恩,無以加矣!你可領一支人馬,巡視河北,吾領一支人馬,巡視河南。一則安撫百姓,二則搜剿賊黨,俱至汴梁城北門外,淤泥崗上取齊,不得違令。」存孝領諾。次日話別,存孝曰:「父王若先到汴梁,兒不在面前,朱溫設計詭騙,切宜提防,不可誤中奸計。」晉王曰:「此事不妨,但吾兒宜早來會!」言畢,遂各分頭取路而去。未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後人感僖宗長安復登寶位,有詩為證:

    一從兵變避西祁,幾向斜陽哽咽悲,

    鬢髮虛過新歲月,夢魂常繞舊宮闈,

    青瑣忽傳唐將捷,黎民重睹漢官儀,

    輿圖此日歸天府,四海顒顒樂際熙。

  卓吾子評:

  聖駕中途又遇巢黨黃豹、黃虎攔截,若非存孝保護,恐又不免。唐家社稷重新,非存孝之功而何?

◀上一回 下一回▶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