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唐五代史演義傳/23

目錄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上一回 第二十三回 朱溫火燒上源驛 下一回▶


  當日周德威力諫晉王休去,晉王不聽,急遣程敬思、史敬郭景銖、周清四將,領三千人馬,保護前去赴會,上馬而行。

  卻說朱義先回,報說晉王慨然應允,須臾便到。義問曰:「此來將他如何處置?」溫曰:「彼必然興兵帶將,若果有人馬到此,令五百家將,伏於宅子前後,放炮為號,準備廝殺;如無軍來,已在兩壁廂埋伏刀斧手,擊金鐘為號,就筵前殺之。」計會已定,及巳牌時分,溫兄弟二人出城遠接。只見一彪人馬,簇擁而來。近前但見晉王,頭戴金盔,身披金甲,坐於馬上,旁邊數個大漢,各執腰刀一口。朱溫迎接入城,邀入公廳,分君臣禮,參拜已畢,敘尊卑坐下,溫舉杯相勸,酒至數巡,朱溫進廳去更衣,只見玉鑾英,急到廳前,滿眼流淚,叫道:「皇兄誰著你進此城來?」晉王曰:「是朱溫請我來。」鑾英曰:「他非是請你,他實有殺你之心,前後宅內,都埋伏強壯兵士,飲酒中間,擊金鐘為號,舞劍就要殺你,你可提防!」

  言畢鑾英進去,卻躲在屏風後面。不移時,朱溫上廳問曰:「大王才與賤荊說什麼話?」此時,晉王酒已醉了,把鑾英講的話,都說與朱溫去。溫答曰:「怎敢殺君?」晉王曰:「既無此心,再斟酒來!」鑾英在屏風後聽道:「這老漢把我講的話,都講與這老賊,他若不得殺你,定來殺我!」回到房內,自縊而死。

  卻說朱溫把金鐘連擊三下,只見兩廂跑出八個大漢,各仗寶劍一口,急上廳來。晉王曰:「果然是有害我之心!」朱溫起身答曰:「這樣悶酒吃不下,因此喚這八人舞劍,與大王開懷飲數杯。」晉王說:「最好!著他進廳裡來舞。」朱溫想:「這老賊死時到了!」便令八人進廳來舞劍。程敬思道:「此事不諧。」史敬思道:「不妨,有吾在此!」綽起素羅袍,拔劍在手,大叫:「你們的劍,不是這等舞,待我舞與你看!」

  把劍擋住八口劍。正是:

    眼觀酒器為兵器,手把旌旗當酒旗。

  五百家兵喊聲大振,將宅子四面圍定。是時,敬思獨戰八將,不移時,五人中劍,三人盡皆走了。朱溫手五軍器,意欲逃走,周清、史敬思二人挾住,將兩口劍放在朱溫頸上,喝曰:「好好放我君臣出去,萬事皆休,如其不然,即便砍下你的頭來!」朱溫驚得魂不附體,恐被所傷,暗思此事不諧,隨喚開門,放他君臣出去了,再作區處。

  卻說開了宅門,敬思力挾朱溫,出了宅門,君臣三人,半醉半醒,扶晉王上馬,急來上源驛逃生。是時五月天氣,日已沉西。卻說朱溫密喚武將楊彥洪聽令,遂與彥洪曰:「李克用雖出宅門,安能出得此城?今君臣都在上源驛,汝今晚點軍一千,圍住館驛,四門放火,不問是誰,盡皆燒死,務要一更舉事,吾亦自引精兵一千接應。」楊彥洪受計,便去點軍,取乾柴引火之物,搬於館驛門首,到晚間軍人放起火來。只見館驛四圍皆火,上下通紅。正是,老君推倒煉丹爐,一塊火山連地發。有詩為證:

    梁晉初爭結怨深,上源驛內拓天心,

    只因克用貪杯誤,死難忠臣萬古傾。

  逸狂詩云:

    欲報私仇請晉王,汴梁赴會不提防,

    席間舞劍鴻門宴,醉後真言御妹亡。

    智勇挾溫門得出,酩購宿釋火輝煌,

    若非天賜傾盆雨,畢竟君臣受禍殃。

  驛夫報曰:「四面火起,怎麼是了?」此時,晉王醉而方醒,始張目援弓而起,君臣四人,急跑出廳來。只見火燄對面逼來。程敬思醉眼昏矇,倚定中庭,抱住屋棟,即時燒死。晉王放聲大哭,復歎曰:「吾君臣不想死於此處!」忽然一聲霹靂響處,大雨傾盆,滿驛之火,盡皆澆滅。館夫對晉王曰:「幸天賜大雨,火已滅燄。」晉王說:「若非此雨,我與眾人皆死於驛中!」

  於是四人上馬,乘電光而行。行不數步,溫又領人馬擋住去路。史敬思持槍直取朱溫,戰上數合,朱溫敗走。史敬思直殺至升仙橋,又殺一陣,郭景銖同君臣三人,斬關出了北門。

  晉王命周清偷路,抄去老營調兵,急來接應。朱溫大兵,一聲炮響,搶上升仙橋來,郭景銖回馬不迭,連人帶馬跌下橋去,水淹而死。朱溫趕出城來,史敬思叫曰:「大王急急逃生,臣回去擋他一陣!」勒回馬來,挺槍直刺朱溫。朱溫把槍一晃,八十四將一擁齊來。史敬思大怒,槍挑名將一十六員落馬。回頭看時,晉王把馬勒向高阜處,看二人廝殺。敬思叫:「大王為何不走!」晉王曰:「君臣們死同一處,豈宜獨生乎?」史敬思曰:「大王不可遲延,我今拒敵,你急急放馬逃生,臣再回去擋他一陣!」勒回馬,挺槍力戰,眾將並來,史敬思整戰了一夜,又衝朱溫三陣,此時人馬困乏,衝路便走。王忠挺槍趕來,把敬思左脅下一刺,敬思大怒,撥轉馬,用右手舉起槍,把王忠挑於馬下。於是,敬思左脅下血如泉湧,敬思大怒,槍挑名將八員落馬,急來見晉王曰:「臣今中傷了!」跳下馬來,拔劍割下素袍半幅,塞了槍眼,用勒甲縧係了,翻身上馬,大叫晉王曰:「臣今再去對他一陣,你急急放馬逃生罷!」勒回馬挺槍直刺朱溫,梆子響處,四下眾箭齊發,敬思槍眼痛得難禁,只得自刎於馬上。後來史官有詩贊云:

    血染征袍半幅紅,敬思猶自與爭鋒,

    汴梁衝陣身遭厄,自刎咸稱死盡忠。

  又有詩云:

    再三力勸晉王逃,不顧金槍血染袍,

    賈復令名垂漢代,將軍今日譽尤高。

  晉王見史敬思自刎身亡,放馬逃生。比及天晚,朱溫掣刀,招轉人馬大至。晉王親自兜弓,連射一十二箭,正中一十二將,翻鞍落馬而死。晉王再去取箭,袋內已自無了。朱溫追急,晉王仰天大歎曰:「吾今老邁,死於此地矣!」忽聽得東北角上,喊聲大振,閃出兩面飛虎旗,旗下一員大將,虎皮袍,𤠯猊甲,乃是勇南公李存孝也。畢竟不知如何救得晉王,且聽下回分解。

  逸狂有詩,單贊存孝來救晉王:

    不識奸謀戀酒杯,損兵折將可哀哉!

    幸而飛虎將軍至,救得殘軀老命回。

  卓吾子評:

  朱溫抱不臣之心,輒欲殺害忠良,非特報仇,抑忌功高耳!然克用酒徒,不聽德威之諫,又負鑾英之言,遂致損折三將,雖燒不死,可勝愧死!

◀上一回 下一回▶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