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唐五代史演義傳/40

目錄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上一回 第四十回 趙霸入汴誆軍糧 下一回▶


  本傳考之,原來趙霸乃趙匡胤之高祖也,趙霸所生趙弘毅,弘毅所生趙匡胤也。卻說趙霸,即日收拾,領令綽槍上馬,行了數日,已到汴梁,進城到東華門等旨。卻說大梁王升了殿,近臣奏曰:「今有王彥章差一使奉表至,只在東華門外等旨。」梁王急宣入門之。使臣進見,獻上表文,梁王拆開視之。表云:

    欽差領兵征伐總兵官王彥章,誠惶誠恐,稽首頓首。表奏為乞恩速賜軍糧,應務援接事。陛下聖旨,差臣領兵上雞寶山,擒獲李克用,臣殺晉兵二百場,不能措手。今有河北大潼城,白袍史敬思之子史建唐,領兵迎敵,連敗微臣二陣。軍微將寡,缺草欠糧,伏望陛下遣良將數員,精兵數萬,星夜前來助戰,臣擒晉兵於指日,掃除後患於此時,以決雌雄,軍情至緊至緊!

  彥章表奏以聞。

  梁王看了表文,事不宜遲,便問:「齎表官,是甚名字?」霸曰:「臣是趙霸。」朱溫即謂曹龍曰:「汝可同趙霸,引軍馬五萬,糧草十萬斛,星夜上雞寶山去。」曹龍曰:「欲求一將為副將,一同領兵押糧前去。」梁王曰:「誰可為副將,押赴糧草,前至雞寶山軍中應用。」一人挺身出曰:「某願施犬馬之勞,生擒史建唐,獻於殿下,以報主上知遇大恩!」梁王視之,此人天水人也,姓於名耀表字德輝。梁王大喜曰:「史建唐名將之子,智勇兼全,威振遠近,未逢敵手,今遇德輝,真其敵也。」加於耀為副將軍,加曹龍為大將軍。梁王謂曹龍曰:「朕知汝深有良謀,故遣此行。」曹龍拜謝。當日梁王撥軍與曹龍,這五萬人馬,皆北方強壯之士,衣甲鞍馬,軍器嚴整。

  三人即日離了汴梁,望前進發。但見旌旗耀日,盔甲鮮明,大小糧草之車,隱隱而去。行了數日,只聽得一聲炮響,閃出一支軍來。曹龍見了大驚,便對趙霸言曰:「兀的不是唐兵來搶我糧草?」霸曰:「此不妨事,縱有些小人馬,何足懼哉!

  你二人當先,我在後面接應,只要輸,不要贏,我一生慣使九股紅綿套索,待唐兵趕來,不怕他有幾個,我一套都扯下馬來。」曹龍、於耀聽罷,二人出馬當先,只見山坡後,唐兵七將湧出,厲聲大罵:「奸賊!好將糧草獻來,萬事皆休,如若不允,玉石俱焚!」曹龍大怒,拍馬拈槍便刺,交戰三合,撥馬便走,逕來投救趙霸。正是:

    有心算無心,無心怎提備?曹龍被趙霸衝個滿懷,喝聲:「著中!」一槍挑曹龍於馬下。於耀挺槍來戰,被七將裹將來,困在垓心,四下亂槍刺死。趙霸把旗一展,軍馬糧草,盡皆搶上唐營去了。趙霸來見建唐,叩頭道:「我上汴梁,誆軍五萬三千,糧草十萬石,今已到營,交付明白。」建唐大喜曰:「吾軍中正缺糧,今得此,足以接濟。汝有大功,吾曾許之,合宜奏升汝為都指揮之職。」趙霸謝恩。

  卻說王彥章在營中與諸將商議拒敵之策,忽見數個敗殘人馬來報:「梁王遣糧草十萬石,人馬五萬三千,曹龍、於耀俱被趙霸殺死馬下,糧草都搶入唐營去了。」彥章聽罷大怒曰:「中了唐賊之計,若不殺趙霸此賊,怎泄吾心中怨氣!不知傅道昭死歸何處,汝諸將可助吾之力。即日起兵,先擒趙霸,次滅唐狗,是吾之願!」

  正商議間,人報朱友珪、朱友從至。即請入帳中。彥章哭訴前事,友珪曰:「汝勿憂慮,吾與弟友從二人,親自上汴梁去。一來打聽傅道昭消息,二來奏討軍糧。」彥章然之。於是披掛上馬,急走如飛,逕上汴梁。怎見得,有詩為證:

    急遞思鄉馬,張帆下水船。

    流星不落地,弩箭乍離弦。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卓吾子評:

  趙霸抑能誆請軍糧,盡歸唐營,只此一功,足征子孫一統三百年大宋之基乎?噫!彥章計窮矣!

◀上一回 下一回▶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