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唐五代史演義傳/42

目錄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上一回 第四十二回 五龍逼死王彥章 下一回▶


  當日,眾人歡喜,言未盡,報有一彪人馬到來,盡打紅旗。

  眾人視之,是二位英雄。身長九尺,肚量過人,威風凜凜,相貌堂堂。二人是誰?一個是同臺郭彥威,一個是河西石敬瑭,皆受節度使之職。當日,引了人馬,同來降唐。見了潞州王,告曰:「某願與大王為前部,同破水手,與唐報仇!」潞王大喜,賞賜金帛,加封二人為都指揮之職。史建唐曰:「今得二人相助,吾觀彥章水手之賊,死已將近。今日五龍俱全,逼此水手,吾事必濟矣!」

  言未盡,又一支人馬逕奔唐營來降。為首一小將,花枝本是公卿子,虎體猿班將帥孫。進見潞州王,告曰:「某願為前部,擒獲彥章 。」王問之,其人曰:「臣乃山東鄆州東平阿齒人也。姓高名行周,年方一十三歲,頗習武藝。臣父高思繼,死於彥章逆賊之手,切齒之仇,常欲報之,特來降唐,充為前部,乞大王親撥數萬之兵,上為國家討賊,下得復報父仇,臣萬死無恨也!」潞州王即命高行周為先鋒,領兵前去迎敵,當日天晚,眾人各散。

  次早潞州王升帳,召史建唐議事,報言:「昨夜不知建唐何處去了,絕無蹤影。」王問七將曰:「史總兵今往何處?」

  七將曰:「昨夜逕出,不知去向?」言未已,只見建唐欣然奔入大寨,下馬來見潞州王,曰:「臣昨仰觀天象,見西北方將星墜地,料彥章亡在旦夕,必被吾擒。」今已尋去此九十里之地,一地名狗家疃人頭峪,四下草木深叢,只可入不可出,極好埋伏。把這水手賺到那裡,獐入狗口,豈能得活。吾布開七十二座連珠陣,軍人不要贏,只要輸,賺他到狗家疃,布個五方五帝陣,才逼得這水手死矣!」潞王大喜曰:「此計極妙,速可行之!」便遣高行周前去引戰,佯輸詐敗,只罵彥章是李存孝摔不死的水手賊,把他賺到陣中,輪流挑戰。建唐急令五將,授計而行,號為五龍。怎見得五龍:

    一龍是直北沙陀李晉王世子李存勖,後滅梁為唐莊宗皇帝。

    一龍是直北沙陀李晉王養子李嗣源,後為唐明宗皇帝。

    一龍是河西石敬塘,後為晉高宗皇帝。

    一龍是沙陀知遠,後為漢高祖皇帝。

    一龍是同臺郭彥威,後為周太祖皇帝。

  史建唐吩咐五將聽令,各人授一貼兒,領人馬到狗家疃,計而行。定下四面埋伏之計,遣高行周先去搦戰。

  卻說王彥章,在帳中商議:「今唐兵分佈而來,誰去迎敵?」閃出尚讓曰:「吾與齊克讓、景祥三將,見陣一遭。」即披掛綽槍上馬,出營佈陣,門旗開處,高行周出馬。尚讓笑曰:「唐朝叫此小孩為將,真勢屈也。口中乳腥未退,頭上胎發猶存,安能當陣耶?」更不打話,便挺槍直刺行周,行周挺槍來迎,二人戰不三合,行周大怒,一槍挑尚讓於馬下。齊克讓兩手舞刀便砍,被行周逼開,舉虎掌金錘打下,正中克讓頭,打得粉碎。景祥見二將已死,驚惶不戰,拍馬便走,行周追及,起一錘,打景祥跌下馬來。唐兵見了,齊喝聲大彩。皆言:「此等小將,如此英勇,世之罕有!」

  小校慌報彥章,二將出陣,皆被小將殺死。彥章聽知,遂自綽槍立馬陣前。行週知是彥章,大罵:「水手賊,下馬受死,報殺吾父血恨之仇!」彥章大怒,拍馬挺槍,直刺行周,行周急架相還,不及三合,行周撥馬便走。彥章知是計,停馬不趕。

  行周大罵:「李存孝摔不死的賊,因何不趕?」彥章聽知大怒,忿然遂勒馬追下陣來。中軍一聲炮響,衝一陣,開一陣,直衝到狗家瞳來。中軍旗號一層,東南西北,四方八面,一湧齊來。

  怎見得,有詩為證:

    四方人馬紛紛至,八面槍刀列布排,

    虎牢關下長蛇陣,九里山前大會垓。

  此時,建唐領名將四百五十員,殺出陣來,喊聲大震,叫:「水手下馬受死!」彥章大怒,遂拍馬拈槍,衝入陣中。建唐把槍晃了一晃,眾將齊殺進來,正殺了一日,被彥章槍挑將一十六員落馬。回頭遙看,尚有三千餘眾,猛將四員,俱為行周所殺。彥章此時力乏,逕撞奔西陣上逃走。西陣上是潞州王李杰擋住要路,正遇彥章,交馬一合,彥章衝進中陣,正遇高行周,厲聲大罵:「水手賊!下馬受縛。」彥章拍馬挺槍,直取行周。行周逼開槍,喝聲:「著中!」一虎掌金錘打得彥章抱鞍吐血而走,逕往人頭峪去了。天色已晚,彥章正走,撲的連人帶馬跌倒了,比及爬將起來,打上一鞭,又跌倒在地下,一步一交,直跌到天明。此時彥章在馬上視之,見地下都是人頭滾滾,廣一丈,盤柏相結,長在一處。人馬正跌了一夜,跌得彥章,垂肩射袖難施勇,手腳慌忙怎用功。

  彥章方出人頭峪,才到狗家疃,正在危急,忽聽一聲炮響,五色號旗一層,閃出五支人馬到來。彥章望東上視之,見那來將,打扮得:

    擐甲披袍立戰場,三股鋼叉手內將。

    雕弓鸞鳳壺中插,寶劍沙魚鞘內藏。

    束霧衣飄黃錦帶,騰空馬頓紫絲疆。

    青旗紅燄龍蛇動,虎據夫東守震方。

  怎見得東方陣勢,有詩為證:

    一按東方甲乙木,倒馬金戈列擺佈,

    手執三股托天叉,短劍傍牌前引路。

  彥章望正南上而走,見那來將,怎生打扮:

    當先湧出英雄將,凜凜威風添氣象。

    魚鱗鐵甲緊遮身,鳳翅金盔拴護項。

    衝波戰馬似龍形,開山大斧如弓樣。

    紅旗紅甲火光飛,威鎮南方離位上。

  怎見得南方陣勢,有詩為證:

    二按南方丙丁火,紅袍赤馬絳紅纓,

    飛檛著人頭粉碎,紅錦套索老龍筋。

  彥章望正西而走,見那來將打盼得:

    雕鞍玉勒馬嘶風,甲冑稜層花霧濛。

    豹尾壺中銀鏃箭,飛魚袋內鐵胎弓。

    袍端翠縷穿雙鳳,簡上金花嵌小龍。

    一簇白旗湧猛將,天門西據是兑宮。

  怎見得西方陣勢,有詩為證:

    三按西方庚辛金,素羅旗下撒寒冰,

    手提銀簡白如玉,劍征離匣晃光明。

  彥章又往正北上而走,見那來將打盼得:

    虎坐雕鞍膽氣昂,彎弓插箭鬼神慌。

    朱纓銀蓋遮鋼戟,絨縷金鈴貼馬旁。

    盔頂鑲花紅錯落,甲穿柳葉翠遮藏。

    皂旗黑甲煙雲內,北面天山守坎方。

  怎見得北方陣勢,有詩為證:

    四按北方壬癸水,悶棍都是黑油漆,

    狼牙鐵槊數千層,雁翎擺開方天戟。

  彥章又望中央而走,見那來將打扮得:

    熟銅鑼間花腔鼓,簇簇攢攢分隊伍。

    金刀金斧赭黃袍,翦絨戰襖葵花舞。

    核心兩騎馬如龍,陣內一雙人似虎。

    周回繞定杏黃旗,正按中央戊己土。

  怎見得中央陣勢,亦有詩為證:

    五按中央戊己土,黃花弓箭腳踏弩,

    人人肩擔大桿刀,短劍月樣宣花斧。

  彥章周回一看,見那五方陣勢,相近追來,只見:

    明分八卦,暗合九宮,占天地之機關,奪風雲之氣象。前後列龜蛇之狀,左右分龍虎之形。丙丁前進,如萬條烈火燒山;壬癸後隨,似一片烏雲覆地。左勢下,盤旋青氣;右手下,貫串白光。金霞遍滿中央,黃道全依戍戊己。四維有二十八宿之分,周回有六十四卦之變。盤盤曲曲,亂中隊伍變長蛇;整整齊齊,靜裡威儀如伏虎。馬軍則一衝一突,步卒是或後或前。休誇八陣成功,謾說六韜取勝。孔明施妙計,李靖播神機。

  彥章見了五方五帝陣勢,仰天歎曰:「天絕我也!今日中計。」正欲前走,忽聽得唐中軍催戰的炮響,東南上郭彥威殺來,正南上劉知遠殺來,正西上石敬瑭殺來,正北上李嗣源殺來,中央李存勖殺來。這五位皇帝,俱各騎著五匹馬。一個是烏獬豕,一個是赤狻猊,一個是黃驃馬,一個是棗騮駒,一個是分鬃驥。各使著五般兵器。一個是托天叉,一個是倒馬搠,一個是安漢刀,一個是畫桿戟,一個是金蘸斧。五位皇帝,一齊來攻彥章,彥章困在垓心,自知獨力難戰,怎當這五王的福分。正是五條赤須龍,群戰一個白額虎。彥章力盡神疲,仰天大叫一聲,拔劍自刎。欲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麗泉詩云:

    雞寶山前戰二秋,彥章自刎大梁愁,

    建唐妙算人難及,先勝梁兵第一籌。

  卓吾子評:

  王彥章屯兵雞寶山二年,百戰百勝,勇冠三軍,為強梁弼輔。被史建唐以五皇兵將,按據五方,趕逼彥章,自刎於狗家疃而死。建唐妙算,唐營中無有。

◀上一回 下一回▶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